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三章 无法吐槽的存在
    那是一双何等深邃的眼睛,苍老的瞳孔中,映射着饱满的历史沧桑和智慧,就仿佛一幕幕闪逝的电影般,在叙说着这位老人波澜壮阔的一。

    在雅兰德兰的注视下,我立刻产生一种**裸的感觉,虽然可以确定,这位老人并不会窥心术之类的可怕能力,但是自己的性格和意志,在这双历经沧桑的眼睛里面,却被看的一清二楚。

    仿佛过了一整天,又像是一刹那间,寂静的世界被打破,精灵王城的景色,还有那一列列庄严肃穆的奏乐士兵,重新出现在实现之中,让我产生一种无法分清虚幻和现实的感觉。

    再次将目光放到雅兰德兰身上,她的目光依然深邃和睿智,里面沉淀着千年的历史沧桑,让人一看之下肃然起敬,但是却再也找不到网网,的感觉了。

    “你就是吴凡吗?”

    由始至终保持着笑容的雅兰德兰大长老,在凯恩的搀扶下缓缓向这边走过来,我连忙上前几步,和凯恩左右搀扶着这位地位崇高的老人。

    “是的,雅兰德兰大长老,我就是吴凡。”

    “好!好!好!”

    雅兰德兰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微笑着点起了头,用那双深邃的眼睛上下打量了我一遍。然后缓缓闭上眼睛。

    “各位远道而来的客人,还有我们精灵族未来的亲王殿下,请先随士兵们一起。安顿下来,宴会将会在随后进行,我老了,这双腿走不动了,就先行一步,在宴会席上等待诸位。”

    雅兰德兰出现的突兀,话也简洁明快,说完以后,便在士兵的搀扶下缓缓让开道路。那枯颤的老手伸出。微笑着做出一个请进的姿势。

    “尊敬的客人们,欢迎来到精灵族。”

    “欢迎欢迎一!!”

    雅兰德兰的话仿佛点起了引火索一样,数之不清的精灵们跟着大声吼起来,别看这些小精灵平时一副文文静静,斯斯文文的优雅模样,真正吼起来。那声音也能大得吓死一头牛,该说这些家伙是深藏不露的高音艺术家吗?

    “不敢。不敢加”

    在这种形式下,我们也只能匆匆别过雅兰德兰大长老,顺着让开的大道一路向内城中心,也就是水晶之树的位置走去。

    等那些奏乐士兵和看热闹的精灵们尾随着离去,原地一直站着不动,静静看着这一幕的雅兰德兰,脚步突然一个踉跄,身体摇摇欲坠,然后被身边的精灵女侍卫连忙扶住。

    从她的嘴角边上,流出一丝触目惊心的血丝。

    “大长老。您不是说过再也不会全力施展预言术了吗?”

    一直照顾着她的侍女,一边惊叫一声,一边连忙从身边掏出一瓶药剂,喂着虚弱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的雅兰德兰喝下去。

    “呵呵”呵呵

    好一会儿,微微睁开眼睛的雅兰德兰,发出虚弱的笑声,对自己的贴身侍女说道。

    “偶尔任性一下,可是老人的特权呀。”

    然后,她抬起头,目光出神的望着远方,口里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金黄色的光芒,,怎么可能,难道是那个人?!”

    “网。刚真吓出了一身冷汗呀。”

    带雅兰德兰的视线消失在身后以后,我回头望了一眼,抹着额头上渗出来的汗水道。

    这个老人。带给我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尤其是那双眼睛。差一点就让我以为自己穿越者的身份眼睛被她看穿了。

    话说,在暗黑世界的日子是如此充实,既充满了危机又充满了快乐,现在很多时候。我都已经将穿越者这个词忘记了。真正将自己当成是暗黑的一份子,只有需要用到特定吐槽的时候,才会想起原来世界的知识,嗯嗯!

    “别说是你。我的压力也很夫呀。”

    回过头。老酒鬼和矮冬瓜也在擦汗,回想起来。刚刚她们一直似乎都安守本分的一句话也没有说,看来雅兰德兰的威势。连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也能镇压得住呀,不愧是阿卡拉的老师。

    在莱曼长老的带领下,我们一行被安顿在靠近水晶之树的精灵屋

    里。

    “大家先在这里歇息片刻,宴会很快就会开始。”莱曼长老留下一句话以后,就微笑着离开了。

    “人老了。走几步就累了,我先去歇息一会,你们千万不要闹出乱子。”凯恩这样说着,那双锐利的目光很明显在老酒鬼身上转了一圈,指的是谁一目了然。

    几位老的都走了,只剩下我,老酒鬼,穆拉丁和蒂亚,互相望了一眼,还没有决定接下来要干什么,呼啦啦一大群美丽俊俏的精灵就涌了上来,将我们里一层外一层包围在里面,然后明目张胆的对着我们指手画脚,不断的窃窃私语。

    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哪怕明知道不对,只要做的人多了,也会觉得理所当然就算这种行为不对,凭什么别人可以做,我就做不得?

    我现在才发现。以高贵优雅著称的精灵一族,也避免不了这种心理,明知道围观人是不对的,而且围观的还是她们未来的亲王殿下,但是仗着人多势众。我们还是被无情的围观了。

    难怪凯恩走的那么快,以他能甩着三节棍和法拉缠斗上一个小时的体力,走这点路怎么可能就累了呢?原来是早预料到这种情况,为了保住自己的晚节而将我们抛弃掉了。

    围观的精灵越来越多,非要形容我们现在的处境的话,那就是像一块漂浮在精灵海洋上的不起眼木头,偏偏这些海水却要一股脑的朝我们汹涌过来,一副不把我们吞没誓不罢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