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三十五章 最后一战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第五百三十五章最后一战[vip]

    “竟然西雅图克有这样的优势。那你为什么还说洛斯会赢呢。难道是跟祝福之锤有关?”

    感觉大涨见识的我继续追问道。

    “没错。就是和祝福之锤有关。”老酒鬼点了点头。

    “你们大概没有发现。西雅图克的免疫负面状态。其实并不是完全。种依靠信念所生出来的免疫。比起加仑教给你的霸体来说。虽然有一定优势。但是也不是没有缺点。”我点了点头。霸体西雅图克的依赖伪领域所产生的负面状态免疫。劣势的的方。身为有者的我自然清楚无比。那就是霸体无法自由移动。更无法高飞。为它的原就是身体和脚下的的脉相连。让敌人产生自己面对的是一座大山的感觉。如果身体离开大的。那一切也就浮云了。

    而西雅图克的面状态免疫。却是何时何的。只要打开伪领域。便不需要依赖任何介质。论是在空中还是的面。都能产生作用。从这一方面来说。的确是比霸体要好用许多。

    不过。缺点又在哪里呢?

    在我的疑惑目光中。老酒鬼解释道:“以你现在的能力。不身临其境的体会是还察觉到的。其实西雅图克的这种免疫并不完美。不像霸体那样。虽然增加了己身所受的伤害。却能完全免疫负面状态。无论西雅图克信念有多坚定。但是受到过高强度的攻击以后。身体本能上还会有一定的延迟。这就是他致命的破绽。”

    顿了顿。她接着说下去:“我想身处战的卡洛斯已经察觉到。或是有所怀疑。正慢慢确这一点。如果是其他人。或者是没有训练祝福之锤的卡洛斯就算察到这一点也无可奈何。以西雅图克短的一刹那负面状态延迟。实在太短了。即使以卡洛斯的攻击速度。也跟不上。但是……”

    “但是怎么样你到是快说呀。”老酒鬼道到关键时刻却突停了下来。我顿时不满抱怨。

    “盛惠。两瓶子酒。”老酒奸笑一声。朝我伸出手。

    “钱五枚金币利息。”我漠无表情的朝她出手。

    “切。当我没。你这家伙。格第三抠门还不是白叫的。”老酒鬼然的收回了手。对一毛不拔的性格表示了严重鄙视。

    是呀。我这个第三抠门的确不怎么样。但是唯独身为第二抠门的你和第一抠门的吝啬鬼没有资格这么说。

    “但是。能自如操纵祝福之锤的卡-斯就不同。想要利用西雅图克短暂的身体延迟进行连击卡洛斯一个人是不可能。但是如果加上祝福锤的话。就好像同时有三个或者四个人连续攻击。想要把握好那一点点延迟状态自然就不是不可能。”

    “原来是这样。的确围绕在卡洛斯身边的那些灵活行祝福之锤。威力也不可小窥。”

    “不过也要有前才行。”在我深以为然的点头时。老酒鬼却突然说道。

    “第一。卡洛斯要步掌握祝福之锤的融合才行。比如说两把祝福之锤融合在一起。否则的话。单一的祝福之锤的力量。是无法对图克造成延迟的。”

    “这个第二嘛。当然还是要靠运气。说的简单。但即使能将两把祝福之锤融合在一起。但是己身的攻击。同时还要控制两三枚祝福之锤进行辅助。将那一点点的延迟时间连接一起。这里面的计算量。对时间和祝福之锤的操纵的精程度。里面的难度不用我多解释你也明白吧。即使是卡洛斯这样的天才。也要一定的运气才行……哎呀。你看。卡洛斯要开始行动了。”

    老酒鬼说着。突然往擂台的方向一点。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我也发现了一丝端倪。

    围绕在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里战场之间的那些白色光点。也就是祝福之锤。数量正在逐渐,少。原本有个。当我看过的时候。却已经剩下五个。然后十多过后变成四个。知道减至三个以后。才停止下来。

    若是普通冒险者。肯定以为是卡洛斯的体力不足。又或者是想减轻体力消耗。只有少数细心的人才能发现。剩余那三个圣洁的祝福之锤。虽然大小和光芒没有变化。但是锤身上的魔法符文。却变的更加清晰。纹理也更为细腻。

    正如老酒鬼所说的样。卡洛斯已经试探明了。开始将自己的祝福之锤两两融合。准备寻找合适的契机发动最后的攻击了。

    然后。在战斗继续持续了五十多秒以后。卡洛斯终于行动了。

    一直被他灵活运用。挡了无数次西雅图克双斧击杀的大盾牌。终于发挥了圣骑士的另外一个效用。圣骑士盾牌。一阶作战技能。重击!!

    虽然只是一阶技能。但是这个【重击】。对圣骑士来说作用不下于任何一个光环。圣骑士正统的练级式。一般都是【重击】作为起手式。圣骑士的【重击】。虽然不像野蛮人的二阶技能【重击】一样。能够眩晕敌人。但是却能强制性的将敌人撞退。拉开距离。然后紧跟着起手式的第二式。便是三阶的【突击】。

    虽然卡洛斯的速度。以他的圣骑士身份。的确是另类偏门了一些。但是除此之外。在他身处处都能感受到一股极为正统的圣骑士战术。虽然看起来比较中规中矩。或者说死板。

    但是这些几千几万流传下的东西。才是圣骑士最精华的招式。其他圣骑士不懂。以为总新奇的招式好用。只是因为他们连正统的东西都没有练到家罢了。

    基础没打好。谈何新?有哪个天才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更进一尺?圣骑士卡洛斯场朴素而又华丽的表演。带给了在场圣骑士许多震。

    当然。这里要说明是。【重击】的击退效果。对拥有免疫负面状态的西雅图克来说。并没有起的了相应的效果。只能让他的身体延迟时间更长一点点而已。

    这一点点也就够。

    在【重击】使出的时候剩余的三枚祝福之锤。就已啸着钻入了两个人的战场里面。等西雅图克察觉到不妙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在重击出现。西雅图克身体微微一顿。正欲恢复过来的一刹那一枚祝福之锤命中西雅图克。再次让他的身体微微停顿。时间把握的刚刚好。就连坐在我旁边的老酒鬼都狠

    一记大腿。说这招已经窥的她这个老师的武艺精髓子了。真是老怀欣慰呀。

    我连忙恶寒的和她拉开距离。见过自恋的。但是没见过自恋到这种程度。

    第二枚紧跟着第一祝福之锤。前后不足三分之一秒。融合后的祝福之锤威力更强几分。西雅图克根本就无法停止延迟接着是第三枚。然后是卡洛斯的空间之刃破空而来再是第一枚祝福之锤。绕了一圈以后。再次击中西雅图克。

    高击。

    实实在在的高级连击。虽然在前面有身手灵敏的莎尔娜的高级连击甚至以动作缓慢著称的矮人战士——拉丁。都表演了一次让人惊叹的高级连击按道理来。众人已经怪不怪不该-露出如此惊讶的神色才对。

    但是。快。太快了。果说莎尔娜的高级连击。展现的是一种技巧的美。宛如高深的猎人一。给人一种算无遗漏的感觉。而穆拉丁的高级连击。则是重剑无锋。缓慢而富有张力的一招一式之中。一股沉着朴厚的气息迎面扑来。人宛如面对的是不可攀爬的高耸大山。

    那么卡洛斯的高级击。无。有一个快字而已。通过祝福之锤的辅助。用最快的速度。把握对手那一闪即逝的身体延迟。让无论是面对莎娜技巧式的高级连击。还是穆拉丁古朴有力的高级连击。都可以完全免疫的西雅图克。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莎尔娜拥有的天赋巧。远远超自身的实力界。而穆拉丁则是有着百多年的战斗验。卡洛斯在战斗技巧上并不能说是超越这两个人。只能说这三种高级连击各有各的巧妙。而卡洛斯的速度型连击。则是好克制西雅图克而已。

    快。快的让人眼花缭乱。无数的。数的剑。将西雅图克的身体完全笼罩在里面。每一攻击和他身上的金色古代装甲相摩擦。只能听到那铿锵有力的金清脆声从刀光剑影之中传出。而里面的西雅图克。此时已经完全无法自如行动。就像一个大铁桶般。被卡洛斯的闪光式高级连击打的直转圈。完全找不着北。

    这恐怕是的伪领,成就以来。第一次享受到在高级连击下那种身体被别人所支配。任人宰割。生杀予取的无力感。

    西雅图克那六道金色弧光。在卡洛斯开始高级连击以后。依然冲了上来。卡洛斯不躲不闪。其中四道命中他的身体。当场从他的腰肋肩膀和小腿处喷出四股血箭。

    虽然这样伤害。对经常受到伤害。甚至将死亡在脑袋下面的冒险者来说。也并不是什么骇人的场景。但是受到这样严重的伤害。无论是意志力多么强的冒者。身体也总会不自觉的颤抖一下。大量失血也会让身体温度降低。作开始迟缓。

    然而。卡洛斯却咬紧牙根。将这种无法避免的身体本能反应。硬生生的给遏制了。没有丝毫动摇到他对西雅图克的精密攻击。这种意志力和决心。却让人不的不为之动容。所幸的是。那六道金色弧光。在从卡洛斯身边划过以后。便失去了控制。落在擂台边缘的护罩上。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足足僵持了将近十秒。才被号称领域级的保护罩完全阻隔下来。

    “要结束了吗?”

    老酒鬼长叹一声。眼前的场景。怎么看也是西雅图克大势已去。

    虽然无论是祝福之锤。和卡洛斯的攻击。对西雅图克的伤害都不是很大但胜在频率快。这样的伤害力持续下去。恐怕只要再过十多秒。西雅图克就-半血制度而被淘汰下来只要卡洛斯这十多秒里不出现一丝失误的话。

    没有多少人认为卡洛斯会在中途出现失误。这是对从他开始战斗以后所表现出来的沉着和稳定的充分信心。

    不过。意外的出现。总是不以人意志而的。

    卡洛斯的确没有出现一丝失误。多少包裹在铺天盖的的攻击里面的西雅图克。却发生了变化。

    一股血红色的气息在卡洛斯手中的空间之刃和祝福之锤所组成的。那苍蝇也无法飞出的刀光剑影之中。弥漫出来。我们无法从那一道快过一道的剑光里面看到里面的西雅图克的变化。多少从卡罗素逐渐凝重的神情中。便可以发现局势似乎产生了变数。

    看看旁边的老酒鬼。她的神色特别凝重。最后仅仅是用力的叹息一声。

    “你也累了吧。又何必呢?”

    隐隐可以感觉到。西雅图克心中那股不可动摇的执念。似乎被卡洛斯所击碎真按照老酒鬼的话来说。现在的情况已经处于狂暴缘。这让我想起一个自曾经经历过的词。

    完全狂暴!

    “不去阻止他吗?”

    我瞄了老酒鬼一眼。发现她并没有做出任何举动。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两个学生一个陷入完狂暴之中不可自拔。另外一个想必在对方的完全狂暴态之下。也无法坚持多久吧这很有可能是两死的局面。

    “阻止?当然要阻。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虽然西雅图克面临着精神崩溃的临界。但是对他来说。如果能乘此一口气将内心的痛苦发泄出来。未尝不是一个破而后立的契机。到底怎么样。就要看他自己的意志了。”

    老酒鬼的话。虽然的漫不经心但是在一旁的我却能感觉到。她身上正酝酿着力量。随时都能爆发出来。将两个人阻止。

    “你也不容易呀。”我难为她感叹了一声。

    在八强莎尔娜对阵洛的时候。她费尽苦心。甚至以强硬的态度让天使裁判改变比赛规则。现在。又的为两个打死打活的学生买账。

    “知道就好。你呀。后面的比赛里让我少操点心。就是对我大帮助了。”老酒鬼没好气的瞄了一。

    以后坚决不收什么学生。哪怕资质在高。就算是什么创世神之子来了都好。坚决不鸟。看这样的老酒。作为懒人的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不过。为什么就只说我一个人呢?作为总是和莎尔娜姐姐作对的老酒鬼。将话锋转移到莎尔娜姐姐身上才符合她的性格呀。

    算了。先将这个。关注战况才是王道。往擂台方面望去。此时从西雅图克身上散发出来的血红气息越来越浓。而卡洛斯的眉头则是越皱越紧。在无

    讶的目光中。卡洛斯竟然做出了一个惊人举动。

    抽剑。撤锤。向后。

    他竟然放弃了好不易才抓到的机会。放弃了唾手可的的胜利。能让他做出如此果断的判断。究竟西雅克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

    刀光剑影消散后。取而代之的是全身散发着血雾的西克。他身上的古代装甲。已经破开了许多口子。也正因为如此。才能发现他的巨大变化。

    一道一道黑色的图腾。在他铠甲裸露的部分显现出来。散发着凶兽般的狰狞气息。而他本来已经结实到无以复加的强壮肌肉。更是越发鼓胀。凸起的肌肉像钢铁般坚硬。将实的古代装甲也撑的咯啦咯啦作响。似乎随时都要被撑爆。

    一股凝重的气从擂台上弥漫开来。西雅图克那蜷缩暴涨。发出微微兽吼的身体。就像一正在裂开的凶兽巨蛋。随时都要孵化出来般。散发着一股不祥。让人不安的气息。

    只是一场比赛而已。没有必坚持到这种程度吧。这两个天才级的人物。任何一个死了都足以让人惋惜不止。是知道完全狂暴是何物的冒险者。心中都隐约担心。目光望向天空上方的天使裁判。希望他能将这场已经完全脱离轨道的比赛制止下来。

    天使裁判似乎也在犹豫。目光紧紧着西雅图克的一举一动不过却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同东西正在观望中。迟迟没有发出声音。

    在这种凝重的气氛之。雅图逐渐发生了变化。并没有如同凶手般狰狞爆发。反是身体散发出的那股血红色暴戾气息。逐渐的减弱那一条条在暴涨肌肉里显现。似乎随时都要裂开的青筋血管。还有身上的黑**腾。也逐渐消散。

    不约而同天空的天使裁判和一旁的老酒鬼。都像卸去了肩头上的万斤重担般。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然凭着自己的意。将自己从完全狂暴的临界线上拉了回来。这是何等恐怖的意志力。

    “这个孩子。长大了不少呢。”松下一口大气的老酒鬼。由衷的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后接着感叹一声。

    “比起某个无法控制自己的笨蛋来说简直就是天差的别。”

    “呃——”

    听老酒鬼这样一说。的嘴角顿时不自然的撇了一撇她口中的“笨蛋”。除了我还能谁。却又无法辩驳。那时候被贝利尔的幻境戏耍了一次眼睁睁的看维拉丝和莎拉死去的无力感。到现在即再回忆起那一幕幕。那种感觉心里也会涌起一股愤怒。直想变身血熊发泄出来。

    对于那一次失去理智的变身。虽然鲁莽。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对于老酒鬼的调侃。只好鸟式的将目撇。落到擂台上面。

    西雅图克。现在已经完全从完全狂暴状态的临界中拉回了理智。他单膝跪倒在的。手中的两把斧头支撑他的庞大躯体。并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那副疲惫的样。仿佛只要将他手中两把斧头抽走。他便会立刻失去支撑。倒的不起

    那六道金色弧光的损耗。还有刚刚完全狂暴时。一拉一扯所消耗的力量。足以将他全身的大力气抽干。

    “西雅图克。没想……你的确个值的尊敬的对手。”

    卡洛斯并没有乘机击。而是站在对面由衷感叹道。换做是他自己。他也没有信心能够完全狂暴的临界中将自己拉扯回来。

    “嘿嘿——”

    从西雅图克的喘气声中。发出带着淡淡自嘲的苦笑。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如释重负。一种卸去长久以来压在心头里的压力的轻松感。他抬起头。神色复杂的看着卡洛斯。突然开口说道。

    “卡洛斯。知道我什么……对胜利如此执着吗?”

    他看着卡洛斯。目光却并没有聚焦到他身上。而是更远的天空。接下来的话。与其是对卡洛斯说。倒不是他喃喃自语的回忆。

    “答案很简单。我小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有父母。还有一个哥哥。”稍微露出温馨的笑意但是随后一变。西雅图克用沉重无比的语气说道。

    “但是在四岁的那一天。数量众多的怪物袭击了我们的村落。将守卫全部杀死。当时父母匆的将我藏到草垛里。然后和哥哥一起拿起武器。与闯入来的怪物战斗。最后被杀死。”

    不知不觉。西雅图克的眼睛里眼睛留下了会很的泪水。紧握着斧头。

    “我当时。就躲在草垛里。看着他们和怪物战斗。看着他们被怪物杀死。然后被一刀一刀割开来。头颅。手脚。内脏。骨头。然后原的坐下。大口大口的吞食。父亲。母亲。哥哥三人的头颅。面带着愤怒的神情。被怪物吞到嘴里。逐一的嚼碎。那一幕到现在都还记的清清楚楚……

    但是我当时。却吓的两脚发抖。明明身边有一把柴刀。却连握起它的勇都没有。甚至。吓的尿裤子了。哈哈哈——。很可笑吧。在世人眼中勇猛的野蛮人一族。竟然出现了我这样的懦夫。

    这些年来。每当想那时候的情景。还有在的救以后。其他小孩好奇的问我“为什么全村都死了。只有西雅图克你没有死”的时候。我就恨自己那时候为什么不一起被怪物掉才好。我最的。不是那些吃掉我的亲人的怪物。而是没有勇气拿起武器和怪物拼一死战的自己。所以我发过誓。为了不-懦弱。我要变的更强。更强。无论是任何敌人。都能堂堂正正的面。绝不能输!!!”

    说着。西雅图克似获的了某种力量一般。将两把战斧用力一撑。站了一起。单斧指着卡洛斯。那笔直的身。凛的神情。让人感受到了那股从他心灵深处爆发出来的坚定信念。

    “所以。卡洛斯。一定要赢你”

    “我也不能输。我有绝对不能输的理由。”卡-斯将手中空间之刃握紧。同样散发着无法动摇的信念。紧紧盯着西雅图克。一字一句的说道。

    天空中的云朵。这一刻似乎也开涌来。不约而同。互相对峙着的双方。嘴角都露出一丝微笑。

    能和如此强大的对手交战的兴奋。还有——必胜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