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埃克西亚的礼物
    27第六百一十四章埃克西亚的礼物

    片刻之后,从平静的海面里,突然升起另外一道人影,优美的海蓝微卷长发,高贵典雅细致的面容,模样和埃里雅长得有六分想象,却比现在埃里雅多了许多成熟和稳重的魅力。

    暴露的上半身,只穿了一条由贝壳修饰的漂亮胸罩,外面套着一件半透明霓裳,可以透过霓裳,看见那大片大片滑若凝脂,白似新雪的肌肤。

    虽说衣着暴露,但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找不到一丝妖艳,而是一种纯粹的,纯洁无暇,高贵动人的气质。

    随着她逐渐浮起,下半身也逐渐显露出来,是一条亮银色的美丽鱼尾埃里雅一样,是条人鱼,虽然并非常金人鱼族,但是亮银色的尾巴,也代表了她在人鱼血统的纯正。

    很显然,这个几分酷似埃里雅的女性人鱼,应该就是埃克西亚的妻子,埃里雅的母亲。

    “你来了,尼雅埃克西亚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威严的目光中透露着柔情。

    “早就来了埃克西亚的妻子,尼雅轻轻叹道,眼睛闪烁着泪光,抹了抹眼睛,微微抽泣起来。

    “只是怕忍不住将女儿留下,只能远远看着,不敢出来。”

    “可怜的小埃雅,我最爱的宝贝,纯洁美丽的像珍珠一样,却并不得不去险恶的大陆上历练,每次一想到,我心里就像刀割过似地。”

    “这是我们黄金人鱼的宿命,埃里雅迟早要走上这条道路。”

    看着默默流泪的尼雅,埃克西亚苦笑着摇了摇头,她自认自己已经够疼爱埃里雅了,但是比起自己的妻子,还是差了一大节,埃里雅那天真无忧的性格,一大半就是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所致。

    “那个人类,真的靠得住吗?”

    沉默了片刻,尼雅抹去眼角的泪花,轻轻问道。

    “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不下万次了吧,这次见面,也是你一力提议,以你的聪明,难道看不出来吗?”

    埃克西亚笑着将妻子轻轻搂起,作为人鱼皇后,尼雅精美能干,是埃克西亚一大助力,但是一涉及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心就乱了。

    “性格上没什么问题,但是各种方面”他能保护好埃里雅吗?”

    尼雅轻轻靠在丈夫结实的胸膛上。微微感到一点安心。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我想你这方面,你不用太过忧虑。”

    在妻子追问的目光中,埃克西亚凝重的看着大海深处。?!

    “虽然没有具体试探,但是根据网网的感觉,和以前女儿的描述,大概可以猜测出,他应该有伪领域的实力,虽说我对人类的冒险者大部分的认识,还停留在几千年前的那次历练里,不过,无论这几千年人类冒险者如何进步,总之,能在这今年龄,这个等级,拥有这样的实力,应该怎么说呢?是史无前例,应该吧”

    他缓缓解释道,最后,自己也稍稍露出恍然的神情难道”

    那头老龙将自己的宝贝女儿变成一只狗,出现在他身边,并不是偶然,那小子身子有什么秘密不成?

    “还有大脑急速转动着,埃克西亚继续解释道。

    “刚网一开始的时候,其实我是打算给那小子一点下马威瞧瞧的。”说道这里,他胡子抖动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具,也确实这么做了,用x世界,里面的一丝规则之力。”

    “你疯了?万一那孩子出了什么意外,埃里雅还不得和你拼命?”

    尼雅心里一颤,不由又惊又怒的瞪了一眼自己的无良丈夫。

    规则之力,那可是只有准四翼和四翼的级别,才能在外围,接触到那么一丝丝的,构成这个世界主体的法件力量。

    本来身为四翼实力的埃克西亚,也无法自如的运用规则之力,但是曾经使用过海王的召唤,将实力提升至六翼的他,已经接触过这方面的领域,比其他四翼多了一分领悟,所以才能在四翼的情况下施展。

    在四翼这个级别,能做到的仅仅也只有他一人,可以说,如果埃克西亚想要现世,去展现自己的实力的话,那泰瑞尔五爷这个尊称,大概是要交接给埃克西亚,自动自觉跑到老六的位置吆喝去了。

    而埃克西亚,竟然用连四翼级高手也无法驱使的规则之力,对付一个准二翼级的小菜,那不是存心想玩死别人么?

    “冷静点,尼雅,你还不知道我?我有分寸的,怎么可能会出现意外呢?。

    对于关心则乱的妻子,埃克西亚也只能报以无奈的叹气。

    “然后呢?”

    尼雅也意识到自己太着急了,眨了眨眼睛,冷静下来。

    “不知道。”埃克西亚摊手。

    “不知道?!!”

    网刚冷静下来的尼雅,心头又是火起,用她美丽的眼眸,瞪着自己的丈夫,提高音量说道,和埃里雅有几分相似的悦耳清脆声音,顿时将周围海鸟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是呀,明明我应该施展出了规则之力,但是那小子还傻乎乎的坐在那里数云朵,数海鸟,数指头,我能知道什么?!”

    艾柯西亚也瞪大了眼睛,很无奈的应道。

    “怎么会“算了,别放在心上,大概是一时失手吧,毕竟不是我现在的实力能自如运用的,失败了也不出奇。”

    埃克西亚解释道,心里又是另外一番猜测,本来他也认同自己网网所说的答案,一个准二翼级的冒险者,竟然能抵挡规则之力,这种事实比天方夜谭还要天方夜谭。

    不过,自从猜测自己的老伙伴兼老对头龙王哈迪,将尊贵的龙族公主,他那宝贝女儿变成一只狗,很有可能是特意安排到那个人类身边的时候,他就多了几分心思。

    会不会,自己的规则之力的确成功的施展出来了,是那个人类身上有什么秘密呢?

    摇了摇头,他并不打算将这种无稽猜测告诉自己的妻子,那双冷静的目光,似乎跨过无边无际的双子海,朝那遥远的西方方向望了过去。

    自己似乎真的睡了太长时间,连各方的蠢蠢欲动,都没来得及注意到,看来有必要亲自去龙之乐园走一趟,问问那头老龙兜子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了。

    “放心吧,以那小子展现出来的潜力,现在恐怕还不足以保护埃里雅,但是在不久将来,一定可以的,一定”

    埃克西亚搂着妻子,柔声安慰道,目光静静的膘望着远方今年怪事情别多了呀特别多。

    将埃里雅放到埃克西亚王给的”呃,超大型鱼缸以后,顾不得和她一同享受那股纯真无暇的喜悦,我将鱼缸塞入项链里面,晕晕沉沉的走了一段路,来到潘拉因河口,傻傻的坐等了半个小时以后,才一拍脑袋。

    看来自己真是糊涂了,为什么非得在这里登船不可,来的时候没办法,但是回去的话,一个传送卷轴不就搞定了么?

    都怪埃克西亚送的那份大礼呀,自己本来就不高的智商,现呈直线下降,快要一脚踏入残疾行列了。

    甩了甩头,我取出传送卷轴,一道白光闪过,下一刻便回到了库拉斯特海港,顾不得其他冒险者的热情问候,拖着摇摇晃晃的身子回到了家。

    “咦,大人,那么快就回来了吗?你怎么了?”

    维拉丝秉承着走到哪种到哪的家务万能型人妻传统,小别墅院落空出的几片小空地,又被她种上了不少绿油油的青菜,看到她的时候,正哼着悦耳小调,在一片网钻出嫩芽的菜地上浇着水,在维拉丝熟练的动作下,一勺水被轻轻的,优雅的,均匀的泼洒下去,给人一种勤劳花仙子的美境,那微微冒着香汗的光洁脸蛋上,所呈现出的满足和幸福的笑容,足以让以种地为生的农民都要泪流满菜,真的有那么幸福么?

    见到我摇摇晃晃的回来,连忙放下手中的水桶和勺子,在侍女围裙上擦了擦手,上前一把轻轻将我扶住,俏脸的幸福变成了担忧

    “不,我没事,就是有点困了,睡一觉就没事。”抬着眼皮说完,我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只走出去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累成这个样子?”

    大概是见我真的无碍,只是困了,维拉坯稍稍安心,搀扶着我回到房间,熟练的为我盖好被子,意识模糊之间,似乎听到了其他女孩闻风而来的脚步声,然后便是小幽灵最后一句吐槽。

    “以目光如炬本圣女的看来,肯定是小凡拐骗人家的女儿,被那行,人鱼之王教了一顿,嗯嗯,绝对是这样没错。”

    耸了。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不知多少天过后,网网睁开眼睛,就看到维拉丝有些困倦的面容,坐在床边,眼睛一开一合,脑袋轻轻低着,纯真可爱的脸蛋上,正打着盹。

    而在床边的椅子上,正放着一碗已经没有了热气的冉粥。

    就是傻子,恐怕也能从这些景象联想到什么吧,看着维拉丝的目光,越发的温柔,我微微抽身坐起。

    “呜哇”

    眼睛一张一合打着盹的维拉丝,被我这个轻微的动作惊醒,就像受惊的小狗一般,如果头上长着一双毛耸耸耳朵的话,我想肯定会随着她这一声“呜哇”而警觉的竖起。

    “哈,,哈哈,,大人醒过来了。”

    屈指揉了揉迷糊的眼睛,摇了摇头,努力让头脑清醒些,维拉丝这才半捂着脸,带着“哈哈”的,十分勉强的笑容说道,在我的目光注视下,笑声逐渐微弱,开始“呜呜”的将沮丧的小脑袋垂了下去。

    “呜呜,不”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睡着了。

    “小傻瓜,坐了多久了?”

    被她乖巧可爱的模样所迷倒的我,并没有选择继续调戏她,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问道。

    “咦啊没”没多久,只是,只是”

    脸蛋红扑扑,两只食指不断的转着圈圈,维拉丝低下头果将实话说出来,自己明知道大人没事,就是担心,就是要看着大人的睡容才能安心,所以这几天都没怎么睡,一直坐在这里,啊啊,这样的成果然还是太害羞了,大人也一定会取笑我大惊小怪的。

    自顾自想着,维拉丝的脸蛋不禁越来越红,最后只能用两只冰凉的小手捂住,试图让温度x来。

    “噗噗忍不住了,这小女人实在是,该怎么说呢?太可爱了,并不同于容貌上的可爱,而是那种极容易害羞,害羞的时候,又将心里的想法全部写在脸上那种淳朴可爱。

    “码哇”

    维拉丝再次发出悲鸣,却是猝不及防被我搂在了怀里,轻轻吻了起来。

    只是无力的挣扎几下,她那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得到火热和曲线的娇躯,便软了下来,乖巧的趴伏在怀里,被动的享受着亲吻。时不时从嘴角露出几声“呜嗯”的声音。

    维拉丝的香滑小舌,就像主人的性格一般,被捕捉到以后,立刻就变得极为乖巧温顺,一副任君施为的温柔和体贴。

    时之间,房间里只有断断续续的“滋滋”湿吻,时不时从维拉丝嘴角便露出的“呜嗯”呻吟,还有那粗重的鼻息声响起,给整个房间染上了几分。

    好一会儿之后,我送开维拉丝,将她搂到床上,用被子盖好,这害羞的小妻子,脸蛋红的不像话,网网盖上被子,就将自己半个脸遮盖住,只留下一双黑宝石眼睛,带着一丝丝妩媚的波光看着我。

    “小露露,告诉我,这几天究竟睡了多少?”

    和才醒来的时候调了个位置,现在变成我坐在床边,维拉丝睡在里面,就这样,我俯身下去,用自己的额头抵上对方的额头,彼此之间的眼睛距离不足半寸距离。

    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她的眼睛根本无法回避,这样对视着,不一会儿就败阵下来。

    “大概”大概有六七个小时哦,所以不要紧的。”一会儿,从被子里面传出维拉丝害羞的嗡嗡声。

    “那我睡了多久了?”

    我继续问道,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维拉丝眼睛里面一闪而过的,那一丁点浅显得要命的小心思被掉穿的慌张。

    哼哼,六七个小时,咋一听的确不少了,但是也得多少天,想和我玩数字游戏,那可没门。

    “呜呜”

    过了好一会儿,维拉丝才发出悲鸣,用怯怯的目光看着我:“说了大人可不许取笑我哦。”

    “我保证。”

    将手举着头上,我郑重的以党和国家和联盟和人民和上帝的名义发誓。

    反正不以自己的名义就行了。

    “真的哦?!”

    小狗一样的维拉丝,露出机警可爱的目光,还不放心,毕竟自己有过太多前科了。

    “好吧,如果我违反了约定,就将菲妮娶回家,这样总行了吧。

    我心里想这个誓言够毒了吧,这样还不信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

    “总觉得,这个惩罚很微妙”维拉丝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再睁开的时候,目光带上了几分疑惑和困扰。

    无论如何,她还是勉强相信了,怯生生的从被子里面伸出了三拇指头,然后紧紧盯着我,一副你不许取笑的警惧目光。

    “三个月?!!”我大惊。

    “是三天!!”维拉丝忍不住鼓气脸颊,立刻气哼哼反驳道,随即才反应过来,留下一句“大人说话不算话”之后小享用力一拉,不好意思的将整个脑袋都埋入了被子里面。

    “我就知道小露露最心疼我,好了,不要生气,好好休息一会吧。”

    享受足了温情以后,隔着被子抱了抱维拉丝,我站起身子,打算将脑子里的东西下再说。

    “大人”

    就在转身的时候,维拉丝细弱蚊吟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她又将一双晶莹善良的黑眼睛从被子里面露了出来,指了指椅子上冷掉的肉粥。

    “大人肚子饿了吧,让莎拉热一下,好好吃掉哦。”

    “知道了,不过还是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心里一暖,直接端起大碗,淅沥哗啦的将冷粥喝了下去。

    “大人真是的,拉肚子我可不管哦。”

    无奈的叹了一句,维拉丝重新将脑袋缩了回去,嘴里说不管,但是万一自己真这样的话,最急的估计还是她吧。

    话说,自从成为冒险者以后,还真没怎么拉过肚子了,都快忘记那种感觉了。

    砸吧着嘴想了一会,听得被子里面维拉丝的呼吸声,逐渐变得轻微而匀称,我不由一笑,重新帮她盖好被子,轻轻掩门出去了。

    接下来,也该好好下脑子里的东西了,埃克西亚那家伙,还真是不分轻重呢,竟然让只有伪领域的我,去体验这种恐怖的境界。

    出到院子,我轻轻跃上了一颗大树上,背靠着树干,闭上眼睛开始冥想起来。

    要不是自己有灵魂魔法,精神力足够强大,非得被埃克西亚骤然爆发的境界给刺激成傻子不可,这家伙,该说他太高估我了,还是太乱来了呢?

    埃克西亚口中的礼物,只是一种对自己来说尚且飘渺的境界。

    准四翼实力和四翼的境界世界之力!

    求推荐票小七的要求不高,和上个月一样,平均每日有次就行了,月票不是人人有,我不勉强,推荐票总可以吧小七在这种时候,也都坚持每日赶稿,拜托大家稍微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