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淡定帝
    3327第六百四十九章淡定帝

    巨大火焰新恐怕玩过游戏的人都知道。就是大菠萝的招牌技能,两只蜥蜴大手一拉,很牛的做出一个胸肌扩展姿势后,便有一圈猛烈火焰爆发出来。攻击非常广,通俗点说就是全屏攻击。

    而巴尔自己的招牌技能中,首先是白霜,相信很多人也知道,很恶心的一种技能。不草附带冰冻作用,而且能刷刷的将人推出大老远的地方,就算是力量最强的圣骑士也野蛮人也无法幸免,是近战职业最头疼的技能。

    这一点,也足够说明了巴尔比大菠萝要难应付得多,毕竟大菠萝只会火焰魔法,一个冒险者队伍,想凑齐几套单一的抗火装备并不难。

    而掌握火焰新星和白霜技能的巴尔,却是玩转冰火二重天,冰火双高抗的装备。或许精英冒险队伍能凑齐一两套,但也仅仅是一两套,无法保证整个队伍所有成员的安全。

    法力燃烧就更容易理解了,以巴尔的实力,一个法力燃烧保证能将法师满值的法力抽的一干二净,这是绝对无需怀疑的事情。

    拥有着这些或恶心或无赖的技能,可以说,巴尔要比大菠萝难对付上十倍不止,当然。这只是在第一世界的投影,到了以后,第二世界,甚至是第三世界大菠萝的尖体,它那专一而精的火焰力量,就会变得更加恐怖起来。

    心里一边衡量着两大魔神的能力,这时候小雪和巴尔的战斗已经开始打响了。眼看只有小雪一只狼冲上来,巴尔感到自己的尊严似乎受到了损害,不由愤怒的尖笑一声,骨节般的手肢一挥,习惯性的往小小雪扔了一个燃烧法力。

    燃烧法力作为瞬发技能,没有起手招式,也没有固定的表现形式,而是直接作用到施术者身上,所以,这种法术只能抵挡,而不可躲避,就算小小雪的速度再快也没用。

    不过,巴尔这次显然失策了,作为近战为主的鬼狼,小雪现在尚还没有生成法力这种玩意,就算是光烈怒破击,消耗的也是它的体力能量。而不是法力。某种意义上来说,鬼狼的构造比起我们冒险看来说,更接近于能量本源的本质。

    法力燃烧没有作用,巴尔顿了顿,仅仅是这刹那间,小雪就已经冲刺了上百米的距离。这种速度下,离巴尔的近距离接触,也只是一个呼吸左右的时间再已。

    仅仅顿了片刻吧尔又行动了,挥手之间,就是一大片诅咒之雨,这片血红色的诅咒之雨,覆盖的范围足足是一只地狱妖妇的几十倍左右,相当于一个大队的地狱妖妇同时施展。

    燃烧法力没有用,那血腥法力诅咒的作用,对对手来说自然也就形同抓痒吧尔这点智商还是有的,所以它这次施展的是防御诅咒。

    相对于巴尔这样强敌来说,身为防御相对薄弱的鬼狼小雪的物理防御还是有点不够看的,要是被这么一诅咒,那就更是脆弱如纸。

    巴尔这一个防御诅咒,可谓是命中了小雪的死**,逼得它不得不一个九十度拐弯。从这片庞大的诅咒之雨面前绕过去,这样一来,消耗的时间自然也就多了,让巴尔有了更多可以施展的空间。

    虽然防御诅咒被对方闪了开来,但是巴尔原本似乎也没幻想自己的诅咒之雨能够命中如此快速的对手,它的尖笑声透露着几许得意,同时,另一种法术开始施展开来。

    只见巴尔的身形突然高频率震动,乃至模糊起来,片方之间,不断震动的身影竟然一分为二,化作了两个巴尔。

    “噗一!!”

    原本还跪坐在餐布上,悠闲的喝茶看戏,甚至在面前摆了几盒维拉丝准备的点心的我。突然一口茶喷了出来。

    这,,难道说”邪恶假象?

    邪恶假象。可以说是巴尔的绝招了,说是假象,但千万别被名字所欺骗,巴尔制作出来的这个假象,可是有着真身的大部分能力。

    据卡洛斯说。投影级的巴尔,也就是眼前这只。所制造出来的假象,具备正体百分之百的实力,不过,虽说是百分之百复制,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攻击幻象的话,它的生命会比正体流逝的快很多。

    第二世界的巴尔分身,邪恶幻象能够复制自身百分之八十的实力,而巴尔的正体。能够复制自身百分之五十的力量,至于为什么越是实体,复制出来的幻象的实力百分比反而越低,不能理解的童鞋请再履行一次九年义务教育。

    因此,巴尔会邪恶假象我不奇怪,但作为它的绝招,按照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描述,一般来说,巴尔都是在生命值掉落一半以后,感觉不妙,才会施展这招邪恶假象。

    而如今小雪还没有近身,真正的战斗还未打响,这家伙就迫不及待的祭起了自己的绝招,莫非又是主角光环在发威?

    小雪究竟会怎么办呢?是先对付比较好啃的假象,还是无视假象,直接对付真身?

    原本以为会出现一眸子试探接触战的战斗,一下子就进入激烈阶段,我不由凝神看着,虽然多出了一个和巴尔拥有同级别能力的假象,对小雪的形式更加不利,不过以小雪的能力,现在还不用太担心,等它支持不下以后再

    邪恶假象出现以后,两个巴尔同时尖笑起来,加倍的折磨着我的耳膜,这时候小雪已经冲到离巴尔不足五十米的距离,以它的速度,一眨眼间就能做出攻击。

    显然,巴尔不会眼睁睁的等着对方上门,两个,巴尔同时大手一招,又玩起了手段。

    腐烂肢体,而且是双倍的腐烂肢体。

    之间地面上突然冒出数十组触手,每一组由长达四五米的三根腐烂触手组成,这些强而有力的触手不断在半空抽打着,像长了眼睛似地,朝小雪的身上拍打过去。

    从我这边的角度看,那些密集的触手,就仿佛一片茂密森林,瞬间就将小雪的身影包围在里面,然后进行不断的抽打,这种覆盖性的打击下,就是一只蚊子也休想躲过。

    “嗷呜。

    面对巴尔的无赖手段。密集的触手从林里突然传出小雪的吼声,下一玄,它雪白而巨大的身体,仿佛突然化作了一道细小的白光,竟然不可思议的从这天罗地网之中。穿越,再穿越,那些来势汹汹的触手。只能抽打到它身后留下来的残影。

    这才是小、雪的真正速度,而且,如果它愿意的话,还能通过融合技能,抽取其他四只鬼狼的速度,瞬间爆发出更快的速度,就好像卡洛斯的超级瞬步一样。

    当然,这里指的像,是形式而不是速度小雪的速度和卡洛斯相比,还有着相当一段差距。

    只是一瞬间小雪就从看似不可能的腐烂触手包围中穿出,凌空一扑。自两个巴尔头顶上掠过,白光一闪,在它们呆滞的目光中,分别留下数道深深的血痕。

    下一刻,巴尔尖叫一声,猛地往后一退,两道箭头型扩展出去百色霜雾,自它掌中推出,正是近战职业最恶心的白霜技能。

    这一记白霜的施展时机刚刚好,正好是小、雪前脚着地的瞬间力已去,新力为生。

    只不过,它明显的忘记了鬼狼的招牌能弈。

    瞬移!

    在碰触的一瞬间,小雪的白色身影徒然消失,出现在巴尔身后。

    通过刚刚的一击,它已经判断出哪个是巴尔的幻象,哪个是实体,因此,好不犹豫的,它朝那只额头上的伤痕已经完全消失的巴尔扑了上去。

    竟然想无视幻象,直接攻击实体,太霸气了。

    这一刻,我深深被小雪的彪悍战斗风格所震慑,难道说,以谁更具主角相而言,自己竟然又输给了自己的召唤宠物?

    咦,为什么我会说“又”呢?

    不过,巴尔也的确厉害。要知道,平时小雪可是很少会使用到瞬移的,光烈怒破击经常用。但瞬移却十分少。

    以小雪的实力,集速度和力量为一体,本来就已经是十分强横的存在,要是再加上瞬移,那就真的像是开金手指了,所以就连小小雪,为了磨练自己都,都下意识的不愿意使出来。

    如今,仅仅是在战斗开始,巴尔就逼得小雪不得不使用禁封已久的瞬移,可见现在的小雪是如何谨慎,虽然战斗风格狂傲,但它的内心却是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轻视。颇有那么点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的睿智作风。

    都是我这个主人教导有加呀,嗯嗯!

    很快,这场混乱的战斗就开始进入了白热化。

    说混乱一点也不假小雪的速度,再加上近乎**一样的瞬移手段,让巴尔即使分了身,也颇有点使不上劲的感觉。

    作为一名触手怪,巴尔最喜欢的,当然还是召唤腐烂肢体,或者在近战中伸出触敌人,一般来说,面对自己无数量众多的触手,天罗地网式的抽打攻击,就算是刺客也无法躲闪。

    但是对付眼前的敌人。却偏偏一点作用都没有,有时候一个不小、心,腐烂肢体召唤的太多了。满地都是,甚至反过来阻碍了自己移动,而被逼自行清理一些。

    巴尔虽然也会瞬移,但是以瞬移对付瞬移,那本来就是很扯淡的一件事情,巴尔几次尝试,未能捕捉到小雪的半根毫毛以后,早就已经放

    了。

    时间的拉锯战,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战场上到处都是小雪的身影,巴尔召唤出来的满地腐烂肢体,也像是身处于不断变换方向的激流里的一大群海藻,恶心的四处蠕动抽打着。

    时不时,巴尔放烟花似的的出一个火焰新星或者白霜,要是被小小雪绕晕了头,就干脆往自己头顶上扔个诅咒之雨,保准能将对方逼走。

    这样的战场还不叫混乱。那就没什么能称之混乱了。

    小雪的压力也不轻,这一点,就算不从心灵感应得知,光看战场的局势就能明了,巴尔奈何不了它,并不等于就是小雪占了上风,相反,面临两个巴尔的夹击,它现在的劣势很明显。

    那满地的腐烂肢体,巴尔并没有白白召唤,虽然暂时奈何不了小小雪,但是那全方位的攻击,却使得小雪必须不停的躲闪,丝毫不能停留,歇息片刻,当密集到实在没有足够的空间躲闪时,还得用光烈怒破击清理出一片。

    而巴尔的火焰新星,白霜,还有防御咒诅,都是大范围,地上密密麻麻的腐烂触手,阻挠了小雪的旷沁,几乎每次只尔施展出来”小它都必须靠着瞬移才能躲冠知

    在巴尔的不断施展下,小雪使用瞬移的频率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虽然瞬移是鬼狼的天赋技能,但是每次施展还是得耗费一定的体力。

    总而言之。小雪现在完全是靠着自己的速度和瞬移能力,不惜代价的损耗体力,才能和巴尔维持在这个僵局局面,双方现在比拼的是体力和耐心,都在时刻等待着对方先出现失误,或者体力跟不上。

    以小、雪的谨慎,出现失误是不大可能的小所以最关键的问题还是体力,这场战斗的本质,比拼的就是谁能在这种高消狂之下,支持到最后,而这一点上,小雪明显输于巴尔。

    就算是使用融合技能,抽取其他皿只鬼狼的体力也不行,作为魔神投影,巴尔的体力不能说是无穷无尽,但是比起小雪,无论是体力还是回复能力,它都在十倍以上。

    不过无所谓,这场战斗从一开始,我就没指望过小雪能够独自拿下巴尔,只要小雪能够在巴尔的强横实力下保持不败,并压榨出自己的最后一滴体力。那么这场战斗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当然。若是它能在战斗之中突然爆发,再次获得晋升,那自然就最好不过了。要是真的个这种好事,恐怕小雪还真能独自拿下巴尔的人头,”呃,是触手头才对。

    不过这样的希望很渺茫,毕竟小雪这几年一直跟在维拉丝她们身边,没有进行过什么磨练,积累不足,精英晋级,每一次都是质的变化,需要庞大的积累,可不像热血漫画里面的镜头那样,死个人,愤怒一下,吼两声就能解决问题。

    现在。就看小雪能支持到什么时候了,支持越久,积累的战斗经验越多,对它来说当然是好事,特别是最后时刻。体力不续的危机时玄,在这种生死一线的情况下,更是对自身的一种考验,在这种情况下支持一分钟。比普通情况下天收获的都要多。

    说到底。最后还是要考验我的出手时机呀。竟让小雪得到充分锻炼,又不至于让它发生危险,我这个主人的压力也很大呢。

    喝一口茶,我眯着双眼。继续观战。

    大概是察觉到了小雪的体力情况。虽然被对方的爪子挠的浑身是血,狼狈之极。不过想到很快就能将这只讨厌的小虫子干掉,自己现在越是被抓的愤怒,等会形势逆转的时候,复仇起来就越痛快,巴尔还是忍不住得意起来,甚至不介意小雪给自己多来几下。

    所以。它突然变得不那么着急了,现在的战况很明显,这只小虫子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让它多蹦醚一会,以积累复仇的快感,也是一种

    而积累这种乐趣的同时,还可以做另外一件让自己痛快的事情,这种一举两的的事情,在巴尔心中酝酿起来。并很快做出了决定。

    它现在要先享受另外一种痛快,就是远处那个在喝茶的家伙,竟然还铺了餐布,太嚣张了!!

    数遍自己的记忆,巴尔也没能找到比眼前这个家伙更嚣张的人,即使是那些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而跑过来将自己秒杀的强者,也没有如的此嚣张过。

    虽然只是区区一个投影,只有从实体残留下来的不足百万分之一的尊严,但是好歹也还是纯正的魔神尊严。这一幕,让巴尔感到颜面尽失,对对面那个喝茶的家伙,甚至比眼前这只将自己忙的团团转的小虫子更加窝火。

    毕竟。这只小虫子也是对方存唤出来的。

    虽然正体和分身都被小雪缠的走不脱,不过并不代表巴尔没有办法1只是略略一想,它就有了决定,像是扑了厚重粉底的雪白面孔,露出奸笑,算好距离,突然来了个瞬移。

    虽然以巴尔的实力,不可能在相隔如此远的距离下,直接瞬移到对方面前。不过也并不需要,不是吗?

    召唤腐烂肢体。

    “咦?”

    眼看其中一个巴尔突然离开,我正还在莫名其妙之中,突然感觉餐布下一阵震动。有什么东西突然从地上隆起。

    紧接着。四五组粗大的触手,直接将餐布,包括摆在上面的茶壶和点心盒子一起掀飞。

    “咚目瞪口呆之下,一个盒子从天而降,眼前顿时一片抹黑和滑腻,盒子里面装的网好是维拉丝做的奶酷饼干。顺便一说,还没吃完。

    无言低下头,让盒子自由落下,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粘糊糊的奶酷,看着十多根触手,在自己面前群魔乱舞,和四只鬼狼战成一团。

    “锵还没等自己发表什么感想,被掀起的茶壶。再次砸在自己脑袋,像一顶奇形怪状的帽冠般,歪歪扭扭的挂在头顶上不肯掉落,里面滚烫的茶水,自然也随之倒洒,倾盆大雨般从脸上流落。

    无言的呆愣了片刻,我轻轻呼出一口气,告诉自己要淡定,淡定,然后将杯子里面,泡着一块掉落进去的奶酷的茶水,小口小口喝干净。

    “小、雪,我给你五分钟,,不,三分钟的时间。”

    然后。从某淡定帝的牙缝里,句的蹦出来如此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