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 男人的浪漫
    再次手滑,上一章应该是554章才对,这章才是555章。

    ……

    洞察之心,也有人叫冷静之心,直白点说就是在战斗中更容易识破对方的招式,找到对方的破绽,和疯狂之心一样,也是一直极为高级的心境。

    如果仅仅是洞察之心,并无法让卡夏她们如此惊讶,她们所惊讶的是,一个人身上竟然出现两种心境,这是前所未有的。

    心境之力,其实就是倒映着一个人的灵魂属性,每个灵魂的属性都是固定的,因此每个人只能拥有一种心境,就好像一个灵魂,无法容纳两种意识一样。

    不过,这两个人也是大惊小怪的感叹了一会儿,毕竟在对方身上,再奇怪的事情也见过了,就算真如法拉所说的,由男人变成女人,大概她们也会很淡定的接受现实。

    “酒鬼,你刚刚的问题,我已经有头绪了!!”

    法拉沉思一会,突然想通了什么般,情不自禁的用力将白胡子一扯,结果扯下了好几根,让他心疼的泪水都快流出来了。

    “什么问题?我有问过你什么.问题吗?”卡夏看傻子一般看着法拉反问道。

    “你这混蛋,脑子灌草了吗?刚刚不.是才问过,为什么吴小子唯独对卡洛斯起战意?”法拉欲哭无泪的看着手心上的几根宝贝胡子,勃然大怒吼道。

    “哦,原来是这个呀,的确有印象,.不过也不是太重要,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卡夏哈哈一笑,她当然不会那么健忘,只是想戏弄.对方而已,当然也不是不想知道,只是知道法拉就是那种人,你越是想知道,他就越会故作高深,得意洋洋。

    “你这老女人……”

    法拉恨的咬牙切齿,却偏偏棋差一招,被对方在性.格上吃死,本来还想作烈士状,来个宁死不答,嘴唇蠕动几下后,还是忍不住滔滔不绝起来。

    “吴小子这次的变身,应该是和他的血熊变身同.一个等级的……”

    “你这不是废话,.傻子也能看出来。”话还没说完,便遭到卡夏鄙视的反击。

    “你这样说,那我问你,竟然是同等级变身,为什么血熊变身在数年前就已经掌握,这个变身却拖延到现在呢?”

    对于卡夏的打断吐槽,法拉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立刻让对方说不出话来了,于是才大仇得报的长长得意嘘了一口气,看了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己的围观席成员,神情越发嚣张。

    “这里就是重点了,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得从二者的属性开始说起,众所周知,血熊的本体能力是火焰,而眼前这个变身,则应该是冰冷之力,而恰恰,德鲁伊的元素系,也分为火焰和冰冻两大类。”

    说到这里,他吊了吊胃口,润润嗓子咳嗽几句,直到大家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才继续说道。

    “所以,这两者是相对应的,吴小子的血熊变身那么早出现,是因为当时受到刺激,简单来说就是早产,因此在领悟以后,不是好一段时间都还无法控制吗?而如此之快能掌握血熊变身,却迟迟才出现现在的变身,那是德鲁伊的早期元素系技能里,大部分都是火焰技能,比如说火风暴,熔浆巨岩,火山爆,而作为冰系技能的只有一个极地风暴,这让得吴小子对火焰的领悟大大增强,而对冰冷之力却一直处于初级水平。”

    顿了顿,他继续说到:“所以,这个变身,一来因为血熊的强势,二来是吴小子对冰冷之力的掌握不到,还有在技巧方面,这个变身不像血熊那样,力量强大,盲打莽撞就可以操纵,而是必须具备一定的经验技巧才能将实力发挥出来,这六年来,吴小子的技巧经验进步的不能说不快,再加上等级上,也快要学会小旋风(已学习)、龙卷风和暴风这几个强大的冰系技能,因此代表这些属性的力量才涌现出来,促成了这次蜕变。”

    一口气说完以后,法拉昂首挺胸的摸了摸胡子,一副你们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的得意状。

    “虽然你说的的确有理,但似乎偏题了吧,一开始我问的为什么吴小子唯独对卡洛斯起了战意,你还没有给出答案呢。”卡夏犹自不屑的说道。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你也动动你的草浆脑袋行不?吴小子这个力量的属性是冰冻之力,而所体现的特长就是速度,而卡洛斯最擅长的也是速度,是所谓针锋相对,所以才对卡洛斯而不是西雅图克或者其他人产生战意,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法拉翻了个白眼,对对方的愚蠢表示严重鄙视。

    正当两个人咬牙切齿,怒发冲冠,对视的目光中都能迸出闪电的时候,维拉丝在一旁苦笑着打了圆场。

    “法拉老师这么一说,让我们恍然大悟,真是太厉害了,不过,比赛似乎又要继续了,两位不吗?”

    作为半个学生的维拉丝这样开口,法拉也不好意思在后辈面前失了风度,咳嗽几声,将目光落到战场上,而对于卡夏来说,维拉丝更是蹭饭的保证,得罪不得,因此也轻哼一声,将头撇了过去。

    “洞察之心?”

    我一直对自己现在所运用的诡异心境之力,感到莫名其妙,现在反倒是从卡洛斯那里得到了答案。

    这个洞察之心,我到是知道,当时领悟了疯狂之心以后,有感自己对这方面知识的不足,特地去求教了一下凯恩,从他那里知道了不少在心境方面的有用信息,这个洞察之心就是其中之一。

    这样的话,虽然不如疯狂之心来的熟练,但也是个不错的心境,我美滋滋的想到,洞察之心配合速度,的确是个强大的组合,虽然对身体和力量都还不熟练,但是有了这个强大组合的话,说不定还能和卡洛斯抗衡一下。

    还有,如果将冰冻之力附在剑上,就像火焰血熊状态的时候将火焰附着于爪子上一样,似乎能增加不少伤害,并附带强大的冰冻效果,虽然对冰冷之力的操纵并不熟练,但是这样简单的事情,我还是勉强能做到的。

    这样想着,原本散发着金光的水晶剑,突然被一层白色雾态气体所笼罩,白雾和金光交织在一起,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美丽而诡异的光彩,那股雾气,即使是远在几十公里外的冒险者,通过视觉接触,似乎都能感觉到上面的强大冰冻之力。

    接着是……

    大手轻轻一挥,几十枚尖锐的冰锥顿时在身边浮现,然后朝卡洛斯的方向射去,在天空中嗖嗖划过十几道白光。

    自然,这些无论是数量还是速度都远远不及空气压缩拳+无限火羽组合招式的冰锥,被卡洛斯轻而易举的躲闪了开去,甚至没有用到他手中的剑盾和祝福之锤。

    接连发了几次以后,我便停了下来,冰冻之力的数量和质量虽然不逊色与血熊的火焰之力,但是没有伪领域的加成,回复速度却慢到了一个现在让我无法接受的数字,不能做太多无谓的浪费。

    这些冰锥,是通过模仿火羽制作出来的,但是因为对冰冻之力的菜鸟级熟练度,再加上没有伪领域加成,因此完全无法和无限火羽相比较,无论是哪一方面。

    在受到几波冰锥的攻击以后,卡洛斯也冲了上来,不过似乎是因为洞察之心的关系,他的行动比之以往更谨慎了几分,现在简直就能让史泰兽看了也要泪奔而去。

    这次,我无视洞察之心的提示,直接开大招了,将冰冻之力聚集起来,然后爆发出去,这招是模拟法师的二阶技能【霜之新星】,对于冰冻之力,我现在也只能做到这种粗糙的释放了。

    当然,和低阶的霜之新星相比,自己这招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言。

    在其他冒险者眼中,只见一圈白的刺眼的光芒从那个变身成狼人族的德鲁伊身上骤然爆发,铺天盖地的向外涌出去,去过哈洛加斯的冒险者都会觉得,这道向四面八方涌出去的冰冻力量,威力之恐怖,简直和哈洛加斯大雪山的雪崩威势差不多,那种狂猛,浩大,迅速,毫无预兆的出现并吞没一切事物的的恐怖自然威力。

    等白光黯淡下来,冒险者眯着眼睛,惊讶的发现,从对方身上爆发出来的环形白光,竟然扩展到半径一公里以外,而以对方为中心的直径几公里地带,都已经变成了一片冰雪世界,从雪地上面涌出的丝丝白气,再次让整个会场的温度下降了几度。

    卡洛斯呢?

    冒险者可不认为速度流的卡洛斯会中招,事实上,这招的威势和速度,虽然真的和大雪崩一样,无可匹敌,但是如果不正面抵挡,仅仅是退出去,除非是法师,不然以大多冒险者的速度,和雪崩赛跑的话,他们可以纷纷表示没有任何压力。

    果然,他们很快就找到了站在冰冻之环外围的卡洛斯的身影。

    还是没有用,无论威力再怎么强大,粗糙的控制方面的缺陷,还是十分致命,根本就对速度流的卡洛斯造成不了什么大的影响。

    虽然说法师还有暴风雪和冰封球这两种范围技能,能对卡洛斯造成一定威胁,但是很可惜,这两个技能属于五阶和六阶,我根本就没有接触和施展过,不知道该怎么模仿,而且就算知道原理,以自己现在这种菜鸟级控冰能力,也未必能模仿出来。

    我沮丧的想到,最后只选择两种施展方式,一种是在水晶剑上附加控制范围之内的冰冻力量以增加攻击和冰冻效果,另外一种是在自己身体上覆盖一层薄薄的冰雾,就像法师的冰封装甲一样,增加防御的同时,也能对攻击自己的敌人造成冰冻伤害。

    如果自己控制冰冻,能像控制火焰一样熟练的话,别的其他技能不说,单是这两个,武器方面就完全可以凭空凝结成一把极冻之剑,而身上,也能像火焰血熊的熔浆外层一样,覆盖一层强大的冰冻之甲,甚至是冰雾之翼,想到美好的未来,我不禁稍稍有些兴奋。

    只是,未来虽然美好,但现在却是残酷的。

    对面的卡洛斯,已经重新冲了上来,看他认真的眼神,是不打算将这场比赛继续拖延下去了,因为无论是血熊还是这种形态,在力量和体力方面,都是我远远占据优势,拖延战斗只会对他越来越不利。

    “碰碰——”

    两道急速身影化作一道笔直光线交错而过,两把剑在空中对碰了一记,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

    洞察之心虽然厉害,能够看透对手的破绽,但是很可惜,我的剑势,对于卡洛斯这种经验老道的老手来说,实在太容易看懂了,就算被看破,出招制衡,他也有着十分充裕的时间改变招式,重新作出攻击。

    可以说,虽然我现在的速度的确是追上了卡洛斯,还有庞大的冰冻之力可以作为威慑,但是其他方面,却完全落入了下风。

    两把剑交错而过的时候,卡洛斯手中的空间之刃的剑刃上,覆盖上了一层不起眼的薄霜,而他的速度,也微微一顿,但是这一顿是极为短暂的,估计不超过秒。

    这一剑的对碰,大概也是他有意在试探自己剑上的冰冻之力的威力大小,然后决定战术,我心里这样想着,脚步未停,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周围的景色呼呼从眼中后退,几乎变得模糊起来,但是卡洛斯的身影,却是清晰无比。

    他和我一样,交错过后,立刻转了个百八十度的弯,重新迎面冲了上来。

    “锵锵——”

    几声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再次交错而过的身影终于停了下来,我看了一眼右臂上的浅浅剑痕,漠然的回过头。

    这一次,虽然吃了个小亏,但是卡洛斯的攻击只是普通招式,对我来说根本就无伤大雅。

    只是……这次是试探身上的冰冻之雾的防御和冰冻效果吗?这样被轻松的试探来试探去,如囊中取物一般,就算是我这个和平主义者,心头也冒起了火。

    “哼!!”

    瞬间,我的身影再次消失在原地。

    “喝呀!!”

    高速移动中,冰冻之力猛地聚集到手中的剑上,然后一个横劈,白色的冰冻力量顿时随着这虚空一砍,化作一道扇形的蓝白色能量波,所过之处,地面纷纷冻结成冰,似乎就连空气也被凝固了。

    面对这样的攻击,卡洛斯也只能选择一跃而起。

    “嗖嗖——”

    精神力一阵波动,高速移动的身影刹那间分叉开来,一化作三,向三个不同的方向分开掠出去,然后绕了一个弯,远远的将卡洛斯围了起来。

    卡洛斯再次露出惊讶的神色,从对方变身那一刻所展现的景象,他就隐约猜出,对手应该还具有类似幻术一般迷惑视觉的招式,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些幻术竟然如此逼真,自己的眼睛竟然看破不了。

    而另一方面。从刚刚的战斗之中他就已经察觉到,对方现在的速度并不逊色于自己,而且和自己的瞬步所引起的巨大动静比较,更是悄然无息。

    因此,隔着这种距离,他竟然无法凭借听觉去感受到实体所发出的破空声。

    不过,他只是稍稍露出惊讶,却并未慌张。

    无论幻想怎么逼真,都只是幻想而已,而无论对方的动静有多小,都不可能完全不带起一丝气流声,只要靠近的话,自己就能捕捉到这一丝气流,从而判断。

    果然,当三道身影掠到一百米左右的距离,突然从三个方向向自己冲过来的时候,那一丝细微的破空声,并没有瞒过卡洛斯的耳朵,心里微微一动,他的身影就向气流声的方向迎面冲了上去。

    虽然麻烦,但是还造成不了威胁。

    “锵锵锵——”

    接连不断的清脆撞击声响起,而那些冒险者却只能听到空中时不时激烈的碰撞声,根本看不到人影,然后一刹那间,那空荡荡的只传出诡异交战声的战场,明明只有两个人,却似乎又同时出现三道,四道,甚至是五道身影,如此诡异的比赛,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

    果然,幻术对卡洛斯也起不了太大作用,充其量只能迷惑一下,拖延多一点时间而已,不过这样已经足够了,我现在就是需要时间熟练这具身体,熟练这从所未有的速度和力量。

    虽然身上的伤痕在不断增多,有些甚至是触目惊心,而我手上的剑却从一开始就没有碰到卡洛斯身体分毫,但我现在的心情,却是十分兴奋的,比血熊状态下和卡洛斯战斗更加兴奋。

    一方面,是对于自己在如此高强度的战斗下,几乎是在以拔苗助长的速度迅速适应着身体和力量,是清晰感受到自己时时刻刻都在进步所带来的兴奋感。

    另一方面,是因为这样的战斗,比之血熊状态时更加激烈和有趣。

    血熊状态时,虽然我能完全压制卡洛斯,但是那种战斗方式比较枯燥单一,因为我根本捕捉不了卡洛斯的身影,跟不上卡洛斯的速度,只能用地图炮,弹幕和全屏攻击之类的手段对付对方,一旦对方逼近,在近战方面,却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用空气压缩拳将对方推开。

    就像开了外挂对付强大样,不断施展大招,大招,还是大招,而一些精妙的连招,却完全没有作用,对大招所造成的华丽场面麻木以后,便连最后一点漏*点和惊心动魄的感觉都消失了。

    现在,却是真正的速度与速度的交锋,技巧的考验,那武器碰撞的清脆声,速度的较量,能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为之热血沸腾。

    近战,果然是男人的浪漫呀。

    这场比赛大概在下一章就会结束了,小七能力不够,控制不好剧情长度,先在这里道个歉,说实话,不断的打斗,还有作为一名伪合理党的对每一个变化和招式的解释,大家看着不烦,我写着也烦了,这是很耗脑汁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