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这一集的主角是……
    27第五百七十三章这一集的主角是……

    这一刻,夜雨笼罩下的罗格营的。?!似乎都开始颤鸣起来。

    那股庞大的气息是如此恐怖。以至于让我觉得连周围的时间都变得缓慢起来,身体就好像浸泡在粘稠的油里一般,连转身的动作也变得缓慢无比,用了比往常足足多出十几倍的时间。

    暴雨夹着大风呼呼作响,猛的。原本紧紧合上的帐门,被大风吹的啪啪作响,似乎再也承受不了大风的肆虐,突然之间就被掀了开来,露出一个黑洞,就好像野兽猛然张开它那血盆大嘴,作势欲扑过来般,让人不由心里一惊,不自觉的退后几步。

    “呼呼帐门网网掀开,黑暗之中的风雨就已经迫不及待的专了进来,带着丝丝凄厉的呼啸声,豆大的雨水瞬间就将门前打湿,大风则是如同一头猛兽,在屋子里面乱窜,一切轻巧的物品都被它高高掀了起来,原本在维拉丝的细心打理之下井井有条的屋里,顿时变得一片凌乱,就着从外面刮进来的湿气,让人觉得分外寒冷。

    “轰隆隆”

    就在这时,一道仿佛将整个漆黑夜空撕成两半的巨大闪电,像是在耳朵旁边重重将大鼓一敲,砰然的响起,震得耳膜生疼,眼睛轰鸣,心中生出一丝恐惧天空,莫非真的要被这道闪电给撕裂?

    而在闪电亮起的一刹那,原本漆黑的雨夜,也变得白昼一片,那密集如线的雨水,还有被大风吹弯了腰的大树都分毫毕现,在这一刹那的光芒之中,我似乎看到了雨夜的远处,正由一团蠕动的物体向这边缓缓走来。

    光芒一闪而逝,外面瞬间就恢复了漆黑一片,但是那团在闪电之中出现的蠕动物体,却是连黑色暴雨也无法遮盖,那孔武有力的身形,每踏出一步,天空就划过一道闪电,地面就裂开一道鸿沟,就像和那些天使同一时代出现的上古魔兽,散发出让人胆战心寒的气息。

    最令人心悸的还是那双丁大小的眼睛,比黑夜还要漆黑,比闪电还要锐利,光是这样看着,就让人升起一股无法抵抗的压迫感

    “轰轰轰”

    震鸣的响声再次响起,让人无法分清这究竟是老天的怒吼,还是那头潜伏在黑夜之中的魔兽的巨大咆哮,这一刻,夜雨笼罩着营地,而这头恐怖怪物的气息,却笼罩了整个夜雨。

    最让我惊讶的是,那一道连大雨也无法遮盖的怪物身影,那一双两黑夜也无法淹没的锐利眼睛,正在自己眼中逐渐放大没有错,那头怪物,正往这边的方向走来,那缓慢有力的步调,就好像一切都在它那利爪的掌控之中。

    那具有实质压迫感的黑影,缓缓逼近,恐怖笼罩着每一个人,那啪啦啪啦的,踩在泥水上所发出的脚步声x在耳中变得逐渐清晰起来,最终一脚踏入了帐篷里面。

    灯光之中,一条京巴狗状的黑色生物,带着它那孤单的身影缓缓从大门走进,那双黑溜溜的小眼睛,就好像居无定所的浪客一般,透露出一股沧桑忧郁的气息。

    这一刻,我们震惊了,罗格震惊了,世界人民都震惊了。

    “噶哦它这样气势威凛的叫了一声,站在大门口,脑袋由左至右转了九十度,用它那黑不溜丢的豆丁眼睛。扫了在场所有人一眼,忧郁的目光中。带着一股历经风雨的过来人看着幼稚无知的小孩一般的,淡淡的不屑和优越感。

    随后,像一条落水狗般,猛烈的甩动着全身,混合着雨水和淤泥的黑色泥水立刻被甩的满地都是,而原本一身漆黑的身体,也露出金灿灿的毛发,算了,大概是比武大赛那会太过劳累,眼睛出现了幻觉,吃饭吧。

    和那双滴溜溜的小眼睛,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片刻,我捂着隐隐做疼的太阳**,正准备无视掉眼前的不明金色物体,转身走人,不料”

    “嘎哦!!”

    这只死狗突然再次怒吼一声,一股威风凛凛的气息从它的吼声之中透露出来,没错,是威风凛凛,我只能用威风凛凛的来形容,里面夹杂的一丝威严,就好像龙威一般。虽然我从来没有感觉过龙威是啥玩意就走了。メ

    最重要的是,这一声吼叫是冲着我的方向发出。

    我收回欲转身的动作,目光重新落到对方身上,眼角微微一抽,旁边凸出一条青筋。

    虽然只是一条作为后备干料的金色变异京巴狗,但是我还是不得不佩服你那因为无知而产生的勇气。竟然回来,就向身为主人的我挑衅。

    嘴角微微扯出一道怪异的笑容。我蹲了下来,居高临下的和那双气势十足的滴溜溜小眼对视着,突然伸出两只手,一手扯住那两只毛耸耸的金色狗耳朵,往两边一拉,将这只不知死活的死狗凭空吊了起来。

    狗就是狗,就算声音里面多了一丝威压,也还是狗,若说这丝威压像龙威,那也就是一只龙狗。

    龙猫又能比猫厉害多少呢?

    “噶哦噶哦果然,这只被拎在半空的金色不明物体,顿时张牙舞爪的挥动起了短小的四足,可惜的是它的耳朵太长,这样直直的一拉,它那短小的爪子根本就对我毫无威胁。

    见识到我的厉害了吧,这个世上,有些人是永远的惹不起的,哼哼!!

    然后,这只死狗出去走了一遭。脑子似乎也变得灵光起来,撑着我的意,竟然用力将脑袋一扭,像是耍将自己一双耳朵扯断般,从我手上挣扎开来,脚网网沾地,就一个恶狗扑食,张着利嘴狠狠往我小腿上来了一口。

    “嗷嗷极其惨烈的悲鸣声从口中发出。这只死狗一段时间不见,牙齿似乎又锋利了许多,比之小幽灵都不差了。

    有胆量,竟然是这样的话,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末日恐怖吧。

    袍书凹刚删凹加8四少,更新次,更多我愤怒的张开双手,宛如大魔王一般吵咬着自己小腿不放的死狗抓了过去,心里琢磨着等会是将这只死狗吊在外面的树上,让大雨淋个饱,还是直接弄根铁棒,将它五花大绑在上面,竖直插到外面,引来五雷轰顶灭了这妖孽才好。

    “你们两个真是的,一见这时候,维拉丝无奈的叹息声插了进来,我和死狗都不约而同的松开对方

    “要吃饭罗,大人,还有奥蕾娜。回来的正好,肚子也应该饿了吧,我今天也做了你的份。”

    维拉丝轻轻弯下腰,在死狗头上摸了几下,笑着说道,要说这斤,家里还有谁能够让这只眼睛长到头顶上的死狗一点脾气都没有,那也只有维拉丝了,就连莎拉,丽莎阿姨或者是阿卡拉,它也是爱理不理。

    以下将自动切入狗语?模式。

    “嘎”

    奥蕾娜:竟然维拉丝这样说了,那也就算了,唉,我还是不够成熟。竟然会和这个肤浅白痴的人类一般见识。

    怎么回事?这只死狗,气质怎么有模有样的突然变得成熟起来了,还有那不经意瞄过来的眼神,难道说我竟然被这只死狗鄙视了?

    奥蕾娜的目光,只是一扫而过,就落到点子上面,正上方摆着的一个鱼缸上,和在甩动着金色尾巴。正用那海蓝色的美眸看着自己的埃这只可恶的鱼尾巴,才是我们龙族的最大敌人啊!!

    瞬间,奥蕾娜的目光变得深沉起来,周围仿佛吹过阵阵黄沙,而她。则是一个头戴斗笠,身披斗篷。面庞笼罩在阴影之中的在沙漠中行走的刀客一般,缓缓迎向站在她不远处,正用着仿佛看情人一样的温柔目光,轻轻用血布擦拭着手中的宝剑。整个人进入了一种玄妙境界的绝代剑自己的平生大敌!

    谁能告诉我,这股经常在武侠古装剧里能看到的气氛,究竟是怎么?

    奥蕾娜:“嘎哦”

    狗语自动翻译机:臭鱼尾巴。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你的确是一个劲敌,能让我一伟大的龙族公主奥蕾娜认真起来的强大敌人。你应该为此感到自豪。

    “咱呀唯呀”埃里雅一边捧着水果,啃的津津有味,一边歪起脑袋露出分外纯真的姿态。

    人鱼语自动翻泽机x埃里雅”不大明白你的意思,还有,埃里雅并不觉得自豪。

    “戛哦”

    轻蔑的冷哼一声:哼,狡辩也是无用的,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几个月前的我,想用语言激怒我是根本不可能的!“夏嘎哦”

    在埃里雅满头问号的困惑目光中,顿了一顿,奥蕾娜继续说道:

    “你可知道,为了今天,这几个月来,我究竟付出了多大努力?”

    “咱呀”

    可爱的含着手指:x埃里雅”不想知道奥蕾娜:

    “戛哦”

    咬牙切齿状:哼,你这个混蛋,不是说了语言攻击对本公主来说是无用的么?深呼吸一口气,她的目老再次变得悠远沧桑起来。”

    才开始,我花了一十九的时间,静思力量的本质,未得其果。“嘎哦”

    而后,我明白自己对力量的认识还不够,双子海边再次静立了一十九天,观海浪拍石,潮起潮落,而后似有所悟,却依然隔着一层迷雾。“巾呀呀”

    恍然大悟:x哦,埃里雅知道了,那时候,奥蕾娜并不是因为主人哥哥去了鲁高因,而被契约强制的扯到大海里面,是为了领悟力量的奥义”

    “叭…嘎哦两脚一软,结结巴巴的:那”那是当然,我怎么可能因为那种荒谬的理由而出现在大海之中呢?“嘎哦”

    试图转移话题的“咳咳,废话少说,在离开双子海之后,我依然到了自己依然不够强大,于是再于沙漠之中,将自己埋藏在炙热的黄沙底下,不吃不喝,屏息冥思,领悟大地、生命与死亡的玄奥”“咱呀?”

    边吃着水果,一边露出不解的目光:x可是被主人哥哥从鲁高因里拉回来的时候,奥蕾娜不是一边吐着沙子,一边向埃里雅抱怨去溜达散布的时候网网好遇到沙尘暴,不小心被埋在里面差点将小命丢了“嘎嘎哦”

    袍书凹刚删凹加8四少,更新块,更多慌慌张张的:那”那只是为了迷惑你,让你疏忽大意而已。“嘎哦”

    神色一肃:后来,回到营的的我。离力量的最终奥义,也就只剩下最后一步了,最终,我终于明白。我对力量的领悟,已经到达了极限。那最后一层隔膜,就是经验。无论怎么领悟,如果没有实际经验的话,到头来也只是纸上谈兵。在埃里雅露出的稍稍崇拜目光之中,奥蕾娜翘起尾巴。

    “嘎哦哦”

    “虽然那些人类的技巧,相比我们龙族实在肤浅之极,但是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于是我躲在擂台上。近距离观看了每一场比赛,最终,终于领悟了风的奥义。“咱呀”

    露出安心的笑容:x原来是这样。上次奥蕾娜偷偷告诉埃里雅,要潜伏到擂台里看比赛,埃里雅还担心奥蕾娜会被那个很凶狠的,叫西雅图克的可怕野蛮人的龙卷风吹走呢”

    奥蕾娜:陷入短暂的无语状态“戛嘎哦”

    神色狼狈的:咳咳,总”总之。那之后,我便领悟了风的力量。就快要突破那层力量的奥义了。岂料巨大的机缘再次摆在面前在回家路上埃里雅心里暗道:奥蕾娜果然是被龙卷风给吹走了呀,我不小掉到山洞里面,在里面得到了前人的经验心得,于是原地静悟,就在网才,我再次做出了突破,领悟了水和雷电的力量。“咖呀”

    若有所悟的:原,原来是这样,埃里雅懂了,原来奥蕾娜身上的痕迹,是这么回事呀”

    埃里雅指着奥蕾娜落汤鸡一样湿漉漉的金色毛发,还有那半截似乎被什么给击中烤焦了的毛绒短小尾巴。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快过年了,总是没什么干劲。更新少了,订阅也会减少,订阅少了就更没干劲了,恶性循环呀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