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 拉开序幕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第五百零七章拉开序幕

    黄沙遮目。枯叶横飞。谁也料想不到。前一刻还是人声鼎沸的大道上。会是现在这样的情形。而这一切。都是场上两个对峙的高手所形成的气势圈。

    “住手……”

    冷冰冰的铿锵声音大老远的的方传来。犹如钟鼓击鸣。就连两个高手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似乎也被瞬间穿透。在众人耳中不断震响。

    声音才刚刚到达众人耳中。场中央便多出了一条人影。谁也不知道它是如何闯入两人的气势圈里的。然而等大家回过神来。她却的的确确已经出现在那里。

    “臭丫头。你想找死吗?”

    卡夏看着莎尔。目光严厉。大声喝道。手中的长枪化作一条白光。在两人中间横切而过。竟然硬生生的将整个气势圈给切成两半。遂而化作一股风暴像四面方吹出。瓦解。

    “老女人。你给让开。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家伙。”莎尔娜牙齿一咬。闪烁着野兽般目光的海蓝眼睛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

    “很。很好。别那里回来。就了不起了今天老娘就给你厉害你瞧瞧。让你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卡夏眉头一抽。对于莎娜的嚣张态度很明显的不爽。额头上冒着青筋。紧握拳头长枪指向莎尔娜。

    “那就先杀了你。”莎尔娜一副佛挡杀的模样。也将长枪指出。“你们两个也给我消停一下吧……”我在一哭笑不的的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作势欲扑姐姐。

    “姐姐。在这里打。要不半罗格营的。十几万平民就的玩完了。”

    然后头怒瞪了一眼卡夏:“老酒鬼。你这家伙究竟是来劝架还是来找架打的……”

    “哎呀。忘记了。”卡夏似乎这反应过来。长枪一收。随手靠在身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谁让这臭丫头太嚣张。每次看到都忍不住想教训一顿。”

    “弟弟放开我我要干掉那个不出去的老女人。放心吧。一只老的连粪便也咬不动的虫子而已。不会波及到其他人。”

    莎尔娜脸色一寒。中长枪吹起阵阵能量波动。

    “这句话应该是我的吧。连奶味都还没有脱掉的小丫头。”眉头再次一抽。这对母女长枪一振。又重新摆出对战的架势。“你们两个。拜托也体下我吧。”我无语远目。“弟弟真是的。这样瞻前顾后可不行。”

    上窜下跳了许久莎尔娜姐姐毕是很疼我见到我一副欲样子。终于收回了手势“没错没错。像猴子一样我们长老的面子都给你丢光了。”老酒鬼这混蛋。不知何时也跟姐姐站在同一条战线。训斥起我来了。

    “住嘴。你这混蛋我住嘴。全世界就你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要告诉阿卡拉奶奶。一要告诉她。”我顿时将满腔愤怒倾泻过去。

    “切真是个没意的家伙。”听到阿卡拉三个字卡夏脖子缩了缩。将长枪往肩膀上一扛暗自嘀咕道。

    这时候。我才将注意力重新落到那个被我们遗忘了许久的。貌似很强大的法师身上。他依然静静的站立在那里。没有透露出任何不耐烦。从斗篷帽子里透露出来目光。似乎有些溃散。不知在望向何方。里面也察不到任何感情。

    好一会。他的目光似乎才重新聚焦。并落到莎尔娜身上。一直保持着淡漠的神色。终于涌起一阵莫名的感情波动。

    “好吧。”

    在斗篷帽子的阴影笼罩下。他轻轻开口。中年男人的声音带着淡淡磁性。听起来像老人一沧桑有力。

    “我在比武大会。等着你。”

    他似乎在对莎尔娜。但是那股漠然的神态更像是在自言自语。然后也不理会众人的反应。轻轻回过身。身影如同幽冥般离去。所经之处。众人不由自主的纷让出一条道路。

    “也好。看来这次-加比赛。是来对了。”莎尔娜看着那远去的身影。高傲的像孔雀般的目光带着深深怒火。然后轻轻牵着某人。也身离去。

    哎哎。这就走了吗?其实我还想问问老酒鬼那家伙呢。没看她脸上吗?上面分明就是写着“和那个法师很熟”的表情。姐姐你拉不下脸问的话。我来问就行了。等。别那么用力拉呀。胳膊要断掉了。

    在莎尔娜姐姐的大拖曳下。我能一边回头看着老酒鬼跟向法师的方向。一边踉跄的离。

    在我们几个肇事者去以后。街也逐渐恢复了往常的热闹。不过大家的话题。却已经完全偏向于刚刚那一场对峙。那几个人。

    另外一边。那彷如幽灵般的法师。用着没有丝毫起伏的步调。似慢实快的向前走着。夹杂在拥挤的大街上。毫不起眼。他渐渐的来到荒僻处。然后停了下来。

    而他的身后。也跟着闪过一道人影。正是一路跟来的卡夏。

    “卡夏大人。好久不见了。”

    法师缓缓回过头。将头顶上斗篷帽子掀下。露出一张俊秀的中年面孔。刀削般的冰冷面容。还有无神的瞳孔。透露出一股颓废的感觉。最令人惊讶的是他的耳朵。尖尖长长的。竟然是纯正的精灵族人。

    “是呀。好久不见了。亚洛。”

    卡夏长叹一声。在腰间摸了摸。提起自己的小酒壶独自喝了起来。

    “父女相见的感觉。如何?”两人默默无语。只有卡夏咕噜咕噜的喝酒声响起。突然。她放下酒壶。这问道。

    “还能怎么样呢?”亚洛坦然一笑。笑容中有着说不清的复杂感情。

    “你不应该那样做的。”

    卡夏摇了摇头:“你明知道那丫头。嘴巴虽然硬。但其实对她的部落感情还很深。”

    “是呀。或许吧。不过我并不后悔。”亚洛脸上笑容依旧。只是多了一份仇恨怒火。涩而又无奈。

    “这些年来多亏了卡夏大人照她。”

    说着亚洛重重的了一躬。脸的表情决绝。乎做出了什么决定般:“卡夏大人。这次的比赛。我还有最后一事相求。”。

    回到家里。莎尔娜姐姐则是将那个法师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

    我低头沉思。其实从姐姐的反应。我就

    |出了那个法师。极有可能是当日将姐姐出生的亚马逊|毁的凶手他也具备那样的力。

    只不过没想到姐姐和他在鲁高因的时候。竟然已经遇上了一次。并且战斗过。

    还有那个法师为|么要摧毁部落?和莎尔娜姐姐又有什么关系?真是令人头疼呀。果然还是要去问问老酒鬼那家伙才行。

    不过。正当我打算出去的时候。外面却有士兵通我。说穆拉丁那厮的武器已经做好了。让我们去一趟。

    已经做好了?我小一惊。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呀啧没想到穆拉丁那小子。还真蛮有几手的。

    想到这里我立叫上维拉丝她们。一起浩浩荡荡向铁匠铺杀过去。中途路过吝啬鬼的帐篷。眼珠子一转。进去嘀咕几句。队伍里又多了个人。“小子。你们终来了。”

    穆拉丁这冬瓜。手抱胸。一脸高傲的迎着我们说到。只是脸色却怎么也掩饰不了疲惫意。看来这半个月。他并没有偷懒误工。

    “我们的武器呢。事先说了不满意的话我可不会付钱。”我嘿嘿一笑。将丑话说在前头。

    “我穆拉丁武器。没有不满意的。”拉丁一|的b。像是在说你小子该不会乘机耍赖吧。

    “废话少说。拿出看看再说。”

    我随手接过穆拉丁递过来的第一件器。一件闪烁着淡淡金色光芒的平锅。不用说。肯定是为维拉丝量身定做的。

    维拉丝的平底锅(拉丁特)

    单手伤害:12-0

    耐久

    力量点数:3

    敏捷点数:3

    需要等级:0

    杖等级:快速攻击速度

    +50%增强伤

    +0质

    +0力

    +1闪电技能(限法师)

    5几率击飞敌人(请注意。是击飞。不是击退)

    1%几率使敌晕。持05

    抗火+0%

    “不容易呀。要符-这个小姑娘的要求。和满足等级需求点数。这已经是极限了。你看还行不。”穆拉故作谦虚。实则炫耀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嘘声说道。

    以属性来说。这个平底锅到是极品。别的不说。光那个【+1闪电技能】。一般而言就不可能出现在30以下的金色法面。穆拉丁这老头的手艺的确是没话说

    我将平底锅递给维拉丝。她左看右看。嘴角不自觉的哼起了悠扬动听的草原小调。光看那副高兴的模样就知道很满意了。

    不过光有外观可不可行。还的试试性能。在穆拉丁两眼冒火的中。我极尽苛刻的建议拉丝不要将话说的那么满。实验一下再说。

    “说的也是呢。”

    维拉丝又做出了她思考时标志性的。将白玉小指轻轻点在唇角的可爱动作。然后拍了一下掌心。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只见她哼着清脆的小调。脑袋不断摇摆着。那副快乐的模样。就连我们也不禁受到感染。心情变的轻松起来。然后。在我们瞪大的眼睛中。她小手一翻。拿出…

    两个鸡蛋?……

    众人:“。”

    话说回来。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维拉丝的物品栏里究竟放了什么东西。简直就好像多啦梦的三元口袋厨娘版。棉被啊。衣服啊。厨具啊。还有蔬菜肉类。只要你能想到的。她似乎都能随手掏出来。

    点上一些油。熟将鸡蛋打在平底锅上就着铁匠铺里的炉火。维拉丝哼着小调在众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不断轻轻摇晃着。半刻钟之后。她的眉头突然轻一皱。

    “不合格……”

    失望的放下平底锅。拉丝朝穆拉丁比出一个叉字。

    “什。什么?”

    穆拉丁一瞬之间。仿佛遭受到了人生以来的最大挫折。双膝无力跪下。目光呆滞的看着维拉丝。

    “这个平底锅。完全不能称之为平底锅。你看。”这样说着。她将平锅递了过来只她刚刚打下去的两个鸡蛋到现在还是生的。

    “无法煮熟食物锅子。怎么能合格呢?”

    “可。可是。这是武器。”穆拉丁泪目结结巴巴的提出申辩。

    “我要的是平底锅功能的武器。不能满足的话。只能给一半分哦。”

    维拉丝表现出了她严格的家庭主妇一面。就好像哪怕沾有一丝发黄迹象的青菜。她都绝对不会买一样。

    “为什么会无法煮熟呢。为什么会无法煮熟呢?”穆拉丁死死的瞪着平锅。揪着自己的大白胡子百不的其解。

    “我说。”看穆拉丁老头也怪可怜的我就拉他一把吧。

    “会不会是这条属性的问题呢。”我指着【抗火+20%】说道。竟然是抗火那当然煮不了。

    “人才呀……”

    穆拉丁眼前一亮。激动的握着我的手说道。然后拿起锤子好一阵敲打。直到大家沉沉欲睡的时候。才停下来。的意的将平底锅重新递过来。

    这时候。抗火+0%的属性。已经变成抗冰+15%。然属性减少了5。不过维拉丝一试。果然能热起来了。还是给了穆拉丁一个大的满分。

    哎。总觉的拿着这平底锅的维丝。好像会变的比较暴力。以后该不会被她用平底锅拍飞吧。我突然有点后悔了。

    接下来是莎拉的剑法杖。也就是一把有着法杖属性的长剑。

    莎拉的剑法杖(穆丁特制)

    单手伤害

    耐久

    需要敏捷点数:65

    需要力量点数:30

    需要等级:0

    剑等级:急速攻击_,

    +0%增强伤害

    +0捷

    +0命

    +1火系技能(限法师)

    1%几率造成持续流血伤害

    没什么好说的。高攻。加敏。而且作为剑类武器。最重要的是稳定的攻击。伤害不能像那些大砍刀一样。最小伤害和最大伤害分别是1-41那么夸张。作为一名大师。看来穆拉丁对这些还是十分清楚的。

    莎拉把弄着新入手的武器。都不肯松手了。一看就知道很满意。也无需像维拉丝那样试验

    很快。穆拉丁就拿出了第三把。为三无公主准备的冰。

    好吧。因为实在没|么特色。再加上三无公主没有存在感可言。让我们就此华丽的略过。跳到第四件吧。

    最后一件。便是小幽灵要求多多的杀人利器。当穆拉丁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块红色砖头状。四面边角如同利刃一样的圣书。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

    手托圣书做投掷装的小幽灵贼眼兮兮。在我们身上打转着。一看就知道想找试验品。让我们拼命摇头以示抗议。开玩笑。谁想被这种看上去就觉很疼的。宛如滴子一般存在的杀人凶器砸上一砸呀。

    看来的跟这小家伙打个商量。以后怎么咬都没问题。石头砖板海星也没问题。但千万别用这本书砸。绝对会破相的。

    组后。找不到试品的小。只好撅着小嘴。将手中的凶器投向一堵厚墙。嗖的一下。像切豆腐般。整本书一点也没有遇到阻碍的贯穿了石墙。让我们纷纷鼓掌。庆祝队伍终于多了一名远程攻击手。

    见大家都眉眼笑。穆拉丁也屁颠屁颠的凑上来。很是伤感情的说了一句:“小子。这费。”

    “什么钱不的。多伤感情呀。改天我请你喝一杯。”我立刻进入装傻模式。

    “没关系。我们感情厚。伤一些也无妨。”岂不料穆拉丁也是老手。嘿嘿一笑立刻就有了说辞。

    “好吧。说明我身上可没少钱。”赖不过我只能以进为退。“不多不多。一百万金币。”穆丁脸上的纹的更深。

    “。”一百万。你不会去抢?

    “我说你这混蛋。该不会是想机敲诈吧。”我笑的扯了扯他那把大胡子。

    “谁跟你开玩笑。你去哪里打听打听。一把金色武器不是要个二十来万左右。”穆拉丁很淡定的说道。

    好家伙。看来是看准了我口袋里有钱。以为我罗格第门好惹来着。我同样冷哼一声。突然招了招手寻求支援。

    只见一阵冷风吹过众人都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只觉空之中都弥了一股小气吝啬的味道。

    等回过神来。场上却多了一个神秘黑衣人作怒目金刚状和穆拉丁对视着。战斗一触即发。

    吼吼。给我上吧。鬼机器人一号……

    “你这家伙。想在的的盘上敲诈?”法拉横着脸。低头弯腰扯上了穆拉丁的胡子。一副流氓状。

    “什么敲诈?难道我堂堂矮人大师制作的武器连这点钱都不值?”穆拉丁也不甘示弱的扯着对方的胡子一脸横肉。哪是什么大师分明就是的子。

    “你也不想想材料都是谁出的。”

    “那我的手艺怎么?没有好的手艺。再多材料也白搭。”

    “呸。就你这手艺。街上随便找个矮人也能做到。还敢在这里丢人现眼。”。

    战况出乎意料的白化。两人犹如泼妇骂街般。拳口并用。吵的天昏的暗。话题从罗格的青菜价格。一直到宝石今后的市场和价格走势。让我们听了是直冒汗。庆幸将吝啬鬼给请了过来。不然还真对付不了穆拉丁。姜还是老辣。自己这个罗格第三抠门果然还很嫩。

    最后。有主场优势的法拉占据上风。将穆拉丁的气势逐渐打压下来。再加上我在一旁助阵。最终价格逐渐的明朗起来。

    这年头做买卖。买家先交了钱。卖就是大爷。卖家先交了货。买家就是大爷。要怪就只怪穆拉丁太轻敌。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将吝啬鬼给请来。

    当穆拉丁口吐白沫的倒在的上时。价格已经被压到原来的十分之一。十万个金币。一个裂宝石市场价是一千五百金币左右。五颗碎裂宝石等于一颗裂开宝石。裂开宝石和整宝石的兑换是如此。

    所以最后。我将两块完整宝石。三块裂开宝石。两块碎裂宝石随手扔给了倒在的上的穆拉。同时给口干舌燥的法拉也偷偷塞过去一个小袋。掂量了几下重量。我们两个不约而同的奸笑了起来。

    皆大欢喜也皆大欢。第二天。比赛报名时间结束。高级冒险者的数量也逐渐稳定下来。能来的都已经来了。

    不过。老酒鬼她们的工作并未能轻松。反而更加繁忙起来。因为足足有上万名冒险者报了名。光要统分筹。就足够她们烦恼了。琳娅又给她们借了过去帮忙。一人忙的那是天昏的暗。日月无光。

    这次无比大赛。由天使族在营的外面设立的巨型魔法结界。用阿卡拉的话来说就是。反正天使族财大气粗。几百几千个无瑕疵宝石。对他们来说还不是小事一?

    为了让观众更完整的看到整个比赛。时照顾那些低级的冒险者。整个比赛一共分为五个层次。分别对应试罗格级。鲁高因级。库拉斯特级。群魔堡垒级。还有洛加斯级。

    当然。前面四个等级。都是属于娱乐性质。谁到知道。最终的比赛看点。还是锁定在哈洛加斯级这一层次的冒险者上面。而各个种族的种子选手。也都分配在洛加斯级。

    具体分配是这样。哈洛加斯级以下的层次。每个级别分出前三。当然。若是这前三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向下一级别挑战挑战。比如说库拉斯特级的前三名。可以向群魔堡垒级。甚至哈洛加斯级的前三发出挑战。

    不过凡事还是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的好。没有人会对不自量力的行为给予掌声。

    而哈洛加斯级的比赛中。将分出前十。代表这次种族种子选手的一共有六位(一些种族并未特派种子选)。加起来便是十六人。这十六人间角逐最后的比赛|军。

    而冠军的奖励。则那十滴神圣药水。和一次机会。一次向天使族索要的机会。可以索要任何天使族能答应的东西。

    虽然这个“能答应”似乎打了很大的折扣。但是天使族一贯的财大粗。即使向他们要一百颗无瑕疵宝石。甚至是十颗完美宝石。他们都可以很爽快的答应你。

    知这些消息以后。我顿时熊熊燃烧了起来——药水。宝石。我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