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二章 里肯VS汉斯
    这是汉斯家族里,一个古老的传说。

    相传,汉斯的某代祖先,同样是一个出色的巫师,在历练过程中,他不小心和队友失散,并且很不幸的在森林里遇到一头强大的魔。

    落荒而逃的汉斯祖先。很快就陷入了体力透支的绝境,眼看着魔兽那镰刀一样的尾巴,向自己横扫过来,伤痕累累的汉斯祖先知道,那条利尾,绝对可以将自己横切成两半,这一次,自己真的要完蛋了。

    面露绝望的汉斯祖先。眼睁睁看着魔兽的利尾向自己身上扫来,却一动也不能动弹,他的瞳孔剧烈放大,时间在他眼中,好像慢了起来。

    那剪利尾,距离自己的脖子已经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就在这时,汉斯祖先灵光一闪,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灵感,就好像千多年来不知多少人被苹果砸过,却只有牛顿领悟了万有引力定律一样。

    脑海的世界中,原本因为绝望而透露着灰色死气的世界,因为这临死前一刻的顿悟,突然爆发出无边无际的白光。

    没错,局部身体瞬移。原来是这样。

    这一刻,汉斯祖先领悟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嘴角微微一勾,他双手合十交握,两只食指和中指并拢成刺状,上面燃起了熊熊火焰,然后,瞄准魔兽拱过来的大好**,手指突然消失。

    火焰爆裂指!

    森林中,魔兽一声剧烈的惨叫,顿时高高的回荡起来。

    “火焰爆裂指!”。

    面对近在眼前,里肯那不断对着自己风骚的扭来扭去的大**,汉斯眉毛一挑,双掌瞬间并拢成刺状,化作熊熊燃烧的火焰指头,然后消失在原处。

    下一刻,草原上空,里肯那让人闻之菊花一紧的惨叫声,高高的回荡起来。

    “哦哦哦,出现了,汉斯老大的绝招。”

    在以里肯双手捂着冒烟的**的惨叫声作为轻松气氛下,大家纷纷鼓掌表示精彩。

    看了抚菊打滚的里肯,在看了看双手依然做并拢刺状,然后如同潇洒的枪手一般,轻轻一吹,将上面燃烧着的火焰吹灭的汉斯,我是真的,在这种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可以吐槽和无力吐槽的东西。都太多了。

    “哦?阿尔萨斯老弟大概还没见过吧,也好,就让我来解释一下吧

    见我一副呆愣的模样。汉斯冷酷的将宽**师袖子一甩,就要凑上来解释,结果被我用嫌弃的目光看着,退后了好几步。

    请自重,请先将手指头上的味道清洗干净。

    其他人虽然鼓掌叫好,但是也同是和我一副模样。

    讪讪一笑,汉斯一边蹲到远处,取出清水洗手,一边得意洋洋的解释起来

    “阿尔萨斯老弟,刚刚那招你也看到了吧,那可是我们汉斯家族的不传秘籍,局部瞬移。”

    哦,原来还有这样的技术含量在里面吗?抱歉了,我只看到了你们两个合体的一刹那。其他还真没去注意。

    经过汉斯一番让人云里雾里的专业性术语解说,我总算是勉强搞懂了身体局部瞬移究竟是什么玩意。简单的说,就是让自己的四肢瞬移出去。

    听着这个技巧似乎挺牛的,但是经过汉斯后来一解释,我才知道,其实也没多大用处。

    简而言之,这种技巧就是将自己的出手时间缩短为零,可以瞬间将自己的武器递到对方身体里,换成是其他世界,这种技巧无疑十分恐怖,但可惜这里是暗黑世界,那些怪物并不会因为你这样看似凌厉的一刀而死亡。

    瞬移技能只有法师会。所以局部身体瞬移,能做到的只有法师,而法师的物理攻击,,这就不用我解释了吧。

    就算无视物理攻击力的缺陷。这技巧也依然是限制多多,比如说局部的瞬移距离,只限于四肢最大伸集开来的地方,也就是说你不能让瞬移的部位脱离身体连接,攻击几米外的敌人,强行那么做的话,瞬移出去的那部分,可能会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俟,原来还有这种限制。我原本还想让汉斯将自己的脑袋瞬移出去一下看看呢。

    当然,将手,或者手中的武器直接瞬移到对方体内造成伤害。也是不可能做到的,这和法师不能用瞬移将自己镶嵌到墙里是一样的道理。

    所以,这个瞬移技巧说白了,也只能像汉斯刚才那样,配合他那恐怖的火焰爆裂指,对因为得意忘形而靠的太近的里肯,搞一下突袭。

    当然,用来做三只手其实也是很不错的,比如说和对方擦身而过的瞬间,将手掌瞬移到对方口袋之类的,不过,法师有必要去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么?

    不过,我也到是可以,似乎以其他职业,能使用巫师瞬移技能的。也只有自己一个了,如果将自己的技能,如二重焰拳之类的,用这种局部瞬移技巧施展出来。那敌人将躲无可躲。

    不过,这种事情现在也只一下而己,同时施展两种不同的技能,而且身体局部瞬移属于高级技巧,二重击就更不用说了,如果技巧等级也像装备一般分等级的话。重击绝对是超越神器级的技巧,而作为重击里面最简单的二重击,那少说也是暗金级的技巧。

    想要将这两种不同系。甚至不同职业的技巧融合起来同时施展,你当我是塔拉夏那种没头发的天才呀?

    再说,如果想使用身体局部瞬移技巧,就必须掌握瞬移技巧,也就是说我必须拿着带有瞬移技能的法技,当然,记得其他装备部位,也有一些装备是附带瞬移技能的,不过这些装备都是极品,和现在的我无缘,只能通过武器方面的法师专属装备法杖来获得瞬移技能。

    法技的攻击力极低,要我为了施展这个鸡肋性的技能,而放弃武器的攻击力,那还真是一件不怎么值得的事情。

    当然,能学下来那自然是好,技多不压身嘛,说不定什么时候会被我开发出具备实用性的技巧呢?

    就这样吧,等回去以后,好好向汉斯请教一下,现在不是时候。

    至于为什么不是时候”这个问题问的好,请”落转向此技巧的要害人,我的炸鸡腿圣骑十里肯毙“你你好啊,你这只死苍蝇,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这种下流无耻的事情,”

    原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里肯老兄,你……辛苦了。

    里肯单手捂菊,另一手瑟瑟发抖的指着汉斯,气得那头整齐古板的白头发都快要笔直竖起来,呈变种超级赛亚人状了。

    “哎呀哎呀,不好意思,我刚刚看到一只老母鸡在自己面前乱晃,所以就捅了过去,想不到原来是我们腐肉先生的**呀,哈哈哈哈,真是失敬失敬了,不过这也要怪你的**凑的那么近,而且太像鸡**了。”

    汉斯摸着后脑勺,明显装傻的笑着说道。

    话说,按照汉斯表面的意思理解,他是看到老母鸡的**才捅下去?他对老母鸡的**就那么感兴趣?我能继续吐槽下去吗?

    “啊啊啊,你这个混蛋,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教你!”

    明显听出汉斯话里的调侃意思的里肯,两道眉毛竖成倒八字,凶神恶煞的瞪着汉斯。

    “是吗?谁教着谁还不一定呢。”

    汉斯风骚的将汉堡头一甩,语句里也透露出火药味。

    眼看两人一触即发,我连忙在一旁打圆场,现在还在野外,而且一场大战下来。大家的体力都耗得差不多了,谁愿意被你们这两个家伙拖下水呀,等回去以后你们谁死在擂台我不管,现在请安分下来吧。

    其他队员很明显也不想在这种筋疲力尽的时候。还要场,纷纷上前劝阻,两个餐馆的死对头才被各自拉了下去,不过显然是里肯被汉斯的一记祖传火焰爆裂指命中,吃了大亏,所以他的愤怒目光里充斥着这个场子我以后一定会找回来你给我记着的意思。

    剩余的装备,很快就被我们瓜分一空,接下来是肯德基队伍,作为选择金色项链的代价,给我和汉巴格队伍做出一定的补偿。

    我稍微想了想,便让肯德基队伍拿出他们认为合适数量的钻石,作为补偿,至于肯德基和汉巴格这两个死对头队伍。要怎么解决这份补偿,我真不想去知道。

    经历了一段里肯和汉斯的插曲之后,分赃大会总算是圆满结束,同时也宣布着这次行动圆满的结束,里肯这个临时队长,终于可以寿终正寝……咳咳,是功成身退了。

    接下来似乎才是主题,行动圆满的庆祝会。不过。从除开汉斯和里肯那战意满满的表情以外的其他人的脸色中,我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就算怎么劳累。怎么对接下来的庆祝会不感兴趣,也不至于露出无奈,甚至是恐惧的表情吧,喂喂,谁能告诉我里肯和汉斯这两个笨蛋又在酝酿着什么风暴?

    “终于到了,,万众瞩目的庆祝会呢。”

    里肯双手抱胸,魁梧的身躯就仿佛一座大山般,那双燃烧着熊熊战意的目光,以居高临下的角度俯视着汉斯。

    “是呀。这次”一定要彻底将你打垮。”

    宛如万年沉冰的汉斯,丝毫不为里肯的气势所动。从宽大的袖袍里伸出指头,直直的指向里肯说道,如果对方化身成大山,那么他,就是一个钻头,一个可以将大止。洞穿的钻头。

    两个互不相让的强大气势,从二人身上爆发开来,那种激烈的碰撞会让人想象到,里肯背后宛如盘起了一条咆哮的青龙,而汉斯身边,则是踞立着一头怒吼的白虎。

    这种仿佛进入完结篇的最终决战的恶俗景象,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叫万众瞩目?看到这种情景我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呀混蛋!!

    咦?话说两个人身上什么时候换上的厨师围裙了?

    在我吐槽完毕以后。才发现龙争虎斗的二人组。身上已经换上了厨子专用的围裙。头顶上还夸张的戴着了一顶法式面包师才会去戴的直筒高脚白棍

    是我的幻觉吗?他们旁边的两个简易炉台又是什么时候搭好的?

    在我呆愣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各自在自己的炉台上,咚咚锵锵的捣鼓起来了。

    刚刚那股不逊色于十万大军对峙的气势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神展开?不就像说要和怪物战斗结果却是去河边钓鱼一样胡扯吗?你们以为可以那么简单就将天使钓到吗混蛋?

    算了,我都懒得去吐槽这两个家伙了,感觉这两个活宝凑在一起,可吐槽的内容简直比菲妮那只伪娘都要多了,这让我情何以堪呀。

    看了其他人一眼,发现他们个个都是神情呆滞,木然的看着眼前一副景象,应该已经是习惯,不,应该是已经麻木了才对。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拍了拍一旁话比较说得来的圣骑士巴尔小声问道。

    “两个餐馆继承人的延续战斗呗。”圣骑士巴尔用没有一丝感情起伏的声调。僵直的回答道。

    “很难吃吗?”

    看到他这个表情,让我不由怀疑其两个人的厨艺了。虽说是餐馆继承人。但没有规定他们一定会有一手好手艺呀。想起两个人腐肉先生和死苍蝇的互相叫来叫去,着实让我放心不下。

    尔,非要说的话,应该说好吃极了。”

    结果从圣骑士巴尔口中,却得到了这样一个答案,如果这是少年漫画的话,这种完全不出乎人想象之外的俗套设定,是不会有人看的。

    “那为什么大家都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我更加好奇了。

    “等会你就知道了,阿尔萨斯老弟,奉劝一句,等会你千万别出头,引起他们的注意。”

    回了这么一句让我莫名其妙的劝告之后,他就闭口不再说话了。

    然后,神一般的展开终于开始了。

    “完成了!!”

    出一声怒吼的,是我们的肯德基先生里肯,只见他用筷子心翼翼的将锅里的什么全部夹到碟子上以后,便高高的将手中的碟子举了起来。

    工作上的一点事,晚上一直被人打扰,根本就静不下心来码字,所以只有四千更了,幸好明天是星期天,七千更应该不成问题。大概,

    另求各种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