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 突破点
    “呼长长嘘出一口气。我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这就是伪领域吗?感觉有点奇妙。

    看着周围淡蓝色的世界,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仿佛突然置身于海底乐园,而这里就是自己的家,一切都由自己主宰般。

    不敢相信,这像天空,大海,宇宙一般纯净的淡蓝色,所展现出来的清新安详的世界。竟然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并且可以随意控制。

    这话怎么说呢。蓝色多少也象征着一点艺术细胞吧,难道说我除了唱歌以外,还具备其他非常不得了的艺术细胞,一直没有被发掘出!

    很好,走神就到此为止,还是先感觉一下自己的能力吧。

    首先力量提升是肯定的,而月狼变身所体现的力量增强,除了冰系威力增加以外,最直观的表现还度上,有了不俗的增长,这样一来,就算面对卡洛斯的超级瞬步,也不是没有躲闪的可能性了。

    展开伪领域的作用,除了能提升自己的实力以外,第二个主要作用,就是对施展者的力量操纵的技巧能力,在伪领域范围内大幅度加。

    就比如说血熊的无限火雨,我能一次操纵上万枚火羽,也是因为伪领域的加成作用,若是这些火羽出了伪领域范围,或者在没有展开伪领域的情况下施展火羽。那这些火羽只能当子弹而不是跟踪弹用,威胁性大大下降。

    而现在,月狼的绝招一冰之斩首剑,原来的我,将这股庞大的冰冻力量凝固成一把巨剑状,只能维持几秒钟的时间,而现在,我可以毫不犹豫的将冰之斩首剑当做武器挥使当然,也不可能一直握着。

    毕竟月狼靠的是速度。握着这么一把巨剑战斗,等限制自己的速度,只能在关键时刻起到战略性作用,不过冰之斩首剑的维持时间延长,对我来说总是有好处而没有坏处的。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还有衣卒尔那里偷师来的蓝色光球,现在施展出来,虽然还比不上衣卒尔的原版,但是我有信心,上面附带的扭曲空间的吸力,将会比以前大上好几倍。

    呃,好像一直忘记了点什么东西的样子。

    是神圣冰冻光环吧。

    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我不由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竟然将这个给忘记了。

    也怪不得自己。自从比武大会决赛的时候,依靠神圣冰冻光环让卡洛斯吃了点小亏以后,在后面的练习中,他都将自己的冰冻抗性提至最高,让神圣冰冻光环完全没有发挥作用的余地,久而久之,我也就忘记开了。

    还真是悲剧呀,竟然将月狼变身原本就不多的技能里面,这个十分好使的技能给忘记了。我都无法去吐槽自己了。

    神圣冰冻光环,开启!

    “呲”一声清响,伪领域范围内的地面,覆盖上了一层淡蓝色的能量,让立玄就遭受到了神圣冰冻光环的冰冻伤害的贝利尔一阵无言。

    虽然以它的魔抗,现在的神圣冰冻光环并无法造成太大威胁,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者等对方成长起来之后,就完全不同的。

    这家伙,技能的花样虽然不多,但是每一个都逆天点了吧,可以冰冻灵魂和精神力的伪领域属性,自己也就认了,如今竟然连身体都不放过,还真是买二送一。贴心之极的降温大行动呀。

    是个有趣的家伙。

    贝利尔心里微微笑道,对于它来说,惊慌和犹豫,也就是一刹那的事情。很可能在蜻蜓翅膀扇动一次的时间内,心里面就已经有了决定。

    因为,它是虚幻与阴谋的魔王贝利尔,这个世间万物,对它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利用的,哪怕是自己的生死敌人,自己所无法匹敌的强者,甚至是那四位至高无上的存在,只要让它觉得有足够的可能性,可以忽悠他们自相残杀,最后同归于尽,贝利尔都想试上一把。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笑容很恶心。”

    看着贝利尔的凤啄。露出一个淡淡微笑,我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恶寒。

    明明这个微笑,是如此的美丽,就如同贝利尔本身的存在一般,但是在认识到了它的本质的武看来,里面却是带着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阴谋气息,根本就提不起一丝兴趣的感受那种美丽。

    是的,贝利尔的存在,那如梦似幻的美丽外表,在见识过了它的本质以后,就好像由无数个阴谋组合而成的一般,这无数的阴谋里面,没有一个不是包含着鲜血淋淋的结尾,只要这样一想,心里就再也升不起一丝欣赏和迷醉,有的只是畏惧和厌恶,只想快点远离这个阴谋魔王的视线之中,免得遭到对方算计。本站斩地址已更改为:脚联凹鹏嵌请登陆圆读

    “看来,你似乎已经做好了必死的觉悟了。”

    挥了挥手中的冰之暗金剑,我看着贝利尔说过,语气之中,包含着强大的自信。

    是的,在没有突破伪领域之前,自己就已经可以稳稳压制住贝利尔,现在突破到了伪领域,实力提高了不知多少,再看贝利尔的样子,似乎也被伪领域的威压削弱了不少,这样一升一降大好局势,如果还不能让心里产生强大自信,那我的人生未免也太可悲了一点。

    “的确,实力差距太大。”

    面对我的挑衅。贝利尔只是淡淡说出了自己判断出来的结果,那种不温洲帜不咸不淡,似平事不关只的语与。能让任何个试图览旧口屈辱贝利尔的冒险者,受到精神上的攻击反弹。

    很不幸,我就是一个。并且已经是学不乖的了。

    杀了你!!

    语言攻击无效,我只好挥舞着冰剑直接冲上去了,总感觉这样杀死贝利尔,实在太便宜它了,所以我才一而再再而三的,用如同罗嗦的热血漫画里面,主角和最终敌人对决之前和对决过程甚至是对决之后的罗嗦对话,想先给贝利尔来点精神上的打击。

    结果事实证明,这家伙油盐不侵,除了直接杀了它以外,别想从它身上捞到其他口头上行动上的便宜,不愧是阴谋魔王贝利尔的分身。

    快,非常快,连我自己都感到快极了,整个。世界,除了自己之外完全就是朦胧一片,视线之中。天和地似乎也被搅拌到了一起,像极了某些里所说的混沌空间,分不清上下左右,东南西北。

    卡洛斯施展超级瞬步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吗?

    我强忍着心中的惊讶。仿佛只是在脚步踏出去的一瞬间,战斗本能就告诉自己。是时候将武器挥出去了。

    咦,那么快?!!

    手中的冰之暗金剑,本能的挥了出去,但是在自己的心里,却留下了这样一个大大的问号。

    会不会太早了点,会不会是挥空了?这样的话,自己刚网的行为不就像傻子一样了吗?

    就好像几岁的小孩,手握着塑料光剑,朝前面的“敌人。跑出几步,摇摇晃晃的虚砍出一剑,然后指着对方说你已经被我的无形剑气伤着,七步之后必定身首异处一般。

    一个急刹车,我停了下来。模糊的世界也随之清晰起来,不过我却依然用茫然的目羌打量着四周。

    咦,贝利尔呢?

    难道说?!

    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我回过头,刚刚好看到了身后几十米远处的贝利尔,正静静漂浮在那里,然后,背后突然喷起一道巨大血幕的一幕。

    刚才那凭着灵感或是本能的一击,竟然蒙对了,命中了贝利尔?话说回来,自己是什么时候跨过与贝利尔那一百多米的距离,并来到它身后几十米远处?

    根本就没有意识呀,这种速度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并没有因为自己所展现出来的,完全出乎想象之外的超级速度而感到开心,而是非常的苦恼。

    自己无法操纵的速度,那还叫速度吗?我不想成为小狐狸那样的悲剧呀呜呜心

    “真令我意外,在我看来。现在的你,还不具备控制这种速度的能

    这时候,贝利尔突然开口了,虽然口中说是意外但是神情却没有表现出一丝意外的样子,依然让人厌恶无比,不过好歹也算是让它失误了

    会。

    “哼,怎么,阴谋之魔王也有估计错误的时候。”本站斩地址已夏改为:脚联凹鹏嵌请登陆圆读

    这样难得的机会,我怎么会放过,暂时撇下心中的郁闷,我回过身,用极尽讽刺的口气和目光打量着浑身是血的贝利尔。

    停顿片刻之后,贝利尔再次开口,当头一句就差点没将我气死。

    “不,我并没有失误。”它这样说道。

    “按照我的计算,刚刚那一击,有慨以上的几率,是你蒙出来的,有慨以上的几率,以后的攻击中,你无法再蒙对。”

    现在明白了吧,我非杀死这该死的家伙不可的决心,不仅仅是因为它碰触到我的底线,还因为它的超级毒舌,更可怕的是,这种毒舌还是它无意识的造成的,就像无意识的恶意一样,杀伤力更甚。

    再次停顿了片玄之后。贝利尔似乎充分考虑到了我智力方面的因素,不由出声补充道:“刚刚那句话的意思是,如果你继续使用这种速度的话,虽然我无法阻挡,但就算不动,一百次攻击,也未必有一次能够命中得了我。”

    最气人的依然是它那副淡然的,让人无法以恶意去否认其真实性的语气啊啊啊悄!!

    我总算是明白了,绝对不能和这家伙说话,不然自己迟早会先被气。

    命中率不到百分之一的话。那我放慢一点速度总行了吧。

    下一刻,我再次化作一道魅影,朝贝利尔的方向狠狠掠去。

    先是用突破伪领域之前的速度,然后一点一点的增快,直到视线开始模糊不清为止,这样一来,想要找到自己所能控制的速度极限,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死吧!你这只招人厌的死乌鸦!!”

    虽然知道这种谩骂,无法对贝利尔造成一点影响,不过过过嘴瘾也好,一边骂着,身影也逐渐加快,最后化作一个冰蓝色的光球。将贝利尔包括在里面,漫天的剑光,就如同漾布一般,全方个三百六十度朝贝利尔身上招呼。

    渐渐的,贝利尔的精神球已经无法捕捉到我的攻击,哪怕它将九条凤尾舞的再怎么快。也总会有一丝空隙。偶尔被我捕捉到,在它身上戈出一道道深浅不一的血痕。

    这样还没完呢?

    我的脸上,露出了猫戏老鼠样的残忍笑容。

    突破伪领域,增加的可不仅仅是速度而已,就让你好好见识一下吧,,

    心中的念头刚刚起,手中不断化作无数光线的冰之暗金剑,上面的冰冻雾气更加浓烈,小川出数十剑那十条点经伤痕累累的凤尾,就凡经被冻城心条冰棍。

    一记猛砍,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贝利尔那九条华丽无比的尾巴,就此告破,化作无数的冰晶消散在空气中,只留下一些洁白的羽毛遮盖着,虽然形象上,并没有因为九条凤尾的消失而难看许多,但总感觉有些搞笑,就像没有了鸡冠的大公鸡,

    冰之斩首剑!!

    失去了凤尾,全身处于冰冻状态的贝利尔,就像一条没了四条腿和犬牙的老狗,只能任由人宰割。毫不犹豫,我一记冰之斩首剑。将贝利尔像棒球一样击出去。

    “轰隆隆炮弹一般飞出去的身影。一声声的撞断了十多颗参天大树,最后留下一条华丽的,百多米长的擦痕,才一头撞在凸地上,停了下来。

    哦哦,应该死不了吧,魔王的命可是很硬的。

    心里边想着,一个篮球大的。深蓝色的光球浮动在手心,光球带着一种奇异的色彩,里面蕴含着的恐怖力量似乎将光线都扭曲了。让这个本来圆溜无比的深蓝色光球,在外人看来,就想一团肉呼呼的果冻般,不断拉伸扭曲,变幻着形状。

    “呼”

    一声厉啸,手中的蓝色光球已经化作蓝光抛射出去,虽然瞄准了贝利尔的方向,但是却离它的落点格差有一段距离。

    不过,在发出去一瞬间,这个蓝色光球便开始散发出剧烈的,有着实质的淡蓝色波纹,波纹所过之处,空间都像叠被子一样,层层重叠起来,弱一点的事物,如蓝色光球经过的沙石泥土,直接就被这股空间重叠的力量扯成粉碎。

    而且,由蓝色波纹所产生的空间重叠,也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吸力,蓝色光球所过之处,周围所有的东西都被吸了过去,靠近一些的,甚至几吨重的大石,扎根而立的大树,都纷纷被拔起,被吸了过去,然后被空间扭曲的力量,辗成粉末。

    自然,蓝色光球所经过的。贝利尔的落点也不例外,这个悲剧的魔王分身,才刚刚从坑里面飞出来,大概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光球的吸力给吸了过去,不断被空间扭曲的力量辗磨着,最后与光球正体相碰撞。

    哈哈哈哈!!

    看着贝利尔毫无反抗之力。应该说还来不及反应,就无辜的被光球拐走的悲剧情形,我心中无比的畅快,直想像金馆长那样奔放的哈哈大笑几声,可恶了月狼这张淡定帝面孔,太僵硬了。

    贝利尔和光球碰撞的一瞬间。没有惊天动机的爆炸,也没有光芒四射的爆发,蓝色尖卜的蓝色光球。波动着,先是猛地一凝,一缩。直直直至只有拳头大然后突然放大,眨眼间变成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的巨大能量球,将贝利尔的身体整个吞噬入里面。

    寂静的,光球的收缩放大。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被吞噬入里面的贝利尔,也未发出任何痛苦的嚎叫声,但是这种诡异的宁静,反而更让人感受到那个。在吞噬了敌人之后。静静漂浮在空中,不在发出蓝色波纹,一动不动的巨大蓝色能量球。本站斩地址已夏改为:聊联凹鹏卿嵌请登陆圆读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这个蓝色能量球,是某一头巨兽的胃袋,正将里面的贝利尔身体一点点的消化,然后是血肉,骨骼,直至化作一滩黄

    时间仿佛被拉的无限漫长。五六秒的功夫,对紧紧盯着蓝色能量球的我来说,仿佛已经过去了好几天,终于,蓝色能量球凭空消失,贝利尔那半透明的美丽身躯,如今已经如同破破烂烂的透明塑料袋一般,慢悠悠的掉了下来。

    看到贝利尔的惨样,我心里高兴之余。不由又抹了一把冷汗。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应该和当时的衣卒尔相近,这一招从它那里偷师学来的蓝色光球,在突破伪领域,对冰系能量控制能量大增以后,已经小有成就,但是肯定和衣卒尔这个发明者,当时所施展出来的还有些差距。

    即使如此,就已经有着如此大的威弈。

    我现在抹一把冷汗的是,幸好当初没有逞强,凭着月狼免疫冰冻攻击的属性,就去硬接衣卒尔这一招,否则当时自己的下场,和现在的贝利尔相比也不会好上多少吧。

    好嘞,还是先看看我们的阴谋魔王怎么样了,经受这一轮番的强大伤害,再加上之前的伤害,它现在的生命值怎么说也该下降到一半以下了吧。

    哗啦一声声响,身形狼狈的贝利尔已经从地上飞了起来,虽然伤痕累累,尤其是全身那半透明的羽毛,更是像被随手拔掉了一半,东缺一块,西缺一块,看起来可怜极了。

    不过,那副依然淡然的表情。让人火气,这家伙,是想抢掉我的淡定帝称号吗?!!

    “没想到突破伪领域之后。竟然能达到如此程度,衣卒尔的招式果然厉害,不愧为曾经的天使族第一勇士。”

    贝利尔用着淡漠的中性嗓音,又开始它那套分析论了,不过总觉得不像是在夸我,总觉得自己莫名的被一个已经死在自己和莎尔娜姐姐等几个手上的蓝色大爬虫给比下去了。

    “不过,依然在预测范围之内,计划改变。”

    这样淡淡的说完以后。在我不妙的预感中,贝利尔全身突然散发出白光,在我没反应过来的一瞬间。那断掉的九条凤尾,拔掉一般的白色羽毛,就重新长口绷波反应讨来的瞬间。那断掉的十条凤尾,拔掉般的毛。就重新长了出来。

    谁,,谁能告诉我,这这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我的本体,付出一些代价,从那里传给我这个分身,一点点力量而已。”

    贝利尔用一点也不严重的语气,阐述着一个对我来说非常严重的事。

    “这也太胡扯了吧,这不是犯规吗?本体竟然可以借一部分力量给分身,那以前那些打败你的冒险队伍是怎么回事?!”

    我忍不住抱着脑袋,悲鸣吼道,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又是我倒霉,长得平凡名字叫吴凡又不是我的错,混蛋!!呜呜触

    “肤浅的问题,这种传递方式,代价太大了一点。并且容易引起冒险者联盟的注意。得不偿失……

    “竟然是得不偿失,为什么你还要用呀混蛋,你就不能和其他冒险者一样,安安分分的让我干掉吗?!!”

    不是对贝利尔。而是对自己悲剧式的主角光环,我做着无力的抗。

    “我已经说过。”

    首次的。一直保持着淡定神情,哪怕是微笑,也是带着淡淡感觉的贝利尔,露出了一个强力的微笑。

    “我对你很感兴趣,想看看你能达到什么高度,能对这场持续了上万年的无聊战争,产生什么影响,不是我自夸,我是一个说到做到,风行雷厉的魔王

    “啊啊。我知道,我已经看到了,你的确不是在自夸。

    我无奈的大声答道,然后举起冰石”遥指着已经放大了两三倍,变成了一只巨无霸美丽凤凰的贝利尔道。

    “那么。你已经准备好受死了吗?”

    “随时奉陪!”

    下一刻。我和贝利尔同时消失在了原地。

    “轰隆隆”

    剧烈的爆炸声。在相隔几公里以外的湖边响了起来。

    “就算是借用了本体的力量。我也一样能干掉你!”。

    话说的时候。手中闪烁着浓烈白雾的冰剑,已经朝贝利尔做出上百次攻击,“锵锵锵”的清脆声音响起。

    贝利尔原本九根碗口粗,现在已经放大到大腿粗的美丽凤尾,夹带着巨大的力量。迎向了这数百道冰冻剑芒,冰剑与之相撞,竟然发出了类似金属碰撞的响音,最后只在上面留下一些指甲深的伤痕。

    这样的伤痕。对身体已经放大数倍的贝利尔来说,只相当于猫抓一般,冰蓝色的血液还没有从伤口流出,就已经迅速痊愈了。本站斩地址已夏改为:脚联凹鹏嵌请登陆圆读

    可恶啊。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接受了本体传送力量的贝利尔,现在已经有着不逊色于自己的力量,在技巧上,它胜于我。速度上,我胜于。

    加上它身为魔王的血量和恢复能力,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几乎不可能战胜的战斗。

    除非,除非能找到它的破绽,打破它技巧方面的优势,要知道,贝利尔是精神控师,近战技巧方面并不出色,只要打破了某一个关键点,将自己速度的优势发挥出来,那这场战斗,还有得赢。

    或许,贝利尔也正是想我这么做吧。

    可恶呀。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自己必须接受眼前欲杀之而后快的敌人的指引。才能杀掉对方,这究竟算什么呀。就算赢了,真的能高兴起来吗混蛋!!

    但是,这一刻却不容我多去想,因为现在的贝利尔,真的很强,那一枚枚接踵而来的精神能量弹,正以单一乏味,却是最有效的方式,对我造成着阻碍,九条凤尾乘机里面抽过来,只要稍微迟疑一步,就会让我感受到那股遮天蔽日,让人无所遁形的气势。

    以月狼的防御,被抽中可不是说笑瑰

    冰之斩首剑!!

    不厌其烦下。手中的冰剑顿时暴涨,狠狠与里面抽来的九条洁白凤尾正面迎上。面对威力恐怖的斩首剑,实力大增的贝利尔竟然不闪不多,九条凤尾扭成螺旋状,组成的尾尖朝巨大的斩首剑刺了过去。

    顿时,以碰撞点为中心,一圈强烈的震荡波爆发开来,方圆百米之内的空间。都形成一种扭曲的形状。

    “毒伪领域级的冰之斩首剑,威力还是足够强大的,哪怕是得到了本体力量增幅,再将九条凤尾扭成一团抵御的贝利尔。也无法匹敌,碰撞过后,它那庞大的身体已经飞了出去,擦出一条巨大的深坑。

    “哈!”。

    紧握着冰之斩首剑,高高的举了起来,然后猛地落下,一道巨大的刃型蓝色能量波顿时脱剑而出,向还未停下的贝利尔追了上去。

    千钧一发之际,贝利尔的凤尾再次发威,互相交织着在自己面前组成一个严实的网状,将自己保护起来,如同鲨鱼背鳍一般形状的巨大能量波,在贝利尔的防御网中剧烈爆炸开来,将其再次掀飞出去。

    喘了几口大气。我停下了继续追加攻击的打算。

    正如刚刚所说。如果不找到突破点,发挥自己的速度优势,打破贝利尔的优势,这一场战斗,将是无果的战斗。

    而这个突破点,我其实早已经知道,就是贝利尔一开始所说的,它的精神力侦查。

    如果不是有精神力侦查,并不擅长近战的贝利尔,根本就无法捕捉到我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