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 对手
    …

    来到比武空间会场,里面已经人山人海,虽然天使创造的空间,无论隔着擂台多远,都可以通过特殊的视觉魔法,将比斗的镜头拉近,位置站得远近其实都是一样的。

    但是明知道这一点,大部分冒险者还是早早的来到会场,争取前面的位置,这充分说明,其实冒险者的心态也是很平民化的,就像原世界数万万喜欢围观的天朝众一样。

    将维拉丝四人,安排在阿卡拉她们所在的“特等席”以后,我和莎尔娜姐姐,还有另外十四名参赛者,齐齐的步入了赛场擂台上,等待众人的围观。

    整个会场,原本十个上万平方米的巨型擂台,已经被天使族那帮家伙,拼凑积木似的拼在一起,形成一个超大型的比武擂台,一眼望去,连边都看不见。

    跺跺脚下的草地,虽然松软,但似乎也经过了特别的魔法加持,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影响我的发挥呢?这到是个问题。

    当我们逐一踏擂台的时候,整个比武空间,响起了有史以来最为激烈的欢呼,数万道炙热的目光齐齐聚焦过来,说实话,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并不大好,和登上领奖台的荣耀感完全不同,到是更像穿着清凉的车模小姐,被那些大腹便便目光淫秽的参展者用眼神狠狠亵玩着的感觉。

    震天的欢呼声中,可以隐隐到莎尔娜姐姐的呼声最高,作为十六名选手里唯一的女性,而且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这样的现象也并不奇怪。

    只是让惊讶的是,往莎尔娜姐姐呼声最高的方向望过去,那些喊得最激烈的,一副将自己的嗓子扯破也在所不惜的狂热莎尔娜粉丝冒险者,竟然都是曾经在擂台上败于莎尔娜姐姐的手上选手。

    难道说,他们潜藏在内心的m属性,经历这次比赛之后终于被激发了?

    凭着德鲁伊可以抵得上女生宿舍**望眼镜地好眼力轻而易举地发现了站在最前面。举着一面旗帜拼命呐喊地家伙。竟然就是在第一轮比赛输给姐姐地圣骑士哈马斯旗帜上面七个鲜红地“莎尔娜女王万岁”打字。显得特别显眼。

    等等下角似乎还有一。写着“女王身边那个穿着没品位斗篷地没品位斗篷男必须死”。后面还加了两个大大地叹号以表决心。

    “……”

    好吧。你这混蛋。最后不给我看到出现在夜深人静地空无一人地没有灯火地只能听到狗吠地深巷里。不然地话。凭着咱max级地闷棍技能……相信阿卡拉也不会怪罪我地。

    将杀人地目光收回来。“享受”足了其他冒险者地目光和欢呼声老酒鬼那家伙才似一副没有睡醒地样子。摇摇晃晃地走了上来。手里捧着一个大箱子。

    “那个……相信大家对这十六名选手地资料。都已经十分清楚了。如果不清楚地话。我也不会比你们更清楚以就不多介绍了……”

    的确是很诚实的发言,不过这种话真的能由主持人说出来吗?

    见声音逐渐安静下来,老酒鬼心中似乎有点小得意,觉得自己冥思苦想了一个晚上才想出来的创意开场白起到了效果,不由咳嗽几声润嗓子,平时一副半死不活的语调,也难得亢奋起来。

    “想必大家都已经等的很着急了有错,接下来就是最激动人心的六位选手的抽签仪式,究竟这十六名强者将会各自和谁战斗哪八位强者能成功晋级,大家手头中的赌票究竟有没有买中?想必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了吧,咳咳,事先声明,我可没有将自己积攒下来的十个金币拿去赌,联盟并不提倡这种不健康行为,小赌怡情,大赌发财,大家明白吗?赌博是不好的……”

    兴致一来,老酒鬼就变得得意忘形起来了,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脸上充斥着一股只有狂热赌徒才有的红光,让台上的阿卡拉那张笑呵呵的笑脸,也逐渐开始散发出杀气。

    “当初真应该让琳娅去才对的。”

    阿卡拉淡淡自言自语道,至于为什么没有选择琳娅,那是因为她现在正在逐步交接爱德华家的继承人身份,还有营地里的一些事务,逐渐由一名高层管理者过渡向私人的普通冒险者兼人妻身份,不再适宜这种抛头露面的公众场合。

    吴那小子,将好女人都给拐走了,阿卡拉叹了一口气,接着对旁边的一名士兵道:“吩咐下去,让营地所有酒吧的老板,这两个月不许再~账给我们可敬的赌鬼卡夏大人,就说她赌博发了大财。”

    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要悲剧,接下来要面对所有酒吧老板疯狂讨债的老酒鬼,口沫横飞的继续喷了好几分,才意犹未尽的擦了擦嘴,若是不知道情况的冒险者,还以为自己进错了门,来到了哪个大型赌王之王宝座争夺赛现场。

    “好了,废话不多说,现在开始抽签吧,你们几个依次过来。”

    其实已经说了很多废话的老酒鬼,倚老卖老的朝我们招了招手,话说回来,她似乎也的确有那么点得意的资本。

    看看场上十六名选手,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是她的学生,莎尔娜姐姐更是她一手带大,我嘛,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的确也从她手头上学来不少,也就是说,在场十六名强者中,就有四名,四分之一的人,是她教出来的,虽然有两个不孝的家伙已经叛出了联盟……

    她这样开了口,众人也就乖乖的上前,伸手到她放在台上的箱子里,穆拉丁这厚脸皮老头最是心急,大概是有一种“第一个抽的,选择的机会最多”的猴子心态,所以矮冬瓜的体型急冲冲的冲了上去,穿过众人,率先将手伸入了箱子里面捣鼓起来。

    不过,这厮手短,箱子大,几乎将整个肩膀都塞了进去,呲牙咧嘴的拉丁才好不容易摸到签,从箱子里抽出一个圆溜溜的石头,上面写着一个八字。

    “八好好呀。”

    穆拉丁眉开眼笑,像宝藏般小心翼翼的将石头塞进怀里的瞟了我们这些后来者一眼,真搞不懂究竟有什么好值得得意的,难道说智商低的人比较乐观?

    其他人可没穆拉丁的好心情,依次一个个从箱子里抽出自

    的编号,对战方式很简单,一号和二号,三号和四号列没有什么诸如复活战之类的复杂程序,从十六强到冠军宝座争夺赛,都是一战定胜负,所以一个大意的话是很容易悲剧的。

    排在我前面的,恰巧是狼人族的种子选手哈达玛斯,他抽出的是一个四在他身后笑了笑:“这个数字可不大吉利呀。”

    哈达玛斯不以为意的回过头:“我不信这一套,实力才是根本。”

    “是吗?看我的。”我将手伸了进去,捣鼓几下,然后摸出一个三号,一旁没有离开的哈达玛斯立刻笑了起来:“你看的运气不是挺好的吗?第一场比赛就能如愿了。”

    “你很快就会发现,第一场和我遇上并不是什么运气。”我自信的朝哈达玛斯咧齿一笑。

    “希望你有配得这句话的实力,我也不枉这些日子来的苦修了。”

    哈达玛斯也是自信一笑出,这个大雪山里走出的淳朴狼孩巴意外的利索得很。

    抽签完以后,我们也依次走出擂台将战场让给一号和二号两名选手,这两个一个是狐人族的种子选手,六十三级的狐人法师,一个是精灵族的精灵弓箭手,实力在“正常”范畴内的冒险者里头,都非常的不错。

    我和哈达玛斯则是肩并肩的回到了殊席上,迎来阿卡拉和假笑王子他们的笑容。

    “没想到你们一场比赛就对上了。”假笑王子克里斯,用假假的温和语气叹道。

    “这是命运。”

    哈达玛斯嘴里冷不防的出一句可以和“燃烧吧我的小宇宙、代表月亮惩罚你喵”之类的,可以一同列入十大经典恶俗台词的语句。

    “虽然是兄弟,不过我还得站在狼人族这边。”白狼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笑道。

    “哼,有什么好争的,反正你们个家伙,也和冠军宝座无缘。”

    一旁的小狐狸凑过脑袋,高傲的说道,一副冠军属于我们狐人族样子,这时候,狐人族的种子选手和精灵弓箭手的比赛已经正式开始。

    “吴,有信心吗?”

    众人讨论了好一阵,我才回到联盟的位置,坐在阿卡拉的旁边。

    “当然没有问题。”我自信的露出笑容。

    “大哥哥,要加油哦。”一脸小妻子状的莎拉,巧笑嫣然的将精致水壶递到我手上。

    “大人,肚子还饿吗?我做了一些点心哦。”小维拉丝温柔的将手中的盒盖打开,露出满满摆列整齐的点心。

    “小凡,来,吃颗钻石补充能量。”小幽灵眼珠子一转,不甘示弱的将一粒钻石硬塞到我嘴边,一副你不吃让你好看的霸道模样。

    “……”

    你想让我因伤退场吗?

    “主人,要看……吗?”

    衣袖被轻轻扯了扯,回过头,是一脸漠然的三无公主,也正用她的方式鼓励着我——将一本“奇怪”的书递了过来。

    不……不用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虽说比赛之前看一些h~>,精神的确会比较亢奋的说。

    大家的鼓励我很高兴,但是可以的话,真的希望家里另外的二分之一份子,思考方式能像正常人靠拢一点……

    很快,擂台上的比赛进入了激烈化,狐人族和精灵族的选手,实力恐怕都不会比哈达玛斯差多少,能进入十六强的,又岂是弱者?擂台上魔法和箭矢飞舞,让冒险者看得眼花缭乱,几乎分不清谁是谁。

    不过比较悲剧的是,虽然狐人法师实力并不比精灵弓箭手弱,但是职业上,弓箭手却小小的克制了法师职业,虽然这种克制并不是绝对的,但是在双方实力相近的情况下,却逐渐凸显出来。

    相持了半个多小时以后,狐人法师一招落败冒险者惋惜不已。

    “可恶可恶,这个笨蛋。”

    唯一一名十六强狐人选手,第一轮就被淘汰出局只骄傲的小狐狸也顾不得天狐的风度了,在几个狐人的拉扯阻拦下断向擂台方向挥拳踢脚,两颗可爱的小虎牙也暴露出来,闪烁着寒光。

    “放心吧。”

    我走上前去,好心安慰的拍了拍小狐狸的香肩,朝她竖直大拇指,洁白的牙齿一闪。

    “我会替你们狐人族,拿下冠军……”

    “咔嚓——”

    话还没说完,伸出去的手便突然被什么锐利坚硬的东西咬住我连忙一抽,大拇指上清晰的印着了一排牙痕,其中两边各有一个特别深的牙印,可不就是小狐狸那两颗贼显眼的小虎牙?

    “还……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坏蛋,我才……我才……哼!!”

    小狐狸朝我张牙舞爪着,嘴里嘀咕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作势欲扑过来继续咬上我几口才甘心。

    “你们狐人族输了,关我什么事?”

    我一边吹着阵阵发疼的大拇指,一边向小狐狸翻着白眼,想找人出气也不用找这么烂的借口嘛。

    悻悻然的回来,我遇上在坐在轮椅的莱娜。

    “莱娜妹妹会祝福我吧?”在小狐狸那便伤透了心的我,蹲下身子握着莱娜苍白冰凉的小手,试图在她身上寻求一些心灵安慰。

    “凡大哥还有哈达玛斯大哥要加油哦,我会为你们祝福的。”莱娜文静的俏脸轻荡漾起一丝笑容,喂喂要的可不是这样万金油的答案。

    “不过……”

    顿了顿,莱娜轻柔的将我抓着她的大手抬至唇边,然后将自己弧形优美的薄薄嘴唇,在我的手背上轻轻一触,献上了祝福之吻。

    “我会在心里,偷偷给凡大哥多一点的祝福……”

    “莱娜,你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扭哦。”耳朵贼尖的假笑王子在一旁故作抱怨的说道。

    “凡大哥是我们狼人族的狼神勇士,不算外人哦,你说是吧,克里斯哥哥。”莱娜偏过头,柔和的轮廓上展出一丝调皮神色,顿时让假笑王子哑口无言,嘴里直嘀咕着女大不中留。

    最后朝维拉丝她们的方向竖了竖大拇指,一切尽在不言中,然后,在天使裁判的宣读中,我和哈达玛斯缓缓踏上了擂台。

    铺天盖地的呐喊声再次响彻,毕竟我也算是联盟的

    手,这里的冒险者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联盟冒险者,主场的优势,观众们不热烈一点欢呼,岂不是弱了联盟的势头,那怎么行呢?

    不过,震天的呐喊声中,似乎也隐约传来微弱的一两句“没品位的斗篷男给我去死”的诅咒之言,是我的错觉吗?

    和哈达玛斯面对面的站在擂台中央,场外的一切声音似乎都远离我们而去。

    “我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刻的来临。”

    哈达玛斯紧握着拳头,脸上因为兴奋和战意的交融在一起,看起来有些狰狞。

    “是吗?不过很抱,我期待的对手并不是你。”我微笑道。

    “哦?究竟是谁?”

    哈达玛斯并没有因为我的而愤怒,而是露出饶有兴趣的询问表情。

    “喏,就在里,那个一脸臭屁的酷男就是了。”我朝卡洛斯的方向努了努嘴。

    “原来是他。”哈达玛斯愣了一下,神色变凝重起来。

    “虽然不认识,但是我能感受到他是个强大的对手,我的狼人本能,在他面前竟然本能的发出恐惧信息。”

    顿了顿,哈达玛斯紧紧的着我:“不得不说,你挑选了一个恐怖的对手,不过在这之前,先过我这一关吧!!”

    “那当然,不过说句老实,哈达玛斯老兄,你现在的实力还弱了一点。”

    “哈哈哈,你这个家伙,又来了,上次也是,总是想用语言刺激我,这次我不会再被你的战术所激怒了。”

    哈达玛斯不怒反笑,一副已经完全看破了我的小伎俩的模样。

    “……”

    这年头,咱难得说一句实话,为什么就没有人相信呢?

    “二位选手备好了吗?”

    一旁的天使裁判似乎不准备让我们两个叽歪下去,寻找插话的空隙,高声喊道。

    “准备好了。”“当然!!”

    我和哈达玛斯不约而同的应道。

    “那么我宣布三十九级德鲁伊吴凡,对阵五十五级狼人战士哈达玛斯比赛开始。”

    公式化的宣布完之后,这只没有翅膀的鸟人再次一跃而起,高高的飞上了天空,而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原本呐喊声震天的赛场,也似乎突然被施展在禁言法术一般,安静下来。

    五十五级?上次和这家伙战斗的时候,他才四十九级吧短半年的功夫就升了六级,这速度都快赶上莎尔娜姐姐了,难道狼人族也有什么赛亚人专用的奇怪房子?

    “噢噢噢,看好了,我会让你好好看看我这半年以来的进步的。”

    随着天使裁判的声音落下,哈达玛斯也瞬间变成了热血漫画里的少年身子微俯,双拳紧握,全身的肌肉卡拉卡拉的暴涨起来。

    狼人变身!!

    狼人斗气——狂战力量!!

    血系——嗜血狂暴!!

    一系列的转变,让哈达玛斯来了个大变身,身体迅速膨胀成两米高的矫捷狼人股炙热狂暴的斗气从他全身散发出来,震撼着大地,方圆三丈之内都能感觉到一股极为强烈的气流旋转做是普通人,光这股斗气就能将其刮飞出几十米。

    同时那幽绿色的眼珠也逐渐变成血红色,不仅如此狼人的胸口心脏的位置,一滩血红逐渐蔓延开来,像蔓藤一样缓缓缠绕在他的四肢和脸上,形成一道道奇异血腥的纹身图腾,双爪也被染成了了血红色,并且在次暴涨几分,就想四把染血的刺刀一样森寒恐怖。

    狼人战士的血系技能,不说威力,光声势上看来,就已经让人心惊了。

    这家伙,一开始就打算拼命呀。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成长到何等地步。”

    准备好一切的哈达玛斯,伸出那如同利剑一般的血色利爪,轻轻往我的方向一点,残忍嗜杀的眸子里充斥着不可动摇的自信。

    “如你所愿。”

    我微微一笑,在哈达玛斯和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大手一张,地面顿时出现五个召唤魔法阵,一阵低沉嘹亮的狼嚎从召唤魔法阵里响起,充斥着无尽威严的声音,竟然让包括在哈达玛斯在内的所有狼人和德鲁伊,体内的血液涌起一股莫名的悸动。

    五只雪白色的巨狼从魔法阵中升起,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对面的哈达玛斯,缓缓聚集在当中一只最足足有两米多高的超巨型白狼身边。

    这五只白狼的气势,看上去竟然完美无缺的融合在了一起,当它们站在一起的时候,以当中超巨型白狼的气势为核心,竟然隐隐形成一股如实质利剑般的气势,将哈达玛斯的斗气风暴压制下去。

    随着五只白狼的出现,在场的冒险者也再次哗然起来,那些高级冒险者,奇怪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鬼狼,而最近一两年生活在营地的新手则是惊呼,这几只鬼狼怎么就那么眼熟?

    那是当然,这几年来,虽然我不常在营地(就算在也深居家中),但小雪它们却陪在维拉丝身边,时不时历练回罗格营地一趟,在冒险者里面混了个眼熟,营地里能认出我的冒险者或许已经不是很多,但是说到小雪它们,却无人不知,除了那显眼的巨无霸体型以外,维拉丝、莎拉、小幽灵和三无公主也是个重要的因素,体态幽雅的巨型白狼,上面坐着四个如画般美丽的女孩,如此动人的一幕,想必能让很多人终生难以忘怀。

    “喂喂,那不是经常出现在营地那几只鬼狼吗,怎么会出现在战场上?”

    “就是呀,这几只鬼狼不是那四个女孩的召唤物吗,怎么会被那个德鲁伊召唤出来?”

    “你傻的呀,我们罗格的四大美女,维拉丝,莎拉,爱丽丝,还有琳娅小姐(三无公主你又被无视了),都是法师职业,怎么可能召唤出鬼狼?”

    “因为是美女呀,有守护兽之类的,不是很浪漫吗?”

    一时之间,场上四处都充斥着诸如此般的问声。

    唉,营地的新人果然已经没几个认识自己了,此时此刻,我心里颇有点人走茶凉的悲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