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对男人来说最痛苦的两件事
    天空之上,一蓝一白两道身影像鬼魅般时隐时现,不断追逐着。

    落在后面的身蓝色庞大身影,时不时发出惊天怒吼,手中的大刀化作无数白芒纷纷划过,落在地上轰轰作响,就好像被炮阵洗礼着一般。

    每隔一段时间自它手中扔出的深蓝色光球,更是威力无比,那种阵势简直就像是一个幽深黑洞,所经之处,周遭的空间被层叠扭曲,将里面的一切都吸了入去,化作一粒粒肉眼难察的冰渣。

    而跑在前面那道细小白影,则是速度上更胜一筹,面对身后紧追不舍的攻击,身体化作一道白光,漂浮不定,这道白光,又时不时化作数道一模一样的白光,让人无法辨清究竟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靠了!!

    一个不小心,一道鬼祟的白色刀芒从旁边划过,在脸上留下一条显眼的血痕,我心里那是郁闷无比。

    按道理来说,衣卒尔来来去.去就是这两招,自己也该熟能生巧,轻而易举的躲过去才对。

    事实上,我对这两招的攻击模式,.也的确摸了个七七八八,心里很是有几分自信,等衣卒尔下次再使用的话,自己就算蒙着眼睛也能躲过去。

    为什么,却有一种一次难躲过.一次的感觉?是我的错觉吗?

    摸了摸脸上冰冷的血痕,我知道,这并不是错觉,而.是衣卒尔的招式更加圆滑了,虽然来去都是这两招,但是每再使出一次,都能确实的让感受到一份更大的压力。

    那些分割出来的刺目刀芒,好像成了精一样,划过.来的角度越发刁钻,那双“眼睛”也越来越毒辣,分出去的幻影原本还能将它们骗的晕头转向,现在却不大灵光了,好像又长上了一只狗鼻子,认准了我的气味紧咬不放。

    至于那枚蓝色的恐怖光球,更是已经变成了更.加可怕的存在,就说上一次,我的冰之斩首剑竟然差点没能将光球砍破,被它直接给命中,以光球的强大杀伤力,被直接碰上的话可真不是能一笑而过的事情。

    这时候,另外一.边的休息三人组,将这一场遍布天空大地的追逐战全部看在眼里,神色也从一开始的慎重,变成凝重,乃至骇然。

    “看来果然和我们预料的一样,衣卒尔正在不断找回那些遗失的技巧。”卡洛斯原本肃然的声音,此时听起来也有些发颤。

    无论是人类,天使,亦或者是恶魔,无论他的天分怎么高,也不可能做到这种精进程度,唯一的解释就是,衣卒尔正在通过这种战斗,逐渐记忆起自己曾经的技巧。

    昔日的天使族第一勇士,战斗技巧究竟已经到达了一个什么样的巅峰,卡洛斯无法猜测,也不认为自己能亲眼目睹,因为他估计,哪怕衣卒尔能恢复全胜时期的十分之一技巧,自己四个也在劫难逃。

    “本来还打算凭着人数上的优势慢慢磨,看来是不行了,得速战速决,不然输的肯定是我们。”

    西雅图克嗡沉沉的声音响起,里面透露着一种决断。

    莎尔娜并没有发表她自己的意见,除了两个人……不,准确点说应该是两个半人才对,除了那两个半人以外,她的孤傲和冷漠,让她甚少和其他人搭话——亚马逊向来是信奉少说话,多做事的种族。

    大概是逐渐习惯了莎尔娜的性格,卡洛斯他们也不以为意,现在,三个人心中同时所忧虑的,便是如此才能速战速决。

    前面也说过,比起攻击,天使族更擅长防御,而且恢复能力极强,如果不是一击必杀的话,等衣卒尔缓过气来,一切努力都将付之流水。

    “要出手了!!”

    一直沉默的莎尔娜,突然发出她那清脆而果决的声音,里面带着不容任何人阻拦的气势,因为她看见自己心爱的弟弟已经岌岌可危了。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相视一眼,都微微点头,眼下这种局面,虽然他们一出手,势必会让战斗更加激烈,而衣卒尔的技巧肯定也会随之提升更快,不过,也只能随后想办法了。

    “尽量和衣卒尔游斗,不让他提升太快,我们一边慢慢再寻找机会,给予致命一击。”卡洛斯用低沉的嗓音说道。

    虽然衣卒尔的技巧,的确是在不断提升,但是神智却没什么变化,所以要设计坑他一次并不难,难就难在怎么样才能把握好这一次机会,同样的当,就连野兽也不会上第二次,更何况是衣卒尔。

    几个人心中郁郁,暗道为什么衣卒尔提升的是技巧,而不是神智,不然的话,说不定这神智一清,衣卒尔也就能摆脱暗黑力量的侵蚀,重新找回昔日天界第一勇士的灵魂,四人也算完美并且超额的完成任务了。

    不过,这种事情,也只能在心中幻想一下罢了,泰瑞尔说过,现在就连米迦勒也无法净化衣卒尔的灵魂,要是这么打一打就能让衣卒尔苏醒,泰瑞尔也没必要请自己四人来帮忙了。

    有了决定以后,三人都不是犹豫的主,其中莎尔娜最是爱弟心切,连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都还没反应过来,就是“嗖”的两声,各一只浓缩着冰蓝和火焰气息的箭矢向衣卒尔的方向射了过去。

    这两只箭矢,分别是亚马逊的三阶技能爆裂箭和四阶技能急冻箭,是号称让所有男性冒险者“前挡老二,后捂菊花”的,亚马逊最蛋疼的两个技能之一。

    不少深受其害的冒险者,纷纷表示亚马逊这两招太歹毒了,要求联盟在擂台规则上多加两条。

    第一,亚马逊不许故意用急冻箭瞄准男性冒险者前方“要害”。

    第二,亚马逊不许故意用爆裂箭瞄准男性冒险者后方“要害”。

    也不知道衣卒尔知不知道这些八卦,不过,面对莎尔娜这两只直朝自己臀部追过来的加强浓缩型魔法箭,他到是不敢不放在眼里,身形一个急速后转,正面对上两根箭矢,手中的大刀嗡嗡震鸣,看样是想继续用上次的技巧将两只箭矢引向其他方向。

    不过在下一刻,他的动作突然一僵,那握着的大刀到是不颤了,取而代之的是,握刀的手颤了起来……

    在他身后,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摆着大狼尾巴,抖动着雪白狼耳的狼人,这个一身白色的狼人和衣卒尔高大的躯体相比,就好像一个握着迷你版小菜刀潜伏到冒险者屁股后面的,库拉斯特里面最危险的怪物冥河娃娃一般。

    当然,屁股后面出现一个狼人不要紧,身高比例方面也不要紧,让衣卒尔要紧的是,这个狼人,手中正握着一把冰冻之剑,而这把冰冻之剑的剑尖,已经没入衣卒尔尾巴往下一尺处的地方,深深的没入了进去……

    “……”

    看到这种情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没能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差点就将奸夫淫妇这一声喊了出来。

    两个人也总算明白,为什么莎尔娜和吴凡的性格明明相差十万八千里,却能彼此吸引,成为亦姐弟亦夫妻的怪异结合,原因在于这两个人骨子里流淌的一些东西,是一模一样的呀。

    一前一后,两面夹攻,仿佛心有灵犀一样都瞄准敌人那要害,时间上配合的亲密无间,就算敌人是十恶不赦的恶魔,也未免太可怜一些了吧。

    “轰隆隆——“

    只是一瞬间的僵直,便让衣卒尔遭受了二次追击,那两只箭矢不断回旋缠绕着从衣卒尔大刀两边滑过,落在衣卒尔前方要害处。

    “嗷嗷嗷!!!”

    也不知道恶魔有没有那玩意,不过听衣卒尔的叫声,很疼是一定的了。

    爆炸响起的一瞬间,因为有衣卒尔的身体挡在前面,我丝毫不用担心受到波及,心里这样想着的同时,心中也不由生出一股恻隐之心,将深深插进里面去的冰剑大力抽出。

    不过紧接着,我心头一震,伟人那浩大凛然声音在脑海中炸响——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冬天般残酷无情。

    这一刻,我的灵魂受到了洗礼,思想得到了升华,心中一狠,又将抽出一半的长剑重新捅了回去,耳中响起衣卒尔那似乎又大了几分的嚎叫声,心中的恻隐之心不禁再次战了上风,再次抽出,刚刚抽到一半,那如雷贯耳的伟人声音再次出现……如是重复几番,眼看衣卒尔就要回过气来了,才迅速一跃跳后。

    看看剑尖,上面流着一丝血迹,似乎还散发出一股带着心理因素的怪异味道。

    “……”

    算了,等这次任务完了以后,快点将这把剑转手吧……

    眼睛一闪,中场休息的卡洛斯它们已经重新返回战场,西雅图克还意义不明的朝我竖起了大拇指,让我好一阵莫名其妙。

    我和莎尔娜姐姐的攻击,或许对衣卒尔实际的伤害并不大,但是感官上,这家伙前后似乎都受到了重创一般,看他脸上的扭曲愤怒神色就可以知道,那五根恶魔之角都快扭作一团了。

    “嗷嗷嗷,你们这些混蛋!!”

    大概是因为愤怒过头,这家伙原本生硬的语调也流畅了好几分,怒吼一声,猛地回过头死死盯着我,那双深蓝色的瞳孔因为愤怒,竟然凝缩成了细长的一道,让人心中一阵寒冷。

    大刀一抡,衣卒尔已经将卡洛斯他们逼开,几乎在瞬间,它高高举起自己的左手,一股恐怖的冰寒之力在它手心凝聚,瞬间就变成了一个直径十多米的深蓝色光球。

    看着不断吞吐寒气的巨大蓝芒光球,我们毫不怀疑,这一枚巨型冰球有着将整个绝望草原都冰封起来的能力。

    “嗷~~~,去死吧!!”

    光球成型的一瞬间,衣卒尔就迫不及待的将其朝我这边的方向扔了过来,看来真已经对我恨之入骨了。

    我靠,这分明就是那个蓝色光球的超级版呀。

    感觉巨型光球扔出去的瞬间,远在千米之外距离的自己,周围的空间就好像要坍塌下来,时间也仿佛被这一股冰冻之力给冻结,别说动弹,就连思考能力都变得奇慢无比。

    “弟弟!!”

    眼看我被这一击超级光球所禁锢,那呼啸着的蓝色能量就要将自己的身体吞没,耳边传来姐姐一声焦急声音,接着,在光球那排山倒海的呼啸声中,一道细微的异样破空声响起,还没反应过来,肚子一疼,身体就已经整个横飞了出去。

    我嘞!!这是怎么回事?

    千钧一发,我只能用千钧一发去形容自己的情况,僵直的身体刚刚被那股突而其来的力道击飞出去,那枚超级蓝色能量球也随之将我刚刚所在的位置吞没,让我体会到了恐怖的蓝色能量从自己鼻尖上擦过那一瞬间的惊心动魄。

    吓丢了三魂六魄的我,被那股力道带着一直飞了出去,“扑通”一声,掉落在地,紧接着,那枚巨大蓝色能量球砸落在地面,无边无尽的蓝色光芒从里面爆发,迅速向这边吞噬过来。

    傻子也知道被这些蓝色光芒碰到,绝对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我顾不得去理解刚刚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连忙一屁股站起,甩开两条腿有多快跑多快,感觉后面不断涌过来的蓝色能量,似乎就跟在屁股后头,菊花一阵寒意。

    好不容易等后面的光芒弱了下去,我才放缓脚步,回过头,顿时一阵目瞪口呆。

    自己后面,原本因为和衣卒尔的战斗被炸得满目疮痍的平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高高耸起一座几千米的蓝色冰山,那刀削一般的千丈崖壁,巍峨盘旋的峰岭,无不惟妙惟肖。

    这是活生生的人造冰雕珠穆朗玛峰呀!

    我一阵目瞪口呆,心中不由庆幸自己躲了开来,没有以身试招,不然就算自己免疫冰冻,被冰封在这样的冰山里面,也是十死无生。

    别说我没有孙猴子的功夫,就是有,要知道,电视里佛祖用五指山将孙猴子镇压,也知道留个头让它探出来透气呀,衣卒尔这厮硬是了得,心肠竟然比佛祖还要歹毒。

    这样看来,要想从衣卒尔这一招里解脱,只有一个办法,首先,我必须是个女的,其次,得有个哥哥叫杨戬,最后,还得给儿子取个名叫沉香。

    不过,那股在千钧一发之间将自己击飞出去,究竟是什么?

    我将目光落到自己的腹部,赫然看见一把金色长枪,枪柄位置正顶在胸膛下一点的位置,因为被刚刚的蓝色能量球擦过,整把长枪覆盖上了一层寒冰,竟然和自己的铠甲连在了一起,没有掉下。

    看着这把被冰冻住,散发出寒气的金色长枪,我心中却不由一暖,长枪无疑就是莎尔娜姐姐手中用着那把,关键时刻,还是姐姐靠得住呀。

    正想将长枪从铠甲上取下,不料手刚刚碰上,整把长枪就卡啦一声,化作冰碎掉落在地。

    “……”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我木凳口呆的看着地上的碎末,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那枚蓝色能量球,竟然硬生生的把一把金色级长枪给粉碎了!!

    “弟弟,没事吧。”

    耳边响起的简短但却透露出焦急关心意味的动人声音,将还在发呆的我惊醒过来,回过头一看,不是姐姐还有谁?

    “我没事,就是姐姐的武器……”

    我摇了摇头,开始在物品栏里找了起来,该死,平时自诩暴发户,怎么在关键时刻,就连一把合适姐姐的长枪都找不到呢?

    “你没事就好,武器不用担心。”

    莎尔娜微微一笑,虽然她刚刚心里着急,直接将手中用着的,也是属性最好的金色长枪扔了出去,不过,什么武器也比不是弟弟重要啊。

    这样说着,她的小手一挥,一把流淌着金色光芒的长枪,再次威风凛凛的被她握于手心。

    我:“……!”

    差点忘了,以姐姐冷傲的个性,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去交易市场出售装备的主,这样一来,手中的存货自然很充足,简单点说就是富婆呀。

    “也多亏了这次,衣卒尔的心已经被愤怒扰乱,一时之间再也难以恢复,继续领悟它遗失的技巧了,这样看来,我们还可以多拖延一些时间。”

    长枪在手的莎尔娜姐姐,那英姿飒爽的美丽身影简直就是言语所无法形容的,只见她绝美的俏脸上露出了平时的冰冷和冷静,看着在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两个的牵制下,愤怒不已的吼叫着,陷入了僵持战的衣卒尔对我说道。

    “但是,衣卒尔迟早会清醒过来,然后继续通过不断的战斗找回技巧,到时候我们就危险了,所以,必须尽快将它干掉才行。”

    “我知道了,大家有什么好计划么?”我的神色也是一肃。

    “暂时还没有,得让衣卒尔露出破绽才行,这并不难,只是如何才能在短时间内将它绞杀,才是难题。”

    面对超级血牛型的堕落天使,莎尔娜也不禁犯难了。

    听姐姐这么一说,我陷入了沉默,众人里面,以我的血熊变身攻击力最高,看来这个重任,还是要压在自己肩上呀。

    “我说……”

    正在我神色肃然的围观战场的时候,远远的战场上传来了西雅图克带着哭腔的杀猪惨叫。

    “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一本正经的在那打情骂俏,过来帮个忙行不?我们两个快要扛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