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六章 联姻前奏曲(三)
    第七百一十六章联姻前奏曲(三)

    “话说你这家伙还真是**呀。”

    随着逐渐接近,看着在夜'色'逐渐显现出来的红砖小别墅,由绿'色'的蔓藤和吊兰点缀着,在黑夜中透'露'出一股静谧安宁之美,老酒鬼不由眼红的看着我。

    虽说库拉斯特海港的别墅,因为地理位置问题远远及不上鲁高因那边,但是像这么一座,无论地理、大小、用料或造型,在整个库拉斯特都算得上极为高档的别墅,没有个十万金币上下也休想买下来,老酒鬼的眼红不是没有道理。

    当然,这里也少不了维拉丝和三无公主她们的功劳,刚刚买来的时候,这座别墅给人的感觉还是“光秃秃”的一片。

    “我不是不能理解你的眼红,但是如果你想乘着这股劲头在我家里搞点什么破坏,那就永远瞪着禁酒吧。”

    我似乎看穿了老酒鬼现在表现出来的东张西望,鬼鬼祟祟模样,阴森森的看着对方说道。

    “呜~,你看你看,吴小子你在说什么呢?我卡夏是那样的人吗?啊哈哈……啊哈哈哈……”

    做出被拆穿之后小吃一惊的微小动作,老酒鬼这样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打哈哈笑道。

    “你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看上去,都是那样的人。”

    旁边的凯恩比我率先一步吐槽。

    “没办法,好人不长命就是这个道理,心底善良的人啊,每每他的善意都会被别人所误解,当然,善良的我能理解,错的不是人心,是这个世道的险恶,啊~~”

    老酒鬼捂着心口,做出一副被刺伤的样子,用着舞台剧上的夸张语调,说出不知道在哪本书里抄袭来的不完整的台词,最后还恶心的“啊~~”了一声,啊你妹呀啊。

    我和凯恩完全没有了吐槽这家伙的心情,留下依然在不断卖弄文化的老酒鬼,率先踏入了别墅里面。

    “哦,还不错嘛。”

    进到里面,随着一盏盏魔法灯点起,明亮宽阔的布局一下呈现在眼前。

    上一次在这里,还是比武大会以后,陪维拉丝她们四个一起来库拉斯特历练的时候,住过一阵子,算来大概也有好几个月了,没想到里面还挺干净的,虽然没有到维拉丝在时的一尘不染程度,但是住人却绝对没有问题。

    想必,是丽莎阿姨时不时会过来打扫一下吧,拉尔他们历练走后,丽莎阿姨在这里也怪无聊的,看来以后得多考虑一下这位岳母大人的问题了,看是不是能为她申请一下远程传送站的使用权,让丽莎阿姨能够自由来回两个地方,和自己的丈夫和女儿见面,也不至于一个人寂寞。

    反正现在远程传送魔法阵的优化已经接近尾声,传送的消耗和手续已经低到史无前例,只是因为考虑到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才没有对外公布公开远程传送站的使用。

    洗完澡,换了一身睡衣之后,大厅里凯恩正握着羽'毛'笔,梭梭的不知道在记录什么,看我出来,立刻就招呼我过来,给我讲了一通到达精灵族以后的各种事项。

    精灵和人类的恩怨,要追溯到几万年甚至是十多万年前开始,远比地狱势力入侵的战争史还要长,这一次,可以说是人类和精灵族双方,在地狱族的压力下,数万年来首次尝试接触对方,尝试互相合作。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其中的最重要一个环节,就在于这次的婚礼,所以这次任务可以说至关重要,载入史册。

    “暗黑大陆纪某某年某某月某某日,冒险者联盟长老吴凡和精灵族女王……那个……某某某,与精灵国都的世界之树上,缔结连理,为暗黑大陆抗争地狱入侵拉开了历史的新一篇章。

    诸如这样的记载,肯定会无数的种族,无数的大学者,记录在自己的笔记上,然后编成史册,成为历史的转折点之一。

    因此,如果在这次婚礼上闹出什么笑话,不用怀疑,你绝对会成为史书上的一个亮点,很刺眼的亮点,若干年后,你的子孙后代,恐怕也会被别人拿着这个亮点的记载尽情“赞美”。

    “……”

    我到不是担心出丑,反正有老酒鬼这个家伙垫着,在不得已的关键时刻,可以通过牺牲她的形象(虽然我不认为这家伙还有形象可言)来保全我的名声,这才是这家伙存在的价值,当然,这些是凯恩私底下偷偷和我说的。

    看老酒鬼现在傻乐呵的样子,还真当自己是这次婚礼的护卫使者呢,也不想想去到精灵族,那些爱面子的精灵们又岂会让我们出现危险,在史书给自己划下蒙羞的一笔。

    真正让我呆了半响的,还是对于这次婚礼的重要'性'的感识不足。

    虽然早在听到阿卡拉打算让我和精灵女王联姻的那一刻,我就意识到了这个决定的重要'性',事关人类和精灵族是否能够重新和好,共同对抗地狱势力,甚至关乎到暗黑大陆的未来,毕竟人类和精灵族,是暗黑大陆上最大的两个种族之一。

    重要'性'我是认识到了,但是感觉还十分遥远,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就好比在原来的世界,一般在读初中的时候,就能够深刻的意识到高考可以决定自己的一生,却依然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想着“啊,虽然关乎着自己的未来一生但时间还很充足,等到高中再说吧”这个样子。

    如今,在凯恩身临其境的解释下,我才感受到了那种将整个大陆背负在肩膀上的重担,说不定这一次婚礼,在未来的某一天,会被誉为大陆联盟击垮地狱势力的历史'性'转折点,而我和那位精灵女王,两个大陆双子星的联姻,就是这个转折点之中最闪烁的两个光点。

    平凡的我,终生的愿望是成为一位混吃等死的死宅,对自己唯一的要求是最好能够活的比平均寿命长一些,要说还有其他愿望,也就是用歌声拯救宇宙,希望自己能够偶尔在智商方面教训一下三无公主,或者是希望小幽灵不要吐槽自己这些,这样的我何以承担这种重担。

    好吧,我这样说估计很多人还认识不足,我就再用用吴氏独创的手法让你们这些混蛋们知道重要'性'吧。

    嗯……我想想,就比如说,一个窝在十平方米空间不到的狭隘杂'乱'堆满了'裸'体手办和'色'情杂志和i社大作和发霉的方便面桶的死宅,某天正侧躺在垃圾堆上面观摩着破旧显示器里的日本爱情动作片做着浪费纸巾浪费木浆浪费树木资源的人神共愤的大事时,突然中国龙组联袂美国fbi和英国法国德国等等大国的秘密情报局头头一起惊慌失措的破开大门手里拿着魔法少女缎带水手装和杖头为可爱粉红'色'心形的变身魔法杖和可爱少女发夹之类的小饰品交到还沾着白'色''乳'浊'液'体的你的手上让你统统穿戴起来并一脸凝重语重心长的拍着你的肩膀告诉你拯救世界的任务就落到你头上了英雄这个样子。

    喘口气先。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在我的通俗易懂的脑内补完解释下,这下总算能明白了吧,嗯嗯。

    “还有你,酒鬼。”

    眼看我被凯恩一番语言炮轰,轰的两眼昏花,刚刚厨房里面偷吃回来的老酒鬼,蹑手蹑脚的从大厅路过,没想到却被凯恩发现,一声招呼,只能乖乖和我并排坐着,继续听凯恩在那天花'乱'坠。

    三个小时过后,已经是足足深夜,我们两个才得到解脱,在凯恩一句“今天暂时就讲到这里”摔了个四脚朝天,摇摇欲坠的回到各自的房间。

    “去死,这里是我的地盘。”

    眼看老酒鬼竟敢乘着混'乱',霸占别墅的主人房,我连忙上前一步,将这两眼冒星的醉鬼一脚踹到客房门口,才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呼哈,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将房门紧紧锁牢靠以后,我立刻一头扑入软绵绵的大床,要说主人房和客房有什么不同,除了大小之外,最大区别就是这种软绵绵的大床了,这可是咱特地从鲁高因买来,费劲千辛万苦清理好自己的物品栏,才塞下来带到库拉斯特,凝聚了自己的汗水所至呀,怎么能让给别人睡?

    话说,刚刚某一瞬间,误会这张虽然柔软豪华但却并没有其他任何特殊功能的普通大床,是情趣大床,多p大床,sm大床的,都出去。

    “小凡~~呜呼呼~~”

    身子刚刚陷入大床里面,背上骤然传来一阵压力,说是压力,也几乎是羽'毛'般轻飘飘的压在自己背上。

    无论是声音,还是这种重量,都能让我立刻猜测到对方的身份。

    “你不是睡着了吗?”

    翻身将小圣女如棉花糖一般柔软娇小的身体搂在怀里,闻着那熟悉幽香,我轻声问道。

    “本圣女可是说睡就睡,说醒就醒的恐怖存在。”

    小家伙舒服的在我身上蹭了几下,就像树袋熊抱大树似的用四肢将我缠了个结实,然后用骄傲到让人觉得可爱的口吻这样回答道。

    “……”

    我想这并没有任何值得自豪的地方。

    “终于……终于可以和小凡在一起了。”深呼吸了一口气,小幽灵在耳边梦呓似的柔声说道。

    “傻瓜,在营地里不是也经常在一起吗?”

    在我这只幸福傻笑着的小圣女屁股上,轻轻拍了一记。

    “不一样的,虽然在营地里也能和现在一样,但是感觉就是不一样。”

    小幽灵不满的嘀咕一声,想了想,突然暖暖的轻笑一声,四肢加大一份抱紧的力道。

    “要是以后一直都能这样,该有多好呀……”

    “傻瓜……”

    轻喃了一声,勉强忍住眼中的酸楚,我将怀里的小圣女,小可怜搂的更紧。

    对不起,我的圣女殿下,明明是如此简单,如此美丽的愿望,我这个骑士却无法为你实现……

    ……

    按照行程,在我们来到库拉斯特当天的第三天,精灵族便会派使者过来迎接,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迎婚使者,虽然不大清楚暗黑大陆这边的风俗,但心里总是怪怪的,有一总被“嫁出去”的不爽感。

    没办法,这样的大事并不是由得自己闹别扭的时候,所以也只能勉强压下这种不爽,按照这里的风俗行事了,和精灵族接触过数次,我对这些长耳朵的家伙,并无大恶感,也并无大好感,心中的印象仅仅停留在“咦,其实这些被书里描绘的神乎其神的神秘家伙,除了外表漂亮一点之外,和人类也没有什么多大区别”这种程度。

    暂时撇下这件事情,我带着小幽灵在库拉斯特开始四处闲逛。

    “咦,人怎么突然多了那么多?”

    本来决定和我手牵手一起游玩的小幽灵,也因为这股突然其来的人'潮',而躲在项链里观望,这小圣女,明明在我面前那么嚣张,一来到人多的地方,却十足和怕生的躲在父亲背后偷瞄的小女孩一样。

    有各种种族呢,精灵族,矮人族,兽人族,哦哦,这些成群成群的法师,莫非是赫拉迪克族?虽然和人类一样,但是能够像菜市场上的大白菜似的,法师成群成群出现的,也只有赫拉迪克一族了。

    看到精灵族我是一点也不奇怪,但是这些像由肌肉疙瘩组成的长方体树墩一样的结实矮人,还有明显带着'毛'茸茸的兽耳和兽尾的兽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前几个月河维拉丝她们来的时候,可是一个都见不到呀,怎么几个月转眼,库拉斯特就摇身一变,成了国际化大都市了?

    “小凡你真是个大笨蛋,你以为联盟和精灵族联姻是小事,仅仅是两个族之间的事情吗?这些矮人兽人当然是来冲着你和精灵女王的婚礼来的,这可是万年难得一见的盛事呀。”

    项链里的小幽灵,一边目不暇接的观看着外面的光怪陆离,死看穿了我的想法,用只有我能精简的,居高临下的骄傲口吻教训道。

    “是的,圣女大人所言极是。”

    这一次我是被教训的心悦诚服,昨天才被凯恩精神轰炸了几个小时,没想到才刚刚过了一夜,转眼之间又忘记了这次婚礼的重要'性'和隆重'性',怪不得自己额头上总是有一根翘起的呆'毛'梳不服。

    不……等等!!

    “也就是说,各族也会派代表过来参加了?!!”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问题,不由惊讶的脱口而出,即使在喧闹之中依然显得突兀的声音,立刻引来了无数目光,待看到那个发出声音的斗篷男,只有一个人的时候,目光由惊讶逐渐变成了怜悯。

    “小凡,你被人怜悯了。”

    小幽灵生怕我不知道似的提醒道。

    “我会被怜悯究竟是谁的错?!”我不由再次怒吼!

    于是,那投'射'过来的无数道怜悯目光,仿佛被铁匠用宝石融合锻造过一般,获得了+1提升属'性'。

    可恶,又被这只腹黑圣女摆了一道,等着瞧吧,我要在婚礼的时候突然将你从项链里抖出来……这样想想而已。

    “也就是说,会是那样?”

    我将斗篷的帽檐微微压低,用刚刚好能传达到怀里的项链的声音问道。

    “那是当然。”

    “唉~~!”

    狼人族的代表,肯定是假笑王子克里斯无疑,狐人族的话,大概也是那只风靡万千的小'骚'狐狸没错了。

    矮人族有可能是穆拉丁,也有可能是他的不屑儿子矮人族现任国王图拉丁,就看谁能争得出线权了,不过父子两一个德'性',无论是谁都不值得期待。

    赫拉迪克族的话,莫非是蒂亚那个小丫头?不大可能吧,这种任务交给那个小丫头,啊哈哈~~

    真是孽缘呀!!

    刚刚答完的小幽灵,也突然意识到了,意识到了狐人族的代表,很可能就是她万年以来的宿敌,项链里的气势,突然变得像是从凌厉的拳击手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般,从里面不断发出小幽灵“嚯嚯”的武打声和拳头划破空气的呼啸声。

    算了,你这只二十多级的小圣女,想和四十多级的小狐狸斗,还早着呢。

    我无心给小幽灵泄气,也不是偏袒于谁,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凡凡,凡凡~~”

    就在这时,伴随着仿佛灿烂明媚的阳光突然照'射'过来的青春气息,一道让我心惊肉跳的少女活力声线从人群处响起。

    僵硬的转过头,只见一道娇小的身影,大概在百米远的地方,不断在人头涌涌的大街里,一蹦而起,跃上半空时拼命的朝我这边挥着手,然后落下,挑起,挥手,落下,不断重复着,完全一副元气满满的样子。

    话说,这小丫头究竟是如何发现我的?隔着上百米,无数的人群,赫拉迪克族是警犬吗?

    一大队法师,缓缓的用自己的力量分开人群,就算是脾气再怎么暴躁的冒险者,也没有胆子去挑战这么一大群法师,更何况这些法师的力量相当柔和,相当客气。

    所以,在法师的帮助下,这个似乎一点也没有变的活力少女,依然穿着那一身将她纤细修长的体型完美凹凸出来的紧身皮衣装扮,仿佛哪个猎户家的漂亮女儿一样,带着灿烂到耀眼的少女微笑,出现在了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