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七章 腿法,拳头,羊羔,鲜奶!
    …

    “吴小子,是你呀,正好,我有点事想问问你。

    我的脚步声,自然瞒不过卡夏,她从沉思中抬起头,打量了一下我,眼睛似露出一丝希翼,接着想到什么似的,又摇了摇头,一副买菜的大婶挑到一块好肉,却又突然现肉上沾着一团老鼠屎的品头论足模样。

    真让人火大!!

    “哦?还有什么事,能够难得了像你这样无恶不作的家伙吗?”额头上冒着青筋,我毫不给面子的说道。

    “我呀,遇到了一个难题……”卡夏皱起眉头,并没有理会我的恶意打击。

    “最近突然现,以前实在太不应该了,所以,我想改邪归正,将这次的筹款活动办好,办正规。”

    “……”

    老婆,快来看上帝呀,老酒鬼要改邪归正?

    “可是。究竟怎么样才能做好。做正规呢?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

    瞧瞧。这个人邪门歪路做多了。都已经忘记正事是什么东西。

    “本来想问问你。不过。我看你……”

    卡夏顿了一顿。眼神上下打量着我。虽然没有直说。但是那双贼兮兮地眼睛分明在说。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人。我看也给不出什么好地建议。

    超火大!超令人火大!!

    “想做好人好事的话,那还不简单。”

    我咳嗽几声,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卡夏,别看咱这样,在原来世界可是领过无数张好人卡,就是在刚才,也还收到了一张。

    “先,改邪归正,就得先将过往的错失弥补,这样别人才会相信你的诚意,这样吧,你先将骗菲妮的钱还给我。”我伸手。

    “既然是要改邪归正,当然要将过往地事情统统斩断,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你的意思?”卡夏一脸无辜的吹着口哨,左右顾盼。

    这家伙,根本就没有丝毫改邪归正的意思吧,只是在想着怎么更好地在筹款活动上挖空冒险的钱包吧混蛋。

    我忍!!

    “好吧,如果仅仅只是想办个正规的筹款活动,那还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大手向天空一招。

    “那就是,唱歌!!”

    没错,就是我一直所坚持的,从来没有产生过一丝动摇的,用歌声征服宇宙的理论!

    “哦,这到的确是个很平庸的好办法。”卡夏拖着下颔,陷入了沉思。

    “只是,我不会唱歌呀。”

    “那还不简单,我这里刚好有一简单易唱地歌,你就不用客气,那去试一试吧。”

    说着,我将歌词曲调一股脑的抄写在手札上,半小时不到,一令后人疯狂的神级大作,就在我手中完成了。

    “小子,看不出你还挺厉害的嘛。”卡夏难得的朝我竖起大拇指。

    那是,咱是谁,歌神来着,就算忘记德鲁伊这个职业设定,也不该忘记我歌神的隐藏身份吧,我挺起胸膛,鼻子里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

    “好,我先拿回去试一试。”

    说着,卡夏屁颠屁颠的正欲钻进她那小帐篷里试音。

    “好好努力吧,到时候我这个长老也会一起登台献艺的。”我以一副导师的姿态,居高临下的说道,暗黑的子民们,期待那个战栗时刻吧。

    “不,你就不用了,该干嘛干嘛去。”

    卡夏立刻回过头,毫不留情地说道,然后一头钻进帐门,从里面掏出一个牌子挂在门外——营业中,擅入拍飞!

    过河拆桥,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

    这一刻,我熊熊燃烧起来了,很好,你就弄你那歌去吧,别忘了我也是长老,到时候咱也弄一个筹款活动,看谁弄的钱多!

    朝帐门狠狠呸了几口,我才愤愤不已的离去,心里琢磨着一些东西,不知不觉就已经是黄昏了。

    算一算,家里两个小小天使,今天也该回家了吧,想到这里,我连忙兴冲冲的加快脚步,没想到小小天使没遇到,到是一头碰上了垂头丧气地菲妮。

    “怎么了,将人家的酒吧给烧了,还不满足?”我看着一脸无趣地菲妮,不由侧目。

    “喵呜,被卫兵抓住,赔了一大笔钱喵。”菲妮拉耸着脑袋道。

    呵,原来如此,无论怎么说,也是这家伙将人家的酒吧给烧掉地,赔钱那是理所当然,想当年我还不是赔了一大笔,那时候刚刚被老酒鬼她们的筹款活动骗光了钱,穷地差点没将内裤都拿出来当掉。

    这家伙也真可怜,打工的钱被骗了不说,反而还得支付一大笔赔偿,一个酒吧的价格不菲呀,这一点在同是三年前的那个神诞日,我深有体会。

    “爸爸——爸爸—”

    随着甜稚的声音响起,远处两只洁白的小天使朝我飞扑过来。

    是我的小宝贝,西露丝和艾柯露,我连忙迎了上去,将两只小天使一左一右抱在怀里。

    她们大概刚刚从训练营里回来,身上还穿着简单方便的白袍,两张一模一样的红扑扑脸上透露出晶莹的微汗,看起来更加甜美可爱。

    “爸爸爸爸,西露丝(艾柯露)好想你——”

    两只小家伙像是是见到主人回来后撒娇的小狗,不断用着柔软的脸蛋,在我左右两边的脸上磨蹭着,亲昵之极。

    “爸爸也想死你们了。”

    我不甘示弱,特地蓄了十天的胡渣终于派上用场,不断用下巴在她们脸上摩挲着,逗得两只小天使咯咯直笑,一边说好痒,爸爸是坏蛋,却又将脸蛋凑上来

    吧嗒在我的脸上亲着,让路人看了大为羡慕。

    “表哥,这两个是你的女儿喵?好可爱……”

    放下两只小天使,菲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凑上来了,看着西露丝和艾柯露的眼睛,冒起了星星。

    都忘了,这家伙前身是个十足的萝莉控,想必现在换了性,也依然死性不改吧,充其量只是喜欢的方式有所改变。

    终于说着,她已经摇摇晃晃地向西露丝和艾柯露伸出双手:“来,让姐姐抱抱。”

    双胞胎躲在我身后,怯生生的看着菲妮,大概是这只伪娘现在的样子实在太人畜无害了,竟然也没闪开。

    “她是个男的哦。”

    我用只有双胞胎听得见地声音说道,气氛微微一顿,出乎我意料之外,西露丝和艾柯露的笑容却越灿烂和甜美,就仿佛置身花丛的天使,几乎连我都看呆了。

    等菲妮靠近几步,西露丝和艾柯露保持着迷人的笑容不变,毫无预兆的轻轻一跳,给人那种感觉,就仿佛是要主动扑入菲妮的怀抱一样。

    双子绝技——断子绝孙腿!

    下一刻,两条一摸一样的修长小腿,直接命中菲妮的脐下三分处,扑通一声,菲妮口吐白沫倒下。

    我干咽一声,**了双腿,恐怕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招,心里都不会好受吧。

    “这个,西露丝,艾柯露,你们这是跟谁学的……”

    我几乎带着哭腔问道,要是以后两个小天使也给我这么来一下,岂不是要完蛋?

    “这是……训练营里地牧师阿姨教我们的防、防身绝技……”

    西露丝成熟一点,大概也知道这招不雅,小脸通红的低下去,仿佛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怯生生的不敢看我,那楚楚可怜的神情,直接命中我地红心。

    不过,好可怕,这一招还是好可怕,最可怕的不是命中位置,而是里面蕴含着的战术。

    试想一下,像西露丝和艾柯露这样惹人怜爱的小天使,哪怕只有一个,当她对着你甜甜微笑的时候,除非是绝情绝性之人,否则也抵挡不住吧,就算清楚的看见她面带微笑着踢向你那个地方,恐怕也不会相信,以为这是幻觉吧。

    而这样地小天使,竟然有两个,而且长得一模一样,威力就不是乘以二那么简单了,我估计,甚至可能不逊色三尾齐出的小狐狸,试问天下间有谁能防得了?

    吼吼,话说回来,训练营都在教些什么东西呀?!虽说很实用,但是啊,但是身为父亲的我,就是忍不住想哭呀混蛋!!

    “西露丝,艾柯露,以后不想让爸爸抱的话,就先说一声,千万别用这招对付爸爸行不?约定好罗?”我泪流满面的**大腿,弯下腰朝两个小天使勾出小尾指。

    “才不要这样约定呢。”艾柯露气呼呼地搂着我弯下来的脖子,不断拼命摇着小脑袋,那条乌黑的右马尾蹭得我鼻子有些痒。

    “艾柯露要爸爸抱一辈子。”

    “西露丝也是。”另一个小天使也摇着自己地左马尾,小脸害羞的用小手紧紧抓着我地衣角,毫不掩饰眼睛里的坚定。

    “呜呜,爸爸太感动了,是爸爸不对,换个约定吧,西露丝和艾柯露,要答应不能用刚才那招对付爸爸,这样行不?”

    我一边流下感动的泪水,一边将两个小宝贝搂在怀里不断蹭着,不枉爸爸那么疼你们呀。

    “当然不会!”西露丝用困惑的目光看着我,就仿佛我在问为什么人要吃喝拉撒这种理所当然的问题一样。

    “老师让我们提防其他男人。”

    “对对,爸爸就是爸爸,不是其他男人。”小艾柯露也连忙帮腔。

    “艾柯露(西露丝)最喜欢爸爸了。”然后,这对心灵相通的双胞胎,在我的左右脸上亲了一口,异口同声的这样笑着说道。

    轰的一声,我的灵魂仿佛飞到了九霄云外,乐得自己是谁都忘记了,一左一右抱着两只小小天使,迈着仿佛要飘起来的步伐大步回家。

    “我……我的存在……”

    好一会儿,躺在地上的某只伪娘,泪流满面的朝离去的背影伸出小手,碰的一声倒下。

    第二天,我开始琢磨着该如何在筹款活动上将老酒鬼这帮害虫给压下去,好好打击一下她们的气焰,好还营地一个光明未来。

    想来想去,我将目光放到来回忙碌着地小维拉丝身上。

    “小露露,过来,过来,”

    朝她招着手,听到我公然亲昵叫她的小名,这害羞的小人妻顿时红了脸,连忙擦着小手上的水渍,跑过来将我地口堵住。

    送上门来的小羊羔哪有不吃的道理,我顺势将她搂入怀里,在她粉红滑腻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小露露,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我将想和老酒鬼比一比的想法说出来,自然是希望她这个罗格歌姬能一展身手,只要咱家的小露露出马,就是老酒鬼和吝啬鬼通天去了,也得乖乖俯称臣。

    不料,维拉丝却拼命摇起了头。

    “我只想做好大人的妻……妻……,我只想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抛头露面的……不喜欢。”

    这可爱地小侍女,都已经老夫老妻了,还羞于将妻子这个词挂在口上,结结巴巴的换了一种说法说道。

    维拉丝本来的希望,就是做一个平凡的,平淡的,安稳的小妻子,让她这样做地确是难为了点,想了想,我不再强迫她,在那柔软的樱唇上吻了一口。

    知道

    不会强逼你的,小露露可是最棒的小妻子。”

    才刚刚松开手,害羞到不得了的维拉丝,就以连刺客也目瞪口呆的速度,一溜烟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a计划失败,我头疼的将脑袋一捂,感觉还真不好办。

    对了,歌姬请不到,咱好有舞姬嘛,琳娅可不就是未来的舞姬,只要在接下来的神诞日舞上一曲,这个荣誉非她莫属。

    想到这里,我飞快赶到琳娅地家,这个人真执着的女孩,正对着摆满一桌子地手札愁,大家族的继承人也不好做呀。

    “吴大哥,这个……我不行,绝对不行?”听我一说,琳娅连忙摇起了头。

    我看了一眼满桌等待处理地手札,恍然大悟:“没有时间?”

    “不是的,不是这样地……”

    喃喃的说着,琳娅的俏脸越来越红,头低得越来越低,嗯哼,有内情。

    “琳娅宝贝,给我说说,为什么不行呢?”我凑上去,凝视着她那张细致到无以复加的绝美俏颜,轻轻为她梳理着墨绿色的际,施展出了必杀温柔美(?)男计。

    “因为……因为……”

    琳娅的脑袋越来越低,已经完全埋入了桌上的手札堆里,露出的耳根也呈现出酡红色,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害羞呢?

    “因为祈神舞的衣服,是不能……不能……不能缠胸的……”

    说到最后,她的滚烫脸蛋似乎都已经冒起了白烟。

    不能……缠胸……?!

    脑子微微一转,我顿时恍然大悟,眼神不由自主的瞄向琳娅那重量级的胸部,在时不时的耳鬓厮磨中,我可是知道,琳娅已经将她胸前的玉女峰束缚的很紧很紧,即使是这样,现在依然将她那胸前的宽松法师袍高高撑起,看起来壮观得过分,若是跳舞的时候不能束缚,可以想象一下……

    大概就不是祈神舞,而应该叫乳摇舞了。

    “上次神诞日没有回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嗯~~”埋在手札里的颔轻轻点了一下。

    “别伤心别伤心,至少也能说明你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过了你的奶奶拉斐尔大人了。”

    我梳理着琳娅的如高级丝绸一般手感的秀,一边色迷迷的说道,可不是,拉斐尔能跳,敢跳,就已经说明了她的乳量远远不如琳娅,现在的孩子呀,育真是越来越……

    还没想完,就被娇羞到极限而爆的琳娅扑倒在地,粉拳不断落在身上:“让你乱说,让你乱说。”

    好一会儿,我心满意足的搂着怀里仍自娇羞不已的琳娅,躺在地上,嘴巴和那光泽柔软的香唇只有一指相隔,两个人的距离亲昵无比。

    “那这次的神诞日怎么办?”我轻轻在那白玉似的小鼻尖上一吻,柔声说道。

    “还能怎么办,当然不是参加,难道吴大哥希望我参加。”琳娅展示着她狡黠的一面,在我脖子上吐气如兰的问道。

    “当然不行,你可是我的,以后只能跳给我一个人看。”

    我想都没想就否决了,我可不希望琳娅在大庭广众之下跳那样地舞,就是阿卡拉,也不愿意看到神圣的祈神舞变成**的乳摇舞吧。

    “谁会跳给你一个人看?”琳娅不依的用脑袋拱着我地胸膛。

    “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我的小宝贝,嘿嘿——”想到在昏暗的房间,琳娅在我面前身着盛装,跳着圣洁祈神舞时的**情景,我的身体立刻就有了反应。

    “啊——”

    惊呼一声,和我紧紧贴在一起的琳娅,立刻就感应到了,不由心慌意乱的离开我的怀抱,整理好凌乱的衣袍,然后双手拱着将我推出了房间。

    “不和吴大哥闹了,我还有很多东西等着处理,忙着呢,哼~~”说完,将房门一关,身体顶在门后,捂着自己拿悸动不已地心脏,脑海里不知在想着什么,脸上的红晕逐渐蔓延到那优美性感的锁骨下面……

    b计划也失败了,难道真要去鲁高因拉回那三个条子,来个四人合唱,想到道格那副嗓门,我心里就知哆嗦,恐怕到时候不是四人合唱,而是他力压全场吧。

    思维暂时又陷入了的死角,算了,暂时先不想,说不定到时候灵感就来了,我刚振作起来的抬起头,又看到了菲妮的身影,一个人坐在喷水池旁边,一如昨天地卡夏的动作,在思考着什么。

    这家伙,该怎么形容呢?身影无处不在,悲剧无处不在……

    “在想什么呢?”

    菲妮从沉思中抬起头,见是我,立刻露出一丝希翼的目光,然后摇了摇头,那副似曾相识的买菜大婶挑拣猪肉的目光,让我十分火大。

    你这家伙,和老酒鬼的思维模式是一个样地吗?

    “我在想,该怎么好好教训那个红头的卑鄙女人一次,让她知道我菲妮是那么好惹的。”

    说着,她还威武的挥动着秀气的小拳头,用貌似威风其实一点也不威风地口吻说道。

    “哦,这个呀,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吗?”我顿时来劲,蹲到她一旁,“关切”的问道。

    “喵,暂时还没有,营地这里我不熟。”

    菲妮摇起了头,地确,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在别人生活了几十年的地盘,菲妮一个外来客,又岂是那么容易找到教训对方地好办法。

    “菲妮呀,你是不是忘记了点什么?”

    我语重心长的拍着她地肩膀,用着长的语气说道,睿智的眼神深深的看着她。

    “喵

    (了什么?”菲妮果然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你忘记了我们是谁了吗?是冒险,冒险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该怎么解决?想必你比我更清楚吧。”说着,我还用力的握了一下拳头。

    “最直接,最简洁的办法。”

    菲妮恍然大悟!!用力的一敲自己的脑袋,懊恼的说道:“喵呜,真是的,我竟然把这种事情都忘记了喵~~”

    说着,她从喷水池上一跃而起,“杀气腾腾”的正准备找人pkk,突然回过头。

    “表哥,你知道那个红女人的实力有多强喵?”

    汗,看来这家伙还没有完全被愤怒淹没理智呀,我稍稍抹了一把冷汗。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见她展露过真正实力。”

    我摇起了头,天地良心,我可绝对没有撒谎,我的确是没有见老酒鬼展露过“真正”的实力。

    “这样喵?算了,营地的冒险,实力应该不会太强才对。”报仇心切的菲妮,微妙的忽略了我话里的两个关键字,嘴里嘀咕着,就小跑着离开了。

    “阿门,祝你早日成佛。”

    我庄重的对着菲妮离去的背影,在胸口比了一个十字架,这一刻,我仿佛看到一道接引圣光,正从天空射落在菲妮身上,两只胖嘟嘟的小天使吹着小号将她环绕。

    片刻之后,我刚刚回到法师公会门口,便撞见了灰头土脸的菲妮,她的脸上,手上,还有身上的女佣服都是脏兮兮的,垂头丧气着,就连胸口地小猫铃铛,响声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你这是怎么了,菲妮?”我强忍着笑容,惊声呼道。

    “表哥喵?”菲妮擦了擦脏兮兮的脸蛋,一脸的憔悴。

    “那个红女人,真的好强,我还没来得及瞬移,就被她踩在脚下,用长枪柄子不动捅我地脑袋。你看……”

    她煞有其事的将后脑勺转向我,果然能见到很多微微凸起的小包。

    靠,我受到这样的待遇可比你多着了,要不是老酒鬼将她那恶劣的强s性格,大部分都继承到了莎尔娜姐姐身上,恐怕整个营地除了阿卡拉以外,所有人都得生活在她的淫威之下。

    “然后,又被她差遣,买了很多酒孝敬,才算安全逃脱。”说完,感觉报仇无望的菲妮重重叹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没想到营地竟然一直隐藏着这样的高手,幸好我没有去惹她。”我沉思片刻,看到菲妮失落的样子,不由哈哈大笑地搂上了她的肩膀。

    “瞧你的样子,没关系没关系,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既然不可力敌,那就以智取胜,智慧,才是上帝赐予我们最强的手段,你看那个红女人,一脸的傻样,像是智力很高的样子吗?既然这样,我们何不暗中阴她一把?”

    被我这么一安慰,菲妮似乎又重新振作起来了,脑子里浮想起卡夏那傻不拉几地乐天派相貌,不断点着头。

    “来来来,先来我家搓一顿,饿着肚子也想不出什么注意。”

    这次我可是真心实意要帮菲妮找回场子,毕竟,相比老酒鬼那个天怒人怨的家伙,菲妮还是可爱许多。

    不过,老酒鬼的武力值实在太高了,颇有点一力降十会的感觉,让人无从下手,头疼呀。

    回到家,才现维拉丝不再,莎拉大概也和她一起出去了,至于三无公主,咳咳,放心吧,就和家养的小猫一样,即使偶尔跑出去玩耍,晚饭的时候也肯定会准时回来地。

    维拉丝不在,谁来弄大餐?我可只会烤肉和炖肉汤而已。

    突然一拍手心,对了,怎么给忘了,菲妮不就是高手吗?我要做的,就是给她准备材料而已。

    在厨房里翻箱倒柜好一阵,只找到了一些貌似不大好吃的蔬菜,看来维拉丝和莎拉出去,肯定也是因为家里的食材都用完了。

    我沉思了一阵,至于想到还有什么可以弄一顿大餐了,眼角不由自主的瞟向倚靠着帐篷旁边地一个小兽栏,里面几只白花花毛茸茸的小动物。

    这里要再次说明一下,原本兽栏里,是只有两只小羊羔,分别被维拉丝取名为小凡和小丝,可是过了那么多年,这两只小羊也长大了,在我上次走后不久,竟然暗地里行那芶且之事,珠胎暗结,生下了三只水嫩嫩地小羊羔。

    “两三个月的羊羔,肉最嫩呢。”我流起了口水。

    “嗯嗯。”菲妮附和着拼命点头,她地肚子也饿坏了。

    “说着这羊羔,我到想起一件事情。”脑海里灵光一闪,我突然说道。

    “记得莎尔娜姐姐说过,老酒鬼那家伙,最讨厌牛肉,牛奶,总是一切和牛有关的东西。”

    “原来她还有这样地弱点!”菲妮心里暗暗记下。

    “算了,还是不要想那么多,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我和菲妮凑上去,将一只小羊羔搂在怀里,这只小羊羔还不知道大难临头,仍自用水汪汪的眼睛好奇打量着我们。

    “这个交给你解决,我生火。”

    分工合作,干活也快,不一会儿,我就搭起了木架,摆好了柴火,而抱着小羊羔的菲妮,也流着口水,另一只手掌雷光闪烁。

    “乖乖不要动,一下子就完了,不会很疼的。”菲妮这样说着,将闪烁着雷光的手掌缓缓摸向无辜的小羊羔。

    杀气!!

    下一刻,感觉到背后传来一个毛骨悚然的恐怖气息,我脑子微微一转,瞬间就明白了,默默的看了菲妮一眼。

    菲妮,你要保

    然后,手握一根法杖,嗖的一下,瞬移消失了。

    “咦?表哥,你……“

    感觉到魔法的波动,菲妮的手停了下来,转身一看,却现我刚刚坐着地位置,现在已经人去楼空。

    然后,她瞬间也感应到了那股杀气,机械般的生硬回过头,生已经完全黑化的维拉丝,身穿女佣服,一手拿着平底锅,一手抓着青葱,全身仿佛散出一股股黑色浪涛。

    维拉丝后面,还站着一个如同天使般美丽的少女,正用忿忿地目光看着自己,缓缓抽出长剑,柳眉如剑,全身散出一股凛冽的气息。

    如果说前两个女孩,只能让她感到害怕,那最后一个,就足以令她畏惧,三无公主,曾经让她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的三无公主,若说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人能让菲妮畏惧,就只有眼前的三无公主,或许还要算上一个小幽灵。

    “喵~~~喵呜~~你们听我说喵~~~~”

    菲妮感觉从喉咙里蹦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和自己的身体一样,在拼命的打着颤。

    “放下手中的小纱,然后,死!!”

    完全黑化的维拉丝,简洁凌厉地语气中,有着一股让人胆战心惊的气势,最温柔的人,起火来,才最是可怕。

    当菲妮颤颤的将那只挣扎着的小羊羔放落地的一瞬间,平底锅已经带着破空地声音的朝她头顶压下。

    “呜呜~~~表哥,救命喵,你的妻子,果然全部都很可怕喵~~”

    今天,法师公会的法师们可算见到了新奇的一幕,吴凡长老家那三位国色天香的妻子,手里握着各种值得吐槽地凶器,追杀着一个疑似酒吧侍女的俏丽女子,在法师公会整整绕了四五圈,于是一个个谣言又酝酿而生。

    “感情纠纷!”法师甲斩钉截铁的断定道。

    “凡长老搞外遇!”法师乙更具体一点。

    “丈夫被捉奸在床,情妇惨遭追杀。”法师丙仿佛亲眼目睹。

    不说后来我怎么跟维拉丝解释,逃出生天的菲妮,大喘了一口气,回头望望法师公会大门,流露出恐惧的神色。

    这简直是地狱之门,以后再也不会踏入一步了。

    喵呜,表哥大概也要完蛋了,愿上帝祝福你,魂归天堂。

    菲妮默默地祈祷着,她知道,相比被追杀了四五圈的自己,等那几个可怕地女人回去以后,自己那连逃都没得逃的可怜表哥,下场无疑会比自己更惨。

    不过,总算找到了那个卑鄙地红女人的弱点是什么了,放心吧,表哥,我会好好完成你地遗愿。

    菲妮手握拳头,仰望天空,在她眼中,那晴朗的天空,仿佛浮现出了“壮志未酬”的某人,对自己露出微笑的面孔,然后如同流星一样坠落。

    然后,菲妮直冲西区交易区,好一阵捣鼓,然后带着必胜的笑容,回到旅馆美美睡了一觉。

    第二天,卡夏睡眼惺惺的从帐篷里钻出,昨天一整天,她都躲在帐篷里练歌,期待一鸣惊人,现在嗓子有点生疼。

    当她踏出帐门的一下瞬间,看到一道直直耸立在她门前不远处的娇小身影,眼神立刻呆滞起来。

    脚踩牛皮鞋,腿着牛皮裤,身穿牛皮衣,手套牛皮套,头戴牛皮帽,一手提着一串生牛肉,一手提着一同鲜牛奶的菲妮,以华丽的身姿登场。

    “那个,请问你在干什么?”

    卡夏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看到对方帽子上还带着露珠,心想这家伙该不会是从天还没亮就一直在外面站着吧。

    可是,卡夏一半出于惊愕,一半是因为昨天练了一天的歌,而有些颤抖的声音,却被菲妮误认为了对方是在害怕,心里更是肯定。

    表哥,这次你真的没骗我!

    “任命吧,你这个卑鄙的女人,乖乖将我的打工钱叫出来,并道歉,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

    “可恶,到现在这种地步,还冥顽不悟吗?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是不会这样原谅你的,受死吧。”

    说着,菲妮将一大桶鲜牛奶朝卡夏头上泼过去。

    “哗啦——”

    本来以卡夏的身手,她是完全能躲过的,但是她是在太惊愕了,相信任何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不会比她好多少,所以,她刚刚睡醒的脑子,还完全没有清醒过来,就这样被泼了一身的牛奶。

    “卑鄙的女人,得到教训了吗?告诉你,还没完呢。”菲妮将桶子一扔,得意的甩着右手的生牛肉,大笑起来。

    轻轻将脸上的鲜牛奶一抹,卡夏似乎才反应过来,的表情越木然,眼角微微一扯,如果是有过无数次被教训经验的某人在场,就会立刻知道,这家伙要生气了。

    “我说呀……“卡夏打断菲妮的笑声。

    “我讨厌和牛有关的一切东西,大概是吴小子告诉你的吧。”

    “没错,这是智慧的胜利,哼哼~~”菲妮得意的摇着食指,啧啧说道。

    “那么,他有没有告诉你,‘讨厌’和‘害怕’,完全是两回事?”卡夏头疼的捂上了额头,最近的孩子呀,怎么就那么笨呢?

    “咦——?”菲妮的笑容一刹那间冻结。

    “知道吗?你这身装扮,特别能勾起我暴揍一顿的**呢。”

    “喀拉喀拉——”卡夏摩拳擦掌的声音。

    菲妮的惨叫声随后响起。

    大家要坚持投票呀,推荐票下滑的很厉害呢,订阅量也是,难道真的只是三分钟热度?》。《