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二章 强势对峙,四人的执念!
    第五百一十二章强势对峙,四人的执念!

    喂喂,我说这也太不给面子狼人族了吧,好歹我的干妹妹莱娜也是狼人族的一员诶。

    全身金甲的野蛮人,金'色'光芒映照着他脸上兴奋嗜血的表情,看起来格外狰狞,轻抹了抹剑上的热腾鲜血,似乎有些享受,又有未能尽兴的遗憾。

    果然如老酒鬼说的一样,这家伙是个战斗狂人,幸好那个狼人战士只是晕'迷'过去,没有酿成血案。

    “胜利者,野蛮人西雅图克。”

    在周围冒险者一片倒吸凉气的安静气氛下,天使裁判的宣布声显得格外显耳,这时候,冒险者似乎才惊醒过来,纷纷交头接耳,一些知道西雅图克大名的哈洛加斯冒险者,眼睛里更是透'露'着浓重的警惕。

    手中的两把金'色'巨剑一晃,消失在这个疯狂的野蛮人手中,他重重的从擂台上跃下来,穿着重型金'色'铠甲的身子,像坦克一样落在地上,引发地面的阵阵哀鸣,然后大跨步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一股巨大的,宛如猛兽般的气势夹杂而来,让沿途的冒险者纷纷让出一条宽阔道路,似乎被这个全副武装的野蛮人轻轻擦一下,也会重伤。

    他来到我和老酒鬼面前,脱下头上那顶金'色'的野蛮人专属尖牙盔,'露'出一张刻满刺青的大脸,从额头到脸颊之间,有一道深深的疤痕,脑后则是挂着一条小辫子,几乎和所有野蛮人一样的造型。

    最显眼的,大概还是他那双桀骜不驯的眼睛了,和猛兽一样虽然莎尔娜姐姐的眼神,也是如此,但是若要形容的话,姐姐的眼神更像一条猎豹,充满了野'性'和攻击力,嗜血而冷静,优雅且高傲。

    而西雅图克,则是一头不折不扣的疯虎,一头疯狂起来,似乎连自己的亲人也能残忍虐杀的残暴老虎。

    不过,这头残暴老虎,在来到老酒鬼面前后,脸'色'也变得柔和起来了。

    “卡夏老师!!”

    大个头西雅图克,咧嘴笑着,毫不犹豫的给予了卡夏一个大大的热情拥抱,六十多级野蛮人的力量可不是说笑,就算卡夏比他高上十多级,也很是疼得呲牙咧嘴了一番。

    “你这蛮牛,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

    卡夏抬高手,勉强够着了西雅图克的高大肩膀,拍了几拍,脸上流'露'出一股久别重逢的喜意,掏出酒壶,狠狠的喝上了一口。

    “谁说的,卡夏老师,这些年来,我的酒量可是大增呀。”

    西雅图克擦擦鼻子,掏出一个和老酒鬼的酒壶造型一模一样,却要大上好几倍的巨型酒壶,也咕噜咕噜灌了好几口,然后两师徒,不约而同的将酒壶从嘴里一拔,喷出一口白雾酒气,勾肩搭背的哈哈肆意放声大笑起来。

    什么样的师傅教出什么样的徒弟,果然如此,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莎尔娜姐姐的酒量会那么浅?难道是童年在这个老酒鬼的残暴教导下,形成了什么对酒精的心理阴影?

    我脑海中甚至能想象出一副这样的情形十多岁粉可爱的莎尔娜姐姐,被万恶的老酒鬼哈哈大笑的抓了起来,酒壶咕噜咕噜往她粉嫩的小嘴里灌的情形,不由冒出一额头的冷汗。

    这时候,西雅图克突然将目光落到我身上,那股犹如实质一般的猛兽凶残目光,上下在我身上扫描着,胆子小的,恐怕被他这样的目光看上一眼,就会活生生的吓晕过去,做上好几个月的噩梦。

    “这臭小子呀,也算你的半个师弟,比你这小子还不孝,你可要好好打磨打磨他,哇哈哈哈”卡夏明显是酒喝多了,说起话来都有点舌头打卷。

    去去去,谁是你的半个学生来着,半个沙包还差不多,你这混蛋分明就是自己手痒想找人过招罢了。

    西雅图克铜铃大的牛眼狠狠瞪着我,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大手不断拍往我的肩膀,“咚咚咚”的沉重声响起,我的双脚逐渐陷入了柔软的草泥里面。

    我嘞,以后打死也不和野蛮人相识了。

    “不错,不错,是个对手,果然没有丢卡夏师傅的脸。”

    说完,他脸上的神情突然充斥了嗜血战意,添了添嘴唇,那副狰狞表情,给我一种错觉,他仿佛在下一刻,便会立刻将巨剑抽出,向我砍过来一样,那高大的身影散发出猛烈气势,小山般的将我笼罩在攻击范围之中。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和你交手了!!!”

    我到是没有被西雅图克徒然的变化给吓着,相反很是感动,高人啊,我可算是遇到同志了。

    小狐狸那些家伙,一个个都说我没有高手气质,连小孩都吓唬不住,那是她们有眼无珠,你瞧瞧西雅图克老兄,一眼就透过了现象看本质,将咱深深隐藏在忧郁的眼神和唏嘘的胡渣之中的高手气势给发现了,这才是慧眼识英雄呀。

    这一刻,西雅图克像吃人老虎一般看着我的狰狞表情,在我眼中也变得憨直可爱起来了,嘴角不由自主的勾勒出大大的笑意,朝西雅图克咧嘴一笑。

    “交手当然没问题,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在比武大赛上相遇了,不过这次比赛的高手可不止你我两个,你可得悠着点,别让我白等了。”

    听了我的话以后,西雅图克脸上的表情一愣,接着放声狂笑起来:“哇哈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卡夏师傅的学生,口气够狂,我喜欢,承认你这个师弟了,哈哈哈”

    “哈哈哈,过奖了,马马虎虎而已。”我也大笑起来。

    “那是那是,我卡夏教出来的学生,不狂一点怎么行?哇哈哈哈”卡夏也在一旁傻笑了起来。

    结果整片空地好一阵子都充斥了某三人的笨蛋式狂笑声。

    下一刻,我们的笑声却愕然而止,目光突然一转,齐齐往旁边的方向望了过去。

    身姿步伐如枪杆一般笔直,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之中,高大的圣骑士一步一步走过来,就仿佛战场上的将军一样,吸引了所有冒险者的目光。

    “卡夏师傅,我来了。”

    他停在卡夏面前,摘下斗篷帽子,'露'出一张让我颇为嫉妒的中年英俊面庞,刀削般的消瘦面庞上透'露'着一股平静得让人心悸的表情,那双略能看出阴沉伤感,而又充斥着钢铁意志的坚定眼睛,给人一种千军万马,誓不回头的决然气势。

    虽然不想承认,这家伙的确比拉尔和哈马斯那种'性'格恶劣的圣骑士帅气许多,就连暗地里被我冠以师'奶'杀手的白狼,在气质上也要略逊一筹。

    “哦,你这小子也来了,这次比武大赛,可有好戏看了。”卡夏单眼瞄了卡洛斯一眼,喝了口酒,神'色'悠闲的喷着酒气道。

    这家伙也不错,看他踏着缓慢步调从远处擂台走过来,恐怕解决对手的速度也不比西雅图克慢,甚至还要快几分,卡洛斯最擅长的可就是速度。

    “卡洛斯,这次你可逃避不了了,让我们好好战一场吧。”

    西雅图克看着卡洛斯,整个身体似乎熊熊燃烧了起来,肌肉兴奋的紧绷起来,沉重的全身铠甲猛地膨胀好几分,散发出一股炙热疯狂的热气。

    我紧紧的盯着卡洛斯,眼睛也充斥满了战意,目光接触,我指着他大声道:“上次的耻辱,我可是一刻也没有忘记,你就洗干净脖子好好等着吧。”

    卡洛斯并没有为我的语言所激,那双冰冷的眼睛和我们相比,充斥着完全相反的冷静和淡漠。

    不过,我能感受到,一股誓言不屈、澎湃浩大的战意,正从他平静的表情之中缓缓散发出来,毫不逊'色'的和我和西雅图克两个狂热份子对峙着。

    “我会赢的,我一定要赢。”

    他看了我们两个一眼,用着十分平静的语调说道,但是里面的决然坚定之意,却让我和西雅图克的气势也不由为之一窒。

    “哟,最后一位也来了。”

    在我们三个暗地对峙的时候,旁边响起了老酒鬼的声音,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身黑袍的法师,宛如幽灵般似慢实快的飘了过来。

    “卡夏大人。”

    法拉老头的不孝徒弟,那个和姐姐似乎有着神秘牵连的神秘法师,轻轻向老酒鬼弯了一腰。

    “是你呀,我记得了,你是第三轮比赛是吧。”身为大赛负责人的老酒鬼,似乎才终于想起来一样,拍拍脑袋说道。

    “罗亚,没想到你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竟然也来参加比赛了,这下正好,我们几个,可以好好较量一下,看谁才是老大。”

    好战狂西雅图克,见来人是三大巨头中的最后一个,也是号称实力最强的一个,脸上的笑容更加开心和疯狂,高手越多,他就越是兴奋。

    “罗亚,没想到你也来了。”

    卡洛斯朝对方轻点了点头示意,似乎也对这个法师的到来表示微微诧异,话说真有那么好奇怪吗?难道这家伙脸上写着了“我其实不想来参加比赛”?

    “就算是你罗亚,我也绝对不会将第一的位置相让。”

    卡洛斯似乎对罗亚的实力有几分顾忌,不过语气依然是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坚定,遇神杀神,遇魔屠魔,大概就是卡洛斯现在内心的最好写照,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对冠军宝座那么执着,我不了解卡洛斯,但直觉上并不认为他是冲着那十滴神圣'药'水而来的。

    “卡洛斯,西雅图克,一段时间不见,你们还是老样子。”

    神秘法师冲两人点了点头,然后看了我一眼,不知为啥,总觉得这个法师看着我的目光时有几分诡异,真是怪事,我又没勾搭她女儿。

    “对第一的位置,我并没有兴趣,但是,如果你们阻拦在我面前的话,我还是不会客气的。”这个叫罗亚的法师,看了我们一眼,也用着坚决的语气说道。

    带着各自不同的执念理由,我们四个呈四角对立,彼此打量着对方,身上都散发出了庞大的自信,身为强者,没有谁会怀疑自己的力量,无论前面有什么阻碍,都要用自己这双手一一粉碎。

    一股暴风雨在场地中心逐渐酝酿着,感觉灵敏的冒险者,仿佛感受到了天空直压而下,世界末日来临一般,在这股即将酿而不发的风暴压制下,甚至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四位,就是这次比赛的最强者吗?”

    远远的草地高处,一双透彻的眼睛正注视着这场风暴,空中缓缓回响起一道带着庞大圣力的威严之声。

    “使者感觉如何?”阿卡拉嘴角轻抿,'露'出笑容。

    “四个都是伪领域级实力,的确比上一届比赛强多了,我期待着人类的再一次崛起。”声音再次响起,带着微微的赞叹。

    “是的,希望这次能一鼓作气,将地狱势力彻底赶出大陆。”阿卡拉面带神秘微笑,轻轻颔首,声音再次回归沉寂之中。

    “咳咳,那个……罗亚,你的比赛似乎要开始了。”

    一旁的老酒鬼轻声咳嗽,将这场声势浩大的对峙打断,罗亚再次回过身,轻轻向老酒鬼点头,然后飘然离去。

    “切,这个家伙还是一点意思都没有。”西雅图克微微一啐,小声嘀咕道。

    “喂喂,老酒鬼,那个法师的名字,真的叫做罗亚吗?”眼看大家都没了玩斗鸡眼的兴致,我转而偏过头去,询问貌似隐藏着什么事情的老酒鬼。

    “那个……现在是这样叫吧。”老酒鬼的眼睛咕噜噜转了几下,明摆着一副有内情的样子。

    “什么叫做‘现在是这样叫’?就是说这不是他的本名罗?”对于老酒鬼的吞吐之词,我不由翻了翻白眼表示严重抗议。

    “可以这么说吧,反正你想要知道他的本名,就亲自去问吧,如果他肯告诉你的话。”老酒鬼头微微一偏,喝起酒来,打算避开这个话题。

    “神秘兮兮的,不就是条名字吗?有什么好隐瞒?像光明磊落的本大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吴凡。”我不屑的说道,然后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亲自去问就亲自去问,有什么了不起?”说罢,便朝那个冒名罗亚的藏头'露'尾法师(西雅图克语)的方向,跟了上去。

    当然,问名字是假,看看他的实力是真,我可不认为那个冒名法师,连同为堕落联盟的其他二巨头,都不肯告之其真名,而会告诉像我这样连半句话都没说过的人。

    “反正闲着无事,我也去看看。”

    野蛮人西雅图克,狂傲的两手抱胸,大咧咧跟了上来,而圣骑士卡洛斯,大概也是觉得无聊,顿了顿,也迈出了脚步。

    等我们找到法师的擂台时,比赛已经快要开始了,和他对阵的是一名德鲁伊,咱的老本家,阿门,真是个不幸的家伙,为他祈祷吧,希望冒名罗亚能下手轻一点。

    在天使裁判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罗亚并没有任何行动,面对远近皆宜的德鲁伊,静静的站在原地,也不知道斗篷帽子下面的面庞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德鲁伊只是微微一愣,便反应过来,对于对手的轻视行为,用行动表示了自己的不满,大手一招,充当炮灰的三只狂狼,有着半个刺客之称的猛毒花藤,还有飘忽忽的橡木智者一一闪现,随后自己的躯体也是骤然暴涨,变身成狼人。

    德鲁伊和巫师对阵,用元素系的话颇有点关公面前耍大刀的感觉,这位德鲁伊,看来是想用对付法师比较常见的近战群殴速度流,好好招呼对方了。

    从召唤狂狼,到变身狼人,也只是一刹那的功夫,貌似比我还要快几分,充分展示了这名六阶德鲁伊在召唤和变形技能上的高深造诣。

    罗亚依然是静静原地站着(其实我怀疑他斗篷里面的双脚并没有着地),一副无喜无怒的模样,仿佛不知道德鲁伊已经带着他的鬼狼冲过来了一般。

    快,非常快,三只鬼狼份散开来,绕了一个圈,和那名德鲁伊一起将罗亚包围起来,德鲁伊长啸一声,身影突然再次加速,朝罗亚直线奔去。

    这时候,罗亚似乎才回过神来,斗篷里面的右手抬起三十度角,微微指着地面,就在德鲁伊暗自警惕的时候,一道环形火焰突然从地面喷起,将根本没有来得及的反应的德鲁伊,三只鬼狼,甚至地里面的猛毒花藤,都齐齐的冲上了半空。

    右手继续抬起,随着罗亚的手势,头顶的天空似乎燃烧了起来,变得红澄澄一片,铺天盖地的炙热火浪,即使隔着擂台的防护能量罩,在外面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就不用说处于红云中心的德鲁伊和他的宠物了。

    在红澄澄的火光照耀下,罗亚那被斗篷遮盖的身影也越发高大,在我们眼中变成了太阳一般的火焰掌管者,似乎举手抬足之间就能发动火焰毁天灭地。

    无数个炙热红点,在火烧的天空中形成,等我们看清楚了,不禁傻了眼,这些红点竟然是巫师最基本的技能,一阶的火弹,众人心里都有一种荒谬的感觉,仿佛看到从威武的大口径炮口,弹出一粒冒烟的小石头般。

    然而这些火弹却胜在数量众多,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天空,少说也有几百颗,并且还在不断形成,俗话说蚁多咬死象,威力也不容小视。

    拳头轻轻一握,这些虚空漂浮的火弹,就像长了眼睛似的,朝德鲁伊和他的宠物身上铺天盖地的笼罩过去,紧紧将其包围。

    让冒险者更加惊讶的是,这些火弹的威力,似乎凝而不散,不似其他火弹一样,碰的一声爆炸就没了,而是一个个仿佛水团般,逐渐融合起来,最后凝聚成了一个巨大滚烫的熔浆球,将德鲁伊和那几只可怜宠物完全包裹起来。

    看似简单随意的手法,但是看看周围其他法师突然骤变的脸'色'就知道,想要做到这一点绝对不容易,没有对火焰魔法绝对的透彻理解和掌握,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等熔浆球撤去,那几只宠物已经连灰也没得剩,而德鲁伊,也全身焦黑的从天空落下,昏'迷'过去,场上只剩下那只毫无攻击力的橡木智者,正无辜的在主人身边转着圈圈。

    不是德鲁伊实力太弱,而是巫师罗亚太强,看似两个简单的魔法,其实包含着大量的'操'纵技巧,所以才能如此轻松的将德鲁伊压制,让他一身本领技巧没有丝毫的施展余地。

    “胜利者,巫师罗亚。”

    随着天使裁判的高声宣布,罗亚身影轻轻一提,飞出了擂台,眨眼就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切,这家伙,果然藏头'露'尾,就'露'了这么点东西。”西雅图克不满的咂了咂嘴,将含着的草根一吐。

    的确,似乎除了看出冒名法师罗亚,对火焰的'操'纵能力到了一个极点之外,并没能看出其他东西。

    不过,光展'露'出来的这两个技能,就已经不可思议了,最后一招无数火弹的技巧,就不用我多说了,光是前面那招将德鲁伊高高击起的技能,就足以让人警惕。

    究竟是什么技能衍生而来?是法师的火墙术吗?有可能,不过火墙术真的能做到那种地步?那种喷发的威力,比我的九级火山爆还要迅猛,还要快上好几倍。

    如果是我的话,用改良火山爆,也不一定有把握能击中如此速度的狼人德鲁伊,更别谈将他的召唤宠物也一起击起。

    就算恰巧命中,也不可能有如此威力,将其击飞上几十米的高空,并陷入短暂的僵直状态!!

    越是简单的东西,越能察觉到对方的深不可测,能将法师的火墙术,改造成德鲁伊火山爆形式,并且威力比正宗的火山爆还要强大迅猛,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我和亚洛之间在火焰领域上的天差地别了。

    当然,德鲁伊也没必要和法师去比拼魔法造诣,就像刚才所说的,完全就是班门弄斧,况且我和罗亚的等级还相差二十几级,战斗经验更是少了对方数十年,即使有灵魂魔法相助,有这样的差距很正常。

    相反,如果罗亚擅长的是火焰法术的话,我到是可以松了一口气,纵使罗亚比卡洛斯要强一些,我也有更大的把握能击败他。

    有这样的信心无他,关键在于互相克制方面,正如卡洛斯的速度流能克制我的血熊变身一样,我的血熊变身,对火焰的免疫抗'性'也很大,亚洛的火焰魔法即使再怎么威猛,打在我身上也得打上几个大折扣标签。

    当然同样的,我的火焰招数,甚至包括血熊能量炮,对亚洛的伤害也要打折,不过无法逆转的一点优势在于,我的血熊状态,生命耐力可比身为巫师的罗亚要强悍上百倍,他要是和我磨蹭,时间一长,保管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只有败阵的份。

    得知这一点之后,我的心情愉悦起来,盼望着能比姐姐早一步遇上罗亚这个冒名法师,将他好好教训一顿替姐姐出气。

    话说回来,大赛负责人是老酒鬼和琳娅她们吧,要不要让她们在十六强的小组赛上,稍微动点手脚呢?恩,这的确是个可以考虑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