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六百八十九章 出发,赛贝尔森林!
    第六百八十九章出发,赛贝尔森林!

    将日期定在明天一大早出发之后,我离开了哈加丝的帐篷。

    虽说应该说是“我们”才对。

    “我说阿琉斯,你不用参加队伍训练吗?你哥哥汉斯可是会哭哦,他真的会哭出来的。”

    我回过头,努力向像自己的影子一样跟在后面的阿琉斯,做出汉斯在训练场上,一边和其他几名队友训练,一边为自己的妹妹缺席而泪流满面的惨烈模样。

    “你再不去的话,训练场都有可以发洪水哦。”

    见听了自己的话之后,依然不为所动的,全身笼罩在贴身黑'色'战斗斗篷里面,像黑'色'木头板一动不动,默不作声的阿琉斯,我更加夸大的形容道。

    一阵寒风吹过。

    “……”

    “……”

    “啊!”

    好一会儿,阿琉斯似乎才警觉过来,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全身一颤,发出一声轻呼。

    难道说……这家伙刚刚一直在神游物外,脑子里酝酿一些很不和谐的东西?

    “为什么,不走了?”

    她歪过头,僵硬的出声问道。

    “从刚才开始就已经停下来了。”

    由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我只好实话实说。

    “原来如此!”

    做出一副恍然的模样,很是严肃的低头喃喃道,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用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说出“啊,好想合体呀”之类的话。

    “……”

    原来你妹,严肃你妹呀混蛋!!

    完全受不了她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特别是想到她脑子里不断酝酿的一脑子腐物,每每想起更是让我起鸡皮疙瘩。

    为了将这条小尾巴剪掉,我只好继续开口'逼'问道,希望她能早日回头是岸,不要再纠缠像我这种平时隐匿在市井之中就连相关部门都找不到但是一旦登上舞台以后却会摇身一变成为万众瞩目的歌神的说平凡也平凡说不平凡也不平凡名字就叫吴凡的普通宅男歌神德鲁伊。

    “嗯!有的!”

    她很严肃的点了点头,用带着少女鼻音的可爱语调,肯定说道。

    哦哦,终于醒悟了吗?也不枉我一番口舌,看在这份上,我就不吐槽你那认严肃的态度了。

    然后,阿琉斯伸出笼罩在帐篷里的小手,笔直指着我。

    “老是,是路痴,阿琉斯,明白了。”

    “……”

    完全就不明白呀你这混蛋!所以我才说不要总是在我需要的时候忘记自己路痴的设定,而在无关紧要的地方却时不时爆出来给我的心脏划上几刀呀混蛋!!

    毫不犹豫的,我将上次上次还未扔掉的卷纸筒,狠狠往阿琉斯脑袋上拍下去。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但感觉却不是十分疼的纸声响起,不过阿琉斯的反应却相当奇怪,在脆弱的卷纸筒拍打下,竟似被铁棍一棍子砸下去般,突然双手抱着被拍打过的地方,蹲了下去,全身瑟瑟发抖起来。

    “灵感,灵感不见哈议呲呜~”

    灵感的突然消失,再加上咬到舌头,双重的创伤让这只小动物一般的腐女刺客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就像一只在蛇窝里恐惧的缩成一团的黑'色'仓鼠。

    见阿琉斯抱头悲鸣的模样,我不禁一愣。

    上次在她帐篷的时候,也是这样,难道说自己偶尔用这张无用的硬白纸,做出来的吐槽专用纸筒,竟然附带有吸取或者破散灵感的恐怖属'性'?还是说只针对阿琉斯这死腐女有特殊的功效,简称腐女灵感驱散装用纸筒?

    “纸筒,真是,太恐怖,不应该,存在,这个世上。”

    好不容易瑟瑟发抖的抬起头来,阿琉斯用畏惧的目光看着我手中的纸筒,似乎在犹豫着究竟要不要将其夺过来,以最快速度毁灭掉。

    没有那么夸张吧,看了阿琉斯一眼,我用手中的纸筒,轻轻往自己的脑袋上一拍,看,这不是什么事都……

    “……”

    猛然之间,我全身一颤,神'色'恍惚,脚步摇晃,眼中的瞳孔剧烈收缩着,持续了几秒之后才恢复过来。

    “这里是……”

    用失忆者的目光,我茫然的打量着周围,然后看了看蹲在自己脚下的阿琉斯。

    “对不起……这位女士,请问我们认识吗?我好像有点……记不起来了,糟……糟糕,头好疼,先回去休息吧。”

    呲牙咧嘴的捂着额头说完,我立刻转身,鞋底在粗糙的泥地上蹭几下,将摩擦力加到最大,然后……

    然后,裤脚被后面的阿琉斯紧紧抓住了。

    切!

    无奈的回过头看着阿琉斯,我心里万分疑'惑',奇怪了,这种方法,对付阿琉斯这种呆头呆脑的腐女,应该会很有效才对呀,而且失忆的题材,不正好可以让她脑海里的腐灵感爆发吗?按道理来说应该是能借此摆脱掉她才对呀,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问题了?

    “老师,骗人。”

    这家伙直直指着我,用一副你再怎么解释也没有用了的肯定口吻道。

    “不,刚刚有一刹那,我真的失忆了。”

    应该说,我想失忆才对。

    “骗人。”

    果然,阿琉斯毫不动摇的继续指着我。

    “难道你怀疑这纸筒的威力?也罢,就让你再体验一下好了。”

    如果道理上无法使之屈服,那惟有使用暴力,这是千古恒为不变的真理。

    “阿琉斯信,阿琉斯信,就是了,别打,别打。”果然,这只小动物抱着头,瑟瑟发抖的悲鸣起来了。

    “好了,言归正传吧,你真的不用去和队伍训练吗?这样可不好。”

    想想,汉斯他们正在为生存,为提高实力而挥洒汗水,而这死腐女居然在这里玩尾行,这究竟是多么大的落差呀。

    “没关系,哥哥说,今天,去女人街,潇洒去,阿琉斯,对那里,没有兴趣。”

    就仿佛被石头砸中的玻璃般,咔嚓一声,汉斯挥洒汗水那一幕,在我脑海里瞬间破裂。

    “为什么,没有,男人街?阿琉斯,很失望。”这样说着,阿琉斯很认真的流'露'出黯然的目光。

    会对这种事情感到失望的,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好吧你这死腐女!!

    “好吧,就算今天放假,也没必要跟在我后面吧,你瞧,大街上不是有很多题材吗?哦!你看,那两个男人不是在互相搭着肩吗?肯定有'奸'情!快点上去跟踪吧。”

    我指着远处一队路过的冒险队伍,用着夸张的动作,扩张的语气大声对阿琉斯说道。

    看了看对面,再转头看着我,阿琉斯的脚步并没有挪动。

    “怎……怎么了?”

    “阿琉斯,突然发现,只要看着,老师的,背影,就会有,灵感,所以,没问题。”

    你没有问题我有问题啊!!而且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的背影透'露'着腐味吗混蛋?!我可是已经有三个妻子的正常男人,小心我揍你哦混蛋!!

    无奈,实在是无奈,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难缠的家伙。

    打是打不得,说也说不够,赶又赶不走,速度的话,不变身月狼,也休想将这个六十多级的刺客甩脱。

    老天,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惩罚游戏呀?难道说我终于要一举超越菲妮那只伪娘,夺下暗黑大陆第一悲剧帝的宝座?

    一整天,我都在阿琉斯的尾行之下,全身的不自在,直到傍晚,才见一脸酒气,一身女人香味的汉斯,还有他那几名男'性'队友,从夕阳的方向摇摇晃晃走回来,一脚将阿琉斯踢给他之后,我总算是得到了片刻安宁。

    好吧,明天一大早就去找贝利尔算账,想必这种大行动,阿琉斯应该不会任'性'的跟过来吧。

    睡觉之前,我抱着这样一丝侥幸,进入了梦想,梦中,无数个阿部翘着二郎腿坐在长椅上,一手搭着椅背一手向我招手微笑,旁边记者状的阿琉斯则是拿着相机拼命在照。

    呜呜~~

    得快点完成任务,离开这个鬼地方。

    一觉惊醒,抹干额头上的冷汗之后,我看了看帐篷外面,那刚刚浮出一丝鱼肚白的天边,如是坚定想到。

    再也受不了阿琉斯这死腐女了,我宁愿选择和菲妮同睡一张床,也好过被她尾行。

    营地的罗格士兵素来十分尽职,这一点,作为第一世界营地武力系统的半个司令员的我,那是深有体会,只是那些可爱的罗格士兵们,名声都被老酒鬼给败坏了而已。

    第二世界似乎也不例外,我和哈加丝约好的时间是在早上,也没有具体说清楚时间,黎明也行,日上三竿的上午也行。

    只是,当我从梦中惊醒,早早的梳洗完毕,从帐篷里走出来的时候,哈加丝派遣的带路士兵,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站在不远处了。

    这两个人,该不会是半夜就来了吧。

    “阿尔萨斯大人,受哈加丝大长老之命,第二大队第十一小队;莉莉维(安蜜拉),前来听从您的吩咐。”

    两个女罗格弓箭手,恭敬的向我行了一礼,异口同声的说道。

    阿尔萨斯?看来哈加丝还是挺细心的嘛,这种时候也没有暴'露'我的一丝信息。

    看着背负长弓细剑,双手抓在腰间的匕首上,将身子挺得像白杨一般笔直的两个罗格士兵,我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股熟悉感涌上了心头。

    托老酒鬼的福,第一世界我没少帮她处理士兵方面的问题,对于这些套路,自然是清楚的很。

    “很好,哈加丝大长老已经告诉了你们,这次行动的主要任务吗?”

    看了她们一眼,我双手背立,同样将身子挺得笔直,并大声开口问道。

    “是的!!”

    两声肯定的清脆声音,同时发出。

    “那好,我现在再重复一遍,你们的任务,就是将我带到赛尔贝森林,其余一概无需理会,当然,如果路上出现特殊情况,在你们作为士兵的职责之内,可以做特殊处理,知道吗?”

    “知道了!”

    两名罗格士兵大声应道,心里泛起一种怪怪的感觉,这位阿尔萨斯大人好像很熟悉营地士兵的系统和习惯,跟他相处,会有一种自然而然的面对长官的感觉。

    “知道就行了,好吧,公式上的程序已经进行完毕,以后在我面前不必那么拘束,对了,干粮之类的物品都已经准备好了吗?”

    紧绷的脸部舒缓下来,我对着两名士兵拍了拍手掌,微微一笑问道。

    “是的,大人,一切已经准备妥当。”

    两名女士兵的脸部表情,也不禁微微舒缓,'露'出淡淡的微笑,那姣好的笑容,就宛如点缀在春天草原上的无数花朵一般,朴素美丽之中,带着一股坚强。

    是两个优秀的士兵,哈加丝果然够意思。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心里夸了哈加丝一句以后,我率先迈开了脚步,然后在两名士兵奇怪的目光中,突然又停了下来。

    等等,不能小看阿琉斯那个死腐女,在脑海里的狂热劲头支使下,没有什么事情是这种人做不出来的,陷入研究模式的三无公主和吝啬鬼法拉,就是最好的例子。

    所以,就算这家伙留下一张离家出走的小纸条,然后偷偷跟在我后面,这种事情对她来说一点也不出奇。

    “你们……在路上有没有发现有人跟在后面?”回过头,我不认真的向二人询问道。

    “大人,我们并没有察觉到。”

    被我这么一问,两名士兵也紧张兮兮的开始用自己的目光,对周围进行全方位搜索。

    “没有就算了。”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们两个跟上。

    一个六十多级的顶尖刺客,如果铁了心想要跟在我们后面的话,别说我们三个,恐怕就是小雪它们,也难以察觉得到。

    再说就算抓住了她,又能怎么样呢?难不成要将她五花大绑起来?

    也罢,快点完成了任务回第一世界吧,有时间的话找菲妮和欧娜商量一下,如何才能将阿琉斯的思想从根本扭转过来,由腐女变成宅女,成功的话,对于我这样的宅男来说,就好比成功说服敌人投靠自己这一方一样,可是相当值得庆祝的事情。

    放下心头的疑'惑'以后,很快,我和另外两名罗格士兵出了营地,在她们的带领下径直向西北方向的赛尔贝森林接近。

    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如果是骑上小雪一路狂飙的话,半个小时就能到达,可惜小雪可没有那样的余裕背上三个人,哪怕另外两个是身材娇小苗条的女孩。

    要知道,狼可是出了名的铜头铁尾豆腐腰,虽然身为德鲁伊的召唤宠物,鬼狼已经没有了这种缺陷,但是将三个人的重量压在细腰上一路狂跑,哪怕是小雪也支持不了多久。

    所以最后只好用步行的方式赶路,不过三人也不是娇生惯养之辈,区区一百多公里的路程,赶急一点的话也不过就是半天的功夫而已。

    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过去,我突然停了下来。

    “阿尔萨斯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发现我的异常的两个罗格士兵,眨眼之间就已经将背上的长弓取下,靠背搭弓,警惕的将箭头瞄准四周,光从这一点小细节,就能看出她们优秀的素质和能力。

    “哦,不没有什么,只是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而已,不介意耽误一下吗?”

    我左右看着,对两个罗格士兵说道。

    “哪里,大人请随便。”

    两个女士兵放下手中的长弓,自然垂落,但是箭矢依然搭在弓弦上,目光不断警戒的来回巡视着,在这种情况下,恐怕就是一只苍蝇也不能靠近她们百米范围之内。

    对于她们的谨慎,我报以肯定的一笑,这里已经是怪物可以出现的区域了,虽然因为靠近营地,而且经常有巡逻士兵扫'荡',在这里遇到怪物的几率很低,不过小心点总是没有错的事情。

    之所以突然停下来,是因为“到了”。

    当然,这个到了,并不是指赛尔贝森林,而是维塔司村。

    没有错,这里,就是维拉丝的老家,也是曾经怪物袭村,我所战斗过的地方。

    只可惜,在第二世界,这原本是维塔司村的所在地,如今只是一片冬天枯死的荒草地而已。

    那难以忘怀的一幕幕,随着眼前熟悉的景象出现,似乎又在我脑海里构架起来。

    这个地方附近,应该是维拉丝以前工作的地方,是维塔司村唯一的一件酒吧,在怪物袭村的时候,面对上千冒险者,酒吧老板可是小发了一笔,最后维拉丝离开的时候,还送了好几套侍女服给她,也就是维拉丝现在穿着的款式。

    当然,只是款式而已,原本酒吧老板送的那几套,在几年前就已经没有穿了,现在穿的都是维拉丝自己做的,据说三无公主可信度颇高的小道消息说,是因为维拉丝觉得以前那几套侍女服,胸部位置有点“紧”了。

    嗯嗯,关于这方面……我不发表任何自己的意见。

    还有这里,应该就是维拉丝的家了,胸部平平,小七多事的艾席拉的家,似乎也在附近,两个人自小就是青梅竹马,一起洗澡的那种。

    还有这里,应该就是当时的临时作战部了,虽然只是一个又大又简陋的帐篷而已。

    真是怀念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