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异变——黑色七头蛇
    …

    “我辛辛苦苦,耗费了几十年的时间,才凑够足够的力量,怎么能放弃!如何能放弃!”

    黑色的菱形结晶,散出浓郁的邪恶黑气,被尼拉塞克高高的抓在手中,十分用力的,甚至拿晶体的尖锐菱角刺入肉中,流出潺潺的鲜血,他这样大喊道。

    难怪这块结晶,就是他多年以来,搜集到的生命能量的结晶?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不,先不能管这个,得先阻止尼拉塞克愚蠢的行为。

    “这块结晶的能量,的确非常庞大,但是尼拉塞克,你真的认为,就凭这块能量结晶,就能对付得了大魔神巴尔吗?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结晶极为不稳定的暴虐能量,慢慢涌出来,以尼拉塞克为中心,在大厅形成一个威力堪比十二级龙卷风的巨大黑色风暴,已经将尼拉塞克的身影完全遮盖住,我退后几步,向风暴中心大声吼道。

    “的确,这块能量晶体的能量虽然强大,但是想对付大魔神巴尔,无疑是不可能的,甚至或许连你,都对付不了……”风暴中心,尼拉塞克那冰冷而沉静的声音传出。

    “但是,我们守护部落,世代守护着世界之石神殿,对它的结构,自然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只要……只要用这股能量,将支持神殿飞行的动力魔法阵炸掉,整个神殿就会从空中掉下,到时候,嘿嘿嘿嘿”

    阴冷的笑声,参杂在那黑色的旋风里面传过来,让我心里几乎惊呆,这个疯子,真的是疯了,他竟然不是要夺回神殿,而是要将整个神殿毁掉!!

    或许的确有几分可能性,以他被邪恶力量入侵后地躯体,或许的确可以偷偷潜入神殿里面,将动力炉炸掉,但是真的能行吗?大魔神巴尔,真的有那么好欺骗吗?

    心里对尼拉塞克这个计划。觉得有几分可行性。但是随后我暗暗摇头。将可行性完全降于零。那是对四翼级实力地巴尔地一种承认。这等小阴谋。如果就能将它地老巢消灭地话。那它也枉活那么久了。

    而且。就算真有万分之一地几率。而且被尼拉塞克得逞。失去老巢后地巴尔会有什么样地愤怒举动呢?我无法想象。但是后果肯定是很严重地。

    下一刻。我就在心里决定。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尼拉塞克愚蠢地行动。

    “我们族人……三个世界地加在一起。只剩下02人。我们心里都很清楚。无论内心如何执着疯狂。都已经没有那个实力再和巴尔抗争。所以……所以……我宁愿……摧!毁!神!殿!也不能让巴尔那个大魔头。继续沾污我们地神殿。嘿嘿……嘿嘿嘿……”

    说到摧毁神殿时。尼拉塞克地声音嘶哑了起来。那一字一句。就像从生锈地机械里面出。他还是用尽全力地说了出来。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他究竟是下了多么大地决心。才要做出这种举动。

    就好比一个狂信。逆神!!

    “摧毁神殿……摧毁神殿……只要能摧毁神殿……”

    风暴之中,尼拉塞克的身影微弱下来,我正想劝止,突然之间,呼呼刮着的风暴,改变了方向,在风暴中心,就仿佛出现了一个黑洞般,将四周强烈地风暴,统统吸入。

    甚至,以我的血熊之躯,使用了强体,依然抵挡不了这股吸力,身体竟然慢慢向暴风中心移动。

    因为整个大厅地地板,都被这股强大吸力掀了起来。

    “啊啊啊”

    感觉身体在慢慢被吸过去,在强而有力的气流拉扯下,皮毛似乎都要和血肉分离开来,我又惊又怒地吼叫着,却丝毫没有办法,绝对防御戒指刚刚已经使用过一次,得过12小时以后才能再次使用。

    好在,这股彷如黑洞出现的恐怖吸力,只维持了一小会,就停了下来,一切恢复平静,如果不是整个大厅一片狼藉,看起来就如废墟一般,我还真以为刚刚只是一场幻觉。

    由刚刚地的狂暴吸力肆虐,突然转变为一潭死水,极为突兀的转化,让我不禁将目光落到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风暴中心的尼拉塞克身上。

    他到是好,在风暴中心,一点也没受到波及,只不过目光望上移动,被他高举头上,紧紧抓住的黑色能量晶体,却起了异变。

    无论是前面的暴风,还是刚刚黑洞一般的吸力,似乎都是这块小小的结晶所谓,这时候,它散出黑色的实质能量,将尼拉塞克染血的拳头,紧紧的包裹住。

    “我……我……”

    静谧之中,从尼拉塞克那干裂嘴唇出的自言自语的低吟声,显得格外显眼。

    “我不能就这样倒下呀呀呀……!!!”

    似乎要将字的喉管扯裂的爆吼声,伴随着尼拉塞克那充满了强烈意志和决绝的仰头怒吼,被他这股强烈的意识所震荡,他手中的能量晶体,也的一声清脆响声,化为无数粉末,从天空中撒下。

    整个大厅的时间,在这一刻也仿佛变慢起来,我慢慢睁大眼睛,看着那漫天的黑色粉末飞扬,脑中一片空白,嘴巴因为巨大的惊讶和恐惧,大大的咧开。

    而尼拉塞克的面庞,却浮现出阴森诡异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扭曲起来,直至不**形,紧紧抓中手中的黑色粉末,眼睛里充满了狂热。

    “啊啊啊”

    下一刻,时间回复正常流动,一股庞大的黑暗能量,从尼拉塞克的手心,从哪些碎裂的粉末中汹涌涌出,化作无数条恐怖狰狞的能量黑蛇,疯狂的从尼拉塞克的头顶,耳朵,眼睛,鼻孔,嘴巴,还有四肢,胸膛,心背涌入。

    剧烈的疼痛,让尼拉塞克出超越人类界限的嘶吼声,他那身古怪的“黑白配”衣服,也碰地一声,四裂开来,露出一身干瘦黄的躯干,在不断扭动着。

    这些黑蛇,钻进他的体内以后,四处肆虐,让尼拉塞克的身体,宛如冰封恶灵变**肉炸弹的过程一般,身体某个部位,突然怪异的高高凸起,或深深凹陷下去,又或脑袋突然被压扁,然后又拉长,异常地恐怖。

    此刻的尼拉塞克,就仿佛一个被黑色能量蛇肆意揉捏地面粉团,身体扭曲程度,已经远远超越了人类的极限。

    不好!!

    虽然不幸中的万幸,这股能量并没有如我最恐惧的那般,爆炸开来,但是眼前的情况,分明是尼拉塞克地,已经无法承受这股黑暗

    就像一个点燃了引心的炸药,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脑袋直愣了那么零点零一秒,下一刻,我心里就有了决定。

    转身,深呼吸,刺溜一声,跑人!

    废话,不跑地话,还留下来,来个近距离观赏原子弹爆炸过程吗?

    对了,还有那只小狐狸,得赶紧找到她,可恶呀!!

    刚刚溜出大厅入口,还没等我扯开嗓子大喊,旁边就传来一阵喊声。

    “坏蛋蛋~~我在这里!!”

    我又惊又喜的往声音处一看,不是那只让人又气又爱的小狐狸,还能有谁?她正躲在入口不远处的一个墙壁小洞里,又蹦又跳的向我大力招手。

    话说,记得这个小洞,来的时候并没有吧,难道又是她临时挖出来地?汗。

    我的脚步不停,熊掌一捞,就将这只小狐狸按在怀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过不偷偷跟来地吗?”地板已经轰隆隆的震动起来了,我一边在通道里四处冲撞,一边大声问道。

    “我是这样说过呀,可是我是在你走后,光明正大地跟上来的,不是偷偷。”小狐狸在怀里,带着似乎有些小高兴,小刺激地声音,脆生生的应道。

    “……”

    果然,我就说当时怎么觉得哪里有破绽,没想到我堂堂纵横网络近十年的宅男,竟然会被这样的语言陷阱所骗,真是将脸丢到异世界去了。

    “笨蛋笨蛋!!前面是往回走啦,你这个大路痴,快点转角!转角!!”小狐狸尖叫刺激的声音传了出来。

    “……”

    咳咳,不说这个了,后面的通道已经开始崩溃了,还是用点简单更简单的办法吧,为了不负我迷宫杀手之名!!

    “小东西,可要将头给抱紧了。”

    露西亚还没有明白过来我这句话的意思,就被我用力一紧,将她整个娇小的身体埋入手臂怀中,别忘记我现在是血熊状态。

    下一刻,露西亚只觉得身体仿佛腾云驾雾般,突然轻飘飘起来,而头顶也穿来轰隆一声石破天惊的巨响。

    还没等她明白过来是什么回事,刚刚有一点着地感觉的时候,那种腾云驾雾的感觉,再次涌上全身,有是轰的一声巨响。

    “很好,安全着陆。”感觉捂着自己的手臂,力道小了一点,小狐狸才用力将头钻出来,刚刚好听到某迷宫杀手的兴奋的熊吼声。

    “你刚刚做了什么……咦咦……”

    小狐狸东张西望,百思不得其解,目光无接触到墙壁上那些飞速后退的血字,看清楚一些内容以后,突然出惊奇的叫声。

    这些血字的内容……自己血字应该是在悲痛之厅才对。

    联系刚刚那种飞空和破碎的感觉,聪明的小狐狸立刻就明白了是什么回事,这个坏蛋,竟然直接两次冲破天顶,从瓦特之厅到痛苦之厅,再到悲痛之厅里来了。

    想通这一点,小狐狸很是无语,这个坏蛋,也是个大骚包,平时一副文明守礼好宝宝的姿态,没想到起飙来也是人来疯,自己四处挖洞的恶劣行径比起他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哼,这个坏蛋,还老说自己随便乱挖,损坏文物,是不对的呢,真是个大坏蛋,大疯子,不过……

    露西亚随后又是喜滋滋一笑,这种起飙来随心所欲,捅破天也不怕的性格,还真对了她的胃口。

    我靠,人品光环转正啦!!

    我再次兴奋的吼了一声,从痛苦之厅里跳上来,刚刚好离悲痛之厅的入口没多远,看到出口那隐隐地白色光线,我再次加快脚步,蹭蹭的冲出来悲痛之厅,来到尼拉塞克神殿。

    里面有十几只爬行尸,那只叫暴躁外皮的悲剧爬行尸,似乎还没有复活,此时十几只爬行尸,感受到神殿下面的移动,自己乱成了一团,哪还顾得上理会我们。

    我也懒得理会它们,直接从神殿经过,嗯……随便踩死了几只,肉小也是肉嘛,这种顺手牵羊的好事,无论眼前的危机有多大,我向来也是不会错过地,罗格第三抠门岂是白叫?

    一头冲出神殿,悬崖半空的暴风雪依然凌厉,我抱着小狐狸,盯着前面白茫茫地鹅毛雪花,来到一开始时的传送阵,才停下来,回头望着神殿,准备近距离围观,若是有什么异动的话,立刻就启动传送阵跑人。

    看热闹和人生安全两不误,才是围观之神呀。

    而我不知道的是,在我逃跑的时候,还在大厅里苦苦挣扎地尼拉塞克,正产生着异变。

    以他脆弱的躯体,根本就无法承受这股力量,身子竟然鼓鼓膨胀起来,如同一个干瘪地气球,急剧注入着空气,最后,竟然鼓胀成直径一米多的人球,只有那凸出来的四肢和脑袋,还能依稀看到人样。

    尼拉塞克的五脏六腑几乎全被黑色能量搅乱,鼓成气球的躯体,随时都要爆炸,能坚持到现在,全靠它那股意志!精神力!!

    自小时候开始,就被长辈培养出来的,对世界之石神殿地坚定到疯狂的信念,一直在支撑着他。

    “不能死……我不能死……”

    他地脑袋,也被黑色能量充斥胀大,眼球和瞳孔,都已经完全变成黑色,从那张鼓裂欲爆的嘴唇里,依然轻微地透露出这样的呻吟声。

    然而,随着他这句呻吟声结束,异变也突然开启,大厅四周,包括瓦特之厅通道上,痛苦之厅地通道,悲痛之厅的通道,还有尼拉塞克神殿墙壁上,那些刻满的血字,突然活了起来。

    这些血字,仿佛有生命一般,突然在墙上诡异的扭动着脱落,化作一道道血红色的能量,从四面八方聚集,向位于瓦特之厅中心大厅上的尼拉塞克身体狂涌了进去。

    这些能量,正是血字的主人,守护部落的代代祖先,残留在上面的那些残留意志,受到尼拉塞克的决心所牵动。

    血红色的洪流,像滔滔的江水一样,不断涌入尼拉塞克鼓成气球,即将爆炸的躯体里面,接受了这股强大的精神力,尼拉塞克的身体,也开始产生变化。

    而此时,抱着大无畏的围观精神,一心在传送阵等待看戏的我和小狐狸,也看到了这阵壮观的景象整个尼拉塞克神殿,被一层血红色的光芒笼罩。

    一些满溢出来的血字,就像深奥繁杂的魔法符文,在神殿上空不断剧烈旋转,最后组成

    义不明的符文串链。

    究竟生了什么事?

    我和小狐狸瞪大眼睛,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景象,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血色一般,一股不祥的气息,在神殿里酝酿着,强烈的不安感从我们心底涌出。

    “那些符文,究竟什么怎么意思?”我呆呆的问怀里同时惊呆了的小狐狸。

    “我也不清楚,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符文……不,那根本算不上符文吧,只是一些文字。”

    博学的小狐狸也说不出个所以然,那也是自然的,这些血色文字压根本就是什么魔法符文,而是守护部落祖先的血字,和上面残留的意志结合所形成的精神能量,没有任何顺序可言,就像将一本厚厚字典里的文字全部弄乱,然后随意串联在一起。

    “要不,我们还是先离开,过一会再回来。”

    我的围观精神显然还不够,此时提出了跑路的想法。

    小狐狸可爱的一歪脑袋,也十分不敬业的重重点了点头。

    “好,这就走。”我哈哈笑了两声。

    数秒钟之后,高空寒风夹杂的铺天盖地的鹅毛大雪,依然从我们身边刮过。

    “你到是走呀,笨~蛋!”小狐狸拉高语调,神殿涌出地血红色光芒,已经越强烈。

    “我也想走呀,问题是该怎么启动这个传送阵呀混蛋!!”我哭笑不得的大声喊道。

    “……”

    时间再次流逝数秒。

    “这……这下可怎么办?”

    下一刻,我和小狐狸同时急得团团转起来。

    当初让安亚启动的传送阵,竟然忘记让她告诉我们启动的方法了,估计她也天真的以为,我们一定能劝回尼拉塞克,有尼拉塞克在,还愁启动不了魔法阵?也就没有刻意提醒我们。

    小狐狸虽然博学,对魔法知识信手拈来,想要破解一个魔法阵,的确是不难,但是要在毫无头绪地情况下,找到一个魔法阵的启动方法,就好像撕掉一本书和弄懂书里面地内容一样,难度等级完全是两回事,就算是吝啬鬼法拉在,恐怕也需要一些时间。

    正在我们焦头烂额的时候,大厅里面的尼拉塞克,正在忍受着剧烈的痛苦,无论是上还是精神上,强大的黑暗力量,在肆虐着他地,而突然灌入的,无数祖先残留下来地精神力,则是在撕扯着他的灵魂。

    血红色的精神力,和黑色的生命能量,在他体内不断交锋,都私图在控制对方,而弱小的尼拉塞克,夹杂在中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种痛苦难以言喻。

    然而,就算如此,他也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信念,灵魂里那一点光芒,虽然微小,但是无论血色能量和黑色能量如何肆虐,也动摇不了分毫。

    这点光芒,就像一个微小地火种,最终燎原,在尼拉塞克坚若磐石的信念下,代表历代祖先意志地血红色能量,终于承认了他,开始被逐渐吸收。

    黑色能量无奈,看到对手被吸收以后,似乎也妥协下来,和血红色能量一起,汹涌的融合入尼拉塞克地体内。

    在两股庞大的能量灌输下,下一刻,尼拉塞克地突然爆炸开来,然而,这并不影响他的异变。

    半空中,一个犹如弹珠般大小的灵魂,正在承受着两股力量的疯狂贯注,逐渐产生变异,如同一颗疯狂生长的植物,由黑色能量化为的根部,扎在地面。

    上头也在疯狂的生长,黑色躯干轻而易举的贯穿了天顶,长出数道黑色分叉,这些分叉的末端,在长到水桶粗的时候,突然睁开一双血腥邪恶的蛇眼,嘴巴裂开,露出沾满唾沫的锯齿獠牙,宛如一条条狰狞恐怖的大蛇,嘶嘶尖叫着,四处肆虐,那些仓皇而逃的怪物,都这些狰狞蛇头抓到,一口吞了下去。

    整个凸出来的半崖,因为异变后的尼拉塞克……不,现在已经不能称之是尼拉塞克了,那是由对世界之石神殿的执念所形成的灵魂,结合被地狱邪恶力量所侵蚀的生命能量,所创造出来的,内心充斥着毁灭意识的怪物。

    “轰隆隆”

    被黑色怪物所腐蚀的神殿底部,出轰隆隆的塌方声,我们在上面欲哭无泪,还不知道里面生了什么事情,只能拼命起到,希望这个凸出来的半崖,不是豆腐渣工程。

    不然在这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高崖半空,我们除了掉去下,还能有其他选项吗?

    就在这时,神殿天顶,突然一声轰隆,紧接着,一道数米粗的黑色影子,破顶而出,掠上半空,让我们愣了起来,心头不约而同的涌出一个疑问。

    那是什么?

    从神殿顶部窜出的黑色能量柱,像一头灵活的巨蛇,而这头巨蛇中部,又分裂开来,化作七条比水桶还要粗的蛇身,蛇身顶部,是七个狰狞且长满了锯齿的蛇头,那猩红色的双目,光是看到心底便一片阴冷。

    从这头黑色大蛇身上散出来的邪恶气势,前所未有的浓烈,甚至比当初从加莫罗身上感受到的,那股炼狱深处的邪恶能量更加庞大,只是没有那么精粹,仿佛夹杂着许多杂质。

    “嘶嘶嘶嘶”

    七个蛇头,在半空中舞动,出刺耳欲聋的难听嘶叫,整个头顶的天空被它所散出来的漆黑邪恶气息所笼盖,犹如驱魔乱舞,很快这七个蛇头现了我和露西亚,十四道犹如实质的邪恶目光,齐齐射过来。

    我连忙将露西亚藏到身后,齿牙咧嘴,出警戒的咆哮,哥们你虽然强,但咱也不是好惹的,可别乱来。

    可是这只丑陋邪恶异常的怪物,根本不讲规矩,闷声不吭的开打也就罢了,还要阴人一把,七个蛇头嚣张的嘶叫着,突然齐齐喷出七道黑色光线,我连忙抱着露西亚一闪,七道黑光落空,击在半崖中部,轰隆的一声……

    我忙着闪开,却是已经忘了,自己深身处半崖,身后便是深不见底的崖底,闪到是闪开了,可是七道黑色光线,却将半崖其中部炸断,脚还没触地,便感觉身子一空,抱着小狐狸,和那些半截断崖碎石齐齐掉了下黑色的深渊……

    呵呵,小说的经典桥段,主角牛x的开端……才怪……被读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