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 小雪VS哈达玛斯
    …

    “你就打算让它们出手吗?”

    哈达玛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竟惊讶也恼火,感觉自己好像被对方耍了。

    “难道,你认为小雪它们的实力,不足以作为你的对手吗?”我轻轻向后一跃,站在高处望风,准备进入看戏模式。

    “嗷嗷——”

    听了我的话,小雪一个冲前,向哈达玛斯发出了挑衅的长啸,从它身上爆发出来的滚滚气浪,甚至将对面刮来的宛如实质的炙热狼人斗气,像被大风吹拂的野草般,节节败退的往后偏。

    说起来,这些时委屈小雪了,身为精英三级,并且和狂狼融合,已经有着接近魔神级实力的小雪,却得和营地那些十多级的小怪物打交道。

    五级变异的小二它们也,实力加起来也能干过半个魔神级怪物了,在营地这种小地方混上一年多,那种感觉,就好像某些种马小说里的王霸主角,明明已经达到创世神的实力却偏偏还喜欢去所谓的魔法校园装b扮弱者,他不痛苦,看的人都替他觉得难受了。

    现在,好不易出现一个像样的对手,小雪它们自然是兴奋的牙齿都开始发痒了,不过看现在的样子,光小雪一人就已经能和哈达玛斯势均力敌,甚至将他压制了。

    所以小二它们现在的心,是比较郁闷的,这年头,人有人规,狼也有狼规,谁让小雪是老大呢?虽说老大吃肉,小弟喝汤是没错,但是老大只能喝汤的时候,小弟也只有继续挨饿的份了。

    “原来上次你还隐瞒着实力。果然是小瞧我吗?混蛋!!”

    哈达玛斯现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该用什么语气了。心酸?还是愤怒?自己原以为上次比武招亲是势均力敌地战斗。只是对方隐藏了实力而已。自己这几个月来不断地苦练对方看来。或许也只是徒劳愚昧地挣扎吧。

    “不不不。哈达玛斯老兄。你这想可就错了。我从来没有看低你地意思。上次地战斗。真地很精彩。我也用尽了全力。并且依靠着一些运气才将你打败……”

    我看着哈达玛斯他愤怒而惑地目光中解释道。

    “不知这样说你能不能明白。虽然当时我地确没有展露出全部地实力。但是在我看来。比如说现在地小雪它们。还有我地另外一些力量。都只是借用了外力所以那一场战斗对我来说。是我自身经验和技巧地巅峰发挥。真地是战得痛快淋漓。丝毫没有小看你地意思。”

    “那为什么现在又将它们召唤出来与我对战呢?”

    哈达玛斯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虽然感觉到了对方的诚意,的确没有小看过自己的意思是心中的那股郁闷却丝毫无减,且现在不知该向谁发泄才好。

    “那是因为,对手目标不同了吧。”我挠挠脑袋,然后回答道。

    “我说过,哈达玛斯老兄现在的实力在正常水准的冒险者里面,的确很厉害是你也看过卡洛斯,西雅图克他们的战斗吧说他们的实力,真的能列入正常水平的冒险者范围之内吗?”

    “也就是说也在那‘不正常’的范畴之列,所以我不够资格让你亲自出手?”

    “说不够资格那是太狂傲了一点,只能说我现在的血液正在沸腾,迫不及待的想和那个人战斗,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和其他人战斗的。”

    是的,体内的血熊之血正在咆哮沸腾,欲报上次的一箭之仇,现在哈达玛斯的实力,实在无法和血熊的力量抗衡,所以才没有了战斗的念头。

    “我这样说你能理解吗?还有,不要小看小雪,它的实力可是比我的狼人状态还要强。”

    “能理解又怎么样,不能理解又怎么样?”

    哈达玛斯的笑容越发苦涩:“这年头,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以你的实力,就是亲口承认看不起我,我也没话说,不过,你能解释,说明还将我看成是对手,我是不是还得稍微感激一下呢?”

    顿了顿,不待我插话,他继续说道:“废话少说,开始战斗吧,大家似乎也等不及了,就让我看看,你的召唤兽实力,究竟是不是如口中所说吧!!”

    我侧耳一听,果然场外的冒险者,因为我和哈达玛斯在比赛开始后,继续罗嗦了好几分钟没有动静,已经开始不耐烦起来,就差扔瓶子了,真是的,亏你们还是联盟冒险者,好歹也给些面子吧,等多几分钟会死吗?

    “小雪!!”

    我大手一招,对面哈达玛斯身上的浪人斗气也突地暴涨,在观众沸腾的呐喊声中,一狼一人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噔——”

    一大一小两道模糊不清的黑影,在狭隘的百来平方米左右的空间不断交织,松软的草地不到片刻就被踏得坑坑洼洼。

    每当这两道影子碰撞在一起,或者是一触即分,像两股微风互相碰撞,又或者是骤然爆发出强势力量之间的对撞,碰撞气流将草地泥土都给掀翻了起来。

    一废话就是大半天,这一打起来,又是如此激烈,连试探对手的前戏都免了,一时之间没有适应过来的冒险者,几乎忘记了呼吸。

    “咚——”

    在他们通红的双目中,两道身影再次交错而过,发出一声沉闷作响,终于分了开来,齐齐落于地上,一个刹车,在草地上擦出几条又深又长的痕迹。

    这时候,那些等级稍低一点的冒险者,才看清楚了这两道身影,快,太快了,虽说狼本来是以速度著称,但是这种速度也太骇人了吧。

    “这样可不行哦,小雪,一年多没有锻炼,身子已经生锈了吗?”近距离将刚刚的战斗看在眼里摇着头对一旁的小雪叹道。

    “呜呜~~”

    小雪低鸣两声,用猩红的大舌头添了添自己前肢上的三道红色爪痕,然后像小狗甩水般,从头到尾将身子猛烈的震摇一阵了我一眼,仿佛在说,小伤而已,没问题,对咱来说只是小

    以实力来说,小雪完全可以单挑大菠萝的投影了,而现

    达玛斯却还不行,两者之间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不锋中显是小雪吃了个小亏。

    不远处的哈达玛斯,微微喘息着,目光牢牢锁定着小雪,这个对手太强了,强到他已经无暇去想其他事情,顾及其他人的存在只能全神的投入到战斗里面。

    虽然在刚刚的交锋中,他的确是占了一个小便宜,但是哈达玛斯却根本高兴不起来。

    因为,从刚刚的对比中,他已经大致摸清了自己和对方的优劣所在。

    基础属性上,对方的敏捷速度然要比狼人状态下的自己还要胜上一筹,至于力量,攻击,耐力还有防御,自己就更是没法比。

    而自己的优势是比对方拥有更多犀利的职业技能。

    优劣相比,自己明显处于势中最明显的一个因素,就是耐力问题身为狼人,过于注重敏捷而在体力方面脆弱斗力持续力不足,即使是身为特殊职业的哈达玛斯也避免不了。

    而且这只狼,一开始的时候明显还不是很在状态,在战斗中,可以逐渐感觉到它的身手变得灵活起来,攻击角度也更加狡猾诡异,等它完全找回状态以后,自己赢的可能性将更低。

    长期在苦寒的环境中战,让哈达玛斯对战斗的分析,几乎变成了一种本能,将这一切因素综合起来以后,他竟然得出一个自己不敢相信的结论——自己会输。

    输给对方也罢,竟然连对方区区的只召唤物,也打不过,难得自己和那些“不正常”的存在,实力真的相差那么远?想到这里,哈达玛斯心中越发苦涩。

    不过,却并未弃希望,他曾经遇到过许多比现在更加困难,甚至绝望一百倍的困境,大雪山的磨练,同样让他有了比钢铁还要坚硬的毅力。

    为今之计,只有奋力一搏了。

    从哈达玛斯的狼鼻里,缓缓出一口白雾热气,从他身上不断爆发出来的,将地面上的泥土都高高震起的狼人斗气,不强反弱,突然黯淡了下来,全身紧绷的肌肉也逐渐松弛,看起来就像力竭而衰的模样。

    不过,见识过这一幕的我,心中却突然警惕起来,暗暗吩咐小雪,接下来的战斗绝不可以掉以轻心。

    不用我说,哈达玛斯此刻展现出来的变化,也由不得小雪小窥,一声若有若无的低沉嘶吼从哈达玛斯微微咧开的狼人巨嘴里发出,他原本低俯着的狼人形态,腰部再次一弯,双手按在地面上,四足沾地,同时脖子高高仰起,从嘴里发出的低沉嘶吼,逐渐变得嘹亮悠长起来。

    “嗷呜~~~呜呜~~~”

    那种雄壮,而又带着一丝孤寂的狼嚎,让在场的冒险者为之震撼,紧紧的盯着哈达玛斯的一举一动,看着他全身的骨骼体态发生变化,身子再次暴涨,洁白色的毛发逐渐将他原本烙满血**腾的狼人身躯覆盖。

    片刻之间,在所有人屏息静气之中,哈达玛斯已经化身为一头血红色瞳孔,两米多高的雪色白狼。

    “呃——”

    我微微发出一声呻吟,所以说为什么第一次见到哈达玛斯变身的时候,我会如此惊讶,因为……实在太tm的像小雪了,无论是形态还是大小高度,要不是有心灵连接这层关系,还有瞳孔眼色上的不同,这两条狼混在一起,我还真说不定分不出哪只才是小雪。

    看着在场两人五狼,突然变成了一人六狼,而且其中两只狼还是长得如此相像,冒险者们震惊之余,心里也不禁有种荒唐的感觉,说不出哪里好笑,但就是忍不住的咧开了嘴巴。

    “早就听说狼人族的种子选手,是特殊职业者……”

    “他爷爷的,原来真还有特殊职业啊,我一直都以为是别人吹出来的……”

    “是呀是呀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上帝真tmm的太不公平了……”

    赛场外面,此起彼伏的讨论声也一浪高过一浪,特殊职业这个词,想必没有冒险者不知道是知道是一回事,见过又是另外一回事,此时亲眼目睹,都不由得将眼睛擦得亮亮的,带着一丝期待,一丝不服和自负,想看看这个“特殊”,究竟比自己这些普通职业强在什么地方。

    “呼哧……呼哧……”

    变身完了以后,哈达玛斯喘着粗气爪牢牢抓住地面,前身低俯,毛发间不断鼓动的肌肉,让他看起来就如同拉成满月,蓄势待发的箭矢一般,赤红的双眼紧紧锁定着小雪。

    接下来的战斗将是动则雷霆万钧因为和他交过手的我明白,这种特殊职业变身所消耗的体力实在太大了,对于体力脆弱的哈达玛斯来说,实在支持不起太久。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哈达玛斯的身影突然平地消失,原地只留下高高扬起的泥土和一个大坑。

    “法师的瞬移?!!”

    这一刻些五六十级的高级冒险者,也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惊叫起来。

    如果说刚刚哈达玛斯和小雪的交锋,速度虽快,但他们还能勉强分清身影看得有滋有味,那么现在达玛斯则是完完全全在他们的视线之中,没有丝毫预兆可言。

    但是地那高高扬在半空的泥土,还有强大力量所蹬出来的犹如炮弹爆炸般的大坑,却让那些冒险者明白,这并不是什么法师的瞬移,而是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到连自己也无法捕捉。

    在哈达玛斯消失的一瞬间,身形便出现在了小雪的另外一边,漠无表情的背对着小雪,细心的冒险者可以发现,他的爪子上多了一些血迹。

    与此同时,小雪右侧身上突然爆发一连串的血花,脚步也微微向侧边一晃,再也不是刚刚所受到的那种微不足道的轻伤。

    呼……这家伙,速度比半年前又快了几分,现在的我,凭着从老酒鬼那些学来的半吊子心感,恐怕已经再也无法像上次那样捕捉到他了。

    不过现在更不能出手,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了,小雪体内熊熊燃烧起来的怒火和战意。

    哈达玛斯,现在已经完完

    一头狼,无论形态还是气味,对于小雪来说,已经将同类看待,那么,身为王者的它,又怎么能容许另外一头狼在自己面前猖獗?

    “嗷嗷——”

    右侧上的伤口以肉眼能见速度恢复着,与此同时,小雪也发出了愤怒的嚎叫,从它身上爆发出来的澎湃浩大的气势,让在场将近十万冒险者,都能感受到它内心那股愤怒和战意。

    这将是一场精彩至极的对决,感觉到小雪再次暴涨的实力,所有冒险者心中都不约而同的生出这样的念头。

    在哈达玛斯的刺激下,小雪已经完全恢复了它魔神级的巅峰状态,甚至尤有胜之,有压力,才有动力,这句话对狼来说也同样合适,它已经太久没有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了。

    “吼——”

    爆发状态的小,全身的白色毛发梭梭飞舞着,犹如站神,回过头朝哈达玛斯就是一记愤怒的咆哮,啸声中隐隐夹杂着身为狼王的本命技能—震慑的威力,犹如一股狂风平地刮起,就连哈达玛斯也小小被摄了一把。

    然而就是这不到十分之的愣神之间,小雪的身影也有样学样的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哈达玛斯高高的飞了起来,竟然被小雪整个拍飞出去了几十米远的地方,小雪则是站在哈达玛斯原本站着的地方,如同冷血杀手般,优雅的舔着它那带着血迹的利爪,一副绰绰有余的悠闲模样。

    这真是六还得快,让冒险者看得一愣一愣的,尤其是小雪那副有样学样的小家子气复仇心态,更是让他们觉得娇憨可爱,也不免有些同情哈达玛斯,这家伙实力不错,就是太倒霉了,遇到这样的对手。

    被拍飞的哈达玛斯一个身落地足在草地上擦出了两米多的划痕,才停了下来,猩红舌头伸出,在渗出血丝的嘴角上舔过着得意洋洋的小雪,残暴血红的双眸越发阴沉。

    小雪也停止了卖弄风骚,转身面对达玛斯,利齿间发出挑衅式的低沉嘶吼。

    “唰——”

    两道白色的影再次消失在原地,那种速度,即使在五六十级的冒险者看来,也是如同瞬移一般,只能听到像暴雨般的击打声,空中时不时出现两道身影闪而过,突然另外一个方向,又是一声力量碰撞的爆炸,在草地上掀起一个个泥坑。

    双方的战斗诡异莫测,却又扣心弦,即使已经已经无法看见冒险者还是一声不吭的瞪大眼睛看着,时不时发出的咕噜一声吞咽,显得特别刺耳。

    能将两道身影的战斗境况真正把握在眼中的,恐怕也只有那几个天使裁判了,当然,老酒鬼和卡洛斯这些变态里肯定也是明察秋毫,我的感识虽然不如他们,却能透过和小雪之间的联系,同样观察着战斗。

    速度上,即使完全爆发的小雪依然要稳稳逊色哈达玛斯一筹,但是在其他基础属性上却占据了优势,现在的情况是达玛斯的速度形成了绝对性压制,小雪处于劣势之中。

    不过想心里更焦急的应该是哈达玛斯才对,虽然占据了上风,但是它的体力却以自己无法承受的速度在消耗着,如果短时间内无法打败小雪,那他的下场就只有一个。

    身为魔神级实力的小雪,防御和血量可不是说笑,直白点说明,那完全就是boss级的。

    这年头什么都能缺,缺物理攻击,缺法术攻击,缺范围攻击,缺缺铁缺缺智商,但是就只有防御和血量绝对缺不了,百人群殴半个小时那是常事,万人团组磨上三两小时也不算多,不然游戏商怎么骗玩家的点卡?

    虽说这种解说方式夸张了一点,不过也足以证明,如果因为小雪属狼,觉得它肯定是高敏低防少血,那你就输了,狼的确是高敏低防没错,但那也是相对来说,如对比卡洛斯之流而言,对于正常级的冒险者,它的防御和血量依然恐怖。

    所以,哈达玛斯想赢的话,慢慢磨是绝对行不通的,以我的智商考虑,他只有最后一个办法。

    事实证明,哈达玛斯的智商竟然也是和我一个等级的,两道黑影再次一分,出现在众人面前,哈达玛斯嘴里大口喷着热气,血红的眼球,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劳累,里面充满了血丝,似乎随时都要凸出来。

    “吼吼——”

    哈达玛斯高声咆哮,前身突然高高的抬起,一双如同利剑般的狼爪子,正对着小雪,缓缓从天空划过,爪子上突然爆发出一圈圈白色光芒,将他整个前爪都包裹起来,看上去那双前爪,似乎足足涨大了好几倍。

    其实这时候,我是想提示小雪,如果能乘着这短短的蓄力时间冲上去,将哈达玛斯koo,是不是会比较轻松一点,毕竟我是个现实主义者,能打倒对方就行,也不在乎其他冒险者会有什么想法。

    显然,小雪似乎比我有着一颗更加高傲崇尚的内心,面对同类(?)的正面挑衅,它无法接受用不光彩的方式将对方撂倒。

    不过,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虽然小雪选择了光明正大的正面交锋,不过,它选择貌似是在使用……

    呃,没有错,是进阶精英三级以后,学会的新技能——融合,属性是可以吸收另外四只鬼狼的实力,在断时间内爆发出来。

    感觉小雪也蛮阴险的,看来铁定是想要给哈达玛斯一个狠了,我该说有其主必有宠吗?

    短短的蓄力时间一晃而过,哈达玛斯那双前爪,在白光的包裹下,已经暴涨了将近十倍,看起来很是有几分我的血熊变身后,那双血爪的气势。

    而融合了小二它们的力量以后,小雪也创纪录的用最短的时间,将光烈怒破击凝聚起来,在接近150度张开的巨嘴里面,形成一个洁白的能量光球。

    双方的大招还没有施展出来,地面就已经开始慢慢震动悲鸣,巨大的能力风暴充斥着整个赛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