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笼中之鸟
    …

    “事情有些难办。”

    坐在篝火旁边,我对一旁的小狐狸叹道。

    不得不说,小狐狸这个盗墓贼很有技术,挖出来的洞那叫一个顶呱呱,我起先还担心这样完全密封,会不会缺氧,要知道冒险者也是会被憋死的。

    不过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不但不会缺氧,甚至连篝火升起的呛烟,都几乎闻不到,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透的风。

    “尼拉塞克有那么强?连你都打不过?”

    小狐狸闲着没事做,抱膝坐着,小手持棍,调皮的拨弄着火堆里的猩红炭火,惊讶的看了我一眼。

    见识过在库拉斯特的精灵之森那巅峰一战,潜意识中,她其实已经有了那么一种观念,不说第二世界,至少在第一世界,这个坏蛋已经找不到敌手了。

    “不然你以为我有多厉害?”

    看到小狐狸对有比我还强地敌手。一副百思不得其解地样子。我心里既有点小骄傲。同时又有种哭笑不得地感觉。

    “坏蛋。我问你。你在第一世界。实力究竟排到第几?”

    小狐狸地八卦之魂燃烧起来了。就连眼前地大敌尼拉塞克也一时给忘记了。或许潜意识里。她依然坚持认为。有这个坏蛋在。什么尼拉塞克地。根本就不是问题。这个大坏蛋。就喜欢藏着掩着。口里谦虚。心里却高傲地很。

    “这个嘛。让我想想……”

    我觉得有必要让这只坐井观天地小狐狸。好好认识到这个世界里地天才是多么地不值钱。于是很认真地思考起来。

    首先。卡夏和法拉那两个老不修。还有尚不知深浅但绝对厉害地加仑老头(我还不知道这老家伙已经跑到第三世界鬼混去了)。就已经占据绝对性优势地将我一脚踹下前三宝座。

    接下来,次一级地,曾经秒杀过我的血熊状态的卡洛斯,还有和法拉同是名声狼藉的前矮人王穆拉丁,还有,双子星的另外一名,那位连面也未曾见识过的未婚妻,精灵女王……精灵女王……那个……叫啥来着?

    话说,别说模样,我甚至连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呀这算哪门子未婚夫妇关系呀混蛋!!!!

    算了,反正我的人生就是那么茶几,或许在别人看来,我这样的人和精灵女王结婚,跟癞蛤蟆吃天鹅肉没什么区别吧,过过场而已,就连对方的名字也无须告知……

    “你这坏蛋,是哪门子地失落呀。”

    一旁的小狐狸,见我扳着指头算着算着,突然莫名其妙的就陷入了人生最低潮,蜷缩着蹲在潮湿阴暗的角落里画圈圈。一脸弃妇的哀怨模样,不由将狐狸尾巴疑惑的高翘起来。

    “不说这个,我继续给你数吧。”

    我微妙的避过这个话题,继续扳着指头数起来。

    除了这些人以外,还有堕落者联盟三巨头,其中一个是卡洛斯,另外两个没见过,但是实力想必也不会比他差到哪里,嗯,还有莎尔娜姐姐,老酒鬼说过,姐姐到一个特殊地方加强历练去了,回来以后,恐怕也不会比我差多少……

    这样算来,就已知的人当中,就有三个比我强,其余六个,难以比较,于是,将十个指头全部扳完,我心里有了定论,郑重其事的告诉小狐狸。

    “第一世界,就我知道地人里面,其中有三个绝对比我强,还有另外六个,难以判断,所以总的来说,我是前三以后,前十之内吧。”

    “竟然还有那么多像你一样的大变态?”

    小狐狸闷闷的说道,原本以为不是第一,也是前三,这会好了,落了个前十,还是已知的人当中。

    “所以说你这小家伙,就算得到了灵魂契约的能力增幅,以后也要尽量收敛点,不然随时都有可能惹到可以将你们整个队伍团灭的强敌。”

    我危言耸听的恐吓小狐狸道,其实高手哪有那么容易碰到,暗黑大陆那么大,也就我这个圈满了悲剧光环的可怜虫,才会接二连三的遇到一些怪物。

    话说回来,这只小狐狸刚刚是不是微妙地骂了我大变态什么之类的,是我记错了吗?

    听了我的话以后,小狐狸也不作答,将颔首埋在抱在膝前地玉臂里,只露出两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静静地盯着篝火。

    刚刚一番话,大概让这只高傲的小狐狸很是受到了一些打击吧,身为狐人族地小公主,几百年难得一出的天狐,露西亚骨子里本来就有着深深地骄傲,而艰难的一步步带领自己的队伍,取得精英头衔,也证明了她的确有着不俗的能力。

    如今再得到灵魂契约的超级属性加成,说露西亚心里没有一丝骄傲,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听到这一番话,才知道,仅仅是第一世界,就有那么多高手,每一个高手都足以将自己含辛茹苦打造的精英队伍消灭,这让心比天高的露西亚,如何能够接受得了。

    像小狐狸这种倔强的女孩,越是认识到自己的弱小,就越是有动力,有干劲,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我打打哈欠,决定就让小狐狸面对着大海夕阳……哦,是洞**篝火,好好琢磨去吧,今天打了两场硬仗,身子困乏极了,我先趟尸去。

    甩出被单将身子一卷,便倒在小狐狸旁边睡下了,这只小狐狸香喷喷的,也不知洒了什么高级香水,那么诱人,模糊中,我东想西想着,下意识的抱住了一条不安分的在自己旁边甩来甩去的大东西,感觉毛茸茸的舒服极了,就抱着进入了梦想。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等眼前的景色清晰起来,才发现一张俏丽绝美的面庞,正凑在自己面前不到四分之一米远,那娇艳欲滴的红唇,近距离之下散发出让人窒息的诱惑光泽。

    我大惊,难道这只小狐狸,想乘着我睡着的时候偷亲我?这可不行,我得想想办法,如果是按照游戏选项地话……

    此时,我心里面又出现三个选项。

    a:装睡,好好享受这一记送上门来的香艳香吻,不料怀春少女内心的占有欲骤然膨胀,猝不及防之下被其用柴刀碎尸,吞食,结而一体,永不分离,猎奇结局。

    b:睁开眼睛,在香吻送来之前,起身,抱上去,接吻,爱抚,推倒,ooxx,被天狐魅力所惑,不能自拔,最后精尽人亡,goodd,endd。

    c:睁开眼睛,避过这一吻,大义凌然的表示自己已经有

    ,不能犯原则性错误,然后被黑化少女用电锯分尸,endd。

    “……”

    为什么全部都是我挂掉的结局选项!难道就没有一个正常选项?!给我一个活下去的选项呀混蛋!!我在内心里将摆满杯具的茶几狠狠一掀。

    好吧,幻想结束,该是时候面对现实了。

    面对着眼睛里燃烧着熊熊怒火的小狐狸,我摆出一副万分无辜的表情:“你这生哪门子的气?我刚睡醒,又没惹着你。”

    “哼~~”

    小狐狸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娇哼,一副本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地娇蛮模样:“你昨晚睡着的时候,干了些什么,自己还不清楚?哼哼~~大的胆子,竟然敢乘着我发呆的时候……”

    说着,那张俏脸不知道是羞还是怒,总之就好像是煲开的热壶一样,慢慢红了起来。

    “睡着的时候……?”

    我陷入了回忆模式,没干什么呀,我又没有梦游的嗜好,说起来,睡之前好像抱着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好暖**呀。

    嗯?软绵绵的东西……

    我地眼睛四下搜索着实物,最终定格在小狐狸两手撑地跪趴在我面前,高高翘起的浑圆翘臀后面,那条甩来甩起的毛绒大尾巴。

    “看来你已经明白……”小狐狸冷冷一笑,微微露出来的两颗小虎牙,闪烁着锐利寒芒。

    “你这个笨蛋,笨蛋,大~~~,竟敢抱着我的尾巴不单止,还……还在上面流口水,老娘今天非要杀了你不可!!”

    “等等,等等,有话好说,抓人是不对的,抓脸更不行,嗷嗷,我的叉腰肌……要死了……要死了……!!”

    话说,还是避免不了挂掉的结局吗?这样的话,上帝老大,能不能打个商量,我要回档,选b……

    好一会儿,我才得以从苦海中逃脱,捂着脸上纵横交错的兽爪痕迹,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将这只小狐狸地指甲磨平。

    小狐狸依然余怒未消,警惕的坐在我对面,将尾巴紧紧的藏在身后,每次目光和我相遇,总是会哼地一声,将头重重的撇过去。

    昨天说着尼拉塞克,说着说着竟然跑题了,变成八卦排行榜,因此,我只好再向小狐狸解释一次,自己在大厅所察觉到地东西。

    “你是说,那股力量,并不是尼拉塞克的?”小狐狸满是惑地问道。

    “的确,虽然只是我地第六感,但是总觉得并不是从尼拉塞克身上感受到的,而是在另外一个位置,这种感觉,我也说不大清楚,可以肯定的是,这股力量绝对是是敌非友。”

    我苦恼的挠着头说道,光一个爆炸分子尼拉塞克,就已经够让人头痛了,里面还有一股不逊色于加莫罗的力量在酝酿着,这让我怎么好下手呀。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沉默了一会,小狐狸低着头,轻声问道,其实,不用我回答,或许答案她已经知晓了。

    “我现在对那股力量一无所知,至少,也得先逼那股力量现身,才能决定对策,否则只是纸上谈兵而已。”我沉思着说道,然后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小狐狸。

    “至于你,抱歉,在那股力量面前,我也没有把握能保证得了你地安全,所以,你先回去,等我,好吗?”

    我尽量将声音放的轻柔,紧紧凝视小狐狸,生怕她那股倔强的脾气发作。

    “哼~~”

    小狐狸再次重重的哼了一声,不过似乎却不是对着我哼,低着头,咬着嘴唇,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呼~~你能体谅我就好。”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小狐狸如果非要留在这里的话,我面对的压力,真地很大,她能如此明理是非,就证明她不是一个不顾局势耍小脾气的女孩。

    倔强也分很多种,那种不顾他人的感受,一味着倔强到底的人,无疑是不会讨人喜欢。

    “你这是什么口气,就那么想赶我走吗?”

    小狐狸心头正郁闷着,自然将小脾气对准我身上,大事她肯听我的,这些小事我自然也不会和她计较,笑了笑,任她在那嘀咕一阵,才不情不愿的掏出回城卷轴。

    “说好了,不许死,不然,你就是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就在要扯开回城卷轴的时候,小狐狸复又回头看着我,满脸不放心的样子,好像我是自杀少男似的。

    “知道啦,安心在旅馆等我吧。”我自信的招了招手。

    依然担忧地紧盯着我,小狐狸一点一点的将手中的卷轴拉开,华光逐渐从展露出来的纸面上射出,最后……

    哑火?!!!

    就像刚刚开启,正在逐渐发出轰隆声的机器,突然停了电般,从回城卷轴里散发出的光芒,突然消失了,按照正常的程序,它本应该形成一道光柱才对。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张回城卷轴是残次品?从来没有听说过回城卷轴也存在伪劣假冒产品呀?

    我和小狐狸都呆了起来,定了定身,我从自己的物品栏里掏出一张回城卷轴,这可是从阿卡拉的小黑店里买来地,她的店虽然黑,但是质量却绝对有保证,这回应该不会出现问题了吧。

    小狐狸愣愣的接了过去,再次展开,情形却依然和第一次一样,卷轴的光芒闪烁到一半时,突然黯淡消失了。

    这下,我们可明白了,不可能是回城卷轴出了问题,而是这个地方有古怪。

    “可恶!尼拉塞克那个混蛋!!”我咬牙切齿,一拳狠狠捶在墙上。

    露西亚心里一暖,正想出声。

    “那个混蛋,竟然害我们浪费了两张回城卷轴,这可都是钱呀!”我咽下一口水,继续说道。

    露西亚:“……”

    “听说有些地方,是能禁止回城卷轴的,一直以来只是听说而已,没想到现在竟然遇上了,守护部落的老巢,果然不同凡响。”

    我焦急的来回走动,口中愤愤嘀咕着,然后紧紧一握拳头。

    “竟然不能用回城卷轴,那我们就先离开瓦特大厅,回到痛苦之厅去,我就不信,那里也禁得了回城卷轴。”

    豪气万丈的一脚踢开被遮盖的洞口,我趴了出去,左右张望了几下,回过头看着跟着从里面出来的小狐狸,声音弱了一百二十个分贝。

    “那个……小狐狸,瓦特之厅地出口,你在前面带路”

    外面的怪物似乎密集了许多,充斥一股肃杀的气息,刚刚走出阴暗胡同,就听到一队冰封恶灵从前面地十字路口经过。

    好再我和小狐狸的耳朵贼机灵,早早地将身子缩了回去,看着那队仿佛巡逻士兵般,排成两排,稀稀拉拉从我们前面经过的近百只冰封恶灵,不约而同地送了一口气。

    论实力,我们自然不讲这一大队冰封恶灵放在眼里,可是却没把握无声无息干掉它们,在说也不知道尼拉塞克有什么手段,到时候将他引了过来,事情就大条了。

    那队冰封恶灵过去以后,小狐狸一个侧身领着我,尾随了上去,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跟在这对巡逻士兵后面,反而不易遇到其他巡逻队伍,就是这个道理。

    **了一段时间后,眼看路线对不上,我们才另取它道,一路躲躲闪闪,避开了十多队巡逻队伍,最后脚步慢了下来。

    “出口应该就在附近了。”小狐狸自信满满地说道,语气里没有一丝迟疑。

    我们兵分两路,开始在附近区域找了起来,足足找了好几个小时,绕了一大圈,在另外一边碰头。

    “没找到,你呢?”小狐狸语气里似乎透露出一股兴奋。

    “这不是明摆着吗?”我翻了个白眼,说道,这只小狐狸,大难临头了,还高兴个什么劲呀。

    最糟糕的局面还是出现了,尼拉塞克并不傻,竟然可以让整个瓦特大厅禁回城,那么将出口封闭,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

    我们现在的处境,就像笼中之鸟,除了和谐掉尼拉塞克,打开机关以外,再也别无他法。

    “高兴个什么劲,你这只小东西!!”看到小狐狸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模样,烟波流转的美目看着我苦恼的样子,抿嘴偷笑,我不由在她地毛绒狐耳上捏了一把。

    “这回可不能怪我任性,而是尼拉塞克太狠毒,形势所逼呀,我不得不留呀。”小狐狸摇头晃脑,咬文嚼字的说道,那憨得可爱的俏丽模样,让我恨得牙根直痒。

    “你这只小狐狸,别给我得意,等会,你还得躲回去,我一个人去找尼拉塞克。”我瞪了她一眼,不容置疑的说道。

    “哼,回去就回去,有什么了不起。”小狐狸凶巴巴的瞪了我一眼,不过嘴角里还是留有一抹没有消逝的笑意。

    “你该不会偷偷跟上来吧。”我警惕看着她的问道。

    “老娘我是什么人,说一不二,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小狐狸脆声说道,见我还欲开口,不由从后面推着我催促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吗?快点去将尼拉塞克干掉呀,难道还要看着他继续为祸众生?说起来,我才是队长吧,我现在命令你,快点去将尼拉塞克解决掉。”

    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不过这只小狐狸竟然说了,不会偷偷跟上来,以她的性格,就绝对不会这么做,我也送了一口气。

    还是觉得她的话有漏洞,是我多心了吗?哎……

    将小狐狸送回那个藏身所以后,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朝尼拉塞克的大厅走去。

    一路上遇到巡逻地冰封恶灵,我也不躲避,直接和它们打照面,怒吼一声,变身不完全状血熊,一步一步朝对方威逼过去,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从对面冰封恶灵那丑陋的蛤蟆眼睛里,流露出的恐惧眼神。

    反正也要和尼拉塞克对上,哪还需要躲躲掩掩,非要说的话,这些冰封恶灵不出现,我还要头疼呢。

    尼拉塞克大厅,我不认路呀!!

    “吼~~

    一声怒吼,大脚直接从其中一只惊呆了的冰封恶灵头顶上落下,吧嗒一声,脚下冰封恶灵的躯体,像打木桩似的压缩了下去,下一刻,我的大脚没有遇到丝毫障碍般狠狠踏在地上,扬起巨响,整个通道都随之微微震鸣起来。

    一滩浑浊地鲜血,从脚掌四边激射出去,将一大片地面染红,脚边还留有一小截没有踩上的手臂,如蚯蚓般微微抖动着,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把大砍刀。

    惊呆了的冰封恶灵,下意识的抹了抹飞溅到自己脸上,还热乎乎的血肉,突然将大刀一扔,发了疯似的嚎叫着掉头跑了,其中一只跑的太急,十分天然呆的砰一声摔倒在地,然后立刻手脚并用的爬着继续逃跑。

    很好,终于有人带路了。

    我不急不忙的跟在它们后面,左转右转,丝毫不理会一路遇到那些色厉声惧地向我示威的冰封恶灵,大概十多分钟以后,眼前一亮,相对于我现在五米多高的躯体来说,显得有些狭隘地通道,终于在眼前伸展开来。

    尼拉塞克依然站在祭台上,背对着我,口中念念有词的叨念着一些什么,我仔细听了一会,才分辨出来,这些吟词应该就是尼拉塞克前面所说地,吃饭,睡觉,甚至连走路都要默念的祖训了。

    即使灵魂已经堕落,被邪恶所侵占,依然还在吟唱这些东西吗?这是何等强大地意念……不,已经不能说是意念,而是延伸至一种类似看,听,触摸之类的身体本能了。

    这种本能,不但深深烙印到了灵魂,还从灵魂映射到身体上,恐怕就是尼拉塞克地灵魂消亡,只要这具空壳的躯体还有能量供应,还能活动,也会一如既往的每日进行下去,直至腐朽。

    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啊……

    我并没有打断他,足足过了十多分钟,他似乎才念完,缓缓回过头,瘦似骷髅的漆黑眼睛,仔细凝视着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他转身的一刹那,我竟然从他的侧脸上,找到一丝安详和……决绝!!

    “我会留你一具全尸的。”尼拉塞克看着我,突然莫名其妙的这样开口说道。

    换做其他人,肯定会一头雾水,但是我却隐隐能了解到他的意思,这,应该算是对我刚刚没有打断他,对我的尊重,的一种谢礼。

    不过这种谢礼,我可不想要呀,这次来,我可是有着十足的把握……至少,也要先将他身后那股强大的力量现形。

    “你们的确有两手,我的手下,布满了整个瓦特大厅的通道,找了一天一夜,竟然没能找到你们,但是……”

    他孜孜阴笑起来:“不过,想必你们也已经发现了吧,瓦特大厅里,已经布置了禁止回城卷轴的魔法阵,出口也封闭起来,如今,你们已经是笼中之鸟,再也逃脱不了我的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