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交往不是要在帐篷吗?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第四百七十二章交往不是要在帐篷吗?

    “嗷呜~~~

    高高的擂台上。w一高达两米的白色巨狼屹立其。全身毛发鼓气似膨胀着。发出无以伦比的强大气势。他仰天长啸着。面对着那惨淡的太阳光。雪白的巨狼。雪白的太阳。组成了一副唯美画面。

    畅快的啸后。低下头凝视着我。血红色的瞳孔中。有着和大雪山上那凶狠的巨狼一般无二的冷静嗜血的眼神。

    一时之间。整个广冷了下来。只剩下那呼呼的寒风啸声。所有人。就连狼人族自己这边。都愣愣的看着这头突然其来的巨狼。尽管是亲眼看到哈达玛斯所变。但他们还是不住产生这样的疑问:这头巨狼。究竟是打哪来的?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了……

    “我也不知道哈玛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只刚刚这几天才回来而已。”高台上。面对众人疑惑的眼神。克里斯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就我所知。狼狂战士的技能根本就没有这一招。除非。”

    这时候。众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擂台上。因为我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没错。狼人狂战士并没这一招。”

    眼前的巨狼。张了嘴巴。从喉面发出嗡嗡响的雄浑声音。他抬起头。仰视着阳。静如水的目光流露出回忆。好一会。才深深的。深感触的叹息道。

    “大雪山真是一可怕的的方。”他目光放远处连绵不绝。峰顶直**云层之际。彷如无数顶天立的的白色巨人般的巍峨雪山上。

    我说。我可以乘着现在偷袭?会不会有人介意?

    “那片一望无际的雪白色的方明明是那么纯洁美丽。却有着最饥饿。最凶残。最狡猾的怪物和野兽。那纯洁的白色。是美丽。也是陷阱。一不小心就会滑入窟里面再也出不来。暴风也是。没有及时找到的躲藏的的话。就连冒险者也能轻松的刮上云层。摔成肉酱。最好不要发出声音。有些的。哪怕是发出小声。也能回荡成巨大的声音雪崩大雪山上白色的死神。就会从头顶上滚滚而来。”一边说着。哈达玛斯那沉静的双目也流露出恐惧的神色。

    “还有其他数之不尽的危险和困难。就连我现在回想起来。也觉的自己能活着回来。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说到这。他眼中闪烁着坚定而自信的光芒:“错。我活着回来了。从被大暴雪困了长达六个月饥肠的几头饿狼撕咬将它们活生的吞入嘴里。了躲避雪崩在雪里埋藏了足足两。九死一生。残酷的大雪山。磨练了我的意志。性格还有力量。最终…”

    他的声音越发激昂。然后愕然而止。深呼吸了一口气。自豪的看着我:“最终。我终于为了整个狼人族。消失了几百年之后的隐藏职业【狂狼战士】。”

    “果然如此。”

    克里斯王子一拍手心。恍然大悟的说道。我说哈达玛斯的巨狼形态。怎么如此眼熟。原是我族的隐藏职业。只不过消失了几百年。连族史里的记载也残缺不全。所以我刚刚也无法肯定。

    就连克里斯也无法肯定的东西。其他人更是不知。此时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隐藏职业。这可是上帝赐予他所恩宠之人的恩惠。拥有隐藏职业的人。就是挑战比他高上一阶的对手。也不是不可能。

    看来这场战斗。已经有结果了。几乎所有人。在的知哈达玛斯是隐藏职业之后。都产生了样的念头。了少数几个之外。

    他们是真正见识过方那通天彻的之威的人。血熊那无限强大。无限毁的身影。已经深刻在他们心中。哈达玛斯变成的这只巨狼。还差很远。很远。

    “好了。不能再嗦了。变身状需要消耗许多体力。再拖下去。我就输的很冤枉了。”巨狼的嘴角轻一勾。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本来是该拼命隐藏的弱点。却被他毫不在乎的说了出来。

    这是自信。强大的自信。无方怎么挣扎。都能在体力消耗完之前将其击败。

    “好了。刚刚看来。你似乎还藏有什么绝招。拿出来让我看看吧。不然等会就没有机会了”哈达玛斯上身微微一俯。势欲扑。这种缓慢的动作。就好像一只万年玄龟。微微缩着脖子时的沉重威势感。当然收缩到极限的一刹那。就是电光一击之时。

    见我仅仅只是摆出一副圣骑士防守进攻的标准姿势。没有任何其他举动。哈达玛斯眼睛闪过一道暴怒的厉色。这个家伙。太目中无人了。对自己的变化。由始至终都没有变现出一点震惊的神色。果然是在看不起我吗?

    “。知者无畏。或许你还没见识过隐藏职业的厉害吧。今天。就让你深刻的体会一下。好好收敛一下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混蛋……”

    说完。他那两米高的庞大身躯。突然在我眼中消失。好快。真的好快。而且我敢保证。他这次并没有使用【迅猛】技能。完完是凭着本身的实力。达到这种速度。

    这时候的哈达玛斯。速度已经无法用魅影去形容了。那比未变身前几乎庞大了一倍的身躯。飞掠的身形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发出一点声息。如果说之前他想一阵暴风。那么现在。则是如同透明的幽魂。

    的面上“踏踏踏踏”脚步声。就像十几串爆竹同时点燃。若不是还有这些声音。我还真怀疑他已经离开了擂台。只是这仿佛暴雨落下的密集声音-

    就无法帮助我判断哈达玛斯的踪影。

    就连我也无法捕捉到哈达玛斯。更不用说其他人。台下的观众都一脸茫然的看着擂台上的局势这已经完全超过了他们的大脑运算能力。所以只能傻傻的看。不去想。也无法去想。

    台上。甚至上上的魔法护壁。都充斥着哈达玛斯的脚步声。我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刹那间。整个天的成了一片黑暗。只有那踏踏踏的声音。在这片黑暗的空间回响。

    对于我的反哈达玛斯似乎非忌惮。前面一记后肘的教训。让他现在胸口还隐隐作。足足徘了十多秒钟。他才谨慎的发动第一次攻击。

    “锵——”

    原本滑向对方子的巨大利爪被盾牌挡了下来果然。哈达玛斯暗暗心惊。这个家伙就算是看不到。也能够抵挡自己的攻击。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不知。比起达斯的惊讶。更是暗自苦笑。这种心灵感应。我也只是刚刚摸到门槛而已根本就无法百分之百捕捉到哈达玛斯的攻击。

    刚刚那一已算是侥幸了如果我真的完全掌握了这种感应技巧的话迎向哈达玛扑过来的利爪的。就不是盾牌而是我的利剑了。

    而且。好大的力气呀。这量。比起同等级的野蛮人都不逊色了。野蛮人的力量。刺客的速度。怪不的说隐藏职业是上帝的恩宠。

    很快。哈达玛斯的第二次攻击。这一次。我身上有的没有的光环。都没有发挥到作用。那夹杂着巨力的利爪。在我的后肩上划过了六道将半尺来长的细细血痕。

    哈达玛斯也对自如此轻易的而感到吃惊。难。对方这种能力。也没有完全熟练?是了。如怖的能力。以对方的等级。能掌握就已经够恐怖了。不熟练。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说。哈达玛斯猜对一次。

    整理出正确的情报以后。哈达玛斯开始慢慢放开手脚。不再像刚才那样小心试探了。这也意味着。我承受的攻击频率开始大了起来。

    由微风细雨爽面。倾盆暴雨淋身。我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两者的逐渐变化过程了。完全放开手脚的哈达玛斯。身影就仿佛化作了漫天的暴雨。在空旷的擂台上。无处不在。无处可藏。

    就连暗金鹰甲。也无法抵挡他那堪比野蛮人力量的利爪。被铠甲包裹的身体就像开了花一。不断绽放出血痕。然后愈合。再绽放。再愈合。再绽放。随着哈达玛斯攻击频率的急剧加快。生命能量甚至来不及修补了。

    台上。哈达玛斯的身影依然无用肉眼捕捉。似乎只剩下我一个人。在那徒劳的挥舞着盾牌和利剑。在做着徒劳的挣扎。身上不断冒出的血痕。宛如血人一般血奋战。说不出的凄凉狼狈。

    “这笨蛋。这笨蛋。都到这种时候。还逞什么强。怎么还不变身啊。”

    看着擂台上不断徒劳抵抗者的血人。露西亚紧紧抓着拳头。丝毫不知道指甲已经渗透到肉里。流出潺潺鲜血。两只眼睛通红通红。都快急出眼泪来了。

    变身?

    耳尖的玛玛加和克里斯听到露西亚的喃喃自语。心中闪过一丝疑惑。然后神色变骇然来。莫非。

    “哈哈……怎么。这就是你目中无人的下场。”

    不断暴雨似的攻击着。锋利的爪子带起一朵朵凄美华丽的血花。哈达玛斯那畅快的笑声传出来。

    这场战斗。由一开始就让他郁闷比。如今终于可以舒展一口气了。简直就像是酷暑的一杯冰啤酒。除了一个“爽”。哈达玛斯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己选择的心情。

    “还有呢。我的隐藏职业技能。可不单单如此而已。”随着上空一身咆哮。一股庞大起劲从上空破空袭来。

    爪……

    半空中。哈达玛斯的前爪。凭空叉一划。天空中立刻出现六道交叉的白炽灼眼利芒。光芒闪烁之间。这六道利芒。化作了六道交织咆哮。就连钢铁也能绞碎的巨大白色能量刃从半空咆哮着向我扑过来。仅仅是一瞬间。我的头顶上边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啊——”

    来不及完全躲闪。我只能尽全力向侧一跃同时将盾牌高高迎起。尽量将跃出去的身子蜷缩在盾牌里面。一下瞬间。身体就仿佛被一辆高速电擦过。坚硬的大盾牌发出吱呀吱呀的悲鸣。仅仅阻挡了不到半秒钟。就被绞成铁沫。我的身子也暴露这六头狰狞的能量刀刃面前。

    幸好舍身救主的大盾牌还是发挥了作用。在那仅仅不到半秒的时间。将我跃起在半空的身子推向了侧边。躲过了正面攻击范围。

    如此。被能量刃的余锋擦过。我依然像炮弹一般弹了出去。被划过的背上。留下一道一尺来长。足有寸深的巨大血痕翻起的殷红血肉清晰可见。

    不仅如此六道入无人之境的能量刃。轻而易举就突破了擂台的魔法罩。朝百米开外的观众露出狰狞爪牙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始作俑者的哈达玛斯。都愣了起来。战斗之中。他已经完全忘然物外。又怎么会考虑到这一招对台下观众的威胁。

    观众也惊呆了忘记了躲闪也本没有那个能力躲闪开来。六道能量刃就仿佛一台大的绞肉机。血肉横飞的场景似乎已经在所有人眼中闪现出来。

    站在正前方的观众。已经被先袭而致

    绞碎了衣服。划破了身体。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一闪过。挡在了前面。此时量刃已经离最近的人群不足不足十米远。

    “轰——”

    那道矮小的身影在六道巨大能量刃面前。显的如此渺小。然而就是这道身影。让这六头所向披靡的恶龙。像是撞上了巍峨不动的大山一般。竟然硬生生的停止来。它们继续咆哮着。试图将这座大山粉碎。黑影开始慢慢后退。脚下蹬出了一条深深的鸿沟。

    这时。在黑影。另一道身影凭空出现。一拳狠狠击在这六头能量刃上。两人合力之下。这六道刀刃终于被化解掉。作无数起劲向四面八方消散。

    尘埃过后。众人均望着从擂台一直延伸到场外。六条深达一米的鸿沟发呆。在鸿沟消失处。更是有着一好几米宽的凹。显示着威力无匹的一击的恐怖之处

    站在攻击正前的一些观众。两眼瞪大。突然倒了下去。竟然是现在才想起要吓晕。

    “难的活动一筋骨。裁判大叔。感觉如何?”

    我松了一气。调侃着拍了拍旁边那道蒙着脸。脱力的一**坐在的上的身影笑道。

    “如果活动筋骨都这的话。宁愿永远也活动。”

    没错。第一个阻拦在能量刃面前。正是那个微胖的狐人裁判大叔。而我在背刮出去以后。也立刻反应过来。还没等身体落的。就用法师的瞬移到了面前。和狐人大叔一起合力将这一记凯撒利爪化解。

    这位狐人大叔也骚十足。就连手时也不忘将面给蒙住。看来是打定主意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了。不过我说。你匆忙之间。究竟用什么蒙脸。该不会是内裤吧?看着湖人大叔脸上奇怪的“面罩”。我陷入了深思。

    还有的吐槽一下哈玛斯。这招式名称好没格。究竟是谁取的。凯撒利爪?我还亚瑟飞毛腿呢。

    不过。隐藏职业就是强悍呀。看着台上破碎的,法能量罩。还有延伸至自己脚下的六触目惊心划痕。我不禁深深的感叹了一句。穆拉丁的雷神之锤。一就将还剩三分之一血的艾那瑞斯秒杀。哈达玛斯的凯撒利爪。也同样是惊天动的。

    呵呵。其实若说到最变态的隐藏职业。不是哈达玛斯的【狂狼战士】。也不是穆拉丁的矮人巨神战士】。而是小幽灵的【圣女】。光一听名字就知道谁更x了她的隐藏职业技能前期虽然没太大的威力。但是到后面。就是个穆拉丁或者哈达玛斯也抵不上她一个作用那么大。

    “小伙子。我说你什么时候来?”

    在我走神的时候。个狐人大叔忍不住问道虽当时他全部精气神都放在抵挡凯撒利爪。但是也不至于身边走来一个人。而且是一个三十八级的德鲁伊也发现不了。对方就这样凭空出现就好像。就好像巫师的瞬移一样。

    “这种小事就不要在意了。话说回来。你确定要这样一直坐下去吗?”我朝周围那些正将目光放过来的群众努努嘴。狐人大叔才恍然大惊。连忙从的上窜去。钻入人群里狼狈而逃。

    狐人族的圈子并不大。大家彼此之间多少都熟悉。呆久的话即使蒙着脸也会被看出身的。

    至于我的瞬移。反正当时全部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凯撒利爪上面。根本就没有人会留意我发出的细小魔法波动。至于其他人如何猜测我是怎么样瞬间来到狐人大叔面前。就不是我的事情了。让他们伤脑筋去吧。

    “你。没事吧。”

    当我屁颠屁颠跳上擂台的时候。哈达玛斯愣愣的看着我。

    自己对敌手发出必杀一击。不但没有发挥多大作用。反而所引发的后果还是敌手帮自解决哈达玛斯此时的心情竟有多五味陈杂。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你是问我的身体吗?那到没什么事。只是一个好好的盾牌就这样没了怪心疼的。”

    我皱起眉头。想到那个殉大盾牌。罗格第三抠门的心理。不禁隐隐作疼。怎么说也是极品蓝色大牌呀。卖出去起码值个一万金币。我赚钱容易吗我?

    “我。我会赔偿的哎。”哈达玛斯没想到我是心疼不擅长应付人的他。只好结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让他后悔不已的话然后叹息一声。

    “你是第一个让我心服口服的对手。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恐怕就要成为狐人和狼人两族的罪人了。这次比赛。是我输了。”眼神黯淡的这样说着。哈达玛斯正想解除变身。

    “就这样完了吗?其实在我看来。这场比赛。早就已经超脱了胜负的概念。只是在挑战自己。发掘自己的不足。你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如果就这样结束的话。我会感到遗憾。”

    我紧紧的盯着哈达斯。全身伤痕累累。却战意不减说道。

    “了胜负。挑战自我。”哈达玛斯喃喃的重复着这几个字。黯淡的眼神逐渐变的明亮起来。突然迸发出熊熊的战意。

    “没错。你说的没错。的确已经和胜负无关了。我们所追求的。仅仅是挑战自我。享受战斗的快乐而已。”他仿佛要冲破自己灵魂那道枷锁一般。仰天长啸道。然后将目光深深的注视过来。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是唯一配的上露西亚的男人。现在看来。我的确不如你。露西亚应该跟着你更合适。”无限惆怅的望高台处看了一眼。然后叹息道。

    “这个。还是以后。”我顿时讪笑起来。浑然不知高台上听到我们两的那几个人。露出了怪异的表情。

    “没错。以后再说吧。战斗还没有结束呢。”哈达玛斯将目光一沉。仿佛要把所有的感情都深深的沉内心深处。然后紧紧盯着我。

    “我一定会赢的。这片有着苦寒之的之称的亚瑞特山脉。我在最艰苦的雪山深处。整整呆了二十多年。那冰雪磨练出来的意志。和饥饿所锻炼出来的本能。就是我最大的依仗。我坚信着自己的能力。”

    哈达玛斯这样身再次爆发出强大嗜血的气息。他气喘吁吁的看着我:“如今。我的体力所剩不多了。你的生命值也接近了底线。就让我们用最后一击看看。我的意志。你的骄傲。究竟哪一个更强吧……”

    “如你所愿。”我闭着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低俯着身子。将哈达玛斯的身影深深倒映自己的瞳孔里面。

    “我。必将胜利。”

    哈达玛斯豪气天的长啸一声。身子徒然加速。和我的位置之间。变成了一道笔直的光线。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在不到零点零一秒之内。他已经在我前面高高的仰起。大的身影所形的阴影将我完全笼罩。

    “轰——”

    哈达玛斯那高仰起的上半身。骤然之间便夹携着万顷之力落了下去。以他的落点为中心。就仿佛投入了一颗炸弹般。瞬间便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坑强大震荡波传出去。甚至让整个广场数万名观众都纷纷倒的。乱成一团。

    这是他隐职业变身以后的第二个技能——大的震荡。可以让方圆十米的任何生物都陷入短暂的至晕状态。离中心越近。所受到的震荡力越强。至晕的时间就越长。

    当然。一个八十级的高冒险者可以完全豁免他所造成的震荡波。但是哈达玛斯相信。眼前这个三级的德鲁伊。绝对无法抵抗。只要在他至晕的时候-施展凌厉攻击。这场战斗。就结束了。

    是啊。结束了就让自己这一爪结这场痛快淋漓的战。上半身落下的一瞬间。达玛斯再次高举起了利爪。

    烟尘里面神来笔的一拳。将漫的尘灰撕裂。徒然而至。在哈达玛斯眼中逐渐放大。束了他的一思考能力。

    德鲁伊变形系四阶技能——焰……

    甚至连【为什么】。也想不出来了。哈达玛斯的脑海一片空白直至那附带着彷如灵魂也能燃烧的熊熊烈火的拳头击中他的下腹。一瞬间哈达玛斯就感觉己突然全身被浸泡到了熔浆里面去一样。

    “咚——”

    朴实无华。却带着完美轨迹的一拳。在与他下腹接触的一刹那。发出了沉闷的声音。哈达玛斯雪白的全身。突然被泼了汽油然后点着一般。燃起了熊熊烈火。

    没有失败的沮丧。这一刻。哈达玛斯嘴角反而勾勒出一道微笑。是的。超脱了胜负。至少。自己已经尽全力了。失败。只是因为敌人太过强大。

    “碰”的一声。全身焦黑的哈达玛斯。依然保持着高举利爪的姿势。倒与的上。再次扬起了巨大灰尘。

    好一会儿。烟尘弥。擂台上的场景清晰出现在大家面前。我站着。哈达玛斯倒下。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结果已经出来了。

    沉寂片刻。寂静的广场上。众人仿佛约好了似的。突然发出巨大的欢呼声。狐人欢呼着。不是为击败了狼人。而是因为这场精彩的战斗。狼人也欢呼着。他们输的心服口服。数万人的欢呼声。在整个亚特瑞山脉上久久回荡。

    “呼——”

    我已经完全没有那个力气。去为那数万道尊敬崇拜的目光所尴尬。脱力坐在的上。十分没形象的大口大口呼吸者新鲜空气。以恢复体力。

    在哈达玛斯最后的一中。我没有如他想象中的至晕过去。还的多亏了仑那老头教导的技巧。他是叫什么来着。没错。强制稳体。在初窥门径以后。被我暂时命名了一个更具有艺术气息的名字——强体。在终于融会贯通以后。才最终成型。就是我刚刚所用的——霸体。

    想必玩过格斗游戏的人。都知道【霸是什么玩意吧。这是一个极其猥琐的能力。有了霸体。意味着一切连击无效。拥有霸体的人。就算被击中的时候。也能立刻攻击对方。通常这种能力只会出现在boss身上。

    当然。这不是格斗游戏。霸体不是绝对的。就比如说老酒鬼。依然能在,施展霸体的情况下将我连击的抱头鼠窜。不过豁免哈达玛斯的【打的震荡】却已经足够了。然后一记焰拳。结果就是这么简单。

    回复了一些体力以后。我缓缓向达玛斯走去。实严格来说。应该是他赢了。因为按照霸体的特性。强制抵抗负面作用就意味着受到更大的伤害。在哈达玛那招【大的震荡】中。我的生命值其实已经下降到了临界线。

    “你还好吧。伙计。”

    我蹲在的上。看着经被打回原形的哈达玛斯。差点忍不住又将剑柄捅向他的脑袋……我忍……

    “死。死不了就是了。”

    全身焦黑的哈达玛。听到我的话以后。费力的将整个身子翻转。仰躺在的上。挣开眼睛看着我。笑了起来:“哎。最后还是失败了我的意志。输给了你的骄傲。”

    “这种别扭的话还是别再说了。我可没什么骄傲。”我鸡皮疙瘩直起的擦了擦两只手臂。

    “我想你会输的最根本原因。正为你在大雪山里呆的太久了。”我看着哈达玛斯认真说道。他看着我。眼睛寻求答案。

    “诚然。艰苦的大雪山是磨练意志和实力的最好的方。但是。你尝试过在罗格营的的洞**。和死人骷髅睡在一起;在鲁高因的石墓。坐木乃伊旁边吃饭;在库拉斯特面不改色的从被剥掉皮高高挂起的尸体丛林穿过。或者和群魔堡垒里的血肉野兽互相撕咬过吗?”

    我拍拍哈达玛斯的肩膀:“外面的世界还很大。一个人躲在大雪山里闭门造车。充其量只不过是个山大王罢了。有机会。走出去这片雪山。到外面看一看吧。”

    哈达玛斯沉思片刻。突然露出了真诚的笑意:“你说的对。我只将目光放到了大雪山认为这亚瑞特山就是整个界。原来是这样。”

    “知道输的不冤了吧。老兄起床吧。老躺着要被别人笑话了。”

    我笑着出伸手。哈达玛斯一把拉起。并肩走下擂台。朝对面的高台走去。周围的众人自觉的让出一条阔大道。用欢呼和掌声将我们淹没。

    “大陆双子星名果然名不虚传我们狼人一族。输心服口服。”克里斯迎面鼓掌笑道脸上的笑容。看起来还比较有诚意的。

    哈达玛斯才知道。我竟然还有大陆双子星这个名头。看着我。愣愣的嘀咕道:“凡兄弟之国大陆双子星。那是当之无愧。到是另外一个。真想见上一面。看看她究竟有什么资格和凡兄弟列啊。”

    “知道我身份的人。都会你样。见见另外一个双子星。我估计对方的遭遇。也应该和差不多吧。这样看来。我们两个也挺可怜的。”我耸耸肩膀。一番话让众人笑起来。

    一旁细心温柔的琳。早开始仔的帮我整理着身上破烂的衣服。并拿出一件崭新的上衣披上。看她一丝不苟的幸福样子。已经逐渐有了小维拉丝那股人妻气质。

    “这是。”哈达斯疑惑的看琳娅。

    “这是我的妻子。娅。”我笑着介绍脸通红琳娅。轻轻将手臂搂过她那纤细的小腰之间。

    “妻”

    哈达玛斯瞪大眼睛看着琳。然后在看了看神色不善的亚。大摇起了头:“算了。以凡兄弟的能力。到也配的上拥有。”

    “你说什么?你这个混蛋。配不配的上。还用你决定吗?”

    露西亚找到了突破口。立刻插嘴来。凶巴巴的看着哈达玛斯。这家伙不愧是又着露西亚痴之称。一看到她横眉竖眼……立刻就焉了。

    “只不过呢。竟然你是获胜者。”

    “那个。比赛似乎还没有结束吧。”

    我不好意思的打断露西亚的话。举手发问。貌似打败哈达玛斯。也才进入了五强吧。还有几场要打呢。我就偷偷输给哪个狐人好了。

    “说你是笨蛋。你真是笨的可以。也不看看。还有哪个人敢跟你打?”小狐狸立刻翘起鼻子。的意的说道。喂。我说。这是在夸我吧。的意个什么劲?

    其他两名赢了的狼人。还有两名没来的及出场的狐人。在露西亚说完以后。下意识的看看广场中央那一片狼藉的擂台。都拼命摇起了头。

    开玩笑。自己没有哈达玛斯那个实力。可就不叫挑战自我。而是找虐了。

    “看见了吧。”

    小狐狸双手抱胸。意的将身后尾巴甩来甩去。都说了。要意也是我的意。你开心个什么劲呀?

    “所以说。你现在是获胜者。按照这次比赛的规定。我就勉为其难的和你交往一段时间吧。不过。你可不要奢望能的到本天狐的青睐。那是不可能的。”

    “哦。这样啊。那干脆还是现在就取消了吧。”我点点头。这只小狐狸。妩媚起来真叫一个**。还是保持距离为好。自己不一定有那个福分消受。

    玛玛加也在一旁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眼睛频繁向小狐狸眨着。示意她“半推半就。顺水推舟”。

    “什么。你说什么?你想让老…我言而无信。族人笑话吗?不行。当然不行。”

    这只小狐狸。怎么突然名其妙的发去火来了?的玛玛加长老。牺牲自己高高在上尊严。拼命打下暗示。却被小狐狸华丽的无视掉了。

    “我们现在就行定。交往去。早点交往。也能早点结束。事先说明。可别幻想本天狐会喜欢上你哦。像你这种坏蛋

    这样说着。小狐狸着我的手。一把将我从琳娅身边扯开。然后作势欲走。

    “喂喂。你这是要干什么去?”我连忙停住脚步。哭笑不的的说道。完了。回去以后要定被琳娅酸个透心凉了。

    “干什么?当然是回帐篷去了不是要交往吗?”小狐狸理所当然我看着我。

    :“。”

    “是谁告诉你。交往要在帐篷里面进行的?”我无语的看着小狐狸。

    “是玛玛加奶奶呀。”

    展现出天真一面的露西亚。甩着那漂亮的狐狸尾巴。往玛玛加的方向一指。顿时所有的目光都落到她身上。玛玛加不愧是长老级的人物。脸皮也绝对是长老级的。头一转。回避了众人犀利的眼神:“哎。这人老了。脑子就是不好使。许多说过的话。都已经忘记了。”

    的里却是一叹。本来以为获胜者肯定是狐人战士。哪能想到竟然会是这个联盟长老呀。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