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无语的结束
    ……

    “卡洛斯选手,请说出你的愿望,只要是我们天使族力所能及的都可以。”一旁的该亚尔用着平淡的语气插话道。

    听到这句话,卡洛斯似乎也终于想起了这次的目的,原本失神的表情不由为之一振,用铿锵有力的,在整个空间回荡不止的坚决语气,指着他前面的安洁丽尔对该亚尔说道。

    “我要安洁丽尔,把安洁丽尔还给我!!!”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作为当事人的安洁丽尔依然是一脸淡漠,仿佛事不关己一样,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该亚尔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没问题。”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中,仿佛过了很久,其实只是一刹那,他缓缓开口道,所透露出来的笑意更加浓烈。

    “只要安洁丽尔自己愿意的话。”

    听该亚尔这样一说,卡洛斯原本坚决中带着万分紧张的神色,顿时流露出狂喜,不由再次握上了安洁丽尔的双手。

    “听到了吗?安洁丽尔,他们答.应了,他们答应让我们在一起了,这次再也不分开了。”这样说着,他的脸上喜极而涕的再次流下泪水。

    但是让我们愕然的是,明明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只要轻轻点一点头,这一对久别重逢的夫妻就能再次走到一起,在包括卡洛斯在内的我们惊愕的神情中,安洁丽尔却再次绝情的将卡洛斯的手扯开。

    “很抱歉,我无法答应你这样无礼的要求。”

    短短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般.在卡洛斯心头闪过,他傻傻的看着安洁丽尔,似乎还以为对方是在调皮,和自己开玩笑,傻傻的看着,傻傻的等待着安洁丽尔将话改过来。

    可是等待他的,依然是安洁丽尔漠然而坚定的神.情,似乎真的只是卡洛斯认错了人,眼前的只是一个和他的妻子极为相似的陌生人罢了。

    “卡洛斯,没有用的。”

    一旁的该亚尔似乎觉得看够了戏,终于缓缓出声.道。

    “安洁丽尔和你有关的记忆,都已经被清洗掉了,.对她来说,现在的你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该亚尔的话再.次化作一道霹雳,将卡洛斯给彻底震呆了,他神色呆滞的僵硬回过头,看着该亚尔,突然之间,神情从失神转而无比的暴怒,一声清脆的拔剑声起,他的身体已经如流星般冲像该亚尔。

    “是你们,就是你们这帮混蛋,将我和安洁丽尔分离,将她的记忆洗掉,混蛋!畜生!!!!”

    伴随着卡洛斯嘶声裂肺的怒吼,他的招式也宛如声音一样,夹杂着无尽的愤怒向该亚尔刺去。

    “锵——”

    卡洛斯所发出的,堪比将我打败那最后一击威力的一剑,轻轻松松就被该亚尔的一只手给接住了。

    “卡洛斯,你太冲动了,等我说完也不迟。”

    该亚尔并没有因为卡洛斯的出手而愤怒,右手抓着卡洛斯不断挣扎颤抖的长剑,用着依然温和的语调继续说道。

    “清洗记忆这件事,也是得到了安洁丽尔的同意,才施行的,如果不是自愿,以安洁丽尔二翼级的实力,就算是米迦勒大人,恐怕也无法强制从她的灵魂里剥夺那段记忆,这样说你懂吗?”

    说完以后,他的右手白光一闪,卡洛斯便连人带剑弹飞了出去。

    “不,这不可能,一定是你们强制清洗的,安洁丽尔不可能会答应这种事情!!”

    带着不信的怒吼,从起来之后,卡洛斯仿佛疯了一般,再次举剑朝该亚尔刺了过去,不过看他那呈现出灰色的黯淡眼神,与其说是想冲上去杀了该亚尔,不如说是因为绝望而寻死而已。

    忍受着数十年的痛苦折磨,一直所期盼着的,赖以为活下去的目标,不惜付出生命所换来的愿望,结果却是如此下场,换做是谁,恐怕都要和卡洛斯一样,甚至比他更加不堪。

    “锵——”这次挡住卡洛斯的,并不是该亚尔的手,而是一旁掠出去的老酒鬼。

    “卡洛斯!!”阿卡拉低着头叹气道。

    “我可以向你保证,该亚尔所说的话,的确是真的,清洗记忆这种事情,如果不是本人自愿的话,是谁也无法做到的。”

    阿卡拉的话,就像是吹灭蜡烛不断跳动挣扎的最后一丝火焰的轻风,原本还在老酒鬼的拉扯下不断挣扎的卡洛斯,刹那间仿佛灵魂出窍了一般,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一动不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气氛沉默了不知多久,整个空间突然响彻起了卡洛斯的疯狂笑声。

    “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他一边流着血红泪水,一边放声大笑,那笑声比哈洛加斯山顶的暴风还要冷,让人不寒而栗。

    然后,卡洛斯抬起头,露出那双血红色的灰暗瞳孔,深深的注视着对方,里面倒映着的安洁丽尔的身影,逐渐变淡,而至消失。

    “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能这样做的话。”

    他重新垂下头,顿了顿,然后再次轻笑起来,不再疯狂,而是带着几分漠然,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继续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的愿望,就是将我和那个人的一切回忆,也清洗掉吧。”说着,他猛地起头,漠然的看着对面那熟悉而陌生的美丽身影。

    “竟然一半是属于你的,就由你来清洗吧。”

    两个人的目光对视着,最终,安洁丽尔微微张开眼睛,身后的翅膀轻轻一扇,舞动起无数美丽洁白的羽毛,她的话,也随着这些洁白羽毛一起轻飘飘的回荡在半空。

    “如果这是你所愿意的话。”

    说着,她伸出两只洁白小手,手掌上开始散发出淡淡白光,在所有人无语的注视中,卡洛斯一步一步走向安洁丽尔,深呼吸了一口,抑制住眼中的泪水,在安洁丽尔面前轻轻的低下了头。

    然后,安洁丽尔那双柔柔的小手,没有一丝犹豫的按在了卡洛斯的头顶上,白光骤然升起,以往的一幕幕,犹如一张张清晰的画卷,飞快的在卡洛斯脑海里闪现,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光终于黯淡下来,安洁丽尔将双手挪开,而卡洛斯也抬起来头。

    “你……为什么还哭呢?”

    看到泪水依然不断的从卡洛斯脸上滑落,安洁丽尔似乎有些疑惑,第一次主动问道。

    “咦——?是呀?我为什么要哭着,真是奇怪了,总觉得忘了什么东西。”

    抬起头来的卡洛斯,露出迷茫的神色,然后不好意思的顺着安洁丽尔的指头,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却是像扭开的水龙头一般,怎么擦也擦不干,在安洁丽尔好奇的目光下,卡洛斯的神色越发困窘。

    突然,他似乎发现了什么般,放弃了无谓的擦拭,指着安洁丽尔的面庞说道:“别说我,你还不是一样哭了吗?”

    安洁丽尔惊奇的往脸上一擦,果然冰凉冰凉的。

    “咦咦?奇怪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她一边笨拙的不断擦拭着眼角,一边好奇的自言自语道。

    “呵呵——”

    看到安洁丽尔手忙脚乱的样子,卡洛斯眼中掠过一丝温柔,擦擦泪水,笑了起来。

    “让你见笑了。”

    神情冷漠的安洁丽尔似乎也被笑的不好意思了,依旧流着泪水说道。

    然后,这两个人就像笨蛋一样,笨拙的哭着,又笨拙的笑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听着那傻傻的笑声,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却涌出一股哭出来的感觉,眼睛涩涩的直发酸。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是这次比赛的冠军,来领奖来的。”似乎笑够了,卡洛斯终于想起了什么一般,恍然说道。

    “没错,的确如此。”安洁丽尔也收起了笑容,再次露出那淡漠的表情回答道。

    “不好意思,我都记不起来了,请问最后那个的愿望,我已经用了吗?”卡洛斯神色迷糊的说道。

    “卡洛斯选手,最后一个愿望你已经使用了。”

    安洁丽尔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双手,虚空托着,白光一闪,一个巨大的箱子出现在她手上。

    两手托着箱子,不知是不是错觉,安洁丽尔冷漠的面庞上迅速闪过一丝温柔,快的让人琢磨不清。

    “这是你的愿望,请收下吧。”

    她抱着仿佛太空舱一般形状的金属箱子,面轻轻抚摸了一会,才递到卡洛斯手中。

    “真没想到,我的愿望竟然是这个大家伙!”卡洛斯一脸的愕然,似乎怎么也想不出自己竟然会要这种东西一样。

    “这是你的愿望,相信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安洁丽尔的目光,最后在卡洛斯和他手中的箱子上逗留了一眼,然后转身默默的回到该亚尔的身后。

    “比赛圆满结束,该做的事情,似乎也都已经做完了。”该亚尔别有所指的叹道,身后的四只翅膀轻轻一抖。

    “那么,阿卡拉大长老,我们先告辞了。”他向阿卡拉行了一礼,然后看了看我,再深深的看了一眼卡洛斯。

    “你们是联盟的骄傲,是人类未来的希望,我衷心祝愿你们两个能在将来取得非凡的成就。”

    说完以后,该亚尔轻笑着再次优雅的行了一礼,带着安洁丽尔和那名由始至终都没有一句话戏份的龙套二翼天使,转身离开,身影慢慢消失在白光之中。

    随着该亚尔的离去,笼罩在空气中的圣洁气息也在刹那间消失不见,包括那股庞大到让人几乎无法呼吸的力量威压。

    注视着该亚尔他们消失的方向好一会儿,我上前几步,拍了拍依然呆呆的抱着箱子,看着安洁丽尔她们消失的方向傻笑的卡洛斯,心里一阵默然。

    那个时候,自己真的一点也帮不上忙。

    “你没事吧,卡洛斯。”

    我轻轻问道,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或许对卡洛斯来说,的确是忘了比较好,但是真的好吗?我不知道,至少如果是我的话,是说什么也不愿意忘记和维拉丝她们一起的回忆。

    “没事,我怎么会有事?”

    直到这时,一直强忍着的卡洛斯才双膝一软,抱着箱子跪倒在地,半身趴伏在箱子上,泪水再次涌出,滴上箱子上面。

    “怎么可能忘记?!!怎么可能忘记?!!安洁丽尔!!啊啊啊”

    静静的,卡洛斯那凄苦的哭喊声,久久回荡在每一个人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