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 女儿之间的战斗
    27第五百七十五章女儿之间的战斗

    与此同时,法师公会那些法师们,都纷纷抬起了头,看着那道散发出庞大圣洁之力的身影,化作一道白光从他们头顶上直线经过。[提供的章节]

    他们微微一笑,都各自低下头去干自己的活了,这样的情景,第一次看到,到是让他们大呼小叫了一阵,只是半个月下来,却已经习以为常。知道是那位凡长老的女儿,又跑去向对方撒娇去了。

    在那语音不绝的叫声中,目瞪口呆的卡夏只看到远处的天空闪过一个光点,然后迅速放大,直线朝这边冲撞而来。

    “叽”

    带着幸福满满的娇腻尾音,卡洁儿仿佛练习过千万次一样,熟练对准了我的怀抱冲撞过来,命中靶心,然后两只稚嫩的小胳膊楼上脖子。瞬间就找到了最舒服的怀抱姿势,然后不断一边用那光滑的脸蛋在我下巴上撒娇磨蹭着,一边发出含糊可爱的叫声。

    “叽叽”

    “谈,洁儿乖乖。”我连忙将这个粘人的小天使搂住,不断轻轻摸着她的小脑袋哄道。

    因为畸形的发育问题,卡洁儿虽然能听懂别人的话,但是自己却还不能说话,只能发出一些简单的声音,就像小人鱼埃里雅“咐呀咖呀”

    的可爱声音一样,不过却又有点不同。

    而卡洁儿这仅仅能发出的,对萝莉控来说有着核弹一般威力的“叽”根据我和卡洛斯的分析,其实应该是卡洁儿的小名“洁”才对,大概是因为安洁丽尔经常这样叫。所以卡洁儿久而久之就完全记住了,只是因为声线还未发育完全,“洁”在她口中,就被简化成了“叽”。

    说起卡洁儿的小名,我不得不吐槽一下这个大陆的昵称系统,对我来说,简直就好像是数理化的化身。复杂的一塌糊涂。

    我的名字还好,吴凡,在其他人眼里,是姓凡,名吴,所以距离生分的一般叫我凡长老,或者凡兄弟,凡大人,对此,我也懒得解释,名字本来就是一个代号而已,对于那种“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情结,我实在是兴趣缺缺,入乡随俗就好。

    因为只有两个字,所以也没有什么昵称可言,熟悉点的,像阿卡拉她们,都会称我为“吴”至于维拉丝她们,这样一想,我才发现,这些可爱的小妻子们,似乎对自己的称呼,都有所不同,比如说维拉丝,就一直延续着从一开始见面的“大人”就算结了婚以后也是如此,她叫的高兴,我也懒得更改,还是那句话,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

    袍书凹刚删凹加8四少,夏新块,夏多莎拉也一样,万年不变的“大哥哥”以她的贫乳萝荐体质来说。说不定还真的可以叫上一万年也不会让别人觉得别扭。

    三无公主则是理所当然的称呼我为“主人”但是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小家伙暗地里却经常叫我x“笨蛋。”哼哼,庆幸有我这么宽容的主人吧。

    小幽灵则是知道我其实是姓吴遇到她那会没多久,无聊的时候跟她说的,所以叫我小凡。而且叫其他人,也是小维拉丝“小莎拉卜杀莉”的叫,听起来很是有一种装老成的可爱风格,她那长不大的性格,才当得上一斤,字呢。

    还有琳娅,叫的是“吴大哥”而莱娜则是叫“凡大哥”颇有那么点哼哈二将的感觉小狐狸是那一直让我不爽的“坏蛋”不就是在库拉斯特那会敲诈了她一次吗?而且最终因为得意忘形,还是落得斤,亏本下场,都说狐狸记仇,果然不假。

    其余的,莎尔娜姐姐就不用多说了。还有赫拉迪克的小公主,明明自己才是小丫头一个,却叫我凡凡。看来以后有必要和商量一下了,还有我的两个宝贝女儿,还有x卜人鱼埃里雅的“咱呀”死狗的“嘎哦。”卡洁儿的“。

    话说,怎么突然感觉向猎奇舟发展了?

    咳咳,话题似乎扯开了,说起这个昵称,我的名字简单,是没什么好取的,但是其他人就不同了,简单一点的,比如说卡洁儿,单取一斤,“洁”字,并没有什么值得吐槽的的方。稍微难一点的,比如说维拉丝。同样是三个字,有些人喜欢叫她的小名“艾露露”有些人又叫“维拉。”我还偶尔听过一些大婶叫“维维拉”的。

    而再难一点的四个字,拿卡洛斯的老相好安洁丽尔来说,那就更复杂了,安洁,丽丽安,安洁丽,总觉得可以用数列去捣鼓的样子。而卡洛斯本人小时候似乎也被老酒鬼和西雅图克叫“卡卡“卡卡洛”我还“卡卡罗特”呢!!

    只是后来,在卡洛斯的强烈反对下,他们几个才逐渐纠正过来。

    让人觉得有点遗憾,真想看看老是严肃的板着脸的卡洛斯,被别人这样叫的时候究竟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原来是这样。”

    老酒鬼目光盯着在我怀里不但像爱撒娇的小猫一样磨蹭着的卡洁儿。喃喃的说道。

    “没想到你这个臭小子,竟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要挟卡洛斯,你还是联盟冒险者吗?”她突然这样大义凛然的喝斥道,脸色一板,到真有点煞有其事的模样。所有章节都是请到

    “如果换做是你,你会用这种办法戏弄卡洛斯吗?”我冷冷的回了一句。

    “耸,当然老酒鬼那一瞬间露出的迟疑。还有后面越来越虚的语气,无疑出卖了她的内心,我甚至怀疑在那一瞬间,她心里已经在和无数种通过掌握卡洁儿去作弄卡洛斯的办法。

    有其师必有其徒,咳咳。

    不过这时候,远处不妙的身影却让我心里一突,暗道不会吧,连忙向声源处看去,顿时泪流满面。

    实用卡洁儿卡的副作用来了特殊召唤卡双子卡隐藏唯一性特殊卡片攻击力:旧防御力:力特殊能力一:当此卡被召唤至场内,敌方所有大叔系卡片的攻击力降低蹦。防御力降低度,我方大叔系卡攻击力增加口据;特殊能力二:当此卡被召唤至场内,敌方所有非萝莉系女性卡攻防降甘燃次,萝莉系卡攻防增加糊。

    特殊能力三:当此卡被召唤时,有一定几率同时召唤主角卡,主角卡能力未知。

    特殊能力四:当敌方场上存在主角卡的时候,召唤此卡,主角卡将主动投诚召唤者。

    特殊能力五:当召唤此卡时。我方主角卡能力值增幅x瑰倍。

    特殊能力六:当此卡受到攻击时,世界有可能会被毁灭我是说真的。

    副作用:因为排版问题位置不够所以无法在此卡上详细注明就连标点符号也必须节约顺便一说昨天量了一下果然是自己的错觉莎拉还是一点也没长高当然胸部也无任何变化果然还是萝莉属性大好哇!!

    卡片组合:当一方场上集齐主角卡,拉尔卡,卡洛斯卡,双子卡,莎拉卡。还有卡洁儿卡这六张卡片的时候,将会发动卡片组合能力,创造出无可匹敌的女儿控法则,在此法则下,旧的世界将被毁灭,秩序将会破灭重生,新世界的主题是“父爱拯救世界”。

    “从一开始你就自言自语个没完,烦不烦呀很显然,我掏出的第二张双子卡又被老酒鬼无情的吐槽了,不过,我却没那个闲工夫再去理会她的唠叨,眉头扭着一个结,哭丧着脸,看穿着歌德风情的黑白公主装,左右各用着蝴蝶结,扎了一根乌黑马尾的西露丝和艾柯露,一边双手轻轻提起百叠式裙摆,娇声喊让人迷醉的“爸爸。小,一边蹭蹭的跑了上来。

    所以说,卡洁儿卡的副行用其实就是:当在召唤卡洁儿的时候,有一定几率同时召唤双子卡,而当此二卡在同时出现的,将会发生内讧”,袍书凹刚删凹加8四少,更新次,更多轻轻喘着气的两个小小天使,不一会儿就跑了过来,那两双乌黑亮丽的大眼睛看了看卡洁儿,然后不约而同的看上我,上面充斥着“我也要抱。[提供的章节]的渴求信息,就连比较含蓄害羞的西露丝,似乎也受了什么刺激似的,毫不保留的将自己想向父亲撒娇的渴望表露出来。

    “西露丝,艾柯露,你们已经十三岁了”

    我抱着卡洁儿,苦笑不得的说道,两个小天使发育不错,现在就算比起莎拉,也只是微微矮上半个头而已,而且越发有倾城美女的韵味了。

    更让人轻叹的是那一模一样的外表,普通的双胞胎小时候的确很像,但是长大以后,却是会逐渐的凸显出不同的特征,而西露丝和艾柯露这两个小家伙,却是连身高,脸蛋,身材,甚至是普通表现出来的习惯。都完全一模一样。

    幸好两个小家伙一个扎左马尾。一个扎右马尾,一个穿黑色公主装。一个穿白色公主装,若不是这两个区别,其他人根本就分不出来,不过,当艾柯露调皮起来,唆使西露丝换装换发型的时候,就连维拉丝也会一时认错,当然这招对我无效就走了,奶爸光环何其强大,具有自动识别女儿身份的能力也不过分吧。不,完全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附带小功能而已。

    “爸爸,,不要西宴丝和艾柯露了吗?。

    听我这么一说,西露丝顿时露出委屈欲哭的神情,被那双泛着水光的黑宝石大眼睛盯着,绝对能让人产生一种罪大恶极的罪恶感。

    “爸爸有了卡洁儿,就不要我们了。”

    西露丝这样一说,艾柯露的粉嫩小鼻子也微微一抽小嘴紧紧的抿着。一副被狠心的主人抛弃出门外。回过头嘀咕的向主人委屈而撒娇的叫着的小猫般的可怜神情,很想委屈的哭出来,但是又不想我为难而在努力的忍着。

    我是个罪人,我罪该万死,在两双泛红委屈的眼睛注视下”强烈的罪恶感顿时让我心碎欲裂,恨不得立刻将两个小小天使搂入怀里。细细的安慰和呵护。

    但是,怀里的卡洁儿,搂着我的脖子的小胳膊却突然一紧,那柔软光滑的小脸蛋,在我脖子上蹭的更加卖力了,一副打死我也不松手的霸道模样,向西露丝和艾柯露宣布着自己独占的**,简直就是当年小幽灵的翻版。

    “兹兹兹兹卡洁儿的警慢目光,和两个宝贝女儿的恼怒目光,在半空中相遇,交织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竟然隐约有一种刀光剑影的火花透出。

    那个,谁来救救我,拜托了,我给他一枚金币”不,是半枚,对了,卡洛斯,你的女儿,,我说,你在蹲在“直们飒;哭个什么劲呀。快点过来帮我解围呀混蛋!!

    最后,我一手抱着一个小天使,背上背着一斤”和卡洛斯、西雅图克打了一声招呼后,苦笑着将三个小天使送回家里。

    话说,为什么人只有一双手呢?上帝创造人类的时候,就没考虑过万一生下三个女儿甚至以上的情况么?没有错,这都要怪上帝太疏忽大意。

    好不容易将三个小天使哄的安分下来,让卡洁儿重新回到箱子里睡觉。西露丝和艾柯露则是不情不愿的被沙拉和三无公主**去玩逛,我才擦着冷汗回到老酒鬼那里。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本来想向老酒鬼炫耀一下自己和卡洁儿的感情。没想到竟然引发了一场小规模的动乱。

    “怎么样,女儿多了也不好受吧。”

    见我满头是汗的模样,老酒鬼幸灾乐祸起来,而卡洛斯则是用一种羡慕的几乎想将我干掉取而代之的目光看着我。

    “哼,嫁不出去的你,是无法体会身为人父人母的亲情温暖的。”

    我不敢示弱的回了一句,顿时让老酒鬼恨得咬起了牙。

    “对了,你们几个怎么会找到这里的?”聊了一会,老酒鬼才想起正事,不由用警惧的目光看着我们三个。这里是她的众多隐匿点之一,只有她一个人知道,所谓的狡兔三窟,大概就是这样吧。

    “我们本来是在去壬练场的路上,见到老师鬼鬼祟祟的身影,就好奇的跟了过来。”我正想冷嘲热讽几句,不料直肠子的西雅图克却先将实话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卡夏点点头。心里暗道这个三星级别的隐匿点。大概是要放弃了。

    “卡练场?卡洛斯,你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吗?”顿了顿,她对卡洛斯问道。

    “只要不施展负荷重的招式,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卡洛斯点了点头。

    “普通的瞬步,我现在已经可以施展,吴凡师弟想熟练一下他新变身的速度,所以拉我一起作陪练,我也想尽快恢复身体卡洛斯现在对实力的渴求,已经走到达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因此被其他人这样一般唆,立刻就不顾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蠢蠢欲动起来了。深知这一点的卡夏也露出恍然神情。

    “对了,你那新变身,取了名字没有?”

    我心里正想着以后该怎么让卡洁儿和宝贝女儿们和谐相处,冷不防老酒鬼这样一问,不由抬起头愣愣看了她一眼,然后立刻便得意起来。

    “那是当然,想我吴凡取的名字。哪个不是惊天动地,所以这个名字。当然是要取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惊天动的。卡夏在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句,然后露出饶有兴趣的询问目光。

    “哼哼,竟然你那么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就叫x月狼变身,怎么样?和:血熊变导,相对应的,就是血月,暗黑大陆的月亮,取名字的水平达到这种内涵,这种境界。就连吟游诗人也做不到。”

    “不可能!!”

    完,老酒鬼突然大吼一声。用惊讶欲绝的目光看着我。

    哼,终于认识到了我的厉害之处了么,不过,不单是老酒鬼,我发现这个世界的人反应都普遍迟钝。就连维拉丝她们,咋一听到我取的这个名字的时候,也露出了和老酒鬼差不多的表情。

    袍书凹刚删凹加8四少,更新块,更多不过,现在醒悟也已经太迟了。就算你想将你那没品位的名字换掉。求我帮你取一个惊天动地的新名字,如果不将欠我两千金币还了,我也是绝对不帮的。

    “那么没有品个的你,怎么可能会取这样一个如此普通俗气的名字呢?天啊,这个世界要完蛋了么?”下一玄,卡夏这样大呼小叫起来。

    着难,难道说,维拉丝她们惊讶。也是因为这个?不可能,她们明明感动甚至流出了泪水,说了“大人,我们一定会永远记住这一刻的”这么一句,虽然我不大明白她们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就走了。

    “喂喂,臭小子?”

    在我发呆愣神的时候,老酒鬼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语气的声音再次传来“轻问一下,我教卡洛斯那招。你也取了名字么?”

    当初在决战的时候,我和卡洛斯可是说好了,作为老酒鬼给他开小灶的代价,这一招新招的名字由我来取。相信在场的老酒鬼当时也听到了,说以她有这样一问,我是一点也不出奇。

    “当然想好了。”

    自己擅长的方面被再次提起。我自然是得意的将鼻子高高仰起。

    “听好了,就叫x北斗有情破颜斩,哈哈哈,这个名字威风吧,可是我想了一天一夜才挑选出来的。”

    卡夏默默的看了羞愧的低下头去的卡洛斯,突然哭了起来。

    “还好,这个名字取的真很有你的风格,你还是以前那个你,一点都没有变。”这样说着,老酒鬼欣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不过,不知为什么,虽然貌似被老酒鬼这样表扬了,但是我的心情却微妙的复杂,总觉得这句话好像包含着一股让我不爽的意思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