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突破,伪领域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第四百九十章突破。伪领域

    ……

    看来那个玻璃珠光。就是九头蛇怪的核心了。没想到它如此狡猾。竟然从身体里面跑出去。藏在泥中。待到我松懈的时候才一举反扑。

    有点大意了。如果能一直启动疯之心警惕的话。球刚刚升起的时候。就能立刻置它于死地了。现在一愣。已经失去了机会。

    我要施放能消灭这股能量的大招。需要储备时间。而光球却也在一旁拼命吸收能量。等我的大招准备好。光球已经聚集起足够的抵抗力量。所以说已经迟了一步。

    不过。我现在精力充沛。而对方的能量。在经过刚刚的一次完全粉碎以后。更是下降了好层。就算它重新凝聚成形。我也有足够的信心再次将它粉碎。也不会光球再次逃走。

    看着头顶上黑云涌的邪恶气息。嘴角咧起一道冷笑——就算让你吸收又如何。我能粉碎你一次。就能粉碎你两次。

    然而。在这狂风黑云之。却出现了一股不怎么和谐的声音。“尼拉。尼拉。是?我知道一定是你。回答我呀。尼拉……”

    被小狐狸拖走的安。却不知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对着天空中不断涌动的黑色球体声喊道。小狐狸在后面抱住她。无论怎么拉扯也无法拉动分毫。

    我皱了皱眉头。该死的。这亚也太不识时务了吧。我前面就已经说过了。最讨厌那些像个傻帽似的跑上来然后被敌人抓住利用的低智商人物。

    你怎么没将带走——我瞪了一眼小狐狸。

    小狐狸作无辜状两只毛耳朵一抖一抖:我也不知道呀。安亚不知怎么。力气突然大起来了连我也拉不住。

    切。所谓地潜力爆发吗?还有你这只小狐狸。虽然我喜欢那两只狐耳没错但是你出工不。也别想用耳朵蒙混过去!!

    上下瞪了这两个无女人一眼。叹息一声。甩几下胳膊——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将这团黑球拍飞出去。转移战场。不就好了吗?

    只是……有点麻。我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

    正在我准备跃起。来个全垒打的候似乎响应安亚的召唤。出现了异变。不断涌动收着周围黑气地黑色球体。突然停止来。让我和小狐狸一愣一愣的。

    诡异的静了一会。正当我考虑是不是乘现在聚集能量。一口气用大招将黑色球体粉碎地时候。一道白色光芒。突然从黑色球体里透露出来。

    紧接着刚刚看到那个玻璃珠光球。从黑色球体里面挣扎出来。许多红色的光丝。还有黑色的雷光。试图阻止它从黑球里脱出。但是几经挣扎。光球还是鼓起力气。从黑球里面弹出。

    小狐狸:坏蛋。好机会哦!

    我一愣。眯着眼睛了想:还是静观吧。

    小狐狸:什么你这个……

    在我和小狐狸通过心灵契约。为出不出手而互相吵闹的时候。光球发生了变化。逐渐散发出黯淡白光。白光形成一个人的身影。可不就是尼拉塞克。

    好吧。进入看戏模式。

    “尼拉……”

    安亚挣扎开小狐狸手。跑了过去。脸上的泪珠喜不自禁:“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没事的。就知道……呜呜……”

    说着。轻轻拉上尼拉塞克散发着白光地干瘦手掌。可是。那白玉似的小手却直接从尼拉塞的掌心穿了过去。

    一遍。再试一遍。论安亚怎么试图去抓。都无法碰到尼拉塞克一点。抓过的。仅仅只是一道虚影。她那喜悦的脸庞。也逐渐变的惊讶。震惊。再到深深的绝望和不信。

    但是。她依然倔强的一遍又一遍抓向尼拉塞克的手。似乎觉的只要多试几次。只要自己坚着能抓住。就一定能够抓住一。

    “安亚……小亚。没有用的。我地**。已经消失了。”

    尼拉塞克抬他那瘦长的面庞。庞。似乎也因为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看起来多了好几分温和甚至是纯洁的气质。第一次简单如此安详状态的尼拉塞克。我也不禁一愣。

    如果他平时不那么阴沉。面庞再丰润一点。其实也不失是一个美男子…好吧。就我一个人相貌平凡。全暗黑其他男人都是帅哥。行了吧。满意了吧。

    而且。声音也从所有的过的平静和温柔。甚至带着一丝磁性。让听惯了他“孜孜”阴笑声的我觉全别扭。很是将睛高高凸起。

    这大概是尼拉塞克。只有在他的真正朋友……不。只有在安亚面前。才会流露出来的真实一面吧。

    “不。这不是真地。尼拉。为什会这样?那个温柔善良的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告诉我。究竟是谁那么残忍。将你害成这样。”

    安亚跪在尼拉塞克前。紧紧的虚抱着她。一颗颗滚烫的泪水流落下来。

    呃……好刺人的视线。我说你这小狐狸干嘛用“手就在眼前”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又不是我将尼拉塞克害成这样的。充其量只能算是帮凶吧。你也是帮吧。要说真正主谋的话。大概……

    还真说不清是谁。安亚?守护部的祖先?亦或是尼拉塞克自己?还是这个绝望的世界?恐怕都有份。

    要我来说。感情倾向上。我是觉的部落祖先的嫌疑比较大一点。我讨厌守旧。顽固不化的老疯子……

    “没有谁的错。是我。是我自己偏执了。走上了歪路。我并不是小亚你所想的那样。是什么好人。而是一个双手沾满了鲜血。背负着无数罪孽的罪人。”

    尼拉塞克面带微笑轻轻抚摸着安亚的脑袋动作是那么地细心温柔。尽管他什么也摸不到。

    我一直以为。胆小懦地尼拉塞克和天真傻大姐的安亚之间的相处关系。是受欢迎地姐姐照顾无能的弟弟。如今看来到是反过来了应该是温柔的哥哥照顾天真地妹妹。真是令人大跌眼镜。

    “不会的。尼拉。知道。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你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

    安亚不可置信的摇头。那碎花似的晶莹泪珠四处飞溅像一个淘气倔强的小孩子似的。

    “小亚。我……”尼拉塞克微微颤抖着嘴唇。神色认真而凝重。安亚也将头抬了起来。打算仔细的着尼拉塞克地欲`又止的话语。人的目光在半空中静静交织着。

    “小亚。一直以来。我……”

    尼拉塞克的目光越发温柔起来。像抚摸小猫一样轻轻抚着安亚的脑袋。

    “我……”

    他继续颤抖着嘴唇就连站在一旁的我们。也不禁受到气氛影响。咽了一口口水。心里皇帝不急太监急。恨不的能冲上前去代替这个爱情胆小鬼。将那句憋在心里几十年的话。

    气说出来。

    白痴。快点说呀。在不说的话便永远也没有会了……

    “小亚。一直以来。多亏了你陪在我身边。谢谢……”叹一口气。仰起头。深深的闭上了睛。从他那虚无地面庞里。一滴晶莹的泪珠划落而下。

    除了小幽灵以外。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人的灵魂。能流出真实的泪水……

    无法跨过那道背负和罪责的鸿沟。尼拉塞克。最后还是选择放弃。或许。放弃也是一种幸福。这一刻。我和小狐狸的内心空空如也。觉不是滋味。

    这就是梦想和现实的界线。美的爱情让人憧憬。但是背负着无法卸下的包。痛苦。卑。不愿意让心爱之人跟随这样的自己地那股怯弱的善良。则是残酷现实。

    “不。尼拉。求求你。要走。我们现在就回去。一起像以前那样。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好吗?”

    听出了尼拉塞克话里面的诀意。安亚不断的摇着头。像不愿意离开妈妈怀抱的小孩一样。死死的抱着尼拉塞克不放。身体和尼拉塞克重叠在一起。抓住的。留下的。最终都只有虚无而已。

    身为战法师和炼金术师亚。恐怕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明白。失去了身体的尼拉塞克。此刻被邪恶力量侵蚀的尼拉塞克灵魂。是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久留的。

    “傻孩子。以后好好守住自己的福。知道吗?”

    轻轻的这样说着。尼拉塞终于将目光注视到一直在旁边站着的路人甲和路人乙——我和小狐狸两个。

    面对着我们。他下意识的偻着腰。总是一副很冷的样子般的蜷缩着将双臂抱紧。一如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样。散发出一懦弱。孤而悲哀的气息。就像古代电视剧里总是摆着一张阿奉承脸色的守门奴才一般。

    “对不起。两位大。给你们添麻烦了。”他深的朝我们欠了欠身。头低下去。偻蜷缩着的干瘦身体。瑟瑟发抖着。不敢直视我们的目光。

    “。”

    面对这样的尼拉塞。我深深叹息了一声。撇过头去。心再看下去。

    “嘶嘶——”久久没有动静的黑色球体。终于忍不住深处爪牙。一丝丝血红色的光线。突然从里面射出。尼拉塞克的身体捆缚起来。这无数条血丝上面。似乎有无数狰狞的灵魂在怒吼。职责。唾骂。命令着尼拉塞克。

    这是……

    我和小狐狸震惊的着这些血红色能量丝。这些散发出强烈怨气和意志的玩意。不正是我在墙壁血字受到的吗?难道……

    被这些血红色血丝绕捆缚。拉着回去。尼拉塞克脸上没有丝毫惊讶或者恐惧。反而是淡淡的微笑起来。脸上突然有一股大无畏的神色。看着身上的血红光丝轻轻自喃起来。“一切。都应该有了解了……”

    “尼拉。不!不!!……”

    看到尼拉塞克逐渐被血红色光丝回黑球里面安亚手足无措的不断抓着尼拉塞克地身体开始抓到地依然是一片虚无。最后。她干脆奋力一跃企图抓着那些血红色光丝

    “啊啊啊————”

    手指头刚刚碰触到些血红色光丝。安亚突然脑袋发胀的尖叫起来。从那些血红光丝上传过来的不是损伤**。而是直接刺入灵魂地强烈怨念。悔恨。不甘。诅咒等等意志。仅仅是稍微碰触。便欲让人疯狂。

    或许。这是安亚第一次亲身感受到。尼拉塞克背上的负担究竟有多重。这些恐怖到极点的扭曲意志。尼拉塞克从童年开始便要一直面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对不起……尼拉……我……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你……了解过…

    悔恨地泪水。自安亚眼中流出。昏迷的前一刻。安亚模糊的看到尼拉塞克那张面庞。依然充满了对自己关爱宠溺的温柔笑容。对于尼拉来说。自己露出这样的笑容。究竟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呢?尼拉……尼拉……

    不断叫唤着尼拉的名字。一股夹着温暖。痛苦。悲哀的百般陈杂的滋味。在昏迷地前一刻。汹涌的涌上了安亚的心头。

    在安亚倒下去的那一刻。血红色光丝顺利侵入尼拉塞克的灵魂里面。他的脸色也瞬间由意变的扭曲疯狂起来他是因为安亚的存在。才能一直抵抗那些血红色能量到现在

    可恶。要干掉他吗?可是。万一干掉它以后。头顶上那团黑色能量爆炸开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大概还能撑过。但是小狐狸和安亚……

    我咬了咬牙。心里暗自焦急起来。

    不过。尼拉塞克扭曲狰狞的面孔。又瞬间清明起来。最后深深地望了昏迷中的安亚一眼。然后突然带着黑色球体。疯狂的掠空而去。

    “坏蛋。他要逃跑了。“小狐狸焦急道。“没关系。他……大概是要自爆吧。”我摇头一叹。尼拉塞克刚刚的决绝表情。正是动漫里面的经典十大领便镜头之一。这一点。我的经验还是要比小狐狸丰富的。

    其实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以我现在的速度。完全无法追上那个发了狂的黑色球体。当然。事关面子问题。我是绝对不会跟小狐狸主动说明的。

    “千年地命运……千年的悲哀……就到此终结吧……”

    耳边呼啸着冷风。拉塞克喃喃自语道。感觉到身上不断挣扎怒吼的祖先之灵。露出了笑容:“一起下地狱吧。到那里。再接受你们的审判。”

    随后。忽而一个九十度转弯。像黑色流星般。直接向大雪山坠落……

    “轰隆隆……”

    伴随着一朵大大的蘑云升起。着尼拉塞克几十年的悲哀。还有守护部落祸害了一代代的扭曲的千年意志。完全泯灭在了这爆炸声之中。

    一圈圈的爆炸气流。从身上刮过。我静静的看着。心里莫名的升起一道感同身受的明悟——或许尼拉塞克。炸毁世界之石神殿。根本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后人摆脱守护部落千年以来的束缚。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族人一个个消失。只要能让子孙后代过上正常的生活。毁灭神殿的全部罪孽。祖先的怨恨。就由我一个人来承担吧。

    尼拉塞克。你是这么想的吗?

    从马拉口中的知。这几十年来。尼拉塞克从来没有吸收过一个活人的生命能量。他真的一,下手的机会没有吗?恐怕即使有马拉这只老狐狸监视。也不可能没有机会吧。

    就像一个渴望新鲜液的吸血鬼。却仅仅从死人身上获的最低劣难喝的腐臭血液。维持自己最低的生命消耗一样。如此渴望毁灭神殿的尼拉塞克。数十年来。一直没有对活人下手。只是默默坚持着获取死人的

    能量。他明明有这个力量和机会…

    难道。这不是一种善良和仁慈吗?

    想来想去。最终。将尼拉塞克归类到笨蛋的行列安亚也是笨蛋笨蛋总是会和笨蛋走在一起的……

    “哎——”

    心情有点莫名地惆怅。难道我是在共鸣吗?话说我也是笨蛋?!

    “完蛋了!!”

    一旁地小狐狸。突失落魄的喃喃道双膝一软跪在地上。

    “完蛋什么。不是决了吗?”我不解的看着她。顺着她地手指看向对面的大雪山。

    半山腰那里。正是拉塞克自的位置。而此时。整座雪山突然震鸣起来。轻微地地震。就算这边也能受到。

    然后。被雪铺垫。仿佛穿上一身洁白无暇的白衣的大雪山。那雪白的“衣服”突然裂一道道裂痕。大块大块的积雪崩溃。开始从山顶上滑落。

    看样子。刚刚爆炸似乎撼动了雪山上的积雪。不出所料的话。待会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雪崩。

    但是。这和小狐地“完蛋”什么关系?

    “雪山下面。就是人族和狐人族的领地呀!!”

    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说完这一句带着深深绝望的话嘴唇发紫。瘫软无力的小狐狸。身子一歪。竟然活活晕倒了过去。

    “什么?!!!!!”

    我的双腿也是一软。傻的看着小狐狸。期望接下来从她嘴里调皮的说出“开玩笑”之类的话。看到她直接晕倒过去。才明白事情地严重性。

    下一刻。火红色的膀展开。人已经飞掠上半空直朝大雪山方向飞掠过去。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尼拉塞克。你这个王八蛋。闯了大祸呀!!要是琳娅出了什么事。就算下狱。我会让你不的好死!!

    此时。我心里已经六神无主。茫然的看着逐渐崩溃的大雪山。再看看山脚下的一片平地。那里大概就是狐狼两族的领地了。

    怎么办。该死的。究竟该怎么办?

    我心里。甚至闪过最自私地念头——带着琳娅逃走。

    是呀。在巨大的雪,面前。我一人的力量。有能做的了什么呢?就算这样做。也没有人会责怪我吧。

    我微微颤抖着身体。性的自私化身恶魔。在内心不喊道。

    可是。那里可是足足几十万生命呀。难道就这样放弃。什么都不管?!

    或许。在其他地方。听到几十万人死于雪崩。我只会小小的默哀一下。但是。我却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几十万人丧生在自己眼前而不管。

    一定有什么办法的。一定有什么办法的。冷静下来。给我冷静下来呀。混蛋!!

    我一拳狠狠击在自己的脑袋上。炸裂般的疼痛。还有高空的冷风。终于让我冷静了几分。少手脚已经再发冷打颤。

    对了。还可以这样!!

    看着逐渐汇聚成洪流。如无可匹力的巨大海啸般。浩荡荡从山顶上直滚而下的雪崩。一最笨。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涌上心头。

    只要自己站在正上方顶着雪崩。将它分叉开一个缺口。那么下面的狐人狼人两族领地。或许能躲过这一劫也说不定。

    时间已经不容我多想。站的位置越高。雪崩流到下面的分叉就越大。那些狐人和狼人也就越安全。我丝毫没有考虑到己是否有这个能力。阻止眼前的最伟大的大自然咆哮。下一刻。便化作一道红光。坠落到离大雪崩的那卷起百米高的呼啸浪头。已经不足千米距离的山腰位置。

    “啊啊———”

    咆哮的火焰从身体里涌出。化作一道高达百米的火焰巨龙。在咆哮。可是。在席卷而下巨大雪崩面前。这条百米高的火焰巨龙。也如同布里的一根筷子般。入如此渺小。

    不行。将,也伸一点。不然分叉开的洪流。还是有可能合上。

    下一刻。这条火龙的躯体再次膨胀。躯体涨成几十米粗。已经像一条肥龙了。

    疯狂之心。发动!

    霸体。发动!!

    深呼吸一口气。耳朵已经被雪崩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充斥。再也听不见其他。抬头一看。卷起几百米高的雪崩。如同白色的死神般向自己凌空扑下。

    眼睛里所能看到的世界。已经被这股白色恐怖所充斥。耳边嗡鸣的轰隆不断刺激着大脑。那种感觉。就像整个世界。坍塌下来。而自己。却要将其顶住一般。

    一股无力感油然心生。人在大自然的怒火面前。是多么的渺小苍白。现在逃跑。还来及。现在带琳娅逃跑。还来及……

    或许。我真是和尼拉塞克一样的傻瓜吧。嘴角咧出淡淡的苦笑。我曲腿弯腰。双脚紧紧的撑着地面。两手向前面一推。

    那啥。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呀混蛋!!

    下一刻。时间仿佛缓慢下来。雪崩大浪头。已经逼近的不能再近。甚至那浪花打起的。无数颗不断翻滚的雪粒。也在眼中变的清晰起来。

    第一波扑上来的雪。被火焰巨龙所融化。可是……没有第二波。是接连不断的大雪。白,压的朝火焰龙压下。

    那一瞬间。我仿佛感受到了。脚下的巨大雪山化身成一具愤怒的白色巨人。用那只不可量踱的白色巨拳。带着轰隆隆的破空声音。狠狠击在自己身上一样。

    身体猛地震动起来。处的肌肉裂到极点。一丝丝鲜血从上面渗透出来。啪啦啪啦。全骨骼不断的哀鸣着。似乎随时都要散架。血红色的皮毛。仿佛蛛网一逐渐龟裂。从里面喷出的鲜血。瞬间将身体染红。

    仅仅是一秒钟不到。我的身体。我的力量。就已经濒临崩溃了。

    人。果然无法和大然相比呀。

    闭上眼睛。我甚至有一种解脱的念头。或许。就这样……就这样倒下就好。实在太恐怖了。这根本就不是人所能抵抗的力量……

    过往的一幕幕闪过。温馨的。幸福的。有悲哀的。有绝望的。这就是死亡的丧钟吗?说人在临死之前。那些曾经遗忘的。都会回忆起来。

    脑海中的画面。就如同电影胶片般。不断闪过。最后-在死灵法师罗德。还有尼拉塞克那一幕。

    真的能这样死掉吗?

    不能。我可是答应过她们。一定会回来。一定会保护琳娅的呀!!

    一股名为意志的力量。比雪崩更加猛烈的从灵魂中涌动。引导着全身的力量。和心境融合。将心境和力量的融-在一起。就是伪领域境界。记的老酒鬼曾经这样说过。

    领域。发动!!

    这章写的咱好痛苦。也算是加快剧情进度的第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