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八章 调教阿琉斯
    我这话可不是开玩笑,虽然暂时还是独行侠,不过看阿卡拉的意思,的确是有打算让我们四个组成临时小队,以应付突发**件的样子。

    上一次五爷的任务,大概就是阿卡拉的一次尝试,看看我们四个,究竟能不能凑到一块,其实我和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三个好说话,最主要是莎尔娜姐姐,看这位孤傲的女王殿下,能不能和大家配合到一块。

    就结果来看,阿卡拉还是相当满意的。

    唯一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五爷给的任务,竟然是抹杀昔日的天使族第一勇士衣卒尔,虽然最后我们四个还是完成了任务回来,不过,阿卡拉可没少因此而在背后嘀咕五爷的坏话,毕竟衣卒尔的天使族第一勇士光环,对任何人来说都太显赫了,显赫到比三大魔神还尤有胜之。

    肯德基小队下午还有练习,稍稍聊过之后,就和我们道别了。

    “我说,看到里肯他们,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想法吗?”

    默默前行几步,回过头看着全身笼罩在黑色之中的木头般的阿琉斯,我不由抚额长叹。

    啧师的话,阿琉斯,不明白!”

    阿琉斯微微抬起头看着我,从斗篷阴影中露出一双湛蓝色的清澈眼眸,里面充斥着丝毫没有作假的呆呆疑惑。

    “里肯他们可是在练习哦。”

    为了让这个满脑子腐物的死腐女,也能稍稍想些别的,我决定用循循善诱的方式让她醒悟。

    嗯,阿琉斯,看见了。”换来的是对方重重的一点头。

    “看见了,你就没有一点想说的吗?”

    嗯,阿琉斯,想去寻找,灵感!”这家伙很忠实的暴露了自己的想法。

    “我说啊,你哥哥汉斯会哭的,他真的会哭的。”

    看阿琉斯一副紧握拳头,仰望前方,灵魂熊熊燃烧起来的模样,我到是比汉斯先哭了一步。

    “你以前也是这样的吗?练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跑出来”那个,寻找灵感,呃,是寻找灵感。”

    “呜嗯!阿琉斯,以前只是,偶尔这样!”这次,阿琉斯索索的摇起了头。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给我像以前一样认认真真和小队刮练呀笨蛋!!”我立刻指着对方大声吼道。

    “老师。”没有丝毫犹豫的指头,笔直指着我。

    “别说的好像是我把引领到这条稀奇古怪的道路上呀混蛋!!”我将心灵的茶几猛地掀飞,奋力吐槽道。

    “老师,要一起,和阿琉斯,寻找灵感,吗?”期待满满的目光。

    不行了,这家伙已经陷入自我的狂热之中,完全就已经把我当成是“革命志士”了,已经什么话都听不下去了。

    哦说啊,你这样一整天跟着我也不是个办法,我很快就要离开了。”

    我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虽然很理解阿琉斯那种仿佛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地的依赖心情,不过我也不可能老陪着她吧。

    “老师,要走?”

    呆呆的抬起头,阿琉斯露出了寂寞到让我无法直视的表情。

    “是的,你刚刚没有听到我和里肯的话吗?”

    “再琉斯,很失落。”

    低着头,阿琉斯将内心的极度失落,通过语言和表情,率直的向我表达着。

    “对不起,阿琉斯””

    “失落到,没有,灵感了。”

    啊啊,我刚刚竟然会为你这种靠腐物就能生存下去的死腐女而难过,还真是个无药可救的笨蛋呀!!

    “总而言之,你不能老是依赖我,也试着去和别人说话怎么样?”

    “阿琉斯,和”别人,说话?”

    露出硬是让羊吃肉一般的为难表情,阿琉斯胆怯的喃喃自语道。

    “没有错,相信我,阿琉斯你也是个美人嘛,一定会有很多冒险者愿意和你说话的,对了,先确立一个目标吧,以交上一百个朋友为目标,你看怎么样?”

    “一百”个,?”

    阿琉斯看着我,宛如即将要缩进洞里的胆小松鼠一般,怯生生的退后了几步,嘴皂不断喃喃自语着。

    “一真个

    “一百个

    “一百个,**男人,?!!”

    不不不,请别擅自脑内补完,没有非要限定男人不可,还有别露出幸福的表情呀!更别喷鼻血呀你这死腐女!!

    喝呀!!我打

    啪”的一声清脆响声,自罗格营地上空高高回荡。

    收起卷纸筒,此时的阿琉斯已经抱着头,瑟瑟发抖的蹲,用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嘴里不断喃喃着“灵感,被拍掉了”“只剩下,五十个了”之类的傻话。

    真是的,究竟得有多重的口味,才能想到一百个男人呀,这家伙真有的救吗?看着只能将就的用剩余五十个男人,开始幻想起来并不断擦拭着鼻血的阿琉斯,我无语远目。

    啪”的一声清脆声音,再次响起。

    “呜呜,没了,剩下的,五十个”也没了”阿琉斯的悲鸣接着响起。

    “给我认真点,不然的话我可要回去了。”

    “阿琉斯,不会,交朋友。”

    悲鸣着擦干鼻血,阿琉斯的脸色稍稍一黯,将自己这几十年来的孤独,隐含在这一句话里,然后低下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你现在这个样子,当然交不了朋友了,让我来教会你真正的秘诀吧。”

    “哦嗯!!不愧是,老师,阿

    猛地一点头,阿琉斯投过来崇拜的目光。

    没想到我这个不善交往的宅男,也有交别人如何交朋友的一天,哈

    想及于此,我一边发出脱力的笑声,全身已然苍白化。

    不过,就算是交流苦手的宅男,也会有自己的秘诀呀:“阿琉斯,你给我仔细听好了!!”

    猛地一个全身燃起,我居高临下我指着阿琉斯,紧握拳头大声发出宅男的无责任救赎之声。

    “哦哦!阿琉斯,听着!”

    宅人组合的另外一名成员,腐女阿琉斯,也跟随着对方的气势,紧握起了拳头。

    “想要识交朋友,就得先学会吐槽,你懂吗?阿琉斯!!!!!”

    阿琉斯沉思,气氛沉默片刻。

    “啊!!!”

    突然惊醒的阿琉斯,猛地抬起头看着天空,仿佛在那里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基情。

    “原来,是这样,阿琉斯,懂了,嗯!!”

    “吐槽,上次我也跟你说过了吧,不过,你现在样子,啧啧”

    左看右看阿琉斯,我摇起了头,说实话,这死腐女现在的吐槽水平不怎么样,到是全身充满了让别人吐槽的吐槽点。

    而妨碍她发挥的最大因素,就是四字真言,所谓的吐槽呀,大多数时候就是要一气呵成,不能中途打断,像这种说到第五个字就会咬舌头的家伙,除非是另立门道,创造出新的吐槽方式,不然希望渺茫。

    “别小看,阿琉斯,只要,认真起来,阿琉斯,也是,很厉害的。”

    对于我目光里一闪而过的轻视,阿琉斯爆发了,用认真的眼神看着我,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哦?那就姑且让我看看你认真起来以后的水平吧。”用着带上一丝挑衅口吻的语气,我挑了挑下巴,对阿琉斯说道。

    先前几步,和我拉开两米的距离,然后回过头,扯下自己的斗篷帽子,正面对着我,轻轻鞠了一躬。

    “阿琉斯,要开始了!”

    似乎为阿琉斯惊人的气势和信心所摄,一瞬间,时间的流动仿佛变得缓慢起来,只见她向自己的方向曲起左臂,然后用右手指了指手肘。

    “这里,弯曲了心”

    一阵冷风吹过,气氛沉默了片刻。

    “噗一!!”

    阿琉斯自己先忍不住,背过身子,捂着小嘴笑弯了腰。

    谁能告诉我,这句话的吐槽点究竟在哪里?

    似乎还没有完,自顾自的对着她刚才表演的“笑话”笑够了以后,阿琉斯的神色一正,再次信心满满的正对着我,露出严肃的目光,然后,用双掌,将自己白哲圆润的脸颊,高高托起,不断往上挤着。做出一副可爱的鬼脸,然后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道。

    “这里,掉下来了”

    冷风再次吹过。

    “唉噗一”

    这一次,阿琉斯笑蹲在了地上。

    谁能告诉我吐槽点在哪里,究竟在哪里。谁能告诉我呀混蛋?!

    我真的要哭了。

    总之可却确认的一点是,这死腐女对搞笑的理解,不是一般的奇怪,笑点也不是一般的低。

    “总而言之,在学习吐槽之前,你要先将自己的毛病改过来,四个字的毛病。”

    “首先,从最简单的开始,先跟着我念。一二三四五。”

    总之,教导就这样开始了。

    阿琉斯:“一二三四哈唔啊呜九”

    我:”

    完了,这家伙真没得救了。

    “这样吧,你集中精神,数着自己的手指头。一个一个算,像这样,一二三四五。

    我像傻瓜一样,一一的扳着自己的五个指头数过弃,幸好附近没有冒险者,不然我真得羞愧的一头撞死去了。

    阿琉斯低下头,张开五指,愣愣的看着自己五只娇嫩可爱的指头,然后扳着慢慢数了起来。

    “很好,个屁呀混蛋!!”我再次将心灵的茶几重重一掀。

    “啊!这就是,吐槽吗?太厉害了!”阿琉斯啪啪的鼓起了掌。

    “别想转移话题,还有别给我在练习中再要小聪明,不然我就用这可怕的卷纸筒,打的你忘记自己的喜好为止。”

    用卷纸筒的末端,重重的压着阿琉斯的太阳**,我咬牙切齿道,感觉到从卷纸筒上传来的可怕魄力,阿琉斯忙不迭的点起了头。

    结果,想尽方法,练习了一遍又一边,知道挂在天空中的刺眼太阳,变得红澄澄起来,阿琉斯依然一点进步都没有,要么就咬着自己的舌头,要么就在第五个字停顿太长的时间。

    “阿琉滋,滋败了。”

    终于挫败的跪倒,阿琉斯用着已经发麻的舌头,含糊不清的发出悲鸣。

    刚刚一番练习所说的话,大概比她前面几十年加起来的还要多吧。

    “你这家伙,真的是冒险者吗?该不会是因为不想学才故意这样的吧。”

    难以相信,阿琉斯竟然会在语言上表现出如此笨拙的一面,甚至让我怀疑这家伙该不会是被什么人给诅咒了一永远无法连续说出第五个字之类的无聊诅咒。

    “阿琉斯,想让老师,一直教,下去。”

    轻轻嘀咕一句,阿琉斯偷偷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又沮丧的垂了下去,那一头似火焰般的绚丽红发,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这是不可能的,你我又不是同一个队伍。※心贻的苦笑声,我开始思索权“这样吧,我先教你两句五个字以内的吐槽方式,你回去给我好好练习,知道吗?”

    于是,看看即将落下的夕阳,教了阿琉斯两句以后,我就将她带到汉巴格小队的旅馆,终于将这个大麻烦扔回给了汉斯。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外面的骚乱所惊醒。

    “阿琉斯,你这个家伙!!!”

    顾不得梳洗,带着散乱的头发和糟糕的睡惺脸,我像一头愤怒的雄狮般。一手握着神器卷纸筒,怒气冲冲的冲出帐篷,结果一愣。

    来人并不是阿琉斯,而是教主”咳咳,是她的哥哥巫师汉斯。

    “阿尔萨斯老弟,汉娜从昨天回来之后,就变得怪怪的。你们究竟是怎么了?”

    见我冲出来,汉斯焦急的说道,也顾不得让我回答,就一把拉着我直向他们的落处飞快奔去。

    “究竟是什么奇怪法,你到是先跟我说说呀。”一边整理着雄狮般的蓬松发型,我大声问道。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这样回答完以后,汉斯加快脚步,很快就来到了他们队伍落脚的旅馆。

    诺,你站在这里看着。”

    上了楼,指着过道最深处的一扇紧闭木门,汉斯小声说道,然后放开我,上前几步,敲了敲门把,将声音放柔放轻,才开口说道。

    “汉娜,你在里面吗?”

    “搞毛呀!!”

    话怪怪落音,从门里面,就传来了阿琉斯那独特的,缺乏感情波动,却出奇的干净利索的声音。

    深受打击的汉斯,泪流满面的蹲在过道角落,划着圈圈,口里不断阴沉的喃喃着什么话语。

    “那个”汉斯老哥,你没事吧?”

    看着整个身影似乎都已经苍白化的汉斯,我不怎么肯定的出声问道。

    设事,没事,这种小事,怎么能击溃我汉斯呢?!”

    扶着墙壁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汉斯用一种输红了眼的赌徒的表情,狠狠说道。

    然后,拍拍紧绷的脸颊,努力放松下来,让自己露出哥哥式的温柔笑容。汉斯再次上前敲门,和声悦色的开口说道。

    “汉娜,是我呀,我是你的哥哥汉斯。”

    “你是好人!!”

    话刚刚落音,门里面又传来阿琉斯斩钉截铁的声音。

    捂着自己的心口,汉斯脸色苍白的摇晃着走回来,对我露出迷茫的目光。

    垛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这话,我那颗单身五十多岁的男人的心,都会隐隐发疼,喘不过气来,阿尔萨斯老弟,你说我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

    垛,这很正常。”

    我用恰悯的目光,拍了拍摇摇欲坠的汉斯,这样安慰道。

    “汉娜就交给你了,我得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好好休息一下,或许,这一休息,就再也起不来了”

    用着失魂落魄的神情和语气,这样喃喃说完以后,汉斯便踏着蹒跚的步伐,苍老的背影缓缓消失在自己的房门之中。

    对此,我只能默默对着对方的背影祝福,汉斯老哥,单身也有单身的好处,好人也有好人的幸福,你要挺住呀。

    话说回来,是因为巧合还是怎么其他的原因?昨天我仅仅教过阿琉斯的两句话,竟然发挥出了如此大的威力。

    没有错,我教给阵琉斯的五个。字以内的吐槽语气,就是这两句。

    搞毛呀!

    你是好人!

    结果,汉斯全部中招。

    真是个悲剧的家伙,说不定他也是有希望觊觎菲妮的悲剧帝宝座的候补人选之一呢。

    “阿琉斯,是我,我要进来罗。”

    感叹的摇了摇头,我上前几步,敲门喊了几声,便径直推开门,进了阿琉斯的房间。

    里面的布局”中规中矩的死板吧,因为这是旅馆。

    阿琉斯就呆呆的坐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我昨天教她的那两句话。

    这家伙,该不会是昨晚一晚没睡,一直练习到现在吧,看着阿琉斯熟练的从床沿的柜台上,拿起一个装着具有滋润喉咙功效的果汁的大木杯,咕噜噜喝几口,然后继续练习的样子,我的额头上不禁冒出了冷汗。

    “阿琉斯!!”

    来到床前大喊一声,阿琉斯这才惊觉过来,连忙转集面对着我。

    “再!老”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气势十足的笔直指向我。

    “搞毛呀,你这混蛋!”

    不,我想现在并不是吐槽的时机。”

    “你是好人。”

    “拜托停下来吧,你已经练习了一晚了吧,该不会已经只会说这两句了吧?”

    “搞毛呀!”

    “停下来听到没有!”

    “你是好人!”

    啪”一声清脆响音响起。

    觊在应该清醒过来了吧。”

    收起卷纸筒,我用充满杀气的目光看着阿琉斯。

    我最讨厌别人对我说这句话了。

    “啊!”

    这才清醒过来的阿琉斯,用迷茫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似的,低头苦苦思索起来,最后恍然的一拍掌心,神色认真的指着我道。

    “你是毛呀!”

    我当时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阿琉斯这今天然呆腐女,还算有趣吧,第二世界营地的情节到这里就结束了,下一章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