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章 小幽灵式的欢迎
    第七百章小幽灵式的欢迎(二)

    说完以后,雅马德用惊奇的目光打量了我一眼,似乎十分满意我对力量的控制。

    终于,终于有人理解我的优点了!!

    这一刻,我感动的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是呀,就是这样,那些混蛋老是说自己长着一张大众脸,没有丝毫高手气质,其实都是在妒忌咱对力量的控制能力,你看看雅马德会长,什么叫一针见血!!

    不过话说回来,我也成老牌伪领域高手了?

    似乎比起这里那些刚刚突破伪领域境界不久的冒险者来说,的确算得上是这样没错。

    “凡长老的境界,也达到伪领域巅峰了吧,可要加油,特别是将西雅图克那头老是给我添'乱'子的大蛮牛,比下去才行,真想看到到时候他那副惊讶的蠢像啊,啊哈哈哈哈”

    这样说着,雅马德不由'摸'着胡子大声笑起来,似乎真的看到了因为我先一步突破领域,西雅图克不可置信外加不服气的张大嘴巴的模样。

    话说也不知道西雅图克这厮现在练的怎么样了,虽然早在比武大会过后没多久,它的实力就已经到达了伪领域巅峰,不过想要突破这一层境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以老酒鬼这个过来人的估计,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西雅图克最快也得三年后才能突破,是最快。

    很快,跟随着这位副会长,我们来到了法师公会核心深处,再次见识到了那一枚宏伟壮丽的世界之石,这块大家伙,总是给我一种充满着生命气息的感觉,就像一头陷入永恒沉睡的野兽,大概是因为自己见识了世界之石神殿里的,宛如心脏一般跳动的世界之石外壳,才会产生这种想法吧。

    很快,如同第一世界所见过的那般,整个摆放世界之石的秘密大厅里,浮起了无数宛如精密电板一样细密光路,这些光路从世界之石前面的底座下蔓延出去,最后从背后流回于世界之石自身,感觉就好像拿自己的【哔】捅自己的【哔】一样。

    很快,世界之石散发出了华光,和之前一样,我大步进入白光里面,回过头,微微向雅马德副会长行了一礼。

    “后会有期,凡长老,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能看见你变得更加强大。”

    雅马德副会长也跟着行了一礼,这样说道。

    “但愿不会让你失望,那么后会有期,雅蠛蝶副会……”

    说到末尾时,白光大胜,还没等最后一个字说完,我就陷入了那无穷无尽的时空遂流之中。

    虽然前面已经说过,但我还是要再抱怨一次,世界之石传送实在是太tm难受了。

    干呕着从传送阵出来的时候,我迎上了笑眯眯的马拉。

    “亲爱的吴,欢迎回来,这趟第二世界之旅过得怎么样?”

    “我有话想说。”

    贪婪的呼吸了几口冰冷空气之后,我盯着马拉,正了正脸'色',用严肃的神情看着对方。

    “希望联盟能够稍微改善一下世界之石传送的方式。”

    “……”

    “……”

    “先过来喝杯茶吧,远程传送很快就可以准备好了。”沉默片刻,马拉终于开口说道。

    无视了,我的问题被这只老狐狸,装作一副没听到的样子给无视了!!

    一脸无奈的和马拉来到法师公会旁厅歇着,随便聊了起来。

    “对了。”

    突然想起什么重要事情似的,马拉一拍掌心。

    “狐人族顺利的熬过了这个冬天,天狐'露'西亚殿下,现在已经回群魔堡垒去了,真可惜呢,呵呵~~”

    “不要说的我和小……咳咳,我和'露'西亚殿下好像很暧昧似的,我们的关系可是像哈洛加斯的雪花一样,纯洁无暇……”

    咳嗽几声,我若无其事的解释道,虽然自己和小狐狸的关系,比马拉口中所说的大概还要暧昧几分,不过没有抓'奸'在床的证据在手,我现在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是这样吗?那真是可惜了……”

    马拉嘴里一边说着可惜,但是眼睛却依然高高兴兴的眯着,脑海里又不知道在酝酿着什么老狐狸念头了,对于这位上代大长老,阿卡拉的前辈,我可是一点也不敢大意。

    很快,远程传送准备完毕,和马拉再聊几句,接受了她的祝福之后,我一脚踏入传送阵的光芒之中。

    熟悉的草原气味,再次充溢鼻间。

    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裳,我大步从传送阵光辉之中踏出,迎向的,便是那几位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们。

    “哟,我回来了。”

    朝站在最前面的维拉丝,随意的招手打了一声招呼。

    “欢迎回来,大人。”

    对面的女孩,用着世界上最温柔醉人的微笑,轻轻行了一礼,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哎呀呀,我的宝贝莎拉似乎又长高了一点嘛,来,让我抱抱看。”

    迎向一脸激动喜悦的罗格第一美女,可爱的粉'色'天使莎拉,我笑着说道,虽然以德鲁伊的锐利目光判断,这个拥有萝莉体质的绝世小美女压根本就没有长高一点就是了。

    到是琳娅,胸部似乎又……不过我可没有那个魄力在这里说出“哎呀呀,我的宝贝琳娅胸部似乎又长大了一点嘛,来,让我'摸''摸'看”这种话。

    绝对会被一旁散发着母'性'的甜美温柔气息的维拉丝,拍上一记平底锅的。

    在小沙拉苹果般的小脸蛋上贪婪的亲上一口之后,我看一眼琳娅,如是想道。

    “小茉莉和小幽灵呢?该不会又是一个在家里准备晚饭,一个还在呼呼大睡吧。”

    将琳娅拥在怀里亲昵了一番之后,我同时看了三个女孩一眼,在维拉丝白皙优美的颈项上,发现了小幽灵的蜗居,于是奇怪的问道。

    “茉莉姐姐的确是在家里为大哥哥准备爱心晚餐,不过爱丽丝姐姐,大哥哥可是猜错了哦。”

    小可爱莎拉,朝我调皮的眨了眨她那仿佛能将视线灼伤的红宝石瞳孔,然后,三个女孩相视神秘一笑,背着双手连成一排,挡在我前面,续而突然散开。

    从她们身后,一身雪白圣洁的牧师袍,将少女那丰满的胸部,纤细的小腰和修长的大腿充分勾勒出来,可以让任何男人患上恋足癖的一双晶莹小足,'裸''露'在袍摆下面,微微虚浮与空。

    月'色'的秀发随着草原寒风不断飞舞,宛如女神般高贵圣洁,一双璀璨的银'色'瞳孔,恰到好处的镶嵌在那张倾国倾城的完美脸庞上,就如同画龙点睛般,让女孩瞬间变得光彩夺目,就算是上帝也无法挑剔出一点瑕疵,要为自己创造了如此完美的事物而感叹。

    此时,那双美丽的瞳孔里面,却充盈着泪水,在寒风吹拂下,如同断了线的珍珠般往下掉落,任女孩无论怎么擦,也擦不完,抹不干。

    “来,小家伙,快点过来。”

    看到这一幕,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自己的心疼,像对待柔弱的小猫似的,像对方招了招手,伸出双手,敞开怀抱。

    “啊呜!!”

    有着圣女的神圣之姿,'性'格又如同小孩子一般的小幽灵,发出一声呜鸣,并没有如我想象中的立刻扑进自己怀抱,反倒是轻轻向后飘出了一段距离,和我拉开了距离。

    这是怎么了?不像这小圣女像猫一样爱撒娇蹭人的'性'格呀。

    我奇怪的向迈出前一步,结果小幽灵又迅速的往后飘了一段距离,并且这次没有停,身形和自己拉的原来越远,知道在远处成为一个小黑点。

    突然之间,一种莫名其妙的危机感涌上了心头,那是只有在和加莫罗,在和衣卒尔那样的强大高手相遇之前,才会涌现出来的,让生命察觉到威胁感的本能直觉。

    难道是……

    我僵硬的扭转脖子,看向维拉丝她们,只见她们早已经拉开了百米远的距离,见我的视线看过来,纷纷从流'露'出“大人你要保重”、“吴大哥你就认命吧”、“大哥哥你一定要坚强些”之类的不妙意思。

    然后,罗格上空回'荡'起了小幽灵拿'荡'气回肠的女高音!!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小凡~~~~~~~!!!!!!!”

    神迹,在这一刻出现了,事后,据某些亲身目睹这一经过,并且不愿因透'露'自己姓名的脸上打了马赛克的冒险者称,那时候,他们只看到了一道光束,然后便被卷起的冲击波直接掀飞到安达利尔的老巢去了。

    虽然夸张了许多,但是毫无疑问,这一记幽灵体炮弹的威力,绝对可以堪比原子弹之类的战略'性'武器。

    “轰隆隆!!”

    “咚!!”

    “噗!!”

    刺耳的冲击波声响起之后,一静一动两道声音合为一体,先是动者的头部,与静者的腹部相遇,在连接的一瞬间,动者将两条纤细的胳膊牢牢箍住静者的腰部,不让其有丝毫卸力的机会,将怀中抱妹杀这一强大招式,反向完美的演绎了出来。

    最后,便是某人瞪大眼睛,将胃里的午餐和茶水一股脑从口中泄出的声音,还有在脑海中回'荡'的遗言。

    本来,以为能平安回来……的……

    “轰隆隆!!”

    两道碰撞在一起的身影,在强大的惯'性'力量驱使下,轰轰烈烈的直线飞了出去,在草地上不断打着水漂,足足擦出了好几百米远,又在地上咕噜噜的滚出几十米的距离,最后才停下来。

    姓名:吴凡

    '性'别:男

    职业:德鲁伊

    平生事迹: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死因:怀中抱夫杀……

    别擅自捏着别人的死亡通知书呀混蛋,而且平生事迹一栏是怎么回事?你是企鹅吗混蛋!!

    “呜呜~~小凡~~”

    意识稍稍清晰过来的时候,只听见了小幽灵那带着优美旋律的清脆声音,在耳中响起,同时有什么湿滑的物体,不断在自己脸上'舔'舐着。

    睁开双眼,恰好看到小幽灵伸着她粉红可爱的小舌头,正不断吧嗒吧嗒的,往自己眼睛里'舔'过来。

    “笨蛋,你是小猫吗?!”

    这样说完,我将这只娇俏可爱的小猫咪紧紧的搂在了怀里,嘴唇迎了上去,含住她那凑上来的小粉舌,不断吸允着。

    “嗯唔~~嗯唔~~”

    像极了饥饿的小猫在'舔'舐牛'奶'般,小幽灵主动的凑上来,小舌转动,不断和自己更加紧密的深吻着,从对方身上传来的香甜气息和津'液',更是让我舍不得放开这只让人又爱又气的小幽灵。

    “呼~~”

    等有点喘不过气来,我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小幽灵,丝毫还不够满足,小家伙依然幸福的垂帘着睫'毛',精致的小脸带着醉酒般的酡红,像寻找母'乳'的幼猫般,不断将樱唇凑上来,试图再次寻找到我的嘴唇。

    “好了,小笨蛋,回到家再说吧。”

    轻轻在那张恋恋不舍的小嘴上,轻吻了一下,我拍着小幽灵的屁股,从草地上坐了起来。

    真是的,这小家伙一点也不会体谅人,要知道,她这招幽灵体炮弹对我来说,最可怕的地方在于,这一招的攻击力不仅仅是作用于我,她自己也同样也要遭受到巨大的伤害。

    为了将这小笨蛋所要遭受到的伤害和疼痛,减至最轻,我可是足足费了好大功夫去保护,并因此承担了好几倍的痛苦呀,骨头都要散架了呀混蛋!!

    毫不客气的在她那'性'十足的香'臀'上捞了一把油水,我才搂着小幽灵站起来,往维拉丝她们的方向走去。

    三个女孩由始至终都带着盈盈笑容,小幽灵的悲惨遭遇和现在的'性'格,让她们对这些特殊待遇,都能抱着微笑的心情看待。

    “回家吧。”

    笑着这样说完,小雪和三只鬼狼应声而出,五人很快就化作一骑绝尘,消失在传送广场上。

    回到家,三无公主早就在大桌子上,摆满了丰富的佳肴,这小不点公主,认真起来的时候手艺甚至可以直追维拉丝,不容小视。

    顺便补充一句,这是在她不是认真的研究新菜'色'的前提下……

    仔细想一想,就光厨艺来说,自己家也很不得了呢,首先,有个天下无敌的万能主'妇'维拉丝,我至今还没有见到能够超越她的存在。

    其次是三无公主,心情好的时候,她的实力仅次于维拉丝之下。

    再是琳娅,邻家女孩一般的她,同时也是爱德华家的小公主,虽然不像维拉丝那般精通厨艺,却是几乎没有什么不会的,作为前爱德华一族下任继承人,她有着优秀的能力,曾经是阿卡拉的得力助手,同时还有天才巫师的称号,知识渊博,在诸如魔法阵,炼金术,草'药'学这些常人眼中复杂的不得了的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厨艺自然也不在话下,仅在维拉丝和高兴时的小不点公主之下。

    除了这些以外,不要忘记她还有着罗格舞姬的实力,虽然某些“特殊”原因一直没有展现出来,不过却并不能否认她有这种实力。

    在这之后便是莎拉,这只小萝莉并没有厨艺的天分,不过在剑术方面卓越优秀的能力,还是可以让她成为优秀的厨房帮手,无数事实(?)告诉我们,出'色'的佳肴可绝对缺少不了好的刀工呀。

    而莎拉的妈妈丽莎阿姨,也是一个厨艺堪比维拉丝的恐怖人物,给人的感觉就好比某些游戏里,看似平凡的邻家大叔总是打败魔王的上一代勇者般。

    本人,会炖肉汤,会烤肉,偶尔也能做出一些让维拉丝她们'露'出微妙表情的新鲜菜肴。

    小幽灵,会做白粥,会煮让加仑老头痛不欲生的清淡面条。

    全部加起来的话,或许等哪一天打败地狱势力以后,我们五个可以开一家餐馆,当然餐馆只是表面的,其实是为了掩饰我们是维护地球和平,抵抗邪恶的地底帝国侵略的红黑黄蓝粉红的光之战队的身份。

    咳咳,幻想到此结束,还是先去阿卡拉那里报到一下吧。

    狠狠的'揉'了三无公主的包子帽一番以示嘉奖之后,看看天'色'还算明朗,我便'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嘴里叼着牙签,哼起小调往阿卡拉的小黑店方向走去。

    “阿卡拉'奶''奶',最近好像很闲的样子嘛,怎么每次来都能遇到你。”

    见阿卡拉又窝在自己的小黑店里,展开一份不知道什么内容的卷轴,细细浏览着,我不由出声打招呼道。

    “呵呵~~,人老了,经不起折腾罗。”

    阿卡拉淡淡的笑了几声,将手中的卷轴放下,开始上下左右打量起我来了。

    “有什么问题吗?难道说我竟然是冒牌的?!”我突然一惊,失声说道。

    “嗯,让老婆子我想想,能说出这种冷笑话的,应该是本人没有错了。”阿卡拉装模作样的思考了片刻,才乐呵呵说道。

    “……”

    为什么我总是能切身的感受到,生活在自己周围的家伙的吐槽功力在不断上升呢?

    “哦,对了,还没有祝贺你,亲爱的吴,月狼变身终于突破到了伪领域境界了。”

    在狠狠打击了我一番之后,阿卡拉递过来一杯清神水,祝贺道,标准的打一棒给个枣子的手段。

    “没什么没什么,小意思,其实我早就感觉到自己要突破了。”

    对于阿卡拉知道这件事,我是一点也不奇怪,甚至是哈洛加斯的马拉也都知道,哈加丝那中年大婶,一定是将我在第二世界的一个月里总共上了几次茅厕,都毫无落下的记在了书信里。

    这是赤'裸''裸'的报复呀,不就是多唠叨了几个勤奋上进么,女人果然是小心眼,诅咒她这辈子嫁不出去,虽然信奉伟大之眼的修女素来不谈婚嫁就是了。

    “哦,阿卡拉'奶''奶',那两味草'药'已经收到了吧,莱娜没什么问题吧。”

    突然想起这次来的正事,我不由神'色'一正,关切的问道。

    虽然已经确认了第二世界营地,的确是将那数百株草'药'寄了回来,不过我对这个世界的快递水平的信任度,可远远没有在原来世界的足,并且在原来世界,自己偶尔也能从快递手里收到砖头的说。

    而且谁知道,就算成功跨过茫茫两个世界,那些草'药'有没有在这个横跨过程中,发生什么'药''性'变异,要是这种'药'让莱娜喝下去就糟糕了,会变异分裂成两个莱娜也说不定。

    “……”

    两个一模一样的莱娜么?总觉得也蛮好的样子……

    “没问题,已经顺利收到了,并且用这批草'药'所制造的第一批'药'剂,也已经生产出来了。”

    阿卡拉的回答让我松了一口气。

    “对了,附带的那张'药'方交给法拉老头了么?对治疗莱娜有用么?

    我突然想起吉列布的父亲所遗留下来的那张'药'方,不由再次关切的问道。

    “这个嘛,暂时还在研究中,不过法拉到是说了,这张'药'方的针对'性'比较强,不要抱有太大的期望。”

    说到这里,淡定如阿卡拉,也不由轻叹一声,眉头皱紧,'露'出深深的失望之情。

    因为,论谁最想看到莱娜的早日恢复健康,这老狐狸肯定排第一,连我和白狼也比不上。

    并不是说我和白狼不关心,只是莱娜的病,现在还没有威胁到她的生命,所以比起治疗,我和白狼也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如何让莱娜开心的方面,而阿卡拉这头老狐狸,则是赤'裸''裸'的希望莱娜早点康复起来,以继承她的所有衣钵,自己好早些退休养老。

    毕竟莱娜这样一直依靠'药'物支撑预言术的施展,也不是个长远办法。

    “对了,莱娜知道你回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察觉到气氛变得沉重起来,阿卡拉圆润的将话题一转,高兴的说道。

    “算了,她现在应该在熟睡,还是明天去探望她吧。”

    熟知莱娜作息时间的我轻轻摇了摇头。

    “接下来联盟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的话,我想陪维拉丝她们一起去历练几个月。”

    说起来天底下最轻松的冒险小队,大概就是维拉丝她们,三个小法师加一个小圣女的组合了,一年平均下来,休息的时间比历练的时间要多得多,是我宠坏了她们么?

    “虽然我很想答应你,不过亲爱的吴,接下来可能有一个只有你才能完成的任务。”

    阿卡拉'露'出为难的表情,嘴角却溢出一丝老狐狸式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