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星辰之主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桌板上
    桌板与观景窗口相对,依托的枯树内壁形成了一个半圆柱形的空间,感觉上并不逼仄。至于桌板下方的矮凳,是根据枯树树心的自然突起,构造雕琢而成的,充满了自然野趣,而且非常舒服,体现了一流的设计和工艺。

    坐在凳子上,桌板与罗南的胸口下方平齐,就他而言略高,可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应该是狭窄空间里比较舒服的位置了。

    当罗南坐在这里,手肘架在桌板上,左前方就是电子相框的圆形底座,轻划了一下,投影区的光芒便推开了周围的黑暗,呈现出母亲当年倚树微笑的模样。

    罗南怔怔地看,看那依稀与他相近、却更加明朗锐气的眉眼,而点向镜头的手指,又似乎在和他打招呼——嗯,不是寻常的“你好”之类,而更像是“快加油,追上来”那样的督促!

    保持着扶台而坐的姿势,罗南的心神莫名又一个发散。他忽然间想到,当年,当年那个藏身在这里不知多少年月的家伙,为什么要保留这个电子相框?而且就摆在最显眼的地方?

    每天晚上,在深寂的黑暗里,那个人是不是也像他现在这样,在投影的微光中,承接来自于久远时光之前的微笑和鼓励?

    罗南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一记,这甚至抽走了他身上大部分的力气,以至于他不愿意再去思考什么,也不再撑架子,任身子塌下来,下巴顶在伏案的手背上,依旧是看着母亲明朗的笑容,也不介意神志向朦胧昏沉中持续滑落。

    这样,时光长河的距离或许会缩短,生死之间的壁垒应该会扭曲,他和母亲之间也不再有真实与虚无的分际。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向妈妈提出要求:

    “给我,就给一点儿提示好吧?其实我很聪明的……”

    光芒中的母亲,仍然是那个笑容。罗南呆呆地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晃动的水光和雾气挡在前面,模糊了影像的轮廓。

    罗南的神志便在这模糊的光影中昏沉沉暗了下去。

    他已经有将近一百个小时没有好好休息了。在阪城,他承受着紧迫时间、强大敌人所带来的双重压力;在荒原上,他为了爷爷的实验室和洛元、真神的两位超凡种隔空角力斗智;在雾气迷宫中,他又对埋伏圈做了高精度的修补完善工作……

    他确实到了极限,所以在模糊了虚实生死光影之中,在似乎还留存着母亲气息的狭小空间里,潮水般的情绪终于漫过了意志高地,将他卷入黑沉的睡梦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簌簌声响传入耳畔,给罗南一个刺激,让他醒了过来。虽有杂音,可并没有什么危机征兆,罗南仍然趴在桌面上,思绪还有些迟钝,精神感应倒是很自然地将相关目标的情况映射到脑海中。

    “杰瑞?”

    嗯,就是谢俊平的干儿子,他的大侄子,那只对树洞空间拥有超乎寻常兴趣的麝鼠。小东西经常会在树洞里面穿行,似乎是将其作为一个活动据点,而且很爱干净,恨不能将这个地方打扫得一尘不染。

    当初罗南和谢俊平怀疑树洞曾有人常住,安装了摄像头,就把这小东西给逮到。谢俊平与小东西之间还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最后以杰瑞向瑞雯的投诚而告终。

    罗南也好,谢俊平也罢,都想搞清楚杰瑞与树洞空间产生联系的生理或心理机制,但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只知道小家的智商在同类之中是出类拔萃的,再加上远超同侪的运动能力,颇有些畸变的可能性。不过几个月下来,早证明它性子温和,且各种防疫针剂打了个遍,没有半点儿威胁性。

    麝鼠筑洞的习惯,有部分体现在杰瑞对树洞空间的打理上。一般来说麝鼠洞道会有两个出口,一个在水下,一个在岸边。杰瑞便在树洞最底层挖了一条通向沙洲下方湖水的出口,即便在齿轮混得比较熟了,也不会走水下长廊那个人来人往的危险区域,而是从水道过来。

    长近十米的斜向洞道,即便是在丰水期,也有三分之一是在水平面以上。杰瑞从水中蹿进来,一路奔行一路甩,等进入到树洞之后,毛皮都差不多是半干状态。饶是这样,它仍然在树洞底层石阶上一阵狂抖,直到水珠抖落得差不多了,才沿着石阶爬上去。

    小家伙的感应挺敏锐的,在树洞一层的休憩室,便感觉有些不对,伏低身子往后缩,但很快就判断出熟悉的气息,又放松下来,晃着肥硕的身躯,噌噌噌直上树洞二层。

    如此偶遇,罗南也不在意,类似的碰头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倒是杰瑞看到罗南显得颇为兴奋,直接冲过头,撞到内侧的树壁才又折回来,也不管半湿半干的皮毛,狠蹭罗南的小腿。

    有个活泼的小东西在身边,比孤孤单单一个人发闷强多了。罗南勾勾嘴角,虽说仍然是被沉抑的情绪压着,趴在桌板上不愿起身,也垂下一只手,在小家伙身上划了两下。

    别的还好,半湿半干的皮毛,手感比不得平时干燥蓬松的时候。罗南见杰瑞还想往他身上蹭,指掌间便有一层蓝白电火闪烁,刺得小家伙一个激灵,长长的刺毛炸开。

    皮毛沾水肯定电阻大降,电流通过时的伤害也就更强。然而罗南控制得极为得力,以电磁向构形干涉,临时造出近乎绝缘的物理架构,强电流通过时,除了温度提升,再无其他影响。反倒是随着罗南掌指的拨弄,变成了阵阵暖风,如此梳理之下,杰瑞的毛皮很快变得蓬松干燥起来。

    如此手段,也证明罗南在阪城的几天特训,成效显著。

    杰瑞知道罗南不会伤到它,也就是在电流穿梭时,安静了几秒钟,待身上恢复干燥,便又哼哼唧唧地蹭裤腿求抱。

    在小家伙的生活圈里,第一敬畏和亲近的目标当然是瑞雯,或许是因为第一介绍人的缘故?其次,罗南和猫眼差不多,平时猫眼陪它玩的时间多一些,罗南则明显受到了瑞雯的辐射效应。至于小家伙的“亲爹”谢俊平,能排在第四位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眼下罗南实在不愿意动弹,只用指尖在小东西尖短的脑壳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抚弄。

    片刻之后,杰瑞大概也搞明白了罗南的状态,便发挥主观能动性,抓着罗南裤褪稍一借力,又蹿上了矮凳、罗南的背脊,从其右肩跃下,正好落在罗南垂落右臂空出来的桌板空当处,展示出与肥硕身子乃至于大部分同类都颇不相称的敏捷。

    桌板才有多大?杰瑞体长二十多公分,又很是肥壮,就算尾巴甩在外面,身子还有蜷曲,也挤占了小半空间,长长的刺毛划过罗南的面颊甚至眼角,逼得他不得不往后挪,也就自然而然地破功,不可能再趴桌上挺尸。

    “啧,你这个……”

    罗南话说半截,还是没真的生气。如今他不能趴着,却也没什么力气,左肘仍在架在桌板上,撑住腮帮,垂下的右手提起来,在杰瑞脑袋重按了两记,指尖都能感觉到小家伙皮肉和颅骨的摩擦。

    杰瑞皮糙肉厚,一点儿都不在意,喉咙里甚至发出呼噜噜的声响,挺舒服的样子。

    有这么个憨萌货色,罗南心情又好转了些,手下柔和了许多。这时候小家伙倒是嫌不够刺激了,蜷曲的身子往来摆动,没个消停,等身长的尾巴也甩得噼啪作响。

    “乖,杰瑞。”罗南略加了把劲儿,把小家伙的脑袋按在桌面上,示意它老实点儿,“要懂礼貌!看,这可是在我妈妈眼前头,嗯,你该怎么称呼呢?”

    罗南分心琢磨称呼问题,杰瑞趁机发力挣托,眼珠转动几圈,好不容易看清了侧方的投影相片,喉咙便里发出“咕咕”低响,肥嘟嘟的身子人立起来,只用相对强健的后肢支撑,短短的前爪探出,似乎想去拨弄前方的光影区域。

    母亲的照片,那是绝对不能瞎碰的。罗南又按杰瑞的脑袋,小家伙肥硕的身躯险些保持不住平衡,左摇右晃,险些倒翻下桌。饶是如此,它前爪还是比啊划的,喉咙里“吱吱”、“咕咕”叫个没完。

    “听话,不然把你给丢出去!”

    罗南的语气略微严厉了些,杰瑞立刻消停下来,乖乖站着,前爪的动作幅度也变小了。这样一来,罗南倒发现,杰瑞的动作姿势不像够照片,倒似是往大了比划,中间还指指点点、写写画画的,人性化十足。

    呃……这是在模仿我吧!

    罗南有点明白了,小家伙眼神儿不好,看到了电子相框的投影区,觉得太小,和平时罗南使用的虚拟工作区不一样,正指挥他放大呢。

    不过小家伙的记忆力是不是太好了些?没觉得给它展示过几回啊?

    算了,罗南就当哄孩子。桌上的电子相框比较老式,投影区放大是不可能的,罗南便应付差事,调动外接神经元,将自家的虚拟工作区打开。

    投影软件的自适应功能很给力,探测到后方区域呈圆弧形,便自动调整,很完美地嵌入了树壁凹陷的空间里,边界严丝合缝,丝毫没有受到特殊空间干扰,看上去颇为顺眼。

    “怎么样,舒服了?”

    罗南又挠杰瑞的后脑壳,长长刺毛之下,底毛倒是柔软温和,手感绝佳。后者也消停下来,乖乖地恢复到爬伏蜷曲的姿势,只把脑袋抬起,看着工作区的图像,一点一点的,十分惬意,也貌似很专注的样子。

    虚拟工作区里的图像,还是通灵图和构形设计图一上一下,都是复杂繁琐,天知道小家伙能看出什么来。

    罗南的手指便随着杰瑞的脑袋上上下下,偶尔还来回摆动,只觉得好笑:“瞧这模样,以后叫你鼠标算了!”

    杰瑞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响,脑袋仍然在上下左右摆动,罗南还想扳它两回,可掌指挨得久了,便觉得小家伙底毛下,肌体温度明显变化……

    发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