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零五章 能力应用
    “果然还是没什么用呀。”

    从老酒鬼的魔爪中逃脱,拍拍身上的尘土,我颇为沮丧的嘀咕道。

    别说老酒鬼这种级别。就是面对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想真正发挥出月狼变身的能力,看来还是得像人鱼之王艾克西亚所说的那样,领悟世界之力才行。

    也就是说,这种能力只能在群殴中发挥作用,欺负炮灰杂鱼级别

    “你是笨蛋吗?”

    话才刚刚嘀咕完,又被老酒鬼的长枪给敲了一记。

    “谁说月狼变身的能力没有用了?”

    “你!!”

    我毫不犹豫的将指头指向对方,刚刚不就是你这个混蛋在装疯卖傻,打击我对月狼变身能力的自信心吗?现在还好意思问!!

    “是”是吗?哈哈哈,开个。玩笑而已,这种小事,身为一个大男人的你就不要去回忆起来了。”

    这家伙似乎终于想起了发生在几分钟之前的她自己的恶劣行径,不由打了几个哈哈,装作一副迷糊的样子混了过去。

    好吧,看在你难得夸了我一句大男人份上,这次就姑且忘记掉吧,一边满意的点了点头,我做洗耳恭听状。

    “小子,听好了。你现在的月狼变身的附带领域能力虽然微弱,但是对于高手,甚至是卡洛斯终于的对手,也并非没有作用。当然,对我来说的确没有用就走了。”

    将最后多余的一句无视掉,我疑惑的看了旁不断点着头的卡洛斯。

    “可是,卡洛斯老兄在第二次有了防备以后,不是完全没有受到

    “谁说没有影响?”

    卡洛斯笑着摇起了头:“影响大着呢,只是战斗时间尚短,吴师弟你没有看出来罢了。”

    “战斗时间尚短?什么意思?”我听着是越来越糊涂了。

    “看来吴师弟是当局者迷,对自己限制思维的能力并不大了解

    卡洛斯看着我感叹道。一副可惜的模样,似乎在说这么好的能力怎么就配了我这个笨蛋呢?

    喂喂,当事人就在这里哦,你脸上的表情就不能稍微隐蔽点么?

    “不是当局者迷。是因为这家伙本来就是个笨蛋。”老酒鬼在一旁插话道。

    “你这个醉鬼少在那一旁插嘴。”

    面对无视当事人在场,用比卡洛斯更加红果果的语言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的老酒鬼。我嘭的一下陷入暴怒状态。

    “好吧,言归正传。吴师弟,你知道自己的能力具体的作用吗?”

    见我和老酒鬼在一旁玩瞪眼,卡洛斯连忙打圆场道。

    “冻结延缓敌人的精神力和思维能力吧,大概就是这两样。”

    “没有错,精神力方面,我是圣骑士,无法太专业的理解这一能力,不过就思维滞后能力来说,对于我们这些近战职业,已经是相当可怕的能力。”

    酝酿一下语言,卡洛斯顿了顿继集说道。

    “一个高级战士的战斗,影响因素有很多,大方面来说是力量,精神,意志,技巧,经验等等方面,但是如果真正将其细分,可能有上百个都不止,这些诸多的细节因素,每一个受到影响,就会连带其他因素也受到影响,进而影响总体实力的发挥。”

    “你继续,继续。”

    见卡洛斯露出一副你明白了没有的模样,我连忙说道。好歹我的智商也是一般人等级呀。这点我还是可以理解的。别太小看人了你这死女儿控。

    “很好,就如同你刚才所说,月狼变身的领域能力,对我的影响的确微乎其微,不过这已经足够了,打个。比方,在月狼能力的作用下,我的每一个思维,都要慢上百分之一秒的时间”

    比出一个指头。卡洛斯娓娓而侃,冷静自信的语气充满了说服力,作为一个教导者而言,他可比他的老师优秀多了。

    “百分之一的时间。就算对于高手来说,也并不是可以把握住的时间,所以你看不到我受到影响,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如果每一个思维,每一招。都要慢上百分之一秒,这样一点一点的累积起来,对手的战斗节奏就会被打乱,破绽也随之会接蹬而露。作用就会逐渐的明显。”

    “原来你刚刚说的战斗时间尚短,就是这个。意思呀!”

    我顿时恍然,的确。这方面自己是欠缺考虑了,一心只想着眼前的事情,想着自己的能力能立刻给自己带来什么优势,却忽略了长远的战斗积累。

    “这样说来,岂不是战斗拖延的时间越长。我的优势就会越

    “也未必。”卡洛斯摇了摇头。

    “一来,对手在察觉到自己的节奏被打乱以后,可以选择脱离你的伪领域,重新调整好状态。这样之前的所有积累就白费了,不过以月狼的速度,想要轻易脱离你的伪领域笼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还有一种方法。也就是真正的高手会选择的方法。”卡洛斯伸出第二个指头,严肃道。

    “那就是在适应这百分之一秒的思维滞留时间之后,对自己的战斗节奏做出调整。”

    “虽然每个高手。到后面前会逐渐形成自己特有的战斗一,想要修改讨来几平是不可能。但如果只是做百分!秒…几波修正的话,也并不算难,所以,关键要看对方需要多少时间去适应那一股思维滞后时间。”

    “卡洛斯老兄。你觉得你需要多少时间去适应?”

    理解了卡洛斯的话以后,我便立刻问道,有卡洛斯这个参照,以后也好计算一下对方的适应时间,以掌握战斗节奏。

    “这个嘛。因为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能力,开始时不大习惯,如果有第二次的话,我想最多一分钟,我就能适应过来并做出调整。”

    沉思片刻,卡洛斯给出了一个明确答案。

    “才一分钟。那不是还是没什么用处?。

    我顿时沮丧起来,能在一分钟解决掉的对手,也不需要月狼的领域能力去限制了。

    “你的脑筋还是没有转过来呢。”卡洛斯神秘兮兮的笑了起来,轻声附耳道。

    “吴师弟。你换个方法想一想,如果可以调整月狼能力的强弱。让这个滞留时间上下浮动,对方不就永远也没有办法适应了吗?”

    “卡洛斯老兄,真的看不出来,你这个人还意外的奸诈呢。”看着一脸灿烂微笑的卡洛斯,我顿时无语。

    “我是圣骑士。这叫战术知道不?”卡洛斯以高大光明之姿,仰望远目道。

    调整能力的大小吗?虽然还未试过,不过感觉而言并不如想象中的容易。月狼伪领域所拥有的领域能力,仅仅是附带而已,并非现在的我能轻易控制得了大就算能控制得了,也肯定要集中精力,这样一来在战斗中肯定会分神,被对方有机可乘。

    所以现阶段来说,别说做不到,就算做到了,也不是可以在敌人面前频繁施展的技巧。遇到那些能够快速适应滞留时间并做出调整的敌人,用处还是不大,比如说贝利尔。

    不,我严重怀疑贝利尔那家伙,根本就不需要时间适应,滞留多少思维时间,它都能在战斗中调整过来,除非滞留的时间,真的能大到可以在它适应以后。依然能影响它的实力发挥。

    比如说滞留时间达到一秒,哪怕贝利尔能立刻适应这一秒的滞留时间,并迅速做出调整,但是它的每一个思维,每一招都会比原来缓慢一秒。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只是它适应了。找回了自己的战斗节奏而已,并非改变。

    不过,想要让贝利尔的正体,思维缓慢上一秒的时间,恐怕我得达到四翼级别才行。

    不用达到四翼。只要准四翼的实力,能让贝利尔的思维缓慢个十分之一秒的时间。我就完全可以克制它了,试想一下,以准四翼的水平,十分之一秒时间已经能做很多事情了,对方要是每一个思维和动作都要慢上十分之一秒时间的话,粗俗点形容,简直就相当于主动将自己的盯伸出来让我割一样,如果贝利尔有盯的话。

    最大的问题是。以贝利尔的智慧,会让明显克制它能力的我,直接和它干上吗?

    算了,还是不要去想了,这种事情等突破了世界之力以后再说吧,现在还是先想想如何突破到领域境界比较实际。

    回过神,我发现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对死基佬误,正当着我的面,十分失礼的边看边指着我交头接耳。

    “你们该不会是在商量找机会两个人联手将我干掉吧。”

    我臭着脸凑上前去,左右看了看两个人问道。

    “哪里的话。只是吴师弟现在的实力已经具备压制性,我和西雅图克正商量着原本的三人混战,是不是要改成二对一才有意义。”

    卡洛斯一脸认真的说道。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在商量两个人联手将我“做掉”的意思呀远目。

    “我才不丰。”

    双手比成一个叉字,我朝两人严重抗议道。

    别看这次战斗还不到十分钟,中途还有相当长一段广告时间指卡洛斯两次被自己拍飞出去所消耗的时间,卡洛斯就惨败于我的手中,输的那么快那么惨。这只是他不了解我的月狼变身的伪领域实力,而我对他的实力知根知底之下的结果罢了。

    下一次再交手,虽然我依然可以稳稳的战胜对方没有错,但是卡洛斯在有了经验以后。肯定不会像这次这样,输的那么快,那么凄凉,以我一般人的智慧判断,想要将准备充足的卡治斯完全击败,起码也得半个小时以后。

    我这个人,没什么太多的优点,除了第七感灵敏兼有着歌神的水平以外,就只有自知之明这一个优点了,实力上我从来不会高估自己,哪怕是现在打败了卡洛斯,正处于意气风发的状态中。

    现在,打败卡洛斯,我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打败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联手,我也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输,而且一定会输的很惨。

    势均力敌,哪怕是敌人强上一筹,都没有问题,但是这种明显找虐的行为,我才不打算干呢,又不是西雅图克那种天天都要去找老酒鬼讨教一番的自虐狂人。

    所以,对于两个人的提议,我是敬谢不敏,并乘着他们打算强制施行以前,偷溜出来。

    作为联盟长老,我现在可是口犹可能有那个闲,夫整天陪读两个肌肉疙瘩,牛青春白痴的汗水。

    “吴小子。吴小子,等等我。”

    刚刚走出刮练场,老酒鬼的声音就从后面传了过来。

    “咦。你不在练场陪他们吗?”

    我好奇的回过头,看着慢悠悠的转着酒壶跟上的老酒鬼问道,该不会想想来讨债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家伙肯定会狮子开大口,说自己隐匿点里藏着的六百桶美酒就这样完蛋了之类的。连驴也骗不了的蠢话。

    哼,就算是罗格第二抠门,若是想从我这个罗格第三抠门口袋里榨出油水,你就来试试吧,我摆好防御架势,等待着老酒鬼靠前。

    “那怎么可能?!!”

    醉醺醺的喝了一口酒,老酒鬼一副“你是傻瓜吗”的模样朝我招了招手,带着不屑的表情自豪的挺了听胸膛道。

    “作为联盟长老,我现在可是日理万机,哪可能有哪个闲工夫一整天陪那两个肌肉疙瘩,挥洒青春白痴的汗水。”

    我的思维竟然微妙的和这个脑子里只剩下酒糟的醉鬼同步了?这种智商只有九的笨蛋?!!

    不!这绝不可能!我不承认啊啊啊啊啊!!

    “你这小子,又在想什么呢?”

    将我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老酒鬼不由用力在我后背上拍打了一记。

    “我觉的我已经丧失了作为一个人的资格。”

    被对方踉跄的拍前几步,摸着火辣辣的后背。我毫无火气的回过头,用一种哀大莫过于心死的低沉目光,看着对方说道。

    “很好。看来你已经真正清楚了自我的价值,这正是前进的第一步,好好干吧小伙子,你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虽然渺茫了一些。”

    老酒鬼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目光沧桑,神色忧卑的注视着远方连绵至天边的草原和森林,不断嘘喘的拍打着我的肩膀安慰道。

    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吐槽了,同样是笨蛋的我们两个。

    “好吧。说说究竟是什么事,让你这位,日理万机的长老阁下,竟然在,百忙之中,抽空追上来。”

    走在前面丹步,老酒鬼突然回过头,问了我一个措手不及的问题。

    “领域的那道坎子。你已经摸到了吗?”

    为什么这家伙也和阿卡拉那只老狐狸一样。问同样的问题,不知道好奇心会害死一只猫吗?

    “还早着呢,话说你不是号称自己无所不能吗?难道这点都看不出来,还跑来问我?”

    和回答阿卡拉一样,我暧昧的朝对方笑了笑。

    “是吗?”对于我的回答,老酒鬼只是淡淡的回过头去,轻轻应了一句。

    “你这家伙,一开始就不打算相信的话。就别问,回去,给我回去。

    “因为总觉得像你这样的傻小子,都会藏着一手也说不定。”啜着一口酒,走在前面几步的老酒鬼,伸了一个大大懒腰。

    “那句傻小子我姑且当做没听见,我想问的是,傻小子都会藏一手,这个结论,你究竟是怎么得出的。”

    我无语的看着对方,难道老酒鬼这家伙也藏着一手,不,她已经藏着不止一手了,简直就是几十手,几百手都有可能,这样说来,她网网的意思是已经承认了自己的智商为负?

    “好吧。领域的事情就姑且不说,血熊方面的那个什么二重空气斩”。

    “是火焰能量斩呀混蛋,别擅自给别人的绝招改名字。”

    “呃,,好,二重火焰斩怎么样了?。

    “都说是”算了,马马虎虎吧,还没有完全掌握。”

    “嗯?”

    “这种暧昧的语调是怎么回事?都说既然不信的话你就别问了,快点,回去你的日理万机吧。”

    “不。只,你小子这不果然还藏着一手吗?”

    “废话。难道就我一个人?卡洛斯老兄在刚刚的战斗里,不是也藏着掩着吗?他的缩水版天堂的丧钟,还没使用出来呢。”

    “那个你到是误会他了,虽然只是缩水版,威力不足原版的百分之一,但伪领域这个级别,也实在太勉强卡洛斯了。真正的天堂丧钟,必须突破到世界之力才能完全控制,他是怕施展出来控制不住,将好不容易做好的练场又毁了而已。”

    “又。”是这样么?

    “还有西雅图克老兄,这一年多来也肯定有所收获吧,你怎么不去问他?。

    “因为你最好忽悠嘛。”

    “怎么不说话了?”

    “你去死吧。”

    难道说你藏着掩着,就是为了有一天打败我,将我手中的长老权利职务全部抢过来?”

    “少一副正经八百的惊讶模样了,谁对那种东西感兴趣了。”

    “是这样吗?唉。”

    “唉你妹呀!你失望个屁呀!给我好好将自己的长老本分做好呀混蛋,别老想着推给别人呀混蛋,你的日理万机到哪里去了?!”

    诸如这样的无,意义的对话,一直远去着”,

    越是放假越松懈呢擦汗,难道我已经是压秒之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