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五阶强敌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第四百七十章五阶强敌

    ……

    此时。w台下一片肃。就连那些着狼人赫斯早点输的狐人。也一时忘记了欢呼。而是愣愣的望着台上。有些还在拼命的揉眼睛。

    从两个人开始战斗。一共才花了多少时间?

    定点熔浆柱。几乎是瞬发的。然后以魅影的速度接近的同时。凝聚极的风暴。出掌。整个过程就仿佛锤炼了千万次。一气呵成。没有半分多余的动作。因此。时间没有超过一秒。

    在狼人赫斯变成冰坨。飞出去的一刹那。多重火风暴也随之凝聚。火风暴这个使用次数最多。改良形态也最多的一阶技能。我早就能做到瞬发。而且冷却时间也于两秒。可说。就是那些七八十级的高级冒险者。在火风暴这个技能上也不会我强上多少。

    因此。三重火风暴的施展时间。不会超4秒。到命中对方。产生剧烈爆炸。所有的过程起来。也不会超过5秒。

    5的时有多少?或许于一个高手来说。意味着很多。他们可以在这五秒的时间内出上百招。

    但是。对于场下的平民来说。五秒钟。只不过是打个哈欠。回头望一眼。聊一两句的功夫。这样就完了?

    先前狼人赫喋喋不休的说了好几分钟的话。让台下的狐人嘘声不已。下意识的认为这又是一场漫长的战斗。但是战斗突然展开然后在短短的5时内结束。如大的反差。一之间。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数万人的广场上。却是静的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

    “凡老。还一点面子都不给呀。”

    高台上。克王子愣愣看着擂台上全身焦黑冒烟的狼人赫斯。还有蹲在的上依然在不断用剑柄捅着赫斯的脑袋实施追加攻击的某人。苦笑起来。

    “大陆双子星果名虚传。似乎还没有使出真正的实力老了。老了。这个世界是于你们这些年人的。呵呵呵~~-”

    旁边的玛玛加长老。只是愣了那么一小会。便反应过来。乐呵呵的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那个坏蛋最喜欢就是藏着掩着了。哼~~”

    小狐狸亲昵的从后面搂住玛玛加的脖子。神采飞扬的说道。还不忘记意洋洋的瞟克里斯一眼看样子似乎在说:谁说没有给你们面。那个坏蛋已经给足你们面子了。

    “露西亚殿下。似很开心呢!”克里斯并没有接受露西亚的挑衅。反而是淡然笑着。喝了一口茶。意味深长的说道。

    “关你(屁)……么事?”

    露西亚顿时凶巴巴瞪了他一眼。然后悻悻然的摆着漂亮的棕色毛尾巴回到自己的位置。是背着众以后。脸色有点微烫。总觉的那个讨人厌的假笑王子克斯还有视己如己出的玛加***神色有点怪异和锐利。让她有一种心思被看穿了的郁闷感。

    露西亚是谁?聪明俐的狐人族小公主。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的自己的小女人心思。竟然被别人给看穿。这让高傲的她如何忍的了这口气。她回到椅子上。将那让所有女人也要羡慕的完美娇。在上面。只从椅子后面垂下一条尾巴。跟着她缭乱的心思无意识的摇来摆去。

    想着想着她郁闷的将两个小虎牙紧紧一咬。决定将这笔账继续记到那个坏蛋头上。如果不是他。自己又怎么会乱了心呢?不对不对。谁为他乱心呀?说的老好像喜欢他似的。老娘能每天花上一秒钟的时间去想他。他就要烧高了。哼~~~。应该是他想我才对。每天至少也要花一分钟。不……是一个小时想才行。

    看露西亚一个人钻到椅子里。陷入纠结状态。克里斯王子似乎有些无聊。笑呵呵的眼睛又落到琳娅身上。看着由始至终都保持着一副镇定笑容的琳娅。一语双关的问道。

    “琳娅女士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凡长老呢?”

    “是吗?没想到被克里斯殿下看出来了。”琳娅回过头。脸上的笑意越发灿烂亲切。也一语双关的回答道:“吴大哥是我的丈夫。我了解他。相信他。”

    “不的了。不了。盟太看的起我们了。竟然派来如此厉害的使者。看来我们的打醒十二分精神应付才是。”克里斯而对玛玛加笑着说道。

    “只要一切建立在诚意的基础上。我相信联盟一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结果。不是吗?琳娅女士?”玛玛加将满是笑意的老脸转向琳娅。

    “玛玛加大长老所`甚是。我相联盟。一定能和所有热爱这片大陆的种族联合在一起。狱一族。支撑起一片共同的和平天空。”琳娅那带着满满诚意的蓝色眸。迎向玛玛加的目光说道。

    三人不约而同的笑起来。高台上上顿时洋溢起一片和谐的气氛。只是若是某人在这里。一定会嘀咕上一句:三只老狐狸。

    “喂喂。没死吭两两声呀老兄?”

    台上。我依然用剑柄不断捅着人赫斯的脑袋。而后才醒悟。靠。自己怎么学会老酒鬼那一招了。难道是被这样虐多了。下意识的发泄到别人身上?

    怎么可能!!像我这么纯洁善良的。

    意犹未尽的再捅了几下。我才停下来。打量着赫斯。嗯。很好。眼睛还张开。说明没有昏迷。眼珠子还贼兮兮的乱转。哟!!还在瞪我。我再捅!

    “这个。咳咳。凡大人。您看是不是先让我宣布比赛结果。”

    似乎连台上的狐人裁判也看不下去我的“鞭尸”暴行了连忙打断问道。于是。被捅了一脑袋肿包的狼人赫斯。才被几个狐人mm抬下台。真好呀。我也想靠在狐人mm柔软的怀里被她们抬下去。下一是不是故意输掉比较好?

    还是算了吧。这样做的话。恐怕后会立刻躺在小狐狸怀里——被她从后面勒住脖子勒死把冷汗先…

    “布。这场战斗由人族代表。德鲁伊吴凡取的胜利。”

    赫斯被抬下去以后狐人族裁判举着双手。用他那究久经锻炼出来的洪亮声音喊道。那回荡在整个天空上方的“胜利”二字就像一记催化剂。让本来还处于安静之中的狐人沸腾起来。那裁判也是捏了一把汗。若是再让狼人赢下去。他这个宣布结果的裁判。别说以后。等会回到家说不定就被妻子跪洗衣板了……

    “帅哥。将那些狼崽子踩下去。如果到时候露西亚殿下不接受你的话我当你的女朋友”

    一个靠近擂台的彪悍狐人mm。拢着小嘴大声朝我喊道。光望去。这位身材娇小。内涵“富”的狐人mm。容貌气质少说能`0。见我的目光看来。立刻将轮廓美好的前胸尖耸一挺

    我抛了一记媚眼。

    不愧是天生妩媚的狐人一族。我擦着鼻子想到很可惜咱已经有维拉丝她们了。大家做做朋友。谈谈人生到行。进一步发展则是禁止事项。

    感受到这些狐人的热情。就好像是他们自己族人赢了似的。数万狐人欢欣鼓舞着。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在两场。他们被狼人族压抑的太惨了。一场幸运之没有站在自己边第二场是明明已经要赢了。却突然被逆转形势。愣是让这帮人到现在还没弄明白个所以然。

    这个是因为狐人族狼人族相邻。正是因为他们的关系密切。才特别顾及自己的面子。如我落了狼人族的面子。狐人才会感到舒心。不然我这区区一个外人。有可能的到如此多狐人的支持。算不算是歪打正着呢?只要再赢一场。获的这些狐人的好感的话。琳娅那边的谈判。想必会顺利很多吧。

    “正当我气势满满的等待着第四名狼人狂战士上场。准备一举将让他和赫斯一样。打回部落结婚的时候。狐人裁判却苦笑着拼命朝我眨眼睛。

    嗯?这位狐人大叔。你的睛被风沙迷了吗?

    见暗示无果。裁判才笑着明说:“这个。凡大人。您看您现在是不是暂时下场。让第四组战斗开始?”

    台下顿时一阵善意的哄笑。

    晕。记了。比赛的方式是小组赛而不是车轮战。我气势满满的站在台中央等待下一名手。在其它眼里不是傻是什么?

    “帅哥。你太爱。要是露西亚殿下不接受你的话。干脆我当你的情人好了。”还是那位彪悍的漂亮狐人mm。由女朋友直接晋升到情人吗?这到是……咳咳。是不能考虑。

    不过。如果就这样乖的被裁判请下台去的话。那多没面子呀。咳嗽几声。我并未挪开脚步。而在对裁判说道:“不好意思。其实这场比赛我已经和克里斯王子商量好了。剩下的两名狼人狂战士。都由我来应付。”

    狐人裁判一愣。疑惑的目光远远的落到对面的高台上。然后抱歉一声。向台那边走去。看是去证实我所说的话了。毕竟这样一场练习到三族的比赛。他不能有丝毫掉以轻心。不可能仅仅听我一面之词就改变比赛方式的。理解。我能理解。

    至于我和克里斯有过这样的约定吗?笨。当然是没有。不过我隐隐觉。这个克里斯也非真是冲着胜负而来的。说定真的只是拗不过他那四名色迷心窍的手下而已。再加上小狐狸一定会在旁边推波助澜。琳娅也肯定不会让我遭受尴尬。因此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肯定。克里斯绝对不会说半个

    不一会儿。狐人裁判就回来了。他离去的时候。因为众人看着。便让开了一条路。但是从后面来。可就人看到了。会让路里。

    正当我饶有兴趣的猜测着他拿微微发胖的体型该如何穿过数万人的密集包围圈的时候。这个狐人裁判的身形。来到人群外围。却突然在我的视线中消失。

    我一脸惊愕的四处打量。好一会儿。眼角余光才在人群之中发现一道无声无息的黑影穿过。一闪即逝的身形。就仿佛是大海的游鱼一般。的轻松无比被从身旁穿过的那些平民。甚至没发现他的存在。只感觉腰间吹过一阵嘶冷风然后出疑惑的神情。在这种拥挤的的方。腰间怎么会觉凉呢莫非是见鬼了?

    而就在这一顿的功夫。黑影已经穿过了大半个。来到擂台边缘。

    没想到。这个裁判也是个高手。看样子至少不会低于五十级。不过想想也是。作为裁判。随时防止擂台上不可预测的事情发生。没有两手又怎么行呢?

    裁判那幽灵一般的身影刚刚从人群钻出就像由一武林高手成迟钝的老头。动作变的慢腾腾起来。大概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可是他刚刚从人群里一出。便接触到了我饱含笑意的目光。神色顿时闪过一道惊色。也只过是一刹那间的事情。

    “凡大人。您所说话。我已经确实确认过了。就按照几位大人所说的进行吧。”裁判朝我露出一个歉微微鞠躬靠几步。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凡大人。我的身还请不要对其他人说。”

    “没问题。不过玛玛加大长老应该知道吧。我可要跟她说一说。万一你是间谍怎么办?”我开玩笑的这样说道。没想到裁判却露出极为认真的表情。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凡大人的心思果然细密。请务必这样做吧。玛玛加大长老还有另外几名长老都是知道我的身份的。”

    说完以后。为了不起注意。他也不等我回答。便向台下的公比赛方式的临时变更通知。台下的狐人自然又是一阵沸腾。

    “凡长老果然好手段。这样一来。我最后一名手下。肯定也逃不过他的掌心了。”台上的克里斯王子看下面的欢呼声。奈的耸了耸肩膀。

    “愿赌服输。技不如人怪的了谁?”露西亚翘着尾巴。不屑的说道。

    “是呀。不过我想次。就算是有着双子星号称的凡大人。也未必能轻易取胜。”克里斯将手中的茶稳稳一放。仿佛象棋里的将军一样。带着自信的笑意说

    “露西亚殿下。你没注意到吗?我们这边的第四位选手。”

    露西亚一愣。流露出回忆的神色。然后逐渐变的惊讶:“莫非是哈达玛斯?”

    克里斯微微一笑。未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很明显。这一刻。就连玛玛加也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哈达玛斯。是那个孩子吗?”

    几前。哈达玛斯可是狼人族公认的天才。名声甚至传遍整个亚瑞特山脉。和他的名声一同为人所知的。是他的两大痴。一是武痴。另外一就显而易见了。除了露西亚痴还能是什么?不然他也不会来这里了。

    早在露西亚出走以前。他就离开了狼人部落。外出茫茫的大雪山深处历练。发誓要练就一身强大的力量。回来获的露西亚的芳心。一走就是几十年。露西亚等人将这号人物华丽的遗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前些天才刚刚从外面回来。走了二十多年。差点连他的父母都认不出来了。唯一没有的还是对露亚殿下你的痴情。听说了比武招亲的事情。就立刻向我嚷嚷着要来了。”等露西亚渐消化掉内心的惊讶以后。克里斯不紧不慢的笑着说道。

    “这些年来在大雪山的刻苦历练。哈达玛斯已经达到了五]49级狼人狂战士。就算是凡长老。如果掉以轻心的话。恐怕也会马失前。”

    “切。五阶又怎么样?”

    短暂的惊讶过后。西亚撇了撇翘唇。不屑的说道。她可是见识过血熊的强大身姿。恐怕就是七八十级的冒险者。也未必能轻易取胜。更何况是一个区区的五阶人物。

    这下。轮到克里斯郁闷了。露西眼睛里那股强大的自信究竟是打从哪来?难道她真的以为意个38级的德鲁伊。能够轻松打49级的狼人狂战士。再看了一眼旁边的琳娅。依然是镇定自如的笑意。似乎从来就没有为她的丈夫担心过。克里斯不由更加疑惑了。

    就算他再怎么天才。怕也无法想象双子星所代表的意义。根本就不能用常理去理解的。克里斯无法超脱这层常理的束缚所以也仅仅是个天才而无法和阿卡拉她们这些真正的老狐狸相提并论。

    这时候。他们口中的哈玛斯。也缓缓踏上了擂台从他出现那一刻开始。众人就感觉到了和以往三个狼人狂战士的不同。就算是那些平民也感觉到了不同眼前这只狼人所散发出来的锐利嗜杀的气息。就如同被锐利的刀尖顶着喉一般。幽绿色的目光所及。更是像利剑一样似能穿透人心。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如宝剑出鞘的锐利气息。让平民们隔着几十米。就远远的退了开来。低下头去。甚至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而且他冒险者更是色大变。尤其是狐人。带质疑的表情纷看向高台。似乎在说。家伙明显达到了五阶。为什么让他参加比赛。这不是犯规吗?

    参加比赛的。虽然没有明确的规定。但是大家心里都有个谱。年轻俊杰在狐人族眼里何谓轻0-0岁之间。0头。都可以这么算。一般来说0头的冒险者。是绝对不可能达到五阶水平的。

    当。除了这一点外。还有一个理所当然的条件那便是未婚。你结了婚还想娶狐人族最贵的天狐殿下不是找抽是么?什么?你说我?这些狐人平民不是知道我结了婚吗?在说克里斯出现。并将这次比赛的性质定义为了友谊赛。这个条件也放宽了很多。如果没有克里斯出现的话……我想玛玛加大长老绝对会以这个借口阻止我对获胜者进行挑战。

    面对众人质疑。玛玛加长老也不好坐视不理。来到高台前面。对着场下数万人朗声说道:“大家都忘记了他是谁吗?狼人族的哈达玛斯。我想应该没有人会质疑他的参赛资格吧。”

    哈达玛斯。一时之间。多狐人冒险者都纷纷记起了这个昔日的天才。没想到竟然是他。他竟然达到了五阶实力?!一时之间。这些年轻的狐人战士或惊愕。或羞愧。

    不争气呀。为什么同样的年龄。自己还在四阶中段徘徊。而对方却已经达到了五阶呢?

    刚刚有些混乱的场。在玛玛加一句话之后。顿时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几乎都聚集在这个昔日的天之骄子身上。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然后这些狐人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与天才的差距。同时内心更是忧心忡忡。为什么己族里。出不了这样的天才?难道自己族里的女神。真的要被狼人族抢过去?

    从这只狼人出现的一始。我便也感觉到了不同。然。并不是其他人所感受到的那股尖锐的气势。以前也说过。势或者威势这些玩意。只要没有形成质性的。像领域那般的东西。对我来说就没多大作用。

    总觉的有人在背后骂我神经太粗呢混蛋!!

    所以。我注视的是他其他所真正能看出实力的方面。比如说脚步。很稳。长期在哈洛加斯生活的人。脚步都很稳。不稳的话随时都会在冰块上滑到。但是像这样。稳的像是亚特瑞山脉上随处能看到的巍峨大山一般的脚步。我却只从哈洛加斯那里的少数圣骑士身上才能看到。

    其次是姿势。躯干。像钢铁一样。光凭肉眼就能感觉到里面蕴含着的力量。还有眼睛。过掉那些锋芒毕目光以后。剩下的便是铁一样的意志。

    总之这应该是很难缠的一个对手。应该不会逊色于奥斯卡那厮。我给眼前的对手下了定义。

    当然。这样的对手吓不倒我。想要让我动摇。至少也是卡洛斯等级的实力才能做到。只。我现在还太过依赖血熊变身。如果没有血熊变身的话。我现在的实力其实并不会过五阶冒险者太多。对付这样的高手不打醒一点神的话。恐怕会阴沟里翻船。

    在数万道目光注视中。狼人脸上的神色由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完全没有将台下观众的存在当回事。光这份定力就让我自叹不如了。

    他来到我面前。两米高的身材。居高临下的用利刀一样的目光看着我。视了许久。看我无感觉以后眼睛里才闪过一道满意的神色。

    话说这位老兄。你是不是稍微有点自信过头了点。

    “哈达玛斯。”他冷朝我伸出手。

    “吴凡。”我板着脸握上去。感觉他的手像铁钳一样硬而有力。不过若是想和我比量的话。你恐怕找错人了至少叫个五阶的圣骑士来还差不多。

    彼此试探了一下力。我们很快就放下手。这个叫哈达玛斯的狼人老兄。终于露出了一丝真的神色因为在力量的比试上。他输了。

    狼人狂战士和德鲁。其实算是比较相似的职业。只不过狼人狂战士看重的是敏捷。而德鲁伊看重的是体质。在力量上两者都差不多4级的哈达玛斯输28级的我。这意着什么?哈达玛斯很清楚。他可不会傻到认为对方加错了属,。

    要么装备好的过分。要么是比较少见的力量型德鲁伊。无论是哪一种。都十分难缠。所以哈达玛斯终于收起了小窥这38级德鲁伊的心态。

    当然。若是我知道这一握就让对方想到那么多。那刚刚是绝对不会和他去比试的。

    “你。很强的是个相当不错的对手。”

    马达玛斯紧紧注视着我。说道。那锐利冷冰的语气。就像大雪山里常年肆虐着的。能将冒者也刮生的冰冷刀风一。

    想谦虚几句。不料这家伙接着又自信满满的说道:“不过。你不是我的对手。露西亚。属于我的!!”

    我咧。和你这种人有共同语言快点开打吧!!

    我见无奈的目光看向裁判。他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让我们分开站好。让后跑到台边上。大手一挥喝“开始”。人如同滑溜的泥一般从台上钻了下。

    在声音落下的一瞬间。哈达玛斯的眼睛眯了起来。全身的气质更加冰冷几分。从

    着的眼睛里泄露出来的寒光。将我紧紧锁定。那目光。就饿的野兽看着猎物一般。

    如果自己的实力不的话。绝对会被他杀死。在一瞬间。我产生了这种确定感。

    与此同时。他发动了【狂战力量】。像狼人一样低俯着身子。上半身开始有节奏的抖动着。让他看起来像是蓄足了力道的弹簧一样。力量和速度随时都能瞬间爆至最大。

    很明显。这是为了防范我的定点火山爆。果然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着如同圣【哔】士一样的存在。会酷酷的说“用过一次的招式。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之的话。

    眼前的哈达玛斯便是如此。看到他全身张弛有力。如同满弦里的利箭。虽说定点火山爆是瞬发的。但就像抢一样。总是要有那么一瞬间的瞄准。我并没有太的把握能命中他。而且就算命中。也不能说明的了什么。指望他能想赫斯一。被正面击中。飞上半空任我鱼肉吗?能擦着边就已经算不错了。

    因此。一时之间。我到是知道该用什么技能才好。德鲁伊的技能。貌似也就火山爆的击范围远一,。其他职业技到是还有很多可以选择。但我并不想暴露。虽然不想玩什么扮猪吃老虎的把戏。但是能藏着掩着。就没必要展露出来。又不是小丑。

    “怎么。不施展你魔吗?”

    早早的摆好势防范着那让他也暗自心惊的瞬发魔法。却看我丝毫没有动静。哈达玛斯不禁奇怪起来。

    “没把握命中。所以还是留着好。免的被你有机可乘。”我耸了耸肩膀。老实吧。这个天下没有比咱更老实的人了。竟然对敌人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拿就是说。近罗?”哈达玛发出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添了添自己的嘴唇兴奋说道。

    “没错。近战才是男人浪漫呀!!”妈妈告诉我们要做诚的好孩子。

    “竟然是这样的话……”这样说着。哈达玛斯身上的狂战斗气猛然一爆。在方圆三米范围形成一道凌厉的风暴的带。让他的身影逐渐模糊起来。下一瞬间。暴风消失。而他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左边!!

    在零点零一秒的时间内反应过来。甚至来不及转身迎战。我顺着自己的直觉手指轻轻一。下一刻。一道炙热的熔浆在我身边不到半米的的方猛然喷出随之飞起来的还有一道高高的身影。

    我靠。你不是说要近战吗?

    哈达玛斯半空中惊讶的目光。不解看着我似乎像觉的我这样诚实的孩子。撒谎是在是不应该了。

    没有谁规定近战不能用魔法吧。我无辜的看了他一眼。多可怜的孩子呀。脑子大概给大雪山上的暴雪给冻坏了吧。

    虽然一击的手。的手我并未像对付赫斯那样追加攻击。两者完全不是一个级数的人物。我不认为一记火山爆能对哈达玛斯造成多大行动困扰。贸然冲上去的话说不定反倒被他抓住破绽。

    果然。仅仅是在一间。哈达玛斯在半空的身影一闪。四肢着的。如同矫健的猎豹一用愤怒凶猛眼神凝视着我

    “凡长老还……”

    高台上。一个能量水晶正传述着我和哈达玛斯不算秘密的对话。克里斯大摇起了头。似乎对我欺骗善良纯洁的哈达玛斯的行为很是不耻。

    “兵不厌诈。在说只是哈达玛斯自己笨而已。那坏蛋可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不用魔法。”一旁的小狐狸立刻护短了。

    “不过德鲁伊魔法究竟是不能操纵全局呀。凡长老究竟会有什么应对仿佛呢?真是令人期待。”对露西亚有了情郎忘了娘的举动。克里斯已经见怪不。而是面兴奋的继续看向台。

    正如克里斯所说的一。魔法存在冷却时间。德鲁伊的魔法太少。就算升到六阶终结也不过区区十个而已。且十个不一定每个都适合当时的战斗形式运用。

    这样算来。战斗中德鲁伊所能施展的魔法少之又少。根本不足以对对方形成全面压制这正是同样掌握素系的德鲁伊和巫师最大的差距之一。巫师足足有三十个魔法。完全就可以轮番施展。将对方死死的压制到法力耗光为止。你若是想像对付德鲁伊一样。打着将对方的技能耗光的注意。那恐怕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如果是赫斯那种弱鸡。能在几秒钟之内秒杀。自然是不用担心魔法数量问题。但是遇到哈玛斯这种对手。无法快速解决。德鲁伊在魔法上面的弱点便立刻暴露出来了。

    哈达玛斯似乎也知道德鲁伊这一个弱点。根本就不给我太多技能冷却的时间。只是略微站稳身子。便再次如同脱弦利箭一般迎面冲上来。双手一反。拿着的赫然是一把普通剑最顶级的卓越之剑。看来他刚刚没有将武器拿出。也是阴我一把。现在这个念头呀。都没有老实人了。

    闪烁着蓝色光芒的卓越之剑。带着连空气仿佛也被割裂的咆哮声自我头顶上落下。狼人狂战三阶技能——段击也瞬间施展出来。若是被击中。恐怕以我现在的防御。不太好过。最坏的结果甚至出现负面状态。

    格挡!!

    “锵锵锵——”

    几声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在瞬间取出的大盾牌上回荡着。粗重的金属黄铜盾面被猛烈的砸了三次。带着高频率的震动哀鸣。将我握着盾牌的左手震的微微发麻。

    下一刻。一把悄然无息的水晶剑从盾里面伸出。直插向哈达玛斯的右肋。这只凶狠的狼人。神色中的暴戾微微闪过。竟然不躲不闪。将卓越之剑一个横握。手上酝酿起千斤之力一个横。

    狼人狂战士二阶技能【横扫】。可以对武器攻击的10度范围内的敌人进行攻击。当然。作为二阶的群攻击技能。【横扫】的伤害不会加成多少就是了。准确说不定还的降低。除了隐藏职业以外。任何一个职:都是十分平衡的。没有垃圾的职业。只有垃圾的人。

    汗。竟然硬拼硬。欺负我没有近技能吗?不知道……

    “碰——”

    身上坚固的暗金鹰甲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只是被横扫强大的力道砸飞出去。而手中水晶剑直透哈达玛斯的铠甲。**了好几分。鲜血顿时潺潺流出。

    人。我被哈达玛斯砸飞出去。乎这一记硬拼他占了压倒性的上风但是只有我们两个当事人知道。究竟是谁占了便。

    我的一记普通刺击所造成的伤害。足足是哈达玛斯横扫技能的2。

    这是装备的胜利!

    推荐。订阅。还有月票。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