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六十四章 交易大会
    ……

    “这孩子,在天堂里一定也吃过不少苦吧。”

    看着像树袋熊一样,紧紧埋在我怀里睡得正香的小天使,阿卡拉叹一口气说道。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的默然下来,的确,从她刚刚那警戒的姿态看来,绝对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在天堂上经常这样,可以说,这个在所有天使反对声中诞生下来的新生儿,那双残缺的天使翅膀,还有畸形的发育,注定了她在天堂的童年会遭到无数的冷遇和嘲讽,若不是还有安洁丽尔细心呵护的话,恐怕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所以,才宁愿送给卡洛斯这个笨手笨脚的家伙照顾,也不愿意让她继续呆在天堂吧。”

    老酒鬼接口说道,一句话就将卡洛斯打击的低下头去,如果是战斗的话,他自然不怕任何人,但是说到照顾孩子……他觉得恐怕还是直接去单挑第二世界的巴尔分身会来的容易一些。

    “幸好我们还有个超级奶爸在这里,哈哈哈——”这样说完以后,老酒鬼补充一句,然后大声笑起来。

    可恶,都怪奥斯卡那家伙,在.群魔堡垒给我弄了那么一个东西,随着自己在这次比赛名声鹊起,超级奶爸的称号也都传开了。

    我恨恨的看了老酒鬼一眼,然后.看了看卡洛斯,再看向阿卡拉:“那么,这个孩子,现在该怎么办?”

    “看来,她现在只认吴你一个了。”.阿卡拉朝我点了点头。

    “竟然是这样,那也没有办法,就暂时交由吴你照顾.一下吧,怎么样,卡洛斯?”

    “我……我没有意见。”

    卡洛斯本来想出言反对,但是摸了摸依然有些发.麻的下巴,不由气势一泄,四肢无力的垂了下去。

    “这样一来,事情都圆满解决了,也算是个好的结.束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凯恩,乐呵呵的一笑,想到这次比武大赛的惊心动魄,众人也不禁像将积累在心中的紧张舒缓出来般,大大的呼出一口气,彼此相视笑了起来。

    就连卡洛斯,目光温柔的看着熟睡的女儿,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虽然现在卡洁儿根本不鸟他,但是和以前相比,他的前面已经不是一片黑暗,而是冉冉升起了一道光明,虽然真正的光明离他还很远,但是,从零到一的变化,无疑是翻天覆地的,还有时间,他还有许多时间,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

    “大家在笑些什么呢?”

    不远处传来清脆的声音,回头一看,却是我那些宝贝妻子们,正簇拥着维拉丝向这边走过来,发话之人正是笑意盈盈的琳娅。

    “小凡,你不去看小维拉丝的表演,真是太可惜了。”小幽灵这家伙,一回来就准备打击我了么,而且还是弱点打击。

    “没关系,我在这里也能听到。”额头冒汗,我逞强的说道。

    “可是,小维拉丝的舞姿也很好哦。”

    小幽灵狡黠的目光里面故意透露出困扰,将无暇的俏脸凑到我面前,那双银色眸子在夜色中闪闪发光,就如同天空中的无数星辰般美丽。

    “……”

    可恶,这样一想真是太可惜了,惋惜的心里都快要滴血了,不过特意提出这种事情的小幽灵更加可恶,要不是那么多人在场,我非要将这句句如同利剑一般的小幽灵箍在怀里,施展新领悟出来的怀中抱妹杀。

    “哪有……哪有大家说的那么好,只是平时在小村落里唱的跳的一些小东西而已。”维拉丝被大家夸的不好意思了,俏脸红透,将头低下去,不敢和我的目光接触。

    她现在身上,依然穿着那身红边点缀的白色女族袍,极具民族特色,穿在维拉丝身上,就好像是上帝特地为她剪裁的一样,美丽大方,将那股草原儿女的风情衬托得淋漓尽致,让她散发出丝毫不逊色于莎拉的光芒,可以想象,当她穿着这身美丽的衣裙翩翩起舞的时候,会是如何一副让人心醉神迷的景象。

    看着脸色越发红润的维拉丝,我摸着下巴逐渐笑了起来:“没关系没关系,反正有的是时间,以后让维拉丝单独跳给我看。”

    “呜呜~~大人!!”

    听我这么一说,维拉丝俏脸顿时一阵冒烟,鼓起半个腮帮,用物极必反的险恶目光看着我。

    “不过,维拉丝姐姐刚刚真的是大受欢迎哦,如果不是走的快,恐怕就要被那些冒险者给围起来了。”这时候,莎拉也在一旁帮腔。

    “莎拉,怎么就连你也……”

    在众人围攻下,终于放弃反抗的维拉丝,叹了一口气,似羞似怒的将身子转过去背对着我们,不让我们看到她那张通红通红的小脸。

    所以说小维拉丝呀,你越是这样,就越能勾起大家欺负的**,不过,还真无法想象出一天不害羞的维拉丝,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知道了。多亏了我们的莎拉宝贝保护维拉丝,才能安全到达这里。”

    在众人的笑声中,我正想抱起莎拉亲上一口,却发现自己怀里还有一个小天使,只能作罢。

    “咦!!?”

    这时候,莎拉才像发现什么般,红润绝美的脸蛋上露出惊讶的神情,指着一脸幸福的窝在我怀里的卡洁儿,不,应该说是指着卡洁儿背上那双可爱的白色小翅膀惊叹一声。

    琳娅她们跟着莎拉的声音,目光落到我怀里,也露出惊讶神色,就连维拉丝,也像受惊的小狗一般,脑袋上的毛绒狗耳一竖(如果有的话),几乎是用跳的转过身子,死死的看着我怀里。

    “这个……你们现在才发现吗?”

    我将怀里的小天使轻轻向上一提,也是满脸的惊奇,怎么说,维拉丝她们也回来了足足几分钟了,到现在居然还没有发现我怀里抱着一“件”如此显眼的东西?

    随着我的动作,怀里的小天使轻轻咛呢一声,可爱的小手乱抓几下,身子轻轻扭动了一下,顿时,从旁边的卡洛斯眼中就投过来紧张兮兮的目光,一副你敢惊醒我的宝贝女儿的美梦,我就跟你拼了的坚决神色。

    “到不是没有发现,其实一开始就已经看到了。”莎拉流露出困惑的目光,代表着不断点头的维拉丝她们缓缓说道。

    “原本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这个女孩背上的翅膀……”

    喂喂——!!

    什么叫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你们是在吐槽吗?奇怪的方向根本就搞错了吧,看到自己的丈夫怀里抱着一个女孩,你们真的就没有一点奇怪?反而吐槽那双翅膀?难道说我怀里突然出现一个陌生女孩,你们已经见怪不怪了?我在你们心里已经变得那么禽兽了吗混蛋!!

    强忍着吐槽的冲动,我深呼吸一口气,将刚刚发生的一切,言简意赅的跟她们说了一遍,果然,这些女孩都感动的哭了起来,气氛这么一渲染,就连卡洛斯的眼睛又重新红了起来。

    小天使的魅力很快就征服了维拉丝她们,尤其是维拉丝,虽然我已经有了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宝贝女儿,但是就根本来说,她们的年龄其实和维拉丝只相差八岁不到,而眼前六七岁大小的卡洁儿,无疑更能激发出维拉丝的母性。

    “大……大人,能让我抱抱……”

    这不,身上散发着刺眼光辉的维拉丝,屏住呼吸轻步走上来,用乌黑乌黑的大眼睛看着我祈求说道。

    这样可爱的维拉丝,这么强烈的要求,实在让我无法拒绝,可惜,就在维拉丝伸手过来的一刹那,小天使的身体一抖,突然散发出警惕的气息。

    看来,就连拥有温柔光环的维拉丝,也无法被接受呀,奶爸光环真是太可怕了,看着满脸失望的将手缩回去的维拉丝,我不禁深深感叹道。

    众人聊了一会,见夜已深,都不由纷纷告辞,只有卡洛斯这家伙,担心自己的女儿,干脆将他在北区的帐篷挪移过来,就扎在离我家不远处的小丛林里面,卡洁儿要是有什么动静的话,以他的速度大概用不了三秒钟就能立刻赶过来。

    阿卡拉临走的时候,再次小心翼翼的帮卡洁儿检查了一次,才终于确认卡洁儿除了背上的天使翅膀残缺,还有发育比其他天使还要慢几倍之外,并没有其他缺陷。

    这样的结果不禁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按照阿卡拉的说法,这种畸形已经算是最轻的惩罚了,没有缺胳膊或者多一条胳膊,又或者长出兽耳之类的……

    话说,最后那个缺陷真是微妙的让人在意呢。

    临走之前,阿卡拉还以一种意味深长的语气,让我这个劳务长老明天务必要参加比武大赛结束以后的老鼠大会……呃,不,是总结大会才对。

    众人走后,只留下我们几个。

    “那么……卡洁儿现在该怎么办?”

    维拉丝苦笑的指着窝在我怀里,四肢如同树袋熊一般紧紧将我抱着的小天使问道。

    “先整理个房间给她吧,我也不可能一天到晚抱着她。”我微微一想,然后说道。

    维拉丝果然不愧是家务万能,不消片刻,一间极具女孩子气息的可爱房间就已经被整理出来,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小天使竟然意外的固执,无论怎么扒,也无法将她从我身上弄下来,又不敢用力……

    恩,这个到是麻烦了,当初安洁丽尔是怎么将她哄上那个箱子里面的……对了,箱子。

    我连忙让正在外面扎营的卡洛斯,将箱子贡献出来,结果在满是浓郁的玫瑰花香的包裹之中,小天使总算松开了四肢,恬静可爱的睡脸蹭了几下,安分的在玫瑰花海之中熟睡起来。

    看来,想要照顾好这个小不点还真不简单呢,也不知道安洁丽尔大嫂平时是怎么做的,我松下一口气,和卡洛斯相视苦笑。

    第二天大早,轻轻将还在熟睡中的维拉丝的肢体从身上挪开,顺便看了一眼依然在熟睡的小天使,我便匆匆赶到阿卡拉的小帐篷,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准备例行的在会议中途补眠。

    好困啊,话说,原本极易满足的维拉丝,一旦内心深处那股母性被激发出来,也是分外让人憔悴呢,恩恩。

    依然例行的,我是最后一个来到,帐篷里面,阿卡拉,老酒鬼,吝啬鬼和凯恩,已经围坐在桌子旁静候着我的到来。

    不过,阿卡拉似乎并不打算让我过一个安逸的会议,在总结了比武大会的各项事项以后,突然一叹,目光有意无意的瞄了我一眼。

    “说起来,本来在下一个神诞日来临之前,营地还能有滋有味的过上一段时间。”

    “是啊,没想到最后的决赛……”凯恩在一旁附和叹道,四双锐利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我这边移动。

    “这是我的错吗?”我哭笑不得反驳道。

    “本来就是一边提倡文明比赛,禁止赌博,一边偷偷坐庄的你们不对吧。”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那些冒险者怎么可能禁得了?反正横竖都是一样,不如将这些资源回收利用,用到更有用的方面,这样不是很好吗?”

    凯恩慢吞吞的将几块砖头厚的账本拿出来,翻到最后,指着那些成排的赤红大字,目光那是特别的纠结。

    “结果,好不容易在前面几场比赛赢得的金额,在最后一场决赛里,十有**又赔出去了”。

    “喂喂,这不能怪我吧,难道你们要我赢卡洛斯,相比卡洛斯,这些钱财更加重要?”我苦笑着继续抗议道。

    “那当然不是,卡洛斯这种人才,哪怕就是将营地现有的资金都撒出去,能换来一个也是值得的,不过就是有些揪心呀,眼看着大把大把能让营地人民过的更加幸福的金钱,就这样从手中流失掉。”

    阿卡拉和凯恩一唱一和,配合的天衣无缝。

    “没错,你这小子,害得我将所有的钱,也输掉了。”老酒鬼醉着酒,含糊不清的大声抗议道。

    这下,轮到所有人将惊讶的目光都落到她身上。

    “所有的钱?一千多金币,一个都没落下?”我试探着问道。

    “那当然,以你这臭小子99的赢率,再加上几十倍的**,我不全压下去,那还叫卡夏?”她嚣张自豪的这样叫嚣道。

    你嚣张个毛呀,你自豪个毛呀!!

    我实在是无力开口吐槽这个悲剧的家伙了,不过,一口气输了上千金币,这穷鬼表现出来的态度,也未免太镇定点了吧。

    于是,当我这样问道的时候,这个醉老太婆继续用很牛气的声音回答道。

    “嗝——,没……关系,包裹……包裹我已经收拾好了,这个冬天去……去哈洛加斯大雪山过……”

    “……”

    我是不是应该提前将这则消息散播给那些酒吧老板呢?

    结果,妄图躲到哈洛加斯山雪洞里躲债的老酒鬼,自然是被阿卡拉严词警告了一番,然后早有准备的将堆积如山的事务压在她上,让这家伙劳力偿还。

    我说阿卡拉,你早就摸透了老酒鬼的个性,早有预谋吧!!

    然而,我试图转移话题的目的并没有达到,阿卡拉和凯恩这对几十年的老搭档,左一搭右一搭,又将话题回归到我头上。

    “说起来,吴你也不是一点错都没有。”果然,凯恩率先发难了。

    “没错,若不是你前几场比赛藏着掩着,让冒险者误会你的实力,又怎么会将几乎99的赌注压在卡洛斯身上呢?让我们连应急措施都无法补救。”阿卡拉立刻帮腔。

    这样也能怪到我头上?

    不!我没有错,错的是装13成风的世界!!

    “竟然知道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为什么最后一场比赛你们还要坐庄呢?”我翻了个白眼。

    “赚够了钱之后撤庄走人,你说要是让那些愤怒的冒险者查出背后**是我们营地的话,会有什么反应?”面对这样白痴的回答,阿卡拉也以白眼相对。

    “好吧,就算我有错,现在说什么也太迟了,你们有什么办法补救吗?”

    我无力的将肩膀一耸,竟然想和这两只老狐狸辩论,我真是天真的可以,早早认错不就了了么?

    “这个嘛,你先说说你的想法吧。”

    阿卡拉和凯恩同时一笑,似乎在说“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这样啊,比武大赛以后,那些冒险者没有离去,这么庞大的资源,不好好利用一下,就太可惜了。”

    我闭目沉思,喃喃的说道,虽然咱没有商业头脑,但是普通的常识还是有的。

    “说的好,那该怎么利用呢?”

    阿卡拉和凯恩再次不约而同的问道,真是的,我能想到的东西,她们肯定老早就想到了,这唱的是哪出戏?

    “这样啊,那些冒险者……”我将眉头扭在一起,大脑高速转动,不一会儿便一拍掌心。

    “难得低级和高级的冒险者齐聚一堂,那些高级冒险者身上肯定会有许多低级的好装备,不如我们弄一个大型交易市场,让这些装备流通一下吧。”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除了老酒鬼和吝啬鬼露出惊讶神色,似乎在觉得我这个笨蛋怎么可能想到这么明知的办法以外,阿卡拉和凯恩脸上的笑意却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