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突发事件
    27第五百八十六章突发事件

    往那边一看,果然,两个人已经开始吃不消了

    虽然衣卒尔进入了疯狂状态,无法再熟悉以前的技巧,但是并不代表他就弱了,相反,那因为疯狂而无从判断的狂乱攻击,还有每一击所附带的倾尽全力的力量,更是让两个人陷入一种十分危险的处境之中。

    那用来对付我的蓝色光球就更不用说了,卡洛斯还好,速度上比我运用的更加灵巧,想要躲过光球那空间皱叠所产生的吸力,尚不成问题。但是西雅图克就比较狼狈了。要不是卡洛斯好几次拉住他,他可能已经被扯到光球里面,变成一座冰雕了。、不过,衣卒尔也并不好过,网网有他所施展出来的超级版的蓝色能量球,傻子也知道里面蕴含着多么庞大的力量,威力简直就和现在的我使用!施血熊能量炮没什么区别。

    作为一个在能量方面仅仅只有伪领域巅峰的强者,可想而知那招对它自身的能量消耗有多大。那一身宛如能量组成的流彩着蓝光的深蓝躯体,上面的光芒都黯淡了好几分。再加上现在它不要命的全力攻击,等它从疯狂之中清醒过来的那一刹那。就是体力最弱,神智最为松懈的时刻,也是我们最好的攻击时机。

    和莎尔娜姐姐相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肯定的答案,我们两个毫不迟疑,脚尖轻轻一蹬。已经化作两道无声无息的黑影朝战场方向掠去。

    这一次,衣卒尔吸取教,似是将十分精力的七分都放在自己后面。破空声网网响起,我和莎尔娜姐姐还没有接近它百米的范围,它就已经一个猛回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衣卒尔更是红到变成蓝了。

    “嗷嗷嗷在我的强力嘲讽技能作用下。衣卒尔甚至无视掉了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任他们那三把武器落在自己的躯体上,续而一个冲刺,已经摆脱二人朝我冲了上来。

    “旱!!”

    正当我想分出幻影,避免和来势汹汹的衣卒尔证明碰撞的时候,旁边却传来姐姐一声充斥着震慑的娇喝。

    姐姐也不知道生起了哪门子气。那双如梦似幻的海蓝色美眸,散发出比之衣卒尔的目光毫不逊色的寒气,手中的长枪化作了一条金色长龙那带着万顷之力的咆哮龙头,朝衣卒尔砍过来的大刀里面而上。

    不是吧,姐姐要和衣卒尔硬碰硬?

    看见这彷如龙虎相争的一幕,我顿时吓的眼皮直跳,相伸出手拦住一脸杀气腾腾的姐姐,却是已经太迟了。

    重击技母在手的衣车尔,就像一头横冲直撞的霸王龙,绝对不是能硬碰的主呀。

    正在我惊愕的看着这一幕,手中的长剑紧握,随时准备支援莎尔娜姐姐的时候,两把武器终于碰撞在一起。衣卒尔的大刀如同猛虎向下,势不可挡,而姐姐的长枪却如游龙出海,霸气凛然。

    就在碰撞的一刹那,姐姐的手腕却是轻轻一转,顿时,那带着无比霸气的金色枪头,仿佛化作了一只轻灵的白鹤,由至网到至柔,转变的是如此突兀却又自然。

    只见那由至网到至柔的枪头。轻轻一挪,在猛地劈过来的大刀侧身上蜻蜓点水的敲了一下,当然,这样的力道根本就不可能将衣卒尔猛烈的刀势挪移半毫,不过莎尔娜的目的也不在于此,无法架开敌人的武器。那自己的身体让开不就行了?

    借着这轻轻一点的反弹力,莎尔娜笔直前冲的身形突然想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连续化作几道幻影后。诡异的横移出一尺多的距离,恰恰好让衣卒尔的大刀扑了个空。

    这一式神乎其技,简直就可以称之为灵异现象的躲闪,正是曾经从卡夏口中道出的,亚马逊的顶级躲闪一神闪,要不是在绝境之中领悟了这个神技,在奶牛关的时候,她就已经被铺天盖地的奶牛战士给淹没了。

    躲开衣卒尔的大刀以后,莎尔娜并未停下,锋寒的枪头和大刀侧身摩擦出剧烈的火花,力道之大,让整根木质枪柄都猛地一弓,然而这只是一刹那的时间而已,大概零点一秒的时间都不到,两者擦身而过,长枪也似乎是困龙出海一般猛地一弹。笔直向衣卒尔的眼睛刺去。

    “砰长枪的速度如此之快,衣卒尔只来得及将脑袋微微一偏,躲过眼睛。但是他左脑门的恶魔之角却成了代罪羔羊,发出一声脆裂响声,在与钢铁枪头的碰撞下,竟然硬生生被削落一小截。メ

    “好!!!”

    从远处追上来的卡洛斯两人。终于没能忍得住发出一声赞叹,这是异常完美的一击,别看做着简单。整个过程中,每一个动作的时间甚至要掐算到零点一秒以内,只要有一个环节稍有疏忽,恐怕就是被大刀秒杀的下场。

    袍书凹刚删凹加8四少,夏新块,夏多恐怖的技巧,也是恐怖的自信。只有对技巧的运用,和最自己的自信达到一个巅峰的人,才敢这样做,才能做到这样。

    要说先前,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从卡夏口中得知,四人里面莎尔娜的技巧最高,虽然相信,但是始终也是保持一种“知道有这回事”的程度而已。

    这种事情往往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就比如人人都知道老虎的凶猛恐怖,但是只有真正在野外赤手空拳和一头老虎遇过的人,感受到对方的威势还有自己生命的剧烈危机。才会打从心底里感到恐惧,每当回忆起这种动物,腿肚子甚至颤抖的步都迈不开。

    正因为如此,这一刻,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亲眼见识到之后,才从一种“了解”的状态,上升到“佩服和钦佩”的程度。

    本来衣卒尔是不会那么容易被莎尔娜得逞的,可惜它太暴躁了,网网那一招完全是竭尽全力砍过去。没有留一分力道,所以就算它的战斗本能能够及时反应过来,身体也无法收住势头完全躲开了。

    愣愣的看着从半空不断下落,直至掉落在地的半截尖角,衣卒尔还不大肯相信的再次摸了摸自己的脑门,直至触及到那光滑的断面以后,才终于接受现实。

    “啊啊!!!”

    目光紧紧锁定着我和姐姐,衣卒尔那充斥着怒火的深蓝色瞳孔,已经被一层深深的黑色雾气所弥盖。无论是身为一名还残存着天界第一勇士尊严的天使,还是一名强大的恶魔,它都从来没有遭受过终于的侮辱,而这样的侮辱,正是在同一时间,拜眼前两个人类所致。

    看着这两个人,它的愤怒简直到了顶点,体内的冰蓝色力量也暴动起来,四处游走,似乎不随着这股愤怒发泄出去,便会“小心,后退!!”

    感受到从衣卒尔身上散发出来的滂湃的,正欲汹涌而出的强大气势提供众人脸色一变,卡洛斯网网开口,我们就已经默契十足的全速后退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衣卒尔体内酝酿的那股恐怖力量,终于随着它的一声怒吼猛地爆发,刹那间,它的淡蓝色伪领域,颜色也逐渐变成蓝色,深蓝色,笼罩范围瞬间扩展了好几倍,霸道的将我们统统笼罩在内。

    这一刻在我们眼中,整个世界都变成蓝色,皮肤感触到的,鼻子呼吸入的,都是衣卒尔那冰冷邪恶的能量。

    我总算是体会到当初卡洛斯在自己的血红色伪领域是的感觉了,而且此刻的感觉更加深刻,当时的衣卒尔至少还有一层薄薄的伪领域抵挡着。我现在却什么也没有。

    不单单是我,拥有伪领域的莎尔娜姐姐她们三斤”所散发出来的伪领域也直接被衣卒尔那已经变成深蓝颜色的伪领域穿透,没有任何悬。

    “这是领域,只有领域才有这种效果!!”

    感觉到自己的伪领域竟然被直接无视,卡洛斯脸色不由大骇的说道。网才那一番侮辱调戏,竟然让衣卒尔直接爆发出真正的领域!!

    “小心!!”

    感受到从衣本尔身上爆发出来的能量,站在衣卒尔左右两方的我们已经来不得抱做一团抵御衣卒尔接下来的攻势了。

    大吼一声,衣卒尔小宇宙爆发似的四肢猛地展成大家型,从他身上散发出无数道实质的蓝色光束。

    “啊啊啊啊眼中已经被被一片蓝色所充斥,什么也看不到,甚至连听觉也被屏蔽了一般,世界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深蓝和寂静。

    隐约间,只察觉到姐姐拉着我的手不断的后退,可是不到片玄去突蔡停了下来,再也无法退后一步。

    我勉强眯起眼睛回头一看,终于发现,我们两个已经退到了衣卒尔的领域边缘,那一层薄薄的蓝膜。却似一座笔直耸立在我们面前的万丈崖壁,无法再后退半步。

    靠,这是怎么回事?我可就没听说过领域还能禁锢的。

    心里万分焦急,我却无法琢磨为什么会这样,反正又是衣卒尔的技巧什么吧,当务之急不是该怎么办?因为,从衣卒尔身上爆发出来的无数蓝色光束,已经密密麻麻的向我们笼罩过来了,根本就无从躲闪。

    个高手,可以用自己的武器,将泼过来的水尽数弹开,做到滴水不沾,但是却永远也无法将头顶上的阳光也同样弹开,做到束光不漏。

    后无退路,前有追兵,绝境!!

    只能硬扛平去了!!

    看了身边紧握长枪,神色坚决的莎尔娜姐姐一眼,我咬了咬牙,突然将她一把抱在怀里,整个遮挡起来。仅仅压在领域的罩壁上面。

    袍书凹刚删凹加8四少,更新块,更多“弟弟!!”

    姐姐惊愕一声,皱了皱眉头,不悦的看着我。

    这似乎,还是姐姐第一次对我生气呢,不过,就算她生气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我绝对不会放手的。

    我想保护姐姐的决心,和姐姐保护我的决心,是一样的!!

    感受到我眼中的坚决,姐姐气恼的目光逐渐柔和下来,被我紧紧箍着无法动弹的她,用冰凉白暂的脸蛋,轻轻在我的脸上磨蹭了一下,然后轻轻在耳边轻吐一声。

    “集蛋!!”

    仅仅是两个字,就差点让我全身三百六十毛孔都透出热气,浑身麻软下来,向来如同女王一般存在的姐姐,竟然透露出这样小女人式的妩媚声线,这种突然其来的杀伤力,简直就比三尾其出的小狐狸还要大呀。

    不过下一刻,我却无法再回味那一宏的风情,无数道蓝色光束已经猛然而至,打在了我的后背。

    非要形容我现在的感觉,就好像天下着暴雨,打落在身上,然后将这些雨滴,换做一滴滴滚烫的焦油一般。感觉隔着铠甲的皮肤都已经兹兹的烤熟了起来,极冷的另外一个极端,就是极热,这也就是俗称的被冻熟吧。

    而且,剩余大部分落空的蓝色光束。激射在领域边缘上,竟然不是飞出去,而是兹的一声被领域罩吸收掉。这种强烈的熟悉感我又岂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分明就是跟我的血熊火海战术一样,在搞回收循环可持续利用呀!!

    免瘦冰冻的自己尚且如此,不知道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他们两个,能不能挨过去呢?紧咬牙关的同时。我不禁又担心起另外两个家伙。

    “呜嗯弟弟灿!!”

    脸上不知不觉疼出了冷汗,嘴唇更因为紧咬而渗出血丝,这时候,姐姐竟然带着娇媚的声音,轻轻伸出她那粉红色的香舌,帮着我一点一点的就脸庞上的,额头上的汗水,还有从嘴角溢出的鲜血轻轻舔纸干净。咽入那诱人的红唇之中。

    呜呜,姐姐,都关键时刻了,你这样诱惑我是犯法的!!

    “这是慰问哦,怎么样,不疼了吧。嘻嘻!!”姐姐柔声笑道。

    呃,被姐姐用这种方法转移注意力。背后的确感觉没那么疼了,只不过”

    嘻嘻?

    这像是会从姐姐嘴里发出的笑声?

    我木然的将目光缓缓移到姐姐那双海蓝色的眼眸上面,果然不出所料。上面覆盖这一层朦胧的水雾。

    “弟弟”

    眼见我愣愣的看着她,姐姐不由再次娇腻媚人的喊了一声。

    出现了!出现了!!喝了酒之后的姐姐的第二人格!!

    “姐姐,你”你”

    我是完全感觉不到后背的疼痛了。愣愣的看着尽在咫尺朝我展露出妩媚光芒的姐姐,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从来没有人”像弟弟紫这样关心我,保护我,姐姐我心醉了”嘻嘻!!”

    不,这个吐槽点实在太多了。不是没有人,而是姐姐你根本就不给其他人这样的机会吧,再说了。心醉也能醉吗?这已经不是酒量深浅的问题了吧啊鲁!!

    竟然在关键时刻出现这种突发状况,看来等挨过这阵攻击以后,若是姐姐还没有恢复过来,只能带着她,拖上卡洛斯他们两个一起跑路了”

    和去年春节前后一样,这几天小七陷入了怠倦期,来之不易的假期。想出去玩,想去旅游,想去泡温泉。想到三月份还要备考公务员考试。这颗心就很困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