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 天使的背后
    ……

    “让开,让开!!”

    卡洛斯不老实,虽然嘴里说不在意,但是心里恐怕比任何人都在意安洁丽尔究竟给了他什么东西,此时粗鲁的拨开我们,接近箱子一看,整个身子顿时如同雷击一般,僵硬的说不出话来。

    他眼睛朦胧的看着箱子里的小天使,一股血脉相连的熟悉感,让他不禁用力的擦了擦湿润的眼睛,靠近几步,希望能看的更清楚一些。

    玫瑰海中沉睡的小小天使,所散发出来的脉搏和灵魂频率,似乎在与卡洛斯共鸣着,让他不禁想疯狂呐喊,没有错,这就是我的女儿,我和安洁丽尔共同的女儿!!

    “啊……啊啊……啊………”

    他喜极而泣的欲仰头大声长啸,却突然双手死死抓住自己的脖子,将声音扼杀在喉咙之间,发出让我们听着也觉得难受的断续嘶哑梗咽声。

    好不容易,他将喉咙里的声音吞了下去,注视着小天使安详的睡容,突然转过头,神经兮兮的向我们发出嘘嘘的声音,示意我们不要大声说话,甚至可以的话连呼吸都屏住,以免惊醒了小天使。

    然后,他跪在箱子旁边,双手.轻轻搀扶着边缘,那双眼睛,一边流着泪水,滴在鲜红的玫瑰花上,一边用着无比的温柔,静静注视着小天使的面庞。

    错不了,她应该就是卡洛斯的女.儿,一旁的我们在心里也确认到,虽然无法像卡洛斯那样,感受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血脉关系,但是小天使那酷似安洁丽尔,却又带有一丝卡洛斯影子的面容,实在让我们无法想象,她除了是卡洛斯和安洁丽尔的女儿以外还会是什么人。

    夜风微凉,沉睡的小天使转了.一个身,樱色的柔润唇里咛呢了些什么可爱的梦呓,一股更加浓郁的玫瑰花香散发出来,突然,娇小的身体突然轻轻一颤。

    “啪!!”

    卡洛斯以根本分不清轻重的力道,大手狠狠拍向.自己的额头,手放下来以后,他的额头都渗出血丝来了,而自身却毫无察觉,看了一眼小天使身上单薄的白色礼服,卡洛斯手忙脚乱的在物品栏里翻找着什么,好不容易拿出一条毯子正要盖上,却突然收了回来,在上面闻了闻,一股子汗味让他露出懊悔的神色。

    嗖——“人影一花,他已经出现在我面前,双手像大猩猩.一般的力道抓着我的肩膀,都快将我整个提起来了。

    “吴师弟,毯子,给我一条干净的毯子。”

    卡洛斯那副极度紧张的神色,不知不觉也感染.到了我身上,听他这样一说,我匆忙从家里翻出一条维拉丝刚刚洗好的毯子,盖在小天使身上,卡洛斯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

    我轻轻拍了一.下正要放松下来的卡洛斯,指了指他的身上。

    现在的卡洛斯,和刚从擂台上走下来时没什么区别,铠甲破烂,尤其是那张脸,沾满了干涸的血迹,说好听一点,就是如同浴血搏斗的英勇战士,要是说难听一点,和满是煞气的厉鬼也没什么区别了。

    要是这副样子被咋一醒来的小天使看到,恐怕吓昏过去也不出奇。

    卡洛斯似乎也立刻察觉到了,露出慌张神色,身影再次一闪,消失在我们眼中,大概两分钟过后,面庞白净,头发整齐,身上散发出清新的香皂味,并且身穿着骑士举行重大祭典才会穿的银白色骑士礼服的卡洛斯,在我们无语的神情中一步一步庄严的走过来。

    这也……太夸张一点了吧,谁能告诉我,两分钟不到的时间,他究竟是用什么速度,才能一边洗澡,一边剃须,一边梳理头发,并且能将这套繁杂无比的骑士礼服穿好?

    做好这一切以后,他再次蹲在箱子旁边,用温柔无比的目光看着小天使,好像就算万年,一亿年也不会烦腻一般,并以“雏鸟出生以后会将自己看到的第一个生命认做母亲”为由,将我们赶离十米开外。

    话说,就算这种说法是有根据的,但你的女儿已经不是刚刚出壳的雏鸟了吧,要认母的话,早就已经认了吧,卡洛斯,拜托你的大脑清醒一点好不?

    不过,现在的卡洛斯大脑发热,恐怕除了她的女儿以外,谁也不放在眼里了,顺便一说,真要现在大声提醒他的话,恐怕会被他杀了也说不定。

    “不过,我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呀。”这时候,沉默的老酒鬼突然开口说道。

    “是吗?我还以为只有我觉得不对呢。”吝啬鬼摸着胡子,也是神色凝重的在一旁附和着。

    “有什么不对?”我凑上去小声问道。

    “我是说卡洛斯的女儿,你们不觉得她的翅膀,有些不对吗?”老酒鬼沉思道,咋一听见的卡洛斯,身体也猛地一抖,回过头来死死看着老酒鬼。

    “不觉得。”

    我摇了摇头,那雏鸟一般形状的翅膀,不是很可爱吗?长大以后肯定也能和她的妈妈一样,变成洁白美丽的天使羽翼。

    “我说啊,不知道就别乱说好不好。”

    老酒鬼无奈的在我头上敲了一记,只是她现在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力道都提不起来了。

    “卡洛斯,虽然这样说有点打击你,但是天使啊,一般来说要么没有翅膀,称之无翼天使,或者是普通天使,是天使族里最普及的士兵等级,要么至少也有一双翅膀,也就是准二翼等级,但是我却从没有看过你女儿那样没有发育完全的翅膀。”

    卡洛斯身体猛地一抖,露出茫然和求助的神色,而此时吝啬鬼也在一旁搭话了。

    “酒鬼说的没有错,而且还有一点,卡洛斯,你和安洁丽尔离别至少也有三十年了吧,一般来说,天使怀孕期是人类的一倍,生长期也是人类的一倍,只有完全期,才会根据力量强弱,是人类的几倍到几百倍不等,按道理来说,你的女儿现在应该已经是十四五岁的人类女孩大小……”

    吝啬鬼话里一顿,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却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阿卡拉大人?!!”

    卡洛斯剧烈颤抖着,透露出无比的脆弱和无助,好不容易在黑暗的世界里,重新抓住了一丝光明,将内心满载的希望都寄托在上面,现在却被告知有问题,那种一天之内承受大起大落再大起大落的剧烈起伏,任谁也承受不了。

    众人不禁将目光,全都落到知识最渊博,和对天使族最了解的阿卡拉和凯恩身上。

    “哎——,果然如此。”

    阿卡拉默默的承受着众人的目光,轻叹着拄起拐杖上前一步,微微呈现出岁月纹路的手,温柔的抚摸在小天使的额头上。

    轻柔的,细心的抚摸了一会,她回过头,用着追忆一般的目光对我们说到。

    “天使族的规则里,严禁任何天使与人类……不,与大陆内的任何生灵通婚,这一点你们应该知道吧。”

    我们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因为这条限令的话,卡洛斯也不会和安洁丽尔分开了。

    “但是,你们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为什么他们会限定这条规则?”阿卡拉突然反问道。

    “大概……是因为自诩高贵的他们,不愿意自己族人和暗黑大陆上的生命结合吧。”通读无数小说的我立刻回答道。

    “呵呵,大概有这层意思在里面吧,不过吴你并没有说到重点。”阿卡拉呵呵一笑,目光在众人面庞过。

    “害怕结合后生出的小孩血统不纯?或者说是玷污了天使族的血统?”吝啬鬼想的更深入一些,然后回答道。

    “恩,法拉老头的答案,要比吴的更贴切一些,但是也没有说到最关键的点上。”阿卡拉继续摇了摇头,轻叹道。

    “这个世界上,有着一条笼统而庞大的规则,那就是力量越强的生物,生育便越艰难,就比如说龙族,五百年以上的龙才能生育,而且概率极低,一对龙夫妇,一辈子也无法孕育出后代,这并不少见,因此龙族虽然强大,但数量稀少。”

    “这条规则,也适用我们冒险者吗?”我连忙紧张的问道。

    “没错,这也是为什么平民早早的结婚,生儿育女,而冒险者夫妇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不见得能育出后代,而且这条规则,还囊括一个人的潜力,也就是说,即使男性或者女性现在的个体力量并不强大,但是拥有巨大的潜力,在未来能成为天使或巨龙一样的存在,那么依然会被这条规则所约束。”

    阿卡拉似乎看透了我的紧张,微笑着安慰道。

    “原来是这样。”我大松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

    “臭小子,想想你的潜力,怕是真的和巨龙一样,几百上千年也无法生育出后代,维拉丝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也不知道要失望到什么地步。”

    老酒鬼大手压在我肩头上,幸灾乐祸的说道。

    “去去去。”我不耐烦的将她的手挪开,同时疑问道。

    “你这家伙,是怎么猜出维拉丝的心思的?”

    “那还用猜吗?我说啊,维拉丝都把想法刻在脸上了,发呆的时候,脸上尽是散发出母性光辉,像她这么傻乎乎的传统女孩,还真是……哈哈,让人意外的想作弄一下呢。”

    虽说我对老酒鬼最后那句话表示严重赞同,但是可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小宝贝被自己以外的人作弄,因此郑重的警告了对方一番,如果她敢欺负维拉丝,自己就将营地所有的酒都买光云云。

    “咳咳——”

    阿卡拉的一声咳嗽,立刻打断了我和老酒鬼的争吵,不由将目光重新落到她身上,做出洗耳恭听的神色。

    “天使族也一样,不过,他们作为上帝指定的三界掌管者,却拥有超神器,可以无尽制造天使的祈祷之泉,因此要比龙族好过许多,不过,从祈祷之泉养育出来的天使,却无法和真正由天使生育出来的后代相比,各方面来说都是,由祈祷之泉出来的天使,有九成九都只能成为无翼的普通天使。”

    “这和天使族禁止与大陆生命通婚有什么关系?”我不安分的继续举。

    “正因为生育困难,为了天使族的延续,所以他们才如此重视,其中一点也就是法拉老头说过的,本来生育已经十分困难,如果与大陆生命通婚,生出血统不纯的后代,力量无法延续,换做你是天使族族长,你愿意看到这种情况不?”

    阿卡拉轻轻说道,然后,神色突然变得肃然,就算是被她刚刚那番话震得大脑懵懵懂懂的卡洛斯,也不禁产生一种无法抵抗的感觉。

    “至于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人类和天使结合,就好像人类和花草树木结合一样,根本就是一个错误!是完全行不通的!!”

    被阿卡拉一番气势磅礴的话语,震的说不出话来的我们,只能呆呆的看着她,只见阿卡拉说完以后,再次叹了一声,仰望着夜空喃喃说道。

    “人类,和精灵,和亚马逊,和兽人,或者大陆其他种族,都能彼此结合,因为虽然不是同一个种族,但是我们却是上帝随着暗黑大陆的诞生一起制造出来的,灵魂上有着共通性,所以才能彼此结合,正常的生儿育女。”

    阿卡拉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心里已经隐隐有了头绪,然后继续听她说下去。

    “但是,天使族和我们不同,虽然我们和他们有着相似的外表和构造,但是却没有共同属性的灵魂,天使族是上帝最早诞生出来的生命,对于我们大陆生命来说,他们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品种,和人类与石头之间的区别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结合的可能性。”

    “但是书里,不是写着以前经常有人类和天使……”看着卡洛斯惨白的脸色,我苦笑着试图解释。

    “那只是向往天使的美好幻想而已。”阿卡拉严肃的打断道。

    “但是,卡洛斯和安洁丽尔不是走在一起了吗?而且养育出了后代。”

    “那只能说是个意外,一个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不到的意外。”阿卡拉看了卡洛斯一眼,淡淡说道。

    “也因此,这种不可能的事情,导致了这两者所诞生出来的后代也出现了畸形化,这种例子,我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也有过一例,所以隐约还记得,本来还抱有一丝侥幸,现在看来,是真的无可避免的事实。”

    “不,这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给予希望,剥夺希望,再给予,再剥夺,这就是你的乐趣所在吗?!!”

    卡洛斯失魂落魄的跪倒在地,怒指着苍天咆哮着,双目尽赤,面庞因为愤怒而严重扭曲颤抖着,形同恶鬼一般。

    “冷静点,卡洛斯,你以为我告诉你这些,就是为了这样吗?”

    阿卡拉大声怒斥的声音,也传了开来,第一次见阿卡拉用如此大的声音说话的我们,都不禁吓了一跳。

    “我告诉你这些事实,告诉你天使族不与人类通婚的理由,你好好想过没有。”

    看着仿佛只剩下一个躯壳的卡洛斯,阿卡拉继续用着严厉的声音大声说道。

    “你想过安洁丽尔的感受吗?你知道她为什么要清洗掉那些和你之间的宝贵记忆吗?清醒一点吧,卡洛斯!!”

    卡洛斯似乎回了那么一点神,僵直的回过头,用呆滞的目光看着阿卡拉。

    “人类和天使所诞生后代,注定是畸形儿,是为天使族所不容的,你知道安洁丽尔是抱着什么心情生下她吗?你又知道,为什么你的女儿能在无数天使的反对下,安然的诞生下来吗?这些你都没有想过!!”

    在阿卡拉的喝斥中,卡洛斯的眼睛逐渐出现了一丝神采,神色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和安洁丽尔在一起的时候。

    “没有错,作为二翼天使的安洁丽尔,本身在天使族的地位已经不低,她是以和你之间的关系,以清洗和你之间的回忆为代价,才让这个孩子安然诞生,无论是哪一个选择,对安洁丽尔来说都是万分痛苦的抉择,我知道你这些年来为了安洁丽尔受了很多苦,觉得老天不公,但是安洁丽尔何尝又不是呢?但是,她却做出了坚强的选择,你现在呢?卡洛斯,回答我!!”

    “我……我……我究竟……我……”

    卡洛斯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流露出陌生、悔恨的神情,而后抱着自己的头,泪水不断涌出。

    “孩子。”

    阿卡拉轻轻上前一步,像母亲一样抚摸着卡洛斯的头说道。

    “你认为安洁丽尔的记忆,真的已经被清洗了吗?她真的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吗?”

    “不!!”

    卡洛斯很坚定的抬起头,大声说道。

    “安洁丽尔还保留着记忆,并没有消失,她还记得我,就像我最后一刻,拒绝了她的清洗记忆一样!!

    没有错,如果安洁丽尔的记忆消失的话,又是何从将孩子交给卡洛斯呢,这时候,我们都不禁为这个坚强的天使女性而感叹。

    在选择清除和卡洛斯的记忆,还有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之间,她究竟是抱着何种心情做出选择,明明可以通过清洗记忆忘记掉一切,她却选择了痛苦的思念下去,这又是什么样的爱,还有,明明保留着记忆,在和卡洛斯相遇的时候,却必须做出冷漠的态度,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我几乎可以想到,在她和卡洛斯相遇的一刹那,她比卡洛斯更加高兴,更加痛苦,更加想流出泪水,但是她不能,她必须忍受这一切汹涌的感情,只能默默的在心里血泣。

    “正因为这样,所以卡洛斯你才要振作起来,安洁丽尔没有放弃希望,你已经放弃了吗?”

    “阿卡拉,告诉,我必须怎么做!!”

    卡洛斯擦干泪水,默默的站了起来,那高大的背影,让我又回想起了第一次在鲁高因见到他时的那种震撼,如同大山一般的沉稳和自信,这才是真正的卡洛斯!

    “强大起来,当你的实力强大到即使天使族也无法忽视的时候,或许将会是你和安洁丽尔重逢的时刻。”阿卡拉笑了起来。

    或许,阿卡拉只是给卡洛斯画了一张大饼,但是正如老酒鬼所说的,希望虽然渺小,但是如果不去追求的话,那就一丝希望也没有。

    这时候,作为晚会压轴的维拉丝,那带着草原风情的,清脆激昂的优美歌声,也轻轻的飘荡过来。

    长响不绝的雨,伴随着痛苦洒落脚下。

    被紧闭的时间线上,我们再一次相遇。

    黄昏升起的月亮上。浮现出你的身影。

    用生命去呼唤,在幻世之风呼啸的山谷,奏响灵魂的恸哭。

    ……

    正在走向终焉的世界。

    与你一同消失的天空。

    被骇人的鲜血所沾染。

    如果说思念也是罪恶。

    背负着悲伤和痛苦。

    即使如此,也依然坚持说:要活下去。

    现世的记忆,复苏的生命。

    奏响着灵魂的恸哭。

    耸立在面前的规则之墙。

    一切都已经晚了吗?

    ……

    无论这世界,变成什么样子。

    无论这生命,变成什么样子。

    只要两人相伴就已经足够。

    幻世之风呼啸的山谷,奏响灵魂的恸哭。

    即使前面耸立着规则之墙。

    也要敞开那扇大门,去见你。

    ……

    于是我会变得坚强。

    不愿输给哀伤。

    不愿输给憎恨。

    ……

    关于维拉丝至今唱过的两首歌,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我要原曲,感觉都非常燃呢,果然我还是比较喜欢片雾烈火呀,还有小幽灵的圣歌,我对这方面并不了解,有懂得的朋友不妨提点一下,谢谢。

    这章的字数为5900+,歌词和后面的补充真的没有算字数,因此不喜欢歌词的自重,喷子自重。

    ps2:关于卡洛斯女儿的畸形,是很萌的畸形,我这样说你们这帮yin都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