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衣卒尔的强大
    27第五百八十二章衣卒尔的强大

    “哦哦哦,真是令人兴奋的敌呀!!”

    领悟伪领域之后,第一次遇到在力量上势均力敌的对手,那一颗血熊狂暴好战的心脏顿时无比火热起来,强而有力的伸缩跳动。?!甚至在耳中嗡鸣不已,“咚一咚”的,没跳动一次,都宛如火山喷发般强烈。

    “让我先试一试这家伙。

    对着其他人大吼一声,我已经一跃而起,身体化作一颗火焰炮弹猛地向衣卒尔的方向冲了上去。

    袍书凹刚删凹加8四少,夏新块,夏多顿时,淡蓝色和血红色的领域冲突起来,犹如一个蓝色气球和一斤,血红色气球互相挤压着,不断摩擦的伪领域表面开始变形,变扁,而伪领域里面的两个主体,也在迅速靠近,直至彼此的伪领域边缘。

    “嗨嗨!!”

    在逼近衣卒尔百米距离的时候,我大吼两声,磨盘大的巴掌紧握成拳。表面燃烧着一层浓缩如液体一般炽白火焰,极烈的温度,将拳头周围的空间也扭曲成一团,看起来就一个空间旋涡一般,直直朝衣卒尔那狰狞的脑袋一拳冲了过去。

    “兹兹摩擦空气的刺耳拳啸声响起。拳头未至,一条直线上的空气,就好像已经燃烧起来般展现出一种火红的颜色。

    面对这一拳,衣卒尔那深蓝色的恶魔瞳孔依旧冷漠,几乎在同时,它也将它吞吐着蓝色雾气的左掌。紧紧握在一起,顿时爆发出蓝色的刺目光芒,如果说我的拳头是扭曲空间。那他的拳头,则是将空间冻结。仅仅是这样一握,它周围的空间,便给人一种沉重无比的感觉。

    百米的距离,对于像我们这样级数的高手来说,已经如同没有一般,眨眼的功夫还不到,一蓝一红两只拳头,已经在彼此伪领域的边缘剧烈碰撞在一起。

    “毒轰轰在两只拳头碰撞的瞬间,有那么一眨眼的功夫,整斤小世界好像突然变得寂静一片。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两只不断在严重放大的拳头,互相碰触的身影。

    下一刻,在冰与火的力量碰撞下。周围的空间猛地一个凝缩,在两个拳头中间形成一团极小的混沌空间,这团不断翻滚的白色混沌空间,虽然只有指甲大小,但是里面酝酿着的能量却绝对不下于一颗核弹的威力。

    下一刻,这团混沌极为不稳定的混沌空间爆发出来,世界仿佛变成白昼一片,所有人的视线都被漫天白光所充斥,随之而来的,还有那极其暴烈的混沌气流,威力之大,竟然让里面的五个伪领域都微微震颤起来。

    在这白光之中,一道巨大的身影直线飞了出去,宛如流星一般倾斜着撞落在地,造成一个半米深的大坑,身影还在不断后退,以大坑为,足足擦出了一条近千米长的巨大沟壑,才算停了下来。

    灰尘弥漫之中,我从大坑里一跃而起,背上猛地张开巨大的火焰羽翼,静静漂浮在半空,目光和衣卒尔那双仿佛永恒不变的冷漠瞳孔对视。

    同时一边甩着发麻的手掌。

    网刚那一拳对碰,我华丽的落的了个惨败,自己横飞出去,而衣卒尔的身体,却仅仅是轻微一颤,连一步都没有退后。

    不对劲,绝对不对劲,我心里暗暗纳闷。

    这个家伙的力量,怎么看都只是和我在伯仲之间,甚至我还要高上它那么一点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虽然我早已经有这样的觉悟。早就知道衣卒尔不好对付,身为天使族第一勇士,有着几万年战斗经验的它,就算我们四个当中技巧最为厉害的莎尔娜姐姐比起来,也存在质的差距,自己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就算知道自己的力量。比它强上一点点,我也没有报任何奢望能在这一拳上能占据任何上风。甚至知道自己慨会落败,剩下那院的可能性,也是衣卒尔在示敌以弱。

    但是我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狼狈的结果,分明就像是卡洛斯和我的血熊变身硬碰硬一样,明明是相伯仲的力量,为什么会产生如此绝对性的差距?

    目光和衣卒尔毫不相让的对视着,我在心里,却是开始细细琢磨起衣卒尔那一拳,回忆起碰撞时的一点一滴,甚至连那只深蓝色拳头上的每一片鳞甲,每一根肌肉收缩,都清晰的在脑海里回放,脸色突然一是种似是而非的熟悉感觉,逐渐的涌上了心头,衣卒尔那一拳实在让我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既视感,那似乎在凹x秒不到的时间,微微一抖的技巧,二重击!!

    脑海里冷不防的跳出这个词。我心头突然像拨开乌云见晴空的一片豁然开朗,没有错,那种貌似熟悉的感觉,就是类似于施展二重击所带来的,只是又稍稍有些不同,而且施展的时间太短了,以至于让我产生一种看花眼的错觉。

    只是,二重击的原理,不是利用技能的滞留时间再次对对手进行二次伤害,而产生比之普通技能翻了近十倍的攻击伤害力吗?我敢以人头保证,衣卒尔网网那一拳,绝对是随手挥出的普通一拳,而不是什么技能攻击。

    难道二重击不仅仅限制在利用技能滞留时间,竟然还能用在普通攻击上?又或者这只是一种和二重击类似的,另外一种高深战斗技巧?不过加仑老头在留给我的卷轴最后。的确是发口口的感叹了,句,重击技巧不仅仅限制在技能上面。孙民双展到其他更高级的运用,只是他自己现在也没有弄出个所以然。

    所以,我宁愿相信网网衣卒尔那普通一拳,就是重击的高级运用,这一点也不奇怪,毕竟无论加仑老头如何天才,也只是个几百岁的老头而已,而衣卒尔光是战斗就有几万年的经验心得,在他眼里,加仑老头花费毕生所研究的东西,恐怕也只是一些肤浅的入门技巧吧。

    幸好此时的衣卒尔,只是一个残缺的灵魂,许多高深的技巧已经遗忘。若是他还掌握生前的全部战斗技巧的话,网网那一拳就算要了我半条老命也不出奇。

    得到这一结论,我心中是又喜又忧。

    喜的是,终于找到了二重击以后的新发展方向,虽然二重击以后还有三冲击四重击,但是以我现在的力量,去研究三重击简直就是自找死路。

    而将二重击运用到普通攻击上,却是一条现在的我力所能及的崭新道路,不过,就连加仑老头也没能搞懂的东西,我却是不敢奢望能在几年时间内就掌握,这种事还是放到以后再想。

    而现在心中所忧,那就再明显不过了,掌握了将二重击融入普通攻击技巧的衣卒尔。无疑等于是实力凭空提升了好几倍,看来,五爷交代给我们这块硬骨头,以我们四个现在的实力未必能啃得下呀。

    “大家小心!!”

    我大声向其他人吼道:“别小看这家伙的力量,虽然和我相仿,但是每一击都有二重击之力,千万不要和他硬碰!!”

    另外三个方向的,卡洛斯,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脸色不由一凛。二重击他们当然知道,在比武大赛以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就迫不及待的做了一会伸手党。

    而既然将这种技巧教了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我没有理由对莎尔娜姐姐私藏,虽然二重击对冒险者的诱惑力极大,极有可能会让冒险者受不住诱惑强行练习。最后反噬自己的身体,身残身死,不过,我相信这三个人都是意志坚定的人,抵制这种诱惑不成问题。

    万一他们不顾自己的身体,强行练习,那也走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

    不过,我能立玄学会二重毒。是因为加仑老头帮我找到了式感和技能频率,每个冒险者的式感和技能频率,就像人的指纹一样,都是有着各自特征的,就算三人再怎么天才,想要短时间内掌握也绝无可能。

    虽然还没有掌握,但是却并不妨碍三人了解二重击的威力,所以脸色均是一变,不过恐怕我不这样说。所有章节尽到这一拳对碰之下的结果,也足够他们升起警惧之心了。

    袍书凹刚删凹加8四少,更新决,更多听到我喊出二重击的名字后,衣卒尔那冷漠的瞳孔,明显的一缩。更加让我确定了它网网所使用的,就是二重击技巧的扩展版无疑。

    “嗖嗖下一刻,莎尔娜姐姐出手了。只见灰色的天空之中猛然多了几道红蓝光线,看模样应该是亚马逊的冰箭和火箭。

    这些呈曲线射击的魔法箭矢。就像追踪导弹一样,虽然各自的轨迹不同,但是绕了一个弯以后,却是同一时间落到了同一斤,点上,让人不得不感叹莎尔娜姐姐对技巧时间的把握,已经到了一个熊峰的程度。

    这些个几道冰火魔法箭矢,落点正在衣卒尔身上,顿时传来连续的剧烈爆炸声,将空气震的一波又一波荡起,那弥漫着的火焰和冰雾交织在一起,产生了一种极其诡异能量扭曲。

    冰箭和火焰箭同时爆发,并非是火焰之力和冰冻之力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能量互相抵消那么简单,而是将魔法的力量转化,产生一种伤害更加强大的物理伤害力,虽然火焰箭和冰箭,只是亚马逊的一阶二阶技能,但是在莎尔娜姐姐的运用下,却产生了丝毫不逊色于一个五六阶技能的威力,此时的莎尔娜姐姐,已经不再是比武大赛以前那个她了。

    八强赛中,姐姐吸收了她的父亲亚洛的灵魂之力,突破了伪领域境界,然而灵魂传承的作用并不单单如此,大量依旧没有被吸收的灵魂之力潜藏在莎尔娜姐姐体内,逐渐改变着姐姐。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姐姐的魔法技能,在没有附加任何技巧,并且技能等级一样的基础上,莎尔娜姐姐施展的技能里面所附带的闪电,冰冻和火焰攻击,足足是普通亚马逊威力的一倍有余。

    并且这种威力,还在随着姐姐不断的修炼缓慢增长,在正是一个作为掌控了三大魔法元素的伪领域级巫师,所赠送给莎尔娜姐姐的最后礼物。

    说不定,姐姐这作为一名亚马逊却得到了巫师的灵魂传承的万中无一的例子,久而久之以后,会超越亚马逊的职业,发展成一种新型的特殊职业也说不定。

    另外就是,在八强赛以后终于被我推倒?的莎尔娜姐姐,自然也得到了我的灵魂联锁能力,所有技能提升了七斤,等层次。

    这些全部加在一起,可以说。四个人当中,姐姐的单位输出伤害已经远远超越了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甚至与我的血熊变身相近。

    只是姐姐的伪领域初成,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与伪领域结合在一起的超级必杀,所以实力上依然略逊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一筹,毕竟单位时间输出伤害不代表一切爆炸过后,衣卒尔那高大的身影慢慢出现,身上一丝痕迹也没有,仿佛网刚那个数道剧烈的爆炸,只是毛毛雨一样。

    果然和五爷说的一样,比起攻击,天使更擅长防御,恰恰好于恶魔相反,而灵魂堕落成恶魔的衣卒尔。似乎依然继承了这一特性。

    天使的战斗持久力也是最可怕的。因为就算最低级的无翼天使,都会使用治疗术之类的回复技能,而且他们的回复能力也快得惊人,作为上帝的宠儿,天使无疑有着许多人类没有的优势。

    这两次攻击,是我们在试探衣卒尔,同时也是衣卒尔在试探我们,不过,堕落之后的她耐心似乎不佳;没有等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出招,他就已经怒吼一声,高高举起它那把华丽的锯齿大刀,猛地一挥。

    刹那间,天空之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刀芒,这道光芒在刹那间又化为无数道,好像张了眼睛一样,四面八方向我们呼啸着扑过来。

    熔岩之甲!!

    面对铺天盖地将自己包围的刀芒,以血熊庞大的体积根本就无法躲闪。心中念头一转,我已经暴喝出声。血红色的毛发上面顿时熊熊燃烧起来,然后化作一层厚厚的炙红色熔浆将全身包裹在里面,这些犀利的刀芒落在上面,被炙热的熔层所抵消,本体没有受到一丝伤害。

    而其他三人,卡洛斯依靠着独特的瞬步,在苍蝇也飞不过的空隙之间连连躲闪,竟然是一道也没落到身上。

    西雅图克则是更简单,手中两把金灿灿的战斧连续挥砍,竟然硬生生将这些刀芒击破,衣卒尔的这道刀芒虽然强横无比,但是分散开来,每一道的威力,对我们来说却已经不足为惧。

    而最后一个,莎尔娜姐姐,却是瞬间切换出了一把金色长枪,枪尖轻挑,将一道道刀芒的角度微微击偏。角度偏离的刀芒最后撞在一起。互相抵消,有些甚至反向衣卒尔的方向专去。

    衣卒尔这一刀,也被我们轻松的化解掉,不过,此时我们脸上的神情却并不轻松,因为衣卒尔这一刀。是同时攻击我们四斤”如果它将威力击中到一个人身上,恐怕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我们四个,相视了一眼,各自传递着意思,然后达成了什么协议般。互相点了点头。

    这场战斗,如果我们四个不互相配合,各自为战的话,就连一丝胜算都没有。

    “噢卑,衣卒尔,接我一招吧!!”

    心急的西雅图克最先出手,身体猛地像炮弹般高高冲起,举着两把狰狞战斧朝衣卒尔的方向冲了过去,莎尔娜则是紧随其后的拉动长弓,无声无息的弹动数次,顿时有数道威力强大的魔法箭矢跟在后面,在西雅图克的遮盖下向衣卒尔射去。

    而卡洛斯二话不说,先往衣卒尔头上赏了一记天堂之拳,作为圣骑士的终极技能,这招最大的优势就是速度,被锁定以后,就连刺客也无法躲闪这一招,除非他的速度比光还要快。

    然而,衣卒尔像是先知先觉一般,在卡洛斯念头动起的时候,就已经猛地高举起手中的大刀,在举到头顶的一刹那,卡洛斯的天堂之拳也网网落下,巧合的就像是两个人事先商量好在演戏一样。

    这种先知先觉的预感,让我们不由心中再次一凛。

    衣卒尔那把大刀也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虽然肯定不是青色愤怒,但似乎至少也有暗金等级,竟然能抵消掉卡洛斯的天堂之拳的大半威力。从来没有听说过武器还能这样做的。

    这时候,愣了片刻的卡洛斯,也踏着瞬步,高举手中的空间之刃和圣骑士盾牌冲了上去。

    最先出招的西雅图克,自然是第一个逼近衣卒尔,怒吼一声,他手中的双斧已经齐齐朝衣卒尔的头顶上砍了下去,一副要将它秒杀斩首的无回气势。

    衣卒尔目光一闪,手中的大刀往西雅图克的双斧里面砍了上去,给人一副情景,就像想用一根筷子架住两个落下的铁锤一样。

    然后,没有一个人怀疑它的能力,甚至如果就这样碰撞的话,被击飞出去的百分之百是西雅图克。

    就在这时,西雅图克那一往无前的双斧,却突然诡异的一偏,竟然躲过了衣卒尔的大刀,往他胸膛破去。竟想当一回开膛手杰克。

    在和卡洛斯比赛的时候就见识过,别看西雅图克蛮有一样,其实招式细腻得很,不然也无法在近战里面将卡洛斯压制的几乎抬不起头。

    神志不清的衣卒尔,明显没有预料这样的变招,不过它那残缺的技巧里,显然是不缺应付这种变数的办法。另外的左手一抬,上面的金色护手已经稳稳的架住了西雅图克的双斧。

    同时,也微微退后了一步。

    这是自从开战以后,衣卒尔第一次挪动脚步,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个好兆头,至少说明它也不是金身不破。

    而攻击还没有结束,躲在西雅图克后面的数道箭矢,在这时也猛地划过一道弯曲轨道,从西雅图克后面窜出,齐齐朝衣卒尔的脑袋射去,”

    呜呜小七好可怜,外头传来赵本山的相声,好想看,却又不得不强忍着,将耳朵塞住埋头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