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三十四章 意料之中的意外
    第七百三十四章意料之中的意外

    “嚣张什么,一个区区的笨蛋吴。”

    后面的贝雅嘀咕着,见对方还厚着脸皮,'色''迷''迷'(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向那些花痴一样的罗格弓箭手,煞有其事的挥手致意,心中更是大为不忿。

    那些女孩长得也蛮清秀可爱的,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平平凡凡的笨蛋呢?难道说联盟的女人都那么没有眼光?明明知道是阿尔托莉雅姐姐的丈夫,还敢横'插'一手,哼哼,真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贝雅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前后已经出现了微妙的矛盾,怒火在她的心头上燃烧着,对于底下那些大声呐喊的不要脸的女罗格,要不是矜于自己现在的身份和扮演的重要角'色',这个脾气火爆的小精灵美女,肯定要一把跳下去,和那些不知廉耻的女人们好好讨教一番。

    “贝雅,别忘记你现在的任务。”

    阿尔托莉雅这位完美无缺的王,轻轻向下面欢呼的人群们点头示意着,将精灵族的优雅和高贵,还有那股让人无法直视的庄严,带给台下的每一个人,那双清澄宁静的碧绿'色'瞳孔,所过之处,台下的观众只觉得如沐春风,发自内心的产生一种荣幸和骄傲,欢呼的更加卖力了。

    乘着一转头的功夫,她用淡淡的口吻,对身后的贝雅轻声提醒道,虽然目光由始至终都没有回望后面,但是阿尔托莉雅是何等人物,想要感应到身后贝雅的情绪波动,对她来说实在太简单了。

    “是……是的,阿尔托莉雅姐姐。”

    没想到自己刚刚心生怒意,就被女王察觉,感觉阿尔托莉雅我所不能而产生敬佩之余,贝雅也慌忙的低声应了一声,暗暗深呼吸一口气,重新调整好出现些微偏差的优雅姿势和步伐,将自己完美无瑕的一面呈现出来。

    ……

    呀呀,人不可貌相啊,没想到这帮平时在酒吧里面装傻买愣的家伙们,的确想到了一个不错的注意。

    一边挥手致意,我心里慢慢想到。

    在人数上,虽然是除了精灵族以外,第二大的势力,但就算如此,联盟这边的人数也远远低于那些长耳朵精灵十分之一的量,不过,这些家伙好歹想到了不错的注意力,就是把活力集中,每隔一段距离,放上一群人,一波接着一波。

    虽然这些声音在精灵的欢呼声中,就如一艘在暴风雨中颠簸的小舟,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掀翻淹没,不过咱的德鲁伊耳朵可不是盖的,总是能从杂'乱'中将这些热情家伙们的声音找出来,让这一路上,那预料之中的被忽视和孤立的感觉,并没有如期出现。

    人果然是一个人就无法活下去的生物啊。

    就在我暗自为现在的状况感到满足,甚至松懈,将超精王子临别前那一瞥目光抛之脑后的时候,水晶之树那巨大的躯干也逐渐放大,将近五公里的路程走下来,如今也差不多快要到终点了,一切似乎有些顺利过头了。

    是的,太顺利,顺利的极其不自然,只要想想就知道,无论我还是阿尔托莉雅,都是拥有那种可以将大大小小的麻烦吸引过来的体质属'性',如今两个人站在一起,这种体质属'性'发挥的力度,恐怕已经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怎么可能会一帆风顺呢?

    所以,按照我们两个的属'性'加成配置,就在临近终点的那一刻,台下面突然发生了一阵'骚''乱'。

    “崔斯特,你……”

    数名精灵士兵的愤怒声音响起,随即是一片'骚''乱'的惊叫,同时将目光放到'骚''乱'的源头,我用余光轻轻瞄了阿尔托莉雅一眼,果然,那双如同充满了威严的宁静目光里,没有'露'出任何的意外神'色',从前面的对话,我终点这并不是她已经将一切掌握的自信,而是一种对自身吸引麻烦体质的习惯。

    不出现麻烦,那才叫怪呢。

    同志啊!!

    有那么一刹那的功夫,我心里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感。

    人群那阵'骚''乱'逐渐靠近,最后一道黑影高高跳起,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站在婚礼通道上,我和阿尔托莉雅的面前,手持细剑,身着银甲,一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来势汹汹。

    当然,要是劫路的山大王都有眼前这位超精王子那么英俊,我想绝对少不了会有贵族女子夫人准备好昂贵的嫁妆,频繁来往于强盗出没的地方等待自己的王子降临。

    好吧,玩笑开过以后,就面对现实吧,老实说,现在的情况并不怎么妙,别忘记这里是哪里,别忘记周围有多少人在看着,别忘记我们在现在在干什么。

    在这种神圣庄严的时刻,这位超精王子的妄自举动,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的话,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精灵族造成负面影响肯定要比老酒鬼和穆矮冬瓜前几天那场闹剧,影响还要大上十倍百倍,毕竟那一次还能用一个强大的团体里面总是会有那么几位'性'格古怪之人这样的,具有强烈的民工动漫设定的既视感的谎言糊弄过去。

    简单点形容,打两个比喻,一个就好像某天突然心血来'潮'在大庭广众之下播放爱情动作片并将声响开到最大,然后被城管以影响市容的罪名没收相关器材和硬盘,另外一个则是在元首巡行的时候,在数万人的欢呼声中,往他那梳着稀疏'性'感的二八分头的脑袋上砸过一块牛粪,哪个严重一点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吧。

    好吧,作为精灵族的亲王,我也该稍稍为精灵们,为自己的妻子担忧一下才对。

    看了一眼傲然站立在我们面前的超精王子,我将目光落到阿尔托莉雅身上。

    “崔斯特。”

    在我的目光瞄向她的一瞬间,阿尔托莉雅刚刚似乎将眼睛轻轻合上了片刻,此时重新睁开,碧绿'色'的眸子里面闪烁着让人畏惧的目光,淡淡叫了一声超精王子的名字。

    “是的,女王殿下。”

    在阿尔托莉雅睁开眼睛,不带感情的目光投'射'过来的一刹那,崔斯特的手忍不住微微抖着,他将拳头狠狠一握,一手背着,另外一手轻轻靠胸,对着自己的王优雅恭敬行的了一礼,'露'出能将其他男'性'的眼睛闪瞎的闪亮笑容。

    换做在平时,他这优雅高贵的举止和笑容,恐怕会换来不少精灵女'性'的大声欢呼,但是此时此刻,数十万人的广场上却是一片安静,落针可闻,任一个普通人都知道,崔斯特现在所做的事情是多么的失礼和不敬。

    “你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究竟是什么了。”

    阿尔托莉雅的语气淡如止水,但是那双如月光一般般宁静的目光中,却闪烁着一股深秋的寒意,轻轻合上双眼,嘴巴微微的抿着,这股突然出现的寒意,让她原本所具有的威严在刹那间扩大了千倍万倍,仅是这股气势,就让周围的空气浮躁恐惧起来,不断围绕着阿尔托莉雅旋转起来,似乎希望能够以此抚平她眼中涌出的怒意。

    好险好险。

    站在阿尔托莉雅旁边,看着她在强烈气势所形成的气旋下,洁白婚纱的裙摆飞舞的英姿,我微妙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是短款婚纱裙摆,但高台只有一米,而且婚纱裙摆下面,应该还有类似安全裤之类的结构存在,所以站在台下的家伙们,期待出现必杀死的混蛋们,给我立刻冲回家里埋首被子哭泣去吧。

    嗯,话说,现在不是吐槽这个的时候吧。

    “是的,女王陛下,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

    承受了绝大部分阿尔托莉雅那威仪的目光和气势压迫的崔斯特,咬紧牙根,却是一步不让的勉强'露'出笑容,再次优雅的行了一礼。

    “很好,崔斯特,我问你,为此所要承担的罪责,你能够承担得起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阿尔托莉雅手中突然出现一把套着黄金雕纹剑鞘的双手剑,单手握着,斜斜指向崔斯特,依然用她那淡如止水的口吻问道。

    “等等,女王殿下!!”

    就在这时候,数十道声音同时响起,在无数双惊讶的目光中,一道又一道的身影接连跳了上来,站在崔斯特旁边,神'色'紧张的接受着阿尔托莉雅寒冷的目光注视。

    “原来是这样。”

    轻轻放下长剑,阿尔托莉雅合着双目叹了一声。

    “法不责众吗?这是我的疏忽和过错,没有能够提前阻止。”

    “不,这并不是女王殿下的错。”

    作为忠实的女王粉丝的崔斯特,理所当然的大声说道,然后锐利的目光落到我身上,不止他一个,其余上百名跳上来的精灵,也将目光放了过来,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似乎在说,看,你这家伙又让女王殿下困恼了。

    咦,难道说……这竟然会是我的错?!!

    嘴角微微抽搐着,此时可此,与其说我心里充满了被冤枉的愤怒感,不如说是一股突然起来的无力,遍布周身,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

    “远道而来的尊贵客人,来自冒险者联盟的凡阁下,请容许我,精灵年轻侍卫队首领崔斯特,向您致以最高的问候。”

    超精王子这家伙装模作样的朝我行了一礼,呸呸呸,又不是第一次见了,上次不见得你那么礼貌?真是个虚伪的孩子。

    而且这种说法是什么意思?虽然乍一看都是十分礼貌的用词,但是从对方嘴里紧咬的“客人”两个字,私里下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说,想娶我们的女王殿下,做梦,哪里来哪里去吧。

    暗暗鄙视了超精王子一眼,我不得不一起'露'出虚伪的笑容,微微朝对方点头致意,联盟的脸不能丢呀,不然我立刻冲上去将这丫的那副新丝质手套给剥下来。

    “凡阁下,我们应该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

    崔斯特一副完全掌握了主动权的自我感觉良好笑容问道。

    “是这样吗?不好意思,我还真没什么记忆。”

    我回以让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超精王子,嘴角不断抽搐的微笑。

    虽然咱的智商是凡人等级,但是这张嘴巴可是在和吐槽圣女久经对战之下千锤百炼而成,又岂是你这样的小家伙能够比拟。

    “冒昧问一个问题,上一次那副手套,凡阁下应该已经收下了吧。”

    超精王子也算机灵,见嘴上功夫不行,立刻就直奔主题问了起来。

    什么?这家伙难道是来想要要回那双手套?从我这个罗格第三叩门手里?!!

    一瞬间,我看向超精王子的目光变得险恶起来,呼呼,是这样吗?想要挑战我这个第三叩门的威信吗?胆子不小嘛。

    不过,上次捡起手套那一幕,贝雅和蒂亚她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就算我的脸皮再怎么厚,也无法将“没有”两个字说出来,只能顺着对反的目光,艰难的点了点头。

    但是,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顺利要回手套,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呢,看着面'露'喜意的超精王子,我暗暗冷笑一声。

    “这样便好,也就是说凡阁下已经同意了与我的决斗!!”

    咦?

    出乎意料的伸展开,让我傻了眼。

    “笨蛋吴,收下对方的手套,就等于是同意了对方挑起的战斗,你该不会不知道我们精灵族的规矩吧。”

    身后传来贝雅的提醒,我回过头,僵硬的朝她点了点。

    “你啊你……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贝雅无奈的悲鸣声响起。

    原来是这样,真是个狡猾的家伙,竟然利用我不知道精灵族这个规矩的盲点,制造出这场战斗。

    回过头,我笑看着超精王子,心里充满了郁闷的怒火。

    “那么请允许本人提出一个无理的请求,凡阁下,请允许我在此验证一下,作为未来的精灵族亲王的您,保护女王殿下的实力和决心吧。”

    说完以后,崔斯特威风凛凛的将手中长剑高高举起。

    而他这一番看似大义凛然,为了女王殿下,甘愿受罚挺身而出的口吻,也立刻赢得了不少精灵,尤其是那些大叫着“德鲁伊吴凡去死吧”的为数不少的男'性'精灵的支持,场面一度产生了混'乱'。

    “也请允许我,阿瑞科斯,向您提出这样的无理请求。”

    “也请允许我,xxxxx,想您提出……”

    在这阵'骚''乱'的带动下,崔斯特身后的上百名精灵,也仿佛获得了莫大的勇气一般,终于从阿尔托莉雅的敬畏中走脱出来,一个个上前一步,大声提出决斗的要求。

    我嘞,还玩群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