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二十四章 我问你,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第七百二十四章我问你,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你们……”

    “你们这些家伙,究竟在干什么,少在这里给精灵族丢人现眼了。”

    就在我正要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被另外一把清脆的声音打断。

    “……”

    话说,我的出场镜头呢?

    从一开始,到这十几个貌似是从精灵皇家搞笑艺术团的笼子里跑出来的男'性'精灵,罗哩罗嗦的将另外三个人一一排除,才站出来,说了一句其实我就是那个德鲁伊吴凡之外,似乎就一直没有台词了。

    好不容易想说一句却被打断。

    ……

    …………

    …………………

    难道说……难道说我不是主角?还是说自己的凡人光环,已经彻底将主角光环给压制下去了,成了那种卖萌新番里的名为男主角外号路人甲的家伙?

    就在我陷入了人生之中最严重的自我价值的反省和低'迷'之刻,那道刚刚打断我的声音再次响起。

    “喂,你,叫吴凡的德鲁伊小子,还认识我吧。”

    抬起头,一个宛如山中溪流般清澈雅致的小精灵美女,俏生生的站在我前面不远处,非要形容我现在的感觉的话,就好像在梦境一般的美丽森林里'迷'了路,然后森林的小仙女突然展开透明的翅膀,从头顶上飞了下来般。

    “你是……等等,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拜托,请别打断,请务必给多我一句台词,拜托了!!”

    此时的我就像三流演员在拜托导演多给一点戏份,双手合十的恳求道,没有办法了,哪怕就是对方看上自己的身体,也只能委曲求全了,艺人的圈子就是如此黑暗。

    “你这家伙……还是那么古怪呢,和上次在库拉斯特见到的那个棕'色'怪人一样……”

    眼前漂亮的小美女,似乎有些见怪不怪的歪着头,这样轻轻的嘀咕了一句。

    棕'色'的怪人?难道她说的奥玛斯那个印度阿三?混蛋,竟然将我和那个搞笑艺人相比,就算要从艺术上阐明,那我也是歌神呀!!

    等等,听她的口气似乎认识我,也就是说,是第一次来精灵族的时候打过照面,甚至是熟悉的家伙?

    看着离自己不足两米远,眉头微微蹙着,五官白皙精致的不像话的精灵族小丫头,我陷入了沉思之中,支援精灵族行动的一幕幕在脑海里重放着,然后,恍然大悟的轻轻一拍掌心。

    “看来你终于想起了,真是个笨蛋,竟然花了那么长时间才记得我,明明当时一起相处了好几个月。”

    个子小小的精灵族美女,'露'出松一口气,又微微不满的模样。

    “我知道你是谁了。”

    我大声指着眼前的双手叉腰,骄傲的挺起她那尚在发育中的微微隆起的精灵小美女。

    随便吐槽一句,虽然是发育之中,不过以精灵普遍的dna判断,眼前这具有微妙弧线的可爱小胸部,可能再长大一点点就要到此为止了,不要泄气,贫'乳'是稀有资源,请努力的活下去吧。

    “你是贝狄威尔是吧!”我将充满自信的答案说了出来。

    “是贝雅,你这个大白痴!!”

    “咚~~!”

    一声重击,我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呼呼~~,你这个家伙,还真是无'药'可救的可怜呢。”狠下毒手的精灵小美女贝雅,喘着粗气,有些气急败坏的怒视着我说道,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似地,咳嗽几声,重新'露'出一副宛如林中小仙女的优雅恬静气质。

    太迟了,太迟了你这个暴力精灵女,周围上万双闪亮的精灵眼睛在作证呢。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贝雅要在其他精灵面前保持自己的形象,不过刚刚那一幕,显然已经将她的真实本'性'彻底暴'露'了,哼,就如某位名人说过,纸是包不住火的。

    “刚刚……是我的错觉吧。”

    “是呀,是那个叫吴凡的笨蛋,自己没站稳摔了一跤吧。”

    “没错没错,

    “高贵的贝雅殿下,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

    “就是,在平地也能跌倒,这样的人也配得上我们的女王殿下?”

    周围传来如是的窃窃私语。

    喂喂,你们这些家伙别自欺欺人了,刚刚那一幕你们分明就看到了吧,就连对方飞起一脚踹过来的时候,裙底下瞬间暴'露'出的绣着史泰兽图案的蓝白条纹小内裤,说不定也看了个清楚吧!!

    “你就真没有认出我?”

    站起来的时候,贝雅似乎在这个问题上有些不依不饶,继续带着微笑杀气的问道。

    “不好意思,没想到过了那么多年……”

    “过了那么多年,我的模样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是吧,没办法,俗话说女大十八变,也不是不能理解你的心情。”

    这样说着,贝雅再刺将她那初具凸起弧线的胸部,高高的一挺,优雅而高傲的呵呵笑道

    “不不不,恰恰相反,就是因为一点都没有变化,所以我才不敢认。”

    我拼命的摇着手,老实巴交的解释道。

    贝雅:“……”

    骄傲的笑容凝固起来。

    我:“……”

    '露'出诚实的笑容。

    “喝呀,去死吧你这大白痴!!”

    “咚~~!!”

    确认,是绣着史泰兽图案的蓝白条纹小内裤没错,上面似乎还绣着贝雅两个字娟秀的小字。

    “刚刚我又看到了幻觉是吧。”

    “是呀是呀,没想到这个叫吴凡的笨蛋,竟然会在原地上摔倒两次,真是无'药'可救了。”

    “贝雅殿下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不行,我一定要将女王殿下从这种笨蛋手中救出来。”

    周围继续传来精灵族的嘀咕声。

    “……”

    精灵族啊,还真是一个善于鸵鸟埋首的自大种族。

    “算了,不和你这种笨蛋计较。”

    醒悟自己已经失态两次的贝雅,优雅的将略微凌'乱'的裙摆整理好,努力让自己的语调平静了下来。

    “虽然现在说有点迟,上次的援助,多亏了你们联盟的相助,救了我们一命,我贝雅在此,代表那些获救的村民们,向联盟致以最高的谢意。”

    说完,这个似乎长大了一点,似乎又一点没有长大的精灵小美女,轻轻拉着一边的裙摆,做出了一个在我眼中优雅到了极点的行礼。

    “不敢当,这是应该的,人类和精灵族本来就是一家。”

    这样回应完,我和贝雅同时发出了虚伪的笑声。

    能确认的是,'性'格方面,贝雅的确比以前成熟了许多。

    “好了,大家请散了吧,在尊贵的面前,这样成何体统,我们可不能将精灵一族的名声给丢了。”

    回过身,贝雅轻轻拍着手掌,对周围紧密围观的老少精灵们脆声说道,声音虽然不大,却带着一股淡淡的威严,这些好奇心旺盛的精灵们听到以后,竟然真的开始四散离去了。

    这小丫头究竟是什么来历?当初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以为她是莱曼长老的孙女什么的,可是问了莱曼,他却是光棍一条,而且就算是莱曼的孙女,也不可能被精灵尊称为“殿下”吧,难道说和那位精灵女王有什么关系?

    这样想着,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些里一层外一层围着的精灵们,已经走的干干净净,只剩下那十几名疑似搞笑艺人的男'性'精灵,依然不肯放弃的站在那里瞪着我。

    “崔斯特,怎么?你想让我们精灵族蒙羞吗?”

    贝雅不甘示弱的瞪着这个帅气得不像话的精灵男'性',一点也不留情的提高声量喝道,那小小的身体里竟然散发出一股威凛气息。

    “就算是贝雅,今天也休想阻止我。”

    名叫崔斯特的精灵男'性',咬了咬牙,断然说道,看他直呼贝雅的名字而不是殿下,想必在精灵族的地位也不低,让我不禁在心里大声感叹。

    都是一群**的太子党呀!

    “贝雅,你告诉我,难道你甘心眼睁睁的看着女王殿下嫁给这种男人吗?”

    崔斯特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到贝雅身上,散发着丝毫不逊'色'于对方的声势,这样大声吼道。

    喂……

    “无论甘不甘心,这是女王自己的选择,我只有尊重,而且,这次联姻的重要'性',你不是十分清楚吗?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事情?”

    贝雅轻轻咬着娇唇,似乎有点理亏般低声说道。

    喂喂……

    “但是我不甘心,我一定会让女王殿下和雅兰德兰大长老醒悟过来,就算不和联盟联姻,我们精灵一族也有其他的出路,为什么两族合作就一定得要女王殿下牺牲不可?这种丑陋的习俗不要也罢!”

    “那么请你告诉我,你能想到什么更好的办法吗?”贝雅的语气有点冷。

    “我……这种事情,当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想到,但是我相信,只要大家一起努力,就一定还会有其他契机。”

    也不知是羞愧还是气恼,崔斯特的小白脸上微微呈现出了赤'色'。

    “你也只会说说空话而已。”

    “我……”

    “够了,就算你不甘心,想要反抗,但不是今天,你明白吗?崔斯特。”

    “够了!!”

    一声更大的吼声,在精灵内城的上空回'荡'起来。

    “你们说够了没有。”

    我恶狠狠的瞪着两名精灵,她们似乎没想到我会突然发难,一时之间愣愣的看着我,说不出话来。

    “从刚才开始,你们两个就一直在罗里吧嗦的说个不停,闪亮登场的闪亮登场,抢台词的强台词,你们当自己是什么人了,真以为自己是主角吗?真当我是路人吗?!”

    “你这个笨蛋又在说什么……”

    “住嘴。”

    瞪了贝雅一眼,我大声打断了她的话,心里一阵满足,原来打断别人的台词那么爽呀,没错,这才是主角的势头,怎么能让这些小配角给抢了去。

    “你们有什么想法,要怎么做,与我无关,请自个找个地方争论去,别在这里扰人清净,还有你,叫崔斯特是吧。”

    我将目光,在这个比精灵王子还……算了,为了避免咬到舌头,就给他取个外号就叫【超精灵王子】吧,这样挺不错吧,你想想,能战斗的青蛙叫超蛙战士,比精灵王子还帅的精灵自然就叫超精灵王子了。

    不过五个字还是有点长,考虑到阿琉斯那死腐女依然会咬到舌头,干脆就叫超精王子好了。

    于是,正是命名以后,我将目光在这个超精王子身上,打量了一遍,然后上前几步,目光直视着他。

    “正如你们所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会你们精灵那些优雅的调调,我会的事情只有一样,如果你们有任何不服……

    死死瞪着对方,我一字一句说道。

    “那,就将武器亮出来吧!!!”

    愣了一会儿,超精王子突然仰头大笑起来,声音一顿,那原本优雅的目光,如同一把狰狞的刀子直刺过来。

    “果然不愧是野蛮的联盟,不过……”

    顿了顿,他将手中的白'色'贴肉手套脱下,扔到地上,'露'出和艺术家一样的纤长灵活的手部。

    “不过,虽然很野蛮,但是我却很高兴,稍稍的认同了为什么女王殿下会选择你这样的人。”

    说完,他优雅的行了一礼:“今天的确不是时候,多有打扰,还请凡长老见谅,我现在就告辞,不过,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见面。”

    说着,他将头微微抬起,那依然锐利的目光,证明着他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打算,只是今天不是时机罢了。

    “可惜了,多好一副手套呀。”

    我颇为惋惜的将超精王子扔下的手套拾起来,这副丝质的洁白手套怎么说也值得几百个金币,可不能浪费了,洗洗卖给拉尔吧。

    “你这个笨蛋!!”

    弯腰捡起手套,正要站直的时候,贝雅一声失态的怒吼,再次用她的史泰兽蓝白条纹小内裤将我一脚踹倒。

    “为什么又踢我?!”

    拍着身上的灰尘站起来,我怒视着对方,前两次也就罢了,是自己那过目即忘的平凡记'性'的错,这次不给个说法,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你以为这是上演野蛮女友的青春剧场呀,男人想踢就踢!!

    “因为你是个笨蛋呀。”贝雅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这种理由也……”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一种无法辩驳的感觉?这种从灵魂升起的认同感是怎么回事?啊啊~~,我是笨蛋所以该被踢是这样吗?活在这个世上的自己本身,真的有存在意义吗?除了被踢被吐槽的存在意义以外。

    “喂,笨蛋吴,你怎么了?”

    见我失落的蹲在地上划圈圈,贝雅难得同情心大发的问了一声。

    “别理我,我在思考人生存在的价值意义这种深奥的课题。”我将手朝对方一罢,继续埋头画圈圈。

    咦,那小丫头刚刚叫我什么,难道说我又有新外号了?!

    “笨蛋虽然是个笨蛋,不过发起火的时候,还是蛮可怕的……”贝雅小声嘀咕道。

    “什么,像我这种温和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发火呢,你看错了吧。”

    我顿时不乐意了,说我是笨蛋没问题……不,也有问题,但是说我发火,那可就不行了,找遍整个暗黑大陆,有哪个男人能比我傻乐呵没脾气?

    “哼,还说没有,刚刚不就是吗?而且这已经是第二次对我发火了……”小精灵皱了皱鼻子,不满的说道。

    第二次,还有第一次?大脑记忆系统超负荷运载中……信息处理不能……程序没有响应…自爆系统启动……大脑将在十秒钟后自爆……请尽快脱离……重复,请尽快脱离……

    才怪呢!!

    是要我将自己的脑袋搬家吗混蛋?话说我这种自己吐槽自己的习惯究竟何时才能改掉!!

    “你这家伙,还真是个笨蛋呢。”见我完全无法回忆起来,贝雅似乎有点小失落的叹了一声,小声嘀咕起来。

    “算了,偶尔发火其实也不坏,我并不讨厌,男人嘛……”

    “你刚刚说什么?”

    一袋子净水浇在快要冒烟的脑袋上,发出滋滋的白烟,我一时没有听清楚贝雅的话,不由再次问道。

    “没什么,是你这个笨蛋出现幻听罢了。”贝雅慌张的摇着头,脸蛋有些小红。

    “总之,这几天你小心点,不知道崔斯特那家伙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没事别像傻瓜似的'乱'跑,想要对付你的精灵多得是呢,我可不是你的保姆。”

    小精灵顿了顿脚步,做出一副欲走的势头,但是很快又回过头。

    “我知道你很厉害,如果崔斯特做出什么的话,希望你不要过分伤害他,其实他是个好人,只是'迷'恋女王姐姐到了疯狂地步罢了。”

    哦哦,超精王子被发卡了。

    走了几步,她又回过头,这次将目光看向我旁边的蒂亚。

    “那边那位,不要呆在笨蛋吴身边,小心被他的笨蛋气息传染,跟我一起,我带你逛遍整个精灵族怎么样?”

    “才不要,我要和凡凡一起。”

    小丫头蒂亚这样让我万分感动的拒绝了贝雅的提议,抱着我的胳膊,不知为什么,看着贝雅的目光似乎带着一丝敌意。

    “哼,本殿下好心邀请,你这小丫头竟然不知好意。”

    “呸~呸~,说我是小丫头,个子还没我那么高呢。”

    蒂亚朝对方扮了一个鬼脸,立刻让贝雅气的头顶冒烟,说不出话来。

    两个小丫头等级的人物,就这样对视着,目光似乎快要蹦出了火花,让我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天生的敌人,大概就和小幽灵和天狐艾娜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吧。

    “算了,你就被笨蛋吴传染,一起变成傻子吧。”

    不甘心的一蹬脚,贝雅已经越上了高高的树枝,身形在树与树之间划过几道美丽的弧线,便消失的无影无踪,那种仿佛信步闲庭一样的身法告诉着所有人,森林里就是精灵一族的天下。

    “喂,你不觉得笨蛋吴太难听了吗?”

    我试图挽回点什么,大声吵贝雅消失的地方喊道,总觉得现在要是不说清楚,以后这个外号就落实了。

    “笨蛋吴一出,天下无笨蛋,笨蛋~~”远远的,贝雅娇俏的声音传了过来。

    “……”

    为什么我的内心,又产生了一种无法辩驳的认同感呢?可恶!!

    “今天可真够累的,这才刚刚到精灵族呢。”

    一边念念碎碎的嘀咕着,我迈着摇摇晃晃的步伐,进入莱曼长老为自己准备好的房子。

    “是呀是呀,真是累死我了,那帮小精灵可真够烦人。”

    老酒鬼的声音附和道。

    “所以我才讨厌精灵族,没事长得那么高。”穆矮冬瓜哼哼唧唧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累死我了,吴小子,快点上酒,你是怎么招呼客人的?”

    “就是就是,要精灵族最好的朗姆酒,就跟那个叫贝雅的小丫头要吧,她在精灵族的地位似乎蛮高的,你们的关系不是也挺要好吗?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呢,就拿这个要挟她吧。”

    两个老东西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嚣张的将双腿放在桌子上,双手抱胸,一副我是天王老子的模样。

    我:“……”

    片刻之后,咻的一声,两道高矮悬殊的身影,被人从大门里扔了出去。

    “累死我了~~!!”

    将所有的恶客赶走以后,我身心疲倦的一头栽倒在床上,现在,就算那位精灵女王出现在门外,我也懒得出去瞧一眼了。

    “嘻嘻~~”

    充满了朝气活力的笑声从旁边传过来,微微抬头一看,蒂亚小丫头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上半身趴在床上,冲着我'露'出晃眼的微笑。

    “你这小丫头,不回自己房间想要干什么?”轻轻伸手在她的脑袋上敲了一记,我无奈问道。

    “才不要,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多无聊。”

    “随你便吧,不过不要打扰我休息哦。”

    蒂亚这小丫头,大多时候都挺容易看懂的,不过也有作为少女的难以琢磨的一面,怎么形容呢,比如说,在那灿烂率直元气十足的笑容下,她还有着会默不作声的在对方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将对方的失误扭转过来的聪明温柔的一面。

    再怎么单纯天真的女孩,都有着作为女人深不可测的一面呢,蒂亚如此,莎拉也是如此。

    这样想着,我慢慢的进入了梦想。

    雅兰德兰的宴会定于傍晚,我是被外面的敲门声所惊醒。

    “吴,准备好了吗?”

    门外传来凯恩的声音。

    “好,立刻就好。”

    我连忙坐起来,就要下床,才发现腿上有些重,低头一看,顿时哭笑不得,蒂亚这小丫头,竟然就那样,趴在我的大腿上睡着了,'露'出十分恬静的睡容,真有那么舒服吗?

    叫醒了蒂亚之后,我们两个匆匆梳洗一遍,便出到外面与凯恩他们会合,然后在莱曼长老的带领下,直奔水晶之树的方向。

    水晶之树脚下,不用任何灯光,树身自身发出来的水晶光芒,已经将整个纯天然的宴会大厅渲染的如梦似幻,座椅都是没有任何加工的木桩石头,但是在精灵族这些艺术大师的摆设妆点下,却比任何水晶吊灯,黄金银皿,雕檀玉桌的华丽宴厅来得美丽和高贵。

    雅兰德兰坐在正席上,周围几个老家……咳咳,老人家,大概就是精灵族其他的长老吧,仔细一看,贝雅那小丫头也坐在偏席上,见我的目光看过,不由冲着皱了皱她那挺俏鼻子。

    那个叫崔斯特的超精王子,似乎不在,可惜了,要是他能再扔多几双手套,那也是一笔小财呀。

    好一通彼此寒颤介绍过后,雅兰德兰却突然站起来,朝我们行了一礼。

    “真是抱歉,联盟的客人们,本来我王预计今晚能赶上宴会,可是半路似乎遇到了一些急事,到现在依然没有回来,本来迎接的时候没有出现,就已经十分失礼了,没想到……”

    “哪里哪里,身为一族之王,这种情况也是很正常的事,有雅兰德兰大人出席,已经是我们的天大荣幸了。”

    凯恩连忙回到。

    “是吗?你们能理解就好,唉,这孩子呀,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是会遇到一些大大小小的意外,而不得不额外花费精力处理……”

    雅兰德兰叹了一口气,似乎对她们的王的糟糕人品,也有些无奈。

    “我能理解,我能理解。”

    这一刻的我泪流满面,缘分啊,没想到身为大陆双子星的另外一位,竟然也时常遭到悲剧式的主角光环光顾,我还想当然的以为身为王的她,天生就有人品+10w的天赋加成呢。

    这样看来,说不定我们两个意外的能有许多共同的伤心话题也说不定。

    “你这笨蛋,心里正想着一些十分失礼的事情吧。”乘着倒酒的空当,贝雅小丫头轻轻在我的耳边说道。

    “我在想,说不定你们的王某些方面和我很相似,这样算是失礼吗?”我歪着头'露'出困'惑'的表情。

    “很失礼。”贝雅的回答斩钉截铁。

    “对……对不起。”

    话说,为什么我要道歉,为什么我要道歉呀混蛋!!

    载歌载舞的宴会,在精灵这些艺术大师的卖力表演下,很快就将宴会推入了高'潮',然后便是结束。

    喝了个鼎铭大醉的老酒鬼和穆老头,被凯恩驱逐着赶回了小屋,蒂亚小丫头喝了点酒,也是醉眼星眸,哼着奇怪的沙漠小调,刚刚被我扶上床,就睡了下去。

    “说来奇怪,为什么酒量最小的我,反而没有醉呢,那些长老们,似乎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了给我敬酒。”

    咦?

    太小看人了这些混蛋!!

    暗暗骂了一句,我没有丝毫睡意,就这样站在屋子外面,仰望着头顶上明朗的星空,还有那颗散发着璀璨光华的水晶之树。

    星星的光辉,落在树上,形成无数光点,如同落英缤纷的樱花花瓣一般,又如一片片美丽的雪花,从静谧的夜空上面洒落,奏响着一曲优雅哀伤的曲调。

    美,美的无法用语言去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

    王吗?自己的那位未婚妻。

    心里默默想着,或许一切都是偶然,或许是上帝的指引,在那一片片宛如樱花或者雪花的光点洒落中,在那仿佛回'荡'在耳边的,带着淡淡哀伤的优雅曲调中,缓缓呼出一口气,抽出长剑,斜指着前方。

    “我问你,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然后,那个一头金发,身穿白'色'铠甲的王,就这样出现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