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三章 禁招
    …

    等充斥整个赛场的红光逐渐暗淡下来,冒险者才从那红光中心,宛若第二个太阳升起的地方,看清楚了这一击的效果。

    石山大小的穆拉丁,高高的飞在了天空,在他的小腹处,一个拳头大小的焦黑冒烟的血洞显得格外显眼,并且从血洞处,他身上的石化表层,也像蛛网一般凌龟裂开来,那些触目惊心的裂痕,仿佛轻轻一碰,这层石化表层就要尽数碎掉。

    绝大部分冒险者,其实脑子里海一头雾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只看到场上的德鲁伊,饶到矮人穆拉丁身后,一记焰拳,而穆拉丁也放弃手中的锤子,转身迎上去,也是一记重拳。

    这交错而过的两记拳头,实在是太吻合,以至于这些冒险者并不知道,是谁的拳头先击中对方,又或者是同时击中,来个“同归于尽”,甚至连这阵红光,是从谁的招式里发出都有些迷糊。

    当然,从现在看来,穆拉丁这座人型凶兽,竟然整个被打飞,外层最坚固的防御也被一拳击破,那阵红光应该是德鲁伊发出来的。

    见激烈的对战,势终于明朗起来,联盟这边的冒险者不禁大声欢呼庆祝,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为什么德鲁伊会这种发出剧烈红光的招式,不,即使纵览联盟七大职业,甚至在这几天看到的其他四族的职业,也没有这种强悍的技能吧。

    不过这些冒险者,在这几的比赛中,神经已经被锻炼得粗大无比,无论是卡洛斯的速度,西雅图克的暴力,罗亚的神秘还是哈达玛斯的巨狼变身,德鲁伊的巨型鬼狼召唤,穆拉丁的巨神变身,都已经将他们的神经震得麻木了。

    刚刚的异象然让他们震惊,但是在眨眼功夫内,就淡定了下来,这次比赛带给他们无法理解的东西经太多了,也不差这样,充其量只能在以后列入几大不可思议怪招里面,沦为冒险者闲暇饭后的谈资而已。

    这也算是无知者无谓,当然,识货的人也并不是没有,比如说老酒鬼卡夏,她那可怜的酒壶,就再次被它失神的主人掉在地上,无辜的滚动着的酒液从里面倒了出来而不自知。

    “果是那招……果然是那招没错。怎么会……绝对可能。这小子。是在哪里学会地?这招传说中地禁招……”

    卡夏仿佛看到么可怕地东西神里透露着畏惧。嘴里失神落魄般地这样喃喃着甚至是一**无力坐倒在地。不知想些什么。

    一会儿。她才被她地两个学生地所惊醒。回过头。用没有焦距地目光看着走过来地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被他们唤了好几声惊醒过来般。重新在地上摸索捡起她地酒壶狠往嘴里灌了下去。

    “卡夏师傅。刚刚那小子用地究竟是什么招式?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西雅图克已经是第三次这样问了。卡夏如此失态地样子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这好战狂。自从见识了刚刚那一招以后。就再也坐不住了。西雅图克虽然自负。但是他也知道。就算是自己。虽然想要赢穆拉丁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也绝对无法像场上他地小师弟一样。在一招之下。对防御堡垒般地巨神化穆拉丁造成如此大地伤害。

    在西雅图克疑惑地目光中。好一会儿。卡夏才将酒壶放下。咽下最后一口酒。神色镇定下来。瞄了一眼卡洛斯:“真没想到。就连最镇定地你也坐不住了。”

    “我只是被西雅图克拉硬过来的罢了。”对于师傅的调侃,卡洛斯依然是板着一张脸,不咸不淡的应道。

    “不过,也的确有几分兴趣想知道。”

    “还是像以前一样诚实呢。”

    卡夏笑了笑,神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仿佛下定决心般的再次猛灌了一口酒,擦了擦溢湿的唇角,才缓缓开口,一道仿佛是从人偶口中说出,没有任何感情的话语从她口中到处。

    “那是……相传的禁招——重(念cg击!”

    “重击?”

    很显然,卡夏极具渲染气氛的语气,并没有将粗神经的西雅图克吓住,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他很是诚实的对卡夏的话做出了评价。

    “禁招吗?听起来到是蛮神秘可怕的,不过重击这个名字是不是太俗了点。”

    “哈哈哈哈——”

    卡夏开心的笑了起来,颇有一种臭气相投的得意感:“说的好,不愧是我卡夏的学生,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反应也是和你一样,心里立刻就想‘哇塞,这个名字真是俗透顶了,究竟是哪个没品位的家伙取的’,啊哈哈哈——”

    卡夏笑的很开心,不过随后想起了什么般,收敛了笑意:“不过,如果你被它的名字所欺骗,而轻视的话,那绝对会死的很惨,这个【重击】,绝对无愧于禁招的称号,就像刚刚那小子使出来的二重击,如果换做是卡洛斯和你被正面击中,恐怕这一击就足以让你们出局了。”

    好胜的西雅图克张张嘴,刚想反驳点什么,却又闭上,他不得不承认卡夏的话,比武大赛的判定规则是半血制度,西雅图克也无法保证,自己的半条命能挨过那恐怖一击。

    “卡夏师傅,你刚刚说‘二重击’,难道还有三重击,四重击?”卡洛斯突然开口问道。

    “的确是这样没错,还是你小子细心。”

    卡夏赞许的点点头,对于卡洛斯的细心很是满意,在她教出来的四个人当中,除了莎尔娜以外,大概就属卡洛斯天赋最高了,至于剩下两个,都被他贴上“笨蛋”,“傻小子”的标签。

    “这正是重击的恐怖之处,二重击仅仅是最简单的已经有这样的威力。”卡夏叹一口气,接着说道。

    “所谓的重击,这个……怎么解释呢?我先给你们说说技能滞留时间吧。”这样说着,卡夏示范的挥出一拳。

    “你们也相当清楚,当施展技能攻击对手的时候,手中加持了技能的武器触对手一刹那,对对手造成技能伤害而技能的效果也随之消失,进入冷却时间。”

    卡夏看了二人一眼,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同时点了点头,这点原理,就算是使用过几次技能的菜鸟冒险者也知

    何况是他们两个。

    “但是,经过前人的不懈研究和探索,有一天才偶然发现,原来,技能伤害发挥的时间技能效果消失的时间,并不是同步的,在技能伤害发挥出来以后,在极短的瞬间后能效果才消失。”

    卡夏冷不防的说出了让她两个学生惊讶不已的话,看着二人两人惊愕的表情一笑,显然是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

    “当然,这种瞬间不同步的时间,仅仅是不到零一秒的时间,就算是强如我们这些冒险者,也只是在一次非常偶然的情况下现一丝端倪,然后通过不断的研究证实了这一存在,被称之为技能滞留时间。”

    花了一小会的时间消化这个惊人事实雅图克才开口问道:“卡夏师傅,这个技能滞留时间和重击究竟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然我提它干嘛?”

    卡夏没好气的将酒壶往雅图克头上一甩,西雅图克也不敢躲,乖乖被砸了一记,反正对他来说也是不疼不痒。

    “所谓的重击,是利用这短短技能滞留时间,在攻击伤害发挥以后,利用瞬间滞留的技能效果,再次对对手造成伤害,这也是为什么叫重击的道理。”

    “就……就那么不到零的时间?”西雅图克瞪大眼睛,用食指和拇指,在眼前丈量出一点点距离,不可思议的说道。

    然看了一眼擂台:那小子是怪物吗?”

    “不错,就是因为度大,所以技能滞留时间内,聚集一身的精气神,进入一种莫名的境界,做出第二击,这道门槛,最是难跨,因此这第二重击,又被称为神之一击。”卡夏点头赞同道。

    “卡夏师傅,就算是能在技能滞留间里面,做出第二击,那么第一击加第二击的技能伤害,也不过是翻倍而已,不可能像刚才那样夸张,难道里另有玄机?”

    卡洛斯又开口了,虽然话不多,但是他却每次都能抓住重点。

    “不错,听到这样的解释以后,很多人都会理所当然的想到,加上第二击,总体伤害也不过是第一击加第二击,也就是翻倍伤害而已,这个禁招名不符实。”

    卡夏晃了晃已经空空如也的酒壶,再摸摸一个子也没有的兜里,露出愁容,本来这里是要装着足够让她喝许多年酒的宝石的,阿卡拉那家伙……

    “是呀是呀。”西雅图克点头附和。

    “那我问你,我这壶酒,喝完用了两天时间,那就可以断定我喝完三壶酒,要用六天时间吗?你这小子重新给我回低级训练营去,将算术好好再学一遍!!”

    卡夏再次怒瞪眼睛,在西雅图克脑袋上狠狠敲上一壶,总算是将宝石被没收的怨念,发泄了一点点。

    “大概是和技能压缩有关吧,具体的原理我也不知道,你们有兴趣的话,在外四处闲逛的时候可以去那些遗迹,寻找一些古籍,自己找一找看有没有相关的资料,总之,我知道的是,伤害绝对不是翻倍计算,而是……”

    卡夏将两只手,张大五个指头,全部伸到两人面前,结果因为这个动作,无辜的酒壶第三次掉落在地上。

    “十……十倍?”这次,就算是卡洛斯,瞳孔也猛地放大起来。

    “虽然以刚刚那臭小子施展的威力看来,并没有传说中的十倍那么夸张,但是好几倍那是肯定的。”卡夏点点头,然后神色凝重的看着二人。

    “而且这仅仅是二重击,所以你们知道为什么重击被列为禁招了吗?我记得以前听过,那些研究重击的人,计算过这么一笔数字。”

    顿了顿夏用自己也要微微颤抖的声调,对她的两个弟子说道:“理论上,如果重击叠加到接近一百,也就是百重击,如果是配合上几个职业的单体强招,比如说圣骑士的【复仇】,德鲁伊的【焰拳】等等么……”

    她舔了添发干的嘴唇,用有些变调的声音继续道。

    “那么总体伤害可以达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足以……足以一招秒杀魔神!!”

    “……”

    很显然,这个让卡夏也为之恐惧的事实,将她的两个学生给彻底惊呆了。

    “哈哈哈,吓的连话都说不出了吧,安心吧,这只是理论上而已,刚刚那小子第一次施展二重击之后们没有发现什么吗?”

    看着她的两个学生惊呆的表情,卡夏极其无良的哈哈大笑起来,显然是又将他们调戏了一把。

    “那小子,好像把手藏到了后面。”这次到是一直聚精会神的关注着战斗的西雅图克先说了出来。

    “不错初我也大确定,但是现在已经能肯定小子的手,肯定是已经失去知觉了。”卡夏冷哼一声。

    “这也是重击被称为禁招的最大原因,如果仅仅是威力大的话,联盟当然乐得让每个冒险者都学,而不会将其封禁起来,你们以为威力怎么强大的招式需要任何代价吗?”

    “看吧,那小子的体制实已经接近了六十级职业,但就算如此施展一次二重击,手臂也失去了知觉么三重击,四重击呢?想要施展百重击,恐怕必须要有上帝那样的体质才行。”卡夏懒洋洋的说道。

    “你们以为冒险者只要不死,就是无敌的,什么伤势都能恢复的吗?错,完全狂暴,你们也听说过吧,凡是完全狂暴过后的冒险者,不死也要残废,连平民都不如,别以为冒险者的恢复体制是万能的。”

    说到这里时,卡夏不禁想起,擂台上那个小子,当时陷入完全狂暴状态,不自量力的以十多级的实力强行变身血熊,要不是自己和老酒鬼及时制止,恐怕也要废了。

    “冒险者呀,最经受不住的,就是力量的诱惑,学会了二重击,就想学三重击,四重击,结果最后将自己的身体给废了,在这招被列为禁招以前,学会重击招式的冒险者,没有一个能善终的,所以它才会被列为禁招,这小子,也不知是从哪里学来的,我现在反而是担心他的将来呀。”

    说到最后时,卡夏重重的叹一口气,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她两个学生说道。

    “我知道你们一定会经受不住诱惑,问我

    找那个小子学习重击的技巧,但是我实现提醒你们,能的,每个冒险者的技能招式,都有两种特殊的存在,一种是式感,一种是技能频率,就像指纹一样,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无法找到自己的式感和技能频率,知道技巧也是白搭,那臭小子,根本不可能那么快找到自己的式感和技能频率,一定是有精通这方面的高手对他进行研究,给他找出捷径,对了,我知道是谁了!!”

    卡夏突然一拍大腿,惊叫道,然后急急忙忙向擂台那边冲了过去。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看着卡夏的背影,然后面面相窥。

    “怎么办?”西雅图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式感和技能频率吗?”卡洛斯摇了摇头,他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两个词。

    “卡夏师傅看来愿意教我们了,等比赛结束后,去问问小师弟吧,然后自己摸索,我一定要学会这招!!”西雅图克露出坚定的神色。

    卡洛斯不可置否的点点,沉默不语。

    他现在心里,重视的接下来的比赛,细心琢磨了一下,回忆对方施展二重击的经过,他得出了判断,虽然对方掌握了重击这样可怕的招式,但目前看来并不熟练,有失败的几率,更重要的是,必须一定的施展时间。

    卡洛斯可不比穆拉丁,的速度,足以在对方短短的施展时间里,将对方虐上一百遍呀一百遍。

    暂……尚不足为惧必为了这招而改变战术,他脑海里最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另外一边,在卡和她两个学生说话的时候,擂台上也起了很大变化。

    在我有意识的向上勾起的一击二重焰拳下,像一座小山般的他,竟然连人带锤,足足有十几吨的重量整个飞上将近百米的高空。

    说实话,虽然知道威力很大,但是第一次将二重焰拳用于对手身上,看到这种效果,我还是惊了个呆,差点将正事都给忘了。

    当然,只是差点而已。

    穆拉丁高高飞起的时候,在我的指示下,小雪口中再次凝聚光烈怒破击,融合其他四只鬼狼的力量以后的光烈怒破击施展时间大大缩短了,威力却又提高了不少,已经是咱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必备招式了。

    穆拉丁这个巨型石人空中可不能像我一样灵敏,或者有小雪救驾即使他的意识,已经从二重焰拳的冲击中清醒过来,也只能干瞪眼的看着光烈怒破击划空咆哮而来,瞬间将自己吞没。

    “轰隆隆——”

    换做是普通冒险者,即使是卡洛斯他们,我还真不敢二重击加光烈怒破击招呼可是会出人命的,但是穆拉丁就不同了。

    如果这届比武大会单项排行第一,卡洛斯的速度肯定独占鳌首么在防御这一块,则是非穆拉丁莫属而论血厚,恐怕我的血熊形态,也只是略微胜他一筹而已。

    这家伙巨神变身后给人的气势,简直就和看到矮人一族的精神象征——移动堡垒矮人王城时差不多,都是给人一种不可击破的感觉。

    光烈怒迫击的剧烈爆炸过后,我心想这老小子就算皮再厚,血再高,也该减半了吧,因此到是不慌不忙起来,等待着天使裁判的胜利宣告。

    不料,天使裁判的声音迟迟没有等到,到是一道巨大黑影,从爆炸的尘埃中缓缓步出。

    全身的石肤龟裂,看起来十分可怕的穆拉丁,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走了出来。

    一击强烈的二重焰拳,再加上正面挨上光烈怒破击,这家伙的血量,竟然还堪堪过半,没有当场输掉,这一刻,所有人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这家伙,还是人吗?”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缓缓走过来的穆拉丁。

    “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吧。”

    穆拉丁断断续续的说道,响亮的咳嗽几声,龟裂的石肤里潺潺流出鲜血,将他全身灰色染成血红色,从他那双灰色的瞳孔里,透露出掩饰不住的疲惫。

    很显然,虽然没有输掉,还剩下过半的生命,但他现在的状态已经很不妙了。

    “算了,竟然这样,我就好人做到底,快点将你送下去吧。”

    察觉到穆拉丁离半血也不远了,我心里稍稍一安,摆出攻击架势,不单是穆拉丁,自己的身体也不大妙呀,连续施展了两次二重击的右手,到现在还没有回复过来,体力也差不多到极限了。

    “等等——”穆拉丁喘着气,突然说道。

    这家伙,该不想拖延时间回复体力吧。

    “这次比赛,我原本以为,凭着自己的巨神变身,可以轻松拿下比赛,不过,看到你,还有那个圣骑士卡洛斯,野蛮人西雅图克,巫师罗亚,还有女亚马逊莎尔娜,我才知道……”

    穆拉丁神情显得有些没落,仰头长长一叹。

    “自己,真的已经老了,不该来参加这样的比赛,这个世界,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他这样说着,然后灰色的胡子微微一扯,露出一个虽然僵硬,却是透露出真诚的微笑。

    喂喂,虽然我不想吐槽你,但这里不是七x珠,比赛不是天下第一比武大会,我不是孙悟空,你更不是龟仙人呀混蛋!!

    “所以,我认输了,将接下来的比赛留给你们把,我这把老骨头,承受不起了。”说着,穆拉丁向天空的裁判招手致意。

    其实,他现在的状况虽然不妙,但我也好不了哪去,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使出压箱底的绝活——在巨神变身状态下,那招威力无匹的【雷霆之锤】。

    如果,穆拉丁使出那招的话,以当日和埃纳瑞斯对决时看的景象,雷霆之锤所激发的攻击,根本就是地图炮式的,在擂台里根本就无法躲闪,只成硬撑过去,恐怕我也只有变身血熊,暴露出最后的底牌,才能熬过来。

    总之,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穆拉丁这厮,如果一开始就认真一战的话,实力恐怕还并不比我们几个伪领域级的高手弱上多少。

    我现在的心情,很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