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毁灭仆从,第一次爆发全力的剧毒花藤!
    327第六百四十六章毁灭仆从,第一次爆发全力的剧毒花藤!

    虽然咱这个宅男,已经七年没摸过电脑,暗黑游戏更是十多年没玩过了,不过对于游戏里的巴尔王座的战斗流程,还是有那么一点印象的。

    当然,现在想要回想起这些模糊的印象,还是得借助真正的实物才

    比如说眼前。看见这群沉沦魔,突然就有一种洗然大悟的感觉,眼前的景象和模糊的记忆联系在一起之后,顿时觉得是破开迷雾见青天。

    呃,记得的话,应该还有第二批吧,总共好像是五批,第二批怪物是什么呢?

    我顿时苦思起来,找到了那么一点记忆,其他相关联的记忆,也朦朦胧胧的相续涌出,不过毕竟无图无真相,就是感觉到被一层迷雾笼罩着,若即若离,介乎于迷蒙和清晰之间。

    不过这一切。还是必须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这里得符合游戏的流程才行,这个现实的暗黑世界,已经比原本的游戏多出太多的东西,我可不敢再想当然。

    回神之间。”雪它们已经和沉沦魔混战在一起,能成为第一道关卡,这些沉沦魔可再也不是罗格营地那些,就差没在额头上贴“菜鸟冒险者练习专用”几个大字的小奶妈。

    这几十只沉沦魔,可是摇身一变,成了带着孩子嫁过来的心狠手辣的继母,原来手中那把纸糊似的,砍人不疼不痒的小片刀,如今都加上了一层激光镀膜,就算是身穿铠甲的圣骑士,也照切不误。

    ,这些沉沦魔都有六十级上下的样子,实力都快赶上几年前那只突然降临在罗格营地里的,被我干掉的的正牌沉沦魔了。

    但是,实力上虽然相近,这些沉沦魔的智商,却还是投影级的,远远赶不上那只正牌的沉沦魔,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否则的话,就算是小、雪它们,也要面临一场苦战了。

    智商不行。那就好办了,第一世界冒险者最大的优势是什么?不是实力。是脑袋。

    我一边抽出籽”一边看着战场,见五只鬼狼和剧毒花藤,已经控制住了局面。便没有再插手的意思。

    要说自己在这个暗黑世界,杀过的最多的怪物是什么,那绝对是这些沉沦魔了,说的难听点,它们**一撅,我就知道它们要拉什么屎了,实在是没有战斗的**。

    领头的是一只助《级的沉沦魔巫师,耍着一把技头上镶嵌着骷髅头的鬼头技,叽拉哇拉如同披头散发的非洲食人族巫师。

    它的对雪,这家伙也不亏是肋《,虽然被小雪要的东到西歪,但另外一只手上的小、片刀,依然是刀光剑影。气势非凡,还时不时将鬼头杖一挥。将那些地上躺着的沉沦魔尸体复活。

    冷不防的,就在沉沦麾巫师摇摇欲坠的时候,从地下张开一张血盆大口,相当爽利的咕噜一声,将它整个吞了下去。

    是剧毒花藤。不过,能如此顺利将一只六十多级的凹《怪物,虽然是一只已经垂死的虚弱助《,这样吞噬掉,也是不多见。

    眼看自己的对手被剧毒花藤不打格呼就吞了小雪不由吼吼的向对方牢骚几句。

    不过,这只沉沦魔巫师,也被它玩的差不多了,且实力有点不够瞧,发了会牢骚以后,它立刻将目标锁定其他沉沦魔。

    自己四个小弟可都是吃人不露骨的货色,要是再晚一步,连骨头都没得啃了,小雪如是想到。

    而吃下一只0《沉沦魔巫师的剧毒花藤,显然比吃下十只普通怪物都要饱。心满意足的晃了几下之后,突然打一个饱嗝,吐出一滩东西,一看,有金币。有药水,还有一件白板法杖。

    给我将上面的口水擦干净呀混蛋!!

    不用说,这正是那只可怜的沉沦魔巫师爆出来的东西,只是上面一滩恶心的绿色粘液,却让我顿时火冒三丈,差点就没气的将这只贪吃的花藤抡起来当呼啦圈了。

    不过冲洗干净以后,那把白板法杖的属性到是让我欣喜。

    单手伤害:8力

    耐久度:们的

    需要精力:四

    需要等级:纲

    限法师使用

    团法力

    连锁闪电限法师

    坯暴风雪限制法师

    虽然不是最极品的三技能法杖,而且所加的技能等级也不高,不过这根法杖却依然十分珍贵,而对我来说,最有用的无疑就是暴风雪的技能了。

    暴风雪可是范围性大杀器,虽然伤害没有同为五阶的陨石那么高,不过胜在出,范围更广,而且带冰冻作用,所以哪怕就是原始的,等级2级的暴风雪,都属于战略级技能,用的好的话,能起扭转战局的作用。

    什么时候。能将法师其他两系的几个五阶技能弄到手就好了,一边抚摸着握扣法珠。我一边美滋滋的想到。

    闪电系的五阶技能是雷云风暴,可以控制天气。在天空引发雷电,单位时间内打击锁定的敌人,优点是不用费心控制。施展了以后全自动追踪打击敌人。缺点就是随机,无法控制闪电打击固定目标,当然,这是指原始的雷云风暴。

    雷云风暴这一特殊属性,可是懒人必备呀,一个闪电光圈挂上,那就是晴天霹雳。天打雷劈,光以声势而论,甚至不逊色于火系的陨石。

    还有同是五阶闪电系技能的能量护盾,这一个技能,对法师来说,可以算是和四阶传送技能同等重要的法师保命技能。

    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能量护盾是通过消耗一定法力,创造出一个。全方位的护盾。护盾可以吸收任何伤害,这一点上,和小幽灵的鸡蛋壳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好歹也是五阶技能,能量护盾的吸收能力,当然要比二阶的鸡蛋壳要高许多。

    有了能量护盾的法师,就等于凭空多了几百点生命,但这一点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能量护盾不破,法师就不会受任何负面状态影响,施展法术也不会被打断。

    “心槽来,身体孱弱的法师,所最担心的负面状态,还有大殊几木被打断的问题,都有了更安全的保障。

    唯一让法师们腹议的是,能量护盾表现出来的视觉效果差了那么一点,不是小幽灵的鸡蛋壳那样,将人全身包围,而是在头顶上形成一个小半透明的铜色能量球,因此,能量护盾又被其他冒险者戏称为“头。

    至于最后一个五阶技能,恐怕就不用我多介绍了,法师火系五阶技能,陨石,号称史上杀伤力最强的魔法,咳,如果被正面砸中的话”

    如今,自己总算了第一根附带五阶魔法的法师法杖。可真不容易啊,这还是自己在爆率是其他冒险者的十几倍,每天干掉的怪物,也是普通一队冒险队伍的十倍以上,才获得的。

    不过也不用急,自己现在离起级,都还有一半的经验,而五阶魔法,作为四十八级才能掌握的技能,附带在法技上以后,至少也得好级才能拿上,就比如说这根法杖,附带?级的暴风雪,所以等级需求就变成了凶级。

    乐呵呵的收起法杖以后,剩余十来只沉沦魔,没了沉沦魔巫师的复活,早就倒在了小雪它们爪下这些家伙很穷,地上只留下零星几个金币,我也没放过,收刮完毕以后,向下一对石柱的方向走去。

    第二批怪物是什么呢?这种似知非知的状态,很是让我抓心,恨不得立玄飞步到第二对石柱那里。

    当看到第二对石柱上面雕刚着的数个小解答者和数十个骷髅以后,我不禁一拍脑袋,和看见沉沦魔时一样,又来了次拨开云雾,比然大悟。

    第一石柱的是罗格营地的沉沦魔,第二石柱的是鲁高因的巨大木乃伊,这对应的。

    那么,第三石柱的,应该就是库拉斯特海港区域的特色,议会成员了。

    第四对石柱,则是群魔堡垒最常见的怪物,恶魔巴罗格了。

    通过一一对应比较。那些封尘依旧的记忆,终于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只是第五石柱还一时想不起来,如果一切按照流程的话,第五石柱,也是最后一对石柱。是什么呢?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死神之王才对,可惜又好像不是。

    算了,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巴尔都不怕,这些小喽罗又有什么好担

    定下心,我一脚跨过第二石柱大门,和刚才一样,被一层透明能量门挡住,随之,石柱上浮出了数个。解答者和几十个白骨法师,恐怖白骨,依然是由一个比《级的解答者率领,这个高大的解答者,到是让我想起了在塔拉夏古墓时。和蒂亚那小丫头一起对付的卡片兄,真是怀。

    不过这厮可比卡片兄牛多了,虽然卡片兄是有名有姓的小凹《,不过也就二十多级而已。而眼前的小助丛解答者,可是足足有六十多级,脚下还踩着一个闪电光环。还附带皮肤硬化属性?

    我靠了!

    没什么难度,依然是先解决会复活术的解答者,然后再干掉剩余的小骷髅,唯一头疼的是。那些法师小骷髅胆子不小,几次都将主意打到我头上,逼的我不得不”变身熊人。

    这可是六十多级白骨法师呀。就算是一个冰弹火弹,也够让我这个四十一级的小德鲁伊受的,还是变身熊人,将生命值涨上去安全一。

    看我的黑熊掏心!

    记熊人特色技。撞槌,六十多级的小骷髅应声粉碎,虽然是级别高,但毕竟是皮脆血薄的骷髅呀。

    回过头,正想朝另外一只一边不断后退,一边往自己身上扔火弹的白骨法师追上去,靠,没想到自己也被风筝流了一会。

    没想到刚刚回过身。后面那只本来已经粉碎的骨头。像是时间到流一般,纷纷重组起来。又在后面阴了我一把。

    靠!!

    这次我是冲着小雪它们吼。

    你们再玩,就等着回罗格面壁去吧。

    五只鬼狼和剧毒花藤这才收起戏弄敌人的心思,片刻间将已经被它们玩的半死不活的解答者,包括小助,一一干到。

    剩下的小骷髅也逃脱不留灭亡的命运,收起变身,我屁颠屁颠的走到小解答者旁边。将它腐烂的躯干一脚踢飞,看了一眼,立刻气绝。

    这可是小助《呀。你就忍心给我一件白板么?

    就连普通的冒险者。杀死一个小助都有概率爆出蓝色属性装

    沉沦魔巫师那还好说,虽然同样是白板,但是那根法杖的价值绝对不逊色于金色装备,而眼前的解答者,可就是货真价值的白板了,无论是颜色还是价值方面。

    心里纠结了好一会,最终我还是愤愤的将这件白板实战铠甲收了起来,蚊子小也总是肉,更何况实战铠甲也不是蚊子,就算卖铁匠那里,也能换三四块碎裂宝石呢,只是太占空间了。

    第三石柱,不出我所料,是又一个凹《级议会成员带领的十多只大甲虫,这些家伙人长的不帅,却敢四处乱放电,等哪今年代,暗黑世界进入工业社会的话。都不用,直接抓它们发电就走了。

    不过,清一色属性的怪物,对于普通冒险者幕说反到比较好对付,比如说现在,冒险者就可以不用顾虑其他,换上全套抗闪电的装备,而下一站的巴罗格,则是换上防御高一点,并且抗火焰的装备。

    最怕的还是混属性大军,比如说第二站的白骨法师,有些玩电,有些玩冰,有些玩火。还有放毒的,四大元素都给它们凑齐了,除非是有全套高抗性的金色装备”咳咳,别误会,我绝对不是在炫耀自己什么。

    身为精英级的小雪和剧毒花藤,都有十分强悍的魔法抗性。而变异等级达到六级的另外四只鬼狼,魔法抗性也不低,虽然六十多级议会成员,闪电攻击力很是不俗。但是终究无法对我们造成太大威胁。战斗只持续了五分多钟便结束。

    小级的议会成员到是很痛快,爆蝼煮皇冠,让我好半天丹语氓我忍,就当是积累人品,要是巴尔不给点让我满意的玩意,我就鞭了它的尸!

    第四石柱,巨大恶魔巴罗格,也算是老熟人了,无论是在库拉斯特和加莫罗的一战,还是在群魔堡垒,倒在自己爪牙下的无数普通巴罗格,都让我对它们的熟悉。并不逊色于沉沦魔多少。

    手中那把近两米长的锯齿大刀,还有地狱火技能,对冒险看来说都是大威胁,所以近战职业想要硬抗它们,高防高火抗是不可或缺的。

    小巴罗格依旧痛快。死后给我爆了一件蓝色腰带,还不是金属腰带,而是次一等的重扣带,穷也不是这么的穷法吧,敢给我爆件损坏的木棒看看?

    收起满腹牢骚,我打醒十二分精神朝第五根石柱看去,那里隐约透露着比前面四根石柱要大魄力。好歹也是最后一道关卡,该不会真的来十多只死,神之王那么平凡吧。

    直到来到第五根石柱脚下的时候,看到上面的巨大狰狞浮雕,我才终于想起第五批怪物是什么。

    毁灭的仆从!

    虽然名字相似,但这些家伙。可不是像巴尔的仆从,那些数量众多的打杂癞蛤蟆那样的货色。不。根本就是天差地远,身份就好比奴隶和亲王一样。

    它们是毛尔的真正亲信,比死神之王的地位还高,实力还强。

    如果说死神之王是近卫军。那么,这数只毁灭的仆从,就是巴尔身边的贴身护卫,两者有着很大差距。

    当踏入第五根石柱范围的一刹那,整个大殿都微微晃动起来,一声声仿佛发自远古巨兽的怒吼,从石柱上传出来,让人心惊胆战。

    猛然之间,两边石柱上各刻画着的三只巨兽,睁开它们那磨盘一样大的血红眼睛,宛如年轮一般的凶厉瞳孔,紧紧锁定着我们一行。

    个个水缸大小的狰狞脑袋。从石柱上脱离出来,上面长着牛头人一样的恶魔犄角,到处都是恐怖的倒刺,棱角分明的额骨散发出一股无坚不摧的破坏气息。

    然后是它们那庞大躯体,背上长着两排一米多长的锋利尖刺,一直蔓延到尾巴尖端,整一副远古凶兽的模样。

    看着六只毁灭仆从完全走出来以后的躯体,我落得个目瞪口呆,这些家伙,光以外形而言,和的球上那些霸王龙何其相似,只是那狰狞的头颅,还有长满了尖刺的脊背,让它们看起来比霸王龙更加凶悍。

    这种家伙,光看它们极具强悍攻击力的躯体,和比钢铁还要硬的土黄色皮肤,再加上**米高,几十吨重的庞大体型,不用试探。就已经知道绝对的强横,或许我对付它们没什么问题。

    但其他冒险者究竟是怎么应付,怎么才能将这些如同霸王龙一样的凶兽干掉?六只这样的怪兽加在一起,绝对比巴尔还要难对付上几倍,就算暗黑世界人人都会暴种,也无法弥补如此大的实力差距吧。

    不过很快,当这六头远古凶兽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我就知道,究竟冒险者是如何取胜的了。

    这六头凶兽的实力的确强横没错,但它们却有一个无法弥补的巨大缺陷,那就是速度太慢。

    如果仅仅是速度慢,还有其他办法可以弥补,那就是远程攻击,可是偏偏,这些大家伙并不具备远程攻击!

    拥有如此大的缺陷,无论实力再怎么强,哪怕冒险者只能对它们造成强制性伤害,也总会有办法小将这六头凶兽一一磨死。

    当然,别以为这样,这六头凶兽就没什么,别忘了这只是投影而已,天知道它们的正体速度有多快,会不会远程攻击,看到巴尔手下,竟然还有六头这样的强大存在,实在是让人坐立不安。

    战斗的号角很快就打响了。六只凶兽,而这边,也刚刚好是五只鬼狼,一条花藤,一对一,这样的局面显然也让敌人接受了,都各自奔着自己的对手而去。

    至于我,说起来郁闷小普通一头凶兽不是我的对手,没有挑战价值,但是那头级的凶兽。我又不是对手,除非是变身血熊或月狼但一旦变身的话,战斗又会变得没意思起来。

    果然,自己本体的实力和血熊月狼拉的太远了,根本就不在一个阶段,看来得加快修行速度。将本体的实力提升上去才行。

    只是这样想了一小会儿,敌人都被这群无良的宠物给瓜分了,我这个,主人只好继续当观众。

    小小雪面对的,是一头有名有姓的凶兽助《,叫古难的记录者,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总之,这家伙很强大,速度比其他无头凶兽要快许多。

    不过,在小雪的速度面前。这个“快许多”对古难记录看来说并不具备实质上的意义,而小雪也不敢轻心大意,光看外形,就知道这些巨兽的攻击力和防御力有多恐怖了。

    哪怕被擦上一点,以小雪的防御,恐怕也会皮破血流,甚至极有可能附带眩晕状态,这是能猜出来的事情,体积庞大,或者拿着大型钝器的家伙,攻击一般都附带眩晕。就如一个正常人被大象冲撞了一记,脑震荡已经是最轻的伤了。

    这些巨兽的攻击模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头撞,一种是甩尾,别看它们速度慢,攻击速度可不慢,要是一时大意,可要阴沟翻船了,而背上那些狰狞的尖刺,虽然无法做出攻击,但是至少也可以保证它们的攻击盲点背部不会受敌人的青睐。

    助《凶兽古难记录者更是强悍,依我看,若不是速度慢兼缺少远程攻击,它的实力都可以比肩魔神级了,遇到这种强敌小雪一改前面的轻松,开始挪着猫步,绕着古难记录者心翼翼的试探起对方的手段。

    面对打醒了十二分精神的小雪,古难记录者的攻击更是无法凑效,它不由怒吼连连,那暴戾悠长的吼叫声响彻整个大殿。

    这两个同属于凹存在的战斗,一时陷入了僵局,反而是另外四只鬼狼和普通级的毁灭仆从,打的

    变异鬼狼的实力。要比有着这些霸王龙体型的毁灭仆从强上一筹,特别度上,更是压制的死死,如果它们足够小心的话,那么胜负是没有任何悬念。

    目光落到剧毒花藤的战场上,作为精英,它的实力只比小雪弱一些,对付一只毁灭仆从更是不在话下,此时正带着那只毁灭仆从绕圈圈,而毁灭仆从全身已经油绿一片,显然是中毒不浅。

    不过,也合该这家伙倒霉,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进入世界之石神殿,这里就好像专门克着剧毒花藤一样,老让它陷入到霉的困境,就连吃个怪物都被炸坏胃。

    这不,剧毒花藤躲着躲着,也不知道是一时头脑发昏还是什么,竟然一头从毁灭仆从的脚底下扎出来,好死不死,毁灭仆从那钢爪似地大脚。网好从剧毒花藤的头上踩下,它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眼前一黑,就给毁灭仆从那几十吨的重量,一脚踩了下去。

    乓一!!

    就连隔着几百米远的我,都能异到剧毒花藤那碗口粗的身体,在毁灭仆从的大脚践踏挤压下,发出的吱一声声响,绿色的液体都被压榨了出来。

    毁灭仆从自己也莫名其妙,怎么一直和自己玩做迷藏的敌人,就自己送上门来了呢?

    剧毒花藤怒了。从紧密相连的精神感应里,可以清晰感受到它的酒酒怒火。

    这或许不是它受过的最严重的一次伤害,但绝对是最窝囊的一次,虽然是自己不小心,但是迁怒这种行为,并不是只有人类才会有的。

    还在享受着将敌人踩在脚下的毁灭仆从,突然感到一股让自己窒息的恐怖气势,从脚底下传来,与此同时,地面也突然诡异的凸了起来,让它差点一个没站稳倒下。

    等到它挪开几步。才惊讶的发现,并不是地面凸了起来,而是它脚底下踩着的敌人,突然变大了,那蛇一般的油绿躯体,由原本的碗口粗,猛然扩大了几十倍,变得几近有水缸大小,整个粗大的躯干高高竖上几十米的高空。头顶都快顶着大殿屋顶了。

    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一直对自己的体型有着强烈优越感的毁灭仆从,面对眼前的敌人。产生了一种渺小的感觉小无论是在高度,体型,还是气势实力上。

    而眼前敌人。正微微曲着头脑,弯下来盯着自己。虽然上面没有眼睛,但是毁灭仆从却依然觉得自己像是一直被毒蛇顶着的老鼠一般,动弹不得,就算是再笨,毁灭仆从也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那股极大的愤怒。

    “件!!”

    猛然之间,那有绿色的大脑袋,突然从顶部张开,露出一张足足是身体直径两倍的锯齿大嘴,上面的粘液滴落到毁灭仆从的头顶上,让它一个激灵,露出恐惧的神色,缓缓开始后退起来。

    可是,已经太迟了,它那笨拙的导体还没能反应过来,剧毒花藤的大嘴已经扑下,竟然完全无视毁灭仆从头顶上的尖刺,一口将它整个头颅咬住。”

    毁灭仆从开始剧烈挣扎起幕,可惜剧毒花藤的大嘴就像一道精钢大锁,牢牢将它的脑袋锁住,无论怎么挣扎也无法逃脱。

    轰隆一声,伴随着剧毒花藤的愤怒嘶鸣,还有毁灭仆从的震天悲鸣,我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水缸粗的剧毒花藤。竟然将比霸王龙还要大上一圈的毁灭仆从,这样咬着头颅,高高的甩上空中,并且就这样吊在空中,任其四肢和尾巴挣扎。

    就好像一条高高竖起的大蟒蛇,咬着大象的头颅,将其吊上半空一样,不亲眼看见。我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一幕的发生小剧毒花藤的力气竟然如此之大。

    “咔嚓咔嚓”

    半空中,随着剧毒花藤那圆形锯齿大嘴的撕咬,毁灭仆从那看似坚不可摧的头颅尖刺和犄角,竟然纷纷断裂,不断有大块大块的碎片,伴随着逐渐裂开的毁灭仆从的头颅里流下的鲜血,掉落下来。

    毁灭仆从的挣扎幅度,也逐渐减弱,最后几近于无,像具尸体般,一动不动的被剧毒花藤示威的吊在半空”随后“咔”的一声,整个头颅被锯齿大嘴咬成粉碎,失去头颅的庞大躯体小伴随着漫天的鲜血掉落

    来。

    可惜,还未着的。又被剧毒花藤的身体卷了起来,像蟒蛇猎杀猎物一样,用身体一圈又一圈的卷着,然后逐渐收缩挤压,顿时,毁灭仆从失去头颅的躯体。就像放鞭炮一样,发出啪啦啪啦小让人心惊胆战的碎裂声。

    大概持续了一分多钟以后,剧毒花藤才松开身体。而已经缩水了一般的毁灭仆从的尸体,就像一团面粉般,软绵绵的滑落在地,它全身的骨头,包括背脊上的尖刺,都已经被剧毒花藤压成粉碎,整个地上,足足铺了一寸深的,从它体内压榨出来的鲜血。

    接着,气势未减的剧毒花藤扑向第二头毁灭仆从,见它来势汹汹的样子。鬼狼也只好满腹牢骚的推开,避免被波及。

    第二只毁灭仆从也享受到了第一次的待遇,但好歹身首分离的时候,没有被剧毒花藤继续鞭尸,而是扑向了第三头。

    小雪一看慌了。剧毒花藤干掉四只毁灭仆从之后,还不得瞄准自己的猎物?这可不行?

    于是,它一改前面的试探动作,而这只小助《级的毁灭仆从,古难记录者的行为模式。也被它试探的差不多了。

    另外四只鬼狼被它唤回来,整齐在剧毒花藤干掉四只毁灭仆从之前将它干掉,这可是一个难题。

    现在的小雪想要干掉古难记录者,并不难,它一人就能做到,问题是,不说其他,身为小级的古难记录者,光是血量就在普通毁灭仆从的十倍以上,防御也是好几倍,想要短时间内干掉。就算极其五只鬼狼的力量,也是一项大挑战。

    不行也得行了,雪狼王的尊严何其强盛,它可不想输给剧毒花藤。

    不知不觉竟然肢功字了,是我小看自己了么?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