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 分赃
    27第五百九十章分赃

    望无垠的绝望平原上,吹起阵阵遮天盖日的尘土,一切都回归了寂静,仿佛前面所发生的战斗,都只是一场梦境。メ

    “结束了?”

    早因为体力不支而被打回原形的我,被莎尔娜姐姐搀扶着,呆愣的看着那被大风扬起的漫天尘土所遮掩的战场,喃喃的说道。

    回应自己的,只有绝望平原阴冷的风啸声。

    “叮叮叮突然,几枚从天空滑落的物体掉落在脚下,发出清脆响声,我微微俯身将其捡起是两枚完整的宝石,一枚闪烁着幽碧的绿色,一枚绽放出火焰的绯红,静静躺在自己的掌心上,四四方方的模样煞是惹人喜欢。

    直到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双腿一软,要不是旁边还有细心的莎尔娜姐姐扶着,差点就扑了个狗吃屎。

    这些宝石,总不可能是卡洛斯挂了爆出来的吧。

    果然,仿佛回应我的想法一样,在那呼啸风声之中,扬起的尘土里面浮现出一道淡淡黑影,慢慢的朝这边走过来,速度很慢,不过最终还是走了出来。

    “咳咳”咳咳咳一!!”

    蹒跚着步伐,头上,脸上,铠甲上,全身上下都沾满了尘土的卡洛斯,一边咳嗽着,一边从尘埃之中走出,朝我们招了招手,却因为这斤,动作,差点让伤痕累累的步伐失去平衡,摔个四脚朝天。

    “哈哈哈看着脚步踉跄的卡洛斯,我毫无顾忌的放声大笑了起来,对于我的反应,卡洛斯也只是苦笑几声,随即也露出轻松的笑容。

    “哟!!”

    和走上来的卡洛斯互相击了一掌,我们继续笑着,笑的无比痛快。

    这场战斗真是太痛快了,痛快之极。

    除了完成了泰瑞尔的重托,帮联盟还了天使族一个人情,让卡洛斯向泰瑞尔证明自己的实力之外,我们还得到了更多。所有章节都是请到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这场战斗得到的经验,像衣卒尔这样的高手,每一次过招的细节,都值得回去细细琢磨,揣摩其中的技巧和运用,可以说,等我们四个消化了这场战斗体悟的心得以后,技巧将再上一层。

    当然,四人里面最得益的,还要属我,准确来说应该是我的月狼变身,同是属于操纵冰冻之力的衣卒尔,它运用冰冻之力的方式,还有施展出的那几个技能,如果回去我能研究出个一二来,将大大提高月狼的作战能力。

    可以说,这场战斗简直就是月狼变身发生质变的踏脚石,作为和血熊变身同等存在的月狼变身,其本身所蕴含的冰冻之力并不比血熊的火焰之力少多少。

    只是,作为主攻火焰系的自己,根本无法操纵体内这股突然其来的庞大冰冻之力,所以导致大部分的冰冻之力潜伏在体内,无法自由运用。

    而这场战斗过后,即使我只能领悟到衣卒尔的十分之一二,也能将自身对冰冻之力的操纵,硬生生的提升一个层次,释放出更多潜藏在体内的冰冻之力,甚至一直以来因为力量不足而滞留在心境境界的实力,也会因为更多的冰冻之力加入而突破到伪领域境界。

    月狼变身的伪领域究竟是什么样呢?真令人期待呀。

    这样想着,我的脸上不禁乐开了花,就连衣卒尔爆落的物品也觉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对了,西雅图克呢?”

    好不容易从美好的未来幻想中清醒过来,我突然想起还有头大蛮牛给忘记了。

    “我也不大清楚,那时候,天堂丧钟虽然将他的龙卷风镇压下来,不过应该没有伤害到他才对。”

    卡洛斯也满眼疑惑的看向对面的尘土。

    将龙卷风镇压?!!

    啧啧啧,这山塞大锤未免也太猛了些吧,西雅图克的超级龙卷风,威力已经可以列入自然灾害等级了,竟然就这样被一杆一米多长的小小锤子给打散了?

    “去找找吧。[提供的章节]”

    等了一会,看里面还没有出现西雅图克的身影,我们生起了一丝担忧,一头钻进了那漫天尘土之中,开始在大坑里面找了起来。

    “我找到了,西雅图克在这里!!”

    不一会儿,尘埃对面传来卡洛斯的声音,我和姐姐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在一个百米深的大坑里面看到了卡洛斯。

    “西雅图克呢?”

    左右看不到人,我不禁好奇的问道。

    卡洛斯并未回答,而是用比较无辜的表情指了指他脚下,大坑最深处,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我们看到了一大块“泥巴”平躺在大坑里面,如果不是形状还像个人形,我们估计真会将它当成一块泥土给无视掉了。

    “卡洛斯,你这个王八蛋做的好事!!”

    “大泥块”突然笔直着身体,像僵尸一样从地上蹦了起来,用力抖了抖,脱落下许多泥块,露出西雅图克的模样,然后指着卡洛斯的鼻子大吼道。

    “的确是我的不对,不过,我也不是故意的。”卡洛斯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原来,在卡洛斯举锤破开龙卷风,从衣卒尔头顶上砸下的时候,将还在下面不停旋转的西雅图克忘记了,一锤全力砸下,将衣卒尔砸成无数光粒以后,残余的力量自然就落到下面的西雅图克上,顿时就让这个还在不断旋转的大陀螺,像挖掘深海石油的转头一般,钻到了地下百米深处才停下。

    这也是为什么他网网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是一副和泥巴合体的模样。

    “算了算了,卡洛斯老兄也不是有意的,对了,衣卒尔爆落的物品还没有清理呢,大家一起找找吧。

    我打圆场随便转移话题道,果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拖着疲惫的身体在战场上一阵猛找,众人的拨专能力和实力简直成正比,在灰尘弥漫之中,不一会儿,偌大的战场就被我们找了个遍,就算还有遗漏,也只是几枚被尘土掩盖起来的金币而已。所有章节尽

    看着堆成一个草垛堆高的各色光芒物品,我们却已经没有心思立刻分享收获的喜悦,因为精力药水的副作用已经在我们体内开始发作。

    卡洛斯,西雅图克和;尔川姐姐,各自喝了两瓶精力药水。我也喝了瓶中:,知量对于我们这个级数的高手来说,虽然不至于几天下不了床,但是也足够折腾人了。

    将一堆装备物品代为收好以后,我们四个扯开了传送卷轴,随着四道白色光柱升起,消失,空旷的绝望平原因次回归死寂,只有那遍布其中的一个个骇人听闻的大坑,大片大片尚未冷却的熔浆,还有从中间硬生生被折断,只剩下半截的百米冰山,满地的冰块,还在呼呼的冷风伴奏中述说着这场战斗曾经的艰辛和激烈。

    咦咦!?

    总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东西的样子!!

    从传送站里出来,我们四个就像在战场上浴血奋战了几天几夜的士兵一样,全身上下,包括脸上都沾满了尘土血迹,从各自身上散发出一股肉眼可查的极度疲劳。

    最明显的,就是莎尔娜姐姐那头永远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的金发,也暗淡了好几分,还有那个被我威胁好几次的传送法师,竟然没能认出我来我们一行的出现并未引起太多人注意,在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以后,像我们这般灰头土脸的模样回来的冒险者,时不时都能见到,大家也见怪不怪,有的只是好奇这四个满身污垢,已经认不出模样的家伙,究竟是谁而已。

    路匆匆赶回旅店,旅馆主人也是经验人士了,看到我们的样子后二话不说,让侍者给我们准备了几大桶热水,一通热水澡泡下来,眼中的困意更甚了。

    顺便一说,我是和姐姐一起洗的。

    洗完以后,一头栽在床上,将脑袋深深的埋在姐姐高耸柔软的胸里面,闻着那甜美的幽香,不到三秒钟,意识就已经陷入了黑暗之中。

    意识模糊之前,总觉得”好像还是忘记了什么东西。

    没日没夜的一通饱睡以后,睁开眼睛,入目的依然姐姐那一对傲然挺立的**,自己还像个婴儿一般,嘴巴下意识的含着一个粉红**。

    “呃,,姐姐”

    伸了个大懒腰,我从姐姐怀里抬起头,立刻便接触到了那双泛着冰冷色调,却对我投以温暖目光的海蓝色瞳孔,察觉到那股冷傲之意,我不禁微微打了一个冷颤。

    呃,毫无疑问,一觉过后,姐姐的第二性格毛经重新隐匿起来,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平时那个莎尔娜姐姐。

    不过,无论哪个性格的姐姐,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我的姐姐,只有一个。

    顺着那温柔的目光,我轻轻抬起头,吻上姐姐冰凉润滑的樱唇,搂着纤细小腰的双手慢慢滑上,从那饱满滑腻的**上划x过,最后楼上了姐姐的香肩,微微一个翻身,让彼此的接触更加亲密。

    同时,一双水蛇似的柔若无骨的手臂,也从自己肋间滑过,紧紧的搂抱起来敢爱敢恨,热情豪放的亚马逊,从来不会害羞于和自己的爱人缠绵内心对于男人来说,经历过一场激烈战斗后,内心的**总是比较强烈的,我不知道女人是不是也一样,只是很快,在彼此的主动下,我和莎尔娜姐姐便进入了最原始的亲密状态,再无阻碍的结合在一起,男女混合的呻吟,逐渐在这个狭小温馨的小房里面回荡起来,,至于这场男女缠绵,谁占据绝对性主攻”呃,这是个问题。

    记得网网睁开眼睛的时候,眼角余光的确是瞄到了黄昏的余光。

    而在紧接着的莎尔娜姐姐一场不知历时多久的缠绵欢爱以后,等我再次从幸福的余韵中回味过来,搂着趴在自己身上还在熟睡的姐姐,拨开那洒落在眼睛上的几缕金色细发,一缕新鲜的晨光从窗帘的缝隙之中钻进,映入了我的眼中。

    神情气爽,大概就是我现在的感受吧,微微动弹了一下全身,已经完全感受不到精力药水的副作用,精神充沛的让我想绕着群魔堡垒晨跑个几圈。

    几个微小的动作,却将熟睡的姐姐给惊醒了,再次温存了一会。

    我才在姐姐的催促下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门。

    “卡洛斯老兄,西雅图克老兄,快起床了。”

    两个人的房间不是很远,所以网网走出房门,我就扯开嗓子大吼起来,来到最靠近的卡洛斯的房间,毫不客气的将门推开。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才是兄弟呀,我醒了,当然也就不能你们继续赖床了。

    网刚进到卡洛斯的房间,他已经醒了过来,毕竟身为强者,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周围的动静,看了一眼被他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床边的衣服,我顿时无语。

    这些衣服,不用说也知道是他睡之前脱下叠好的,你瞧瞧。圣骑士就是圣骑士,就算在如此疲倦的情况下,也依然能一丝不芶的将平时的习惯进行到底。

    代卡洛斯穿着完毕,一起走出外面以后,西雅图克的房间却是还没有任何动静,我和卡洛斯相视一眼,同仇敌忾的一脚将大门踹开,西雅图克这个家伙,还在**朝天的呼呼大睡吃完早饭以后一问,我们才知道自己这一觉足足睡了四天,难怪肚子自醒来以后一直在叫,四个人消灭了几近二十个壮汉分量的早餐西雅图克这大块头一个人就包了一半以后,才心满意足的眯起了眼睛。

    “等会就立刻出发,去法师公会先向泰瑞尔交了任务吧。”最是迫不及待的卡洛斯建议道。

    “这事不急!!”

    看着卡洛斯急切的目光,我和西雅图克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打定了主意要好好吊一吊对方的胃口。

    “别忘了我们从衣卒尔身上收获的装备,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就这样,在卡洛斯无奈的目光下,吃完早餐后,我们重新钻回房子里面,将门锁上,窗帘一拉,开始了分赃大会。

    首先,由我这个临时队长,将收集起来的装备一件一件取出,耀眼的华光顿时将昏暗的房间照得五颜六色。

    看见从我手里掏出的一件件装备,就是原本一脸不情不愿的卡洛斯,也不禁到吸了一口冷气,流露出呆滞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