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 他人眼中的吴凡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第五百三十九章他人眼中的吴凡

    “大人。又和卡夏大人比吗?”

    到这时候。维拉总是带着能让人治愈的温柔微笑。用洁白的手巾帮我擦拭着脸上的泥土。然后帮我准备好热呼呼的洗澡水。

    “唉。小凡哟。你顽皮了。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不操心呢?”

    如果说维拉丝像天的话。那小幽灵无疑则是小,。用着看到晚归的浑身泥土的顽皮儿子的母亲一般的口气。然后伸出细嫩玉指。不断在我脑袋的包包上好奇的捅来捅去。那柔柔的小指头似点似抚的摸在痛处。传来的触觉痒又疼。让我困扰究竟要不要将其拨开。

    “真期待你有一天带着胜利的身姿回来呢。”

    最后。小幽灵叹一口气。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但是眼眸里却充满了笑意。这小家伙。嘴巴厉害。但其实最怕寂寞。只要和她说说话。就经常能看到她露出心满意足的幸福表情。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个挺好养的小动物。当然。提是你有那能力用钻石将她喂饱。

    “恐怕你的期待很长一段时了。”

    我也叹一口气。咱也没有赢对方的野心。只是想着本来以为晋升伪领域境界。多少能和老酒鬼拉近距。没想到还是被虐呀。果然和这样活了上百年的老怪物相比。还是嫩了点。想要赢。恐怕的在力量上占据绝对的上风才行。

    “来来。大人。洗澡水经准备好了。”

    维拉丝从室里出。额头渗着微微的香汗。手上还拿着衣服。连替换的衣物都准备好了。不愧是维拉。要说还有什么照顾不到的的方就就不能替帮我擦身了。咳咳。这想法也能在心里想。要是现在公向维拉丝提出的话。在小幽灵她们面前。恐怕她会害羞紧闭着眼睛。下意识将平底锅挥过来。

    话说。自从入手穆拉丁亲手打造金色平底锅以后。维拉丝的攻击力大大增强了呢。特别附带拍飞技能。一个不小心就能将对方打成高尔夫球当初为她打造制武器的决定。真的是对的吗?

    所以。我只能将魔手伸向小幽灵。可是小家伙似乎猜透了我意图。在行动之前。便带着旋律优美的笑声飞了出去。躲在维拉丝身后。朝我眨着媚双目。

    这小家伙。我刚刚明明都将脑袋上的包包给她随意**了。现在却连帮我擦个身都不愿意简直就像是吃霸王餐。吃以后抹抹嘴一溜烟跑人般性质恶劣。无奈。我只好一边哼着小调。独进了浴室心琢磨着待会该怎么惩罚这小家伙才好。

    “话说回来。小凡。你的债讨回来了吗?”小幽灵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然后是一阵沉默。

    罗格第三抠门自然是白叫但是问题是讨债的对象。是第二抠门呀。我深深的叹了一气。感觉革命的路途任重而道远。

    另外一边……

    因为亚洛的事神隐已久的法拉。在夜深人静之。终于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静的夜色。无的碎石小道他漫步其中。手抚着他那唏嘘的花白胡须仰头望着天空血红色的圆月。|光带着诗人般忧郁。一副随时都能从|里吐出优美赞歌的样子。夜晚的罗格寂寥无声。仿佛白天的喧闹只是一场浮梦。让人觉的分外不真实。甚至偶尔一瞬间认不清此身是梦是醒。法拉似乎正沉浸在这种感觉之中。不过可惜。晚匆匆的行客却将这一切打破。

    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对方已经离自己不足百米远。也没有特的掩饰自己的脚步声的样子。法拉心里一惊。不过只是在刹那间。又归于平静。

    在罗格营的。哪怕是现在数万名冒险者聚集。强者云集的罗格营的。能做到这种的步的。恐怕也只有一个人了。

    “酒鬼。这是怎么事?很少看见你那么晚还在外晃悠呀。”他朝前面的黑影打着声招呼。

    “这句话。我也同样回敬给你。你一个人在这瞎摸抹黑的的方干什么?终于因为口袋据沦落到拦路抢劫的的步了吗?”

    卡夏的步伐似慢实。在法拉说完一句话间。就已经跨过了百米的距离。来到法拉前面。看着对方的目光。带着怜悯。在四强赛赌博中赢了一大把的她。现在很是有那么点富人的觉悟。

    “咦。你这是怎么回事?”

    法拉正欲回击卡夏调侃。却突然惊疑的看着她。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卡夏现在的样子。明显已经不能用风尘仆仆形容了。衣服上沾满了泥土。甚至裸露出来的几处手臂。甚至脸。都遗留着一道擦痕。虽然以冒险者的恢复体质。这些擦痕早就已经完好如初了。但是遗留下来的痕迹。却无法瞒过法拉这样的老手。

    “唉。这个吗?”

    卡夏下意识的在衣上拍了几下。灰尘泥碎顿时随着她的动作梭梭抖下。

    “这个呀。我刚刚和吴小子比试了一下。”她漫不经心的说道。虽然自己开头一时轻敌。弄的有些狼狈。但是那小子也此付出了代价。头上的包包比多了一倍不止。

    “这样吗?怪不我刚刚感觉到。远处似乎有什么人在战斗。开始还以为是那些冒险者不安分。在打群架呢。”法拉恍然大悟的微微一笑。

    “不过。就算对手是吴小子。你这副样子。也太夸张了点吧。”

    整个罗格。大概也有法拉最清楚眼前这个邋遢的老醉鬼的实力。究竟到了怎么样一个的。那还是几十年前的事情。

    “少罗嗦。我只是有点大意罢了。没想到那小子的伪领域。竟然那么特殊。”卡夏老脸一拉。哼哼唧唧的不满起来。

    “哦。有什么特殊?”听卡夏这么一说。法拉顿时好奇起来。

    “算了过级天你会知道。我的先回去清理一下。这些泥土粘在身上难受极了。”卡夏拍打着身上似永远也拍不完的灰尘。眉头皱了起来。

    “看你的样子。似乎高兴不起来。吴小子毕竟出来的。他走到这个的步。难道你不应该高兴才对?”

    见卡夏的眼睛里。由始

    没有露出一丝欣慰之意。法拉不加好奇。

    “换做平时或许喝两杯庆祝一下。现在却没有这个心情。吴小子这次实力提升的不是时候。卡洛斯那小子。这次恐怕真的危险了。”

    卡夏边走和法拉错身而过。头也不回的应道。接着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我的命会|么苦呢?明明是值的高兴的事情。却高兴不起来。这也担心那也操心……”

    听着卡夏的抱怨。法拉顿时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哈哈。谁让你教出那么多学生。而且个个性格叛逆不像我。现在可算是无事一身轻了。”

    “就吹吧。也罢不`扰你睹月人了。还有。阿卡拉让我告诉你。总决赛的时候。你这个长老好歹也出来露个脸别老关在屋子里。让其他人以为堂堂的联盟长老。因为生死了就要寻死寻活……”

    逐渐的卡夏的声。也跟着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法拉原的立了好一会儿。最终幽幽叹息出来身影一闪。如虚无般凭空消失。夜深空的小道上。剩下草原夜晚的凉风嗖嗖刮过。吹起草的一片片皱褶……

    离总决的日期越来越近。冒险者的情绪也逐渐高昂起来。虽然这几天都不见那“传说中斗篷男”出。但是却并不妨碍众人的谈兴。

    不过。现在的热门题。已经是现一面倒的状况。没有谁再为卡洛斯和斗篷男。究竟是哪个输哪个赢而争论。他们是在赌这场战斗能持续多久。那个斗篷男能在卡洛斯面前支撑多长时间而已。

    造成这样势的原因有很多。不过都是出自四强赛那两场战斗的直观感觉。

    另一方。第二场比赛结束的时候。莎尔娜那种面对众人高傲嚣张的态度。虽然引起了不少人反感。但似乎却让更多冒险者更为之迷恋。这年头。高傲强势的女人不少。亚马几乎个个如此。但是这样高傲强势的女人……不。已经可以称之为女王。

    像这样天生便有一股高傲冷漠质。没有任何后天的雕塑或者做作的女王。却只有莎尔娜一个。再加上无比美丽的容貌和让人敬佩的强大实力。让其他冒险者痴而欲罢不能。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所以。相对的。莎娜越是受欢迎。在四强赛里。让她主动弃权的某斗篷男则是越发遭人妒。无论是理性上。还是感性上。总决赛的赛果。都已经在这些人心目中拟定好了。斗篷男德鲁伊被卡洛斯打成猪头。莎尔娜怒其不争。伤心欲绝。然后自己乘虚而入。

    嗯。虽然这是很完到虚事。但是作为男人。无论是什么样类型的男人。恐怕也会偶尔这样yy一下。

    当然。也不是没有支持者。一些自称斗篷男很强大。还有底牌没有露出来的一眼看去就知道是斗篷男的朋友的那些冒险者。还是怀着必死的觉——至少在其他冒险者看来是如此。将几百枚金币。或者几枚宝石。压到斗篷男身上。

    对于这种感情上的偏袒。冒险者纷表示理解。竟如果所有人都压卡洛斯的话。他们也就没什么赚头了。不过。对斗篷男的朋友数量。还是表示了惊奇。

    营的的。鲁高因的。拉斯特的。群魔堡垒的。哈洛加斯的。爷爷的。竟然还有狐人狼人族。矮人族。甚至是漂亮的精灵小妹妹。那个斗篷男究竟是怎么回事?莫非他就是传说中的。继百族公主拉斐尔殿下之后的百族面首斗男?

    那些看到斗篷男身边。总是跟着几个比天使还要漂亮的女孩的冒险者。怀着酸溜溜的心理这样暗自恶意揣测道。

    随着各种各样的心思。揣测。谣言又或者是八卦。时间的脚步并未就此停止。很快就来到决赛前的夜。

    虽然这样说有点丢|。但是我现在的心情确就像个因为远足而兴奋的不着的小屁孩一样。和维拉丝打了一声招呼以后。独自溜出家附近的小丛林里。溜达起来。希望宁静的夜色能够将自己此刻的紧张心情抚平。

    当然。我不知道的是。另外一边。离我现在所处的营的位置。正好是一个对面的营的北区训练营位置。卡洛斯也在夜色之中漫步着。

    虽然卡洛斯表面看十分的沉冷静。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又多紧张。明天的战斗。可以说关系着他几十年以来一直在痛苦之中挣扎。却依然生存下去的意义。

    明天的比赛结果。对他来说只有两个。赢。或死。这就是他的决心意志。

    只要能赢只要能到她。就算是用卑鄙的手段也好。被所有人唾弃也好。名声荣耀。些虚幻之物。对于总是用空洞的眼神望着天空这样几十年走了过来的卡洛斯。都已经无所谓了。

    他不由自主的。再次将目光投向远处天空。黑隆隆一片。这是自然的因为是夜晚。但是论他看到的天空颜色。是黑色是灰色。是白色还是蓝色。都总是|着一道巨大的鸿沟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世界。

    天空的那边。是另外一个世界。无论他怎么伸手。怎么飞跃。也无法触及到丝毫的世界。正因为知道这一点。他才会如痛苦。才会如此期待这次胜利。因为这是他碰触到那个世界的唯一机会。最后一道曙光!!

    他便这样抬起头。静的望着不知时间的流逝。

    突然。破空声起。卡洛斯也几乎在同时反应过来。长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握在手中。向从天而降。向自己扑过来的黑影笔直刺去。那划破空间的速度和力量。人毫不愿意。虽然只是一把普通的长剑。却能将硬的钢板。如同豆腐般毫无阻碍的刺穿。

    然而。这势在必的一击。却刺在了空处。天空中的黑影就像没有实体的幽灵般。被卡洛斯的长剑从胸口处穿透。剑尖露于后背。却没有发出任何刺中实体的闷响。

    卡洛斯一瞬间也反应过来。而这|。一把长枪也悄悄的顶在了他的脖子处。

    卡洛斯并没有慌张。能展现这种连自己也自叹不如的速度。躲过自己的攻击的

    个营的算来算去。也只有那个了。

    “卡夏老师。你来了。”他回过。轻轻朝对方|了一礼。

    长枪一晃。消失在卡洛斯的脖子上。月色之中。卡夏正高高坐在卡洛斯旁边的树杈上。收回拿枪的右手。左手拎着酒壶。悠哉的将美酒倒入口中。若是能忽略她平时无赖的样子。此时看起来到是有几分酒仙一般的韵味。

    “反应太慢了!!”一喝下。美美的呼出一口酒气。她才用略带严厉的声音呵斥道。

    “对不起。辜负了老师的教导。”卡洛斯微微苦。

    “知道就好。算了。不是不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这次就放过你吧。”顿了顿。卡夏一个鱼翻身。树上轻巧的跳了下来。落的无声。不沾尘。

    “我现在过来。是要告诉你一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卡夏慢悠悠的向前走着。卡洛斯则是不急不慢的跟在她后面。

    “好消息坏消息。这样吗?”卡洛斯喃喃自语道。心中微微一动。

    “卡夏老师。在问你前。我可先问一个问题”

    “哦。你还有他问题?看不出。本来以为你现在心中除了赢的这场比赛之外。已经再没有其他念头了。”

    “可以这但是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卡夏老师带来的是怎么样的好消息和坏消息。都已不是那么重要了。不是吗?”卡洛斯神色不变的应道。

    “你到是冷静。好。有什么问你问吧。就当是买一送一大优惠。”卡夏瞄了对方一眼。漫不经心的继续应道。

    “我想知道。那个德鲁伊吴凡。在卡夏老师眼里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

    “哈你要问就是这种无聊的问题?”

    “嗯。其实我对他真的很好奇。老师你也知道。在四年前。我曾经在鲁高因和他战斗过一次。真的难以想象。仅仅是四年的时间。他已经成长到了这种程度。”

    卡洛斯望着远方。似乎在回忆着那时的情景当年。那个变身奇怪的巨熊。施展着卡夏老师传授的憋足技巧的小冒险者。如今已经成长到让他也畏惧的程度了。

    四年。对于暗黑人寿命来说。短不短。说长不或许对于一个算着日子过的平民来说。四年确很漫长。但对于冒险者却只不过是从一个菜鸟。晋级到准菜鸟的程度所需要用的最短时间而已。

    卡夏沉默了一下。突然露出了然的笑容:“的确。现在想起来关于吴小子的事。真的既神奇又诡异。也难怪你会注意就算我这样一想。也感觉好像是在做梦一般。”

    卡夏微微沉思着。过往的一点一滴回忆起来。

    “第一次见到这个傻小子的时候。应该是六年多以前吧。当时他似乎也是第一次来到罗格营的。作为未营的转职的“野生”转职者。而且来历不明所属部不明。名字也很另类当然会受到特别的注。不过那小子傻乎乎的别说是我就连那些监视平憋足到不|的士兵的暗中跟随。也没有注意到。”

    想到这里。卡夏似有想起了前那张带着十分幼稚的傻乐呵面孔。嘴角轻轻一勾。

    “不过。真正让我意他。还是因为阿卡拉的预言术。在阿卡拉和吴小子第一次见面以后。她告诉我。她万能的预言术对吴小子失效了。只看到一丝连她也无法确定的光明。”

    “所以那时候。我真正对吴小子关注起来。不过结果很令我失望。”添了添干燥的嘴唇。卡夏继续道。

    “只是稍微观察了几次。我就的出结论。他是一个弱的不行的家伙。我并不是指他的实。而是精神。意志。技巧和经验。都一塌糊涂。就连一个普通平民都不如。我根本无法想象这样一个人。竟然能晋级为德鲁伊。这是上帝的玩笑吗?”

    听到这里的时候。洛斯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一直以为对方肯定有着什么特殊的能力。没想到却是如此“特殊”。

    “看吴小子现在的成就。你也无法想象我刚刚说的话吧。但那的确是真的。”

    卡洛斯的惊讶。完全在卡夏的意之中。就连她自己。将现在的吴小子。和六年前的吴|子对比。也产生一种荒谬的感觉。

    “我第一次和吴小子真正面对面。应该是他在罗格营的完成第二次历练。回来以后的时间吧。我也记不大清了。经过两次历练以后。他给我的感觉稍微好了一点。但是也不过是刚刚达到普平民那种程度。但是令我惊讶的是。先撇下他单独历练。还能活下来不说。以他那种薄弱的意志。竟然没有受到一点杀戮气息的影响。”

    说到这里。卡夏顿了一顿。等待卡洛斯消化完自己的话。

    众所周知。联盟在选冒险者的时候。在资质以前。还有一个先提条件。那就是考验精神志力。意志力不强的人。极容易在杀戮中迷失自己。最后变魔一般的存在。

    这是一段黑历史。联盟在刚刚成立不久的时候……就是因为缺乏经验。过于着急扩展自身力量。而忽视了这方面。结果虽然当时冒险者的数量。一度是现在的上百倍。但是随着那些心性不坚的冒险者逐渐堕落。一场浩大的劫难发在联盟内部。几乎让新兴的联盟根基溃于一旦。

    所以自那以后。宁毋滥便成了联盟的第一条准则。资质再好。只要意志力不坚。或者心不正者。一概不予接纳。

    “后来。我才偶然从臭丫头那里的知。吴小子究竟是用了什么神奇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本来还想知道以后推广处去。没想到却……”

    说到这里。卡夏摇了摇头。对卡洛斯说道:“你知道我最佩服吴小子的。是什么的方吗?”

    卡洛斯很自然是摇起了头。

    “不是他变身血熊的力量。也不是他变异的召唤技能。更不是可以施展其他职业技能的能力。而是——自我催眠的功夫。”

    自眠?

    意外。又或者说是滑稽的答案。让卡洛斯微微的睁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