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一个拥吻引发的跨省追捕
    第六百三十一章一个拥吻引发的跨省追捕

    “呼呼~~,好在自己走的快,不然小命都要玩完了。”

    白光闪过,我已经从狐人族的传送阵,回到了哈洛加斯的主传送阵,虽然只是走了几步的距离,却感觉好像身上负着万斤重物一样,累的气喘吁吁。

    这不是真的给累着,而是给吓累的。

    几百双如同实质般的尖刀目光刺过来,那种环境就好像是枪林弹雨,就算我的皮再怎么厚,那颗幼小脆弱的心灵,也已经被剐的千疮百孔。

    真不该受那只俏狐狸的诱'惑',在那种地方忘情的拥抱接吻,结果这别人窝里的草,自己终究还是当着别人的面,给硬生生的啃了一口,以后再去狐人族领地,不换另外一副打扮的话,还不得给那些眼睛红的像兔子一样的狐狸们给撕成碎片?

    就算换了,玛玛加那关也难过,这下她肯定更是将我当成怪蜀黍一样防范了,真是太大意了,竟然做出这种无异于杀鸡取卵的事情。

    不过,恐怕现在那只小狐狸,也不好过吧,要面对几百双“幽怨”的目光,还有玛玛加长老那宛如容嬷嬷般的凌厉眼神,以我对她的了解,这段时间,她大概也只能死命的投身工作以自我催眠无视掉周围的目光了。

    活该,谁让她没事就老用那乌黑乌黑的大眼睛诱'惑'我。

    不好!!

    这些念头,也只是刹那间自脑海里闪过,下一刻,我便一个猫腰,躲在了传送阵的死角,只'露'出两只眼睛,偷偷窥视依旧冒着白光的传送阵,见守卫传送阵的士兵,用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我将长老徽章朝对方晃了晃,然后嘘一声,做出噤声的动作。

    就在完成动作的下一刻,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几个气势汹汹的狐人从传送阵白光里冒出,宛如自己妻子小妾,全家老小全被人给抢了似地,那双布满了血丝的眼睛红的像兔子一样,手里握着木棒柴刀锯子之类的群殴利器。

    其中有个狐人哥们比较搞笑,大概一时是没找到合适的武器,就不知道在哪里搓了个雪球握在手里,那随时都要一把扑上,顺便将手中的雪球扔过去的气势凌厉残忍的目光,仿佛他手中握着的不是无害的雪球,而是战略核武器一般。

    从传送阵里陆续走出五个气势汹汹的狐人,将守卫主传送阵的士兵和法师吓了一大跳,以为他们要干什么,当然,才这几个人也闹不出多大'乱'子,每个主传送阵,可都是有高手保护的。

    士兵和法师惊吓的是,这些狐人是怎么了,一个个像被人杀了爹妈似地,要知道,狐人族的'性'情向来温顺,当然,女狐人的'性'格要大胆甚至泼辣一些,男'性'狐人却向来以斯文著称,大概也和他们的娇小体型有关,能将这些男'性'狐人气成这副模样,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位大哥,刚刚是不是有一个穿着老土的黑'色'斗篷,将脸遮住,身形猥琐,模样鬼鬼祟祟,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黑衣斗篷男,从传送阵里出来过。”

    五个狐人出来,立刻四处张望,“凶手”却已经是销声匿迹,一个狐人机灵,立刻向旁边的守卫问道。

    各个区域的传送阵,都是单一通向主传送阵,并没有传送到其他传送阵的功能,只有主传送阵才具备,就好比想从冰冻高地传送站,传送到亚瑞特高原传送站,这两个传送站之间无法进行直接传送,必须先回到哈洛加斯的主传送站才行。

    狐人族那边的传送站也是如此,一个主传送站的制作费用太高了,狐人族也不大,根本就没那个必要,因此,这位狐人才有此一问,可以肯定,无论那个黑衣斗篷男要去哪,都必须回主传送阵一趟。

    士兵张大嘴巴,想到狐人口里那个黑影斗篷男对自己亮出的长老徽章,再看看气势汹汹的狐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好在他旁边的法师机灵,脑子一转,立刻回答道。

    “这位狐人兄弟,刚刚的确是有一个黑'色'斗篷的冒险者回来过,不过又立刻传送走了。”

    “我就知道!!”

    狐人顿时懊恼的狠狠啧道,并没有怀疑法师所说,因为他早就意料到了这种可能'性',换做他是对方也会这样做,主传送阵通向十多个传送阵,他们无法一个个地毯式搜索过去,因此随便找个地方传送出去,实在是躲避追兵的不二选择。

    “沙克斯大哥,这次就算那恶徒走运,不过我已经记住了他的气味,若是他狗胆发'毛',下次还敢来侵犯'露'西亚殿下,我们可以做好万全的准备,拔了他的皮,做大旗!!”

    一个男'性'狐人,这样恶狠狠的对貌似是他们领头的狐人这样说道。

    “也只有这样了,要不族里的壮青都出外狩猎了,拿能让那恶徒得逞,真是太大意了,以后定要留下几个人保护好'露'西亚殿下。”

    几个狐人扛着凶器,骂骂咧咧的从传送阵消失,完全就是一副街头流氓的模样,拿还有平时表现出来的斯文儒雅。

    几个守卫和法师呆呆的看着狐人离去,听到他们的嘀咕,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几个狐人,会从文人变成流氓她们族里的天狐,相当于教廷圣女一般的存在,竟然被冒犯了。

    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他们还能保持平时和和气气的模样,那就不是斯文,而是软弱了,任何人都有不可触犯的地方,而狐人族千年才一出的天狐圣女,绝对就是所有狐人心中的那根底线。

    这时候,躲在死角的我已经是冷汗直冒,心里对那只小'骚'狐狸,那是气的牙根直痒,从那几个狐人的对话中,可以肯定的是,面对无数道幽怨的目光,一时之间想不到办法的小狐狸,绝对是将自己给卖了。

    算了,反正大不了以后再去狐人族,被那些狐人认出,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小狐狸抢到山头当压寨夫人,生米煮成熟饭再说。

    我翻着白眼想到,在几个守卫和法师怪异的目光中,从角落里钻出来,讪笑几声。

    “这位兄弟,麻烦帮我查一下,我的传送站登录点到哪里了?”

    亏我脸皮厚,没有在他们的目光注视下败阵,尴尬的咳嗽了几声后,上前两步,对其中一个法师问道。

    “你是吴凡长老,德鲁伊吴凡长老?”

    摘下帽子,法师看了一眼,立刻愣了起来,有些失声的说道。

    “嘘”

    我再次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要是被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听到刚才狐人的对话,那么“联盟长老公然调戏天狐圣女,被狐人追杀直至哈洛加斯”的八卦,估计立刻就能以哈洛加斯问中心向整个暗黑大陆辐'射'出去,成为贵族平民冒险者口中的热门话题。

    “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原来是凡长老啊……”

    经过短暂的失神,法师的口气变得恭谨无比,嘴里一脸道出三个“怪不得”,脸上也带着男人都懂的暧昧笑容。

    “怪不得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难道凡长老还不知道,也是,当局之人嘛。”法师'摸'了'摸'自己八撇胡子,神秘的笑了起来。

    “凡长老和狐人族天狐'露'西亚殿下的谣言,现在传的可是很开了,很多人还不以为然,今天看来,嘿嘿,凡长老真是艳福不浅呀。”

    “……”

    话说,我和小狐狸一向都做的挺隐蔽的,而且确立关系的时候,也是比武大赛结束以后的事情,之后就没怎么见过了,这种传闻究竟是打哪里来的。

    老酒鬼,她那张大嘴巴的确有可能,不过她貌似也不知道我和小狐狸的关系吧,维拉丝她们几个知道,但却绝对不会说出去,究竟是谁呢?思索了片刻,我脑海里终于浮现出一道笑呵呵的身影。

    嫌疑最大……不,应该说,犯人绝对是她没错!!

    老狐狸阿卡拉!!

    阿卡拉也知道我和小狐狸的关系,表面上看来,她的确没有必要传出去,可以说,这个盲人老'妇',是少数不怎么太热衷于八卦的人,当然,和她总是很忙,大概也有关系。

    不过,如果是这件事情对联盟有利的话,那又另当别论了,我毫不怀疑,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阿卡拉绝对会将我们卖的骨头都不剩。

    那么再想想,小狐狸是谁,狐人族的天狐圣女,精神领袖,阿卡拉促成我和精灵女王的联姻,不就是为了两族能够彼此信任吗?小狐狸在狐人族的地位,和精灵女王在精灵族的地位,是等同的,虽然狐人族的实力远远不如精灵族,但是这种只需说一句话的举手之劳,阿卡拉又何乐而不为呢?

    我想,玛玛加对我如此警惕,如同防狼一般,未曾不是因为阿卡拉散播的谣言,同为老狐狸的她,自然知道这些谣言是从哪里来的。

    但是玛玛加和精灵族大长老雅兰德兰不同,小狐狸和精灵女王也不同,为了两族的关系,雅兰德兰可以同意,精灵女王可以牺牲自己,利用联姻来促进彼此的关系。

    而狐人族和联盟的关系,本来就比联盟和精灵族的关系要好得多,玛玛加和小狐狸的关系,也更像一对祖孙,因此,她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两族什么之类的,而将自己视如孙女一般的小狐狸嫁出去,相反,更怕小狐狸嫁给我,以后会被阿卡拉这只老狐狸利用,或者在她那里吃亏受委屈。

    就好比一个疼爱孙女的祖母,宁愿自己的孙女嫁给一个平凡人,过着平凡的日子,也不愿意她嫁给那些皇亲贵族,虽然能过奢华的生活,却要处处受制。

    因此,就算知道小狐狸喜欢我,她现在也不大甘心,一来将我当成花花公子,而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阿卡拉那边。

    也罢,让这两只老狐狸折腾去吧,反正只要小狐狸的心意不变,我不觉得有什么能够成为我们之间的障碍。

    “凡长老?!”

    在我想的出神的时候,冷不防耳边传来法师的喊声。

    “抱歉,刚刚有些走神了,有什么事吗?”我冷静过来,冲法师点了点头。

    “这是哪里的话,凡长老一定是在想着事关联盟的大事吧,是我打扰了才对。”

    法师有些惶恐的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道,饶是我这张厚脸皮,也不禁被他的话给臊红了,阿卡拉应该算是人类联盟里的头号人物吧,我在心里暗骂她老狐狸,也算是在想些“联盟大事”没错。

    “凡长老,您是想知道自己的传送站登录情况吗?”法师见我没什么事,不由重申一遍问道。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