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里肯的战术
    “轰隆隆

    阴沉沉的天空上,第一道轰鸣的闪电划破乌云,照亮了整个阴沉沉的草原。刹那间的雪白世界,将每一个人,每一个沉沦魔,那一张张充满了决然和杀气的脸孔,修饰的狰狞无比。

    “啊啊啊啊!!”

    情不自禁,一声声原始的嘶哑怒吼从各自喉咙里涌出,就仿佛群狼朝猎物扑杀过去时,发自本能的腥热喘息一般,带着浓烈杀气的死亡嚎叫声。口中的唾液似乎也夹杂着了鲜血的腥味。

    对面的沉沦魔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又仿佛没有,只是一种生命的本能直觉,让它们感到这次的战斗。那股全所未有的压抑,沉重,和凝聚起来的杀气,都给人一股暴风雨来临前的惨烈气息。

    战斗还未开始,对面的冒险者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就让它们仿佛看到了在黑暗的草原天空下,凄凄冰冷的雨水中,满地铺着的同伴的鲜血和尸体。那黑与红交织,生与死舞动的修罗之地。

    这种不详的感觉,让它们下意识的将手中的小片刀握得更紧,红面獠牙的丑陋脸孔赶上,表情混合着恐惧和狰狞,看起来扭曲到了极点。

    它们没有动,都在等待着它们的老大毕须博须的命令,第二世界的沉沦魔。已经有了一定的组织和纪律性,不像第一世界那样,除非是有命令。不然只要一看到冒险者,它们都会不顾一切的舞着小片刀冲上去。

    毕须博须站在正中央,被里一层外一次的沉沦魔团团保护着,其他沉沦魔能够感觉到的不同,安当然更能深刻的感觉到。但是也无法说出个所以然。

    摸了摸从前两天前就一直叫个不停的肚子,它心中最后的一丝,对那十几个冒险者此刻所展现出来的决然无回气势而产生的谨慎,也被抛的九霄云外,取而代之的是直欲将对方生撕录皮的愤怒。

    这一切的思考和情绪,也只不过是天空之中那个响雷闪起落下的时间,五六里的路程,对于冒险看来说实在太短了,如果是刺客和亚马逊全力狂奔的话,只需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能越过。

    包括亚马逊的两个女武神和刺客的影子在内,一共十七人,在照顾了速度较慢的圣骑士和沙漠勇士的情况下两个巫师直接坐在了野蛮人肩膀上。短短几个瞬间,就将这段距离完成了一半。”

    第二道粗大的闪电,紧接第一道没多久。便再次从乌云中笔直落下,伴随着这道闪电响起的,还有毕须博须那愤怒的尖叫声。

    瞬间。一直站立不动的四千多只沉沦魔,也开始有了动作,宛如一个个红色的洪流,似有规则,又似杂乱无章的开始涌动起来。

    最前头的沉沦魔开始跑动起来,高举着手中的小片刀,声嘶力竭的大喊着“拉卡尼休”脸上尽是因为残暴和恐惧两种情绪,籽杂在一起之后的玩命式疯狂。

    数千声发自疯狂本能而高喊出来的“拉卡尼休。”组合起来之后宛若一道实质性的震动波,瞬间就将天空上的雷鸣压了下去,厚重的云层,似乎也要被这一声大喝给震散,十多米粗的巨大闪电,在这一声大喝前面也要黯然。

    “喂喂喂!”

    看到这一幕,我们的速度不由自主的放慢了下来,面对数千敌人,可不是论什么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时候了,要是这种情况下还满脑子热血的冲上去。那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圣骑士巴尔,看到这种情况,不由大喊起来,看着前后的两位,圣骑士里肯和巫师汉斯。

    “你们不是说这些沉沦魔饿了七八天,已经士气大降,实力不及以前的三分之二了吗?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看看脚平迎头冲上来的沉沦魔,那一张张疯狂到了极点的扭曲面孔,哪还有士气大降的半分样子,分明就是一副抓了狂,要拼命的模样,和我们前面所说到的面临绝望之地,哀兵必胜的感觉差不多。

    “你问我,我问谁,大家不都一样,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战斗?我也是听了大部分有过经验的冒险者,这样说的,难道被那些家伙给忽悠了?”

    里肯率领着大家,速度不断放慢,再放慢,同时面带无辜的看着我。

    “应该不会,这种大事,就是野蛮人也不会轻易忽悠别人,而且来,它们的确是一副士气不振的样子,这一点是假不了的。”

    坐在野蛮人佣兵肩膀上的汉斯,因为队伍冲刺速度的急速下降,也一跃而下。面带冷静的分析道。

    “而且这些沉沦魔也没有饿到绝望的的步。所以。我估计出现这种情况。有可能是两种因素,第一可能是因为我们的气势,暴露的太快了,给这些沉沦魔的压力和冲击力,太大了。第二是因为天气的因素,会受天气影响的不止有人,怪物也一样,这种阴沉沉的气候,再加上多日滴粒未进,所产生的压抑和暴躁,在我们出现的那一刻,集体释放出来,”

    “的了。现在分析有个屁用,快点后退。巫师,亚马逊和刺客,都给我后退。”

    里肯爆出一声大嗓门,虽然在那震天的拉卡尼休声中,显得如此脆弱,但总算还能给附近的其他十二人,来个,震耳欲聋。

    眼看自己的精彩分析就这样轻易被里肯打断,汉斯十分瑕丽的瞪了对方一眼,也知道现在实在不是分析的时候。这哦“饥一个搞不好,甚至有可能会团灭。

    团灭,这个词,对顶尖冒险小队来说,看似遥远,却从来都是十分的逼近,不要以为顶级冒险小队就没有危险,相反,为了变得更强,他们必须比那些普通的冒险小队。在离死神更近的地方,演奏用自己的生命所编制和伴奏出来的舞蹈。

    所以,这种危机紧急情况。无论是对于肯德基小队,还是汉巴格队,都没少遇到过。至于我,那个,咳咳”怎么说好呢,还是请无视掉我,先将镜头放到其他人身上吧。

    没有一个人表现出哪怕丝毫的慌张,不满的嘀咕了一句之后,汉斯和另外一个巫师,施展瞬移。立刻就出现在队伍后方。

    其次便是亚马逊,越退后了一段距离,手中的长弓立刻开始收割起了前头沉沦魔的生命,而刺客则是退后了一小段,将自己的身影隐藏在近战冒险者身后,开始在自己认为合适的位置摆放魔法艘阱。

    “两翼散开,且战丑退,实在不行的话,今天就放弃吧,阿尔萨斯老弟,你要多小心点,把眼睛放亮了,跟紧我们的步调,千万不要陷入包围之中。”

    里肯说着话的时候,已经和最前头的沉沦魔交锋上了。

    其他十二人,都有着面临这种危机的丰富应变情况和判断能力,就算里肯不说,也知道该怎么说。里肯将这话吼出来,一大半还是因为我的存在。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陷入包围。此时此刻,面对尽显疯狂的沉沦魔大军,他们真的没有多少余地,可以空出手脚来帮我解围。

    “知道了,安心吧,我将会成为一根最优秀的尾巴,绝对不会落下的。”

    血腥战场中的小玩笑,让大家脸上紧绷的表情,都放松了不少,各自心中涌出了一股豪情。

    “移动,移动!!”

    接触战一开始,在里肯的指挥下,我们就打起了游击战,今时不同往日。在这些已经疯狂的沉沦魔面前,哪怕只是稍微一个疏忽,都有可能陷入包围圈之中,再也无法突围。

    形象点去形容的话,把数千沉沦魔比喻成一个圈,我们十三个人,和后方的毕须博须,则是两个小黑点。

    现在,在毕须博须的指挥下,这个圆圈,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将我们这个小点,给圈到它们里面。

    而我们,则是在里肯的指挥下,一剪也不能停留的战斗着,移动着,在沉沦魔大军这个圆圈的边缘上,不断圆滑的挪移着,保持不被吞噬进里面。在圣骑士巴尔切换了精力光环以后。我们的集体速度比沉沦魔份,再加上里肯调度有方,每一次移动的站位都十分之精妙,我们才能够在勉强保持着这种局面下,一边一点点的收割着沉沦魔的生命。

    无时无刻不在杀戮,无时无刻不在奔跑移位,这已经非游击战能够形容,再前面加上几个字吧,闪电式即时游击战。

    说实话,我还从未体会过如此,,也不能说是激烈,更激烈小更高强度的战斗,我还是经历过很多的。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就当是从未经历如此神经紧绷的战斗吧,几乎每踏错一步,思维晚上一秒小都有可能陷入困局。

    自己以前的战斗方式,可都是蛮打蛮干式的,不是说没有技巧性,是没有多大的策略可言,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跑。很少说在这种情况,还要坚持下去。不放过最后一丝机会。

    这才是真正的冒险小队的战斗呀,他们几乎天天都要面对着比我和加莫罗之间的战斗还要更凶险的战斗,缺乏实力上的优势,让他们逐渐拥有了优秀的策略意识和临场判断力之类的过人能力,这些菜是他们生存下来的根本,也是自己所缺乏的。

    “吼!!”

    小二一个。一百八十度转身,强壮的体格和带起的狂风,立剪将周围还在纠缠着的五六个沉沦魔撞飞,我适时的一跃而上的它的背上,在我抓紧的瞬间小二一个高高飞窜。立剪跟上的队伍,半空中,我从小小二背上一跃而起,落地瞬间。狼人的爪子高高发,下,瞬间就带去了一只沉沦魔的生命。

    野性狂暴!!

    几爪子下去,一层淡淡的黄色光芒,在自己的狼人身上浮现出来,移动速度和攻击伤害顿时增加不少,同时附带微弱的吸血能力,这就是狼人变身下的野性狂暴技能,持久战里面的超实用法宝。

    其他诸如焰拳,狂犬病的技能,虽然威力巨大,但是消耗也不少,如果将它当坐白水一样用的话。那你会发现,自己的法力值也会如同撞了一个完全扭开的水龙头般。不到几分钟就流的一干二净。

    我现在,要以一个普通德鲁伊的存在,去学习,去体会里肯他们的能力,当然也要以一个普通德鲁伊的能力去适应,否则根本就感受不到这种气氛所带来的感悟。

    毫无疑问,这些第二世界的顶级冒险小队,为我展现出了一片全新的战斗体系和世界,虽然以后我未必能够用得上,但是技多不压身,更何况经验上自己还是个半吊子,更需要在这方面多做努力,吸收经验,触类旁通。

    当然,如果真的出现危险,对于讣爱的。圃人的雷人的,让自只学到了不少东西的第注一介前辈们。我是绝对不会吝惜于展现自己的能力去挽救小一切都要在安全,皆大欢喜的前提下去进行。

    怎么说到后面,意义好像变了许多呢?应该是可爱可敬的吧,只不过他们的队伍名字实在是让人无力吐槽的说,,

    等我一记野性狂暴施展下去,里肯小队又已经急速移动,和自己拉开了近百米的距离,乘着野性狂暴的速度加成还没有消失,我连忙一跃而去,踩在一个疯狂扑杀过来的沉沦魔的背上,重重一蹬,贴着沉沦魔的头顶,从他们上空掠过,几个起落之后,立刻跟了上去。

    至于旁边身后的根本不要紧,以它的强大实力。就算在这数千沉沦魔包围中。来个对穿,也绝对没有问题。

    换做是小雪。更是有能力在这数千沉沦魔大军之中,独自一人狼?取下毕须博须的首线

    思考,不断的思考,如何跟上不断移动着的冒险小队的步调,如何跟上,是跳,还是和小二配合?如果在跟上的同时。尽可能消灭多一点沉沦魔,如何在尽可能多的消灭沉沦魔的同时,节约自己的体力和法力。

    虽然在战斗激烈的程度上,远远不能和自己以前那几场战斗相比,但是大脑的转动。却是前所未有的激烈,思维一劾也不能停止,稍稍一滞,就有可能陷入困境。

    我从来没有在战斗中,大脑如此高速的转动过”啊,也不是说我以前战斗的时候不动大脑,虽然大多数情况下的确是没怎么动,但也不是绝对没有动,偶尔还是会心血来潮,突发奇想,收割敌人生命的同时吐槽一番或者回忆一下维拉丝她们的说。

    低声或许,这应该叫走神才对吧,,

    咳咳,总而言之,都给我听好了,我是个会在战斗的时候,时刻思考着该如何才能转动脑子的,勤学上进的好长老。

    怎么回事?这种莫名其妙的不爽感,老觉得自己网网又吐槽了自己一次。话说这个“又”字的用法也算是吐槽的一部分么?

    这样一想,动作立玄慢了半分,等回过神来,和里肯他们之中最近的一个,已经拉开了百多米的距离,偶尔能察觉到对面一丝担忧的目光瞬间从自己身上划过沉沦魔杀声震天的阻隔中,他们实在无法分神大声吼叫让我快点跟上。

    啊啊,又走神

    狂犬病!

    在狂犬病技能的强毒下,顿时一大片绿油油的“变种”沉沦魔出现,沉沦魔的毒素抗性不高,要不是考虑到十级的狂犬病技能法力消耗不菲,我还真打算用这个技能,好好给这些沉沦魔一点颜色瞧瞧,各种意义上的颜色,

    不到片亥,前面一大片妄图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的沉沦魔,就成片成片的到下,少说也有十二三只,立刻就化为了一滩腐水。

    再算上毒素时间没过,还有一些距离较远的,被扩散的毒素传染上却没有死,只扔掉半条小命的家伙,这样一算,十级的狂犬病,所造成的整体伤害,足够让五六十只活蹦乱跳的沉沦魔,变成一堆肥料。

    也只有法师的群体魔法,如暴风雪,冰封殊之类的。才能造出这种程度以上的杀伤力了。问题是这些群体魔法的法力和精神消耗,要远远高过于狂犬病。

    当然,法师的精神力和法力也要远远超过德鲁伊就走了,按百分率计算的话,也实在没有多少让自己产生优越感的余地。群伤方面,真的没有职业敢和法师叫板。

    一个。狂犬病下去,前方顿时空出一片个置,乘着这转瞬即逝的机会,我立刻一跃而起,后面的有灵犀,几乎在瞬间也高高跳了起来,将我放到它背后的位置,几个急速飞窜,重新跟上了大队。

    这一场战斗下来。脑细胞估计要死不少吧,我暗暗感叹道,不过心里却还有一个更大疑问。

    这场战斗。里肯他们究竟要怎么打?按照这种情况看来,根本就只有撤退的份了。

    当然我将这种疑惑的目光,传达到里肯他们的眼睛中的时候,脸上沾满了不少鲜血。而显得特别狰狞的里肯,朝我露出了一个不怎么爽心悦目的狞笑,口中轻轻吐出了一个字。

    绕!!

    大脑急速转动了一会,终于明白了里肯的意思,是呀,这么简单的事情,自己怎么就给忽略了呢?

    正如我网刚形容的,将自己这方,还有毕须博须率领着的一群沉沦魔巫师,比喻成两个小点,而沉沦魔大军就是在毕须博须的指挥下,妄图将我们这个点吞到自己肚子里的圆圈。

    仔细想想,原先彼此的站位是这样,我们和毕须博须两个点,各自站在两边,中间隔着一个圆圈。

    那么,是不是可以用一种比较隐蔽,让毕须博须无法察觉到的方法,也是就像现在。一边战斗,吸引住毕须博须的精力。

    然后,一边慢慢绕着这沉沦魔大军这个圆圈,百八十个弧度,来到毕须博须那一边呢?最近书评区突然冒出了不少喷子呢,难道说我这本书又上了什么奇怪的推荐?

    还是那句话。这生活吐槽文,如果你抱怨的是写作风格的话,请点右上角,不要在书评区留下任何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