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零九章 出战,莎尔娜!
    第五百零九章出战,莎尔娜!

    “真悠闲啊。”

    坐在柔软的草地上,迎面吹来夹杂着旭阳味道的清风,我享受的感叹道。

    “是呢,真悠闲,咔嚓卡擦……”

    坐在旁边的小狐狸,小嘴不停的嚼着零食,目光淡然的注视着比赛场地。

    这个魔法空间,不愧是天使族制造出来的比武空间,即使坐得远远的,只要“想”看的话,视觉就可以拉近,比任何高科技的大屏幕,实况转播都要方便,当然,要是再有个解说员就更完美了。

    身为长老,我也能拥有自己的一片空地的特权,没有人打扰,可以安静的带着妻子们看比赛。

    问题是,为什么我这个主角会坐在一边看比赛呀口胡!!

    “我原本以为我是这场比赛的主角。”

    看看身下的维拉丝和莎拉,她们特地来陪我看比赛,结果到中途便打起了哈欠,一人枕着我一条大腿睡着了,睡相恬静而安详,均匀的呼吸带着小小白皙的鼻翼微微颤动,长长的睫'毛'轻轻闭合着,一缕缕柔美的发丝垂下,别提有多可爱了,感觉看着她们比看比赛有意思多了。

    “是呢,每个冒险者都以为自己是这场比赛的主角。”

    小狐狸依然用说不出有意思还是没有意思的淡然目光,注视着赛场,并不咸不淡的随口应着,小手不断往嘴里塞零食,将她的一边小腮帮塞得满满的。

    比赛的第五天已经过去了,营地级,鲁高因级,和库拉斯特级的比赛,已经结束,现在是群魔堡垒级的比赛。

    狐人族在前三个级数的比赛里面,虽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但是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没有给族里丢脸,小狐狸的任务也算完成了一大半,可以昂首挺胸的将战士带回去,所以此刻表现的特别淡定。

    “按照小说定律,主角往往是一开始就出场,在打败无数敌人之中成长,历尽千难万苦,龙套配角死了无数以后,最终闯入决赛,和boss决一死战……”

    我随手翻开一本英雄骑士小说,然后'露'出震惊的神'色':“莫非我竟然是boss,而不是主角?”

    “你小说看多了,让维拉丝用擦布好好给你洗一洗大脑吧,将里面的东西都挤出来。”小狐狸依然不咸不淡的吐槽道。

    能挤出来的东西只有脑汁吧,你是想杀了我对吧……

    “嗯嗯”

    睡梦中的维拉丝,似乎感觉到有人叫了她的名字,无意识的翻了一个身,嘴角轻轻勾勒出一副柔美笑容,也不知道在做着什么好梦,那单纯天然的样子确实可爱呆了。

    怪不得都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比武大会刚刚开始那会,我还想着拳打卡洛斯,脚踢神秘法师,再一个头槌将那个叫西雅图克的野蛮人干翻,在冠军台上大叫三声“信春哥,得永生”,现在可是什么气都泄完了。

    “话说回来,你真的有自信打败卡夏大人那三个弟子吗?不是说那个叫卡洛斯的圣骑士,曾经很轻松的打败了你吗?”

    小狐狸终于回过头,乌黑大眼睛闪烁着,很认真的看着我。

    “原本有的,现在也没了,再说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我的确不是卡洛斯的对手,现在就难说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在小狐狸的刺激下,我好不容易又燃起了一丝战意,就是借着这股战意,燃烧吧,我的小宇宙,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难说吗?也就是说,还是没有把握罗。”小狐狸漂亮的大眼睛眨呀眨,看的我一阵心虚。

    “可别小看我,我可是天天都在锻炼,现在的实力非比寻常。”眼见好不容易燃起来的火种,就要被浇熄,我连忙开口挽救。

    “是吗?我看你是天天都在发呆吧,再说……”小狐狸上下打量着我,突然叹了一口气。

    喂喂,再说什么?你到是继续说下去呀,干嘛一副不详的叹气模样?你究竟要说什么,说出来吧,哪怕是打击人的话也说出来吧,不然我心里更憋得慌呀混蛋!!

    叹了许久,这只小狐狸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着我:“你这个坏蛋,就是一点高手的气质都没有,那个卡洛斯,虽然我没有见过,但是气势一定很可怕吧,你这个样子,别人可是会小看你的哦。”

    “……”

    无法辩驳,我真的无法辩驳,遥想当年在鲁高因见到卡洛斯的感觉,我现在的实力,肯定已经胜于当年的他,但说到高手气质的话……

    “我……我这是为了示敌以弱懂不,是策略,策略……可恶,我就是个没有气质的高手就对了,我只要有维拉丝她们就行了,呜呜……”

    感觉连自己也无法说服自己,我顿时泪流满脸,一把夺过小狐狸怀里的零食,大口大口的塞到嘴里,撇过头去。

    “啊啊,反正……咔嚓咔嚓……我没有高手气质,你去和有高手气质的人坐在一起好了……咔嚓咔嚓……”

    “唉,想个小孩子一样。”

    小狐狸轻轻一笑,美目泛着媚意,将身子探过来,白皙指头轻伸,在我脸上捅了几下:“你这样的坏蛋,我……”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继续下去的话,我可不能当做没看到哦。”

    一旁突然响起小幽灵不满的声音,她银'色'的眸子望过来,努着小嘴,看看我,再怒视一眼她的天敌“'骚'狐狸”,最后目光落到我手上从小狐狸怀里夺过来的零食包上。

    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手中像松果一样被捧着的,啃到一半的钻石,眼睛里有些不舍,'舔''舔'嘴角,强忍住口水,最终还是哼一声。撇过头去,将啃到一半的钻石递到我面前。

    呀,就算你哼也没有用呀。

    看看伸到自己嘴边的钻石,我的牙齿又隐隐作疼起来。

    “嗯?”见我迟迟没有收下,小幽灵瞪过来,目光险恶。

    就算你瞪也没有用呀!!

    “那只'骚'狐狸的东西,你就吃,我给的东西,你为什么不肯吃,难得……难得我忍痛割爱……”小幽灵低着头,全身微微颤抖,逐渐散发出一股即将暴走的黑'色'气息。

    “这不是肯不肯,而是能不能的问题,别理所当然的以为所有人都能吃钻石呀混蛋,你也该是时候给我醒悟了吧,全罗格!全人类!全暗黑大陆!能津津有味将钻石吃下的,只有你,只有你这只又馋又笨的笨幽灵而已。”

    “我不听我不听,小凡是笨蛋,大笨蛋(我咬),大'色'狼(我咬),大混蛋(我咬咬咬)!!”

    “噢噢噢!!给我住手呀你这只犬科动物,流血了,要流血了,可恶,再不住手我就要反击了,看我的千佛手四重奏!!”

    “唉唉,又开始了……”

    小狐狸颇为惋惜的叹了一口气,上身一仰,自然的躺倒在柔软草地上,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仰望着天空,心里想,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呢,只有这个坏蛋身边才有……

    当天,群魔堡垒级的比赛终于结束,从第二天开始,就是万众期待的哈洛加斯比赛了。

    不过,依然没有我的份呀。

    第二天一大早,比赛场地边聚满了冒险者,除了比赛第一天,天使大门首次打开以外,再也没有像如今那么热闹了,这里的冒险者,大多都是为了等待今天,一睹第一世界最强级别的战斗而到来。

    广阔无际的草地上,上百个擂台被合并成十个,为了保险起见,观众也不再被允许围在擂台边上观战,只能站在场地外围,就好像足球或者篮球比赛,将赛场分成十个场地,观众则是在外围观看比赛一样。

    不过,这里的十个场地,每一个可都要比足球场大上十倍不止。

    而我一直翘首以盼的天使,也终于出现,十二“只”天使在场地上空不断飞翔巡逻,吸引了大部分冒险者的目光。

    不过,我估计许多冒险者心里都有些小失望,传说中,天使有着美丽英俊的面孔,背上长着一双或者几双美丽的洁白翅膀,全身散发着万丈的圣洁光芒,让人顶礼膜拜。

    这十二个天使,六男六女,相貌到是很英俊,或者漂亮之极,再加上完美的身材比例,简直只能用完美形容,外观上寻找不到一点瑕疵,即使是以美丽著称的精灵族,在他们面前也要逊'色'几分。

    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也足够强大,乍一看每个至少都有伪领域级别的实力,从半空掠过,那强大的圣洁气势也随之压迫而下,让底下那些最不安分的冒险者,也得老老实实的遵守规矩。

    不过,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背上那双翅膀?没有翅膀,怎么能算是天使呢?说的也是,但是感觉又不大对劲,总之是有点失望。

    就好像没有买之前,非常非常想买的游戏,买到以后却又提不起兴趣玩,只能收藏在某个角落处一样,一种“收获”之后的失落感呀。

    “怎么了?看到一直想看的天使,不高兴?”一旁的阿卡拉淡然笑道。

    严格来说,今天才算是比赛的第一天,前面四个级别的比赛,最多只能算热身而已,所以在哈洛加斯级比赛的头一天,我们各大长老,还是要如同出巡一样,聚在一起过过场,俗称走秀。

    “有点失望,说不出感觉,希望比赛以后的四翼天使,能带来惊喜吧。”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其实天使和我们人类也没什么两样,一样有七情六欲,只不过他们天生便具有圣洁之力,再加上天使族的族规严格,保守,被人类教会所信仰夸大,所以在我们看来显得神秘,形象高大而已。”

    阿卡拉也不忌讳天空那些天使是否能听到,便用着十分具有评判'性'的口吻说道,旁边的各族长老也认同的点了点头。

    仔细想想的话,其实完全可以将天使族当做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一个强大种族,族长是大天使米迦勒,他们有着自己的风俗文化,除了力量强大之外,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不过有机会的话,我到是想去天使族逛一逛,看他们究竟生活在什么地方,所谓的天堂究竟又是什么样子?

    照例的走了一圈以后,我们四散开来,各自前往自己族战士的擂台比赛,老酒鬼这家伙,也屁颠屁颠的从后面跟上来。

    “臭小子,等等。”

    “有什么事吗?不要告诉我你已经劝你那两个宝贝弟子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自首坐牢去了。”

    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讽刺道,其实最该洗心革面坐牢的,应该是这个家伙才对,少了她,估计营地的鲜花都能开得更鲜艳。

    “真是个好心没好报的家伙,我可是特地过来告诉你第一手情报。”老酒鬼将脸一拉,作势欲走。

    “别急别急,你看我这里还有鲁高因带回来的果子酒,我们边喝边聊。”听到有第一手情报,我立刻精神一振,看着老酒鬼也觉得她可爱多了。

    “这次呢,我利用职务之便,将哈洛加斯级参赛选手都查探了一遍。”老酒鬼一听有酒,也来劲了,一张口顿时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你直接给我说说,有哪几个比较强,值得注意就是了。”

    眼看她大有一副评点所有参赛选手的势头,我连忙让她打住,开玩笑,哈洛加斯级的参赛选手可是足足有几百位,让她从头到尾说下去,估计说到比赛结束都说不到。

    “真是个无趣的家伙,正要说到精彩的地方呢,咳咳,那你就听好了。”老酒鬼装腔作势的咳嗽几声,然后说道。

    “首先,是我和吝啬鬼那三个不孝学生,他们有多厉害,就不用我说了吧。”

    我点点头,卡洛斯的厉害我是知道的,而那位神秘法师,看老酒鬼的说法,似乎比卡洛斯还要厉害几分。

    “对了,那个野蛮人西雅图克,实力比起卡洛斯来怎么样?”

    “他呀,从学员时代开始,就是卡洛斯的老对头,整个训练营,除了卡洛斯以外,没有人敢和他打斗。”老酒鬼掂着下巴,开始回忆道。

    “也就是说,实力和卡洛斯不相上下?”

    “大概吧,不过西雅图克那小子,'性'格上有些缺陷。”说到这里时,老酒鬼的神'色'变得凝重。

    “缺陷?”

    “没错,那小子平时还挺可爱的,但是对胜利的执念太深,一战斗起来就会变得疯狂不可理喻,怕是亲人也能下死手,就是因为在擂台比赛中失手杀了几名冒险者,所以他才会被其他冒险者不容,加入到堕落者联盟。”

    “那么他参加比赛,其他冒险者岂不是很危险?”我翻了个白眼,真是什么样的师傅教出什么样的徒弟。

    “放心吧,不是还有我在吗?我这个师傅的话他还是会乖乖听的,啊哈哈哈”

    老酒鬼乐观的大笑起来,当然,对于她所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我表示严重的质疑,还是将制止西雅图克的希望寄托在那几位天使身上比较稳妥。

    “除了这三个家伙以外呢,还有其他强敌吗?”

    “哼,非要说的话,那个臭丫头也算一个吧,能在那个地方领悟心境之力回来,也算是半个高手了,不过比起卡洛斯他们,还是要差了一些,心境和伪领域境界不能比呀……”

    说到这里,老酒鬼一顿,虽然一口一个臭丫头,但能看得出,她还是很关心姐姐的比赛的。

    “那臭丫头'性'格又臭又硬,现在和伪领域高手交手,对她来说或许还早了些。”这样说着,老酒鬼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

    “说句老实话,我宁愿一开始,那个臭丫头就和你对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实力不济,比不上卡洛斯他们三个,正好给姐姐拿来练练手,还是另有它意?

    “哈哈哈,因为那样的话,会发生有趣的事情呀。”老酒鬼似乎想到了什么,笑得十分开怀。

    “去去去,别做出一副很了解我和姐姐的样子,你又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我不不屑的朝她罢了把手。

    “我当然知道,你们两个是当局者'迷'罢了。”老酒鬼神秘一笑,似乎不想再说下去,撇过了话题。

    “还有一个你要注意点,就是穆拉丁那老头。”

    “噗,那老头真的好意思参赛?”我一口气没咽下,喷了出来。

    “那有什么办法,那老头的确是属于第一世界的实力。”老酒鬼耸了耸肩,脸上的神情也很是不屑。

    “人不要脸,则无敌。”不约而同的,我们两个一起叹道。

    “虽然穆拉丁那老头,以前被矮人王的身份所束缚着,实力不怎么样,还没有达到伪领域的境界,但是你也得小心,它是矮人族的特殊职业,矮人巨神战士,相信你也见识过他的威力吧。”

    “不错,特殊职业的确可怕,那一记雷霆之锤,就算是血熊的状态我都没把握一定能接得住。”

    “不过,矮人职业,向来是以威力大,速度慢为特点,你只要小心一点,对付他应该没什么问题。”老酒鬼点点头,做出中肯的评定。

    “值的注意的还有一个,狼人族的种子选手哈达玛斯,据说也是特殊职业,虽然只有五阶等级,但是爆发起来实力也不容小看,你可不要阴沟里翻了船。”

    “这个你就放心吧,我以前和他交过手,对他的招数熟悉着呢。”对付哈达玛斯我表示没有压力,请祖国人民放心。

    “那就好……”

    我和老酒鬼一边嘀咕,很快,就找到了站在赛场边缘的莎尔娜姐姐。

    她静静站在那里,一手背弓,手指无意识的在弓弦上轻弹,每弹一次,弓弦就顺着她的意思,发出嗡嗡的悦耳震鸣,远远望去,就好人和弓合成一体,人就是弓,弓就是人一般,只要稍有动静,这把“弓”就能立刻鸣动起来,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击。

    周围的人虽然多,来来往往,但是姐姐的身边却空出一大片空地,就像是属于她的地盘一般,没有一个冒险者敢靠近,那是长期经历生死的冒险者,对危险的本能察觉和躲避。

    “这臭丫头,有些实力就开始显摆起来了。”

    卡夏有些羡慕的看着这幅情景,论实力,她当然比莎尔娜更强,但是和莎尔娜相比,她却已经老了,没有了那股震慑众人的锐气。

    “嗖”的一声,旁人甚至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老酒鬼指头间已经夹上了一根箭矢。

    “臭丫头,'奶'都没断就学人动枪舞弓,不怕闪了腰吗?”两母女一见面,铁定是免不了一翻争吵的。

    “姐姐!!”

    我惊喜的喊了一声,撇下老酒鬼迎了上去。

    “弟弟,你怎么来了,这样的比赛,随便看两眼就行了,没有必要特地过来……”

    姐姐不顾其他人在场,我行我素的将我搂住,细腻弹'性'的脸蛋,在我脸上舒服的蹭了几下,那股熟悉的如兰麝香淡淡入鼻,让我几乎舍不得离开。

    “女大不中留呀。”

    卡夏见自己被华丽的无视掉了,不禁酸溜溜的嘀咕道,忽而想到亚洛,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我可是日夜盼望着能看到姐姐的战斗身姿呢。”依依不舍的离开姐姐的怀抱,我满怀期望的说道。

    “是吗?竟然这样的话,那就好好看吧。”

    姐姐看着我,嘴角勾勒出一丝温柔而自信的笑意,将一头金子般的笔直秀发撒开,映衬着那张绝美之极的白皙面庞,宣泄出一股让人睁不开眼的美丽。

    莎尔娜姐姐的美,就像太阳一般,耀眼无比,让人根本无法直视。

    “来,拿着。”

    轻轻将瀑布般的笔直长发撩开以后,姐姐将一个带着少许旧'色'的金'色'发箍交给我,然后蹲坐在地上,拍拍她身后的草地。

    “弟弟,帮我束好头发。”

    这样说着,她正襟危坐在草地,双手放在笔直大腿上,轻轻闭上眼睛,嘴角含笑,一股恬静而威严的气质油然而生。

    “哦。”

    我傻傻的应了一声,跪坐在姐姐身后,笨手笨脚的用发箍将姐姐的头发束好,不过毕竟是第一次,无论怎么收拢,那调皮的发丝都会从自己的指缝滑过,柔滑细软到根本抓不住。

    感觉一头亮丽的金'色'发丝,都快被自己的双手给糟蹋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