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 关于妹控的诠释
    好不容易摆脱了以,白理万机,为由甩脱她那可怜的两个学生,而无所事事的缠着自己瞎侃大山的老酒鬼。看看天色,我急冲冲的往家里跑回去。

    “大人,你回来了”

    像天下所有的家庭主妇一般,用朴素可爱的头巾将自己那一头乌黑美丽的长发裹紧,以最正规的姿势拿着扫帚在门口进行清洁的维拉丝,用着语尾微微上扬的柔和欢快的语调,展露出了让人心醉的笑容。

    就如同欢快的摇着尾巴欢迎主人回家的可爱小狗一般,带着开心的笑容。放下手中的扫帚,吧嗒啪嗒的小步小跑着凑上前来,双手自然合十的轻轻背在后面,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并不是为了什么,仅仅是想将自己的身影,更完整,更清晰的映入到她那双晶莹剔透的瞳孔里面而已。

    似乎今天早上的事情,她已经完全不生气了呢,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维拉丝就是这样温柔善良的女孩,她对生气真的很没则,很不拿手。

    如果是害羞的话,比如说和她一起睡的时候,双方忘情的都忘记了施展隔音结界,第二天早上起来,察觉到莎拉和琳娅她们的打趣眼神以后,她可能要足足弃羞个三夭三夜。

    但如果惹她生气的话,就算再怎么生气。一转眼的功夫,可能是打个哈欠重新回过头去,她就会重新露出温柔的笑容,像最忠诚的小狗一般,一心一意的为你考虑,侍奉于你。那一颗比大海还要广阔,比太阳还要温暖的包容之心,是我至今为止所见过的最善良美丽的心灵,稍微自私一点的人,在她温暖无比的笑容下,都要产生自惭形秽的感觉。

    所以,不说今天早上那一记平底锅;是宅男狂想症发作,妄图展开碧路线的我自作自受,就算不是,觉的自己有些委屈,如今在维拉丝的笑容下,心中的那一点小不甘,也会完全抛之脑后。

    任何世界都是一样,万事万物总是对等的,当你抱着包容之心对待其他人的时候,其他人也会抱着宽容之心对待你,维拉丝是一个无法生气的善良女孩,自然也是一个让别人完全无法对她生气的善良女孩。

    “哟,维拉丝,我回来了。”

    对于维拉丝小悄狗一般的亲热迎接,我原地踏步作赶时间状,一边自然的打了一声招呼

    “洗澡水准备好了吗?”

    “是的,大人,已经准备好了。”

    维拉丝抿嘴笑着,仿佛早就知道我会有此一问。

    “午饭也准备好了吧。”

    “是的,全部装备好了哦,已经装到了篮子里。”

    维拉丝依然用着因为早有预料而显的游刃有余的亲切笑容,柔声回答道。

    “那好,我先去洗个澡。”

    说完以后,我直接冲入帐篷里,在到门口的时候,再次原地卑步停下来。回过头用大叔一样的眼神看着美丽无比的维拉丝。

    小维拉丝,怎么样,不来和哥哥我一起洗个澡吗?”

    “咦,咦咦咦?!!!”

    先是露出困惑的目光,时间滴答滴答的走了两秒钟之后,维拉丝的小脑袋,总算是完全解读了我这计利的浅显意思,在那一瞬间,通红的霞光就从她修长的颈项处一直蔓延上来,就连手中的扫帚也抓不稳,手忙脚乱的胡乱比划小着,一瞬间就从完美的家庭主妇变成了笨手笨脚的害羞女孩。

    “呜呜大人真是的,就爱欺负人!!”

    这时候,我早已经溜到了帐篷里的浴室。听到外面维拉丝带着害羞语调的悲鸣声,心里不由直偷乐。

    将和卡洛斯战斗的尘土和卑水全部洗去以后,我神清气爽的从浴室里出来,维拉丝已经等在外面,手里椅着一个精致的篮子,见我的目光看过来。不由似怒似羞的皱了皱鼻翼,领首轻垂,将手中的篮子推到我怀里。便匆匆回到厨房,仿佛要掩饰什么一般,过于响亮的“咚咚咚”切板声随之响起。

    啊啊,果然还是只喜欢害羞而且不懂的怎么去掩饰的狗狗呢。

    将装着午饭的篮子放好,我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出法师公会,在阿卡拉的小黑店前面一晃而过,没有丝毫看看这只老狐狸今天午饭究竟吃些什么的兴趣,很快就来到了莱娜的小帐篷门前。

    莱娜的安全措施依然那么到位,直到发现是我之后,隐藏在暗中的守卫才悄悄隐去,让我一路畅通无阻的穿过大厅,来到莱娜的房门前停下,正在犹豫着是敲门还是直接进去给莱娜一个惊喜,没想到里面很快就传出了莱娜那独一无二的,带着文静柔和的气息,之中又能听出淡淡的喜悦和急促的语调。

    “是凡大哥吗?”

    切。没想到那么快就被识破了,都怪自己太着急,一时没想到莱娜那双比真正的狼还要敏感的毛耸可爱的狼耳。

    推开门,见正从洁白的床上缓缓坐起的莱娜,那双淡灰色轮廓的异常美丽的瞳孔,虽然看不见,但还是下意识的紧紧往门的方向看了过来。

    双手抱胸,轻轻靠在门边,我将路上随手采来的一朵野花横直衔在口中。皓酷的朝莱娜一招手,微微露出来的洁白牙齿闪过一

    “我回来了,叫可爱的北挂请原谅这个家伙大学没学好,兼之已经在暗黑大陆混了八年多的时间

    两个人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气氛沉浸片刻,莱娜突然有所动作,她有些吃力的在床边柜台上轻轻摸索片刻,直到摸到一瓶绿色的草药剂,然后将其一口气喝下去。

    喝下药剂的莱娜,精神顿时好了不少,连原本像哈洛加斯雪山一样精致白哲的脸蛋,都泛起了淡淡的健康红润光泽。

    紧接着。她虚伸双手于半空,掌心泛起淡淡的白光,从那双薄薄的樱唇里面。娴熟的吐出一连串的枯涩拗口咒文。

    哦哦,看来已经熟练了许多了,阿卡拉那只老狐狸,教人还是挺有一手的嘛。

    眼看着莱娜的动作,有过一次经验的我立刻知道她是在施展预言术,不由欣慰而又心疼的点了点头。

    不过。为什么一见到我就要立刻施展预言术呢?难道怀疑我是冒牌的?真这样的话,我这个当哥哥的可要伤心的蹲墙角暗自垂泪去了。

    一团淡淡的光彩交错,自莱娜虚空伸出的双手中心显现,据阿卡拉说,那是只有施法者本人才能从里面“看”到的预言,其他人,哪怕是阿卡拉这样的大预言师,也无法从那团光彩之中看到对方所预言的内容。

    四个。字,这是法则。

    片刻之后,那团光芒消失,莱娜也轻轻将手放下,重重的呼出一口气,额头已经被香汗浸湿。不过她的表情看起来很高兴,不知道哥哥预言到了什么好事情。

    “真是太好了

    从莱娜的嘴唇,露出文静甜美的微笑。轻轻拍着洁白的胸口,这样说道。

    “预言到什么好事了吗?”

    我微笑着凑上请,轻轻抹着莱娜那一头雪白耀眼的美丽秀发。

    “太好了!我刚刚顺利的预言到了享哥的事情呢,这是少有的成功率哦。而且是哥哥的事情。”

    因为预言成功,素来文静柔和。总是一副淡然自若神态的莱娜,也少有的露出了少女喜悦的一面,让她原本就如冰雕细琢一般精致美丽的少女面庞,更加的灿烂和耀眼。

    她高兴不是没有道理,据阿卡拉说,莱娜现在预言成功率不足十分之一。而且,预言的目标还是最难预言,就连阿卡拉也无法看到以后所要走的道路的本人。

    “究竟预言到了什么,别卖关子嘛莱娜。”

    高兴之下,我急切着和莱娜分享这一份喜悦,不由继续催问起来。

    “是的,我预言到了哦,哥哥在第二世界的事情。没有遇到太强大的敌人,没有被敌人打到脑袋,真是太好了,刚刚我真的很担心呢。”

    莱娜轻轻抹着湿润的眼角,高兴的这样回答道。

    “是”是啊,没有被打到脑袋真是太好了,让你担心真是对不起了。”

    尚衔在口里的野花,无力的低垂下去。我尽量用喜悦的口吻附声说道,然后回过头,偷偷抹了一把伤心的泪水。

    “为了莱娜的事情,辛苦哥哥了。”

    轻轻吸了一口气,莱娜毫无预兆的将她那张精致脸蛋凑了上来,如此的靠近。以至于口中呼出的香甜气息,都打在了自己的脸上,就好像少女的娇唇轻轻在上面拂过一般,带起一阵让人**的温湿香味。

    那双即使从被子下面刚刚伸出来,依然带着冰凉温度的小手,也在这时候。轻轻抚上了我的脸颊,用一种恰惜的口吻说道。

    “你又来了,一家人说上面两家话

    虽然美丽无比的少女脸庞,就在眼前,不过听到莱娜的话,我却不满的皱起了眉头,这样的话真是太见外了。

    “唔嗯。就算是亲人,也一样要感谢,也一样记在心里,也一样”这是我的风格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靠近,莱娜的声音更加轻柔了几分,平时几不可察的呼吸。也微微急促起来。

    “这样的话,就随便你吧,不过我不希望你因此有什么负担。”

    虽然很在意莱娜刚刚那说到中途的时候,微微一顿之后被含糊着带过去的话。不过,和莱娜认识了那么久,我也基本上了解了她的性格,文静中带着少有的固执,有时候,甚至会有点不讲理,当然,这样的性格更加惹人疼爱就走了。

    “怎备可能是负担呢?是,,才对

    “是什么?”

    今天的莱娜有点奇怪,说话老是低着头含糊不清,摆明着想考验我的德鲁伊耳朵。

    “没什么

    抬起头。莱娜露出她那招牌式的文静微笑,只不过凭着男人的第六感,我察觉到这微笑和往日有些不同,该怎么形容呢?似乎在为什么而暗暗懊悔着,生着什么闷气,就像小孩子在赌气一般。

    是我的错觉吗?我所认识的莱娜应该不会那么小孩子气才对。

    为了摆脱这种沉闷的气氛,我咳嗽几声。

    “其实说起感谢,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

    “咦?”

    莱娜抬起头,淡淡的瞳孔轮廓仅仅注视着我,一副十分惊讶的样子,似乎不知道一直受到照顾的她自己,究竟有什么地方值

    “这样说来你可能不能,其实这个世上,有一种比莱娜你现在的病更可怕的病状。”

    在莱娜好奇的表情注视下,微微停顿片刻,我用讲恐怖一样的口吻,缓慢而阴沉的对着莱娜说道。

    “什,,什么病症?”

    不知道是真的被我酿造的阴森气氛所影响,还是为了配合我这个憋足的哥哥,总之,莱娜轻轻吞了一口口水,结结巴巴的问道。

    “这是一种非常恐怖的病症,因为十分罕见,甚至没有特定的名字,绝大部分都不知道它的存在,连阿卡拉奶奶恐怕也不清楚,只有患了这种病的人。才会隐约察觉到,我将这种病症命名为”

    在莱娜紧张兮兮的目光中,我大手一挥,大义凛然道。

    “妹控幕!!”

    “哥哥患了这种病吗?要不要紧?”

    莱娜连忙紧张的抓住我的手,柔软的卜享用尽全力的紧抓起来,仿佛我下一刻就要病发身亡一般。

    “不要紧。你先听我说完”我双手反握着莱娜白哲柔软的小手抚慰道。

    “这种病说可怕也可怕,说不可怕,其实也并不可怕,最重要的是看身边有没有药源。”

    “那药源呢?在哪里?找到了没有,还能康愈吗?”

    莱娜带着微微的哭腔,急切问道。

    这小可爱。明明对自己的病情,总是一副不着紧的样子,却反过来如此急切的担心我。

    见来拿一副快耍哭出来的样子,我不由又气又好笑,真的想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弹道:你这小笨蛋,有那个闲工夫关心我,不如更多的关心一下你自己的病吧。

    不过,话说到一般。如今却是怎么也要将它圆下去了。咳嗽几声,我忍着笑意说到。

    “小笨蛋。药源就是你呀,所以我刚刚才所要感谢你。就是这个样子。”

    “咦咦?”

    莱娜急切的脸色一缓。却露出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似乎不明白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变成药源了。

    “莱娜,你听我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却真实存在的事物,我将它称作是妹之力,患了妹控症的人,就是需要这种妹之力才能生存,不然的话,超过一个星期没有获得,就会朝思暮想,一个月以后就会茶饭不香。两个月以后心神不宁,三个月以后精神枯萎,超过半年以后。严重者说不定就会一命呜呼!”。

    老实说,说到最后,我都被自己的漫天胡扯,弄的不好意思了。这样的鬼话,会信那才真的有鬼呢,幸好是在暗黑大陆,要是放在原来世界,说不定莱娜现在已经打

    很可惜,眼前就有那么一位笨蛋,竟然真的信了。是因为从到大一直卧病在床。没见识过吹牛是什么东西吗?

    总之,莱娜现在是完全信了我的话,并露出一副安心的样子。而且好像蛮开心的样子。话说回来,真有这么值得开心吗?

    “也就是说,我现在能为哥哥提供那种叫妹之力的东西?”

    “嗯嗯。”我连忙点头。

    本来以为这种不着边的谎言,根本骗不了莱娜。然后在她用“导哥你尽胡扯”的不满目光中,用开玩笑的方式将整个话题结束掉。

    没想到,莱娜会那么好骗。竟然完全相信了,我现在也是骑虎难下。

    “也就是说”哥哥”那个”不能没有莱娜?”莱娜低垂着头,让自己一头雪白美丽的长发,遮住了脸色,继续问道。

    “嗯嗯。”

    这时候,我除了含泪点头以外别无他法,什么叫自讨苦吃,说的就是我这样的笨蛋了。

    “那哥哥以后。可要更多,更多的来探望我哦。”

    原本以为莱娜还会问出什么样刁钻的问题,没想到意外的,她用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结束了话题,这种睿智的做法,很难想象她竟然没有察觉到里面的吹牛成分。

    “对了,差点忘记了。”

    突然啪的一声。双手轻轻合十,莱娜露出想起了什么的表情。然后再次将小手伸过来。抚着我的两边脸颊,轻轻往她的方向拉了过去。

    “的一声。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欢迎回来,哥哥。”

    “嘿嘿,我回来了。莱娜。”

    每次回来的时候,莱娜都要这样做,白狼来了也是一样,没有什么差别待遇,所以对这亲情一吻,我没有什么想法或者负担,而是很愉悦的接受了。

    按照原本的认识。我就想抬起头,没想到抚着脸颊的两只小手,再次轻轻一拉。

    “啾!”

    这是感谢之吻哦。谢谢哥哥特意为了莱娜,不辞辛苦的到第二世界为莱娜采摘草药。

    “其实也不是什么辛苦的事情,过程比预料之中的轻松多了。”我不好意思的傻笑道。

    “那个,莱娜。还有什么事吗?”

    见莱娜依然抚着我的脸颊不放,我有些结巴的问道。,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明,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