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 总是心血来潮的某人的战术
    第六百七十七章总是心血来'潮'的某人的战术

    只要这么一绕,就能跟毕须博须直接对上。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如果给一个沙盘,将三方之间的关系和位置,都明确的标立在上面,或许,就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看了一会,也能够很快做出这种明智的决定。

    不过,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身为其中一方的我们,并没有这种俯瞰的视野和充分的考虑时间的余地。

    别忘记,我们是在什么情况下和这些沉沦魔遭遇,在离它们不足三里远的地方,才发现这些沉沦魔疯狂的征兆,那时候,之前一切制定的战术,几乎全部被这种突发情况给粉碎了。

    谁也想不到,这些沉沦魔会在这种死沉沉的压抑天气下,还有我们各自爆发的气势下,而提前陷入疯狂状态。

    在转瞬之间,我们就和疯狂的沉沦魔交上了手,几乎没有丝毫考虑的时间,完全就是凭着平时的丰富经验,通过眼神的交换,而作出大致上相同的决策。

    然后,便是不停的思考,不停的判断,不停的挪移,尤其是身为临时队长的里肯,所面对的压力更要大上几倍,丝毫没有给我们考虑其他的余地。

    在这种情况下,平庸一点的冒险队伍,恐怕早已经陷入了手忙脚'乱'之中,早就团灭了,当然,像这些实力较差的冒险队伍,也肯定不会跑来这里惹毕须博须,送死就是了,毕竟实力较差却能混到现在的队伍,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绝对不能没有自知之明。

    而有些实力的队伍,甚至是精英小队,面对这种情况,虽然不至于惊慌,但是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念头,大概是先避其锋芒,撤退再说,而不会去考虑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一丝机会……不,甚至会更大的可能'性',将毕须博须的首级取下,然后扬长而去。

    不论其他,这种顶尖冒险小队的心态和高度,一看就能立判高下,正是因为有这种进取精神,再加上实力,和一些运气,才会有凌驾于精英冒险小队的顶尖冒险小队产生。

    精神,毅力,智慧,实力,运气,等等,这些因素缺一不可,所以,一个区域,或许精英冒险小队可以有十几队,几十队,但是顶级冒险小队却永远都只有那么三两队。

    至于为什么第一世界,我从来没有提到过顶尖冒险小队,抱歉,因为第一世界的冒险者,按照大多数过来人的看法,大部分还是一些菜鸟,准菜鸟,顶级这个词语,还不配用在他们身上。

    这种在如此困境下,依然能够跳出自己的局面,以一种普通人所达不到的高度,去对整个战局把握,做出最明智的判断的思路,在明白其困难'性'之中,我对这些顶尖冒险小队的佩服,真是到了无以伦比的高度。

    虽然实力上,现在的他们,哪怕联合起来,也还无法和我比较,但是这种实力以外的优秀能力,却依然让我格外的羡慕。

    如果将实力比作金钱,那么我现在是一个土财主,而这些顶级冒险小队,则是一些富裕的平民。

    但是现在,这些富裕的平民却拥有着优秀的谋生技巧,凭着这些技巧,在将来,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能赚更多的钱,迟早有一天拥有我现在的财富,现在,我正是想学习这些对冒险者来说必不可少的技巧,以提升自己的“财富”。

    “德丝,怎么样了?”

    在我一边应付那些烦人的沉沦魔,将大部分压力交给小二,自己分出一部分精力,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观察着里肯他们的一举一动时,里肯压低的声音,在沉沦魔的震天疯狂嘶喊中,清晰的传达给了远处的亚马逊姐妹。

    作为一个亚马逊,最基本的战斗守则,就是要让自己时刻保持着广阔的视野,能抓住所有敌人的动向,才能在远程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才能在近战中游走在无数敌人的包围之中,无论在任何环境中都必须如此,失去视野的亚马逊,战斗力几乎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

    基几乎在里肯发问的同时,德鲁伊姐妹里的德丝,就立刻用她那亚马逊独特的冰冷高傲的声线,告知了答案。

    这场混'乱'的追逐战,我们苦苦的坚持到现在,并不是没有收获,从德丝简明的回答中,我得知了现在大家的位置,在和沉沦魔大军这个圆圈的缠绕中,已经成功的绕过了九十个度,几乎已经和毕须博须呈现一条圆切直线,可以全速冲上去,中间再也没有什么阻碍了。

    当然,心中稍微有那么一点初中的几何概念构造的人,都知道,现在的这条直线,这个距离,还十分远。

    最理想的,也是最短的距离,当然是转了一百八十度以后的位置了,也不是说一定就得追求这个最短突击距离,说不定到时候被沉浸在指挥沉沦魔大军之中的毕须博须察觉到,那就得不偿失了,只能尽量将这个距离拉近一些再行出手。

    “很好,一切顺利。”

    大家沾满了敌人的猩红热血的脸上,都同时'露'出了一丝笑意,仿佛周围十几道齐齐砍下来的闪亮小片刀,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当然,只是仿佛而已,要是真全挨上了,就是里肯这样的高防圣骑士,也是会心疼加头疼的。

    在这种打带跑的战术下,不断计算着体力消耗,虽然脑细胞损耗了无数,但是总算是死的有价值,大家的体力和法力都还十分充沛,只要保持好生命值,维持好这种局面,等到了合适的距离,立刻发出突击,将节约起来的力量和法力,一股脑倾泻在毕须博须的身上,干掉它之后迅速脱离。

    甚至,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将所有的沉沦魔巫师干掉,那时候,就算还有着数量上的巨大优势,胜于的沉沦魔也会瞬间崩溃,四处逃散。

    前者是大胜,后者是完胜,怎么选择,就要到时候看情况而定了。

    总的来说,现在的形式喜人,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着计划当中进行,那种'操'纵战局的喜悦,让大家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只不过,这种笑容很快就在和毕须博须形成直线无阻碍的距离以后,而迅速消失。

    现在,只要扭过头一看,就能看到对面五六里处的毕须博须,那时而暴躁如雷,时而脸上开花的指挥着自己的沉沦魔大军的滑稽模样。

    我们的尼特之王,正沉浸在身为指挥官的高高在上,号令“天下”的美妙快感中,没有察觉自己现在面临的危机,这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

    但是看看它周围,我们的表情就不怎么美妙了。

    几十上百个沉沦魔巫师,紧紧将它包围着,如同码头那些苦工一样,被毕须博须劳役和压榨着,手中的鬼头杖时刻也不得停留的复活着倒在我们脚下的沉沦魔。

    这样的阵容,并不值得我们惊奇,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但是,在这些沉沦魔巫师的外围,由四个精英沉沦魔,和十几个头目级的沉沦魔,组成的护卫队,却是让我们脸'色'一沉的关键所在。

    并且,近百个沉沦魔巫师中,里面本身也有两个精英级的沉沦魔巫师,再加上四个头目级的。

    六个精英,二十个左右的头目,再加上作为小boss,哪怕是一名最弱小的boss,也拥有的特权boss随从,这些实力高超,比之头目也不逊'色'多少,爆率却和普通怪物一样的该死的讨厌鬼。

    这样的阵容,就由不得我们不心惊了。

    怪不得毕须博须可以全神贯注的指挥自己的大军,换做是自己,被这样强大的护卫队保卫着,也会一样的有恃无恐。

    “这个……要撤退吗?”

    一直在不断交替传送着信息的眼神,突然各自沉浸下来,突然,圣骑士巴尔轻轻的说了一句。

    不能怪他胆怯了,这种阵容,再加上还有数千名沉沦魔虎视眈眈,顶级冒险小队也要望而却步呀,顶级冒险小队也不是什么万能侠,敢死队。

    里肯和汉斯,沉默了下来,目光疑似基情的剧烈交流着。

    “现在说放弃还为时太早。”

    说出这番话的,是一个高跃,落到他们包围圈中心做临场休息并妄图进入广告时间的我本人。

    简而言之的说明我现在的心情,就是宅男那股莫名其妙的表现欲,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出现了。

    看着里肯他们,由始至终的'操'纵着这场战斗,把握着最大的主动权,身临其中的感受着这种战局上的策略和掌控,就好像听老兵在述说自己的辉煌战斗史的新兵蛋子,说不羡慕,说不热血沸腾,恨不得自己也加入其中,那绝对是骗人的。

    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已经努力到现在了,就这样放弃,是不是可惜了一点,这些冒险老手们早已经学会了的,习以为常的割舍决意,对我来说,却不是那么容易能放弃。

    因此就有了这句蛋疼的'插'话。

    其实对我来说,最大的利益莫过于听从巴尔的建议,暴风雪很快就要来了,两个小队十有**会放弃这次的行动,然后自己单独一个将毕须博须给alt+a了,独享战果,才是作为罗格第三抠门应有的风范。

    或许,换做是在冰冷之原遇到里肯和汉巴格小队之前,那时的自己,绝对会作出这样的选择,毕竟大家没有太深厚的交情,我也没必要顾虑那么多,是你们的实力不足,杀不了,要放弃,难道还不许我杀么?毕须博须又不是你家养的,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做也做的心安理得。

    现在到是不同了,正所谓那啥,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然后后面还有什么什么的,是迅速建立友情的不二选择。

    怎么说我现在也和他们一起扛过两回半枪了,眼睁睁的看着大家一起辛苦努力过的行动,就此搁浅,灰溜溜的跑回去,更甚至自己一个人跑回来独享战果,这种事情我现在说什么也做不到了。

    “萨尔萨斯老弟,你有什么好主意?”

    里肯回过头看了我一眼,那种一划而过的喜悦没有作丝毫隐瞒,如果不是没得选择,谁甘心在这种时候,才轻言放弃。

    “你们说,那个毕须博须是不是自大狂妄的家伙?”

    我开口问道,这是基于我对第一世界的毕须博须的理解而产生的疑问。

    “没有错,既胆小,又有着胆小鬼式的自大和骄傲。”

    里肯肯定的点了点头,凡事未雨绸缪,为了这次行动,他早就跟其他冒险者,将毕须博须的'性'格,行为模式,甚至晚上睡觉时要翻几次身,都可能打听的一清二楚了。

    “那样就简单了,大家在这里拖着,努力撑到最短的距离再突击,先由一个人去挑衅,它自然不会放在心上,然后就此削弱一下毕须博须周围的实力,你们看怎么样?”

    我将自己平庸的大脑所想出来的,平庸的不能再平庸的办法,说了出来,完了以后,就连自己也觉得有点胡闹。

    不过,或许也是唯一的,最笨的办法了。

    里肯几个大眼瞪小眼,目光不断交流起来,似乎在互相考虑着可能'性'。

    喂喂,拜托你们以后别在外人面前,用自己队伍独特的电波交流好吗?这样很让人觉得孤立受伤诶。

    首先考虑到的,是适合的人选,近战职业肯定是不可能胜任,还没跑近,就被几十上百个沉沦魔巫师的火弹烤成焦炭了。

    最合适的人选,莫过于具备远程攻击,而且动作灵巧,生命值和防御不能说高,但怎么说也比巫师和刺客高上几筹的亚马逊了。

    但是,亚马逊真的可以吗?哪怕动作再怎么灵敏,在近百个沉沦魔巫师的火弹齐发轰炸下要知道,这里的火弹,可不是游戏里看到的那些慢吞吞飞过来的火弹,而是拥有着接近于音速速度的大杀伤'性'武器呀。

    一枚两枚,四五六枚,亚马逊想要躲闪并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几十上百枚,那真是'乱'炮齐轰,躲无可躲了。

    不可能,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做得到,就连自保都不能,更别说什么削弱对方的实力了。

    做出这个结论的里肯和汉斯,坚定的摇了摇头。

    危险'性',失败几率太高了,这个险不能冒。

    “很抱歉,阿尔萨斯老弟,我想我们这里并没有能胜任这个任务的人。”对于我的积极表示感激之余,汉斯'露'出一个无奈而苦涩的笑容,

    “有啊,怎么没有?”

    我歪头看着对方,继续享受中场休息广告时间。

    “德丝和德娜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哪怕是两个人一起,大概也有困难,而且容易引起毕须博须的警惕。”

    已经下意识定位于最合适干这种活的,莫过于亚马逊这个职业这个结论的里肯,有点死板的这样回应道。

    “我知道,不是还有其他人吗?”我试图用自己的坚定自信(?)的目光,给里肯指点'迷'津,可惜他并能感受得到,而是'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呀。”

    我猫着嘴,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中,指了指自己。

    然后,十二道疑'惑'的目光,都变成了惊讶,然后微微带起了怜悯。

    喂喂,你们这些混蛋,竟然看不起本德鲁伊!!

    “阿尔萨斯老弟,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失败并不可怕,千万别一时意气,将自己的生命给达了上去。”

    汉斯用一副让人极度不爽的,语重心长的语气对我说道,若不是空不出双手,他一定还会拍着我的肩膀以示沉重。

    “为什么不我不可以?”

    “……”

    里肯翻了翻白眼,这不是明摆着事情吗?

    “上百个沉沦魔巫师的火弹,阿尔萨斯老弟,你觉得你能挨过多少轮?”

    里肯试图挽救眼前这位莘莘学子,如果不是地狱入侵,或者自己不具备成为冒险者的资质的话,他将来的伟大梦想,是在继承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餐馆的同时,成为一名业余教师,被渴望求知,爱护自己的孩子们包围拥护着,也是一种乐趣呢。

    “这个……很多轮吧。”

    我扳着指头数起来,呃……应该的话,肯定不下十轮,着还是全部命中的情况下,就算我的速度比刺客和亚马逊慢,灵活'性'大大打折,也不至于会被全部火弹命中吧,起码能躲过三分之二的攻击。

    这样的话就是三十轮,再加上可以当洗澡水用的恢复活力'药'剂,而且沉沦魔巫师的火弹,也不是机关枪,可以连着发,这些因素加在一起,足够我在沉沦魔巫师的'射'程里,来回跑上百多个来回了。

    果然,听到最后的数字,里肯的神情呆滞起来,脸上写满了不信。

    “哦,顺便说一下,我的抗火属'性'最高可提升至173点。”

    顺便个屁呀!这种事情该早点说出来呀你这个死有钱人装备暴发户!!

    声音落下的瞬间,众人都产生了一个掀桌的冲动。

    “我还是走体力路线的德鲁伊,生命值……这样的话应该不低了。”说着的时候,橡木智者已经被我抱在怀里。

    “我的速度,和伤害输出,大家也看过了吧,就不用多说了。”伸出指头,我继续不紧不慢的说道。

    “鬼狼的实力,大家也见识了,等冲到里面,我还能再召唤出三只。”

    每一句,都像一记重锤般,敲打在里肯他们心上。

    出于职业习惯,里肯和汉斯,立刻重新计算了可能'性',结果发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成功的几率很高……不,是绝对能行才是,只要这位阿尔萨斯老弟在整个行动中不犯下太大的失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