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七章 泰瑞尔
    27第五百七十七章泰瑞尔

    练的日子总走过得特别快。[提供的章节]不知不觉又是一个多月过去,卡洛斯的身体日益康复,实力也提升到接近完全,原本二战一的予练方式,也变成了三人混战,简称劾什么的,咳咳”

    月狼变身我已经基本熟练,当然。离像血熊变身那样操纵自如,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至少已经习惯了全力舒展速度那种彷如穿破空间的不真实感,对冰冻之力的控制,也只能算是马马虎虎吧,继在比赛时出现的类似圣骑士神圣冰冻光环之后。虽然自己又琢磨了几个小用法,小技巧,不过还不熟练,用来对付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种级数的高手,那是如同弹弓打老鹰,毛都碰不到一根。

    洞察之心到是掌握的还可以。这玩意和疯狂之心一样,都很实用,都能大大弥补我在战斗经验技巧上的不足,至于何时才能将洞察之心融合力量,转化为伪领域,我也曾就这个问题问过老酒鬼,她到是猜测大概并不难,毕竟我已经有了一次领悟伪领域的经验,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只要将月狼变身的姿态和冰冻之力充分掌握,将其和洞察之心融合在一起,伪领域也就水到渠成了。

    竟然这样说,我也只能加大力度,争取早点领悟月狼变身的伪领域了,毕竟伪领域的强大众人皆知。特别是体会过血熊那堪称变态的变异血色伪领域的时候,更是让我期待月狼变身会出现什么样的领域。

    只是,希望不会如老酒鬼所说的,出现领域冲突才好,毕竟史书上从来没有列举过一个人同时具备两种心境,发展出两种不同的伪领域的例子。

    那些吵吵嚷嚷的冒险者走后。只剩下营地级的菜鸟冒险者,也大多玩够了,出去历练了,自比武大赛和各种杂七乱八的大会后,营地总算过了两个月平静的日子,那些因为数万冒险看到来,而被扰乱了生活步调的平民,也逐渐恢复了以往的作息时间,仿佛三个月前那场几个年一次的盛事,只是一场梦而已。

    诡异的是,从结束到现在,大概是为了让我熟练一下的月狼变身,阿卡拉竟然足足有三个月没有找过我,让我狠狠过了一把休假瘾,和维拉丝她们甜蜜和平淡的日子。就好像天天都在度蜜月般,三个宝贝女儿也异常听话,呃,只要不将她们凑到一块的话,,切都幸福美满,和我梦想的日子也仅仅是几步之遥而已,当然,我也知道这只是短暂的美好时光。

    就在三个月后的某一天,正当我和卡洛斯满身泥汗的回到法卑公会时,就碰上了久违的阿卡拉派来的士兵,让我们明天一大早去她那汇合。

    果然,我就想阿卡拉没有可能放着我们几个身强力壮的劳工不用,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

    我和卡洛斯面面相视一眼,只是让我疑惑的是,我这个二十四小时工作制的苦力长老也就罢了,连卡洛斯也一起叫去,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维拉丝叫醒,说卡洛斯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果然,有个老实的圣骑士邻居就是,,不好,以我以往的习惯来说。明明是可以再睡一个小时,慢吞吞的吃完早餐再出发的。

    来到阿卡拉的帐篷,里面还只有阿卡拉一斤。人,看了一眼卡洛斯,她露出笑容,再看了我一眼,露出惊容。

    这种微妙的差别,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以前也不是想迟到才迟到的。这是不可抗力,是生物对睡眠的本能渴求。

    端着阿卡拉的清神水坐下,还没等我们问话,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来了,是莎尔娜姐姐,看见我在里面她似乎也微微一惊。

    然后便是温吞吞的凯恩,似乎一夜未睡,法师袍上带着明显的实验爆炸痕迹,眼眶像国宝一般的法拉,然后是西雅图克,一个小时后。

    垫底的老酒鬼才打着哈欠走进帐篷。

    袍书凹刚删凹加8四少,更新块,更多“你怎么会在这里?”这家伙睡眼朦胜的坐下,目光在帐篷里扫射一眼,最后落到我身上,露出见鬼般的不可置信神色。

    看来,以往每次都比老酒鬼还要晚来一步的我,的确用罪大恶极来形容也不为过。

    只不过,这还真是庞大的阵容啊。除了我们阿卡拉她们四个老常客意外,莎尔娜姐姐,卡洛斯,还有西雅图克都一起来了。

    待大家坐定以后,阿卡拉才呵呵一笑,在众人疑惑中的目光注视下缓缓开口:“我知道你们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会临时将你们叫过来。这件事来的比较突然,就连凯恩也没能事先通知一声她看着自己多年的老拍档凯恩,歉意的点了点头,换来凯恩轻轻一笑。凯恩会计较这种小事,那他就不是凯恩了。

    见我们都静静的看着她,阿卡拉也不多废话,紧接着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昨天傍晚,我才网网安到消息,是来自泰瑞尔阁下的一个信息。”

    泰瑞尔?

    骤然听到这个名字,别说我们。就连凯恩,法拉和老酒鬼,都是脸色一惊。

    泰瑞尔是谁?大名鼎鼎的四翼天使,包括天堂地狱和暗黑大陆三界在内的老五,光膀老五,五哥,五爷。一手双节棍沾满了黑道兄弟的”

    好吧,重复使用吐槽点是不会的。总之一句话概括,对我们来说,泰瑞尔就是所有天使的头头,负责管理天堂和暗黑大陆两界的所有天使。至于他上头的米迦勒和加百列,这两个深居简出不知道在谋利什么东东的老乌龟,我并不认为在场任何一个人,包括自己在内,能在有生之年见到她们的尊容。

    “泰瑞卓有什么事么?”

    老酒鬼最先反应过来问道,不愧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就连泰瑞尔这样的大人物,也只能让她微微愣神片发而已。

    “他到没有明说,只是,作为比武大赛提倡者的他,虽然并没有亲自到场,大赛对你们四个的表现,自然也了然于胸。”

    阿卡拉微微一笑,泛白的眼睛在我们四个身上扫了一遍。

    “泰瑞尔阁下很后悔没能来观看这次比赛,也因为第三世界那些地狱恶魔,最近不怎么安分,实在脱不开身,所以,他想亲眼你们四个青年才俊,并且有一个小小忙想让你们帮一帮“切,想见自己来营地见不就得了。”老酒鬼不屑的哼了,亨鼻子。

    “就是,还有以他的实力,我们四个小人物,又能帮上什么忙?”

    这时候,我到是和老酒鬼特别合拍,一哼一哈数落道。

    “你们两个,怎么能这样说泰瑞尔阁下呢?”阿卡拉神色肃然,瞪了我们一眼。

    “虽然我知道,你们都不怎么喜欢天使族,但是有一点别忘记,无论天使抱着什么目的,但是这几千年来,他们帮着暗黑大陆一起抵抗地狱势力,没有他们,整个大陆恐怕早就被地狱势力霸占,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我们不得不承这个恩情,知道么?”

    “是,是!!”

    阿卡拉发怒,我和老酒鬼自然是噤若寒蝉,不由连连点头,这才让她展颜一笑。所有章节都是请到

    “就你们网才所说的,并不是泰瑞尔阁下摆架子。不肯亲自屈尊前来,而是他的本体在第三世界的群魔堡垒,抽不开时间前来,你们所去见的,也只是他的投影而已,你们也知道,这样一来,他的投影是无法离开群魔堡垒太远的。”

    我们不由恍然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这样一来,他让我们帮斤,忙。也就变得合情合理了,毕竟泰瑞尔虽然强,但是他的投影却未必及得上我们四个伪领域级冒险者。

    袍书凹刚删凹加8四少,夏新块,夏多“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如果不急的话,我还能好小维拉丝她们继续甜蜜上几天呢。

    “三天之内吧,具体时间你们四个商量就行了,还有,关于泰瑞尔阁下的帮忙,如果你们觉得有困难。也可以向贾梅拉群魔堡垒的联盟负责人报道,我会调派一些人手帮助你们的。”

    “知道了我们点了点头,不过大家心里都知道这不大可能,这四人里面,除了我这个懒人之外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就算有困难也会自己想办法解决。而不会求助其他人之手,再说。泰瑞尔这个任务,未必没有考研我们的意思,如果真那么重要的话,他何不直接派几个二翼天使亲自解决呢?

    继续交代一些事宜,比如说身为原堕落联盟三巨头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两个,去到群魔堡垒之后务必要掩饰好自己的身份之类的唠叨话,之后,阿卡拉便让我们四个,还有吝啬鬼和老酒鬼自由离开,她还要和凯恩商量一些营地方面的杂事。

    莎尔娜姐姐和老酒鬼没说什么。风一样的离开了,隐约还能听到她们逐渐远去的争吵声,似乎又要去哪里比去了,真不愧是另类亲情的母吝啬鬼似乎也因为急着完成实验,闪的比老酒鬼和莎尔娜姐姐还个瞬移就直接消失了,还有西雅图克,打着哈欠离开,似乎准备会去补眠。

    我也正打算回去睡个回笼觉。不经意看了一眼,却发现卡洛斯的脚像钉在了地上似地,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

    “卡洛斯,你有什么事么?”

    和凯恩正商量着一些琐碎事情的阿卡拉,也察觉到了卡洛斯的存在。不由笑着问道。

    “是这样的,我有斤,问题想请教一下阿卡拉大人。”卡洛斯严肃的微微朝对方鞠了一躬。

    “没问题没问题,不必拘礼。来。坐下说吧,还有吴,若是卡洛斯不介意的话,也一起坐下来吧八卦之魂发作,正准备偷偷躲到一旁进入围观模式,想看看卡洛斯究竟有什么问题的我,被阿卡拉这样一说,不由讪讪一笑,看了卡洛斯一眼,见他点头,才重新坐在自己网网的位置上。

    “是这样,我想问问卡洁儿的事。”卡洛斯苦恼的抱着头说道。

    我就说,如果这个各方面前接近完美的圣骑士,还能有什么苦恼的话。那个有**是离不开他的宝贝女儿卡洁儿了。

    “她出了什么问题吗?”阿卡拉不由关心的问道。

    “不,大问题是没有,我只是有一点不懂”卡洛斯顿了顿,沮丧的说道。

    “这段时间里,除了吴师弟以外,卡洁儿也逐渐放下了对其他人的那种极为强烈的戒心,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唯独对我,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即使不当我是她父亲,即使在她眼中我只是一个陌生人叩也应该和其他人一样,对我稍稍放下戒心了“你苦恼的问题是为行么卡洁儿唯独只对你没有放下戒心?”

    见卡洛斯一副苦恼的模样,阿卡拉不知道察觉到了什么,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没有错没有错,就是这样。”

    事关自己的宝贝女儿,卡洛斯也失去了往日的冷静,忙不迭的点着头称是。

    “这样瑚我到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阿卡拉带着淡淡的笑意,说出了让卡洛斯目瞪口呆的答案。

    “我……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哎,看来这一点上,你和吴完全相反,没有一点当父亲的资质呀,本来这种事情,是要你自己察觉到才是最好的。”阿卡拉微微叹气。但是脸上的笑容依旧。

    “你还不明白么,卡洁儿之所以只对你冷淡,那正是因为她已经承认你是她的父亲。”

    “那,,那为什么,,为什么会卡洛斯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他果然不是当父亲的料呀,竟然连女儿的心情都不明白,我不禁摇了摇头。终于找到了一处自己远胜于卡洛斯的地方,一股强大奶爸优越感油然而生。

    作为一名被奶爸光环笼罩的男人,这一刻,我完全没有感到任何压力。为天底下所有的小天使们提供父爱是我另一个隐藏愿望,当然,男孩就免了“你想象一下卡洁儿在天堂的待遇。恐怕没有父亲之类的流言蜚语,并没有少让她受委屈吧,她还是一个孩子,心里有点气闷那是当然的。”

    在卡洛斯思索的目光中,阿卡拉淡淡说道:“没有爱,又哪来的恨?她讨厌你,正因为她重视你呀。”

    卡洛斯并不是笨人,只是关心则乱。阿卡拉说到了这种地步,他要还不明白,那就真是傻瓜了。

    “那,那我现在该怎么做,才能让她改变对我的态度呢?”一改网网苦恼的神情,脸上洋溢着幸福傻笑,卡洛斯继续问道。

    “很简单,继续表现你的诚意就行了,让卡洁儿知道你是多么的重视她,情况或许就会逐渐改善,我相信卡洁儿是个好孩子,最后一定能体谅你的苦衷的。”

    阿卡拉继续笑着说道,不过这时候,那慈祥的笑容中,却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闪过了一丝恶作剧的味道。

    “不过,现在那个孩子似乎彻底的喜欢上了吴,你要是不抓紧的话,或许,她就会将对你的最后一丝亲情,全都转嫁到吴身上,等有一天。她不再讨厌你,也不再理会你,那就已经太迟了。”

    呃,,?这股强烈的杀气是怎么回事?

    喂喂,卡洛斯,我可是长老哦。联盟长老哦?你想怎么样?谋杀长老可是重罪,还有阿卡拉,你在一旁幸灾乐祸个什么劲?万一卡洛斯真的暴走将我干掉怎么办?

    得知卡洁儿的想法,还有自己现在所面对的危机之后,卡洛斯甩了我一记冷眼,也不打招呼就匆匆离开了,我想若不是还要顾及伤到路人。他甚至会用瞬步赶回去。

    于是,等我回到家门口,便从里面传出“叽”的一声,然后是卡洛斯的惨叫声,还有他从帐门飞出的身影。

    我微微一闪,让他那悲哀的身影做自由落体运动,然后轻轻凑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欲速则不达。

    这时候,被兴奋着急过度的卡洛斯惊醒的小天使,从帐门里飞了出来。幼稚美丽的小脸上还充斥着警惕和怒气,看她挥舞着小拳头,竟然是还想继续追击卡洛斯的样子,不过我,怒气冲冲的俏脸立刻一变。洋溢起了幸福的笑容,“一声,如同云朵般轻飘柔软的身体便扑了上来,搂着我的脖子“的叫着,再也不肯松手。

    这一刻,卡洛斯再次留下两行父亲泪。

    因为无论是莎尔娜姐姐,还是西雅图克又或者是卡洛斯,对这次的任务都比较随意,所以不知道为什么,出发日期的选择权就落到了我上。

    话说,难道我就不随意吗?

    竟然是这样,我也就能拖就拖。一直到第三天,才在阿卡拉派来的士兵催促下,懒洋洋的想起了竟然还有这回事?

    袍书凹刚删凹加8四少,夏新次,夏多小幽灵这粘人虫,一年难得一回的大早就起来,就怕我偷偷溜了,不过,这次我可不打算带她去,于是她便耍赖了,乘着我不注意就想灵魂融合,搭个霸王顺风车,不过被早有准备的我拦截下来,一通好说歹说。才算让她伤心失落的飘回自己的房了,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

    看着她孤单的背影,我也只能万分心疼说声抱歉了,等这次回来,便立刻带她们一起去库拉斯特历练,升到三十多级以后,便可以接着去群魔堡垒,到时候一家人一起慢慢历练,有得是时间。

    还有卡洁儿。这小天使粘人的功夫不必小幽灵弱,也是必须安慰的对象,让她在家里乖乖听维拉丝的话。吃饱就睡,睡醒就吃呃,或许若干年以后,我能着作养猪大全也说不定。

    在维拉丝千叮万嘱的温柔声中,收拾好行李后,我便匆匆赶到法师公会地下室,莎尔娜姐姐她们,却是已经在那等着了。

    “对不起,,“正,一州小久等了。”我上前打了一声。

    莎尔娜姐姐只是温柔一笑,卡洛斯似乎还没有从前几天的打击丰缓过气来,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而西雅图克这厮最是恶毒,开口一句话就让我这个罗格第三抠门连着心肉一起疼起来。

    “这样的话,在群魔堡垒的所有开销,就交给吴师弟你解决了。”

    虽然我们四个都是不缺钱的主。西雅图克也知道才有此一说,但他不知道我是罗格第三抠门呀,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到是没什么。但是,这却是自己和莎尔娜姐姐相识以来,第一次一起出动,想到这里。我带着微微紧张的心情,和三人一起踏入了远程传送站。

    白光一闪,群魔堡垒那如同钢铁堡垒一般,透露出一股肃杀,铁血和宏伟气息的建筑,便取代了地下室的景色,出现在我们眼中。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远程传送站了,不过我还是一样惊叹,像这种瞬间转移到几万公里以外地方的神奇魔法,无论惊叹多少次都不够。

    袍书凹刚删凹加8四少,夏新块,夏多群魔堡垒的天空,依然是一如既往的灰沉沉色调,那永远笼罩在头顶上的灰云,让人的心情格外压抑,不知不觉就蓄起了一股直欲发泄出去的暴躁,因此,群魔堡垒才充斥着肃杀和铁血的气息,就连这里的平民,都比其他地方的摇彪悍,要凶猛上十倍百倍。

    从传送站里出来,我们立剪便找了一间旅馆,四个人里面,除了莎尔娜姐姐是第一次来以外,我们三个都在群魔堡垒呆过,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呆的时间长,不过我却胜在这里的熟人多。

    轻车熟路的找到旅馆以后,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因为身份关系,也不方面四处乱跑免得被堕落联盟的人认出,就呆在里面准备皮草过冬,而想见识一下群魔堡垒的莎尔娜姐姐,则是和我一起往冒险者乐园的杂货店方向走去。

    没有错,身为群魔堡垒的联盟负责人的贾梅拉,一个外貌三十多岁的刺客打扮的美女,同时也是杂货店商人,卖药水,卖武器,卖铠甲。低收高卖,一张嘴皮子能将死人说活,让乞丐掏钱,在群魔堡垒的冒险者里面有着铁齿铜牙贾大妈的称号。

    “凡长老,你们终于来了,我真怕泰瑞尔大人等的不耐烦了一见是我,贾梅拉立刻见到了救星似的,将我们请到了她的店子里。

    “嘿嘿,营地里面还有点事。让你们就等了,真不好意思。”

    我睁着眼说瞎话的解释道,的确有事,而且是头等大事一要陪维拉丝她们嘛,至于泰瑞尔,她是美女么?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泰瑞尔大人已经在法师公会等候多时了,我现在去通报一声,你们今天先休息一天,明天随我一起去面见吧。”

    面对泰瑞尔这样的大人物,我们的黑心贾大妈显然还是很有压力的。平时一张能让只想买一瓶药水的冒险者买上十瓶的利索嘴皮子,如今也不大流畅了。

    商量好见面的时间以后,和贾梅拉又聊了一阵,等从店铺里出来,外面的冷风一吹,清醒过来,感觉到怀里抱着什么东西,我不由低头一看。又是一堆不知在什么时候买下的卷轴药水,,话说,上一次来到群魔堡垒。礼节性的拜访贾梅拉这位负责人的时候,也遇上了一模一样的事情吧,不过当时身边跟着的却是琳娅。

    切,下次绝对不和这个黑心大妈多废话一句。

    见时间还早,我便拉着莎尔娜姐姐一路逛下,和她说起了群魔堡垒的特狩猎活动,一路走到这里最大的酒吧血腥玛丽酒吧。

    酒吧里面依然人潮涌涌,粗略一看,就有不少认识的家伙,不过。少了图拉丁和奥斯卡这两个活宝。总觉得有些冷清,坐了一会,没有听到什么感兴趣的消息以后,因为有不喜欢和别人接触的莎尔娜姐姐在身边,我也没和那些家伙打招呼,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回到的旅馆。

    第二天,在约定好的时间里。我们来到贾梅拉的商铺,然后在她的带领下来到法师公会,在宽大的回廊上绕了片刻,一座宏伟的神殿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靠了,上次来群魔堡垒的时候,我怎么没见过这里竟然还有这么大的神殿?

    带路的法师也就送到我们这里。顺着雕刻着天使浮雕的华丽石路。我们换换走进神殿大门,那百米高的天顶,还有周围天使的雕像,正中央的圣光个字架,都能让人产生一种渺小的感觉。

    然而,一瞬间就吸引了我们注意力的,却是在大殿中央的尽头,背对着我们,静静凝视着墙壁上的天使雕负的那道高大无比的身影。

    四翼天使泰瑞尔!!

    传说之中,他是比米迦勒和加百列更远古的天使,甚至经历过末日之战,那两对光之翅膀就是最好的证明,他的年代,如同他的性别一样。就连整今天使族,甚至米迦勒,或者是他自己本人,都已经无从考究。

    至今也没有人知道泰瑞尔的性别。他总是带着庄严厚重的甲盔,身上穿着似袍非袍,似甲非甲的战袍,手中的武器据把神器级的光之宝剑。

    这就是泰瑞尔,天使族最具神秘色彩的上古天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