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返回营地
    “当然是,汉斯哥哥,和里肯哥,哥了。”

    阿琉斯用一种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显然认为我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是太肤浅,太不专业了。

    果然!

    我暗暗握了一下拳头,然后满脸堆笑的看着阿琉斯。

    “阿琉斯,那个……能不能让我看看。”

    歪起了脑袋,那一头火红色的秀发随之荡谦出琉璃一样的美丽色彩,想了一会儿,阿琉斯重重的点了点头,才从自己的物品栏里,郑重的再次取出一本笔记,嗯的一声,气势满满的递到我面前。

    原来里面还藏有这么一本,没有和其他笔记一起拿出来,也就是说相当于桌子上堆积如山的笔记是普通版,而这本关手里肯和汉斯的是宝贵的初回限定版,原本还防着我一算现在就拿出来给我看吗?

    看不出这家伙的戒备心挺足了,这样小心翼翼的模样,看起来就像一只警戒的小史泰兽,不过也不出奇,虽然是腐女,但毕竟也是冒险者嘛。

    从阿琉斯手中接过笔记,我立刻翻开看了起来,虽然上面的内容肯定也是腐物,而且极有可能是重口味的腐物。

    不过,对于一些宅男来说,这本腐物却代表了另外一种更大的意义,大到能将它是腐物的事实给忽略掉。

    翻了几页,我就忍不住捧腹大笑,倒不断的滚来滚去,眼泪都出来了。

    真是悲剧呀,没想到教主和上校,就算来到异世界依然还是如此的基情四射呀。

    “怎,怎么样?”

    阿琉斯有些紧张兮兮的握紧拳头,死死的看着我问道,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得到同道中人的赏识,这也是很妥常的心态。

    这时候,无论是真心的,还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我都要朝对方竖起大拇指,狠狠夸上一番。

    “太好了。”

    得到我的肯定之后,阿琉斯轻捂着胸口,松了一口气,嫣然笑出的同时,竟然夸张的伸手不断抹去自己眼眶之中的晶鉴水雾,可见她网网紧张到了什么程度,而现在又喜悦到了什么程度。

    或许到了这一刻,她才真正的,完全的承认了我同道中人的身份,虽然认清楚这种事实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不行,再这样下去还了得?作为一个宅男的尊严,绝对不允许这个。死腐女将自己当成搞基宅看待,连想都不许想。

    或许可以看看,能不能凭着自己的手段,将她由腐向宅的方向发展,拯救无知堕落的少女也是代表爱与正义与和平的本人的使命嘛,腐是不对的,宅才是正义!

    一个人的话或许有点难度,让我想想,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可以帮忙呢?欧娜,还有她的伪百合搭档菲妮,也勉强算是能和宅沾上边吧,虽然在我这个资深宅看来,两个人的水准甚至连伪宅都算不上,不过正当用人之际,也只能随便拉过来凑凑数了。

    小幽灵小幽灵这吐槽圣女,能算半个宅吗?虽然吐槽和腹黑这两方面,的确是犀利的无以复加,而且是号称最喜欢窝在自己的窝里睡觉发呆的家里蹲圣女,的确是很有宅的风格的说,但实在还是难以将这只倾国倾城的吐槽小圣女当作宅女看待呀,比起她,或许”型的三无公主更像一些。

    很好,这事得快点谋划一下,不然我可受不了阿琉斯这个腐女的纠缠,就算有教主和上校的基情片段作为缓冲剂也不行,如果这样也无法纠正阿琉斯的属性格,将其引向“正道”的话,以后就敬而远之吧。

    看了阿琉斯一眼,我心里已经作了数个决定。

    这短暂的一刹那时间,被我夸了几句,而兴奋的俏脸通红,湛蓝色的瞳孔不断闪烁着的阿琉斯,大大吸了一口气,然后呼出,突然再次从物品栏里取出七本笔记。

    “老师。不,不介意的吸哈呜啊”

    我:”

    阿琉斯低头哽咽:

    让你兴奋,忘记说话要停顿,悲剧了吧,舌头又咬到了吧。

    总之,阿琉斯的意思我已经明白,她刚刚应该是想说不介意也看看这些吧,看着眼前七本,还有自己手中这本,我突然泪目。

    原来总共有八个版本呀,不知道汉斯和里肯若是看到这些,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还真期望那一幕的出现呢?最可能的是会活生生给气死吧,怪不得阿琉斯连接近帐门也不许汉斯接近,原来走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呀,我能称赞她是一个为哥哥着想的好妹妹吗?

    不妙!!

    我突然一个激灵,意识到了当务之急必须解决的事情。

    我也是个男的,换言之,也是这死腐女的观察对象不是吗?要是这家伙哪一天突然心血来潮,将我也给主角化了,那么就算以后将自己打落到十八层地狱,也无法洗清身上的腐味了。

    想到这种严重的后果,我死死的盯着阿琉斯:“那个”阿琉斯,你该不会也想将我”

    歪头思考了片刻,阿琉斯终于弄懂我要表达些什么意思,不由连忙摇起了小手。

    “不不不,老师,太普通,阿琉斯,不感兴趣。”

    没想到这死腐女的目光还蛮挑剔的,话说回来,你这家伙说话就不能婉转一点吗?长得普通又不是我的错混蛋!!

    虽说松了一口气,不过心里也产生了微妙的不爽。

    你不够美型,连当我卧书里的主角的资格都没有”男人被纹样说了。心里都会异常的微妙吧六

    总之,在我极度郁闷的心情下,第一届宅男腐女人生面谈会很快拉下了帷幕。

    可以的话绝对不想举行第二届了,看阿琉斯带着依依不舍的失落表情,一步三回头的在我的目送下离开,我心里暗暗想到。

    很快,我也跟着阿琉斯的后面走出了帐篷,虽然只会的功夫,但是大家也都起床了,正在收拾着帐篷呢,除了我和阿琉斯以外。

    “哼哼。”

    将我出来。汉斯立刻停下手中的活,厚着脸皮凑上来,不断品头论足的围着我打转,那目光就好像看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虽然不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你绝对搞错了点什么。”

    等汉斯绕了一千零八十度以后回到我面前,我如是说道。

    “啊!爱情呀,总是来的那么突然,让心怦怦直跳。”

    无视我的解释。汉斯这样微微仰头,做出一副吟游诗人状。

    听不懂人话吗都说你想歪了呀混蛋,而且这是什么时代的诗歌呀你是从石器时代穿越而来的吟游诗人吗?

    毫无疑问,汉斯的水准尚停留在以为只要在句子前面加上,啊灿,一声感叹,就动人诗歌认知程度。

    啊!汉斯你这个死白痴。

    啊!阿琉斯你这今天然呆腐女。

    果然不愧是兄妹,同样的让人难以招架。

    “我都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了。”眼看汉斯做出一副恶心的陶醉模样,我不由再次试图解释清楚。

    “阿尔萨斯老弟,什么时候加入我们的队伍?”

    已经完全被陷入自己的幻想世界中的汉斯,再次无视掉了我的解释。

    我”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汉娜可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哦,虽说关于这一点在昨天之前我也没有意识到,怎么样?怎么样?只要签下这份队伍合约,那你这份爱情,就能得到我这个哥哥的鼎力支持哦。”

    汉斯以一种皇牌推销员的嘴脸,瞬间就从不知道哪里拿出一份羊皮契约,在我面前不断晃动着,那一脸诱惑的模样,仿佛他手丰的不是魔法加工过的契约文书,而是一张她妹妹阿琉斯的赤身**照般。

    虽说阿琉斯的身材,貌似的确很不错的样子”

    “啊,你这家伙,怎么随身带上这种东西?”

    里肯凑了上看。看着汉斯手中的契约文书,突然大声喊了起来。

    “哼,这叫有备无患懂吗?我们汉巴格小队呀,可不比得某些三流队伍,可是随时准备将自己的大门,向阿尔萨斯老弟这样的强大冒险者敞开。”

    “你说什么?!随随便便家人的才是三流冒险队伍才对吧你这混蛋,不要混淆概念好吗?”

    “你说什么?随随便便?我汉斯是随随便便的人吗?你这家伙是想找架打吗?”

    “就你这副身板子还想来?要不我让你一只手?啊哈哈哈哈

    看着两个死对头,犹如某条大街上的两个流氓头子一般争吵起来,我呆了片刻,立刻就识破了里肯的险恶用心。

    好家伙,这些人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不过也多亏了里肯,才总算摆脱了汉斯这个白痴,真是的,两兄妹一样的缠人,这是遗传基因吗?还是说汉斯家开的是那种会在外面热情揽客的夜店?

    摆脱了汉斯的纠缠之后,我迅速将自己的帐篷收拾好,然后四周转了一圈,还在吵架中的里肯和汉斯,他们的帐篷已经代由各自的队友们收拾好了,现在只剩下阿琉斯一个人的帐篷,还高高竖立着,显得特别突兀。

    “阿琉斯去哪里了?还在自己的帐篷里面吗?”

    圣骑士巴尔网好从身边经过,我变抓着他问道。

    “阿琉斯?”

    巴尔脑袋上,显得浮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显然不知道我说的是谁?

    这时我才想起。以阿琉斯那家伙的性格来说,还真有可能大家都不知道她这个。更显亲昵一点的名字。

    “就是汉娜,汉娜呀。”

    “哦,原来汉娜的小名叫阿琉斯呀。”

    巴尔恍然大悟的感叹一声,内心微妙的纠结起来,为什么咱跟一起汉娜历练了几十年。就从不知道她还有这个小名,而这家伙只是相处了不到半个月,却后来居上呢?

    不过,这种微妙的纠结,很快就被他转为暧昧的目光,看了看阿琉斯帐篷的方舟。再看了看我,露出仿佛那些幕后大凹然一样的,意味深长的邪恶笑容。

    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是大魔神巴尔的化身吧,我现在能以防范于未然的大义,代表月亮将这混蛋立刻和谐掉吗?阿卡拉也不会怪我吧?

    实在忍受不了巴尔的目光,我只要向旁边和里肯吵得正欢的汉斯伸出求救之手。

    “喂,汉斯老兄,你应该也知道吧,阿琉斯。”

    “阿琉斯?阿琉斯是谁?”汉斯回过头来,迷茫的看着我反问道。

    我和巴尔甩时无语。

    这种不称职的哥哥,真应该拉去天诛地灭才对。

    “哇哈哈哈,跟你们开个玩笑而已,汉娜的小名是吧,我一直以为她已经弃之不用了,没想到呀

    察觉到我们险恶的目光后,汉斯才用一副你们上当了的表情,嘿嘿笑了起来。

    你这混蛋。以后单独走夜路拐小巷的时候给我小心点了,就算突然被从天而降的麻袋给蒙住脑袋暴打一顿,也千万别觉得引工。

    “对了,汉娜怎么还没有出来呢?谁去催催她吧。”

    见大家都在等阿琉斯一个人,作为哥哥的汉斯,就算脸皮再怎么厚,也不得不说点什么了,不过,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却是一直看着我,意图十分明显。

    “那个阿尔萨斯老弟,似乎只有你才能进她的帐篷了,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汉斯用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阿尔萨斯老弟你就去吧”的怜悯目光,对我说道,不光是汉斯,其他十人也都是同样的态度。

    很好,看来这些家伙是想借此试探一下,看看我和阿琉斯究竟“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的意图,我不由恨的咬牙切齿。

    也罢,反正我对阿琉斯是压根本提不起一点男女兴趣,你们要误会的话,就误会去吧。

    想了想,我也觉得君子坦荡荡,实在无需在意这些小人的目光,十道紧张兮兮的目光注视下,坦然的进入了阿琉斯的帐篷。

    当后脚成功的迈入了帐篷,身影消失在了帐门的遮掩下的时候,身后传来汉斯不甘的哭嚎声。

    “我这个当哥哥的我这个当哥哥竟然输给了一个认识不到半个月的男人,”

    很好,最好让这股不甘和痛苦折磨你一辈子吧。

    带着这种险恶的想法,我上前几步,突然停下脚步。

    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冒进,因为身为本宅男的经验看来,直接这样走进去的话,绝对会有巩慨几率触发对方正在换衣服,上厕所之类的凶事件,从而导致或是黑化死亡结局,两者都不是我所希望发生的,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阿琉斯,你在里面吗?干行么呢?”

    最稳妥的办法,莫过于先声,为什么许多里的男主就没这种意识,以至于最后落得个黑化身死的下场呢?

    “老”老师,进,进来吧。”

    结结巴巴,声调古怪,但毫无疑问可以用清脆悦耳去形容的声音,从帐篷?面响起。

    都说我不是你的老师了,要我纠正多少遍?

    “你在干什么呢?”

    上前几步,我立刻发现了阿琉斯小小的身体正趴伏在桌子上,以一种惊人的气势,奋笔疾书着。

    “刚才看到,汉斯哥哥,和里肯,哥哥,吵架,灵感!!”说着这话的阿琉斯,整个人仿佛熊熊燃烧起来似的。

    也就是说刚刚看到汉斯和里肯吵架,突然有了灵感才迟迟不现身吗?

    “啪。”

    随手掏出一份卷轴,卷成筒状,我毫不犹豫用它往阿琉斯脑袋拍去。

    “呜呜,灵感,灵感,没了。”

    软弱无力的一拍,自然不可能造成多大疼感,但却似乎将阿琉斯脑子里酝酿着的灵感,给一拍拍没了,立刻就让她放下羽毛笔,像仓鼠一般抱着头,上半身无力的趴在桌子上,瑟瑟发抖着。

    这家伙,夸张过头的反应,还意外有趣呢。

    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大声刮斥起来。

    “太肤浅了!!””

    抬起头,阿琉斯用迷惑且带着强烈求知渴望的目光,看过来。

    “哼,只凭灵感活着的话,一辈子也只能是业余的,真正的高手从来不需要什么灵感,信手指来这种境界你懂吗?”

    “啊!”

    惊叹一声,阿琉斯歪头想了想,突然觉得似乎很有道理,猛地将她那火红色的小脑袋点了起来。

    “所以,以后必须摆脱对灵感的依赖,不然,你永远也成为不了高手。””

    拼命的点着头,表露出自己真正一幕的阿琉斯。怎么看,那一举一动都像是小动物般,总是带着一个让人忍俊不禁的认真和警觉。

    很好,忽悠成功。

    等将斗篷帽子戴上,重新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回复到往昔冰山状态的阿琉斯,跟在我后面一起出来,汉斯依然在门外匍匐大哭”

    罗格营地传送阵里,十三道白光闪过,从里面出现十三个引人注目的人影。

    “是汉巴格和肯德基小队他们。”附近的冒险者立刻大声喊了起来。

    “哟,汉斯大哥,毕须博须已经被你们干掉了吗?”有熟悉的,且知道两个队伍行踪的冒险者问道。

    “那是当然。”

    汉斯朝对方挥了挥手。

    “噢噢噢一不愧是我们营地两大顶尖队伍。”立刻有冒险者大声欢呼起来,替两个队伍高兴着。也为自己掌握了第鲜的新闻而雀跃。

    很快,更多的冒险者围了过来,传送阵一时成了焦点,两个队伍接受着其他冒险者的祝贺,惟独对我这个。多出来的人,表示了一定的疑惑。

    “这几天我要好好睡一觉,绝对!不集过来打扰我,知道吗?”

    好不容易摆脱那些冒险者,在和两个队伍分开的时候,我一举看破阿琉斯的意图,郑重警告道。

    阿琉斯默不作声的,以微不可察的幅度点了点头,看来这家伙在外人面前还是十分的谨慎,放不开,不过我能感受到斗篷帽子下面那张失望的表情就走了。

    接下来,美美的睡上一觉,终于要干点正事了,自己来到这里的另外一个目的,

    看着十二人的身影消失,我甩了甩发酸的胳膊,返身往法师公会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