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章 谨记,酒杯的下面是茶几!
    第六百八十四章谨记,酒杯的下面是茶几!(下)

    一手抱着酒坛,一手握着酒碗的汉娜,依然是一言不发,话说从开始到现在,我从来没有听她说过话,如果不是汉斯说了的话,我差点就把她当成哑巴了。

    别说说话,就连一些动作,比如说点头,摇头,都罕有见到,汉巴格小队似乎也习惯了她这种态度,只要没有摇头拒绝,就表示她没有意见。

    这完全就已经超过了三无的定义了吧,有更好的宅词去形容吗?

    现在,抱着酒坛端着酒碗的汉娜,究竟会如何选择呢?哪怕选择拒绝,说个“不”字也好,这或许也是大家除了看汉娜酒醉的模样之外,所期待听到的。

    据汉斯说,他这个哥哥,也已经有将近半年没有听到从汉娜口中发出一个音节了。

    老实说,汉娜是我至今为止所见过的'性'格最古怪的女孩,三无公主虽然也奇怪,但是和她相处久了以后,还是能发现她那如同美丽人偶一般漠然的面孔下,其实有着一颗相当正常的****之心,细腻,敏感,柔软,多变,固执,喜欢撒娇等等,非要说有什么不正常的话,大概就是对于喝茶的执着,还有那个……咳咳,h方面之类的东西的嗜好。

    接受着所有人目光的汉娜,这时候突然有了动作,只见她轻轻倾倒酒坛,将手中的酒碗装满。

    “哦哦哦哦哦!!”

    大家看着汉娜的行动,都不由自主的张大嘴巴,发出惊叹声,那惊奇中夹杂着兴奋的目光,就仿佛看到了赤'裸'着上半身浓密胸'毛'的上帝在跳草裙舞一般。

    “咕噜咕噜”

    小口的,小口的喝着,虽然脸庞笼罩在阴影之中,但是这种仿佛小猫'舔'牛'奶'一样的可爱喝法,还是给人一种优雅和可爱的美态。

    不过这时候,也没有谁会去注意汉娜偶尔展'露'出来的,女孩子娇小可爱的风情的一面,大家的目光都紧紧盯着碗里面的水平线,直到干涸,才发出一声赞叹,纷纷鼓掌,好像汉娜做了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般,不过,或许这对她来说,的确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接着,一言不发的汉娜,继续将酒碗倒满,然后小口小口的饮着,虽然喝的不快,但是胜在没有什么停顿,所以酒坛里面剩余的五六斤左右的清酒,依然在以一个不慢的速度消失。

    “咕噜咕噜”

    “咕噜咕噜”

    “咕噜咕噜”

    ……

    “喂喂,汉斯,你妹妹的酒量似乎不错呀。”

    喝过酒的都知道,这样连续不停的灌是最容易醉的,看着汉娜已经将十之七八的酒给喝下去,却依然没有倒下,一旁目瞪口呆的里肯,用手肘顶了顶旁边同是'露'出一副目瞪口呆像的汉斯,说道。

    “那……那是,有我这样的哥哥,汉娜还能差得了哪去?也……也就只比我差一点点了。”汉斯困'惑'着,这样不大肯定的说道。

    看他的模样,估计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妹妹酒量竟然那么好吧,就好像有着不错的成绩,老是在读初中的妹妹面前拍着胸膛说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来问我的高中生哥哥,突然有一天发现妹妹已经偷偷自学完了大学课程一样。

    现在汉斯的心情,就是如同上述例子一般的复杂,复杂的想找个地方挥洒一下名为哥哥的耻辱泪水的事物。

    酒坛里,还有酒碗里的最后一滴酒被汉娜喝光的时候,她将坛子和酒碗轻轻放在一旁,继续对着篝火,低头闭目养神。

    “呜呜~~我这个做哥哥的,我这个做哥哥的……”

    毫无疑问,在一旁嗷嗷大哭的,是某个感觉自己已经被时代,被家人(妹妹)所远远抛在后头的无能法师。

    “呼呼,再来一碗,嘿嘿嘿,今天大家不醉无归,呀呼~~”

    毫无疑问,说出这句话的,依然是某个因为感觉自己已经被时代和家人(妹妹)所抛弃而自暴自弃的无能法师。

    “呜呜,哇细弱啊死不瓦拉里达……”

    好吧,眼前这位泪流满面,烂醉如泥,口齿不清的说着胡话并且不断用额头和地面死磕的法师,就不用我再三介绍了吧。

    本来已经有几分醉,不打算再喝了,结果给汉斯这样一闹,最后还是不得不再喝了几碗,脚步已经有点轻飘飘的感觉,才乘着大家不注意,偷偷的,手脚并用的爬回自己的帐篷里面。

    “呜呜呜~~”

    该死的,头好疼,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这次并没有悲剧收场,难得呀,想想以前的经历,要么就是将酒吧烧掉,落得个赔钱的下场,要么就是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自己手里紧握着魔法扩音器被破布堵住嘴巴五花大绑的吊在树上。

    咦?

    现在回想起来,为什么我会被吊在树上,凶手是谁,这一点我到现在都没搞清楚。

    总之,这次已经回到自己的小帐篷了,应该能远离所有的悲剧了,什么呀,你这无能的悲剧光环,平时不是很拽吗?现在给我发威看看呀,看你能拿我怎么样?哇哈哈哈哈哈!!!

    哈哈大笑几声以泄心头之恨后,感觉心怀大畅的我,迈着不怎么稳定的步伐,摇摇晃晃的来到床边。

    “咦?”

    我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这床垫……是什么时候铺好的?没什么印象的样子,难道是自己有先见之明,所有早早的将床铺好,等喝醉以后可以直接美滋滋的躺上去大睡一觉?

    也罢,存在即是真理,对于我这种领悟了第九感的男人来说,想要预测到这种简单的未来,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不,准确来说,是拥有99.99%概率的事情!!

    对了!我终于明白了!!

    不是正因为如此,自己才遭到上帝的嫉恨,而强行将路痴的属'性'和悲剧光环降临到身上吗?

    哼,还真是丑陋呢,这种毫不遮掩的嫉妒心,不过,如果以为这种程度的阻碍就能将我击倒,那就大错特错了。

    眯着双眼小声不断的嘀咕,我一头栽倒在床上,淡淡的清香随时扑鼻而来,啊,小维拉丝清洗过的被子就是香呀,不愧是自己的万能小妻子。

    在上面蹭了几下之后,意识逐渐开始模糊起来,但却如何也无法完全睡过去。

    是因为口渴吗?没办法了。

    我不大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找到桌子,在上面不断'摸'索着茶壶和杯子,这种时候要是能用巫师的心灵传动该有多好呀,可惜自己现在走路都成问题,更别说施展技能了。

    “咦,这是什么?”

    找到茶壶和杯子的同时,我也'摸'到另外一样东西。

    一本厚厚书籍?

    看着手中这本外层用精致的兽皮制成,然后飘染成黑'色',里面的纸质也是营地所制造的最上乘的雪纸,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书籍,我顿时蒙了脑袋。

    自己的帐篷里,什么时候有了这种东西?

    如果是平时清醒的状态,我肯定能从这本和自己的帐篷极度不协调的书中,嗅到死亡的气息,进而产生疑问,可惜……

    哦哦?书里还夹着一只羽'毛'笔,也就是说,这大概是一本笔记而非书籍了?

    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喝下,感觉脑袋清醒了几分,我漫不经心的,向这本禁忌的笔记伸出了无知之手。

    我翻。

    轻轻翻开第一页,里面是以叙述的方式开笔,字迹端正娟秀,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蚯蚓文所能够比拟得了的工整和优美。

    原来是这样,这本笔记不是自己写的呀,啊哈哈哈,这种小事就不要理它了,继续看下去吧,醉醺醺的笑几声,我继续翻开下一页。

    如果是清醒状态的话,到了这一刻,我肯定能察觉仿佛胸前的菱形水晶在不断“叮嘟~叮嘟~”的闪烁着红光一样的,面临着绝境的气息,而赶快将手中的笔记扔出去,高举双手“嗨”一声以光速窜回自己的老家m78星云里躲个十年八年再出来。

    哦哦,这不是蛮温馨的故事吗?我看看,恩恩,原来是这样,蔚蓝的天空下,美丽的大草原里的一个祥和幸福的小村落,主角是……两兄弟和一名少女吗?

    应该是两兄弟同时爱上了那名少女,因此而展开的一系列爱情故事吧。

    粗略翻了两页,凭着咱多年的经验,马上就将主要的出场人物和整个故事的主线给条理清楚了,哼哼,千万别'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在这个宁静祥和,远离怪物威胁的小村落里,生长着一位美丽的姑娘,名叫莎拉娜,她有着广阔天空一般湛蓝的长发,泉水般清澈纯洁的双眸,笑容比春天草原上绽放的百花还要美丽,雪白的肌肤如同朝'露'打湿的嫩草一般水灵,每当她开始歌唱,鸟儿会在天空上盘旋驻留,鱼儿会在河边雀跃欢畅,风儿会为她伴奏,云彩会为她遮阳。

    无论是劳作的大人,或是嬉戏中的小孩,都会纷纷停下脚步,静静聆听着,整个世界,似乎都为之静止,只有那歌声在草原回'荡'。

    村子里的男孩们纷纷为莎拉娜所倾倒,甚至远在西部王国的王公侯爵,都听闻过她的美丽,不惜迢迢千里的派遣数名使者,穿过那杀机重重的'迷'雾森林,传达自己的爱慕。

    哦哦,这细腻的文字,这朴实之中带着清新味道的……老套俗气开篇,加上上面工整娟秀的字体的话,应该是对爱情抱着美好的憧憬,拥有梦幻一般的纯真少女情怀的女孩之作吧。

    到了这种份上,如果我的脑袋还有几分清醒的话,恐怕也会从这诸多的蛛丝马迹之中,察觉到那股如同对面的敌人头发突然暴起变成金黄'色',然后双手对着自己发出奇怪的光线,口中kamehameha的念念有词的强烈危机感,而立刻卷起被铺,务必找到一种球形的宇宙飞行器,逃亡到哈美克星,哪怕要在那里过一辈子一边种烟草田一边和普利萨争夺滑溜溜球的悲惨生活!

    哦,接下来是两兄弟登场了吗?沉稳干练的哥哥,阳光帅气的弟弟,拥有着纯朴'性'格,并且外貌英俊,勤劳能干的两兄弟,自然也是村落里许多女孩的暗恋对象,当然,剧情走到这里,傻子应该也能猜出来,两兄弟暗恋的应该是村子里最美丽的姑娘莎拉娜,以此为主线,引发的一系列主'妇'剧场剧情。

    主'妇'剧场吗?要是附带黑化柴刀不伦恋尸体肢解等重口味情节的深夜档该多好呀,我暗暗可惜,这样的光看开头就能想得到结尾的老套乡村爱情故事,别说我和三无公主和小幽灵这样久经考验的老手,怕是连莎拉和维拉丝这些纯朴天真的女孩们,都难以提得起兴趣。

    当然,剧情虽然没有卖点,但是里面饱含着的纯真美丽的少女情怀,却让人怦然心动,情不自禁的想继续翻下去。

    先是简洁的介绍了一下故事背景和三个主人翁,还有其他一些配角的简单信息,故事便在这个宁静祥和美丽的村落,两男一女之间相互牵扯,无法割舍的亲情和爱情交织下的三角恋情背景下,正式展开了。

    “哥哥,我已经听说了了!父亲已经和伊拉娜的父亲商量好了,让你们两个在今年秋天收获之日后结婚,是这样吗?!”

    相处和睦的两兄弟,突然在某一天,阳光帅气的弟弟闯了进来,指着哥哥大声责问道。

    哦哦,开始了吗?导火索终于出现了吗?说老实话,突然由平静幸福的文风,转变到这种极有可能导致兄弟决裂的紧张剧情,还真是大出我的意料之外,以我原本对作者的'性'格和文笔猜测,应该是慢慢平稳过渡到这种剧情才对,看来还是小看了对方的写作激情呀,嗯嗯。

    一点煞有其事的点着头,我继续翻开下一页。

    “对不起,弟弟,我……我……”

    拥有着让女孩羞红脸蛋的修长结实身材,俊朗外貌的哥哥,在弟弟那因为生气而显得异常愤怒的锐利目光注视下,惭愧的地下了头,说不出话来。

    “太卑鄙了,竟然做出这种事情,还一直隐瞒着我,亏我……亏我还把你当做最敬爱的哥哥看待……”

    确定了事实真相的弟弟,瞳孔骤然颤抖放大,不可置信退后几步,紧紧抓着双拳,深嵌入掌肉里的指甲,开始潺潺流出鲜血。

    “对……对不起,这是父亲他们突然决定的事情,我也是刚刚知道不久,还不知道怎么跟你……。”

    “少争辩了,你也知道我们对莎拉娜的感情是什么样的吧,这种事情我绝对不会认同,打死我也不会认同,绝对不会同意。”

    弟弟流着泪水,声嘶力竭的打断了哥哥的话吼道。

    哦哦,矛盾越来越激烈了,有点看头,翻页。

    争论还在继续。

    哥哥:“但是父亲那边……”

    弟弟:“那又怎么样,难道说父亲,就可以做出这种毫不讲理的事情?!”

    “但……”

    “哥哥,你怎么能这样,难道你已经忘记了当初我们私下的约定了吗?!”

    弟弟突然神'色'狰狞的将对方扑倒,紧紧箍住自己哥哥的脖子。

    哦哦,要兄弟相残了吗?陷入爱河之中的男人还真是可怕呢。

    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我继续翻开下一页。

    “我们曾经约定过,要永远在一起,永远相爱,你忘记了吗?难道你已经忘记了吗?”

    “不,我一刻也没有忘记,但是莎拉娜那边……”

    “没关系,我记得柴房里还有一把老旧的柴刀,正好一起处理掉。”

    “但是父亲那边……”

    “没关系,也顺便一起处理掉就行了。”

    “这怎么行,尸体该怎么处理,被村子里的人发现了该怎么办?”

    “没关系,将她们统统剁碎塞到袋子里,沉到河底下不就行了?谁也不会发现的。”弟弟神'色'越发狰狞的回答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哥哥'露'出安心的笑容。

    “哥哥……永远在一起。”

    “嗯!”

    “嗯~嗯啊~讨厌啦哥哥~”

    (以下略)

    “噗!!”

    一口老血自我口中喷出,将整张桌子染的通红。

    这还真是深夜档呀混蛋……不,该吐槽的不是这个吧,这种剧情究竟是什么神展开呀王八蛋!!

    出现了,本人宿命中的天敌,终于出现了!!

    没有错,就是虽然属于同一次元,但是完全身处在不同世界,就像勇者和恶龙一样,根本无法与之共存的宅男天敌腐女!!

    感觉自己那颗纯粹的宅男之心,已经被这种恶心腐物玷污了,我如避蛇蝎的将手中的笔记甩到桌子上,怒气冲冲的正想离开。

    却不料,一道娇小的身影,已经不知在何时,堵在了帐篷门口的唯一出路。

    “……”

    因为那本恶心的笔记,脑袋已经清醒了七八分的自己,将一切的前因后果都联系起来以后,额头不由梭梭冒出冷汗,内心填充满了的怒气,就如同被刺破的气球般,嘶嘶的漏着气,在不到三秒的时间内就萎缩了下去。

    情……情况好像有些不大妙诶,这里难道不是自己的帐篷吗?

    虽然脑海里早就有了答案,但是我还是强撑着,左右观察了四周的布局一眼,然后,心中最后一点气势,也“噗”的一声,漏了个精光。

    “看……看到了吧。”

    堵在帐门正中央,笼罩在夜'色'之中的娇小朦胧身影,发出着如此情绪激烈波动,以至清脆的声音中都带上了严重的柔弱颤音的声音。

    “可以的话,绝对不想看!”

    想也没想,我就立刻吐槽了一句,随后立刻在内心将自己打成猪头。

    “不……不……你听我说,我的意思是说,我根本就没有看。”

    “看到了吧~~!!”

    对面的身影,依然用一种阴森的,冰冷的,生硬的,颤音的,甚至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上前一步,娇小的身体里面,宛如有一头雄狮正在缓缓睁开眼睛一般。

    不……不妙,这种态度,分明就已经认定了我已经偷看过她的笔记(当然这是事实),而在酝酿着暴风雨的前奏,我再说什么也是没用了。

    瞬间意识到自己所要面对的严峻形势之后,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突然指向身影的身后,用惊骇欲绝的语气大声喊道。

    “啊!有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接吻啊啊啊啊!!”

    “什么?!”

    瞬间,那道娇小的身影笼罩在黑暗之中的双眼,划过了一道刺眼的闪光,如同八卦记者闻到了腥味般,以令人咋舌的速度猛地转过身去,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本笔记和一只羽'毛'笔。

    有破绽!!

    在那仿佛时间放慢了一万倍的生死瞬间,我超越了自己,用着丝毫不逊'色'于对方动作的速度,化作一道白光,从她身边擦了过去。

    哼,腐女就是腐女,根本就不可能是自己这样的宅男的对手。

    “哇哈哈哈哈哈哈”

    跨出帐篷第一步以后,我得意忘形的放声大笑起来,没有错,这是宅男的胜利。

    接下来,接下来找汉斯他们就好了,在其他人面前,汉娜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我动手,以免自己的腐女身份暴'露'吧,这个计划太完美了,或许我将来会成为一个智深若海的恐怖人物也说不定。

    这一刻,我深深的为自己在危机时刻爆发出来的睿智而震惊着,脚步越发加快,很快就来到庆祝会的现场,大声一吼。

    “汉斯救吾……”

    我:“……”

    醉的一塌糊涂的汉斯,和里肯,基拉和巴尔他们,肩膀跨着肩膀,围着篝火,跳起了那令人捧腹大笑的醉汉舞,可惜此时此刻我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哟~,嗝~!这不是……这不是阿斯兰老老老老……老弟吗?嗝~!”

    他那张几乎和头发一样红的醉脸,望了过来,'迷''迷'糊糊的打了一声招呼。

    亚马逊姐妹已经不见踪影,大概是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去了,而四个野蛮人佣兵和沙漠勇士则是醉成一团,手里还各自抱着酒坛空碗或者骰子,东倒西歪的仰天呼呼大睡着。

    不行了,要完蛋了,这种情形,根本就不会有人站出来帮我阻止汉娜,汉娜也无需顾虑自己的秘密会暴'露'出去。

    这一刻,我才深深的了解道,哪怕是有着智深若海,决策于千里之外的大脑,在自己的悲剧光环面前也要俯首称臣。

    什么人定胜天,都是哄小孩子的话,混蛋!!

    两脚跪地,我懊悔的重重一拳击打在地上,这时候,从身后蔓延过来一股似乎能将骨髓都冻结的冰冷杀意,机械的回过头,一身黑'色'贴身斗篷在寒风中猎猎作响的汉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后面。

    冷风呼啸的夜'色'中,她手上装备着的两把雪白刺客腕刃,正代替着天空上被乌云遮挡的血月,散发出鲜红的寒光,让汉娜看起来宛若夜月降临,收割恶人生命的死神一般。

    这时候,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先装备好全身装备再说。

    二话不说,我以最快的速度将主力装备穿上,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转身,跑人,大叫,一气呵成。

    “救命啊~~~~~~~~~~”

    “死!!”

    一长一短两声喊叫,在草原上空高高的回'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