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再见艾弗利亚
    …

    天空,大地,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这等景象,是何等的眼熟。

    那个家伙,一定是又想看着我迷路,然后再肆意的嘲笑我吧,一定是这样没错,哼哼,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它得逞。

    别小看路痴的智慧呀混蛋,我冷哼几声,在盘腿坐地,开始闭目养神起来,然后打起了盹。

    “一阵子不见,你到是变得精明起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前面的白雾,突然像幕帘似的两边拉开,一把孤零零插在小山坡上的长剑,露了面,出有些不甘心的响声。

    “呼呼”

    “……”

    “喂!小子,你该不会真的睡着了吧!!”

    震天的咆哮突然从耳边响起,我连忙一个窜起,像被夜狼的脚步声惊动的田鼠般,警惕的四处张望着,终于看到前方高高山坡上的那把白色长剑。

    “你在说什么呀?我只是在闭目养神而已。”我心虚地说道。却不由自主地伸了个起床地懒腰。

    “我到真要问一问。究竟该笨蛋到什么程度。才能在自己地梦境中继续睡觉。”长剑以略为调侃地语调。蔑视地说道。

    “好久不见。别突然所那么伤人地话嘛。”我像八卦主妇似地朝对方摆了摆手。然后脸色一正。单手抱胸。微微鞠30度躬。优雅地比了一个绅士礼节。

    “好久不见了。吾友。艾芙莉娜。”

    “是呀。好久不久。吾友。兔斯基。”

    我:“……”

    艾弗利亚:“……”

    “切,一阵子没见,你连幽默细胞都退化了。”我不屑的用眼角瞟了它一眼。

    “那是看到你这张足够幽默的脸,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艾弗利亚利回以唇枪舌剑。

    “……”

    这家伙,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嘴巴又犀利了不少,难道在这些时间里,他天天都在练习单人相声?

    “好吧,这次来又有什么事?”

    我一**坐下,半靠着……话说,背后有东西被我靠吗?

    没有,所以我直接躺下去了。

    “要我说几次,并不是我将你带到这里来的。”

    艾弗利亚不满的抱怨道:“说实话我也很苦恼,隔三岔四的就有笨蛋地过来骚扰我平静的生活。

    “原来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人来呀。”我大奇。

    “不,没有,就只有你一个。“艾弗利亚用十分肯定的口吻,立刻说道。

    “……”你就是在拐弯抹角的骂我是笨蛋是吧,我说这可是人参公鸡哦混蛋!

    “好吧,撇开这个话题不论,难得来一趟,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比如说哪里有宝藏,再比如说哪里有宝藏,又或是比如说哪里有宝藏之类的。”

    我搓的指头,露出金币形状的眼神。

    “你随便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过一万年之后,就是一处宝藏了。”对于我的财迷性格,艾弗利亚给予了毫不留情的藐视和吐槽,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

    “埋之前别忘记挖空内脏,往里面塞满香料……”

    好吧,和他提起埃及法老王什么地,都是我的错,我犯贱……

    “究竟有什么事,您老就直说吧。”我泪流满面地说道,这家伙果然不愧是活了亿万年的生物,太毒舌了,已经青出于蓝,我不是对手。

    “咳咳,好吧,竟然你那么诚心诚意的问我,那我就大慈悲的告诉你吧。”艾弗利亚煞有其事的咳嗽几声,润了润嗓门。

    “命运地齿轮,终于不可避免的……”

    “命运你妹呀!齿轮你妹呀!”我忍不住打断咆哮道,曾经吐槽过地捏他,再拿出来有意思吗?

    “真想看看,你埋在地里面的那截,是不是一个棒槌。”

    我忍不住用怀的目光注视着艾弗利亚的下面,据说暗黑人类还没有开化的时候,就是喜欢制作一把长剑,长剑末端插个锤子,能砸能劈,很是了得。

    当然,还有传闻,这个形状是根据男人那玩意制作而成的……

    此传闻杜撰于《吴凡大陆游记》,有兴趣地朋友可以去查查,咳咳。

    “你可以试试看嘛,将我拔出来不就清楚了吗?”艾弗利亚用极具诱惑性的语气说道。

    “拔就拔,谁怕谁?”

    我牛x哄哄地鼻孔一喷气,咱现在的实力可是今非昔比了,难道还连你半步都接近不了不成?

    “碰”

    惨叫声响起。

    “混蛋,我可是领悟了伪领域地强呀,怎么可能还是和以前一样?”而且和上次相比,依然是在离艾弗利亚同一个距离被弹出去,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点都没有进步?

    “伪领域?”

    艾弗利亚用很傻很天真的语气,重复着我刚刚透露出来地字眼:“伪领域是什么东西?”

    “……”我和你这个老古董没有可以沟通的语言。

    “究竟要达到什么实力,才可以靠近你。”我揉在通红的鼻子,不甘心的说道。

    “说了怕打击你。”艾弗利亚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说吧,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是神经够粗。”我重新露出不屑的眼神,一副你太小看我了的模样。

    “说的也是,但这是可以自豪的优点吗?”艾弗利亚冷不防遭到一记鄙视的目光,不由嘀咕起来。

    然后,整个世界开始剧烈震动起来。

    四周的白雾散开,露出头顶灰蒙蒙的天空,世界刹那间由一片白色,变成死气沉沉的黑色。

    白雾散开之中,一具具形态各异的尸体,或倒在地上,或站立于地,或和敌人同归于尽,惟肖惟妙形态的展在我面前,诉说着这场战斗的激烈和残酷。

    这些尸体,被上都长着一双双巨大的翅膀,四翼的……六翼地……我愣是没有见到一个实力在大魔神巴尔以下的。

    而艾弗利亚插着的小山头,也开始高高隆起,,泥土破裂,露出一具一具尸体,堆积成山,艾弗利亚正插在这座巨大尸山的最顶端。

    眼前这副景象,不正是我和艾弗利亚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所见到的魔神战场吗?当时的艾弗利亚,也一如现在这般,寂寞的竖立在尸山顶端,仰

    蒙蒙的天空不知多少亿万年。

    “看到了吗?小子。”

    艾弗利亚地声音,从那高高的尸山上传了下来,仿佛天威一般,带着无穷无尽地威严,我曾以为,入梦以前面对的巨大雪崩,已经是最恐怖的威势了,但是在这股声音面前,什么也不是。

    “如果你的实力,能达到了这些尸体的程度,那么,或许就有资格靠近我了。”

    艾弗利亚所指地尸体,是指它脚下的尸山,而构成这座尸山地尸体,仅仅是外面那层,就没有一个是六只翅膀以下的。

    然后,白雾再次笼罩这个世界,艾弗利亚脚下的尸山,也慢慢缩小,被泥土所覆盖,重新变回那个小土包。

    “怎么样,吓坏了吧,哼哼,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艾弗利亚那恢复了平时口吻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的确吓了一大跳。”

    我由衷地惊叹道:“就像看到秋天的青菜到冬天地青菜再到春天的青菜一样,时节地变化,季节的流转,真是可怕呀。”

    “混蛋,你是在拐弯抹角地骂我吧,不一样是青菜吗?有什么不同?你就是想骂我菜是吧。”艾弗利亚敏感的察觉到了我话里的意思。

    “怎么可能相同呢?”

    我竖起食指,轻轻一笑:“维拉丝告诉我,罗格营地冬天的青菜可是特别贵哟,我刚刚是在赞美你,知道吗?”

    “是……是那样吗?”

    艾弗利亚毕竟还是个单纯的孩子,立刻就从青菜的思路转移到贵贱的问题,然后陷入了纠结状态,不知道该不该为我的“赞美”而高兴。

    “咳咳,话说回来,你直接告诉我,想要靠近你要六翼级的实力,不就成了吗?干嘛要费那么大阵仗。”

    我咳嗽几声,打断了艾弗利亚的思考,可不能让他从青菜和价格之中拐过弯来。

    “你以为我想吗?这是在提醒你,别以为提升了那么一点点实力,就沾沾自喜,你还差的远着呢,伪领域?在我们那个时代,根本就没有这样低层次力量的划分阶段。”

    “是是是,知道你那个时代都是牛人纵横,四翼满天飞,六翼多如狗了,真是的,自己有几分斤两,我心里自然有一本明帐,难得变得厉害一点,稍微高兴一点不行吗?”我抱怨的摇头晃脑道。

    “你就是想提醒我不要得意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先走了。”说着,我朝它挥了挥手,转身走人。

    “哎,不留多一会吗?”艾弗利亚的语气颇为惋惜,一个人待在这里,的确很寂寞。

    “不了,群众纷纷表示要减少你的戏份。”我头也不回的招手说道,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脚步一顿。

    “话说回来,索虽然以前似乎问过一遍,但是我还想再问问……”我回过头,困惑的看着艾弗利亚。

    “我……究竟该怎么样才能回去呢?”

    “虽然我回答过一次,但是再回答一次也无妨。”

    艾弗利亚的语调变得悠闲起来:“我不知道。”

    “来来来,坐下,继续跟我讲讲你那个世界的故事吧,说不定我能稍微透露一点力量提升的办法给你哦。”

    “切,你每次不是这样说?有哪次实现过承诺?”我鄙视的看了它一眼。

    “好吧,看在你那么可怜的份上,今天就给你讲讲比安卡的故事吧……”

    ……

    朦朦胧胧的张开眼睛,眼中的景象依然是一片白色,不过,稍微偏一下头,色彩便立刻丰富起来。

    直到现在,我才敢确认,自己似乎还活着。

    躺在床上,视线从白色的帐篷顶完全偏移过去,添满着我视眶的,是一片的墨绿色,十分眼熟,我不禁想伸出手去抚摸,全身却传来一阵针刺般的疼痛,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声。

    “吴大哥,你醒了。”

    墨绿色头的女孩,立刻将趴伏在床边的脑袋抬了起来,眼睛充盈着晶莹的泪水,似乎想大声喊出来,泄自己的内心喜悦,又怕吵着了我,那副骤然惊心后,立刻捂着小嘴小心翼翼起来的模样,让人煞是好笑,又觉得楚楚可爱。

    “琳娅,傻瓜,哭什么哭呀,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想伸手去擦拭那洁如白玉的面庞上流落的泪珠,却悲哀地现,手连动弹都无法动弹。

    “嗯不哭,吴大哥说什么,我都听,只要你能答应以后,永远也要离开我,就足够了。”

    琳娅嘴里这样说着,眼睛却哭的更加厉害了,豆大地珍珠,不断从她面庞上滑落,打湿了洁白的棉被。

    “还说什么都听我的呢,该打**。”看着琳娅哭个不停,我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拜托谁能给我本恋爱宝典,让我看看该怎么应付这种情况吧。

    好在,琳娅毕竟是个自制力极强的女孩,哭了一会,就不好意思的擦着自己地泪水,脸红起来,眼睛也红的像兔子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

    “吴大哥,我都看到了哦。”好不容易平复下心情,一双纤纤玉手,从棉被里钻进来,紧紧握着我地手。

    “都……都看到什么了。”

    刹那间,仿佛有千万伏电流从琳娅柔若无骨的小手传过来,让我全身一阵抖动,语气也变得结巴起来。

    琳娅宝贝,你轻点,吴大哥我现在可是全身如针扎呀。

    “看到吴大哥在山上的英勇身姿了。”琳娅轻轻吐着香气,情意绵绵,波光流转的媚眼,似乎能滴出水来。

    “英勇身姿什么的,说的好像小说一样,怪别扭地。”

    我苦苦一笑,有人能体会得到这种感受吗?别人当着面夸你身姿英勇的时候,哪怕眼睛再怎么真诚和崇拜,也会浑身不舒服吧。

    “是呀,像个笨蛋一样,明明雪崩来了,还要站在那里,真是个大笨蛋呢。”这样喃喃说着,琳娅眼中地泪水,大有重新泛滥的趋势。

    呀,这种说法就更让人高兴不起来了。

    “不过……”

    轻轻握起我地手,贴在自己温湿的香脸上,琳娅喜极而涕地接着说道:“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吴大哥,喜欢的不得了。”

    还没等我开口,嘴巴已经被一对柔软香滑的樱唇堵着,让

    置信的瞪大眼睛,害羞矜持方面仅次于的维拉丝的琳会在这种环境,主动献吻?

    感觉一切都值得了。

    只是,全身好疼呀,完全感受不到琳娅宝贝难得一次献吻的快感,该死的……

    脑子里迷迷糊糊的抱怨着,我又睡了过去。

    第二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床边已经多了许多人。

    是白狼他们,当然,少不了小狐狸,还有假笑王子克里斯,让我惊讶的是,白狼的妹妹,莱娜竟然也在。

    我曾经提议做一副轮椅给莱娜,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白狼他们已经做好了,莱娜正做在轮椅上,手里捧着一束鲜花,窗外的阳光照射在她那白晢圆润,没有一丝瑕疵的洁美面庞上,映衬出一幅完美的画卷。

    而琳娅,则是端庄恬静的坐在床边,大概是有人在一旁,神色可比第一次醒来那时,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好多了。

    大家都面带微笑的看着我,情形有点诡异,还是琳娅温柔,轻轻的将我半扶起来,靠在床边上。

    感觉身子似乎没有第一次醒来时的刺疼,但依然酸软无力,一点劲都使不上,恐怕就是一个小孩过来,也能轻易将自己拿捏。

    “我说空气怎么会那么憋闷,原来是你们全跑这里来了,,都给我走,咳咳,莱娜可以留下……嗯,还有露西亚。”

    本来想无视掉小狐狸的,被她瞪了一眼,考虑到接下来一个多月,都可能处于虚弱期,要是被她惦记着,那可就大大的危险了,不得已之下,只好屈服于她的狐威,补充了一句,才让她露出满意的笑容。

    狠话已经放出来了,可是这些赖皮泼子依然不肯挪动脚步分毫,脸上的傻笑也一点不变,就连整个房间似乎也变得傻里傻气的,怪不得说傻气是会传染地,果然不差。

    “凡大人,我服了你了。”

    一直傻笑的马拉格比,向来大嘴巴说个不停的他,酝酿了许久,似乎才说出这句话来。

    “能傻笑成这样,我也服你了。”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立刻让马拉格比气的咬起牙根,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凑上来,就想用野蛮人经典的报复方式,装哥们拍打我的肩膀,结果给护犊情深的琳娅挡在中间,美目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看地他不好意思,讪讪的退下了去。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地一切朋友兄弟都是浮云,只有妻子好呀呜呜~

    “兄弟,我们又欠下你一个大人情,真不知道该如何才还得了。”白狼还是那么酷酷的,连笑起来都一本正经的样子。

    “凡长老,我代表狼人一族,感谢你的大恩大德。”克里斯深深的鞠了一躬,假笑换成了真诚。

    “咳咳,你们也不必放在心上。”受不了这样地气氛,我咳嗽几声,脑子里急速思索着说辞,眼珠乱转,然后冲口而出。

    “我只是一时手痒而已。”

    众人:“……”

    端着热水过来的琳娅,更是脚步一咧,险些将热水倒洒。

    看众人都一副很无语地样子,我转移目标,目光看向莱娜:“莱娜妹妹,想不到吧,以前都是你躺在床上,现在可完全反过来了。”

    本来以为温柔可人的莱娜,会用赏心悦目的声音,安慰自己,没想到她却将脸一沉,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凡大哥,还记得出去之前,你答应过我什么吗?”

    当然记得,不是平安回来吗?你看,我现在不是平平安安吗?”我心里一突,像莱娜这种恬静柔和的女孩,突然生起气来还是有几分威慑力的,连忙张开双手,以示自己没事。

    “这才不叫平平安安呢。”

    莱娜将脸凑上来,雪白地指头,指着我的鼻子,气呼呼地说道,然后神色突然之间又柔和下来。

    “不过,还是要谢谢,凡大哥,多亏了你,我们才得以逃脱一劫,你是我的英雄。”说着,将手中地花束,轻轻的递给我。

    “这可是莱娜亲自采摘地哦。”一旁的琳娅轻笑着说道。

    在大雪山,花朵本来已经难得一见,更何况是身体虚弱,眼睛也看不见的莱娜,这份心意,可真是比什么都要来得重呀。

    我感激的将花束收下,激动的难以言喻,然而莱娜的谢礼并没有算完,她轻轻从轮椅站起来,双手搀扶在床上,将文静的小脸凑了上来,那有些冰凉,却带着女孩子柔软触感的嘴唇,轻轻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

    “这是献给英雄的少女之吻哦。”

    洁白的脸颊染上了一层淡淡红润光泽,莱娜用微微急促的语气,在我耳边说道,然后重新坐回轮椅,微微用力的呼吸着,光是做出这个动作,似乎就已经消耗了她大部分的体力。

    这种病弱体质,也是十分的让人心动。

    我愣愣的摸着额头,感受到上面残留着的少女淡淡芳香,还有柔软的触感,目光触及莱娜身后,微微苦笑起来。

    白狼这个大妹控,正满脸悲愤的用力抓着马拉格比的脖子,拼命摇了起来,可怜的马拉格比,舌头已经伸的老长,陷入灵魂出窍了。

    “对了,哥哥。”

    莱娜想起什么一般,可爱的双手合十,轻轻唤道,白狼立刻在零点零一秒之内放下马拉格比,蹲在莱娜面前,一副有大哥在,一切都没问题的样子。

    “谢谢你,这十多年来一直保护我。”说着,莱娜也轻轻在白狼额头上吻了一下。

    酷酷的白狼大叔,顿时陷入石化状态,然后蹲在一旁的角落,戚戚的哭了起来,不知何时复活的马拉格比,拿着我送给他的记忆水晶,记下了白狼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难得狼狈相,然后朝旁边的库克竖起大拇指。

    以后有要挟的资本了。

    喂喂,我说你们究竟来我这里,是为了干什么?

    看着马拉格比和库克弹手相庆,然后脑袋凑在一起看记忆水晶里的内容,白狼蹲在角落一旁流着鼻涕泪水,克里斯厚着脸皮在莱娜面前来回转悠,企图享受和白狼的同等待遇,我额头上的青筋,顿时根根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