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三章 爱的胜利
    ……

    悠扬激昂的歌声停下来好一会,我们才从迷醉中清醒过来。

    “你有个好妻子,吴师弟。”

    卡洛斯拍拍我的肩膀,很肯定的说道,刚刚那首歌,可谓是正呼应着卡洛斯此刻的心情,因此他也是这里面感触最为深刻的一个。

    我自豪一笑,正待谦虚几句,没想到这个不可爱的圣骑士却接着补充了一句让我无语的话。

    “不过,我的安洁丽尔更出色,还有宝贝女儿也是。”

    可恶,这家伙竟然敢挑出如此敏感的导火索,我承认安洁丽尔的确很出色,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坚强的女性,还有他的宝贝女儿,也是可爱异常,长大以后又是一个不逊色于莎拉多少的大美女,但是呀,我家维拉丝她们可是有更多优点哦,比如说厨艺,针线……

    正当我嘴角抽搐的准备接过卡洛斯抛过来的导火索,和他来场轰轰烈烈的辩论,甚至不惜做好武力冲突的准备时,老酒鬼突然插上话来。

    “对了,大家都卡洛斯的女儿.来,卡洛斯的女儿去的,难道她没有名字吗?安洁丽尔没有给她取名字吗?”

    这一番话,顿时惊醒了我们,的确,.这么长时间了,安洁丽尔不可能不给她取一个名字,大家不由将目光落到卡洛斯身上,却发现他也是一脸的惊醒和茫然,显然并不比我们知道多少。

    “对了。”

    他沉思了几秒,突然狠狠一拍自己的大腿。

    “安洁丽尔最喜欢玫瑰,以前也.经常在玫瑰上刻字,如果她要告诉我的话,那应该是在这些玫瑰里面了。

    大家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移到箱子上,被小天使当.做床垫的满箱子玫瑰花里面。

    这里估摸也有几百上千朵玫瑰吧,换算成散落的.玫瑰花瓣,便是有上万花瓣,安洁丽尔大嫂,你这是变相体罚吗?

    大家无奈,只好由卡洛斯在上面取出一小撮撮玫瑰花瓣,然后在每一片上仔细查看,虽然看似挺无聊的,但是出奇的,大家都兴致勃勃的做了起来,甚至连阿卡拉和凯恩也参,只有老酒鬼的话比较寒碜人,竟然向卡洛斯提出将这些玫瑰花送给她酿些玫瑰花酒。

    好在这里都是.眼明手快的人……呃,阿卡拉除外,上万玫瑰花瓣,只过了半个多小时就被挑选一空,果然有几片上面刻着字,被大家一一挑选出来,然后按照正确的语序排好。

    卡洛斯,我的丈夫,卡洁儿,我的女儿,我对你们的爱,就像这些玫瑰花一样永不凋零。

    看着满地鲜红的玫瑰花瓣,卡洛斯的眼眶再次湿润起来,紧紧抱着熟睡的女儿发出重复不断的喃喃梗咽声。

    “卡洁儿,我的女儿,卡洁儿,我的女儿……”

    随后,这几万瓣,每一瓣都被安洁丽尔在上面刻上了强力的魔法阵,代表着永不会枯萎的玫瑰花瓣,在老酒鬼惋惜的目光中,被卡洛斯珍重的收了起来,也算是多了一个回忆。

    不过,在玫瑰花瓣上刻魔法阵,这是多么让人蛋疼的技术呀,花瓣本来就小,而且幼嫩,想要在上面刻上繁杂的魔法阵,其中难度可想而知,至少吝啬鬼也自叹自己无法做到,而安洁丽尔却一口气刻了几万瓣,难道这几十年来她没事都在干这种事情?

    依我看,将脱落的羽毛随手扔几根给卡洛斯就行了,反正她们的翅膀羽毛是用之不尽的,不见每次天使降临的时候,翅膀扇几扇,那羽毛就像下雨似地飘落?

    正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刚刚一阵小动静,似乎将我们的小天使给惊动了,被毯子包裹的娇小躯体揉动几下,修长可爱的睫毛轻颤着,似乎有睁开的趋势。

    一瞬间,镇定自如的卡洛斯,似乎惊慌的连呼吸也忘记了,转身向我们露出求助的目光,突然又想到什么似地,目光变得警惕起来,在我们脸上看了一眼,上面分明写着,你们现在给我闪开点,认母仪式要开始了。

    看来,就算是在阿卡拉的一番话下,重新振作起来,甚至斗志比以前更加旺盛,但是在女儿面前,卡洛斯的大脑依然不怎么清醒呀。

    耸耸肩膀,在阿卡拉的轻笑中,我们退后几步进入看戏模式。

    只见卡洛斯遣散我们之后,正像是那参加相亲仪式的男方,跨入大门前一刻一样,紧张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圣骑士礼服,端正胸襟,神色肃容,接着想到这样似乎不妥,又连忙试图露出一副柔和亲切的脸色,却是大概这几十年来,已经忘记了什么叫亲切的笑容,面部肌肉一抽一抽,别扭之极,偏偏他似乎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很有亲和力”。

    然后,他正襟跪坐在箱子旁边,用这副“亲切笑容”,迎接缓缓睁开眼睛的小天使卡洁儿。

    那双让所有人迷醉的,带着梦幻色彩的眼眸,缓缓的睁开,然后和卡洛斯的笑脸迎面相对。

    小天使:“……”

    卡洛斯:“……”

    微微从玫瑰花海环抱着的箱子里坐起,我们的小天使似乎还有点小迷糊,搞不清楚状况,揉了揉漂亮的大眼睛,可爱的伸了一个小小懒腰,那股洋溢着圣洁的天使气息,而又如同洋娃娃一般的可爱神情,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将她搂在怀里细细呵护的保护欲。

    这一刻,卡洛斯热泪满盈,看,这就是我的女儿,多可爱,多漂亮,简直和安洁丽尔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一样,他激动的将脸凑了上去。

    “卡洁儿,我的宝贝……”

    “咚”

    哦哦,好一记漂亮的上勾拳,卡洛斯飞起来,他高高的飞起来了,这一刻,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颗划破夜空的璀璨流星。

    看着卡洛斯高高飞起的身影,我一边吐槽,一边看着小天使若无其事的收起她那明明白皙纤细,似乎只能和毛茸茸的玩具联系在一起的,却能将几百斤重的卡洛斯高高击飞的小拳头,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战。

    天使不可貌相,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碰”的一声,高高飞起的卡洛斯,竟然没有在空中做出任何动作,而是直接任由自己的身体呈大字型重重的落到地上,看来被自己女儿击飞的事实,已经对他造成了无以伦比的打击,这不,他仰躺,目光呆滞的看着长空,口中以能将其他人洗脑的速度不断嘀咕着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据说库拉斯特森林里有一种毒蜘蛛,肚子里的小孩苏醒以后,便会以母亲的血肉为食物……”

    “少在那里灌输一些没有用的知识。”

    老酒鬼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阿卡拉重重一拐杖砸在头上,报应啊。

    “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西雅图克狂野的笑声突然响起,那是一种充满高高在上的胜利意味的笑声。

    “卡洛斯,你这样是不行的。”

    他啧啧的摇着指头,不屑的朝仰躺的卡洛斯说道。

    “这个年代,小孩最看重的是什么?不错,就是武力,只有孔武有力的男人,才能让他们崇拜,就像这样……”

    说着,他像健美先生一样鼓动着全身的肌肉,让原本在他身上已经像一个个铁疙瘩般的结实肌肉,更是膨胀到一种恐怖的程度,非魔鬼筋肉人无法形容。

    这样说着,他那三米多高的巨无霸个头,迈着让地面也微微颤抖的步伐,以昂首挺胸之势向小天使的方向大步迈去,还不忘记将我的招牌动作也学去——竖起大拇指,洁白闪光的牙齿朝小天使一咧。

    其实我觉得,西雅图克这个大块头,应该是搞错了性别,如果小天使是男孩的话,他的话大概还有几分可能性,所以说……

    在众目睽睽之下,西雅图克来到小天使身边,面带着憨厚笑容,以他所能做出的最绅士的动作,向对方伸出大手,随便一说,这根粗大的手臂,足足比小天使娇小玲珑的躯体还要大,如果换做小天使的视觉角度,大概站在她面前的西雅图克,和刚大木已经没有什么区别。

    于是,理所当然的,又是重重的“咚”一声,下一刻,小天使将她那纤细幼嫩的小腿拢回白色礼服里面,而西雅图克则是抱着**,口吐白沫的倒不断滚动着。

    “这小家伙,弱点攻击到是蛮熟练的……”

    在我看着西雅图克悲惨的下场,感同深受的打了一个冷颤的时候,老酒鬼在旁边小声嘀咕道。

    相对于西雅图克来说,卡洛斯的体积和重量无疑小了许多,所以便是一记右勾拳,而面对如同刚大木一般的西雅图克,明知道无法一拳击飞,于是便来了个弱点判断攻击,不得不说,以小天使这样看似六七岁左右的年龄,能做出如此明智准确的判断,的确是非常了不起。

    “哈哈哈哈”

    这次是卡洛斯的笑容,他感动的擦了擦湿润的眼角:“看来我教给安洁丽尔的防狼术,她已经将精髓完全传授给我们的宝贝女儿了,有其母必有其女,真是太好了。”

    “……”

    话说,我并不觉得这是值得感动流泪的事情。

    接连重创了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两个第一世界数一数二的重量级人物以后,小天使刚刚那副没睡醒的慵懒姿态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警惕,看着众人,深深的警惕目光,就好像争夺食物的蛮横小猫一样。

    而且,这种警惕心是发自自然的,就好像打出生开始就一直这样般,让人看了不由心疼欲碎,这么可爱的小天使,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情,才能像吃饭呼吸一样,如此自然的流露出对外界一切事物的警惕之心呢?

    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卡洛斯心疼的眼睛都红了,正想上前几步,没想刚刚流露出这种想法,小天使就已经像是面对即将入侵自己地盘的同类一样,身体微微蜷缩,漂亮的樱色小唇大大咧开,露出一对及其可爱而又带着一丝野蛮的小虎牙,目光紧紧盯着卡洛斯,如果她真是一只小猫的话,恐怕此刻已经是长腰弓起,喉咙沉嘶,警惕的全身毛发都要竖起来了。

    卡洛斯见状,虽然心疼的几乎滴血,但是依然硬生生的收回脚步,看卡洛斯现在的表情,就好像能想象到安洁丽尔在卡洛斯面前,硬生生的装成冷漠面孔时的心情一样,都是如此的悲哀。

    面对警惕心异常旺盛,已经将以箱子为中心半径两米以内的地方划作自己的地盘,其他所有人则是已经被看成了假想敌的小天使,众人面面相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虽然说乍一醒来就看到了完全陌生的世界,完全陌生的人,但是以小天使现在的模样来说,表现出来的警惕心实在是过于强烈了一点,就连阿卡拉这样极具亲和力的老婆婆,似乎都被她深深警惕着。

    “啪——”

    肩膀突然被人从背后用力拍了一下,力气之大,让我踉跄的向前跳了几步才稳住身形,不由愤愤的朝后面一看,果然不出所料,罪魁祸首正是营地万恶的两大根源之过了更年期依然没能嫁出去的老太婆卡夏。

    这家伙莫名其妙的朝我摆出一副豪爽的姿势,竖起大拇指,洁白的牙齿闪闪发光。

    “这时候,就要看吴你的了。”她这样说道。

    我?

    看我?

    气氛为之一凝。

    哼哼,不愧是老酒鬼,虽然性格恶劣了一点,但是目光依然是那么毒辣,连被我深深隐藏在灵魂深处的奶爸光环,都没有逃脱她的眼睛吗,真是一个恐怖的女人。

    我阴沉的底下了头,中指轻轻将鼻子上的镜框(?)一推,笼罩在阴影之下的面庞,流露出一道神秘笑容,这一刻,所有人都被从我身上涌出的庞大自信所震撼。

    卡洛斯,西雅图克,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吧,任何年代,受小孩欢迎的关键要素,都不是那该死的能闪瞎狗眼的英俊相貌,也不是高大的体魄,而是……

    爱!!!!

    “轰——!”

    我朝小天使的方向,已经被所有人划作禁区的位置,迈开了第一步,其他人只觉得,这一步中似乎包含了无尽的气势威力,就连整个罗格营地也微微震动起来。

    此时,其他人眼中看到,从那个德鲁伊身上,似乎爆发出了无尽的璀璨光辉,沐浴在白光之中的那道徒然变得高大无比的身影,所散发出来的自信和气势,就连三魔神也不曾拥有过。

    “轰——!!”

    第二步,整个营地依然是地动天摇,第三步,第四步……一步一步靠近小天使,众人的额头中也不禁冒出汗水。

    在所有人复杂的目光中,我终于来到小天使的面前,轻轻蹲下,左手夹到,右手托着下巴呈思考者状,这一微小的举动,顿时遭到了围观群众的鄙视目光。

    目光和小天使对视着,就连我也不禁赞叹,这个小小的天使,那纯净无暇中带着一点胆怯,一点柔弱,一点故作出来的野蛮的漂亮眼睛,真的仿佛会说话一样,修长睫毛上沾着一些湿气,这样让人迷醉的漂亮眼睛,也只有莎拉和三无公主才能比得上,和她们相比却又是另外一种吸引人的柔弱而顽强的气质。

    深呼吸一口气,我才从这双完美的眼睛之中,缓过神来,微微将托着下巴的手向小天使伸出,露出笑容。

    “能……让我摸摸……”

    话还没有落音,小天使微微蜷缩的娇躯,突然挣开毯子,向前一倾,冰凉而柔软的稚嫩小手,搭在我向她伸出去的大手上,似乎有些好奇的摸着,一股让人更加迷醉的浓郁玫瑰花香,也从对面传了过来。

    小天使那两只小手,就好像探索着什么似地,好奇的在我手上摸来摸去,感受着上面的纹路,然后胆怯的眼神,慢慢变得温驯起来,小手顺着手臂,一直摸到我的脸庞上,在上面摸了又摸,漂亮的眼睛,也一动不动的凝神注视着自己,认真仔细到仿佛连呼吸都忘记了。

    突然,在所有人惊讶的神色中,她那裸露的白皙脚尖轻轻一点,像是找到了窝的小猫般,也没有询问我的意见,整个身子,带起无数美丽的玫瑰花瓣,便从箱子里面直直的倒了下来,扑落到我的怀里,粉嫩可爱的脸蛋在上面磨蹭几下,不安分的扭动着娇躯,找了一个舒服的体位,才安心的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眼睛再次朦胧合上。

    将重新合上眼睛的小天使搂在怀里,直到确认她已经熟睡过去以后,我才用最最轻微的动作,慢慢站直身体,转过身,一手搂着小天使那散发出浓郁的玫瑰花香的娇小躯体,另一手朝嘴巴合拢不上的卡洛斯他们,比出了v字型的胜利手势,嘴角咧出笑容。

    这一次,是真真正正将卡洛斯败了个体无全肤,找回了擂台上的场子。

    没有错,这是父爱光环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