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幽灵体炮弹
    …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小幽灵那肆无忌惮的声音便远远的传了过来。

    “小凡~~~~~~~~”

    这小家伙,还是那么腻人呀,我抹了抹鼻子,有些小自豪的想到,然后张开双臂,迎向远处烟尘滚滚,宛若万马奔腾,又如火箭射般扬起大片飞尘直扑过来的小幽灵……

    “火……火箭……咦——?!!”

    大脑刚刚反应过来,下一刻,一道白色的影子,带着咻咻的破空声直撞撞入了我的怀里。

    “小凡!!呜呜~~~~~~”

    “噗————”

    下一刻,我的身体宛如被全速飞行的波音七七七撞个正着般,翻着白眼口吐白沫直接从传送台直线飞落,身体在草地上擦出一条十多米长的泥沟。

    恍惚之间,我似乎看到了……无数的天使,吹奏金色小喇叭,拉着我的手,飘啊飘,一直飘向那虚无飘渺的光芒之中……

    姓名:吴凡

    性别:男

    年龄:29

    婚否:已婚。妻子三名。准妻子一名。未婚妻一名。侍女一名。姐姐一名。

    愿望:希望能过上混吃等死地生活。并娶一个能容忍自己混吃等死个性地贤淑妻子。

    野心1:用歌声征服宇宙。违禁收藏从库拉斯特擂台上a来地神器麦克风一个伺机而行。

    野心2:希望小幽灵不要再吐槽自己。

    野心3(隐):希望能在智商上胜过三无公主,哪怕是用作弊手段,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至今获得的称号:罗格第三抠门,鲁高因三杰,联盟长老,爱与热血与和平与正义化身的使,悲剧帝唯一指定下任接班人,奶爸光环唯一拥有,负人品光环唯一拥有,歌神(自封),狼神勇士,天狐勇士,以及……好人。

    死因:在虚弱期被秒速五十米的幽灵体炮弹直接命中,不治身亡,享年二十九岁。

    te……才怪呢!!

    “呜呜~~~凡,小凡小凡小凡~~~~”

    迷糊中,小幽灵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哽咽声音传入耳中,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只哭的稀里哗啦的小花猫,正扑在我怀里……将鼻涕泪水毫不犹豫的抹在我胸口上!!

    这小家伙,表达感情的方式……还是那么的轰轰烈烈呀,感觉全身都像被撞散了架,我顿时牙齿咬地咯啦咯啦作响,琢磨着究竟该怎么惩罚这只小幽灵。

    “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要做傻事?将自己的身体弄得那么虚弱。”

    还没等我来得及威,小幽灵到是先嚷嚷起来了,抓着我的胸衣不断上下剧烈摇晃着,脑袋像没了颈椎骨似地大幅度摇摆起来,都给摇蒙了。

    “对……对不起。”

    我迷迷糊糊的抓着脑袋说道,心里有股微妙的感觉,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这只小幽灵乘机忽悠过去了。

    “好啦好啦,瞧你哭的,像大花猫似的,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圣女呢。”

    我轻轻抹着小幽灵脸上的泪痕,溺爱的将她搂在怀里狠狠亲了一口,才搂着她站了起来。

    “哼哼~~才不是大花猫呢,我可是圣女,堂堂正正的圣女。”小幽灵不断在我怀里拱着,露出舒服安心地睡意,口里却不认输的含糊不清道。

    “别睡呀笨蛋,既然是圣女,你也该是时候学会一个人独立了吧。”我哭笑不得的看着闭上眼睛,呼吸逐渐均匀起来地小幽灵。

    “人家……才不要嘞……圣女……是要寸步不离……骑士的……”

    小幽灵的声音逐渐微弱下来,似乎消瘦了几分的柔软娇躯,像无尾熊般吊在我身上,四肢牢牢箍紧,俏脸在怀里摩挲几下,露出小猫咪蜷缩在火炉旁边时一样舒服慵懒地睡意。

    反了吧,关系说反了吧,是骑士应该寸步不离圣女才对吧。

    我微微一愣,歉意的在这只已经熟睡的小猫咪额头上亲了一口,对不起,小家伙,我这个骑士可真是不合格呀。

    抬起头,维拉丝她们,正站在传送台上,和琳娅说这话,小天使莎拉在一旁听着,时不时将那比火焰还要灼红美丽的眼眸,望向这边,刚刚好和我的视线相遇,那无比美丽的天使脸蛋上,瞬间便露出灿烂笑容。

    而小雪它们,已经吐着舌头将我围了起来,大脑袋轻轻朝我拱了拱。

    摸了摸它们地雪白的毛,我一跃上了高台,将迎面小跑过来的莎拉一搂,在她吹弹可破的俏脸上亲了一口,才牵着莎拉的小手迎上去。

    “在谈什么呢?”

    我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维拉丝,她那温柔善良的笑容,永远在我心中占据着最重要位置。

    “我在感谢琳娅妹妹,这段时间以来细心照顾大人呢。”

    维拉丝漆黑明亮的眼睛看着我,宛如一颗黑宝石般,闪烁中透露出浓浓情意,彼此之间地默契,只消轻轻的回眸之间,似乎便能将内心地思念全部传达过去。

    “哪里,应该是我照顾不周才对。”琳娅看了我一眼,低着头俏脸微红的说道。

    “看你们说地,好像我是小孩子,需要照顾一样。”我轻笑着在维拉丝缎带般柔滑的脸上轻轻一抚

    “对了,琳娅妹妹,不如和我们一起回家吧。”维拉丝双手合十,轻轻笑道。

    听维拉丝这么说,琳娅的俏脸更红了,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犹豫,最终还是惋惜的摇了摇头:“不了,我还必须去阿卡拉奶奶哪里述职,改天吧。”

    “是这样吗?”维拉丝也可惜的一叹。

    “琳娅,可别累坏自己了,述职完了以后,回去好好睡一觉,过几天我去找你。”

    我心头的说道,这个女孩呀,外表虽然柔软,但内心却要强的很,总是喜欢勉强自己,做到最好。

    送走琳娅以后,我抱着小幽灵往小雪背上一跃,维拉丝和莎拉随后也轻轻跃到我后面,一家人坐在一块,向法师公会的方向奔去。

    “对了,小苿莉呢?”我很好奇,三无公主那只小萝莉怎么没有出现。

    “苿莉姐姐说要在家里为大哥哥准备午餐。”莎拉在身后紧紧抱着我,将小脸贴在我背上,高兴的说道。

    不一会儿,阔别已久的小家终于出现在面前,从小雪背上跳下,三无公主的身影也恰恰从帐门里出现,不过,率先迎上来的却不是她,而是另外一道黑影。

    有破绽!!

    我和黑影的眼睛同时闪过一道精光,不约而同地出招。

    下一刻,我一脚踩着一只金色小动物,拿出羽毛笔放在舌头上添了添,然后记录道。

    某年某月某日,后备干粮阶级、杂鱼级实力的死狗,第八百千九百二十次偷袭失败,臣服于它英明神武的主人脚下。

    “嘎哦~~~哦~~!!”

    (翻译)蕾奥娜:是八百九十二次,八百九十二次,别在后面擅自添多一个零呀卑鄙的人类!!

    然后是小可爱埃里雅,依依呀呀的张开小手,抱着我的指头亲昵摩挲起来,诶诶,好像大了一点点哦,又好像没有,对于埃里雅这种小小美人鱼来说,还真是微妙的感觉呢。

    “辛苦你了,小苿莉,哦哦,我好像闻到食物的香味罗,等不及了。”

    我轻轻隔着包子帽,摸着三无公主的小脑袋,虽然那宛如人偶般的美丽漠然地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我知道她很喜欢别人……嗯,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总之她似乎很喜欢我这个轻抚她的小脑袋。

    傍晚的时候,我地两个宝贝天使女儿也回来了,被我抱着怀里,用胡渣狠狠在娇嫩小脸上摩挲了好一会,这是任何时代,任何位面都不会改变的,父亲对儿女的亲昵方式呀。

    不过两个小天使似乎有染上了小幽灵的恶习,竟然也不甘示弱,乘机小嘴在自己脸上啃了好几口,忧郁沧桑地脸上留下了几个小牙印,呜呜~~前明明都是吧嗒吧嗒的亲的说。

    在我走的这段时间,莎拉、维拉丝和小幽灵三个,化思念为动力,从黑暗森林狂扫到安达利尔的老巢,墓**四层,并最终将它干掉。

    维拉丝和莎拉两个,等级也从12级飙升到19级,需要更多经验升级的小幽灵,也顺利地跨过了二阶那一道槛,刚刚好升到13级。

    以三人超高的爆率,一路上很是收获了几件不错的装备,在击杀安达利尔的时候,更是爆出一件绿色装备和一颗完整的红宝石,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地收获也算是逆天了。

    可惜的是,那件绿色装备,竟然是野蛮人套装里的狂战士地军火库,四个人都不怎么用得上。

    狂战士的手斧双刃斧

    单手伤害:15-23

    耐久度:24-24

    需要力量:50

    需要等级:15

    斧等级:快速攻击速度

    +5伤害值

    30%额外准确率加成

    5%击中中偷取法力

    狂战士地军火库(套装)

    狂战士的手斧

    狂战士地锁子甲

    狂战士的头戴

    这把斧头,到恰恰是为野蛮人量身定做的,野蛮人最大的两个劣势是什么?其一,准确率太低;其二,法力值太少。

    这把斧头加准确和吸法的属性,大大的弥补了这两个缺点,让野蛮人真正成为战场凶器。

    为什么同是绿色装备,差别就那么大呢?看看死灵法师的【地狱的工具】套装,竟然是诱惑死灵法师去玩肉搏,也不知道是哪个疯狂的家伙制作的,地狱的工具?地狱的悲剧还差不多。

    现在,莎拉和维拉丝都是19级,小幽灵13级,三无公主二十五级,抵达鲁高因以后,四个人总算能走到一块练级了。等她们冲到30级,小幽灵到2c级,跟在我后面混库拉斯特也就没什么问题了,长久以来的梦想终于就快实现。

    我乐滋滋的不断琢磨着,抱着从中午开始就一直赖在我怀里呼呼大睡的小懒猪笨幽灵,美美的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晨,被窗外温暖的阳光所召唤,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十分香艳的一幕。

    小幽灵这个调皮,睡相十分邋遢,梦中也不安分,挪着挪着,不知什么时候。那长袍便滑了上去,露出一双浑圆凝脂的,就那饱满的丰臀也若隐若现,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让人炫目地光彩,那道美妙股沟,和下面诱人的鸿沟,更是让人直欲一探究竟。

    不知道这小不点有没有听话,穿了内裤没有,我一边思索着,手指不安分的在翘臀上面爱抚着,触摸到微微的障碍,不由微微一笑,还好,这个小淘气圣女,还是很听话的。

    这时,一双银色美眸却悄悄的睁开,正困扰的看着我。

    “大色狼。”

    小幽灵香唇轻吐,指着我的鼻子断定说道。

    “竟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不色一色岂不是亏大了?”我奸笑看着小幽灵,翻身将她压了下去,双手直捣黄龙,紧紧握着那两颗饱满的蓓蕾。

    “嗯嗯——”

    敏感处突然被袭击的小幽灵,出微不可查地诱人呻吟。

    “小色女。”大手轻揉慢着,感受着那如凝脂般的丰满弹性,我不甘示弱的调侃道。

    “才……才不是呢,是你这个笨蛋太……太用力了,是疼地感觉……疼叫……”

    娇喘声逐渐急促起来的小幽灵,一如既往的开始嘴硬了。

    “分明就是很舒服,你就承认了吧,好色的小圣女殿下。”

    我加大抚摸力度,俯身将那张喘息不止地娇唇堵住,不断的吸允挑逗着,反正这只小幽灵在床上,一次也没有赢过,忘情的时候,还不是得乖乖的承认自己很舒服……

    直到日上三竿,我才慢吞吞的从房子里走出来,嗯,至于小幽灵,这小家伙到是被我喂饱了,又睡回笼觉去了。

    恰恰好遇到维拉丝经过,她小脸微红,娇嗔了我一眼,低着头匆匆从我旁边经过,哎,竟然忘记了设置隔音结界,小幽灵那肆无忌惮的性格,情动地时候,可是从不会忍住声音的,真是失策了。

    在家里晃了两圈,再次将妄图逆主的死狗koo一次,我慢吞吞的来到了阿卡拉的小帐篷。

    “阿卡拉奶奶,心情不错嘛。”难得没有新人冒险光顾阿卡拉地黑店,她有些悠闲的坐在帐篷外面小空地上的躺椅上,两手抱着茶杯,一副优哉游哉地恰然神态。

    “能这么开心,还是多亏了你的福呀。”

    这个世上似乎没有什么能打破阿卡拉那张平静安详地笑脸,尽管我已经放轻脚步,然后突然出声,却还是没有让她露出哪怕半点其他神色。

    “得了,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听你表扬我的哦。”我笑着说道。

    “呵呵,你这孩子呀,就是懒,不过,你这次立了大功,地确应该奖励,如果连休息一段时间这样的小事都不答应,那也未免太苛刻了。”阿卡拉呵呵笑道。

    “那就是我可

    阵子了。”我顿时两眼巴巴的看着阿卡拉,觉得:了二十岁,变成了大美人。

    “是是,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至少两个月哦。”我厚着脸皮说道。

    “三个月都没问题。”阿卡拉笑意更甚。

    “那可就是这么说定了。”我立刻接道,生怕阿卡拉下一刻反悔。

    “托你的福,接下来三个月联盟都没有什么大动作,可以安心的准备了。”

    切,原来是这样,恰好接下来三个月都没什么事呀,我还说阿卡拉变性子,放着我这块肥肉不榨油了。

    微妙的将阿卡拉最后一句话给忽视掉了,我正想告辞,突然又想起莱娜的事。

    “阿卡拉奶奶,不知道昨天琳娅有没有和你说过莱娜的事?”我试探着问道。

    “说了,而且说的很详细,恭喜你了,吴,又多了一个妹妹。”

    果然啊,该怎么说这个责任心强的女孩才好呢?不用事事汇报的那么详细嘛,这不是让我这个打杂长老,一点挥和留悬念的机会都没有吗?

    “那么,莱娜拥有预言师资质的事,琳娅也和你说了吧,不知道……”我嘿嘿笑看着阿卡拉。

    “你的意思我明白……”阿卡拉悠哉的喝了一口茶,点点头。

    “放心吧,如果她愿意的话,我会倾尽全力地培养那个孩子。”

    “这样的话,难道不怕莱娜她以后成为联盟大长老吗?”

    我有些担忧的问道,不是为莱娜会成为大长老而担忧,而是为阿卡拉如此淡定担忧,她心里难道又打着什么小主意,该不会伤害到莱娜吧。

    “怕,为什么要怕呢?”阿卡拉带着笑意的问道。

    “那个,她不是兽人族吗,其他人不会介意她成为大长老吗?”

    “呵呵,那孩子固然是兽人族没有错,但是从琳娅的谈话中,我知道她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在她学习预言术的这段时间,我相信也一定能培养出一颗万物平等的心,只要是这样,就足够了……”

    “哦……这样啊。”

    我擦擦冷汗,突然想到,阿卡拉这只老狐狸该不会是想乘机将莱娜洗脑,将她的利益取向扭转到人类联盟吧。

    这样的问题也不好问,算了,反正以后能在营地里见着,时常是去看看就知道了。

    聊了几句以后,我便匆匆告辞,接下来还有两件事要做呢。

    而在我走了之后……

    阿卡拉静静地坐在躺椅上,摇摆的躺椅,随着微风吹起轻轻摇曳着,说出的自然恰意。

    “那个孩子,还不知道呀……”她嘴角含笑,低声说道。

    “掌握人类和联盟未来地,不是我这个大长老的位置,而是你呀,只要你的心一天还向着人类,向着联盟,只要莱娜一天还被你当成妹妹看待,那让她做这个大长老的位置,又有何妨呢?”

    喃喃自语地说完以后,她轻轻一笑,抬起头,泛白的眼珠对着无穷无尽的天空,突然道:“是吧,使阁下。”

    从阿卡拉昏暗的帐篷里,闪烁出一道炙白神圣的光芒,仿佛升起了第二个太阳一般,这道白光一闪而逝,很快便黯淡下来。

    接着,从里面传出一道清晰嘹亮,似充斥着无尽威严的声音。

    “阿卡拉大长老地预言术,本人不敢妄自猜测,但愿他真的能超越塔拉夏,成为这片大陆的救世主吧。”

    “一定会的,我们人类忍耐了数千年,才盼来第二个救世主,我绝对……”阿卡拉肃然坚决的说道,脸色逐渐平和下来,重新带上了微笑。

    “使阁下,这三个月就辛苦你了……”

    “愿为大长老效劳。”声音依然不咸不淡,仿佛没有感情一般。

    帐篷里面地白光再次一闪,阿卡拉默默的从椅子上站起,手中的拐杖轻轻一顿,向远处走去。

    告别了阿卡拉以后,我要拜访地第二个人,便是恰西,说实话,我是被逼的,被逼地呀!!

    拉苏克这个混蛋野蛮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我要回营地的消息,第二天一大早便不请自到地将我堵在马拉的门口,拖我帮忙给他那倔强的女儿,也就是恰西稍点哈洛加斯的“特产”。

    我并没有察觉到里面的陷阱,心想这只不过是小事一桩,就满口答应了下来,哪知道拉苏克这个老家伙,竟然在我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倒出如小山般的各种石头和武器模具。

    这就是野蛮人铁匠心目中的“特产”呀(掀桌)。

    好吧,矿石和模具我也就忍了,毕竟是自己一时大意上套了,可是……可是这张像足足容得下三个粗壮男人一起坐下的巨型椅子,还有这些水桶大小的茶杯,又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也是哈洛加斯的“特产”!!

    拉苏克很无辜的看着我:“这些当然也是哈洛加斯的特产了,你认为其他地方有那么大的家具吗?”

    “……”

    最后,为了塞下这些所谓的特产,我不得不放弃一些特地留下来用来以作留念的,狐人族那些妩媚mm亲手做的手帕衣服之类的好物,将一块块冷冰冰的矿石模具和一张张撑大眼球的家具,装入了物品栏里面……

    总之,我的物品栏最后快要塞爆了,琳娅那边也是,才好歹将这些“特产”全部装进去,你说我心里能没有怨念吗?

    算了,还是快点解决快要塞爆的物品栏吧,我匆匆到恰西那里,一股脑的将“特产”倒出来。

    这个坚强而又美丽的野蛮人少女,乍一见满地的矿石和模具,就像将满屋子的海星倒在某海星少女面前一样,立刻就陷入了沉醉状态,吓得我干赶紧跑人。

    “接着是……接着是……”

    物品栏瞬间就空了一大半,感觉脚步都轻了许多,我一边翻着里面的东西,突然一拍掌,原地返回法师公会。

    “法拉老头,你在吗?”

    站在法拉的帐篷门前,我大声喊道,至于为什么不干脆闯进去,恐怕是个人都知道,门前那些明显的焦土,可比插上任何写着“内有恶狗”之类的木牌还要有效。

    果然,又是一声爆炸,将帐门高高掀起,法拉咒骂着从里面冲出来,狠狠瞪着我,还未骂出口,看见我手中摇晃着的粉红色药瓶,那张老脸简直让变脸大师都要自愧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