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 悲剧的法拉
    罗格营地某处隐蔽的地下室,无数装着不断翻腾的五颜六色的或液体或气体的玻璃瓶子,被一狠狠细小的管子连接起来,其复杂程度就好像昂贵怀表里面的大大小小几十个齿轮连接在一起般,给人一种结构细致精密的眼花缭乱感。

    尤其是地下室门口挂着的一张“法拉专用的下室”字样的牌子,让这间地下室平添一份册森恐怖,仿佛随时都会爆炸坍塌下来。

    “这是拥有妖怪魔王一样强大实力的史上最伟大巫师我们称他为妖巫王法拉,所开发的新实验基地。”

    穿着一身脏乱法师袍,蓬头泥脸的法拉。手里抓着一个空瓶口当魔法扩音器。如是闷骚的唱着独角戏,光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怪味,就可以判断出这老匹夫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洗过澡了。

    “更重要的是,这里就连阿卡拉也不知道。那只老狐狸也不知道,不知道,哼一哼

    貌似十分开心的样子,半说半唱的说完以后,这家伙就想一根跳着霹雳舞的干柴一样,哼着让人仿佛置身于群魔乱舞之中的诡异小调,扭着腰肢来到试验台面前。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的实验,就要完成了。”

    从试验台上,拿出一根装有诡异的青黄色液体的玻璃管,法拉站在实验台前。张大双手,犹如疯狂的领袖般,胡须颤抖的大声说道,在这里,在这个实验室里,在这个玻璃构造的精密王国里,他就是国王,他就是神。他就是老玻璃。

    “哇哈哈哈哈哈哈!!就要出来了,就要出来了,这可怕的实验成果。”

    紧紧盯着实验器具的末端,那是装着一蓝一红液体的两个瓶子。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居然创造出了如此可怕的武器,说不定我将会成为这个世界上的罪人。”

    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的法拉,突然停止笑声,抬起头,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状。

    “但是,为了对付我的宿敌,为了保卫这个暗黑大陆,哪怕是成为千古罪人我也在所不惜。”

    移步来到末端两个瓶子前面,法拉轻轻捏起第一个蓝色的瓶子,神色凝垂,就好像他手中捏着的是足以毁灭这个世界的病毒。

    “这个药剂,”

    法拉一边摇着瓶,子,谨慎的咽了一口口水,甚至翻了翻旁边一本封面刻着繁杂魔法阵的古老书籍,然后才干确定般的呼出一口气。

    “只要喝下一点点,全身的毛发,包括胡子,头发,就会在三秒钟之内全部脱光,唔哈哈,唔哈哈哈哈哈哈!”。

    如同电影里担当反派角色头目的疯狂科学家一样,法拉神色阴森的说完,然后捂着额头,上半身高高仰起的疯狂大笑起来。

    清脆的“咔啦”一声,让遍布实验室里的诡异小声愕然终止,法拉呲牙咧嘴的捂着声源处他那因为仰的角度太大而闪到的腰部,吃力的将药剂放回原处,嘴角不断抽搐着,发出夹杂着痛苦成分在里面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嘿嘿笑声。

    “嘿嘿,嘿嘿嘿,呼,我的腰啊,嘿哼哼。穆老头,我让你得意。我让你以后再拿那恶心的打白胡子在我面前甩来甩去,只要将这个加到茶里面,喝上这个一点点,嘿嘿嘿!!还有酒鬼那老女人,也不想想她那头跟染了狗血一样的头发,有多晃眼,我这可是为民除害。”

    说着。法拉狠狠比了一个砍头的动作。

    “将你们,统统变成大光头!”。

    仿佛想象着老酒鬼和穆老头一毛不剩,光溜溜的困窘样子,法拉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还有这一瓶。”

    将另外一瓶红色液体的瓶子取下,法拉再次露出凝重的神情。

    “生与死只在一线之隔,这句成果然没有错,没想到同一个实验,只是做出一点点微小的变动,就能得到两种截然相反效果的药剂,魔法的海洋真是太深奥了,我还只是在沙滩上捡着贝壳而已。”

    仰头感叹一声,法拉手舞足蹈起来。

    “没有错,这瓶药剂,和刚刚那瓶截然相反,只要在下巴和头上擦一点点。就能长出让人羡慕的,乌黑浓密的毛发。”

    说完以后,法拉潇洒的将他那毛发稀疏的脑袋轻轻一甩,仿佛上面真的长出了一头飘逸浓密的长发般。

    “当然。不仅仅对人有效,对其他动物也是有效的,两种药剂配合使用的话。可以让那些牧民收获的羊毛多少好几倍,也能过上好一点的日子。”

    将瓶子放回去,法拉再次来到试验台上,将他刚刚展示过的,装着青黄色怪异液体的试管,重新捏起。

    “现在。就只差最后一步了。”

    移步来到实验器具上,法拉小心翼翼的,估算着分量,将里面的青黄色液体倒入瓶口,在那瞬间,同时启动台上的魔法阵。

    在那梦幻般的魔法光芒照耀下,液体顺着管子来到第一个瓶子,和里面的液体混合,瓶子内部顿时膨胀起来,膨胀溢出的液体顺着连接管继续往下一个装着黑色气体的瓶子转移,将黑色气体变成绿色气体,沸腾的绿色气体再次顺着两条连接管往另外两点移动,如是反复。

    可想而知,无数其中的过程再怎么复杂。经过一道道的工序之后,最终的合成物,将会在魔法阵的变异下,灌注入最后那两个一蓝一红的瓶子。形成最终

    实验即将进入最终,也是整个**阶段,整个实验室都在魔法阵的能量鼓动下。震动起来,但是法拉却恍若未知,那双全神贯注的眼睛,依然注视在不断翻滚的实验器具上面,口丰一边喃喃自语着什么,手上奋笔疾书,将一串串数据记录在空白的笔记上。

    终于,两颗散发着诡异光泽的金属液滴,最终形成,缓缓滴落在两个瓶子里面,整个试验台的魔法阵光芒也顿时大胜,法拉的目光紧紧盯着液滴滴落的轨迹,当落到瓶子里的红蓝液体里面,和它们互相接触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高举双手大声欢呼。

    “完成

    “轰一!!”

    法师公会的某个位置,地面突然剧烈颤鸣起来,下一亥,由风和火组成的火龙卷破土而出,带着猛烈的威势直冲云霄。

    远远的法师塔上,那些法师看着这一幕,都摇了摇头,继续将注意力放在手头上的研究上,似乎对这种状况已经习以为常。

    爆炸过后。原本的秘密地下室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的焦黑泥坑,泥坑里面,一块黑乎乎的,面前看得出是人形的黑炭,保持着高举双手欢呼万岁的姿势,良久,从口中吐出一口黑烟,缓缓倒了下去。

    一阵凉风吹过。两阵凉风吹过,,

    不知道多少阵凉风吹过后,那块黑炭终于重新站了起来,抖了抖袍子上的泥土。顺便往乌黑的脸上摸了一把,发现自己的胡子又有几根被烤焦大半以后。老脸上的肌肉不由一阵心疼抽搐。

    缓缓从坑里面爬起来,上面早有几个罗格士兵在笑眯眯的瞪着他,心里想到,阿卡拉大人说的成果然不假,不用特地去找法拉长老,等哪里发生爆炸,往那里一去就准能抓着。

    “法拉大人。阿卡拉大人传令,告知如果法拉大人手头上的实验已经告一段落的话,是否也应该回法师塔,安安分分的将剩余的正经研究完成?”

    其中一个领头的士兵,恭敬地行了一礼,将阿卡拉的话传达道。

    怯,下次绝对不爆炸了。”

    法拉小声嘀咕道,就像被警察抓到的犯人一般,垂头丧气的在几个士兵的押送下。乖乖的往法师塔方向行去。

    猛然之间,法拉全身突然打了一个冷战,哆哆嗦嗦的抬起头,看着库拉斯特远方的天空,他莫名其妙的捻了捻胡子,似乎不知道自称是历史上最伟大的魔法师的自己,现在正面临着一场史上最严重的形象危机。

    视觉回到精灵王城的广场上,这时候,这些单纯的精灵们,正陷入一种奇怪的心态之中。

    女王殿下能和那个德鲁伊吴凡联姻,真的是太好了。

    记忆水晶里面投射出来的法拉的变态行为,严重的冲击了这些可怜卜精灵的大脑和神智,几乎是下意识的认为,说不定自己的女王殿下,已经是在联盟里面最优秀最正常的人联姻了。

    人类,真是太可怕了。

    回忆刚刚看到的一幕,这些自称艺术家的长耳朵。都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敬畏感。

    如果有人能够将一件事情,做到变态恶心的极致,那么,也可以称得种艺术了。

    虽然这两个家伙貌似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不,追根究底,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将两个人共同的死对头法拉,打入万丈深渊,帮我只不过是随便而已。错不了,那个时不时冒出来的不和谐声音也一定是这两个人安排的,为了让局势按照他们计划好的剧本进行而埋伏在敌人内部的唱黑脸角色。

    不过,这就是所谓的捡了芝麻丢西瓜的典型例子吧,虽然两个人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自己为联盟做了一件好事,但是这个过程之中,却让联盟陷入了更加可怕的信任危机中,还是得由凯恩和阿卡拉帮他们擦**。

    才刚刚想到凯恩,就听见远处传来凯恩的一声怒吼。

    然后,我看到了一辆坦克从眼中穿过。

    没有错。用游戏宅的形容方式,就是某求哗四人组里的那只坦克的威势。“呜”的一声号角之后,携着无可匹敌的威势直线冲刺,将某个第一个被撞到的可怜家伙牢牢抓住,再将一条直线的其他可怜家伙高高撞起。

    老酒鬼就是那第一个可怜的家伙,而穆老冬瓜则是其他可怜的家伙,哦哦,飞起来了,壮如树墩的穆老冬瓜,竟然被高高的撞飞起来。

    将手遮在额头上,我叹为观止的目光,追随着某带矮小身影的抛物线轨迹高高飞上十多米的空中,然后像一堆败絮般掉落在地,翻几个滚,不动了。

    双控兼完美秒杀啊!!!!

    难以想象瘦弱的凯恩,竟然还有这种旺盛气力,看这股劲头,恐怕这位老人再活个百来年的绝对不成什么问题,这是看到这一幕之后,所有人心里共同的想法。

    等等!!

    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连忙向凯恩冲刺的身影追了上去。

    吴小子,关键时刻,还是你最将义气。

    依然被凯恩单手箍着脖子直线飞奔,身体像一片树叶般在乱风中颤抖着的老酒鬼,发现我从后面追上来,不由泪流满面,这叫什么?这就叫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啊。

    想到这里。她不由面前的伸出手,刊。响抓了抓露出求救的目疙,在她张年的刹那,原本己一后”东西立玄被劲风中高高舌起。

    我的神器啊啊啊!!

    猛地一个恶狗扑食,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即将着地的魔法扩音器接住,我松了一口气,拍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回头转身,将老酒鬼愤怒绝望的目光抛在身后。

    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在凯恩和精灵族高层的再三努力下,凯恩总算是面前保住了形象,至于他们所用的理由,一方面大力宣传法拉的强大,然后展示一些法拉的研究成果,将他树立成一个知识渊博的强**师,这道形象树立起来以后,其他就不怎么重要了,暗黑大陆以强者为尊的习惯,只要地狱势力一天没有被打败,就会永远持续下去,只要随便用“一个强大的组织里面。总是会有个。把性格古怪的强者”之类的借口,就可以混过去了。

    对于这种眼熟的设定,我就不加以吐槽了。

    只是,令我们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老酒鬼她们的胡闹,竟然让这些长耳朵艺术家们,又开始发挥她们那思想独立,富有想象力的头脑,然后,两个新的艺术思想流派,就此诞生。

    第一个流派,简单点说就是唯心流,虽然和另外一个流派持同样意见,对于法拉的变态视频都给予了恶心和恐怖的评价,不过却肯定了法拉追求艺术?的灼热灵魂。认为追求艺术的态度,应该凌驾于艺术表现的形式之上。

    另外一个流派,与之相反,当然便是唯美流派了,她们的意思很简单,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两个流派为此,持续了上百年的争论,当然,他们的后人都没有再承认,自己的流派诞生是因为一个变态老头的一段变态视频。

    这只是一段小小的插曲,以艺术种族之称的精灵族,其中的艺术流派何其之多,大大小小恐怕不下上万,有数百万的大型流派,也有只有一个人的不知名流派,像什么超现实流,自然流,浪漫流,抽象流,抽风流,飞天御剑流,,

    事态在双方的努力之下,总算是平息下来,当然,法拉这可怜的老头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名声大噪,依然乐滋滋躲在某个秘密地下室里面研究一些必定是以爆炸告终的古怪实验。

    另我稍稍有些介意的是那个什么”呃,对了,是超精王子,自从上次白送我一双昂贵的手套之后。就再也见不到踪影,就连昨天的那场闹剧似乎也没有现身,这种违和的举动,让我越发的深思起来。

    莫非这家伙正在日以继夜的,赶造算用这种名贵丝质的手套硬生生砸死自己?

    这样的话,我一定要告诉他。我是个拥有只要被超过一万双以上的昂贵丝质手套砸过之后就会立刻死掉的特殊体质的男人。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离联姻的时日越来越近,几乎是可以数着秒倒计时了小幽灵和狐狸这对万年宿敌没闲着,天天在我屋子里斗口打架闹事,从屋里到屋外从树下到树上,屋子都被她们拆了三回了,夹杂在其中的我也没少遭池鱼之殃,日子是一天都静不下来。

    然后,终于到了婚礼当天。

    早上醒来,我便发现,自己的左脸被一只小巧可爱的玉足贴着,右脸被一只白暂秀气的拳头给印上,整张脸被夹在中央,摆出一副可笑的。

    身上,覆盖着一条毛耸耸的狐狸尾巴,大概是睡梦中下意识的抓过来盖上去的,然后再往下,另外一条修长**横跨自己,踢在另外一边的某只狐狸的圆润香臀上。

    当然,这只狐狸也没有闲着。被自己抓过来当被子的榨色狐狸尾巴,那毛耸耸的尾尖,不断下意识的在某只枕在自己大腿上的幽灵圣女的俏脸左右来回抽*动,就像打耳光一样,当然威力小的可怜就走了。

    碧,名副其实的劾呀!!这一刻的我泪流满面。

    昨晚这一对宿敌的紫禁城之战。最后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似乎都故意的将原旁围观的自己卷入里面,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神展开,这对命运中的宿敌竟然联手一起对付起我来了!

    呜呜,这不是我想要的碧呀。

    掰开小幽灵的玉足和小狐狸的拳头,我慢慢的坐了起来,对着镜子照了照,还好,没有发生脸部变形事件。

    身后响动静,不用回头,肯定是那只小狐狸无疑,我刚刚发出的动静,是不可能瞒得过身为刺客的她,至于小幽灵,如果是我的话,即使在她睡着的时候用千佛手一二三式搓*揉她的脸蛋,或者明目张胆的将她的牧师袍子脱下来。甚至是如果她在项链里面睡的话,即使施展秒速百转之三百六十度绝对变态无敌急速疯狂旋转木马,她也不一定能醒过来。

    “坏蛋!”

    果然,让男人全身**的熟悉娇媚声,自后面响起。

    回过头,这只小狐狸正用着那双总是笼着诱人雾色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好一会儿,突然傲气十足双手抱胸,重重将脸一撇。

    “哼,坏蛋,少臭美了,我们昨晚可不是因为妒忌你和那个什么女王结婚,才商量好揍你的。”

    好吧,感谢你的傲娇属性。我终于解开了昨晚这两个命中宿敌的联手之谜了。

    “我的天狐殿。卞又不是不知道。这只是一场没有感情的政治联姻

    将这只娇俏的小狐狸轻轻拢在怀里,闻着那发丝间传来的,仿佛媚药香水般诱人的少女体香。

    小狐狸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最是特殊,和其他女孩们不同,起先闻是淡淡的,但是一直深闻下去,鼻子不会变得因为习惯了这股幽香,而觉得香味有所变淡,反而会变得越发的浓郁,更奇异的是,似乎随着你心情的不同,每次从小狐狸身上闻到的幽香也有微微的区别,但是方,论香味怎么变化,最终效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严重诱惑男性的荷尔蒙分泌。

    总之一句话,这只小狐狸,天生就是为了诱惑男人犯罪而诞生的,若是生在和平年代,保准又是第二个褒奴,苏姐己。

    “哼,谁知道呢?那个什么女王,也是什么大陆双子星,长得也漂亮,气质又好,”

    在我怀中,这只小狐狸带着浓重的醋意,不断小声嘀咕道。

    哎呀哎呀,竟然让我们在魅力方面自信无敌的天狐殿下。流露出这种神色,呆毛咳咳。阿尔托莉雅是不是该自豪一下?

    微微一笑,我内心不禁将两个人比较,结果发现”完全无法比较。

    两个人的魅力性质。差别真的是太悬殊了,一个妖娆,一个端庄,一个狡狐多智,一个浩大威严。一个傲娇,一个呆毛”

    啊,貌似还是将最不该说的话说了出来。

    所以,对于两个人的偏爱,只能看个人喜好了,至于我,还是喜欢小狐狸更多,不说这只小狐狸一路陪伴自己下来走的风风雨雨,经历的患难真情,所积累下来的深厚感情,就从阿尔托莉雅的方面来说吧。

    对于这位王,说实话。我的确喜欢,但是不是爱,而是尊敬。尊敬她的人格魅力,尊敬她的伟大梦想,尊敬她的高尚品质。

    至于说爱,呃,抱歉。老实说,一个整天做梦都在想着混吃等死的胸无大志前程无光的死宅,在阿尔托莉雅面前,拜托你们这些家伙也身临其境的想一想呀混蛋。那宛如一只死后蛆虫的尸体形成的微弱磷光,在这炙热耀眼的太阳面前,是何等的暗淡无光呀!!

    内心狠狠吐槽了自己一句,我低下头,缓缓将小狐狸那掩饰不住担忧和吃醋,却偏偏要逞强的装作一副满不在乎样子的绝色俏颜抬起,吻了下去。

    “嗯,呜呜”

    双唇交触,那宛如娓药一般的幽香和无比柔软的触感,若非是冒险者的意志,换做普通人,绝对会在瞬间丧失理智,化作**的野兽。

    这温柔的轻吻,似乎也让狐狸稍稍安心下来,觉得还是自己的魅力大,彼此依依不舍的松开以后,她的眼睛里立刻多了几分平时该有的傲气和自信,那柔顺可爱的狐狸大尾巴骄傲的甩动着,似乎在说,哼,你这个坏蛋,果然还是臣服在了本天狐的魅力之下,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肚子饿了,我去找点吃的,你这坏蛋饿死算了。”

    双手一堆,离开的我怀抱,这只美艳狐狸朝着自己,娇俏的皱了皱鼻子,留下掩饰不住的银铃笑声消失在门外。

    唉,就这样走了?我还想多抱一下,吻一下呢。

    颇为失望的抓了抓脑袋。我并没有立刻跟上去一起觅食。因为知道,这只嘴巴傲娇内里贤淑的小狐狸。待会肯定会将三人份的早餐带回来。

    于是,我将目光落在小幽灵身上,思索着该用什么样的究极手段,才能将这只小幽灵叫醒过来。

    普通的时候,如果她肚子饿的话,将钻石放到她的鼻子前面,是有可能弄醒的,不过几率不高。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随手取出块碎裂钻石,在她旁边蹲下,钻石才刚刚落到离这只睡的跟小猪似的小圣女的俏鼻上,还有一尺的距离,她就猛地睁开银色双眸。像跃起水面将诱饵一口吞下的鱼儿,头一抬,啊的张开嘴唇,就将手中捏着的钻石含了下去,顺便用那犀利的牙齿,在我的手指上咬着。

    嗷嗷嗷嗷一!!快点松口,你这只凶猛的食人鱼!!

    疼的连忙将手指一甩,总算摆脱了那小幽灵可怕的咬击,一边在发红疼痛的牙痕上吹着,我一边瞪着小幽灵,只见我的手指摆脱了以后,这只小东西的脑袋,又软绵绵的垂了下去,只有含着钻石的鼓鼓腮帮,证明着刚刚那一幕的真实。

    “呜呜,都是小凡不对”

    一边捂着鼓胀的小嘴。大口嚼着,不让钻石从嘴巴里漏出,这只幽灵一边气呼呼的说道。

    将最后一口吞下,这只小幽灵一个转身趴,拿出一本笔记和一支羽毛笔,在上面梭梭的记录着什么。

    凑前一看,只见这只幽灵,正用仿佛跟纸笔有仇的力道,在上面写着,某年某月某日早上。小凡刚刚起床,就将过来送早餐的美丽精灵侍女,扑倒在床上,脱光衣服然后哗哗哗哗哗哗,以因极度不和谐所以自动语音屏蔽

    虽然我了解大概是这只小幽灵其实一大早就起来然后看到了我和狐狸亲热的一幕,而心怀不满,但是这种光明正大的陷害手法,

    怎么说呢?还真有小幽灵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