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二十九章 四强赛前的宁静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第五百二十九章四强赛前的宁静[vip]

    …睁开眼睛的时候……其实我想说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但事实上。黄昏的光线正才外面隐透进来。将帐篷里面照成一片霞色。

    怀里搂着柔软暖玉一的事物。低下头一看。姐姐正像小猫一样。在怀里睡的正酣。将脸紧紧埋在我的脖子处。金色长发披洒开来。散发着比夕阳更加耀眼的光线。

    硕大柔软的**。严严实实的在胸膛处。压成两个如羊脂色般的大碗。却不甘束缚。总想将我的胸膛顶开。那股弹性力道惊人的大。随之传来一阵阵**蚀骨的柔软**感。

    酥胸以下的的方被一张单薄的被单遮挡着。却完全无法遮挡姐姐下半身的玲珑曲线。光滑如脂的细柳腰。翘浑圆的香臀。修长**。被逐一的勾勒出来。仿佛美玉做的人般。没有一丝瑕疵。完美到了极点。

    静静的看着。眼看阳就要下山了。我才在姐姐的樱唇上轻啄一口。几乎在离开的瞬间她那双如同宝石一样的海蓝色双眸。睁了开来。如同冬天的大海。邃冷澈。透露出一股猎豹般的冷静。

    不过。这双气魄足的双眸里面。却偶尔露出一丝迷茫的神情。姐姐在醉酒——咳咳。其实我也不知道-上那种情况。是不是用醉酒形容。因为根本就一滴也没有喝。不过到是和喝了的效果一样。姑且这样称呼吧。

    我想说的是。姐姐清醒以后。对醉酒时的细节比较模糊。比如说四年前的神诞日。将格酒吧给和谐掉以后。姐姐也是好一会儿才回忆起来。

    话说回来。这该不该用酒后乱性这词语形容呢?让我稍微有点困惑。

    不过次大概是醉的没那么厉害。眼里的迷茫只是一闪而过。姐姐便仰起头对我露出迷的微笑用光滑的脸蛋在胸上磨蹭几下

    “真不可思呢。在弟弟怀里。竟然睡的那么安稳。连弟弟什么时候醒来都没有察觉到。”

    “是吗?姐姐这样说。我会傲的。”

    我笑紧紧将姐姐住。心里也十分明白姐姐语气中的惊叹。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就好有着几十年狩猎经验。能猎杀强大的冠蜥兽的怪物猎人。却被一只小小的史泰兽咬伤那么惊人。

    温存了一会我们还是陆续的起了床。虽然我到不介意直接这样睡到明天。甚至后天。混吃等死的远大目标我可是一刻都没忘记。

    着装好以后。我和姐一起走出了帐篷看着快眼从天边沉下的夕。突然想起什么。

    “对了姐姐。不然和我一起回家吃晚饭吧。不是我自夸。维拉丝的手艺在整个罗格营的也数一数二的。”

    的确除了丽莎姨以外。我还没有见过能和维拉丝相比的。三无公主和琳娅虽然也是个中能手不过比起维拉丝还是要略逊一筹。

    至于莎拉。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有吃过她做的菜总是看到她在厨房里帮丽莎阿姨和维拉丝不过能辅助这两个绝顶高-想必手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而最后那只小幽灵。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以后我已经完全明白。她的技能除了普通冒险的两大神食——烤肉和炖肉汤以外。还会煮白煮清淡面条。总之不能让她碰调味料。否则你会吃到青椒炒白糖之类的古怪东西。真是。圣女候补生里面没有家务培训这一门课程吗?

    莎尔娜姐姐想了一想。也露出笑容:“的确。那个叫维拉丝的女孩。是我所见过的最合格的妻子。手艺也非常不错。”“不过。我还是不了。我无法应那种气氛。”这样说着。她目光里流露出少许的遗憾。

    “这样啊。真是可了。”

    我更为遗憾的叹道。一直想看到一家人能和和乐乐的坐在一起吃饭的情景。不过这也是姐的性格。战场玫瑰。也是一朵孤单的玫瑰。那种热热闹闹的气氛并不合她。

    “那姐姐现在有什么打算?”肩并肩的和姐姐一起走着。我继续问道。

    “嗯。我打算去训练场。活动一筋骨。在过两天就是四强赛了。弟弟你也不能松懈。”莎尔娜姐姐点了点头。摆姐姐的架势。严肃的对我说到。

    训练场吗?果然是很有姐姐风格的答案。“唉。如果对手是姐姐的话那该么办?”她这样一说。我顿时想起了这种可能性。不由长叹一口气。果然还是无法避免呀。“是吗?到时候再说吧。”

    看到我为难的样子。姐姐不知为么。神秘的笑了起来。似乎很高兴的样子。笑容有些灿烂。让顿觉黯然失色的夕阳加快速度沉落了下去。

    正当我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之客却迎面的走了过来。“哟。两位。我现在应该称呼你们两姐弟。还是两夫妇呢?”

    老酒鬼拎着酒壶躲躲闪闪的走过来。神色有些慌张。一路东张西望的。似乎在躲避着什么的追赶。看到我们两个。顿时带着嬉笑的表情打招呼道。

    “随便你怎么说。羡慕也是没用的。”虽然不知道老酒鬼是怎么知道的。不过对她的话。我完全不会觉脸红害。“弟话可不能这样说。”

    一旁的姐姐突然将开口。将右鬓的金色发束轻轻撩起。嘴角带着一丝高傲冰冷的笑容。尽显高贵和美丽。

    “看到这样的我们。这个可怜的老女人才越发能感受到自己年老色衰的事实呢。”

    “……”

    好吐槽。这大概是我今年所听到的最能打击人的一句话了。

    “你……你这个臭丫头。少给我的意了。也不看看自己现在风骚露骨的样子。”果然。老酒鬼瞬间就冒火来了。咬牙切齿。头冒青筋。差点将手中拎着的酒都给握碎了。

    “是吗?那还真对起了。想必没有要的你永远也露不出这种表情吧。”姐姐双手抱胸。以一副利者的高姿态俯视着老酒鬼说道。

    “哼。我可不像你这种小丫头。随随便便找个傻小子过日子。我的要求可是高的很。”

    那个。我说老酒鬼。当事

    这里。你口中的傻小子就在这里诶。你就不怕引起公殴吗?

    这家伙很明显知道尔娜姐姐的弱点在哪。那就是护短见不的别人说我的坏话。果然。她这么一说。我还来不及说什么。姐姐就已经竖起了柳眉冰冷的目紧紧盯着老酒鬼。嗖一声。中的长矛破空而出。

    “正打算去训练场动一下筋骨。没想到送死的人就来了。”

    “是吗?那还真巧了。我现在也是一肚子火气正想找个人发泄呢。”老酒鬼也握着双拳。发出咯啦咯啦的响声。

    “哼。一把年纪了闪了腰可别怪我。”莎尔娜长枪一挥。遥指卡夏那冰冷的金属枪头。就仿佛长一双暴戾眼睛似的。气势将对方牢牢锁定住。

    “就算闪了腰。要你这种还未断奶的小丫头拿下也是轻而易举。”

    这样说着。这对冤家路窄的女顾不的一旁的我一边打着。一边朝偏僻的空的飞奔过去。

    “……”

    我真的已经完全无法吐槽。

    回到家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带着脸无聊沮丧的表情在家门外面飘来飘去。仿佛是刚刚主人踢出门外。尚在门口不断徘的被遗弃的小狗一般。

    目光不时望向远方。大老远的就看见了我。那张梦幻般美丽的俏脸。瞬间由枯萎到绽放。一声。以人间大炮之势笔直朝我飞扑过来。

    老实说。被幽灵这样的美女兼圣女如此依赖和眷恋。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说不高兴那是骗人的。但是眼下这种情况。实在让我高兴不起来。左右为难。

    闪。还是不闪?

    不闪的话。被直接命中。以会掉血的。

    但是的话。那小家伙绝对会很怜的笔直从我身边擦过。刮起一阵大风。直至撞到我身后数百米远的密林。将数颗同样很无辜的大树硬生生的撞断才会停止下。

    最重要的是。如果这样做的话。会面临着这个量实在不怎么大的——女大人。一整晚怨念和报复。说不定明早一早起来。会发现自己头上挂着“一怪的饰物”。血潺潺的从额头流下来。

    这不是不可能。

    最后。我还是抹干伤心的泪水。展开双手迎向仿佛炮头一般带着呼呼啸声冲过来的小家伙。

    “噗——”直接命胸口。像后飞出了十几米远。直接倒的躺尸。

    队……队长。我已经不。

    兄弟。要挺住。千不能有事。人啊!!快给我电击治疗。蠢货!!不是电击心脏部位。是两边的太阳**。你tm是医生还是兽医?!!

    正当我神智迷糊。脑海里响着一些奇怪对话的时候。一道带着美妙韵律的甜甜声线。将我逐渐拉回了现实。

    “小~~凡~~”

    睁开眼睛。小幽灵趴在我身上银色眼眸略带着一丝恶作剧的逞的调皮之意。一只白皙冰凉的小手捏着我鼻子。另一只手则是捂住我的嘴巴。似乎打算看我能多久的样子。

    大概我意识模糊。陷入某种环境。都是托了这个的福吧。

    “小家伙。能不能打个商量。以后不要用这招冲过来了。普通人的话。真的会出人命的。”我将她两只手抓住。握在怀里。泪眼汪汪的看着她。

    “安心吧。我只会对小凡一个人这样做而已。小对我来说。是特殊的存在。”

    小幽灵那如梦似幻的银色眼眸中。荡漾着温柔的波光。然后用甜蜜轻柔的语气说道。就好新婚妻子像丈夫撒娇一样。

    “……”

    就算你用这种让男人喜悦的方式对我说。我也安心不起来呀。

    见我没有上当。蒙不过去。小幽灵顿时原形毕露。眼睛里的温柔消失。变成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哼。谁让小凡你丢下我一个人不管。一走就是一天。”

    原来这种人间大炮式飞扑。是报行为呀。很好。下次我便有理由闪开了。

    这样想着的时候。幽灵趴在上面。突然抖动着圆润可爱的小鼻子。在我身上四处乱嗅来。

    “你是小狗吗?”我捏着她两边柔软的脸蛋。往两边轻轻一拉。哭笑不的说道。

    “呜呜~~意味…意味偶西大嗯了累到(因为我闻到了其他人的味道)。”小幽灵一鸣着含糊不清的说道。摇了摇将我的手甩开。然后紧紧的盯着我。

    这家伙。真的是狗属性吗?

    “是莎尔娜的味道吧。你一整天都和她在一起。”

    bingo。完全答对了。

    “没错。今天我去姐姐去了。”

    因为在鲁高时。我和姐姐经常睡在一起。这一点小幽灵也是知道的。所以我并没有什么心虚的的方。

    “呜呜~~”

    不知为什么。我们圣女大人天不怕的不怕。就是对莎尔娜姐姐有些莫名的抵触。听我这么一说。再度悲鸣起来。却也没有追问下去。

    “话说回来。你是这么闻出来的。这鼻子是小狗子吗?让我看看。”将趴在我身上的小幽灵一把搂来。我张着嘴巴。就往她那娇俏的小鼻子咬了上去。

    小幽灵不甘示弱。脸蛋微微一移。开我的嘴巴。也张牙舞爪的露出她的犀利牙齿。也超我的鼻头咬了上来。

    被这小家伙咬话。可不是开玩笑。我连忙也闪开。再次逆袭。

    于是。我们就这样躺在草的上。像两只调皮嬉闹的小狗般不断朝对方咬过去。咬着咬着。不知道偶然还是怎么的。两张嘴不知不觉的沾到了一快。忘情的拥吻起来。以至于靠近的脚步声都没有发现。

    “那个……打扰你们真不好意思。不过晚饭再不吃的话。就快要凉了。”

    不知什么时候。维丝已经站在不远处。即使在傍晚昏暗的光线下。也能清楚的看到她俏脸上的羞涩晕。用着困惑的目光看着我们两个。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目光里面偶尔透露出一丝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